青學網球場,所有社員正在繞著球場外圍跑步,璃音與乾貞治、龍崎教練站在給水區觀看,乾貞治手上還拿著碼表計時。

「為什麼這兩天都在進行加強訓練啊?」堀尾聰史一邊跑步一邊埋怨。

「聽說乾學長去銀華中學探查時,受到了刺激,所以才……」加藤勝郎苦著臉回道。

銀華中學是青學準決賽的對手,以前青學並沒有跟他們交手過,所以乾貞治才會特別去收集情報。

「銀華中學很厲害嗎?」水野勝雄納悶的問。

「應該是吧?聽說他們每天都進行著地獄式的訓練呢!」

「對了,昨天來學校鬧事,打傷了龍馬跟荒井學長的那個人,是山吹中學的對吧?」

「對,那個人說他是山吹三年級的亞久津仁。」加藤勝郎心有餘悸的回道,若那天不是因為龍馬及時出現,他也會像荒井學長那樣被打傷呢!

「希望今天乾學長不要再用什麼懲罰之茶了。」堀尾聰史皺著臉說道,昨天他們因為跑太慢,喝了一杯懲罰之茶,那又辣又腥又黏稠的東西,讓他晚上還做了惡夢呢!

然而,事與願違,他們還是喝到了。

「今天的跑步是為了檢測部員的體力,任何一個脫隊的人,都必須喝下它。」乾貞治拿著紅色飲料出現。

忍著害怕喝下飲料的部員們,發出一聲慘叫後,神色鐵青、身體抽搐地倒在地上。

見到龍套三人組等人的悽慘模樣,其他還在跑步的人臉色都變了。

「你們都看到了,今天的懲罰之茶已經升級。」乾貞治得意的笑著。

「升級?」菊丸英二高聲驚呼。

「……」手塚冰山沉默。

「我還真想喝喝看。」不二周助笑道。

「真的假的?」菊丸英二不信的問。

「我絕對不要喝!」大石褓姆很認真的說道。

「怎麼最近乾學長對那種東西那麼熱衷啊?」桃城武額冒冷汗。

「嘶~」海堂薰加速快跑。

「喂!海堂蛇!我不會讓你超越我的!」桃城武追上,其他人也跟著加快速度。

一圈圈跑下後,不少人都因為速度過慢被淘汰了,就剩下正選們還在場上堅持著。

「咳、咳咳咳。」摀著嘴,璃音皺眉咳了幾聲。

早上醒來之後,她就覺得頭有些疼、喉嚨有些發癢,身體也有些疲軟無力。

該不會是感冒了吧?她想起昨天因為太累,洗頭後沒有將頭髮弄乾,就這麼睡著了。

「不舒服嗎?」乾貞治來拿著紅色飲料來到身邊,「這個對身體很好。」

「謝謝,不用了。」璃音覺得她要是喝了那杯,肯定馬上病情加重!

當跑步圈數到了最後一圈時,乾貞治拿出一大杯冒著泡泡與煙霧的紫黑色飲料。

「跟上次一樣,這是為了最後一名準備的,最強改良豪華懲罰之茶。」

看到那杯飲料,不管是仍在跑圈的正選或是已經被淘汰了的部員,臉色都很難看。

「絕對不能輸!」

「我不要喝那個!」

正選們拼了命的加快速度。

「不二學長不是很喜歡喝那個的嗎?」桃城武朝他喊道。

「乾的懲罰之茶嗎?嗯,很喜歡,很好喝喔!」不二周助彎著眼笑道。

「那你為什麼還要那麼拼命啊?」桃城武不解。既然喜歡,你就去喝了它嘛!

「因為我更喜歡看別人痛苦的喝啊~」不二周助的笑容更燦爛了。

「……」桃城武啞然。

不愧是腹黑熊,夠邪惡!璃音再次叮嚀自己,絕對不能去招惹到他。

「快一點!時間不多了!」手塚國光喊道。

最後,眾位正選在時間截止之前,一起通過了終點線,沒有人受罰。

「太可惜了,還是沒有分出勝負。」乾貞治惋惜道。

你是因為沒有人被罰,才覺得可惜吧?璃音默默地吐槽。

「可惡,乾那傢伙想殺了我們嗎?」大石褓姆氣喘吁吁的癱在地上抱怨。

不只是他,其他正選們的狀況也都很狼狽。

「喂,你們要坐到什麼時候?」手塚國光喊道,雖然他也是不斷喘著氣,但還是勉強站著。

「啊?」眾正選們不解。

「手塚說得沒錯。」龍崎教練走上前,「上次跟聖魯道夫的那場拉鋸賽,持久力就是關鍵,要在全國大賽取得一席之地,我們必須增強實力,當你們覺得疲勞時,就是增強持久力的最好時機。」

