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為什麼要退?我們快打贏了啊!」其他人滿臉不解,薇薇安三人更是完全不理會。

「別聽她的,繼續打!」薇薇安催促道。

「想死的話就不要跑!」夏綠蒂怒斥了聲,若不是看在大家都是同隊隊員的份上,她才懶得提醒他們。

雖然齊哈這個人有些楞頭楞腦、行事有些魯莽,但他能當選隊長,自然是有他的過人之處。

身為虎族,他最厲害的就是洞察危險的直覺,儘管他也搞不清楚狀況,但他還是下令撤退。

就在他們跑開幾步後,南宮狩丟出了黑盒子突然炸開。

……說是「炸」其實也不正確,因為它就只是發出「啪!」的一聲響聲,就像往人臉上甩了一巴掌的音量。

「……就這樣?」齊哈趴在地上楞楞的看著,他的身下還壓著薇薇安與蘭蘭。

他本來以為會有一場威力極大的大爆炸,說不定會亂石齊飛,周遭的斷牆、石板都會被炸毀,所以他才會在聽到聲響的當下,立刻撲倒距離自己最近的蘭蘭與玟玟,拿自己的身體當護盾保護她們。

沒想到,這黑盒子卻只是發出一個小聲音,然後就放出了一堆綠色煙霧。

「這個不是炸彈嗎?」夏綠蒂也愣住了。

最先反應過來的她,手上拎著兩個人,迅速的退到蜜亞身旁。

「重死了!喬瑟夫你給我滾開!」薇薇安氣呼呼的大罵,她也同樣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也不想想你的噸位有多麼大,壓在我身上做什麼?你想壓死我啊!」

「對不起,我只是擔心妳會受傷。」喬瑟夫尷尬的起身,淡綠膚色微微透著紅暈。

他跟薇薇安一樣,都是額上長著彎角,下半身是蹄子的德來尼一族。

兩人的體型其實差不多,若真要比較,喬瑟夫的身材其實比薇薇安還要精壯,目測的重量應該比她還要輕一些,根本不可能出現薇薇安所說的,喬瑟夫的龐大噸位會壓死她的情況。

「薇薇安,妳沒事吧?」喬瑟夫恭敬地將她拉起身,唯唯諾諾的看著她,「啊!妳的裙子髒了,我幫妳拍拍。」

「滾開!」薇薇安不領情的推開他,「我的裙子會髒掉還不是因為你!要是你不把我推倒,也不會發生這種事!」

「我、我是想保護妳。」喬瑟夫低聲辯解。

「哼!我需要你保護嗎?我有要你保護了嗎?」薇薇安別過臉去,還沒渲洩完的火氣對準了南宮狩。

「你幹嘛亂丟炸彈啊?剛才我們全都在戰鬥,你是想炸死我們嗎?」

「就是說啊!要是剛才沒有跑開,我們不就全死了?」玟玟同聲譴責。

「我有提醒。」南宮狩語氣淡然地回道:「再說,那也不是炸彈。」

「你!」

「南宮蟲,這綠煙是什麼?能不能碰啊?」夏綠蒂問著。

怪物們身上的旗幟還沒拿下,若不能靠近,那他們剛才不就白忙一場了?

「是針對不死生物的煙霧,對我們沒有影響。」南宮狩回道:「怪物碰觸到煙霧後,會立刻死去,不會再生。」

「嘖嘖!有這種好東西也不早點拿出來,害我們打那麼久!」夏綠蒂往他肩上一拍,差點將他拍倒。

「試驗品,只有三顆。」南宮狩等待著綠煙散去,想看看結果是否跟他設想的一樣。

「嘖!這樣等要等到什麼時候啊!」夏綠蒂手一揚,一道旋風發出,將那股綠煙吹散。

事實證明,南宮狩不愧是頂尖的機關師,呈現在眾人眼前的結果如同他事前所料,那三隻不死生物在綠煙的作用下,僵化、變異成灰色的石狀物體,輕風一吹,瞬間崩散瓦解,灰飛煙滅。

