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上,就在對方傳球給仙道彰,而後者預備在空中接球,順帶灌籃時,流川楓截住了仙道的球,迅速運球衝向對方場地。

仙道彰立刻追上前攔截,就在流川楓舉著球縱身起跳,準備投籃時,他也跟著跳起。

就在這時,流川楓頭也不回的將球後傳,赤木剛憲出現在他後頭接住,做出了一記猛烈的灌籃。

「啊啦啊啦~這傢伙還真是記仇呢!」紅葉笑了出來。

剛才開場時,仙道彰也是從他手上截走了球、用假動作騙了他,現在流川楓以同樣的手段回報呢!

場上的流川楓,在跟仙道彰對視一眼之後,轉頭看向紅葉。

對上他的目光,紅葉朝他豎起拇指,讚揚著他剛才的進擊,後者滿意的回頭。

湘北得分後,隊員與候補們的士氣也跟著大振,緊接著又得了兩分。

「哥哥加油!」晴子的鼓勵聲從看台上傳來。

「喔喔!晴子、晴子也來了嗎?」櫻木花道激動的起身查看,立刻找到她的位置。

「晴子小姐!」櫻木激動的朝她揮手,對方同樣笑容滿面的向他打招呼。

球場上,赤木剛憲因為被魚住純攔住了投球路線,勉強出手的結果就是球打在籃板上,在球框上彈了幾下後,又掉了出來。

「籃板球!」紅葉朝場上喊道。

她的聲音才剛落下,流川楓便利落的接住了球,並把球給扣了回去,得分。

觀眾們發出一陣劇烈的歡呼,晴子也同樣激動的高聲大喊。

當上半場結束時,湘北與陵南的比數是四十二比五十,這其中,赤木剛憲獨得十七分、流川楓拿下十四分。

「打得不錯。」紅葉將毛巾與水瓶遞給流川楓。

「……」流川楓默默地喝著水,眼底仍燃著猛烈戰意。

下半場,湘北的氣勢不減,依舊發動了猛烈的攻勢。

「快攻!先攻入一球!」赤木剛憲吼道。

「是!」

接過赤木剛憲等人的傳球,流川楓投出了一記三分球,得分!

陵南的教練急了,他叫了暫停,將球員們召回去罵了一頓。

「聽著!被湘北追到這種地步,你們要覺得是恥辱!被一年級的小鬼打敗,你們不覺得丟臉嗎?下半場要拉開三十分,知道嗎?」

「是!」

當他訓話時,仙道彰正蹲在地上,嘴裡咬著檸檬片吃著。

「仙、仙道,你到底聽到了沒有?仙道!」田岡教練額冒冷汗的瞪著他。

「啊?喔,不過湘北可沒想像中的軟弱。」他揮著手回道:「光有赤木這個中鋒在,他們就有足夠的實力擠上前八強,所以根本不是恥辱,而且我之前也輸給了紅葉啊,她也是一年級……」

「笨蛋!你說這些幹什麼?」田岡教練爆走了,「聽好了!現在開始要緊迫盯人,魚住盯緊赤木、仙道盯住流川!只要控制住他們兩個,湘北就沒辦法進攻了!然後再盡快突破防守線……」

