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了揉有些乾澀的眼睛,蜜亞找尋著札克的身影,見到呆坐在窗邊、身體已經被雨水打溼的他,蜜亞愕然地一愣。

這樣目光渙散、神情茫然的札克,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莫名地不安湧上心頭,蜜亞迅速從睡袋中起身,朝札克走去。

「札克,你怎麼了?」她伸出手,想要觸摸他的臉頰,後者卻迅速地扣住她的手,力道之大,彷彿是在擒拿敵人一樣。

強大握力讓蜜亞覺得手腕要被掐斷了!

雖然被嚇了一大跳,蜜亞還是緊咬著下唇忍耐,她不想因為自己的驚呼聲吵醒了其他人。

「札、札克,是我,我是蜜亞,我的手好痛,你放開我。」她忍著痛楚,輕聲對他說道。

「蜜亞,妳怎麼……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回過神來的札克,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他急忙鬆開手,低頭察看蜜亞的傷勢。

白皙的手腕上出現明顯的紫紅色手印,那手印還往內凹陷,就像一把抓在麵團上的情況一樣。

「妳、妳怎麼不躲開呢?」札克懊惱的皺眉,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手,對著傷處輕輕吹氣,彷彿這樣就能減輕她的疼痛。

「我有帶藥膏,在睡──哈、哈啾!」蜜亞冷不防地打了個噴嚏。

跟札克同樣站在窗戶邊的她,衣服與頭髮也被雨水淋濕了一部份,那冰冷的溫度讓才剛從睡袋裡起身的她相當不適應,身子微微發顫。

「真是的,妳幹嘛跑來這裡淋雨?要是感冒了怎麼辦?」札克生氣地摟著她,快步朝睡袋的位置走去。

彎下身,札克拎起蜜亞擱置在睡袋旁的法袍,沉著臉要她快點穿上,在她穿著妥當之後,又抓起睡袋將她緊緊裹住。

「藥膏呢?」他又問。

「在袋子裡。」蜜亞乖乖地從袋子裡取出藥膏,札克一把奪過,以指尖挖取足夠的份量,著手替她塗抹、療傷。

上藥的過程中,札克一直板著臉、惡聲惡氣地責備著她,但他塗藥的動作卻相當輕柔,就像將蜜亞當成小嬰孩,萬般體貼地呵護著。

將藥膏塗抹完全後,他開始替蜜亞按摩傷處,讓藥效能快速被皮膚吸收。

「會有點痛,妳忍著點。」他提醒道。

「嗯,沒事,我不痛。」蜜亞彎著眼睛笑著。

聽到她這麼說,札克又氣得瞪了她一眼,但因為她手上的傷是自己不小心造成的,他沒辦法太過責備她。

「以後要是發現我在發呆,不要隨便伸手碰我。」札克叮嚀著。

長期的戰鬥經驗已經讓他養成了高度警覺,任何在他不注意時靠近的人,都會被他下意識地出手攻擊。

「時間還早,妳再睡一會。」札克揉了揉她的腦袋,要她再去休息。

「不行,已經到了換我守夜的時間了。」蜜亞指了指南宮狩,他的頭已經開始一擺一擺地打盹起來了。

不用看時間,蜜亞也知道現在已經到了凌晨四點,南宮狩的生理時鐘向來很準。

「那就好好守吧!」札克在蜜亞身旁坐下,順手摟住裹著睡袋的她,讓她可以靠著自己休息。

兩人就這麼靜靜地坐著,望著窗外的雨勢。

「真糟糕吶!要是這場雨再不停下,狩獵旗幟的難度又會增加了。」蜜亞皺眉說道。

「這也是一種考驗。」札克淡然地回道:「你們以後執行任務時,可不是每天都是好天氣。」

「嗯,我知道,我只是擔心他們……」蜜亞在克莉絲汀等人的訓練下,早就對各種狀況處變不驚了。

「要是他們連這種小狀況都沒辦法適應,也不用加入聯盟了,聯盟不需要礙手礙腳的包袱。」札克回得毫不客氣。

「嗯,我會努力的!絕對不會給隊上帶來麻煩。」蜜亞信誓旦旦地保證。

不管是現在的小隊或是E-23小隊,她都會成為最佳隊員,完美地完成任務!

