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跟陵南男籃的練習賽即將到來,赤木等人也跟著繃緊了精神,加重了練習量,除了每天早上的固定的晨練之外,中午的休息時間也在練習,而下午的訓練更是直到夜幕低垂才回家。

陵南是今年被稱為最具冠軍相的學校,若不能在練習賽打出一個好成績,那湘北也就沒辦法進軍全國了。

「好!大聲點上吧!」赤木剛憲朝隊員們吼道。

然而,在他說完這句話後,出現的卻是流川楓親衛隊的尖叫聲。

「流川楓!我們明天一定會去替你加油!」親衛隊齊聲大喊。

「流川楓加油、流川楓加油!」

「紅葉……」彩子頭疼地望向她。

「咳!小姐們~」紅葉從椅子上站起身,望向親衛隊們,後者立刻噤聲。

「真不愧是魔女紅葉。」彩子與球員們不約而同朝她豎起大拇指。

明日就要進行練習賽了,今天是最後一天的練習,或許是因為鬥志高昂的關係,眾人的狀態都顯得很好,櫻木花道的帶球上籃更是五球能進四球,比起之前完全投不進的狀況來說,現在的進步幅度可說是相當大。

「教練,照這樣的情況下去,明天的比賽成績可能不錯!」彩子一臉期盼地說道。

「是啊!」安西教練也這麼認為。

「爺爺,明天負責防守仙道的人是流川?」紅葉低聲問道。

「沒錯。」

「……」紅葉沉默了。

「紅葉不看好流川嗎?」彩子注意到她的神色。

「我跟仙道交過手,他的球技的確很不錯,現在的流川楓還不是他的對手。」她坦言回道。

「這個我們也有想到,但是……」彩子為難的苦笑,「目前湘北裡頭,除了赤木學長以外,水準較高的人也只剩下流川楓了。」

是啊,所以才讓人覺得無奈……

這時,場上的流川楓剛好回過頭,對上了紅葉的目光。

見到他眼底燃著猛烈地鬥志,紅葉笑了。

「嘛~或許明天會有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也不一定。」

「啊?」彩子聽不明白。

「沒什麼,就當我是在自言自語吧!」紅葉搖頭笑笑。

又過了一會,場上的訓練結束了,眾人拿著大拖把開始拖地。

「好!明天早上八點半準時集合!」赤木剛憲說道。

就在眾人逐一走出體育館時,赤木叫住了櫻木花道,將他留了下來。

「他想要對櫻木進行特訓嗎?」紅葉好奇地問著彩子。

「是啊,聽說是要教櫻木抓籃板球。」

「籃板球嗎?他的確很適合。」紅葉認同的點頭笑了。

這一晚,櫻木花道在赤木大猩猩的嚴厲訓練下,在體育館一直待到深夜才離開。

 

比賽當日。

早上八點多,紅葉陪著爺爺來到車站,她原以為最早到集合地點的應該是赤木、木暮或彩子等人,沒想到她在現場除了見到木暮與彩子,還看到了流川楓!

「真神奇,他竟然沒有睡過頭?」望著靠在牆角睡覺的他,紅葉詫異的道。

「是啊,我也被嚇了一跳。」彩子頗有同感,「他是第一個抵達的喔!」

紅葉拎著他的早餐走上前。

「流川楓、喂,流川楓,醒醒!喂喂!」紅葉拍打著他的手臂。

「紅葉,危險啊!」彩子急忙將她拉退,「這小子平常看起來呆呆的,可是他的起床氣很大的!要是有人吵醒他,他就會把對方揍一頓!以前國中的時候,有不少老師就被他揍了,其他同學勸阻的時候也被他一併打趴……妳看到他睡覺的時候,絕對要遠離啊!」她嚴肅的提出警告。

「可是現在要是不叫醒他,等一下要搭車的時候怎麼辦?」而且他的早餐還在她手上呢!