「啊!有間諜!」其中一名球員詫異地指著角落,櫻木花道正蹲在那裡偷聽戰術。

「櫻、櫻木同學。」相田彥一額冒冷汗的看著他。

「怎麼又是你這個傢伙!」田岡教練頭疼的看著他。

「啊哈哈哈!被識破了嗎?被識破就沒辦法了!」櫻木花道站起身。「仙道,妳還記得我說過要打敗你的吧!」

「記得。」仙道彰笑著回道。

「很好,本大爺可是秘密武器,天才──」

「啪!」摺扇攻擊出現,將櫻木花道打趴在地。

「混帳紅毛!你到底還要丟臉到什麼地步啊?」紅葉氣得不斷用摺扇揍他,直到彩子與木暮將她架開。

「痛死了。」

櫻木才剛爬起身,赤木剛憲的鐵拳制裁緊接著來到。

「碰!」櫻木又被打趴下了。

趁著櫻木花道被赤木剛憲壓制時,木暮等人急忙跑來,眾人七手八腳地抓住他,準備將他扛回去。

「你們這些人要做什麼?放開我!快放開我!」櫻木拼命掙扎。

「啪!」又一記摺扇敲下。

「回去之後,罰跑一百圈!」紅葉揪住他的耳朵,將他給拖了回去。

「田岡教練,真是十分抱歉,給你們帶來困擾了。」赤木剛憲向田岡教練等人行禮賠罪。

「赤木,我覺得為了你們球隊好,還是快點將那小子剔除比較妥當。」田岡教練很真誠的提出建議,那個紅毛根本就是一個大麻煩。

「……」赤木剛憲很無奈,他也對櫻木感到頭疼。

「沒必要將他踢出去啊!」仙道彰笑道。他倒是覺得這個傢伙很有趣。

比賽再度開始,櫻木花道被眾人連同椅子一起綁住。

「真是的,你冷靜一點吧!」彩子拿著一罐清涼噴霧朝他的頭上噴去,替他降溫。

「嗚!好冷。」櫻木花道縮了縮脖子。

「直接把他丟入水池算了。」紅葉挑眉瞪著他。

比賽場上,因為田岡教練訂出的策略,赤木與流川楓被緊緊封鎖,雙方的比數再度拉開。

觀察比賽一段時間後,安西教練開口叫櫻木花道熱身了。

「啊?熱身?老頭子,你在神氣什麼……」櫻木花道根本不懂熱身的意思。

「啪!」摺扇打下。

「熱身的意思是,要你進行暖身運動,準備出場比賽。」紅葉瞪著他解釋道。

「上、上場?」聽到自己可以上場了,櫻木花道立刻衝到後方空地,積極的熱身起來。

當比賽還剩下十分鐘時,湘北仍以七分落後對方。

「很緊張?」紅葉注意到櫻木花道的身體又僵住了。

「哪、哪有可能!本大爺怎麼會緊張!啊哈哈哈……」他乾笑著。

「嗶──」裁判的哨音響起,「白色七號,進攻犯規!」他指著魚住純,而被他撞倒的則是赤木剛憲。

「啊!赤木學長流血了!」彩子發出驚呼聲。

因為撞到對方手肘的關係,赤木剛憲右眼的眼骨部位受傷了。

雙方的球員都集中到他身邊,赤木剛憲接過彩子給的白毛巾,摀住傷口。

「不用那麼緊張,只是一點小傷。」

「先帶去醫務室吧!」田岡教練說道。

「嗯。」

離去時,赤木剛憲派了櫻木花道頂替他的位置。

就在眾人都以為櫻木花道會很激動的大肆慶賀時,他卻只是僵直了身體,呆呆地向球場。

「呦!你終於上場了。」仙道彰朝他笑著,但後者只是動作僵硬,宛如機器人一樣的走過去。

「比賽從九分鐘開始!」裁判調整了時間。

球場上的球員們全都動了起來,就只有櫻木花道像木頭一樣的呆站著,當隊友傳球給他時,他楞楞地抓著球,走了幾步。

「嗶──」哨音響起,「紅色十號,帶球走步!」

眾人無力的倒下了。

「啊啊?櫻木犯規了嗎?」櫻木軍團出現在球員休息區。

「帶球走步是指,拿著球走了三步以上。」彩子扶額解釋。「在籃球裡,這是初級裡頭的最初級常識。」

接下來,櫻木又在防守魚住時,直接撲到對方身上,將對方撞得流鼻血,流血事件再度發生。

而撞了人的櫻木花道,卻神色呆滯的坐在地板上。

「這個白痴。」紅葉抓了摺扇,氣呼呼的走上場。

