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過死去活來,季薰足足在家休養了兩個月,這場死劫除了損傷她的健康之外,也重創了她的靈魂。

從「復活」的隔天開始,她每天總是昏昏沉沉、睡睡醒醒,說話氣若游絲,高燒不退、食慾不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整個人就好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軟綿綿地,一根指頭就能撂倒。

聽聞此事,一些曾經被她壞過事、跟她不對盤的鬼怪,紛紛趁機前來找碴。

「死女人!今天就是妳的死──」

自大門闖入,話才說一半,來找麻煩的小妖突然被一拳擊倒,趴在地上。

「呸!」將嘴裡的檳榔汁吐在小怪身上,狼人叉腰瞪眼的罵:「想找碴?有我阿龐在這裡,你們這些小混混給我閃邊去!以後眼睛給我放亮一點,季薰是我在罩的人!想動她就要先問過我的拳頭!以後不准再到這裡搗亂,聽到沒有?」

「……龐大哥,我想他應該沒辦法回答你了。」季薰好意的提醒。

被他一拳擊倒的小怪,口吐白沫的暈在地上,別說回話了,就連抬眼也辦不到。

「嘖!現在怎麼都專出一些肉腳怪?不長進的東西!」狼人不滿的碎念。

「姆咿,第九十一隻。」搖晃著長耳朵,兔少女在紙張上畫下一筆。「湊滿一百要怎麼慶祝呢?姆咿?」

「喂!醒醒,別躺在這邊佔地方!再不醒來我就咬死你!」拎著他,狼人不滿的搖晃,試圖將對方搖醒。

晃了幾下,對方還是死沉沉的模樣,狼人隨手將小妖往旁丟去,讓他跟其他同樣來找麻煩的妖怪堆疊在一塊。

儘管每天都有這樣的麻煩事發生,但,幸虧季薰人緣好,得罪的鬼怪雖然多,交情好的神仙鬼怪也不少。

一聽她遇難,那些朋友紛紛前來援手,有些甚至還自動自發的排班表,輪班站崗,沒辦法前來探望的,也總是會託人帶點補品讓她進補。

「要是再堆下去,我家就快沒地方站了。」季薰手支著額,臉冒黑線的道。

客廳裡幾乎堆滿了妖怪,要不是他們還懂得要留出通道行走,恐怕就要踩著這些妖怪的身體走路了。

「丟到外面去吧!放屋裡佔空間。」生化人推推眼鏡,提議道。

「姆咿?門口已經堆滿了喔!」兔少女提醒道。

幸虧凡人見不到這些妖怪,要不,見到門口成堆的怪物,肯定嚇得花容失色,然而,看不見不代表感受不到,一些前來探問季薰「病情」的鄰居,就曾經抱怨這屋裡的「冷氣」太強,而且有一種令人難受的壓迫感。

就算現今的凡人感覺已經遲頓不少,但生物的基本危機意識,多少還是存在啊!

「呵呵呵,不用擔心,大不了我幫妳『處理』就是了。」女巫悠閒的喝著熱茶,彎眼笑著。

「剛好最近想試試新藥,缺了藥材跟實驗品,他們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不用了。」季薰尷尬的婉拒。

儘管有時候覺得這些妖怪很可惡,但也還不到要取他們性命的地步。

「快遞!」空中降下金光,穿著肚兜、模樣看似只有四、五歲的童子笑吟吟現身,掌心擺著一顆綠色藥丸。

「我幫我家主子觀世音菩薩送藥丹過來,菩薩聽說妳身體不適,特別賜妳養氣回生丹!」

「……為什麼觀世音菩薩會知道?」季薰臉冒黑線。

就算真應了那句話「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但,這未免也傳的太遠了吧?

