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你們走錯了。」輕柔的童稚聲音傳來。

「我不是叫妳待在外面?」不用回頭,札克也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我、我有聽話啊。」小女孩尷尬的反駁:「可是因為、因為我聽到有奇怪的聲音,我很害怕,所以就跑進來找你們。」

「小鬼,妳的藉口很爛。」札克不置可否的冷哼一聲。

如果是因為聽到聲音才跑進來,這蟲穴的路彎來繞去、岔路一大堆,在找到他們之前,這小鬼應該早就被蟲怪給啃了!

「總、總之,你們走錯路了啦!」她硬生生將話題扯開,「就知道要是沒有我陪你們,你們一定會迷路。跟我來吧!我帶你們去。」

轉過身,小女孩快步朝另一條岔路走去,左彎右繞的走了一會,解決掉幾隻看門的蟲怪守衛後,他們現身在蟲怪的孵化室。

這裡的蟲卵數量是外頭的數倍,有的蟲卵頂端甚至已經開了缺口,裡頭的蟲怪即將孵化成功。

「修女他們在最裡面!」

小女孩拔腿跑向孵卵室深處,步伐輕盈的在蟲卵間跳越,不少人被蜘蛛絲與黏液包裹,一個個排列在牆邊。

「這些蜘蛛絲我弄不斷,請你們快點救救他們吧!」女孩焦急的喊道。

看著面無血色的人群,札克抽出腰間的刀,三兩下就砍斷蜘蛛絲,解放他們的軀體。

「瑪麗亞修女、莉莉修女、渥克、糖糖、喬琪……醒醒,你們快點醒醒。」用袖子為他們抹去臉上的黏液,女孩一聲聲喚著同伴的名字。

然而,不管她怎麼呼喊,用盡力氣搖晃他們的身體,那些人始終沒有睜開眼。

……沒救了。札克別過視線,不想太快戳破這件事。

早在他見到這些人的第一眼時,他就已經知道結果。

為了供應幼蟲孵化後所需的糧食,蟲怪會將獵物殺死,以蜘蛛絲與黏液包覆、儲放──就像現在的境況一樣。

為了不讓這些蟲卵孵育成功,李維與克里夫著手安置定時炸藥,等他們一脫身,就將這裡炸成火海。

幾分鐘過去,女孩終於停止呼喚,啞然的張著口,神情茫然。

「他們……不會再醒來了,對不對?」聲音輕飄飄的,眼神充滿哀傷。

她已經發現了事實,或者該說,她終於接受了這樣的結果。

「嗯。」

「……」沒有放聲大哭,女孩只是靜靜的落淚,她雙手合十,為眾人做了一次簡短的禱告。

「你們有辦法除掉那些怪物嗎?」仰起頭,小臉蛋上佈滿淚水。

「當然可以。」札克回的篤定。

「只要能找到蟲王,我們就可以除掉他們。」李維接口答道。

「蟲王?是說那隻最大隻的蟲子嗎?」女孩側頭發問。

「沒錯。」

「那其他怪物怎麼辦?」她要確定所有的蟲怪都會被消滅。

「蟲王控制所有蟲怪的行動。」李維向她解釋著:「在他死亡時,其餘的蟲怪會聚集到蟲王身邊,在屍體旁選出新的領導者,我們只要在蟲王的屍體上安置炸藥,就可以在蟲怪聚集時,一次將他們炸死。」

「我知道他在哪裡,我帶你們去。」站起身,女孩拔腿往外跑去。

「喂!等等!」札克等人快步追了上去。

蟲巢通道的複雜程度有如迷宮,就算是像他們這種經驗老到的老手,也會經常搞不清楚東南西北,但,她卻在最短的時間,帶他們來到蟲王巢穴前,蟲王窩在最底部沉睡,身邊圍繞著十數隻蟲怪守衛。

「為什麼妳知道路?」李維詫異的發問。

就算是他們這些身經百戰的老手,也總是對蟲巢的複雜構造沒輒,然而,這個小女孩卻像是在自家散步,對所有通道瞭若指掌。

「我每天都會跑來找修女他們,走過幾次,也就記熟了。」她如實回道。

也正因為這樣,她其實早已察覺修女等人的狀況,只是她始終不願意承認,她總是努力說服自己,修女他們只是睡著,只要救援的人來了,他們就會清醒,會像以往一樣跟自己說說笑笑。

她就是懷抱著這樣的希望,熬過一天又一天的漫長等待。

然而,這份渺小的期望,最終還是破碎了……

「請你們一定要殺死這些怪物。」她哀求著:「不要讓他們繼續殺人。」

「沒問題!」札克興致高昂的抽出長刀。

憋了這麼久,他終於可以大肆的廝殺一場,情緒不由得激動了起來。

就在札克等人打算攻入王穴時,小女孩突然出手拉住他的衣角。

「如、如果,我是說如果。」她憂心忡忡的說道:「如果最後還是沒有辦法,請你們要保護自己,活著比較重要,一定要活下去。」

她實在不想再看到有人死亡……

「小鬼,妳以為妳是在跟誰說話?」斜睨著她,札克起手往她額頭彈了一記,「老子以前可是在海上出生入死的海盜,區區幾隻蟲子就要我小心?妳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小妹妹,我們隊長大人可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克里夫笑著恭維道:「只要有他在,怪物一定會被全部消滅。」

「蟲王好像快醒了。」李維開口提醒。

「上吧!」札克一聲令下,他們立刻衝了進去。

三人突兀的闖入,立刻引起蟲群一陣騷動,蟲群的外貌與蜘蛛極為相似,六支細長的腳、嘴裡會吐出綠色黏液與細絲,唯一的不同點,便是蟲怪的頭部兩側,各長著一隻大螯,模樣像極了螃蟹的螯足。

