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謝謝你們的協助,我是這裡的負責人,M。」身穿黑西裝的中年男子,朝他們客套性的笑笑。

事件結束後,因為要協助該區進行報告說明,一行人來到FBI非正式情報單位的總部。

放眼望去,所有人員清一色穿著黑西裝、黑皮靴,忙碌的進行分內工作──在高科技機器前進行資料處理、接待外星訪客並向他們進行相關說明。

「外星人、外星人!」蜜亞趴在玻璃牆邊,指著位於下方的「出入境管理處」喊道。

奇模怪樣的外星訪客群聚服務台前,讓接待員逐一為他們進行健康、病菌等等檢測,完成相關程序後,接待員還為他們進行打扮,讓他們看起來更加「人模人樣」。

「小鬼,妳的臉不要貼在上面,玻璃都被妳弄髒了。」札克沒好氣的提醒。

經過一夜折騰,蜜亞渾身髒污、頭髮凌亂,她在乾淨的玻璃面上印出了手印、頰印,呼出的熱氣讓玻璃蒙上一層水氣。

「我會擦乾淨。」用袖子抹去鼻涕,蜜亞抓了看起來較乾淨的衣角擦拭玻璃。

只不過被她胡亂擦拭過的玻璃面,遠比先前還顯髒污,原本只有手掌大小的油污,經她這麼一搞,擴大成兩倍。

「算了、算了,妳給我乖乖坐好。」札克一把將她拎起,丟到一旁的沙發上。

正當蜜亞想要起身抗議時,一名女性職員端來甜點與熱可可。

「餓了吧?喜歡喝熱可可嗎?」她親切的笑著,將茶點往她面前推去。

「喜歡。」開心的端起馬克杯,蜜亞一臉幸福的喝著。

「小心燙。」女職員為她將垂落的金髮撥至耳後,「妳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

「蜜亞,十二歲。」

「妳叫做蜜亞啊?真是不錯的名字。」她拿出濕紙巾為蜜亞擦去臉上的髒污,「晚點我帶妳去洗澡,不過在那之前,我要先向妳詢問一些事情,可以嗎?」

「好。」她乖巧的點頭回應。

獲得同意,女職員開始詢問事情的來龍去脈,蜜亞也逐一詳細回答,儘管因為回想而感到驚懼與悲傷,但她還是努力穩定情緒,將全部過程交代清楚。

「她就是那位倖存者?」M刻意以不讓蜜亞聽見的音量說道。

「對。」札克點頭。

若不是因為這樣,他們也不會將她帶來這裡,整件案情的來龍去脈,還是要問當事者會比較清楚。

等相關人員跟她做完筆錄之後,他們會因循一慣的處理模式,將她的記憶消除,轉給社工單位照顧。

「很勇敢的孩子。」M讚許的點頭:「表現遠比成人還要理智與成熟。」

遇見這樣的事情,大多數的人都會陷入歇斯底里狀態,尤其是在事後回想時,但是這個孩子卻很穩定,儘管不安、驚恐,情緒卻控制得宜。

「不,她是堅強。」札克注意到,蜜亞在陳述事情時,雙手緊抓著十字架項鍊,指節泛白。

「隊長大人,可以準備離開了。」將瑣碎事務轉交給當地成員後,克里夫與李維前來跟札克會合。

「嗯。那個小鬼就麻煩你們照顧了。」回頭朝蜜亞投去一眼,札克與其他人轉身前往傳送門。

「你要去哪裡?」發現札克準備拋下她離去,蜜亞慌張的放下馬克杯,快步跑到他身旁。

「回去。」札克簡短的回道。

沒有開口,蜜亞只是默默地握住他的手,緊緊抓牢。

低頭往蜜亞瞧了一眼,恰好對上她的眼神,金棕色的瞳孔中透著惶恐,不用言語,札克就已經感受到她的情緒。

身為孤兒,對於拋棄這種事情向來比常人敏感。

「走、走吧!不是說要回家嗎?為什麼還站著?」她緊張的開口催促,聲音微微發顫。

「那裡不是妳能去的地方。」他斷然回絕。

儘管同情她的遭遇,但,這跟要他帶一個拖油瓶回去是兩碼子事。

「為什麼?」蜜亞瞬間紅了眼眶,雙手抓的更緊,指甲幾乎掐入札克的肉裡,「為什麼我不能去?你答應過修女要照顧我的,你答應過。」

「是啊,我的確有這樣說過,那又如何?」他不以為然的反問:「誰說答應了就一定要做到?」

跟海盜要承諾這件事真是可笑至極,海盜只會對自己的夥伴信守諾言,況且,在當時的情況下,他可不是自願接下這個燙手山芋。

「蜜亞乖,他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女職員前來安撫。「妳留在這邊,我會幫你找到很好的爸爸媽媽。」

