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廣的草原上,一棟圓形建築聳立其中,建築物外規劃著美輪美奐的花園,以及歐式設計的噴水池。
 
這裡是「戰神」的總部,一個其他玩家們不敢擅入的地方。
 
總部的一樓設有拳擊壘台、武術對練場,另外,這裡還擺放了眾多的健身器材,二樓是戰神隊員休息聊天的地方,同時也是他們的指揮中心,三樓則是專門用來研發武器的研發室,而地下一樓則是射擊練習室、兵器彈藥庫。
  
「好無聊喔……」戰神全部的成員聚集在總部二樓,每個人像是極度無聊般,大大的打著哈欠。
    
「你們給我振作點!別像個死人一樣動也不動!」焰星用著抱怨的語氣對我們叫道,他此刻正忙個不停,努力處理著其他隊伍傳來的留言。「目前還有幾萬場對戰邀約沒解決,一堆留言沒回覆!我都快忙死了!」
  
好吧!現在的狀況應該不能說是無聊,要真想找點事情做,我們可是有數不盡的挑戰邀約等著我們,可是……在經歷過全球狙擊手的精采比賽之後,這些小型對戰就真的讓人提不起興趣咩!
 
「要解決?那還不簡單。」我在沙發上翻了個身,由仰躺變成趴式的望著焰星。「系統,刪除所有對戰邀約留言。」
  
「系統回覆:留言篇數太多,清除時間需要二十三分鐘。」
  
「哇!一分鐘可以清除上千封留言的系統竟然要花上快半個小時清留言?可見那留言數量有多少了。」聽到系統的話,我覺得我做了個正確決定。
 
「貓……」焰星無奈的看著我。
  
「你不是要清留言?」我佯裝無辜的對他眨眨眼。
  
「唉……」紫玥慵懶的攤在我對面的沙發上。「自從全球狙擊賽之後,現在跟其他隊伍打,好像沒有以前那樣好玩……」
  
「是啊,我也有這種感覺。」我起身喝了口飲料接著又躺回沙發上。
 
「現在像樣點的對手實在是太少了,好懷念全球戰遇到的強隊。」黑戰士順口接下話,他坐在一旁另外設置的椅子上,手上拿著塊白棉布,正心的擦拭著武器。
  
「不是對手太少,而是我們太強。」絕對殺戮邊看漫畫邊用著慵懶的語氣說道:「到目前為止,我還沒見過有哪一個團隊像我們這樣有默契、行動迅速、裝備補給又快的。」
  
雖然絕對殺戮這句話聽來很臭屁,不過,這是事實!整個狙擊手遊戲裡頭,能跟我們擁有同等實力的隊伍,數量真在是少之又少。
  
「嘿!我看到一個好笑的東西,我放到大螢幕給你們看!」原本坐在焰星旁邊,正在瀏覽遊戲討論板的痞子殺手,像是發現了什麼般的叫著。
  
聽到痞子這麼說,我們幾個不約而同轉頭望向他,此時,半空中出現一個平面光學螢幕。
 
  
狙擊手官方討論板
 
標題:神話!
發言者:戰神崇拜者
 
我是在全球狙擊手大賽裡知道「戰神」這個隊伍的。
發現他們之後我便開始注意他們賽程,當我看著他們
一路過關斬將,將對手一個個快速而又俐落的殲滅時,我真是覺得他們真是很強!
而且我也越來越崇拜他們!
 
在他們得到全球第一的那一刻我感動的哭了出來!
他們不只是第一名的隊伍!他們簡直是神!
戰神是一個不敗神話!
 
我聽說全球對戰結束之後,有很多隊伍向他們挑戰,接受對手挑戰時,戰神也創下了狙擊手遊戲最強的不敗記錄,目前為止,他們已經連續贏了七百五十七次!
是連續喔!
這真是太──了不起了!
雖然很多人將他們視為對手,不過,
我想,這世界上應該沒有人能贏的了他們的吧!
 
 
回覆發言:我也是崇拜者!
 
我也是好喜歡戰神!
而且,我也覺得沒有人能贏的了他們!
 
