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我們繼續去逛街!」像是喊口號一樣的發令,安卓晃著酒瓶,大步朝人群裡頭擠去。

「喂!等等我,搞什麼啊?說走就走,東西都不要了嗎?」阿奇爾快速抓起東西跟上,不讓安卓一個人亂走亂闖。

兩人在人群與攤販、店家之間穿梭,邊玩邊逛、邊走邊鬧,累了就坐在一旁休息看煙火、吃東西,待體力恢復後再繼續。

這麼一玩,竟然就玩到了夜半時分。

時至深夜,不少攤販與店家紛紛收攤,遊玩的人潮也減去大半。

「很晚了,該回去了。」阿奇爾疲憊的喊。

這一路上他就像是安卓的僕人,替她拿了一晚上的採購品,而這位大小姐竟不知收斂,東西越買越大、越買越多,要不是他後來強硬的制止,她甚至還想採購一個半人高的大型兔子玩偶!

他一個大男生抱著打著大蝴蝶結的粉紅色兔子逛街,能看嗎?

「鼻要,偶、偶還要玩……嗝!」喝光兩大瓶結緣酒的她,已經不勝酒力的醉了,不僅口齒不清,步伐也十分凌亂。

頭疼的嘆氣,阿奇爾考慮將她打暈帶走──若不是手上還抱著一堆商品,他真的會這麼做。

或者用腳把她踢暈?他考慮著。

「再、再來偶棉去、去嗝!那裡。」安卓指向燦爛的夜空。「偶、偶們去嗝!摘、摘星星!嗝!」

還摘星星咧!阿奇爾回給她一記白眼。

「要逛妳自己逛,我腳痠,不走了。」他索性定在原地不動。

「累了?嗝!那、那偶、我們坐在這邊休息,嗝!等到天、天亮再、再來看日出!嗝!」安卓直接席地而坐,順手將喝到一半的酒瓶往空中一丟。

瓶子在空中畫出一道拋物線,落地。

沒聽見瓶子摔破的聲音,反而是一聲慘叫傳出。

「靠!是誰?是誰丟的!」

「抱歉。」阿奇爾尷尬地喊了回去,「她喝醉了。」

「喝醉又怎樣!」怒衝衝地,幾名少年走了過來,其中一人頭上腫了個包,白色上衣被淋了一身紅色液體,半濕的頭髮還滴著酒。

「我的額頭被你們丟的瓶子打腫,衣服也被弄髒。」指著衣服上的污漬,對方憤怒的質問:「這件可是高級名牌,非常昂貴的衣服!你說!你們要怎麼賠我!」

「要是不賠償,你們就休想走!」另外幾人威脅道。

這關我什麼事啊?又不是我丟的。阿奇爾往安卓瞧了一眼。

老爸說得沒錯,女人果然是個大麻煩!

「回答啊!幹麼不說話?」對方惡聲惡氣地催促,「你以為不說話就沒事了嗎?」

「抱歉,我會負責賠償。」

儘管心底不滿地埋怨,阿奇爾還是乖乖掏出錢包,準備賠錢了事。

「唔?怎麼了?」安卓搖搖晃晃的起身,瞇眼看向那群人。

「嗝!好醜,怎麼會有人買這種染的很奇怪的上衣?嗝!」打著酒嗝,她嘻嘻哈哈地取笑著對方。

大姐,那是妳染上的啊……阿奇爾頭疼的搖頭,連忙將安卓拉退。

「不好意思,她喝醉了。」發覺場面氣氛僵硬,他連忙陪笑打圓場,「請問要陪你們多少錢?」

「三萬!」對方獅子大開口。

「三萬?」阿奇爾愣了一下。「你是同行嗎?」搶錢不吐渣的強盜!

「啊?同行?什麼同行?」對方無法理解。

「萬你個大頭鬼!搶、搶劫啊?嗝!」站都站不穩的安卓,一手抓著阿奇爾穩住身體,一手指著對方破口大罵。

「你、你的衣服是鑲金鑲銀外加鑲珠寶嗎?像、像你這種衣服,我去地攤上一百元可以買三件!嗝!跟我要三萬?我呸!嗝!阿奇爾,你、你不准給他錢,不、不然我就跟你翻臉!嗝!」

她雙手抓緊阿奇爾的衣襟,一臉嚴肅地警告。

「偶、我是說真的,嗝!我、我會跟你翻臉!嗝!真的翻臉!不要泥!不跟你當朋、朋友!嗝!真的!」

蒸的?我還烤的咧!阿奇爾拉開她的雙手。

「走開啦!妳身上都是甜味,很難聞耶!」阿奇爾惱怒的瞪著她。

他們瓦爾特空賊團的人都有好酒量,能喝、敢喝也愛喝,豐收時,整團人喝上幾天幾夜,喝得全身都是臭酒味是常有的事情。

他不怕酒臭味,但他怕「甜臭味」。

他很討厭甜食,那是他的弱點,也是他的罩門。

喝了甜酒的安卓,連身上的酒氣也是甜的,那股甜膩的酒氣,讓他覺得自己被浸泡在糖漿裡,黏黏膩膩,十分難受!

