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果力多、磽


◎內容介紹:
 
糟糕了、糟糕了!歐羅被綁架了!
歐羅被他父親綁架了啦~
呃,被自己的父親綁架算綁架嗎?
 
哎呀呀,我們光是救人就已經忙的一團亂了
你們這些人跑來湊什麼熱鬧啊?真是很討厭耶!
 
 
<試閱>



第一章 營救
 
 
經過一段時間的飛行,我們抵達了德古拉的住所。
還沒有降落,我們就已經透過窗戶見到辰役站在花園中。
飛行船一降落,我們隨即衝到辰役面前,還沒詢問,他就已經先一步開口。
「少爺不在這裡,各位請回吧。」說話的態度冷淡而恭敬,完全不像我們以前所認識的辰役。
「他在哪裡?」夜伢追問著。
「德古拉主人的別墅。」
「為什麼去那邊?」
「少爺……」他停頓了一下,「正在接受懲罰。」
「懲罰?」我們幾個驚愕的叫了出來。
「為什麼?他做錯了什麼事?」
「抱歉,這個我不方便透露。」他拒絕回答。
「那棟別墅在哪裡?」三藏焦急的喊:「位置?座標呢?」
「抱歉,這個我不方便透露。」同樣的回應再度出現。
「德古拉會怎麼處罰歐羅?」希傑慌張的追問。
「鞭打、電擊、斷食斷水、幽禁,大致就是這些。」辰役回話的態度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彷彿這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帶我們去!」抓著他的雙肩,我激動喊道:「帶我們過去那裡,聽到沒有!」
「抱歉,沒有得到允許,我不能過去。」
「什麼鬼屁允許!」狂突然脫離兔子,幻化成人形,「你那位少爺都快被他老爸殺了,你還在這邊等允許?」
「辰役,你怎麼可以這麼鎮定?」姬激動的道:「難道你不擔心嗎?你不怕歐羅會被他爸爸打死?」
「……只要歐羅少爺認錯,主人的氣就會消了。」辰役的眼中掠過一絲悲傷。
「什麼叫做認錯?」果力多表情冰冷的回問:「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錯的嗎?想要去追逐自己的夢想,這是錯的?」
「辰役,你不是常常說,你要保護歐羅,不准任何人傷害他?為什麼你不阻止?」麗莎瞇起眼,「這就是你的忠誠?」
「我……」他語塞了。
「辰役,你的主人是誰?」抓著他的肩頭,我嚴肅的問。
「我……我是這裡的管家。」他試圖掙開我的箝制。
「不要拿職位敷衍我。」我將他轉開的頭扳回,「我問的是你的主人,那個你宣示要用生命守護的人,是誰?」
「是……歐羅少爺。」緩緩的,他掉下了一滴淚水。「但是、但是我沒有辦法,德古拉先生是歐羅少爺的父親,伊洛是栽培我的前管家……」
「那又怎樣?」果力多挑眉反問:「你要效忠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歐羅,你只需要支持歐羅,跟他一起走下去就行了。」
「若是歐羅少爺的決定是錯的呢?」辰役顫抖的問:「若是他的判斷導致他走向滅亡呢?」
「你怎麼能夠篤定歐羅的決定是錯?」果力多提出質疑。「如果錯的是德古拉呢?」
「我……」
「人都會死,重點是為了什麼而死。」希傑語氣堅定的回道:「我們家世世代代服侍蒼主,古天哥常說:就算是身為神,也沒辦法知道所有的事情,更何況是蒼主?沒有人可以肯定自己做的判斷是對還是錯,身為臣子,能做的只有多方客觀的判斷、從旁輔助,完成主子的信念,就算結果會導致死亡,那也是一個忠誠而榮譽的犧牲。」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這樣到底是對還是不對。」辰役陷入了兩難。
「吼~~大爺我快瘋了!」狂抓亂了頭髮,「沒見過這麼龜毛、這麼扭扭捏捏的傢伙,臭小子,信不信本大爺一刀砍了你!」
「看著我,辰役,看著我。」我搖晃著他的肩膀,「現在讓我們將問題簡單化,不要去管什麼主人臣子,我只要你一個答案,歐羅他現在遇上困難,你要不要跟我們去救他?」
「……要,我要救他。」深吸了口氣,他終於下定了決心。「別墅的位置在南方海域,離這裡不遠。」
在辰役的領路下,我們很快抵達了南方海域的一座小島。
「少爺被關在別墅的地牢。」指著下方的建築物,辰役對我們說道。
「要怎麼進去?」
『哼!這還用說嗎?當然是直接殺進去!』回到兔子身體裡的狂,興奮的咧嘴笑著。