畢竟他們裡面有──
最佳的幕後指揮以及裝備補給者:焰星
最優秀武器研發師:黑戰士
最強近身搏擊手:絕對殺戮
最敏捷短程攻擊手:紫玥
最狡猾炸彈客:痞子殺手
還有!最強長程狙擊手:韃羅貓!
 
啊!我最喜歡韃羅貓了!
她真是又酷又帥又強悍啊!
 
 
「系統顯示:此討論板留言共有一萬三千三百五十七篇。」
 
 
帥?酷?強悍?怎麼覺得,這些形容詞好像不適合用在女生身上?我無奈的看著留言,開始思考我哪一點讓人覺得又帥又酷又強悍……
  
「很正吧!其他玩家將我們列為神話級人物耶!」痞子殺手像是極度興奮的大笑著。
  
「是很不錯啦……」焰星像是有點遲疑般的沉默起來。
  
「怎麼了?被別人當成神你不高興喔?」痞子殺手一把將焰星的脖子勾住。「少在那邊耍悶騷喔!」
  
「不是啦!」焰星無奈的瞪了他一眼,跟著反扣住痞子殺手的手腕掙脫,並且將他壓趴在桌面上。「能當上最強的隊伍我當然很高興,只是,這樣也表示我們已經到達頂點……」
  
「然後呢?」被制服的痞子殺手沒有任何反擊的意思,只是困惑的反問焰星。
  
「意思就是說,以後的遊戲會越來越無聊。」我幫焰星將話給接了下去。「剛剛不也說了嗎?現在打起來沒有以前那麼好玩,也不像以前一樣可以遇到會讓我們盡全力攻擊的強手,因為現在的我們已經是最厲害的了。」
  
「這樣聽起來,以後好像會很無聊。」黑戰士皺著眉一副無可奈何的說。
  
「這是所有強者的悲哀。」絕對殺戮用著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回答道。
 
「絕對殺戮!你怎麼可以這樣!」痞子殺手突然自焰星的手上掙脫,衝到他面前,激動的道:「說出『強者的悲哀』這句話時,應該要用很囂張的口氣說才對!你剛剛的音調一點氣勢也沒有!你這樣怎麼……」
 
沒等痞子殺手說完,絕對殺戮就一腳將他踹向牆壁,嘴裡還冷冷的說了句。「你很吵。」
 
「你這個臭小子!」痞子殺手不甘示弱的衝向絕對殺戮,接著,痞子又被一腳踹到牆壁上。
 
「你竟然連踹了我兩次……」痞子殺手沒有再次反擊,他像是很委屈般,將臉貼在牆上埋怨著。
 
「被同一個招式攻擊兩次,算你笨。」絕對殺戮用著一慣冷漠的語調回道。
 
「……」痞子殺手像是遭受打擊般的沉默了。
 
我們其他人並沒有理會他們兩個,繼續談論著剛剛的話題。
 
「乾脆我們換個遊戲玩吧!」紫玥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般,笑著提議道:「不過,不要選跟狙擊手同類型的遊戲了,我們換個沒玩過的怎樣?要是再玩同樣的狙擊手遊戲,那結果也會一樣不是嗎?我們都太熟悉這種遊戲的模式了。」
  
「那要換什麼遊戲玩?」黑戰士困惑的問著她。
  
「就是其他打怪練功的網路遊戲啊!」紫玥一臉躍躍欲試的看著我們。
  
要玩打怪練功的網路遊戲?一聽到紫玥的提議,我連帶皺起眉頭,對於這種遊戲我倒不是很想玩。
 
「這種遊戲很浪費時間。」我略帶反對的回答道。
  
我會選擇狙擊手遊戲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它是一局定勝負、速戰速決。
  
「就是因為費時間所以才不會那麼快玩膩呀!」不肯打消念頭的紫玥,開始煽動著我們。「試試看嘛!要是真的覺得不好玩,我們再停止不就好囉?」
  
「既然我們在這邊締造了最強神話……」原本貼在牆壁上的痞子殺手,重新加入談話,他的臉上出現一個極為詭異的笑容。「不如我們試試看,在別的遊戲中,我們是不是也能創造一個最強傳說!」
  
