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花道,沒想到你還有球衣能穿啊?」櫻木軍團四人組出現在二樓看台。

「而且還是十號!比流川楓的號碼還要前面耶!」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哇哈哈哈!這就是實力、實力啊!」櫻木花道自豪的笑著。「應該說,我跟他的水準就是不一樣啊,哇哈哈哈……」

「白痴。」流川楓冷冷地瞪他一眼。球衣的背號跟實力根本無關。

「別理他,那傢伙沒救了。」紅葉頭疼的扶額。

然而,當紅葉才想無視櫻木花道的存在,那傢伙竟然跑去陵南的休息區,跟魚住純挑釁起來了。

「你這個人猿大王!我要把你跟仙道一起擺平!」

「櫻、櫻木,要開始比賽了,你快回去吧!」相田彥一試圖制止。

「彥一,這傢伙是誰啊?」魚住純指著櫻木質問。

「啪!」一記力道強勁的摺扇打上了櫻木花道的後腦,讓他疼得抱住頭。

「抱歉,請不要理會這個紅毛白痴。」紅葉甩了甩手,剛才她打得太用力了,連自己的手也麻了。

「……喔。」魚住純楞楞地點頭。

「回去了。」掐著櫻木花道的耳朵,她將他揪了回去。

「哇啊啊啊啊!耳、耳朵,我的耳朵要掉了!」櫻木花道完全無法反抗。

「不愧是紅葉大姐,作風真是強悍啊!」櫻木軍團四人組讚嘆道。

「仙道還沒來嗎?」田岡教練的怒吼聲傳來。「這個沒時間概念的混小子!」

「早!」說人人到,仙道彰此時正好出現在門口。

「混帳!你這個笨蛋!」田岡教練衝上前罵人,「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竟然到現在才來!」

「對不起,教練。」仙道彰抓抓後腦杓,額上冒著熱汗,「我睡過頭了。」

「……」他說得這麼坦白,讓田岡教練連生氣的欲望也沒了。

「仙道學長,你的球衣。」彥一急忙將他的球衣遞上。

「謝謝。」他當場將球衣換上。

仙道彰出現後,陵南其他人紛紛往他的方向集中,爭先恐後地向他打招呼,看得出來他在隊上相當受歡迎。

「仙道,你的照片。」紅葉遞給他一個紙袋。

「啊!妳也來了啊?要來找我打球嗎?要晚一點喔!今天我們有練習賽。」仙道彰笑嘻嘻地說道。

「我是陪他們來的。」紅葉指了指身後的湘北球員。

「仙道,我們沒有時間讓你作熱身運動了。」魚住純對他說道。

「沒問題的,魚住。」仙道彰沉穩地笑著。

「他已經做好熱身了。」紅葉接口說下。

仙道彰微微一愣,而後笑著點頭,「是啊!我是從家裡跑過來的。」

他緩緩站起身,周身的氣勢也跟著改變,與先前的散漫模樣截然不同。

「不打擾你們了。」紅葉拍拍他的肩膀,準備走回湘北的休息區。

「其實妳也可以待在這裡的呦!」仙道彰衝著她笑著。

紅葉朝他回眸一笑,「我可是湘北的人呢!」

待紅葉返回湘北的坐席後,雙方的球員也該上場了。

「走了!」赤木剛憲喊道。

「是!」

然而,當他們朝場地中央走去時,卻發現櫻木花道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球場上,跟陵南的球員對峙著。