「直接衝進去不是送死嗎?」我白了他一眼。
「有沒有什麼秘密通道可以讓我們潛入?」夜伢確認的問著。
「有,有一條水路可以直達地牢。」辰役點頭,「那是只有少數人員才會知道的秘密通道,但是那條通道沒有可以藏匿的地方,要是被發現了,很容易腹背受敵。」
「分兩方進行吧。」夜伢提出另一種方式,「一隊人馬直接從正面進攻,引開注意力,辰役帶另一群人走水道去地牢救人。」
「好,就這麼決定。」
為了能有效抵擋這裡的守衛,負責營救的只有我、辰役以及果力多,其他人全直衝大門,刻意製造混亂、引發騷動。
潛入水中,我們穿過一條水道上岸,登入了別墅的地下室,這裡每隔一段路就會設有一組守衛監視,在辰役的領路下,我們順利通過並擊倒他們。
『腳步放輕,前面就是牢房了。』為了怕被其他人聽到我們的對話聲,辰役使用心通術跟我們交談。
藏身在牆角處,我們謹慎而且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終於,我們在最裡面的牆面看見歐羅。
他被手撩腳銬銬住,成十字型的鎖在一面牆上,德古拉坐在一旁,手上端著茶杯,神情就像是在喝下午茶一樣輕鬆愉快,伊洛則是手持鞭子站在歐羅前方。
不知道是昏迷還是清醒,歐羅始終低著頭,全身溼透,黑髮還在滴著水,白色上衣已經破爛不堪,全身遍佈怵目驚心的血痕。
「嘩啦──」伊洛提起一桶水往他的頭上淋下。
「睡醒了沒?」他笑問。
「……你的叫人方法,還真是糟糕啊,伊洛。」緩緩甩了甩頭髮,歐羅自喉間發出輕笑。
「那這種方式如何呢?」
伊洛揮動鞭子,朝歐羅身上招呼過去,「啪、啪!」兩聲響亮的鞭子聲回盪在地牢中,但歐羅卻連哼都沒哼一聲。
「謝謝,這樣的確是讓我清醒多了。」他依舊笑著,「不過感覺你的手勁好像變輕了,是不是沒體力了呢?」
「看來我的好心你並不領情啊。」伊洛跟著笑了,「本來我想讓你暫時休息一下,既然你不這麼想……」
舉手,伊洛打算繼續揮鞭子打下。
「等等。」德古拉制止了他,「歐羅,你改變心意了嗎?」
「不。」他篤定的回道:「我的答案還是一樣,我目前沒有繼承家業的想法,我想要四處遊覽、我想要見識更多的世界。」
「繼承家業又不是將你綁住,你還是會有很多時間到各國活動。」
「那不一樣。」歐羅搖頭苦笑,「那種『世界』不是我要的世界。」
「什麼這個世界、那個世界,你究竟在說什麼?」
「一直以來,我以為跟著你的腳步、繼承家中事業,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可是漸漸的,我越來越困惑,心裡經常有個聲音在問『這真的是我要的嗎?這就是我的未來嗎?』。這事業是父親您辛苦得來的成果,雖然不想這麼說,可是我、我真的無法說服自己接手……」
「那你想做什麼?」德古拉沉下臉來。「不想接這個事業,你想做什麼?」
「不知道。」歐羅回的乾脆,「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我才想要找尋,我想要慢慢摸索,慢慢尋找出我真正想做的事情……也許有一天我會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你是想要證明你自己的能力嗎?」德古拉臆測的問:「你是不是想要證明,自己能獨力闖出一番氣象?」
「不、不是這樣。」歐羅無奈的苦笑,我要的不是證明自己,而是尋找自己。
「找尋?」
「是,我想找出一個能讓我願意全心全意,甚至願意付出一生追求的目標。」
「……是那群人嗎?」德古拉突然轉開話題。「是因為夜伢他們,所以你才變成這樣?」
「不……」
「他們現在正在前門大鬧,說要來解救你。」德古拉輕笑著,「的確是一群勇氣可嘉的孩子。」
「只可惜太過有勇無謀。」伊洛接口道:「他們這種行為分別就是找死。」
「會擔心嗎?」德古拉笑問。
「不會。」歐羅回的乾脆,「那些守衛擋不住他們。」
「你對自己的朋友還真有信心。」伊洛不以為然的笑笑,「不過那些手下的確不行,所以我剛才加派雷斯特他們去對付了,你說,哪一方會贏呢?」
「結果出來就知道了。」
「是嗎?」德古拉將視線轉向我們藏身的地方。「那邊正在偷聽的人,你們說呢?」
被發現了啊。我們三人走出藏身的角落。
「是妳啊,迪亞。」德古拉朝我笑著,「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妳是一個很有勇氣的女子,要不要當我家媳婦?」