「這個嘛……」微偏著頭,童子回想著整件事的源頭,「聽說是土地公他們上次開會時聊起這件事,剛好濟公師父去找他們喝酒聽到,然後濟公師父又跟鍾馗大師說,鍾馗大師跟閻王說,閻王跟地藏王菩薩說,地藏王菩薩……」

「夠、夠了,我大概理解了。」季薰聽得頭昏腦脹。

總歸一句,他們就是一傳十、十傳百,一個接著一個散佈消息出去就是了。

「感謝觀音菩薩的好意,不過我已經吃了不少補藥,身體已經好很多了。」季薰苦笑著。

休養的時間中,實體的藥湯、藥膳不說,光是神仙贈與的仙丹妙藥、治病靈符,她每天服用不下十數次,命子還曾經因此取笑她,這段時期她已經將天地菁華吃盡了呢!

「妳在說什麼!這顆藥丹可跟那些補藥不一樣。」童子睜著圓滾滾的眼睛,激動的回道:「它可是千年才只能煉出六顆的珍品!妳的靈體受創,氣虛、血虛,元氣大損,它可以調和陰陽、滋養生氣、去除體內邪穢……總之,它可是妙用無窮,很多人想求都求不到呢!來來來,別耽擱時間,我還要趕回主子那裡,快點吃下。」

不讓季薰拒絕,童子一把將丹藥塞入她口中,藥一下肚,季薰立刻感受到一股氣流自內而外的循環發散,體內殘餘的惡氣消逝不少。

「好了,我要走了,妳有時間就打坐淨心、唸誦經文,修身養性,這樣身體才會好的快!」吩咐幾句,童子化成金光消逝。

「中午了,午餐應該快來了吧?」貪吃的史萊姆咧嘴笑著,期待的神情全寫在他臉上。

「你來這邊就只是為了吃?」斜掃他一眼,生化人頗不以為然。

「才不是,我是來探望季薰的!」他理直氣壯的回。

「是嗎?」生化人冷哼一聲,「那怎麼從進屋到現在,沒聽你跟她問候過一句話,也沒見你拿什麼補品給她?」

「她有那麼多人進貢補品,不缺我一樣。」史萊姆撇嘴道:「剛才你沒聽到嗎?觀音給的丹藥千年才能煉出六顆耶!那麼好的東西,就算我想吃也吃不到……唔?這是什麼香氣?」

史萊姆用力聞了聞,雙眼瞬間發亮。

「午餐來了!」他興沖沖的衝出門去,不一會便提著餐點開心返回,身後跟著命子、朽六與阿當。

「今天真冷。」命子脫去外套,輕搓發紅的雙手。

儘管時節已經步入春天,然而,台北卻依舊是低溫多雨的天氣,彷彿冬季並未遠離。

「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妳不用特地趕回來送飯給我。」季薰有些過意不去。

打從她臥病在床,命子便將店裡的生意交給朽六跟其他人負責,自己則是待在家裡照顧她,舉凡洗澡擦背、餐飯餵食、按摩身體、活動手腳等等,她全都一手包辦,可說是照顧得無微不至。

口頭上,命子是說,因為景氣不好店內沒什麼生意,所以她也樂得清閒,但,季薰從其他人口中得知,店裡每天可說是人滿為患,他們恨不得多生幾雙手腳、多幾個分身幫忙。

(據說負責二樓的服務生真有人這麼做了,結果將意外闖入的普通客人嚇暈。)