「我不要,我要跟他走。」蜜亞用力掙脫她的手,「我答應過修女,我會跟著他,我要當個好小孩,我答應過修女了!」

「在這邊一樣可以當好孩子,妳要乖乖聽話。」女職員使勁將她拉開。

「不要!我不要!我要跟他在一起!」她聲嘶力竭的嘶吼,漲紅的臉上佈滿淚痕。

奮力掙扎時,她在札克手背上抓出幾道血痕。

嘖!像野貓一樣的小鬼。札克舔去手背上的血珠,不到幾秒鐘時間,傷口快速瘉合。

「放開我!為什麼要抓著我?放開!」

不管她如何掙扎,瘦小的她根本沒有力氣抵抗,硬生生被拉退數步,伸長了手,卻連札克的衣角都搆不到。

「蜜亞,修女不是叫妳要聽話嗎?妳這樣子,修女在天上看到會生氣喔。」女職員搬出修女,試圖勸阻。

「你們每次都要我乖、要我聽話,那你們大人就可以說謊嗎?」她又哭又喊,表情充滿埋怨,「修女才不會生我的氣,我沒有錯!他要拋棄我,是他的錯!」

「吵死了!臭小鬼!」扠腰,札克沒好氣的板起臉,她的哭喊令他煩躁。

「毀約說謊又怎樣?拋棄妳又怎樣?告訴妳,老子是海盜!天底下的壞事老子哪樣沒幹過?信不信等下老子把妳抓去賣?」

「壞人!你是大壞蛋!」不斷的扭動身體、踢腳,蜜亞的情緒激動不已,「你跟修女說會保護我!修女聽到了,其他人也聽到了!現在你竟然要丟下我,我要跟修女說!我要叫修女處罰你!」