「我是秘密武器櫻木花道,仙道,我會打敗你的。」他挑釁的對仙道彰宣告。

「那個紅毛白痴……」紅葉頭疼的揉揉額角。

這個紅毛男應該就是紅葉說的問題兒童之一吧?仙道彰理解地笑了。

「請多多指教。」他朝櫻木伸出手,後者出手回握。

「啪!」又是一記強大的摺扇攻擊,這一次櫻木花道被打趴在地。

「抱歉。」紅葉無奈地朝仙道彰露出苦笑。

「痛死人了,妳這個該死的魔女!」櫻木花道從地上爬起身,「一次又一次打我的頭,妳……」

「碰!」紅葉起腳一踢,踹上了他的肚子,讓他痛得彎下身。

「踢肚子的感覺有比較好嗎?櫻木同學。」紅葉冷冷地看著他。

「……不好。」

「干擾了比賽進行,真是很不好意思。」

她一把揪住櫻木花道的耳朵,將他給拉了回去。

「……」雙方球員就這麼安靜地看著她離去。

「不愧是湘北的魔女啊……」仙道彰面露欣賞的笑了。

就在眾人以為比賽應該可以開始進行時,另一個干擾出現了。

「流川楓!加油、加油!流川楓!」

「加油、加油!流川楓!我們愛你,流川楓!」

二樓看台上,流川楓親衛隊穿著啦啦隊制服,手拿彩球,一邊抬腿、一邊激動的尖叫著。

「……」場上的球員與體育館裡的觀眾們全都面露錯愕,就連開球的裁判也拿著球僵住了。

「紅葉。」彩子拍著她的肩膀。

「瞭解。」紅葉再度從座位上起身,走到位於親衛隊下方的場邊。

「小姐們~」紅葉拿著摺扇揮舞兩下,讓對方注意到她。

「對不起!」親衛隊們連忙鞠躬道歉。

知道她們也是為了今天排練了很久,紅葉自然也不會限制的太過分。

「球員有精彩表現或得分時,妳們可以替他們加油。」

「是!」親衛隊們激動的點頭答應。

回過頭,紅葉朝場上的裁判又彎身鞠躬了一次。

「您可以開始了。」

「喔、喔,好的。」裁判點頭。

比賽開始。

跳球時,赤木剛憲從魚住純手上搶到了球,湘北發動進攻,但球很快就被陵南的人截走,流川楓負責防守仙道彰,當陵南的球員將球傳給背號七號的仙道時,場內的觀眾就會響起一陣高昂的歡呼聲。

仙道彰很快就為陵南取下分數,而後來的攻防中,陵南的中鋒魚住純又連續擋下了木暮、流川楓與赤木三人的投球,籃下的防禦水準相當出色。

「這次的比賽,我們要拿下一百分!」魚住純挑釁地高聲宣告道。

「不好了、不好了,老爹,那個人猿大王他……」坐在安西教練身旁的櫻木花道,開始揉起他的肚子。

「不是老爹!請尊稱安西教練。」彩子上前制止他。

「不好了,彩子學姐,湘北的危機出現了啊……」櫻木花道對她用上了敬稱。

「為什麼對我就那麼客氣,對教練就這麼胡來啊?」彩子無奈的皺眉。

「老爹。」櫻木花道轉而一把勾住安西教練的脖子,「現在出現危機了,該放出秘密武器了啊!」

「呵呵呵~」

「好!現在該我這個秘密武器出場,解救危機了!」櫻木花道起身走向球場。

「什麼危機啊!比賽才開始不到兩分鐘呢!」彩子與其他候補球員急忙拉住他。

「不行!我要上場!不可以輸給那個人猿大王!上啊!」

「啪!」摺扇砸下,櫻木花道安靜了。

「呼~謝囉!紅葉。」彩子總算鬆了口氣。

「不客氣。」

場上,仙道彰攔截了投給流川楓的球,快速展開進攻。

「流川!擋住他!」赤木喊道。

流川楓以極快的速度追上仙道彰,後者起跳準備投籃,流川楓跟著跳起防守,然而,這卻是仙道彰的一記假動作,他將球傳給前來支援的隊友,對方上籃得分。

「打得真不錯。」紅葉讚嘆著。

比起著重個人球技的一對一鬥牛,團隊進行的比賽的難度更高,同隊球員們的水準與默契才是真正獲勝的關鍵。

先前紅葉只看到了仙道彰的個人球技,現在對方在比賽場上展現出來的,則是他的團隊魅力。

相較之下,湘北雖然有赤木跟流川楓這兩位球技出色的人,但團體的水準就……

比賽才開始沒多久,陵南就拿下了十九分,湘北仍舊掛零。

觀眾們高聲為陵南歡呼著,仙道彰的名字更是成了他們的口號,儼然像是職籃明星一樣。

真是令人懷念的氣氛啊!紅葉瞇起雙眼,面露懷念。

前世,她也曾經在球場上,接受觀眾們如同浪濤一般的歡呼聲。

那些叫喊著她名字的聲音,宛如大砲,彷彿要將屋頂炸開一樣。

好想再一次站在場上,暢快淋漓的打一場啊!紅葉無奈的苦笑。

雖然女籃的那些夥伴球技不錯,但……還是有點距離。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