「囉唆!嗝!不准付!不、不准給他錢!嗝!一塊錢也不准!」安卓像章魚一樣再度纏上他。

「放心、放心!」阿奇爾收起錢包,用力拔開她的章魚手,「就算妳拿槍逼我,我也不會付。」

事實上,不用安卓阻止,他也沒打算給錢。

原本他還打算意思一下,給個一、兩百元洗衣費,既然對方這麼不上道,那他也不用花這筆錢了。

「喂!我這件衣服可是名牌貨!」對方生氣的大罵:「你們拿我的衣服跟那些低等貨比?」

「名牌?嗝!」安卓湊上前打量對方,藍眸微瞇。「能將名牌貨穿成便宜貨,你也是很了不起。」她譏諷的朗聲大笑。

「妳這傢伙!」那人舉起拳頭,正當要揍下之際,阿奇爾一把將他拽住。

「幹嘛動手動腳?」語氣一沉,阿奇爾面露不滿,「你老爸沒教你要尊重女生嗎?」

「我呸!尊重個屁!」惡狠狠地,對方瞪向安卓,「像這種女人,就是要打一頓才會聽話!」

「你想打我?」瞇起眼,安卓隨手一揮,一把手槍便出現在她手上。

手槍從……飾品裡變出來?阿奇爾用力的眨眨眼。

亮出手槍的動作只是一瞬間,就像光芒乍現,快得讓人看不清楚過程。

要不是他的眼力好,清楚到那把槍從她領子的藍色菱形飾品中取出,他肯定會以為她在變魔術!

不過,她的這種掏槍方式,也跟變魔術沒什麼兩樣。

「你想死嗎?嗝!」安卓將槍口對準對方,威脅的晃了晃。

「呃……」見到安卓手上突然出現武器,對方先是驚恐的一愣,而後笑了出來。

「妳以為拿出一把玩具槍,我就會怕妳?有本事就開槍啊!告訴妳,我天不怕地不怕,有膽的話妳就──」

「碰!」

一枚子彈擦過對方臉頰,讓他硬生生收回後續的話,臉色慘白。

「奇怪,怎麼射偏了?」搖搖晃晃地,安卓試圖再次瞄準。

「哇啊~~」

「不要開槍!千萬不要開槍!」

一群人嚇得連連後退,雙腿直發抖。

「住手!妳怎麼突然開槍?」阿奇爾連忙上前抓住她握槍的手。

「他叫我開槍的啊!」安卓替自己辯解,「嗝!你、你放手,放手啦!拿我的槍作什麼?嗝!」

她雙手握槍,不讓阿奇爾從手上奪走武器。

「朋、朋友,你要抓好,千萬要抓好她,不要讓這個瘋女人開槍!」

「對啊、對啊!我還年輕,還不想死!你千萬不要讓他開槍!」

那幾名少年害怕的左躲右閃,拼命迴避槍口,生怕一不小心擦槍走火,自己就成了路邊亡魂。

「瘋女人?你叫我瘋女人?嗝!沒禮貌!我、我非要教訓你們!嗝!」

「碰、碰、碰!」安卓對空開了幾槍,嚇得幾個人渾身冒冷汗。

「妳!把槍給我!」阿奇爾試圖將她手上的槍枝奪下。

「不、不要!不給!嗝!」

「給我!」

趁著兩人相互爭奪之際,那幾名少年連忙狼狽的逃離,生怕再被捲入紛爭裡。

好不容易,阿奇爾將安卓手上的槍奪下了。

「你、你這個叛徒!嗝!笨蛋!阿呆!嗝!」氣沖沖地,安卓指著他的鼻子大罵:「為什麼你、你要幫他們?嗝!他們是敵人,我跟你才是朋友吧!嗝!吃裡扒外的東西!幫外人不幫我?嗝!」

