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異族特赦聯盟:成立於裡世界的妖異特殊機構,旨在救贖妖異與穩定裡世界的秩序。

聯盟的成員絕大部分是妖異,另外也有外星人、具有特殊能力的人類,以及被世人稱為無法理解的未知物──unknown

 

※ ※ ※ ※

 

unknown?」乍聽到這個詞,蜜亞不解的偏著頭。

「只要是那些人不認識的東西,全都說是unknown。」負責解說的艾希撇撇嘴,「官方說法是『新型變異生物』,不過那也只是表面話,大家都知道unknown的意思──不知道的、未知的、陌生的、默默無聞的東西,這就是unknown。」

「喔。」蜜亞似懂非懂的點頭。

「雖然我不想計較這些啦,不過他們真的很奇怪。」艾希雙手環胸,語氣顯得有些不滿,「不知道的東西就隨便將他歸類成一種,這樣不是很過分嗎?」

「呃?過分?」蜜亞滿臉困惑,完全聽不明白艾希的報怨。

「不懂嗎?」看出她的茫然,艾希索性舉例說明,「就算你們都是人類,但是也有分中國人、美國人、英國人、法國人、日本人不是嗎?還有,就算都是妖異,也有分吸血鬼、殭屍、木乃伊、精靈、哥布林……可是我們呢?unknown就叫做unknown,沒有別的名稱,再怎麼說我們也有不同的能力、不同的體質跟不同的習性,怎麼可以當成是同一種東西?」

連串抱怨後,艾希稍微停頓,喘了一口氣,而後又接著說出總結。

unknown應該只是一個統稱,就像人類是你們的統稱一樣,下面還是要有其他分類,像是電波人、液化人、電腦人之類,要這樣一個一個分清楚才對!」

「我們有時候也會被叫做『unknown小隊』。」奧勒語氣陰沉的附和:「因為我們全是unknown。」

「嗯、嗯。」儘管無法感同身受,蜜亞也約略清楚他的不滿,「就像我們在兒童之家,其他人都叫我們孤兒一樣,我們也有自己的名字,他們應該要叫我們的名字,對吧?」

「呃……對啊、對啊。」雖然覺得這兩件事情似乎不太相符,艾希還是點頭表示同意。

就在話題告一段落時,附近傳來電腦語音的叫號聲響。

「三百八十號,你的文件已經完成,請前來領取。」

「東西好了。」雙子兄弟倆拉著蜜亞走向櫃檯。

全身毛茸茸,頭部是牛頭形狀的牛頭人,將一張A4大小的透明紙遞出櫃檯窗口。

「哞,將雙手攤平,在紙上蓋蹄……哞,人的手印。」牛頭人尷尬的抓抓耳朵,耳上的鈴鐺因此發出清脆響聲。

「不好意思,哞,我的通用語說得不是很好。」

「通用語?那是什麼?」蜜亞不解的側頭。

「哞,就是你們的語言。」牛頭人解釋著。「我們每一個種族都有自己的語言,為了溝通上的方便,我們還要額外學習一種共同語言,因為大部分的妖異都有跟人類接觸,大多都會說人類的話,所以人類的語言也就變成我們的通用語。」

「不用擔心。」艾希笑嘻嘻的道:「前幾年已經發明出翻譯器,就算什麼都不會說,用翻譯器一樣可以溝通。來,現在快點蓋手印吧!」

在艾希的教導下,蜜亞張開十指,雙手謹慎的平放紙上,靜待一秒鐘後,紙張發出亮光,如同掃描機一樣,光束由右至左掃了一趟。

當蜜亞雙手離開紙張時,上頭出現了一對手印,指紋、掌紋全都清晰可見。

收回透明紙,牛頭人將手印掃入電腦。

「哞,蜜亞˙唐納森,今年十二歲,在人類的標準中是未成年的小隻的。」牛頭人說出螢幕上的資料,「哞,依據人類的相關法規,妳在這裡需要有監護人照顧妳的生活起居,哞,妳的監護者在哪裡?我需要他的資料。」