「嘖嘖!真是乾淨又環保的死法。」夏綠蒂拾起旗幟,將那三支綠旗交給隊長。

「太好了!有了這個『秘密武器』,我們就可以快速掃怪了!」隊長齊哈開心的咧嘴笑著。

「是啊,等一下可以派出幾個人去引怪,一次引一堆!」喬瑟夫附和的點頭。

「只剩兩顆。」南宮狩的提醒很快就澆熄他們的興奮。

「怎麼只有兩顆?」薇薇安不滿的道:「既然要做,為什麼不多做一點?」

沒有回答,南宮狩只是淡淡地掃她一眼,紅眸裡掠過不以為然。

「這種蠢問題也只有妳問的出來。」夏綠蒂毫不客氣的批評道:「在抵達這裡之前,誰知道我們要來血色廢墟進行測試?阿狩他有預想到這個可能,事先做了安排就已經很好了!就只會指責別人,妳自己呢?妳有進行針對不死生物的訓練嗎?」

「當、當然有啊!」薇薇安挺起胸部,試圖壯大自身氣勢。

「有?」南宮狩輕蔑地笑了,而夏綠蒂更是直接丟給她一記白眼。

「有個屁!」夏綠蒂雙手交疊胸前,挑眉道:「妳把我們當成瞎子嗎?剛才一直對不死生物丟水系魔法的是誰?妳的水系魔法比得過迦納族嗎?就連遠洋都知道水系魔法對不死生物沒什麼作用,自己乖乖退到後方擔任輔佐,妳呢?」

「我、我後來有換成火術!」薇薇安反駁道。

「是,我知道妳後來『想』放火。」夏綠蒂刻意強調了「想」這個字,意指她根本沒做完這個動作,「只可惜妳的咒語每次都來不及完成,就被怪物的毒液打斷,被它們追著跑,還讓戰士忙著救妳,還有妳們兩個!」碧眸掃向一旁的玟玟跟蘭蘭。

「我、我們又怎麼了?」突然被夏綠蒂點名,兩人嚇了一大跳。

「還問我怎麼了?天啊,我、我快被氣死了。」夏綠蒂拍著胸口,努力壓抑火氣,「請問一下,三位大小姐的職位是什麼?若我沒有記錯,是『法師』對吧?嘖嘖!剛才看了三位『英勇』的表現,害我以為自己眼花,看到法師突然轉職成戰士了呢!」

「……」三人一陣沉默。

在夏綠蒂點名她們的職業時,薇薇安等人也隨即意識到自己犯下的錯誤。

若是平常的練習,她們才不會忽略這種事情,但這次不一樣,隊伍裡頭多了喬治亞,他可是聯盟的精英、女生們心中的最佳情人呢!

為了在他心中留下印象,她們自然想要好好表現一番,這也才會犯下這麼低級的錯誤。

三名少女偷偷看了一眼喬治亞的臉色,發現對方似乎沒有責備或是不悅神情,這才小小地鬆了口氣。

三人的小動作喬治亞自然是察覺到了,他可以理解她們的緊張情緒,他第一次執行任務時,也是顯得相當笨拙生澀。

然而,這三人犯的錯誤實在是太愚蠢、太不可思議了!

要不是之前她們有向他請教過課業上的問題,約略知道三人的程度,他絕對會以為這三人是臨時從路邊拉來組隊的路人!

若他現在是這個團隊的隊長,他肯定會直接將這三人踢出隊伍,免得她們禍害了其他隊員。

可惜,他現在只是隨隊人員,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喬治亞壓下了訓話的念頭,眼角餘光掃了旁邊的札克一眼,後者現在正滿臉無聊的打著呵欠。

這傢伙的脾氣不是很暴躁嗎?怎麼會完全無動於衷?

喬治亞還以為他會在第一時間跳出來罵人,結果札克卻只是扯扯嘴角,一臉戲謔的笑著。

詭異的作風讓喬治亞完全捉摸不清,大感不解。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第一次搭檔,難免會有些生疏,等打過幾場,熟悉狀況後就沒問題了。」蜜亞出面緩和氣氛。

剛才她沒有制止夏綠蒂,是因為這些話需要有人出面說清楚,讓眾人不會重複犯錯。

只是這個人選不能是她,否則,依照薇薇安對自己的排斥,肯定會提出更多反駁,然後夏綠蒂一見到她被「欺負」了,肯定會跳出來維護她,這樣一來,說不定會衍生出更多的爭吵,這不是她想看到的情況。

原本,蜜亞心中的最好人選是南宮狩。

南宮狩的性情沉穩、冷靜,這件事情若由他來說,他肯定會引經據典的逐項分析,將情形一一條列出來,要說起辯論這件事情,現場沒有一個人說得過他。

只可惜,現在是白天,南宮狩的狀態不佳,他能醒著就已經很不錯了,哪還有辦法跟他們說一堆呢!

