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遠離大亂鬥會場,確定主持人沒有追著他們跑來,兩人這才停下腳步歇息。

「妳、妳幹嘛突然拉著我跑啊?」阿奇爾氣喘吁吁地質問。

「廢、廢話!剛才那種大好時機不逃走,難、難道你想等到他們打完?」安卓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他們拿的可是大砲、鐵鎚、鐵球耶!你不怕他們一失手將你砸扁嗎?」

「妳會不會想太多了?」阿奇爾不以為然的挑眉,「他們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是厲害的冒險者,哪有可能會失手。」

「那可難說,『人有失手,馬有亂蹄』,就算是精準的假學機械也會故障啊!」安卓以一副「我可是救了你一命」的神情說道。

「……」懶得跟安卓多作辯解,阿奇爾只是以聳肩回應。

「好了,玩了一天,我要回旅館休息了。」安卓朝他揮手道別。

「等、等等,妳真的不考慮跟我組成空賊團嗎?」阿奇爾拉住她,再度問出他的最初目的。

「不要。」安卓扯開他的手。

「考慮一下啦!妳可以跟我一邊旅行、一邊找妳師父啊,多一個同伴路上也有人照應。」

「……這主意似乎不錯。」安卓有點被說動了。

發現安卓動搖了,阿奇爾立刻再接再厲的說服。

「雖然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但是我們可以在旅行途中尋找其他團員,也可以接幾個任務、進行幾趟冒險,等找到妳師父的時候,說不定我們的空賊團也已經有了名聲,到時候妳師父一定會為妳的成就感到驕傲!」

「好!就這麼辦!」安卓一拍手,為此事定案。

「太好了!所以妳──」

「你就加入我的冒險團隊,成為我的手下吧!」安卓搶在阿奇爾前頭開口,雙手還搭上他的肩膀。

「妳說反了吧?」阿奇爾皺眉糾正,「應該是『妳』加入『我的』空賊團,成為『我的手下』吧!」

「不對,我說的不是你的空賊團,我決定要組一個冒險旅團,我要當團長。」安卓重申著她的企圖。

「不行!我要當團長!而且要組空賊團!」阿奇爾才沒打算退讓。

「你的生日是幾月?」安卓冷不防的詢問。

「九月。」

「我二月。」安卓得意的抬高下巴,「我比你大,所以團長要由我來當,既然我是團長,那當然就是組冒險團。」

「誰理妳!」阿奇爾才不服這套歪理,「團長看的是能力,才不是年紀!」

「要說到能力……」安卓掃了他一眼,「我會設計、組裝、維修飛空船跟各種假學器械,你呢?」

「我會打架、駕駛飛空船,還會搶劫!」阿奇爾得意洋洋的抬高下巴。

「駕駛飛空船我也會,至於打架……」安卓雙手交胸前,信心滿滿的道:「我用的是手槍,手槍的性能絕對比刀好,威力也一定比刀強大,你那把大刀看起來非常笨重,在你揮動的時候,我看我應該已經擊倒兩、三個敵人了。」

「胡說!妳根本沒見識過它的威力,我的刀絕對比妳的玩具槍厲害!」阿奇爾不信地反駁。

「胡說!不管叫誰來看,槍一定比刀厲害!」

「我聽妳在胡扯!誰說刀就一定不如槍?」

兩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了起來,雙方誰都不肯退讓,爭得面紅耳赤。

「算了,我懶的跟你吵,我去找別人組團,不要你了。」安卓轉身準備離去。

「不可以,妳要加入我的空賊團,成為我的飛空船技師!」阿奇爾抓住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喂!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煩人啊!」安卓使勁甩開他的手,「我說不要就是不要,你很討厭耶!」