「在,他在。」蜜亞急忙跑向牆邊的長椅處。

陪著他們來到這裡後,札克隨即倒在長椅上呼呼大睡,鼾聲響亮。

「札克、札克醒醒。」蜜亞搖晃著他,「快點起來,櫃檯的人要找你。」

「唔?辦好了嗎?走吧、走吧,去吃飯。」睡眼惺忪的張開眼,他隨手抹去嘴邊的口水。

「還沒啦!」蜜亞勾住他的手臂。「櫃檯的人說要你的資料。」

「嘖!」煩躁的抓抓頭髮,在蜜亞半拖半拉的情況下,札克走向櫃檯。

「要什麼資料?」他滿臉不耐的問。

「哞,請在這邊按下手印。」牛頭人指了指窗口前設置的機器。

札克將手掌貼上,不一會他的資料就出現在螢幕上。

「哞,是特赦聯盟的成員啊。」牛頭人看著上頭的資料,「札克˙歐尼爾,申誡紀錄總計三百七十二件,書面警告五百三十七次?評語:性格火爆、有時候很難溝通、獨斷獨行、強勢而且危險……」

牛頭人面露難色的嚥了口口水,低下頭,他壓低音量向蜜亞發問。

「人類的小隻的,妳確定妳要跟這麼危險的人在一起?」

「呵呵。」蜜亞乾笑兩聲,「雖然我跟他不是很熟,可是他救了我,我覺得他是好人。」

……應該是吧。她心裡其實也不怎麼篤定。

「嘩!札克,你今年的『進度』比去年快喔!」指著螢幕,艾希笑嘻嘻的道:「你看,去年的一月到三月,你被記了七十支申誡,今年才二月,你就已經有六十一件申誡了耶!」

「應該會破紀錄。」奧勒篤定的點頭。

「那些傢伙太囉唆了。」札克煩躁的抓抓頭髮,「每件事情都要遵守流程規定、按照指令行動,也不想想他們送一個文件要多久,等東西核准下來,敵人都已經殺來了!」

「這個是上上一個任務?」奧勒指著申誡明細的最後一條,「不是說任務很順利嗎?怎麼你會被記申誡?」

「咦?我記得那個隊長人很好耶!怎麼會記你申誡?」艾希湊上前,「評語:缺少團隊合作精神、行事危險、對敵人太過殘忍?」

「靠!對敵人不殘忍,難道要當他們是兄弟嗎?」札克不屑的啐了一口,「那個隊長的腦袋根本是裝屎!聯盟是沒人了嗎?要一個神父來當隊長,一邊殺怪、一邊替怪物禱告,還要我們替怪物挖坑埋屍,神經病嘛!」

「哞,人類的小隻的。」牛頭人一臉擔憂的望著蜜亞,「妳沒有其他人選了嗎?哞,這種像屠夫一樣的恐怖傢伙,哞,不太好的說,哞,我可以幫妳安排比較好的人……哞,一定要人類嗎?其實其他的也不錯,哞,哥布林如何?哞,我見過的哥布林都是厲害又奸詐的商人,哞。」

「這是什麼爛提議啊,給哥布林當孩子?」艾希不以為然的反駁:「那群愛錢的傢伙說不定會把她給賣了!」

「哞,雖然他們也有進行人口販賣,不過應該不會對自己的孩子下手,哞。」牛頭人單純的回道。

「蜜亞。」輕手拉拉她的衣服,奧勒嚴肅的警告,「不要相信牛頭人的建議,他們都笨笨的。」

「哞,要不要考慮一下?」牛頭人興致高昂的問:「我可以馬上幫妳找到哥布林監護人喔。」

「不、不用了,我相信札克會對我很好。」蜜亞尷尬的搖手苦笑。

「喂!老子肚子餓了,要趕著去吃飯,你快一點行不行?」札克催促著牛頭人。「牛就是牛,做事老是這麼慢吞吞的。」

「哞!你說什麼?你這是對我們的鄙視嗎?」牛頭人生氣的提高音量,鼻孔還噴出了熱氣,「哞!這是關於這個孩子的未來大事,攸關她的人生,我當然要謹慎小心!孩子的未來很重要你知不知道!哞!」

「嘖!這種事情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幹嘛像個女人一樣囉唆半天?」札克沒好氣的回道:「老兄,拜託你個性爽快一點好嗎?明明長的這麼魁武,做事情卻一點也不乾脆,拖拖拉拉……」

「哞!你說誰是男人啊!」牛頭人極為震怒,「我可是還沒出嫁的『小姐』!哞!魁武?我的身材可是我們族裡最標準的!哞!看看我的腰、我的屁股!很多人都誇我以後一定很會生!」

「妳是女的?」札克一臉不信的驚呼,「騙人!完全看不出來。」

「你、你!哞啊啊啊~~」牛頭人瞬間紅了雙眼,暴出哭聲,聲音震耳欲聾,附近的路人紛紛掩上耳朵。

「好過份!好過份!」伏在桌面上,牛頭人舉蹄不斷搥打桌面,「哞!你是我見過最惡毒的傢伙!就算是糞屎裡的蛆都比你好多了!哞!不,就算是卡在蹄裡的討厭污垢,也比你好上百倍、千倍、萬倍!哞!」