一直到季薰的狀況好了大半,命子才恢復工作,將她交由其他人保護,只不過,三餐還是會按時送回家。

「反正店裡也沒什麼事。」命子回以淡笑。

「哇!今天的菜色真豐盛!」史萊姆驚喜的大叫:「烤雞肉全餐、牛五花特餐、滷味拼盤、蔬菜拼盤……」

琳瑯滿目的菜色,讓他的口水都快滴出來了。

「還有啤酒跟補湯!」阿當將手上的提袋放至桌面。「季薰,這補湯是大廚特別幫妳燉的,他交代我,一定要盯著妳喝下兩碗!」

「兩碗?」季薰皺眉慘叫:「可不可以一碗就好?我這幾天照三餐喝補湯,已經喝到快反胃了。」

現在光是聞到那濃郁的中藥氣味,看著湯面上浮著的油光,她就沒了食慾。

「囉嗦什麼?要妳喝是為妳好!」狼人阿龐開了一罐啤酒,粗聲粗氣的勸道。

「那你不要喝啤酒!」季薰一把將他的啤酒搶下,「喝酒傷身,我也是為了你好。」她順著他的話說道。

「欸,這個怎麼能這樣算!」阿龐想將啤酒奪回,卻被季薰閃過,「要讓我長命百歲、身體健康,就是要讓我喝酒啊!」

「不行。」惡質地,季薰就是不想將酒給他。

「咦?季薰,妳身上怎麼有一種……很特別的味道?」阿當嚥了嚥口水,眼神有些渙散。

他說不上來那該算「好聞」還是「好吃」,只覺得那氣味非常吸引他,非常誘人。

緩緩地,他往季薰靠近……

「啪!」朽六起手就往他的後腦杓打了一記。

「痛……」伏在沙發上,阿當只感到眼冒金星。

「醒了沒?」季薰涼涼的笑問。

「我又沒怎樣。」他滿臉無辜。

「還說沒有。」季薰晃晃自己的手,她的左手手腕被阿當抓住,深深掐著。

「呃?怎麼會?」他隨即鬆手,季薰的手腕上出現紅印。

「我、我剛剛是怎麼了?」他驚慌的回想。

那時候他只是覺得香味很好聞、很香,然後他很想……吃了季薰?記起那時的念頭,阿當嚇出一身冷汗。

「我、我沒有。」他連連後退,臉色發白,「我沒有,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關你的事,是我的問題。」季薰不以為意的安撫。

「是啊,誰叫她現在的狀況就跟仙丹妙藥差不多?」命子揶揄的輕笑。

「不、不,應該是唐僧肉。」朽六玩笑似的接話。

「咦?是說吃了季薰會延年益壽、功力大增?」阿當愣愣的發問。

「這個嘛~~」命子回以燦爛一笑,「說不定是這樣喔!」

「哇!季薰,妳好樣的!死過以後竟然變得這麼上等!」阿當雙眼發亮,「喂,我們是好朋友對吧?既然有這麼好的事情,再怎麼說也要造福一下朋友,我不貪心,妳就給我一小塊肉或者一管血。」