「呃,等赤木來了再叫他吧!」彩子提議著,赤木應該可以制服的了他。

「還是現在叫他起床吧!」

紅葉再度走上前,又開始拍打這隻沉睡的暴龍。

「唔……」流川楓皺著眉頭醒來,臉上很清楚地表露出不爽。

「嗚哇~我不敢看了。」彩子縮到木暮公延身後,「木暮,你快想辦法救人!」

「啊?我?」木暮公延為難了,他怎麼會有辦法啊?

就在他們都以為流川楓下一秒會暴打紅葉時,後者朝流川楓揮手笑著。

「呦!早安啊!」

「……早。」流川楓臉上的怒氣平息了,又恢復到平日那種呆呆的神情。

「吶!你的早餐。」紅葉將手上提著的早點遞給他,「沒想到你來的這麼早,我還以為要等到早餐冷掉你才會到呢!快趁熱吃吧!」她笑容燦爛的催促。

「……」流川楓乖乖接過早餐,開始低頭吃著。

趁著他吃東西的時候,紅葉舉起相機,替他拍了幾張照片。

「真不愧是我們湘北的魔女,竟然連流川楓這小子都能馴服!」彩子一臉崇拜的讚道。

木暮公延推了推眼鏡,認同的點頭。「她的確很強。」不管是球技或是其他方面……

八點半一到,湘北全體集完畢。

買了車票,一行人來到月台邊等待,赤木剛憲、流川楓與櫻木花道這三個高個子,引起了不少搭車旅客的關注。

紅葉舉起相機,拍下了他們站在月台等候的一幕。

電車緩緩進站,待月台上的湘北男籃社等人陸續走入電車裡。

「你們幾個,都準備好了沒有?」赤木剛憲在安靜地電車裡爆出吼聲。

「好了!」櫻木花道同樣大音量的回應。

「早就好了。」流川楓同樣一臉篤定,說話聲也比平常大了一些。

「小聲點,在電車裡不要那麼大聲啊……」木暮公延急忙上前制止。

但鬥志高昂的赤木等人並沒有理會。

「打倒陵南!」赤木剛憲喊出口號。

「喔!」眾人齊聲響應。

「喂喂,都說別那麼大聲了。」木暮公延很無奈。

赤木等人的熱血表現,讓電車裡的其他乘客全都笑了出來,在他們看來,這幾名少年真相當單純可愛。

紅葉拍下幾張照片後,扶著爺爺到隔壁車廂休息,當她跟安西教練到隔壁車廂坐定後,還不時可以聽到赤木他們的吼叫聲。

又過了一會,喧嘩聲停下了,隔壁車廂安靜的過份。

奇怪,照理說,有櫻木花道在那邊,還有他的死對頭流川楓也在,應該不至於這麼安靜才是……

「爺爺,我過去看一下。」向安西教練打聲招呼後,紅葉起身朝赤木他們的車廂走去。

當她見到坐在座位上的赤木等人時,她愣住了。

赤木眾人個個漲紅了臉、表情扭曲,全身僵直,還有不時有細微的抖動。

「彩子,他們怎麼了?」紅葉問著一旁拿著碼表的她。

「好!一分鐘到了!」彩子突然朝赤木等人喊了一聲。

就在這聲音之後,赤木他們齊齊呼出一口氣,頓時像洩了氣的籃球般,癱軟在座位上。

「他們在練腰力跟腿力,坐空氣椅。」彩子笑嘻嘻地說道。

「原來如此。」紅葉理解了。

所謂的空氣椅,其實就是半蹲姿勢,臀部跟椅面隔著一公分的距離,並沒有真正坐在椅子上。

「赤木,不必挑這種時候進行訓練吧?」木暮公延無奈的勸道。

「這是腰和腳的鍛鍊。」

「那也不必在電車上……」

「對方是陵南,要是連這點幹勁也沒有,那怎麼可以!」赤木大猩猩很堅持。

「可是以一般的社會常識來說……」這種行為是不可以的啊!