「原來她是女的啊。」艾希吐吐舌,刻意壓低音量,「我以為是男的。」

「牛頭人很難分公母。」奧勒無奈的聳肩。

「乖、乖,不哭喔。」蜜亞窘迫的安撫,「札克他不是故意的,妳不要生氣,請原諒他吧!他、他是不乖的大人。」

「哞!噗、噗噗──」抽出幾乎等同於毛巾的大手帕,牛頭人擦去眼淚,用力擤了鼻涕,發出極大聲響。

「哞,人類的小隻的,妳真是個好人。」她抽抽噎噎的道:「像妳這麼貼心的孩子,跟這種人在一起真是可惜,妳確定妳不另外找人嗎?」她再度詢問。

「磅!」札克突然揮拳擊出,一拳打在窗口的玻璃面上,強化玻璃被他打出裂痕。

「剛才不是跟妳說老子肚子餓?」鐵青著臉,札克面露兇樣的恐嚇,「妳要是再這樣拖延時間,就算妳是女的,老子一樣揍!」

「你、你竟然威脅行政人員!信不信我向你的上司舉告你?」牛頭人不甘示弱的回嘴。

「妳以為這樣就能威脅我?」札克一把揪住了牛頭人的衣領,「告訴妳,老子不是被嚇大的,信不信老子現在就砍了妳?」

「札克,別這樣。」

「札克,不可以打人。」

雙子手忙腳亂的將札克拉退,讓他跟牛頭人保持安全距離。

「不好意思,真的很不好意思,札克他的脾氣太糟糕了,我替他跟妳說對不起。」蜜亞不斷向對方陪罪,嚴然像是札克的家長。

「我知道妳是擔心我、為我著想,但是我的監護人只有札克才能擔任,請妳幫幫忙。」

「哞,你瞧瞧!這個人類的小隻的都比你成熟,羞不羞愧啊你!」牛頭人餘氣未消的指責。

「馬的,老子還用不著妳這隻死牛教訓!信不信老子把妳做成牛排?」

「在那之前,我會用我的蹄把你給揍扁!」

牛頭人衝出櫃檯,一人一牛怒氣高漲的對峙。

「不、不要吵架,你們不要吵……啊!」蜜亞忙著阻止兩人,卻被冷不防的推倒。

「小鬼,少來礙事!」札克對她凶惡的大吼。

「可惡,我生氣了!」站起身,蜜亞氣鼓鼓的罵:「笨蛋札克,我詛咒你牙齒痛!而且痛到不能說話、不能罵人!」

「唔!我的牙──」

應著這聲詛咒,札克立刻摀著臉頰,神情痛苦的伏在地面。

「哞?」眨眨眼,牛頭人錯愕的一愣,「他、他怎麼了?」

「蜜亞,這該不會是……」艾希詫異的瞪大眼。

「妳的天賦?」奧勒接下話。

「嗯。」蜜亞無奈的點頭。

「真酷!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艾希驚艷的讚嘆。

「令人羨慕。」奧勒流露出羨慕。

相較於雙子兩人的興奮,被詛咒的一方可不這麼覺得,他用力搥打地面與自己,希望能藉此分散痛楚,但,實際上的狀況卻不如預期。

札克眼角泛淚、神情扭曲,難受的倒在地上打滾,這樣的狀況立刻引起附近路人與保全的圍觀。

「沒事吧?要不要送醫院?」

「我叫救護車來好了。」旁人拿起手機準備撥打電話。

「不、不用了。」蜜亞急忙制止,「他、他只是牙齒痛,因為他甜點吃太多了。」

儘管是因她而起,但,當蜜亞為札克編造出這樣的理由時,她自己也感到極難為情。

因為牙齒痛而在地上打滾的大人,其實是很丟臉的。她對札克起了一絲絲愧疚。

「切,只是牙齒痛啊。」旁人投以不以為然的視線。

「還以為是中毒還是生了什麼大病,原來只是牙齒痛?」

一聽見是這麼微不足道的理由,路人紛紛離開,繼續進行他們的事情。

靠!牙齒痛不是痛嗎?牙齒痛就不嚴重嗎?有本事你們來試試看啊!如果可以開口,札克真是恨不得對他們破口大罵。

「小、小鬼,停……停止,快解除!」用盡僅剩的力氣,他硬擠出這幾句話。

「要是你保證不會再吵架或打架,我就解除。」蹲下身,與他視線平行,蜜亞說出條件。

「好、好,我聽妳的……」他拼命點頭,只要能解除這種痛苦,就算要他向牛頭人下跪他也願意。