「不行!就算用綁的,我也要把妳給綁回去!妳一定要成為我的團員!」

阿奇爾拿出先前買的結緣繩,開始準備一圈圈的綑人。

「放手、放開我!你這根本是綁架!」安卓拼命掙扎,不讓他順利將自己綁起。

「妳忘記我是空賊了嗎?除了搶劫之外,我們偶爾也會綁架人質,勒索贖金。」阿奇爾隨口胡扯,手上綑綁的速度加快。

事實上,他們空賊團在團長瓦爾特的堅持下,除了進行黑吃黑的搶劫外,並沒有做出其他重大的違法案件。

「放開我!救命啊!這裡有壞人要綁架我!」安卓扯開喉嚨大吼,然而,她的聲音卻被週遭的喧嘩蓋過。

「喂!妳不要亂動啦!」

「不亂動難道要乖乖讓你綁?我又不是笨蛋!」

「吼!妳看!都是因為妳亂動,現在我的腳被繩子纏住了!」阿奇爾陷入雙手忙著綑人、雙腳忙著從繩索中掙脫的忙碌窘境。

「啊!你在摸哪裡啊!你這個大色狼!」安卓發出高分貝尖叫。

「什麼啊,我是不小心碰到的好不好!」

「什麼不小心?這已經是第二次了!你根本是故意的!」

「誰故意啊!如果不是妳一直動,我哪會碰到啊?」

「走開!不要一直靠近我!你幹嘛一直貼過來啊?滾開!」

「我也不想啊!這繩子越纏越緊,我有什麼辦法!」

阿奇爾手忙腳亂的拆著繩子,現在的他,別說是腳下了,就連身體也被紅繩纏住,跟安卓兩人雙雙綑在一起。

「喂、喂!妳不要動來動去,我、我快站不住了!」

「誰理你啊!你摔倒是你家的事……啊──」

話才剛說完,安卓在移動腳步時不小心踩空,整個人側身倒下,她這一倒,跟她纏在一起的阿奇爾也被拖下水,雙雙跌在草地上後,兩人還在草地上滾了幾圈。

「痛死了……」安卓皺眉慘叫。

「妳有我痛嗎?剛才妳整個人壓在我身上耶!」被當成肉墊的阿奇爾,不滿的發著牢騷。

剛才這麼一滾,綁住兩人的繩索因此鬆開,他們狼狽的坐起身,動手拆解身上的繩子。

「囉唆!男生本來就要保護女生!反正你皮那麼厚,摔一下也不會怎樣。」安卓完全不覺得愧疚。

「妳這個人怎麼這麼蠻橫啊?簡直是母老虎!」

「你說什麼?本小姐才不──」

「咻~~碰!」突如其來的煙火爆響聲,將安卓的話給遮蓋。

在第一枚煙火之後,漆黑的夜空陸續燃起其他燦爛、炫眼的火花,繽紛奪目的煙火,讓他們突然忘記爭吵,只是愣愣的看著那美景。

夜空中,各色的煙火繽紛璀璨,將黑幕照個通亮,連星月的光輝也被掩沒,煙火的爆炸聲一波接著一波,撼動著眾人心房,「碰、碰、碰」地,彷彿與心跳同化……

目瞪口呆的看了好一會,直到煙火秀暫告一段落,他們這才回過神來。

「好漂亮,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盛大的煙火。」安卓的目光依舊停在夜空中,「我們那裡也會放煙火,可是規模比這個小很多。」

「要不要去現場看?」興沖沖地,阿奇爾提出邀約。

「好!」安卓毫不猶豫的點頭。

美麗的煙火將兩人先前的不愉快完全沖散,激動且興奮的兩人,開心地跑向煙火會場,就像兩個玩興大起的小孩。

事實上,年紀只有十六歲的兩人,的確還只是個孩子,他們仍保有單純、率真的心性。

越是接近活動場地,路邊的攤販與人潮就越多,幾乎到了水泄不通的地步。

「來來來,快來買甜蜜蜜的結緣巧克力,保證吃了之後兩人感情會越來越甜蜜喔!」

「結緣玩偶!用結緣繩作成的玩偶,單身的人拿了就會找到有緣的另一半,有對象的人拿了,兩人就會永不分離喔!」

「結緣戒指,快來買結緣戒指……」

不曉得是不是因應結緣之日的活動,所有攤販不約而同地賣起結緣商品,從食物、日常用品直到飾品等等,全部都特意標上「結緣」二字。

受到節慶氣氛影響,大家購買時,似乎也全著重在結緣商品進行採購。

「……妳會不會買太多了?」看著安卓豐盛的戰利品,阿奇爾直皺眉頭。

不到兩百公尺的路程、十多個攤位,她就已經拎了大包小包的結緣商品──結緣玩偶、結緣戒指、結緣祈願卡、結緣餅乾、結緣手環等等,簡直就是集結緣商品之大全!

「這樣哪有多!」安卓根本不這麼認為,「難得遇到這種活動,當然要將東西全買下!這關係到我未來的幸福耶!」

說話時,她還不斷的四下張望,看看有沒有沒買到的商品。

「在妳考慮到未來幸福之前,要不要先想想妳的荷包?」阿奇爾無奈的搖頭。

「結緣酒!免費招待的結緣酒!歡迎大家取用!喝了之後就會找到屬於你的有緣人喔!」

「有結緣酒!」安卓雙眼瞬間發亮,「幫我拿一下!」

一古腦的將東西塞給阿奇爾,她快步朝人群裡衝去。

在人縫裡鑽了又鑽,安卓的身影消失了一會,而後又端著兩杯飲品現身。

「喝吧!」她大方的遞了一杯給他。

「我沒手。」阿奇爾沒好氣的回。

雙手都抱著她丟來的東西,他哪有空手能接下那杯飲料。

「先放旁邊啊!又沒叫你一直抱著。」安卓不以為然的翻翻白眼。

「……」悶悶的走向一旁,阿奇爾將物品放在街角,接過飲料嚐了一口。

「好甜。」他皺了皺眉。

雖然名為結緣酒,但飲料的酒精極少,口味偏向水果酒的滋味。

「不會啊,這樣剛剛好,很好喝!」

安卓一口氣喝乾了它,又鑽進裡頭拿了兩杯出來。

「你怎麼還沒喝完?」安卓往他杯裡打量,發現裡頭還有一半飲料。

「我不愛喝甜酒。」阿奇爾聳肩。

「真浪費。」安卓索性不將手裡的酒給他,自己一杯接著一杯喝掉。

「……妳很渴?」見她不到幾分鐘就灌完三杯飲品,阿奇爾吒了吒舌。

「才不是。」安卓得意的揚笑,雙頰透出淡淡的玫瑰色紅暈,「這是結緣酒,喝了以後就會讓我快點找到帕拉!」

「商人的宣傳噱頭妳也信?」阿奇爾嗤之以鼻。

「心誠則靈,你沒聽過嗎?」眼一瞪,安卓又轉身跑入人群裡,這一次她在裡頭足足呆了十多分鐘,時間長的讓阿奇爾有些擔心。

不會是找不到路回來吧?他拿起安卓的採購品,準備鑽入人群裡找人。

才想動身,安卓拿了兩瓶酒現身,雙頰更顯紅潤。

「嘿嘿,那個老闆送給我兩瓶酒喔!」她得意的笑著,腳步微晃。「他說這樣我就可以不用一直來回的拿酒,他真是好人。」

……他是怕妳賴在攤位上不走吧?阿奇爾額冒黑線。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