「……」赤木剛憲沒有理會。

「赤木在緊張。」紅葉在觀察他之後說道。

「要跟陵南打,沒有人會不緊張吧?」彩子笑道:「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櫻木花道,現在也變得很安靜呢!」

櫻木花道現在正安靜的坐在位置上,表情與身體很不自然的僵著。

「還真是難得。」紅葉舉起相機,朝他拍了一張,鏡頭連帶帶到了坐在櫻木身旁的流川楓。

「流川楓好像沒什麼反應。」紅葉說道。他現在的表情就跟平常差不多。

「對耶!這傢伙果然沒神經。」彩子笑著走向櫻木。「櫻木,這是你從出生以來,第一次的比賽對吧?」她記得櫻木花道之前似乎沒參加過社團。「怎麼樣?現在感覺如何?」她笑問。

「呃哈哈哈!小、小意思、小意思!」櫻木花道逞強道。

「明明就緊張的全身發抖。」流川楓在一旁低聲吐槽。

「你說什麼!你這個死流川……」櫻木花道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大聲咆嘯。

「為了掩飾緊張故意大聲說話。」流川楓又點出了另一項證據。

「哈哈哈,不管是誰,第一次都會這樣的!」彩子朗聲笑道。

「哼!」櫻木花道坐回位置上,「臭流川,你也只不過是國中程度而已。」他不滿的嘀咕,「能控制籃板球的人,就能控制整個世界!」

這是昨天赤木大猩猩教他搶籃板球時,對他說的話。

「……是控制球賽吧?」木暮公延額冒黑線的道。

「你想要控制球賽?」紅葉笑了,「you still have much more to work onboy~」

「啊?妳在說什麼?」櫻木花道完全聽不懂,一旁的流川楓也看了過來,這句話紅葉之前曾經跟他說過,只是他同樣聽不明白。

「意思是──你還有得學呢!小鬼。」紅葉翻譯了這句話。

「妳!」櫻木花道又要爆走了,卻被紅葉一腳踹回位置上。

「說到籃板球,赤木,你們昨天教學的結果如何?」木暮公延問道:「櫻木今天能上場嗎?」

「這個嘛……」赤木剛憲搖了搖頭,這個小子根本就沒學會,同樣的錯誤一犯再犯,搶籃板的技巧全沒掌握住!

「總之,仙道就交給我來打倒!」櫻木花道信誓旦旦的道。

「啊啦?你也知道陵南的仙道?」彩子訝異了。

「順便也要幹掉魚住!」他接著道。

「你還知道魚住?」彩子的訝異升級了。

「哼哼哼!妳這麼小看我櫻木花道的情報網,很叫人頭痛的啊,彩子。」櫻木花道得意的笑著。

「櫻木竟然將對手的資料調查的這麼清楚,他也是蠻努力的嘛!赤木。」木暮公延讚許的笑著。

「誰知道……」赤木剛憲別過頭去,表情卻顯得有些高興。

「你對這兩個人瞭解有多少,說來聽聽。」紅葉頗感興趣的問。

「仙道是陵南的王牌!魚住是陵南的大個子中鋒,而且還是隊長!」櫻木得意的仰起頭,這些都是他前幾天遇到的,前來湘北探聽情報的陵南候補球員─相田彥一告訴他的事情。

「就這些?」紅葉失笑,「所謂的王牌是什麼樣的王牌?彈跳力、球技,擅長跟不擅長的攻擊,得分率又是如何?中鋒又是什麼樣的中鋒,他的封阻數、投籃命中率跟籃板球成績又是怎樣?」

「……妳在說什麼啊?本大爺怎麼完全聽不懂?」櫻木花道一臉的茫然。

「呵呵,櫻木他才剛開始學習,這些他都還不清楚呢!就別為難他了。」彩子笑道。

「加油吧!好好學,比起之前,你的進步可以說真的很快。」紅葉拍拍他的頭,像在對待小孩子一樣。

「當然囉!本大爺是天才籃球員櫻木花道嘛!」櫻木花道得意的大笑著。

「白痴。」流川楓哼了一聲。

「陵南高中站到了、陵南高中站到了。」電車停妥,報站的廣播聲傳出。

「走了!」赤木剛憲吼了一聲,眾人隨即站起身,朝車門口走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