「聽起來好像很有趣。」絕對殺戮開始有點動心了。
  
「既然這樣,我們乾脆來場比賽吧。」黑戰士思索了下,也跟著提議道:「從以前到現在,我們都還沒一對一的較量過,剛好趁現在分出個高下!」
  
「要比嗎?」焰星極為有信心的揚起一抹笑容。「雖然我都是擔任幕後的指揮工作,不過我也絕不會輸給你們。」
  
 
我們六個是因為全球戰而共組隊伍的,在那之前,我們幾個都是遊戲裡的獨行俠,從不加入任何一個隊伍、也不自組隊伍,當其他隊伍對戰人數不足時,我們就是他們的支援人馬。
  
不過,很湊巧的,我們幾個經常在對戰中碰面,有的時候是處於敵對狀態,有的時候是同隊隊員,因為行事作風相近所以對彼此都有印象,但是我們從未交談過。
  
當全球戰開打時,所有隊伍便展開了搶人風波,他們想要網羅遊戲中的強手加入自己的隊伍,增加得到冠軍的機會,我們六個獨行俠,自然成為搶人名單的第一人選。
 
那時候,當我還在猶豫該加入哪一個隊伍時,我收到了焰星的邀約訊息。
  
「韃羅貓,妳要不要加入我們?」焰星的聲音從通訊器上傳來。
  
「你們?」我對他的這句話感到遲疑。
 
對焰星這號人物,我可不陌生,他在對戰時的幕後指揮以及裝備補給上,可說是遊戲中的一流高手,不過,我沒聽說他有加入隊伍啊!
 
「成員有哪些人?」我直接了當的問。既然要共組隊伍,我當然要先瞭解其他成員的素質。
  
「痞子殺手、黑戰士、絕對殺戮、紫玥。」焰星報出隊員名字時,聲音裡連帶流露出得意與自豪。「都是很熟悉的名字吧?」
  
「熟,當然熟!」聽到這些名字,我跟著笑開了。
 
他們可都是遊戲中數一數二的高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殊專長,組隊對戰時更是經常交手,我怎麼可能會不熟?
  
黑戰士,最佳的武器研發師,對於武器的品質要求非常高,出自他手中的武器絕對是百分百精準、百分百耐用的上等貨,在槍械市場上可是極為搶手呢!
 
當時,我對黑戰士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認真、不太愛笑」,要進行對戰之前,他總是一個人默默待在旁邊調整、維修武器,熟悉之後,我發現他這個人還蠻好相處的。
 
 
絕對殺戮,人稱「暴力搏擊手」,最擅長肉搏戰,只用雙手就能致人於死,戰鬥時,具有極高的專注力及忍耐力,一旦被他設定為目標,就難逃他的手中,是個很難纏的對手。
 
絕對殺戮說話的風勢就跟他的攻擊一樣,直接明瞭而且一針見血,要是心臟不夠強,恐怕會被他的話給刺死呢!
 
 
紫玥,動作最敏捷迅速的殺手,「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就是形容她,跟她交戰的對手常常還沒看清她的模樣就已經死在她的槍下,她的個性非常活潑,組隊合作時,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會充滿笑聲。
 
 
痞子殺手,瘋狂炸彈客,最愛用炸彈將人炸的血肉模糊,被其他玩家列為「變態級殺手」。他很愛說話,而且腦筋反應很快,在一群人之中,只要看到一個男生,肢體表情豐富、嘴巴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那個人就絕對是他啦!
 