「哈!好啊,妳叫啊。」札克面露嘲諷,口氣惡劣。「有本事就叫她下來,叫她從上面跳下來找老子算帳!」

「會!修女會的!」蜜亞咬牙切齒的瞪著他,「修女一定會衝下來揍你!她一定會!你等著──」

蜜亞的話才吼了一半,札克眼前的景物突然產生扭曲,所有聲音瞬間消失。

「奇怪,發生什麼事?」他困惑了。

半空中出現一個光圈,坐落在眾人背後、札克的正對面,瑪麗亞修女現身在光圈裡,面露怒意。

靠!她該不會真的要從天堂跑來找我算帳吧?札克微微變了臉色。

只見她怒氣沖天的指著札克大罵,但,札克卻只是看著對方嘴巴一開一合,完全聽不到聲音。

在說什麼啊?他納悶的皺眉。

發現雙方無法溝通,瑪麗亞修女索性從附近天使的手上奪了弓箭,拉弓準備朝札克射擊,見狀,一旁的天使與孤兒們連忙上前制止,一群人就在光圈中又拉又扯,活像是在上演默劇。

喂喂,我這可是為她好,我住的地方很危險,這小鬼待在這邊比較安全。擔心對方真的射出箭矢,札克試著在心底與對方溝通。

似乎是「聽見」了他的心聲,瑪麗亞修女停下手,以清楚明瞭的手勢給予回應--豎中指。

靠!這是哪門子的修女?竟然對我做這種動作!札克勃然大怒。

才想破口大罵,勸阻的天使突然將光圈邊緣一拉,整個光圈就這麼憑空消失,同一時間,蜜亞與其他人的聲音重回他的耳邊。

「……不想照顧我,為什麼你要答應修女?為什麼!」蜜亞泣不成聲的跪倒在地,聲音逐漸轉弱。

「又不是我纏著你不放,是你自己答應要當我的家人,如果不想養我,為什麼要答應?」

給了希望卻又將它踩碎,這樣算什麼?她心底充滿不甘。

「妳以為我願意嗎?」被修女氣炸的他,索性將怒氣轉向蜜亞,「要不是妳那個該死的修女威脅我,誰會答應啊?老子我又不是吃飽沒事做,帶一個拖油瓶在身邊!」

「我才不是拖油瓶!」蜜亞瞪著發紅的雙眼,「像你這種壞蛋,你以後一定會下地獄!而且還是下到最深、最深的一層!」

「地獄?哈!那根本就是騙人的東西,專門用來唬妳這種小鬼!」札克伸手戳了戳她額頭。

「你、你這個人真是──你現在、馬上、立刻就給我掉到地獄裡去!」氣壞了的她,脫口說出詛咒。

話音剛落,地面突然出現劇烈搖晃,正當眾人還搞不清楚狀況時,札克腳下的地板突然裂開,沒有預防的他直接摔入裂口中。

「隊長大人!」克里夫及時伸長手臂,將他一把拉住,將他救出。

「這、這是怎麼回事?」低頭下望,札克見到裂縫底下到處是火海,無數的亡靈在火燄中哀嚎慘叫。

「怎麼會突然出現這個裂縫?」M與其他在場的人滿臉驚訝。

「……地獄嗎?」李維突然拿出一台攝影機,朝著裂縫裡的情況進行拍攝。

「地獄?」脫困的札克坐在地上,滿眼茫然的望著裂口。

「對、對不起!」蜜亞蒼白著臉,半跪半爬的衝到札克身邊,「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因為太生氣才會……對不起!」

紛亂過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裂口重新合上,地面完整無瑕,彷彿剛才的事情全是幻覺。

「剛才那是妳用的?」M挑眉質問。

「對、對不起。」她慘白了臉,「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人,我只是太生氣,一不小心就……對不起!」

「真是有趣。」札克突兀的笑著。

「呃?」蜜亞意外的一愣。

她還以為札克會氣的破口大罵,或是對她進行懲罰,沒想到他竟然笑了?