然而,流川楓卻搶在她之前,用力地踢了櫻木花道一腳。

「你這個沒事就緊張兮兮、莽莽撞撞的白痴。」流川楓冷言冷語地諷道。

「流川楓!你說誰緊張了啊?你這個傢伙想打架嗎?混帳狐狸!」櫻木花道衝上前去,跟他打了起來。

「木暮,看這情勢,你們還是棄權好了。」田岡教練給出了建議。

聽到這句話,正在打架的兩人停下了。

「喂!你給我等一下,老頭子!」櫻木花道直接一記手刀劈在田岡教練的頭頂,

「啪!」摺扇打在櫻木花道的頭上。

「比賽的時候,在球場上鬧事……」紅葉冷著臉,黑眸裡燃著火焰,「你們兩個想要被我換下來嗎?嗯?」

「不想。」流川楓回的乾脆。

「不、不要!魔女,呃、不,紅葉大姐,我才剛上場,等一下一定會好好表現!我保證!現在只是意外!讓我比賽吧!」櫻木花道緊張地哀求。

「回去之後,流川五十圈,櫻木一百圈。」

「喔。」

「為什麼我比狐狸多?」櫻木花道不滿的質問。

「你還敢問我為什麼?」紅葉瞇起眼睛,一把抓過他的手臂,來了一記過肩摔。

「碰!」櫻木花道被重重地摔在地板上,發出一聲巨響。

「我應該說過吧?在撞了人之後,要關心一下對方的情況,你有嗎?」紅葉交疊雙臂,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經過紅葉提醒,櫻木花道這才想起自己剛才撞倒了人。

「人猿大王,不好意思啊!剛才撞了你,請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他從地上爬起來,乖巧地向對方賠罪。

「沒……」魚住純才想回答,櫻木花道又接著說話。

「再說了,你剛才也撞倒了赤木,害他流血,我現在算是替那隻大猩猩報仇,一人一次,算扯平……」

「啪、啪、啪!」三記摺扇打下。

「櫻木花道,你不要逼我動手揍人。」紅葉額暴青筋地警告道。

「妳已經揍了。」櫻木花道的頭頂出現好幾顆腫包。

「噗!哈哈哈……」仙道彰抱著肚子大笑,「紅葉,妳跟湘北球員的互動真有意思,如果妳是我們陵南的經理就好了,這樣我一定會準時去練球,妳要不要轉學過來啊?陵南很不錯喔!」

「喂喂!仙道!你不要亂拐我們湘北的人!」櫻木花道跳了出來。

「櫻木!」紅葉才想制止他,卻被流川楓一把扛在肩上,限制住了行動。

「你休想。」流川楓冷著臉對仙道彰說道。

「喔?是嗎?」仙道彰回以挑釁的笑。

「喂、喂,流川楓!你搞什麼?快放我下來!」紅葉在他肩上掙扎,後者則是無視了她的抗議,逕自將她扛回休息區,把她安置在座位上。

「流川楓,你──」

「妳有看著我嗎?」他蹲在她前方,與她的眼睛平視。

「廢話!我還拍了一堆照片呢!」紅葉沒好氣的白他一眼。

流川楓滿意的站起身,拍了拍她的頭。

「好好待著。」

他轉身走回場上,開始進行比賽。

被櫻木花道撞倒的魚住純,得到了兩次罰球機會,但兩球都沒罰進。

而被流川楓一腳踹回神,重新復活的櫻木花道,在防守魚住純時,展現出他那銅牆鐵壁的防守技巧,並在魚住純待愣住時,從他手上搶下球,迅速攻向對方籃下,流川楓也追了過去。

當櫻木花道被攔下後,無視了眾人要他將球傳給流川楓的建議,轉而傳給木暮,這樣的情況連續了兩次,兩隊的差距也只剩下三分,比數變成六十八比六十五。

比賽時間剩下六分鐘。

 


※ ※ ※ ※

寫完跟陵南的練習賽之後,我又想要跳過比賽了…

真是…好難寫(默)

目前存稿進度到三井壽回歸~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