 
「哈囉?韃羅貓,妳還在線上嗎?」見我老半天不出聲,焰星連聲問著。
 
「我在。」回神過來的我連忙回答他。
 
真沒想到這個叫做焰星的人,竟然能將狙擊手裡最搶手的幾個人聚在一塊?我對他的拉人手法真是感到佩服不已,同時,心裡也起了好奇。「你是怎麼說服他們的?」
  
「我只是跟他們說,與其要跟一些二流的隊伍參賽,那還不如自己組個一流的強隊。」焰星說完這話,自己先一步哈哈大笑了起來。
  
好個狂妄的傢伙,竟然說別人是二流的隊伍?聽到這句話時,我也跟著笑了出來。
  
「如何?要加入我們嗎?」焰星再次詢問道。
  
「好!」我一口答應。就像他說的,既然要參加,當然要加入一流的強隊。
 
「戰神」便因此而生。
 
在全球戰之後,我們也沒有解散的念頭,大家自然而然繼續著夥伴的關係。
 
 
拿到全球戰第一名的我們,算是已經到達巔峰,既然這座山已經攀到山頭,那麼,何不換座山爬?我們幾個現在就是這樣的想法。
 
「要挑哪個遊戲玩?」痞子殺手追問道。
  
紫玥側頭想了會,才緩緩說道:「我聽說最近有一款很受歡迎的遊戲,叫做『零度領域』,我們就到那邊吧!」
  
零度領域,近幾個月剛興起的線上遊戲,一推出就造成極大的的轟動,甚至有人說,不知道這款遊戲的人一定是外星人……
 
「零度?」焰星語帶驚愕的楞了下。
 
「怎麼?不好嗎?」紫玥像是有些不解的反問,並用帶點質疑的表情望著焰星。「還是說,你不知道零度領域這款遊戲?」
  
「當然知道,我前幾天才想要去玩玩看!」焰星回給紫玥一個燦爛的笑容,跟著,他快速列出比賽規則:「那麼,比賽時間從明天下午兩點開始,準備時間為一個月,一個月後我們進行對戰分勝負。」
 
「到時候要怎麼找人?網路留言嗎?」痞子殺手提出問題來。
  
雖然我們在遊戲中默契極佳而且無話不談,但是我們私底下並不會聯絡,也不過問彼此在現實世界中的身份,有事情找人時就會到總部來,或者在網路上留訊息給對方。
 
不聯絡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沒必要。
 
誰說在網路上交心的人就必須連現實中也要很要好?有些時候,就是因為網路的虛擬身份,大家才會敞開心胸交換心事,雖然有人說網路上的友情很淡薄、很脆弱,但是,我卻認為我們這種建立在虛擬下的坦承,比現實中那些虛情假意實在多了。
  
「我會用同樣的暱稱。」黑戰士簡短的回答道。
  
「我也是。」其他人附和。
  
「要找我還不簡單。」我揚起信心滿滿的笑容。「在最強玩家的名單上,就找的到我的名字了。」
  
「嘩!不愧是韃羅貓!口氣真大!」痞子殺手半帶揶揄的叫著。
  
「嘿嘿,好說好說。」配合著他誇張的語調,我嘻皮笑臉的回道。
  
「那……我們就轉移陣地到那邊去,這裡就不再出現了?」紫玥像是想要再次確認般的問。
  
「嗯。」大家點頭回答後,視線跟著環顧四周,細細打量我們一手規劃出來的地方。
  
看著總部,我心裡突然有種分離的悲傷,想當初,這裡可是我們一點一滴慢慢經營出來的,要這樣放棄還真是……捨不得。
 
「既然要離開這個遊戲了,我們乾脆來舉行個『告別式』吧!」我開口提議道。看著我,眾人很有默契的點頭笑著。
  
「我先貼公告!」焰星轉過身迅速在鍵盤上鍵入幾個字。
  
「戰神公告:神話決定消失,戰神另創傳說!」
  
貼出公告後,焰星按下了一個黑色按鈕,系統的聲音跟著響起。
  
「系統提示:自動毀滅系統已經啟動,開始進行三十秒倒數……」
  
「那麼大家就零度領域見了!」幾個人站起身準備離開。
  
「就這麼離開,會不會太不講義氣了?」我將他們幾個慣用的武器丟到桌上。「當初我們可說好要跟總部共存亡的。」
  
「要送彼此一程是吧?」他們笑著一個個拿起自己的武器。
  
「再見!」我們大喊這句話之後便對著對方瘋狂掃射。
  
流彈的火光,傷口飛濺出的鮮紅血花,我們幾個臉上帶著悲喜交雜的笑容。
 
悲──因為我們將要分離。
 
喜──為了我們將再次重聚,再創神話。
 
「……三、二、一。」在系統讀秒完之後,整棟建築物出現一連串的大爆炸,一陣煙霧瀰漫過後,戰神總部也跟著消失。
 
戰神突如其來的消失,讓所有狙擊手的玩家一片錯愕,像是在大海上投下一顆原子彈般,這件事情在網路遊戲上引起軒然大波,不管有沒有玩狙擊手遊戲,所有人都在討論著戰神消失的理由,以及他們公告上所說的「戰神另創傳說」。
 