「接下來進行練習賽。」手塚國光接口道:「被選中的就進入球場。」

「練習賽?現在?真的假的?」桃城武驚呼。

才剛剛劇烈地跑完三十圈,現在又要立刻比賽,這樣體力會吃不消的吧?

沒有理會眾人的驚愕,手塚國光開始一一點名,讓他們進入球場。

要打比賽啊?那我可以去休息一下。璃音覺得身體越來越重了。

跟龍崎教練說一聲後,她拖著腳步,移動到網球部的休息室裡,躺在長椅上休息。

就在她迷迷糊糊地快要睡著時,手塚國光的聲音傳來。

「怎麼了?」

「有點睏。」她輕聲回道。

「回去睡。」

「沒關係,等活動結束……」璃音的聲音逐漸縮小,最後化成了她自己也聽不清楚的呢喃。

恍惚中,有個溫暖的東西落在身上,她不自覺的伸手拉緊,用它包裹住逐漸發冷的身體。

不知睡了多久,璃音被急促的碰撞聲響吵醒,緩緩從椅子上坐起身。

「啊!抱歉,璃音經理,外面下雨了,龍崎教練要我們快點將球具收進來。」

幾名網球部的部員手上拿著不同的東西。

「下雨了啊?我馬上幫忙。」睡了一會,她現在的精神狀態好多了。

當她從椅子上站起來時,一件青學正選球員的外套順勢落在地上,撿起來一瞧,衣服的前襟下擺內折處繡著「手塚」二字。

看著外套上的名字,璃音立刻明白了情況。

當她來到休息室外的球場時,恰好見到站在場外的他,他身上只穿著短上衣,全身被雨水淋濕。

雨勢很大,璃音不過才走出休息室不到一分鐘,全身就已經淋濕了。

「部長,謝謝。」璃音將衣服遞還給他,「我馬上去幫忙收拾。」

「啊。」對方將衣服接過,但並沒有穿上。

璃音快步朝球場內走去,卻見到不二周助與越前龍馬仍在場內打著球。

難道他們的練習賽還沒分出勝負?璃音詫異的猜想。

「你不會想要逃走吧?」越前龍馬挑釁地問,雨水不斷地自他的帽緣滴落。

「這種程度的雨,沒問題。」不二周助睜著藍眸回道。

有沒有搞錯啊?這種天氣還打?冰冷的雨水讓璃音打了個噴嚏,畏寒地縮了縮身子。

「兩位,改天再打吧!」璃音好言勸著,「明天就是準決賽了,要是感冒了怎麼辦?」

然而,場上的兩人完全不理會。

璃音頭疼的揉揉額角,若是平日,她肯定會直接上前強力制止,但現在……她整個人又冷又睏,實在沒有那樣的精力罵人了。

「喂!要站到什麼時候啊?你們兩個笨蛋!」龍崎教練的怒吼聲傳來,伴隨著雷電的響亮雷鳴。

太好了,龍崎BOSS出現!璃音這才鬆了口氣。

「你們兩個不要會錯意了,這只是練習賽!大家都是網球部的人,要切磋什麼時候都可以啊!」

「……」兩人沒有服軟,依舊站在場上不動。

龍崎教練嘆了口氣,「明天的東京都大賽才是真正的比賽,你們難道忘了網球是不能碰水的嗎?而且萬一哪個人又受了傷那該怎麼辦?」

「……雖然很可惜,勝負就此結束。」不二周助妥協了。

「真狡猾。」越前龍馬不滿的扁嘴,「自己能夠以四比三贏……」

要是再繼續接著打,他就能追回來了。

「住嘴。」龍崎教練掐住了他的臉頰,「快點收拾場地!」

「痛痛痛痛……」龍馬含糊不清地慘叫。

有了龍崎教練的制止,收拾球具的工作這才順利完成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