在蟲族進行攻擊時,大螯輕輕鬆鬆就將穴壁鑿出大洞,從那驚人的破壞力看來,其力道絕不是凡人能抵禦。

然而,負責前來撲滅蟲怪的札克等人,當然不是等閒之輩,面對蟲王擊落的大螯,札克將彎刀打橫一擋,順利的將對方的進攻擋下。

「不過是一隻小蟲,想跟我比力量?」嘴角揚笑,與蟲王對立抗衡的他,突然一個旋身,讓僵立的局面鬆解,雙方的戰鬥重新來過。

在札克忙著對付蟲王的時候,李維則是將雙手化成機關槍,大舉朝蟲怪們進行掃射,而克里夫則是擔任掩護與支援兩人的工作。

磅地一聲,蟲王失衡倒地,趁這時機,札克舉刀刺入蟲王身體中央,將他一擊斃命。

蟲王一死,其餘的蟲怪紛紛停下攻擊動作,發出鳴叫。

李維從口袋掏出一個微型炸彈,丟到蟲王的屍體上,三人隨後衝出洞穴,拉著小女孩迅速逃離。

在他們逃出建築物,進入安全範圍後,李維將原先安置好的炸藥引爆,伴隨著轟然巨響,地面引發劇烈搖晃,衝天的烈焰瞬間就將建築物吞噬。

熊熊火光將附近的景物照的通亮,茫然望著曾經的「家」,小女孩的臉上充滿不捨與悲傷。

天色漸亮,夜空逐漸翻白,數台車輛行駛至此,負責善後的人員接手後續工作,克里夫與李維在建築物周圍進行最後的搜尋,防備有漏網之魚逃逸。

小女孩漠然的站立,目光似乎定在遠處,但眼神卻十分空洞。

這一夜,她失去了長久以來的棲身之地,也失去了童年玩伴、慈愛的長輩與家人……

「……」沉默的望著她,札克突然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一夜之間遭逢這樣的遽變,就算是大人也無法適應,他們會瘋狂的吼叫、嚎啕大哭,甚至崩潰暈倒,如果她可以像那樣大肆發洩,至少他還會覺得放心。

這小鬼……太安靜了。他不悅的皺眉。

「喂,小鬼。」他伸手搖晃她的肩膀,「哭吧!」

「哭?」她重複著單字,看著札克的眼神沒有焦距。

「對!妳給我大哭一場,聽到沒有?」他蠻橫的命令。

「可是……我哭不出來。」她低聲說道。

別說哭了,她現在一點感覺也沒有,心裡空空蕩蕩的,無法思考。

「這一點也不像妳喔,蜜亞。」溫柔的聲音從旁傳來,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

「瑪麗亞修女還有……大家?」蜜亞驚愕的瞪大眼。

孤兒院的修女與其他孩子站在兩人前方,形體飄邈,身後的景物隱約可見。

「蜜亞,妳是個勇敢的孩子,多虧妳,我們的靈魂才得以獲得自由。」白髮蒼蒼的修女緩步上前,將她抱在懷中。

「瑪麗亞修女。」閉上眼,蜜亞的眼角滑落淚水。

「乖孩子,妳要勇敢、開朗的活下去,我跟其他人會在天上守護妳。」瑪麗亞修女為她拭去臉上的淚水。

「可是……我會怕。」她不安的道:「你們都不在了,我該怎麼辦?」

難過的時候、開心的時候、想跟人說話,想要獲得擁抱與安慰的時候,她該找誰?

「不要擔心。」修女輕手為她將凌亂的劉海撥順,「他會代替我們照顧妳、保護妳,對吧?」

對上修女的視線,札克意外的一愣。

「呃,放心吧!接下來他們會好好安置──」

話還沒說完,瑪麗亞修女突然逼近札克,目光炯炯,面露威脅的微笑。

「這位親愛朋友一定會好好照顧蜜亞,往後會成為她的依靠、她的保護者,對吧?」

「她、他們……」

「在天主的見證下,我相信你一定會答應我們『最後的』請求。」握住札克的手,瑪麗亞修女笑的更加燦爛,「你絕對會全心全意照顧與保護蜜亞,不管生病困苦、富貴安樂,不管遇上什麼困境,依舊對她不離不棄,對吧?」

為什麼後面這段詞,很像是神父幫人證婚用的?札克額冒黑線。

雖然他很想說「不」,很想拒絕接收這個拖油瓶,可是在修女以及其他亡魂的包圍與注視下,龐大的壓迫感令他無法搖頭。

「我、我盡量。」他額冒冷汗的妥協了。

「太好了。」瑪麗亞修女綻放出溫和的笑,「我就知道你是個值得信賴的人,願主祝福你,好心的朋友。」她上前給了札克一個擁抱。

「要是讓我發現你食言,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明白嗎?」她在他耳邊沉聲警告道。

「……明白。」他困難的嚥了口口水。

靠!這是哪門子的修女?根本是惡魔!札克在心底慘叫。

「蜜亞,妳以後要乖乖聽他……請問你叫什麼名字?」瑪麗亞轉頭詢問。

「札克。」

「好,蜜亞,以後札克就是妳的『家人』,妳要聽他的話,知道嗎?」瑪麗亞修女將頸上的十字架項鍊取下,為蜜亞戴上。

「好,我會當一個乖孩子。」握緊十字架,她信誓旦旦的保證。

「很好。」修女滿意的點頭,「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走了。」

空中降下一道金光,將所有亡魂包覆,帶著他們緩緩上升,不一會,亡魂們消失在光芒之中。

「你們在天堂,要過的很幸福喔。」蜜亞輕聲對著虛空說道。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