「好乖。」她開心的笑著,笑聲清亮,「現在你牙齒不痛了,痛痛都飛走了喔!」

說出的話雖然就跟兒戲沒什麼兩樣,但,劇痛真的在瞬間消失了,彷彿剛才只是一場錯覺。

面無血色的從地上起身,方才的折磨讓他渾身冷汗、神情惶恐。

「牛小姐,真的很抱歉。」蜜亞再次向愣在一旁的牛頭人陪罪,「我已經懲罰過他了,請妳不要再生氣了。」

「哞,沒、沒關係。」她額冒冷汗的苦笑。

難怪這個人類的小隻的會願意讓他收養,擁有這種天賦,就算遇上再難纏的人,也絕對不是她的對手啊!牛頭人心中的疑慮頓失。

「我現在馬上幫你們處理。」一溜煙的跑回櫃檯內,牛頭人手腳飛快的敲打鍵盤。

「哞,根據法令,我必須確認札克對蜜亞未來的生涯安排跟規劃,在這個孩子成年之前,你有想過要怎麼教育她嗎?」

「把她丟給克莉絲汀。」札克毫不考慮的回道。

事實上,他原本計畫一回到裡世界,就馬上打算叫克莉絲汀來將蜜亞帶走,沒想到克莉絲汀出任務去了,短期間不會回來,無可奈何之下,他也只好暫時將她留在身邊。

「克莉絲汀?哪一位克莉絲汀?」牛頭人納悶的反問。

「克莉絲汀˙迪奧。」

「是、是、是那位克莉絲汀小姐?」牛頭人瞬間瞪大眼,困難的嚥了口口水,「你說的是那位罕見的雙天賦術士?」

「廢話,除了她還有誰?」札克回她一記白眼。

「哞!真、真是太棒了!恭喜妳!能夠接受克莉絲汀召喚師的指導,這可是罕見的機會!哞!」牛頭人興奮的用她的雙蹄,握(夾)住蜜亞的手,連連道賀。

「那個人是很厲害的老師嗎?」蜜亞眼中出現納悶。

「哞!當然!」牛頭人點頭如搗蒜,「她是我們這裡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很多人要請她指導都不見得有機會呢!」

聽到這樣的回應,蜜亞開心的笑了。

札克果然是好人!雖然老是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好像覺得她是個大麻煩,可是心底卻已經為她安排了最好的老師。

「謝謝你,札克。」她高興的道謝。

「妳很喜歡上學嗎?」艾希不解的追問。

「嗯。」蜜亞重重的點頭,有些害羞的回應道:「我從來沒有上學過,以前都是修女跟義工教我們念書寫字,看到其他小朋友去學校唸書的時候,我就覺得很羨慕……」

「不、不過那也是沒辦法的啦,哈哈,因為兒童之家沒什麼錢,根本不可能去唸書。」她尷尬的笑笑,隨即又轉了話題,「你們這裡的學校很大嗎?學費會不會很貴?同學好不好相處?會不會欺負人?」

「不知道。」雙子異口同聲的搖頭。

「我們不喜歡念書,所以不知道學校是什麼情況。」艾希解釋的回道。

「嗯,不喜歡念書。」奧勒皺著臉,「光是聽到『唸書』就覺得討厭。」

札克沉著臉,神情有些不自在。

他原本只是想將這個燙手山芋丟給他人,不讓這個小鬼來煩自己,沒料到她卻……

沒事笑的這麼天真做什麼?他暗自咒罵。

基本上他沒什麼道德良心,也不是什麼博愛有情的傢伙,他是個海盜,燒殺擄掠、各種壞事做盡的海盜,見過的陰暗穢事比大海遼闊,可是……現在面對蜜亞的笑容,他竟然有一絲絲的愧疚。

靠!老子可是海盜!愧疚個屁!札克悶的快要吐血。

「好期待上學的日子。」沉醉在上學的想法中,蜜亞臉上發散著光彩,「克莉絲汀老師人會不會很兇?她會不會討厭學生一直問問題?老師她喜歡什麼東西呢?」

……喜歡凌虐還有研究黑暗。札克額上冒出冷汗。

是不是該讓她去一般的學校唸書就好?他頭疼的想著。

雖然比不上克莉絲汀,但至少學校的老師會比較正常。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