「不要,我是來這邊救歐羅。」我篤定的答。
「辰役啊、辰役,我沒想到你竟然吃裡扒外,幫助外人?」伊洛抓緊了他手上的鞭子,「我應該說過,當下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忠心』,你忘了嗎?背叛者。」
問話時,他一鞭子揮向他,辰役急忙側身閃開,腳下的地板被伊洛打出一個凹洞。
「不,我沒有背叛。」辰役篤定的回道:「我的主人自始至終都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歐羅少爺。」
「那還真是有趣。」伊洛雖然是笑著的,但他眼中卻沒有笑意。「所以你打算與我們為敵?」
「不,我只是想要你們放了歐羅少爺。」
「打贏了,就能救走你家主人。」德古拉冷冷的回道。
就在氣氛緊繃、一觸即發之際,外頭突然傳來一陣跑步聲。
「主人、伊洛先生,不好了。」帶傷的守衛慌張的跑了進來。
「怎麼?你們打輸了?」伊洛挑眉質問。
「不、不是。」守衛慌張的搖手,「我們打到一半時,克列夫突然帶人來搞破壞,還說要殺了德古拉主人。」
「呵,這傢伙還真是會挑時間。」德古拉唇邊浮現輕笑,緩緩站起身。
「克列夫現在在哪裡?」伊洛追問著。
「現在雷克斯他們還、還有……少爺的朋友將他們擋在大廳。」
「少爺的朋友?」德古拉不信的挑眉。「他們不是打算闖入這裡救人嗎?怎呢不趁這個好時機──」
「鏘、鏘、鏘……」
幾聲清脆的金屬聲響傳出,禁錮歐羅的腳鐐手銬被砍壞,果力多手持利刃站在他身旁。
「走吧。」果力多催促道。
「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將他帶走?」伊洛似笑非笑的問。
「那是等一下的事情。」我回道。
「什麼?」他不解的皺眉。
「辰役,你陪歐羅在這邊休息,我們晚一點就會回來。」果力多脫下自身外套讓歐羅披上。
「不,我也要去。」歐羅揪住了他的手臂。「那是我家商場上的對手,跟你們無關。」
「誰說無關?」我回了個笑,「我們是朋友,既然他們來你家找碴,我們又剛好來這邊作客,總要順手幫一下忙囉。」
「來這邊作客啊……」重複著我所說的話,德古拉笑了。
「雖然是不請自來,但在社交禮儀上的確也算是客人。」伊洛點頭回道。
「伊洛,你覺得克列夫的頭,應該擺在哪邊當裝飾品比較好?」德古拉眼中發出極強的殺氣。
「他的模樣跟裝潢風格不搭,或許您可以將他擺在陳列室當作展示品。」
「也對。」德古拉贊同的點頭,「歐羅,我所說的話你自己再好好想想,我晚點會再問你的答案。」
「請問我有這份榮幸可以跟您並肩作戰嗎?」伊洛笑問。
「走吧。」德古拉大步往大廳的方向邁進,我們則是尾隨在他身後。
大廳中,漂亮的擺設裝飾全被毀壞,天花板破了個大洞,牆壁千瘡百孔,許多人倒臥在血泊中,地板被鮮血染成深色……
大廳中央,夜伢等人正在跟幾隻怪物纏鬥,他們有著近乎人類的外貌,青面獠牙,身後是蝙蝠羽翼。
「德古拉,你終於現身了。」形體較大的怪物,咧開令人討厭的笑容。
「克列夫,你都已經特地上門來領死了,我當然要親自來收下你的命。」德古拉回了個淡笑。
「誰收誰的命還不知道!」
克列夫咆嘯了聲,隨即向德古拉俯衝而來,在他穿破德古拉身體時,德古拉散成一陣黑霧,如同有意識般,黑霧纏繞著克列夫,不斷對他發動攻擊,克列夫試圖掙扎脫身,卻始終都擺脫不了黑霧,逐漸趨於下風。
「可惡!」克列夫轉而衝向歐羅,抓了他當人質。
「退開!不然我就殺了他。」單手掐著歐羅的頸子,克列夫咆嘯著。
「你以為我會聽從你的威脅?」德古拉的聲音傳來。
「不會嗎?」克列夫手上稍稍使了力氣,歐羅因此而脹紅了臉,「誰都知道你最重視的就是他,這傢伙是你的弱點!」
「那你應該知道,你用他來威脅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德古拉冷聲說道,同時黑霧也稍退了一些。
「下場?」克列夫大笑著,「我唯一知道的下場就是你被我殺了。」
「咳咳,克列夫。」歐羅掙扎的自喉間擠出一些話來,「有件事你必須……要知道,我……」
「嗯?你說什麼?」他側耳聽著。
「我……不是你可以抓來威脅的工具。」歐羅迅速的出手一刺,克列夫的心臟就被他抓了出來。
「安息吧。」他用力的捏爆了它。
失去心臟,克列夫慘烈的哀號幾聲,而後化成灰燼消失。