「哼!就只會裝好人。」薇薇安別過臉去,殷紅的唇嘟得老高。

「什麼叫做裝好人?妳……」夏綠蒂瞪著眼,打算衝上前,卻被蜜亞拉住。

「走吧!今天是第一天,精神跟體力最好的時候,要多收集旗幟才行。」

一手勾著夏綠蒂,一手挽著札克,蜜亞快步往前走去,不讓她跟薇薇安起衝突。

「呵呵,剛才那樣子根本只能算是熱身,我還沒發揮實力呢!」隊長齊哈笑嘻嘻的接口。

「我、我去前面偵測。」

比起跟薇薇安她們走在一起,遠洋還是比較喜歡蜜亞身邊的輕鬆氛圍,他匆匆丟下話後,隨即拉著南宮狩往前走去,背影看起來有點像是在逃跑。

血色廢墟其他東西不多,就是不死生物最多。

很快的,他們又發現了獵物──一窩蛇。

由兩面牆合成的三角形地板上,最內的角落處盤著一隻三公尺長的大蛇,身上粘著一支綠色旗幟,它的周圍爬著八、九條一尺長的小蛇,小蛇身上沒有旗幟。

「咦?我還以為所有怪物都會有旗子,原來小隻的沒有啊?」夏綠蒂詫異道。

「要打嗎?」隊長詢問著眾人的意見。

「打一窩才拿到一支綠旗,很不划算。」薇薇安撇了撇嘴,一臉的不情願。

「雖然只有一支綠旗,但這也是不錯的練習機會。」蜜亞提議著。

他們剛才的配合默契實在是太糟糕了,難得有這種攻擊力小的生物可以練習,當然要好好把握。

「好,就照蜜亞說的做!」隊長齊哈拍板定案,「我們還是先熟悉一下打法,排幾個合適的隊形出來,以後遇到更厲害的怪物,也才不會亂了手腳。」

「要練習也該找有旗子的練啊,這種的……真是不划算。」薇薇安不滿的嘀咕,若不是她的偶像喬治亞也在現場,她肯定會直接拒絕這樣的安排。

第二場的殺怪行動很快展開了。

原以為有了先前的經驗,再加上已經事先做了口頭演練,這場戰鬥應該可以穩操勝算。

然而,情況卻完全出乎蜜亞等人的預料。

薇薇安三人的確是站在戰士後方,也拉出了一個適當的施法距離了,但……

「齊哈!你在幹嘛?小蛇向我衝過來了!還不快過來保護我!」薇薇安尖叫道。

「巴托,你擋到我的視線了,讓開!」蘭蘭罵道。

喬瑟夫,左邊的蛇還不快點處理掉!」薇薇安強勢的命令。

「這邊、這邊,你們三個在那邊做什麼?要在我們前方保護我們啊!」玟玟叫嚷著。

「混帳!妳們幾個被蛇追應該要跑向戰士啊!跑向蜜亞做什麼!」夏綠蒂衝上前,一翅膀將小蛇拍飛。

團隊中,最需要保護的就是治療師,若少了治療師的施法治療,受傷的戰士就會因為傷勢過重而倒下,充當肉盾的戰士一倒,其他人也差不多就玩完了。

也因此,很多人都寧可犧牲自己,也絕對要護得治療師周全。

薇薇安三人的舉動,無疑是將隊伍拖向滅亡的蠢行,犯了團隊的大忌。

在滅掉蛇堆後,夏綠蒂氣沖沖對三人的破口大罵,美麗的碧眼裡燃著怒火,若不是蜜亞攔著,她肯定會痛揍這三人一頓!