「我可是為妳好耶!」阿奇爾感到啼笑皆非,「要是妳在這邊鬧事被關進監牢,到時候妳怎麼找那個帕……帕哈什麼的?」

「嗝!是帕拉!帕拉迪翁!嗝!」安卓正色糾正道。

「對啦、對啦!就是他。」阿奇爾連連點頭,「要是妳被困在這裡,到時候妳要怎麼找人?」

「嗝!我是奉公守法的好人,他們憑什麼抓我?我剛才是在為民除害!嗝!」喝得醉醺醺的她,越說越理直氣壯。

「三更半夜開槍鬧事,這種行為不算守法百姓吧?」透著些微怒氣的女子聲音傳來。

回頭一看,他們見到穿著篷裙,面帶怒容的少女,燧火尾隨在她身後。

「啊,妳是剛才大亂鬥的……」阿奇爾對她跟她手上的大鐵鎚有印象。

「我是依莎貝菈˙克莉絲汀˙艾薇,彌賽亞冒險公會會長。」冷著臉,來人報上全名,「為什麼你們三更半夜不回家睡覺,在這邊鳴槍鬧事?」

「我們沒……」阿奇爾才想著該如何解釋,安卓先一步搶話。

「我才沒有鬧事!嗝!剛才有人要打我,所以我要反擊啊!嗝!」她往依莎貝菈走去,將雙手搭在她肩上,「我是正當防衛、正當、嗝……防衛!」

「人?」聞到安卓身上的酒味,依莎貝菈將她的手拉下,自己同時退了一步避開。

眼神往四周掃視一圈,最後她的目光定在阿奇爾身上。

「不是我!」觸及依莎貝菈的視線,阿奇爾連忙否認。

「這裡只有你們兩個人,不是你還有誰?」她沒好氣的白他一眼。

「那些人都跑了,我是她朋友,剛才還是我阻止她鬧事的。」阿奇爾替自己喊冤。

「是嗎?很可疑喔……」依莎貝菈臉上明擺著不信。

「是真的啦!不、不相信的話,妳可以問他!」阿奇爾指向燧火,「下午的時候,他有跟我們聊天,還說要找我們加入你們公會,他可以證明我跟她是朋友!」

「是真的嗎?」依莎貝菈轉而望向燧火。

「呃?啊哈哈哈……」燧火乾笑幾聲,「下午我招募的人那麼多,我沒印象了。」

「……」阿奇爾無言了。

「總之,不管你們認不認識,你們在彌賽亞違規使用槍械彈砲,就是你們不對!」依莎貝菈逕自下了結論。

「我們公會接下了彌賽亞的守城任務,有義務保護彌賽亞百姓的安危,要是下次再被我發現你們鬧事,我就會將你們驅逐出境,聽到沒有?」

「是、是,抱歉。」阿奇爾連連點頭。

雖然有些不滿依莎貝拉說話的口氣,然而,是他們有錯再先,所以阿奇爾還是低姿態的陪罪,但酒醉的安卓可沒那份多餘的理智思考……

「妳兇什麼兇?嗝!錯的人又不是我們!嗝!」她抓住依莎貝菈的雙肩,用力搖晃,「有錯的是那些人,是他們!嗝!我是奉公守法的好人,大好人,我是好人~~」

「妳、妳放手!放開我!」依莎貝菈用力將她的手扯開,「別來跟我發酒瘋!」

「我才沒有!我沒醉!嗝!我清醒的很!嗝!」她再度黏住依莎貝菈,跟她拉拉扯扯。

「妳看。我走路是一直線,嗝!喝醉的人都會走得歪歪扭扭,我沒有!嗝!」

妳是歪歪扭扭沒錯。眾人臉冒黑線。

「不要抱住我,不要拖著我走!」

「幹嘛那麼兇?我們是朋友啊!嗝!」

「誰跟妳是朋友!」依莎貝菈大吼:「不要掛在我身上!妳、妳是章魚嗎?妳是蛇嗎?放手!」

「安、安卓,妳別這樣。」阿奇爾跟燧火連忙上前拉開兩人。

「這裡在吵什麼?」聽到騷動聲,幾名巡邏的守衛現身關注。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鬧事嗎?」

「咦?依、依莎貝菈會長?」認出對方,守衛的態度明顯變得恭敬。

「會長妳、你們怎麼……」

見他們幾個拉扯在一起,守衛們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快點幫我將她拉開!」依莎貝菈著急的催促。

她從沒想到,看似弱不禁風的安卓,手勁竟然這麼大,像隻八爪章魚一樣的死黏住她不放。

聽到指示,守衛連忙衝上前,七手八腳將安卓從依莎貝菈身上「拔」開。

「為什麼要抓我?嗝!放手、放開我,我是好人……嗝!」她奮力掙扎,又叫又跳。

「喂喂!為什麼連我也抓起來?」阿奇爾滿臉無辜,想解釋,他的聲音卻被安卓的叫喊聲蓋過。

「非禮啊!搶劫啊!有壞人!嗝!有人欺負無辜可憐的小女生啊!唔唔唔……」

為了不讓她大聲嚷嚷,守衛索性將她的嘴巴捂起。

「現在該怎麼處理?」滿頭大汗,守衛們為難的面面相覷。

「將他們關起來!」衣服被扯歪、髮型也全亂了的依莎貝菈大吼:「等明天再叫他們家人來認領!」

「是!」

「等、等等!」阿奇爾試圖進行最後的掙扎,「我沒有鬧事啊!為什麼連我也──」

「少囉唆!帶走!」沒有給他解釋機會,守衛硬抓著他離開。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