 

早上六點多,大雨依舊沒有停歇的跡象,而其他隊員也陸續醒來了。

「討厭的雨天。」夏綠蒂皺著臉埋怨。

他們半鳥族向來討厭潮濕的氣候,水氣會讓他們的羽毛變得沉重,身體也跟著笨重起來,平日所依賴的風流偵查也會受到影響,查探的範圍會縮小二至三成。

就在夏綠蒂嘀咕不休時,迦納族的遠洋也醒了。

「真是一個好天氣呢!」他望著外頭的雨勢,笑得相當開心。

與半鳥族不同,海族的迦納相當喜歡水元素豐沛的區域,像是近海地區、湖泊或是雨天氣候,只要身處水元素旺盛的環境中,他們的戰鬥力就會大幅增強,精神狀態也會顯得相當高亢,偵測範圍更是平日的一倍以上。

「遠洋,你是故意跟我唱反調嗎?」夏綠蒂陰沉著臉質問。

「呃,沒、沒有啊,我只是覺得這樣的天氣很舒服,畢竟我是親水種族嘛!」遠洋尷尬地解釋。

「哼!」

「這樣的雨勢不太妙啊,希望晚一點會停止。」齊哈面露擔憂的道。

他們對這裡的地形並不熟悉,在狩獵旗幟時,還要防備其他怪物從角落偷襲他們,現在這場雨一降下,雨水不僅會遮蔽大半視野,還會造成地面泥濘,增加他們的作戰難度,實在是很讓人傷腦筋啊!

一群人之中,除了遠洋,其他人都希望這場雨能快點停下。

然而,他們等到了十點,雨勢依舊沒有停歇的跡象。

「不能再等下去了。」隊長齊哈下達了行動指示,「等一下盡量找室內的場地作戰。」

在隊長做出安排後,遠洋也跟著說出他偵測到的結果。

「左前方七百公尺處,有一棟大型建築物,地上三層、地下一層,裡面有三十幾群怪物,總數量估計有兩百三十九隻。」

「大型建築物?」齊哈取出聯盟發給他們的簡易地圖。

遠洋所說的方位上,圈出了一個大型區塊,上頭寫著「市議廳」三個字。

「如果是去這裡,不用全部打完,我們就能收集到及格的旗幟了。」夏綠蒂一臉地躍躍欲試。

「別開玩笑了。」薇薇安臉色蒼白地反駁:「妳沒聽清楚怪物的數量嗎?有兩百多隻耶!去了等於就是送死!」

「如果是從門口一群一群慢慢打,說不定可以成功啊!」夏綠蒂持相反地意見。

是啊,若是一批一批慢慢應付,或許還有可能,但如果一下子遇上三群、四群甚至更多的怪物呢?

「這個地方,目前的我們沒辦法應付。」齊哈回以苦笑。

要是發生了那種情況,身為狩獵者的他們肯定就被怪物反狩獵了吧!

就在夏綠蒂想要說服眾人先嘗試一次時,一聲求救信號彈的尖銳聲響傳來,引起眾人的注意。

「有人遇難了?」一群人急忙趕到窗邊查看。

飛上天際的信號彈,在烏雲密佈的天色中炸開,散成璀璨、眩眼地紅色煙火。

「信號彈的發出位置就在我剛才說的地點。」遠洋說出他偵查的結果。「有幾個人迅速接近當地,應該是負責救援的聯盟成員。」

「咦?這樣的話,我們也過去吧!」夏綠蒂提議道。

一方面他們可以協助救人,另一方面,若對方還有繼續戰鬥的意願,可以跟他們一起組隊,繼續掃蕩市議廳的怪物,取分也會比較快速一些。

「妳怎麼還不死心啊?沒看見他們都已經發出求救信號了嗎?」薇薇安一臉的不滿,「要逞英雄妳自己去,別把我們拖下水!」

「就是說啊,我們都知道妳的戰鬥能力很厲害,但也不用這麼炫耀吧?」玟玟同樣撅起嘴,不悅地附和,「我們是法師耶,跑又跑不過妳、力量也沒有妳大,身上的法師袍雖然有附加保護魔法,可是也抵擋不了太多物理攻擊啊,要是被怪物圍攻,那不就慘了?」

「我、我也這麼覺得,怪物太多……很恐怖吶!」蘭蘭怯怯地點頭,聲音輕細。

「啊,我也是跟薇薇安一樣的想法。」喬瑟夫舉手附和,喜歡薇薇安的他,無論如何都會支持她的意見。

「我又不是只想著要殺怪,我的意思是──」夏綠蒂才想解釋,但卻被蜜亞攔住了。

「我知道妳想做什麼,但……那些人才從危及性命的險境中脫困,不會想再待在那個地方的。」

「……算了。」夏綠蒂扁了扁嘴,接受了蜜亞的說服。

在第一個目標被否決後,遠洋緊接著提議了另一個。

「右邊四百公尺處,有一排兩層樓式的房舍,每一間房舍裡頭都有二至四群的怪物。」

「這樣才對嘛!這種數量很好!」喬瑟夫開心的點頭。

「嗯,就決定去那裡吧!」齊哈也對這樣的情況感到滿意。

依照他們目前的程度,這樣的地點恰好合適。

一行人在確認目標後,隨即整裝出發。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