經過這兩個烏龍事件,團隊的氣氛變得很糟糕,一行十二人的隊伍,分成了兩個小團體。

團體行動,最忌諱的就是內鬨、不團結。

為了緩和氣氛,蜜亞努力調和雙方,盡量說些輕鬆愉快的話題,隊長齊哈與巴托、遠洋等人也配合著說笑,在眾人的努力下,夏綠蒂也才配合的收斂怒火,但依舊沒給薇薇安她們好臉色。

很快的,一行人又迎來了第三次戰鬥,而被罵了兩次的薇薇安三人的表現……

表世界有一句話說的很貼切:「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於是乎,薇薇安等人又出現了第三次的狀況。

「薇薇安!都已經說了先打左邊的喪屍了,妳幹嘛往右邊丟火球?剛才的作戰會議都沒在聽嗎?」夏綠蒂氣得都快冒火了。

「遠洋,先用水牢牽制右邊的怪。」蜜亞迅速做出判斷,手上的法杖同時高舉,為眾人加上光芒護盾。

「啊!救命,我、我的魔力沒了!」蘭蘭驚聲尖叫,快步跑到戰士巴托身後,用他來擋怪。

「靠!剛才不是要妳們冥想回魔?都沒在聽嗎?」隊長齊哈氣得爆粗口。

先前兩次她們出紕漏,因為怪物數量少,大家也就沒有那麼在意,現在可是有兩大群喪屍,一共二十三隻!

在這種很有可能危及性命的關頭下,她們竟然還敢心不在焉,給隊伍惹出這個大麻煩!

真是該死的蠢人!喬治亞的拳頭握緊了又鬆開,俊臉氣得繃緊,白森森的牙咬得「喀喀」作響,很想咬人!

「全部退開!」蜜亞沉喝一聲,所有人立刻應聲動作。

如同太陽般耀眼的金色光芒凝聚在她的法杖頂端,隨著她揮動的動作,那金光鋪天蓋地的轟向怪物,瞬間將它們燒成灰燼,就連身上的旗幟也沒有留下。

見到危機解除,眾人一直繃緊的情緒這才鬆懈下來,齊齊的呼出一口氣,響亮的聲音在空屋裡繞成了回音。

「蜜亞,妳還好嗎?」南宮狩關心的問道。

發出那一記強大的魔法後,蜜亞現在整張小臉煞白,額上佈滿冷汗,握著法杖的手微微發抖。

「我沒事。」蜜亞取出一瓶藥劑喝下,蒼白的臉色這才紅潤一些。

「妳們三個白痴!腦子是被食腦蟲吃掉了嗎?竟然……」夏綠蒂握緊粉拳,打算朝薇薇安三人走去,肩膀卻被蜜亞按住。

「蜜亞,不要攔我,這幾個傢伙不好好──」

夏綠蒂後續的話,在蜜亞陰沉的臉色中消失了。

「我想,我們該好好談談了,三位覺得呢?」儘管是詢問的語氣,但薇薇安三人卻完全不敢拒絕。

別的不說,光是蜜亞周身籠罩的強大魔壓,就足以瞬間撲殺她們,她們哪敢多說什麼?

「跟我過來!」

也不管三人有沒有跟上,蜜亞逕自轉過身,朝角落處走去。

薇薇安三人互望一眼,臉上寫滿惶恐與不安,但還是小心翼翼的挪動腳步,跟了過去。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蜜亞生氣的樣子,真是強悍。」齊哈嚥了嚥口水,一臉的後怕。

「……剛才我還以為克莉絲汀來了。」喬治亞瞪大雙眼,直盯著蜜亞離去的方向。

「該死的克莉絲汀,蜜亞都被她教壞了!」札克不滿的咒罵。

「夏、夏綠蒂,妳、妳可不可以去看一下?」遠洋面露不安,怯怯地說道:「我怕蜜亞一時太過激動,把她們……」他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做出「宰了」的動作。

「要是能宰了,那倒好,我就怕她太心軟!」夏綠蒂撇撇嘴,一臉的不以為然。

「什麼?這、這怎麼行?我要去看看!」迷戀薇薇安的喬瑟夫,緊張的想要前去保護心上人。

「你想死啊!」齊哈一把將他抓住,「蜜亞現在正在氣頭上,你這一過去不就等於火上澆油?給我在這裡好好待著!」

「可是……」

「她們的確該好好教訓一番。」一直都在壓抑脾氣的喬治亞,這時也開口了,「幾次都因為她們的過失害隊伍陷入危境,這種隊員,不要也罷!」冰冷的殺氣隨著話音漫開,凍得所有人一陣發寒。

也直到這個時候,齊哈等人才後知後覺的警覺,平日總是笑臉迎人的喬治亞隊長,骨子裡也是有他嚴肅冷漠的一面,要是沒有一點手段,他又怎麼能統領上百人,讓隊員全都聽他號令?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