「小兄弟。」阿龐拍拍他的肩膀,「你想跟那堆一樣嗎?」他以眼神示意角落的妖怪堆。

「呃……不、不是啦,我開玩笑、開玩笑。沒事的話我回居酒屋了。」他縮了縮脖子,急忙從阿龐的手下逃生。

「哼!還口口聲聲說是朋友,有哪個傢伙連朋友也吃的?」阿龐豎眉數落。「沒定性的傢伙才會被氣味迷惑!」

「姆咿?之前你來探病時,不也說要將她當成下酒菜?」兔少女促狹的笑著。

「那、那是因為我沒注意……還說我!妳也一樣!」他尷尬的辯解,同時提出反駁。

「沒錯、沒錯。」史萊姆點頭附和,「她把季薰的腿當蘿蔔啃,還在她腿上留下大牙印。」

「姆、姆咿……你也是啊!」她不甘示弱的回嘴,「整個人纏上去,好像包餃子一樣將季薰包起來!」

「基本上,你們幾個都一樣。」推了推眼鏡,生化人語氣淡漠的插嘴。

他們初次的探病,其實是在這裡鬧得雞飛狗跳,若還好生化人與女巫不受氣味影響,兩人與命子聯手制伏他們,要不然季薰肯定就被他們分食下肚了。

「好了、好了。」史萊姆急躁的催促。「不管是下酒菜還是補藥,現在是吃飯時間,我們快吃飯吧!我好餓。」

「姆咿,你真是個貪吃鬼。」雖是這麼說,兔少女卻搶先夾了菜。

「啊!那隻雞腿是我要吃的!」史萊姆抗議的大叫。

「我知道啊,就是偏偏不給你,姆咿。」兔少女惡質的笑著,順手將雞腿轉至季薰碗中。「妳的身體才復元沒多久,要多吃點肉。」

「啊!那、那塊牛肉是最好吃的部位!」史萊姆瞪著生化人筷子上頭牛肉。

「季薰,多吃一點。」學著兔少女的動作,生化人將菜夾至季薰碗中。

「來來來,多吃一點喔!」女巫也同樣夾了一大堆菜給她。

望著碗中推如山高的菜餚,季薰真是感到哭笑不得。

「你、你們!」看到桌上的菜餚幾乎要被一掃而空,史萊姆氣的雙頰泛紅。

「嘖嘖!這塊東坡肉滷的真好。」阿龐夾起令人垂涎欲滴的肉塊,引誘著史萊姆。

「哼!反正也是要夾給季薰對吧?」他負氣的扁嘴。

「為什麼要夾給她?她碗裡的還不夠多嗎?」阿龐眉一挑,一口就將肉給吃掉。

「啊!肉……」瞧他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史萊姆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我也要吃!」他快速伸出筷子,卻被生化人搶走獵物。

「這塊肉看起來滿好吃的。」當著他的面,生化人一口吃掉。

沒有放棄,史萊姆繼續進攻下一塊肉,這次換兔少女從中奪食,一次又一次,他夾的滿頭大汗,卻總是有人從中阻撓。

「你、你們為什麼要跟我搶!」他激動的差點捏斷筷子。

「哪有人跟你搶?」眨眨眼,女巫一臉無辜。

「姆咿,就是說啊,是你動作慢。」

「好了啦,你們別這樣整他。」一旁看戲的季薰,終於出面制止了。

「來,這些給你。」她將碗裡的菜分了大半給他。

開心的歡呼一聲,史萊姆開始埋頭苦吃。

一群人就這麼說說笑笑,享受著愉快的用餐時間。

「對了,聽命子說,妳上一份工作結束了,接下來有打算回店裡嗎?」抹抹嘴,朽六向季薰問著。

「我要去凱安的公司打工。」喝下最後一口補湯,季薰滿足的拍拍肚子。

東伶結束工作回國後,第一時間就聽見許多關於季薰的消息,當然,那些以訛傳訛的訊息,自然會加油添醋許多,那些想像力豐富的眾生,將季薰形容成委屈、可憐的負債助手,因為欠魈一大筆錢,每天辛苦的賣命奔波,最後真的連命也給賠上了,而魈,自然成了黑心無情、只會剝削員工、完全不管季薰死活,最後還不顧相處的情誼,出手將變成妖魔的她殺害,簡直是無情無義的大惡人。

因此,東伶氣沖沖的拉著凱安,跑去魈的事務所臭罵他一頓,若不是凱安居中勸阻,現場很有可能會上演全武行,最後,東伶替季薰付清欠款,自此以後季薰與魈再無任何瓜葛。

然而,用來支付債務的錢,是由凱安以公司支票支出,也因為這筆負債的轉移,季薰變成金星公司的員工,只不過凱安並沒有明說她的工作內容,只交代她,要是身體好轉就到公司報到。

「這樣也好,以後妳就不用看他的臉色工作。」生化人對這樣的結果十分贊同。

「馬的,一想到那家伙竟然出手殺妳,我就滿肚子不爽!」他咬牙切齒的道。

「龐大哥,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事情不是這樣。」季薰頗感無奈。

在那樣的場合與情況之下,魈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就算他不出手,其他人也會,與其被那些鬼差當成妖怪處決,季薰反而很慶幸能死在魈的刀口下,至少她能感受到,魈當時是將她當成人類看待。

她本以為東伶去質問時,魈應該會針對此事澄清,沒想到他卻不做任何反駁。

難道他內咎了?季薰不得往這方面想。

只不過,如果魈真的對那一刀耿耿於懷,那他應該會來探望自己才是,可是這兩個月以來,他全無消息,連一句慰問也沒有。

越想,季薰越搞不懂魈的想法。

「好了,我們該回店裡去了。」將桌面整理乾淨,命子與朽六準備離開。

「我也該出門了。」季薰站起身,準備回房更衣。

「要送妳一程嗎?」生化人追問。

「好,等我十分鐘。」她快步衝上樓。

換好衣服、抓了外套,她跳上生化人的車子往金星公司駛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