 
「系統提醒,您已經結束了遊戲,離開遊戲蛋之後,為了您的健康,請活動一下身體……」呆板的電腦語音在房間內響起,乾淨的房間內,除了一些房間基本擺設之外,一顆藍白相間的遊戲蛋醒目的放置在房間中央。
 
「遊戲蛋」顧名思義,它的形狀就像是一顆橢圓形的蛋,蛋的上半部是一個透明的蓋子,下半部是依照人體工學設計的躺椅,這種特殊設計可以讓玩家長時間維持同一姿勢不會感到酸痛或疲憊,椅子上佈滿了「震動點」,震動點所傳出的震動波有按摩肌肉、傳達遊戲觸感之效。
 
同時,為了避免玩家沉溺於電玩,通宵達旦、荒廢生活,同時,也為了玩家的身體著想,政府單位明文規定,每個遊戲蛋都要設置「強制下線系統」,如果連續玩上六個小時,玩家就會被強制離開遊戲,需要等待半小時才能重新上線繼續遊戲,要是有玩家或遊戲廠商將強制系統解除,將會被處以三天的社區勞動服務。
 
「嗚……好痛……」遊戲蛋裡傳出一名女生細微的慘叫聲。
  
與總部共存亡?切!我幹麻說出這種白癡提議啊?痛死我了……全身傳來的疼痛感讓我整個人攤在「遊戲蛋」裡,動彈不得。
 
我,韃羅貓,現實中的名字叫做「顏芥伶」,今年十九歲,上個月剛進修完大學學分,現在停止進修,放長假休息中。
 
在西元三千多年的現在,學生唸書的制度改成「學分制度」,除了基礎課程需要完全學習外,其他科目任由學生選修,修完必須的學分就可以拿到畢業證書,除此之外,在進修升級上也修改成「能力升級」,學生可以依照自己的學習進度、狀況調整升級,也就是說,學習的快、對知識的吸收力好的學生,就可以不斷往上跳級唸書,不用等其他人的進度。
 
 
等到疼痛感稍微消失之後,我「爬」出了遊戲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身上的疼痛感還沒完全消去。
 
「殺手那個痞子竟敢用中子砲轟我!一個月後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他!」想到剛剛要離開遊戲時,痞子竟然從架子上抓起威力最強的武器轟我,我就氣的牙癢癢的。
  
不過……雖然剛剛跟他們說的信心滿滿,可是我從來沒玩過這種遊戲,到時候要是輸了怎麼辦?依照他們幾個愛整人的個性,我一定會死的很慘……一想到這點,我身上就起了一股寒意。
  
看看網路上有沒有什麼攻略吧!網路向來是蒐集資料的最好管道,一堆真真假假的消息都會在網路上流竄……我躺在椅子上對著空氣,不,是房間裡的隱藏式電腦說道:「系統搜尋,零度領域攻略。」
  
現在是科技化、自動化的新時代,房子不再是單純的房子,而是「聲控自動化房屋」,任何事情只要開口說一聲,內建在房子裡頭的電腦程式便會自動判斷、執行,當然,電腦只能做一些簡單的動作,一些複雜性較高的執行,還是需要自己動手去做。
  
「系統搜尋中……」系統的聲音停頓一會後,又接著說道:「關於零度領域攻略相關文章共有十一萬三千七百八十三篇。」
  
十一萬三千七百多?見鬼了!這麼多要我怎麼看?我無奈的搖搖頭,再下了個命令:「縮小範圍,搜尋新手教學、新手討論。」
  
「系統搜尋中……關於新手教學、新手討論相關文章共有三萬一千三百一十三篇。」
  
三萬一千?聽到這數字時,我整個人呈現暈眩狀態,要我看這麼多篇,簡直是要我的命啊!
 