「你不生氣嗎?」她怯怯的詢問。

「不過是差點摔到地獄,有什麼好生氣?」他不以為意的揚笑。

不過是掉到地獄?這樣的反應,讓她更感驚愕。

「那是地獄耶!」她強調著,「哪裡有很多惡魔、很多恐怖的東西。」

「跟我住的地方比起來,地獄那裡和平太多了。」札克傾身上前,逼近蜜亞。

「你、你要做什麼?」蜜亞往後縮了縮身子,眼底浮現警戒。

「妳說妳要跟我走,對吧?」淺灰色的瞳孔望入蜜亞眼底。

「嗯。」她用力的點頭。

「妳知道我們是什麼嗎?」他突兀的問。

「啊?什、什麼你們是什麼?」蜜亞突然覺得自己在繞口令。

「我們是妖怪。」笑容裡透著促狹,「我住的地方是妖怪世界,要是妳跟我回去,很有可能會被其他妖怪吃掉,這樣妳也要跟我走?」

蜜亞困難的嚥了口口水,她知道札克並沒有對她撒謊,儘管內容難以置信,可他的眼神卻十分真實。

「……要,我要跟你走。」猶豫再三,最後她還是點頭。

孤兒院已經毀了,所有親人都走了,就算那裡是一個恐怖至極的地方,至少,她還有一個容身之處。

「好,那就走吧!」他拍去身上的灰塵起身,順帶將她拉起身。

雖然不喜歡帶著拖油瓶,不過在見到蜜亞的「天賦」後,札克改變主意了。

將她丟給克莉絲汀吧!她應該會很感興趣──他如此盤算著。

這樣一來,他算是履行了承諾,往後不用擔心那個修女突然從光圈出現,用弓箭偷襲他,而他也不用被這個臭小鬼纏住,每天幫她把屎把尿、當她的褓姆,一舉兩得,十分完美。

「真的嗎?」沒料到事情竟會瞬間逆轉,蜜亞喜出望外,現場的其他人卻持反對意見。

「隊長大人!這不是路上隨便撿阿貓阿狗,她是人類的小孩,你不能帶她回去。」克里夫不同意的嚷嚷:「聯盟嚴禁這種事情,這不合規定!」

「不管你們的約定如何,這孩子屬於我們的照顧範圍。」M可沒打算讓他將人帶走。

「要是帶她回去,你會被聯盟處分。」李維提醒著後果。

「我已經決定了。」札克抓著蜜亞,往傳送門走去。

「不准走,那女孩必須留下。」M一聲令下,一群黑衣人將他們包圍。

「要打嗎?」他挑釁的笑笑,一手扶上刀柄,「你們應該知道,我非常『習慣』殺人。」

淺灰色瞳孔透出殺意,對上他的視線,黑衣人面露猶豫。

「不行!不可以傷害他們!」蜜亞著急的反對。「那是不對的事情,暴力是不好的行為!」

「是嗎?」札克挑眉。「那他們就交給妳處理吧!」他鬆開握住的手。

「我?」蜜亞瞪大眼,她沒料到札克竟然會將事情丟給她。

「不解決他們,妳就不能跟我走,留下或是擺平他們,妳自己決定。」

「可是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她躊躇著。

「用妳的詛咒啊。」他好心的提供方法,「就像妳剛才對付我的那樣,讓他們全部下地獄去。」

「怎、怎麼可以這樣,這是不對的行為。」她慌張的搖頭,神情沮喪。

「保護自己是不對的行為?」札克不滿的挑眉,「難道要乖乖讓敵人囚禁妳、殺了妳,這才正確?」

「當然不是!可、可是也不能……」

「到那邊之後,這種『麻煩』會有很多,妳要學會自己解決。」雙手交疊胸前,札克等待她的行動。「如果妳沒辦法保護自己,那就取消這件事,妳留下,我走。」

「不行!我要跟你去!」蜜亞緊張的抓住他,生怕他離開。

「裡世界的夥伴,你這是在教唆她做不好的事情。」M面露不悅。

「我只是在教她如何保護自己。」札克不以為然的笑笑。「既然她要跟我走,當然要有這種覺悟。」

「對不起,請你們讓我們走。」蜜亞向眾人哀求,「我不想傷害你們,拜託。」

「隊長大人,你真是很會找麻煩。」克里夫無奈的輕嘆。

「不爽我的作風,你可以離開。」札克沒好氣的回應。

「我怎麼可能會離開隊長。」克里夫委屈的皺眉,「就像入隊時說的,我的隊長只有一個,那個人就是你,我絕無二心、絕對忠誠!」

「好了、好了,少在那邊說一堆廢話。」札克不耐煩的揮手。

「我聽說這裡是一個注重人權的地方。」默不作聲的李維開口了,「既然她本人心意堅決,而且這也是她的前任監護人的遺願,貴單位似乎沒有反對的必要,也沒有那種立場,對吧?」

「……」M的臉色微變。

就如李維所說,這件事情是出於蜜亞本人自願,而且又獲得修女的同意,於情於理,他們都沒有干涉的餘地。

只不過,站在關心與擔心的立場,M還是想說服她。

「小妹妹,妳知道那邊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嗎?」M緩了緩語氣,試圖讓自己感覺和善,「那個地方非常危險……」

「我知道。」她點頭,神情堅定,「我想,有些怪物應該會比那些蟲還要恐怖。」

「既然知道,那妳又為什麼……」

「因為我相信那裡也會有好妖怪,像他們這樣的好妖怪。」她望向札克等人,「我們也是這樣,有好人跟壞人,不是嗎?」

「……」M無語了。這孩子遠比他認定的還要成熟。

「看樣子她非常清楚整個狀況。」李維手指一彈,身旁的電腦螢幕突然彈出一堆視窗,琳瑯滿目的資料不斷跑動。

待螢幕畫面停止,印表機自動自發的印出數張文件。

「麻煩你了。」將紙張收齊,李維遞給M。

帶點遲疑,M緩緩將許可文件接過手,內心還在搖擺交戰。

「為什麼妳堅持要跟他走?」他提出最後一個問題,「就因為他們救了妳?」

「不是,因為我答應了修女,我想要遵守跟她的約定。」她回答道,神情十分真摯。

M輕嘆一聲,既然是這樣的理由,再多的勸留也是無用。

將文件擱在桌面上,他從懷中拿出印鑑蓋下,還特地加蓋了官章,十分慎重。

「為什麼就這麼讓他們走?」望著走向傳送門的幾人,女職員甚感不解。

「因為約定。」凝視著蜜亞的背影,M感嘆的回道:「雖然這個世界充斥著謊言跟背叛,人與人的誠信越來越薄弱,但,凡是經歷過死別的人就會清楚,沒有一件事會比信守亡者的遺言還重要。」

儘管是這樣的一個小女孩,也是深切明白這個道理,在這種情況下,要他怎麼能不通融放行?

就這樣,在M的許可下,札克一行人安然通過傳送門,回到他們所屬的裡世界,回到他們的容身地──異族特赦聯盟。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