在克列夫消失後,失去領導者的小嘍囉,也很快就被夜伢他們解決。
「呼~~累死了。」幾個人狼狽不堪的坐在地上。
「這場架打的真過癮。」狂興奮的笑著。
「已經是晚上了。」透過裂出個大洞的天花板,我們看到了星空。
「終於打完了。」躺在地上,三藏大口喘著氣。
「完了嗎?」德古拉恢復人身站在我們面前,「你們來這邊的目的,似乎不是這樣。」
「父親,你想做什麼?」歐羅警戒的擋在德古拉面前。
「你的答案呢?」德古拉問著,「我會根據你的答案,再來決定我接下來的行動。」
「……」歐羅遲疑的望著我們。
「他的答案還是一樣。」果力多替他回答。
「而且我們的答案也一樣。」我走到歐羅身旁,防備的握著刀柄,「我們要將歐羅接回學校。」
「是嗎?」德古拉的身邊開始泛出殺氣。「歐羅,這就是你的答案?就算這群傢伙會死,你也不在乎?」
「我會跟他們一起。」歐羅堅定的回道:「不管生或死,我們都會一起面對。」
「沒錯,我們會一起面對。」原本坐在地上休息的他們,撐著疲憊的身體起身。
「……」德古拉定定的望著我們,久久不語。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也不清楚究竟過了多久,也許實際上只有幾秒鐘,但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中,我卻覺得這片靜默有幾個小時。
「咕嚕咕嚕~~」突然,有人的肚子不爭氣的發出飢餓聲響。
「啊哈哈。」三藏尷尬的抓抓頭髮,「因為剛才進行了很激烈的『運動』,我肚子餓了。」
「吼!就算肚子餓也要挑一下時間吧!」麗莎沒好氣的罵:「好好的氣氛都被你破壞了!」
「就是說啊!親愛的,你真是讓姬覺得好丟臉。」姬附和的指責。「怎麼會有人在這種緊張的時候還會肚子餓!」
「氣勢都被你弄沒了,有你這種主子真丟臉。」保鑣三部眾無奈的搖頭。
「那個……」紅著臉,希傑害羞的道:「其實我也覺得有點餓。」
「辰役,去準備晚餐吧。」德古拉突然開口道。
「呃……」辰役有些不知所措的楞著。
「就算是不請自來的客人,身為主人也該加以招待,這一點你忘了嗎?」伊洛叉著手說道:「更何況他們是你主人的客人,你應該要奉為上賓才是。」
「已經很晚了,你們就留下來過夜吧,辰役,帶他們到客房去。」德古拉轉身準備往門口走去。
「等等。」我叫住了他,「那個……明天我們會將歐羅帶走。」我重申著此行的目的。
「隨便妳。」他回道。
「喂!這樣就算了?你不想打一場嗎?」狂摩拳擦掌的問。
「打什麼?你們不是來這邊作客的嗎?」丟下這句話,德古拉消失在門口。
「……現在該怎麼辦?」望著門口,我們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行動。
「到房間休息、然後吃晚餐,就這麼簡單,好了,我先去休息了。」伊洛朝我們揮了揮手,緩步往二樓走去。
「歐羅,你父親的態度似乎已經軟化了,我想,你過陣子再跟他談,應該就可以得到他的允許。」麗莎提議道。
「我也是這麼希望。」他苦笑著。
「嘖!你們這些傢伙幹嘛不一口氣解決?」狂煩躁的皺眉,「像這樣拖拖拉拉要拖到什麼時候?這樣吧!大爺我去跟那老頭談!」
「你去談?」我們驚愕的望著他。
「你是不是打架打到腦袋壞了?」魔王鯨惡毒的問道。
「幹什麼?」見我們一臉的不信任,他生氣的跳腳怒罵:「你們這是什麼態度?大爺我又不會殺了那老頭!」
就算你想殺也殺不了吧?德古拉可是個「資歷久遠」的吸血鬼耶!我無奈的搖頭。
「狂,你還好吧?」希傑關心的問:「是不是生病了?你怎麼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話?」
「去!本大爺是看不下去了!」狂沒好氣的罵:「這種小事也解決不了,明明就是單純的溝通不良,你們這群年輕人,一點也不懂得跟老人談話的方法!」
難道你就懂?我們幾個無奈的互看一眼。
「放心吧!本大爺去幫你們解決!」狂一說完,立刻朝外頭跑去。
「欸,你們……放心嗎?」
「我想……情況最壞也就這樣了,應該不會再糟到哪邊去。」我苦笑著。
「也對。」
「現在這種狀況下,各位也討論不出什麼。」辰役對我們說道:「幾位就先去休息,養足了精神再來商討吧。」
在辰役的帶領下,我們幾個前往客房休息。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