我、我再縮!
  
一直精簡到最後,我總算將文章變成兩千多封,不過,還是很多啊!泣……
  
「系統執行,閱讀文章。」我用著極度無奈的語氣,懶洋洋的下命令。
  
所謂的閱讀,當然不是由我去一篇篇的看囉!這個動作是叫系統幫我唸出文章的內容,本來呢!這是為了盲人與還不太認識字的小孩所做的設計,不過,到了後來,幾乎成為電腦必備的裝置,像這樣人性化的設計,真是造福我們這些懶人啊!
  
「第一篇,標題:零度領域服務模式介紹,零度領域採用智慧化NPC系統,此款系統,可以讓NPC跟玩家流暢的對話,玩家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詢問NPC,是一款線上即時諮詢服務員功能極佳的系統……」
  
智慧化NPC?聽到這個詞,我微微愣了下。
 
記得老哥之前好像有跟我聊過這個東西,印象中,這個系統是他們新研發的程式,怎麼這個系統功能會出現在零度領域?難道零度領域遊戲公司跟他們買了這程式的版權嗎?
  
我老哥是個網路遊戲設計師,他跟他朋友在十八歲時成立了一個叫做「Deus」的工作室,「Deus」的中文解釋叫做「上帝」。
 
為什麼會取這名字呢?因為,我老哥說,對於線上玩家來說,他們這些遊戲設計人員就像是「上帝」,經由他們的手,將一個夢想中的奇幻世界創造出來。
  
啥?聽起來很自大?是的,我老哥他是個自大、囂張、欠扁的傢伙,有時候,他的某些豬頭舉動,也會讓我這個做妹妹的忍不住出手扁他。
  
「第二篇文章,標題:零度領域的世界架構……」沒有中斷歇息,系統盡責的念出下一篇文章。「零度領域一共有七塊大陸以及數以百計的小群島所組成,大陸的名稱分別是紅土大陸、澄色境界、黃龍國度、綠色絕地、湛藍天域、靛之流島、紫玉天城,玩家的出生地完全依照電腦隨機選擇,各大陸間可以相互往來,每個大陸都有它不同的風景跟特色……」
  
嗯,這設定跟其他遊戲差不多嘛!聽著近乎千篇一律的世界架構,我突然覺得有些無趣。
 
「只要資金足夠,玩家可以在遊戲中開店、建造自己的房屋、城堡、農場,另外,遊戲裡頭還提供了賭城、競技場、遊樂場……等等設施,供大家玩樂。」
 
帥!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以打怪為主的線上遊戲會設置遊樂場!聽到這裡,我立刻推翻先前的想法!
 
「零度領域是一款『自由度』極高的遊戲,裡頭沒有一般遊戲的諸多限制,為了讓玩家可以儘早適應遊戲,玩家剛進入遊戲的時候,身邊會跟著一個『解答精靈』,專門負責解答玩家對遊戲的疑惑,當玩家進入遊戲一段時間之後,解答精靈便會離開玩家,當然,要是玩家捨不得解答精靈離開,也可以將它轉化為寵物,但是並不是每個人轉化都能成功,成功轉變的機率為五分之一……」
  
耶?解答精靈?這東西聽起來好像很好玩。我開始對零度領域感到有興趣了。
 
努力的一篇篇聽著,忘記我是聽到第一百三十七篇還是兩百零三篇時,我就睡著了,等到我醒來時,已經是隔天中午……
  
「啊啊啊啊!」慘叫,現在我也只能慘叫。
  
「完了!剩下一小時就要開始比賽了!怎麼辦?雖然基本的操作方法都清楚了,可是真正實用的攻略卻都沒有!」我煩躁的抓著頭髮,在房間內著急的來回踱步。「真不知道我花那麼多時間聽它做什麼!」
  
「對了,去問老哥吧!」我腦中突然竄出這個念頭。「既然他是網路遊戲設計師,那他一定知道怎麼玩!」
 
找到了救星,我連忙衝出房間跑到三樓,老哥的工作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