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季薰還沒找到放假空檔,小彌卻來了電話。

『季薰,妳……星期五有空嗎?』聲音吞吞吐吐,聽來有些鬱悶。

『怎麼了嗎?』聽出不對勁,季薰關心的追問。

『我想找妳陪我去一個地方。』停頓了幾秒,小彌道出了原因,『我奶奶生病了。』

意外聽到小彌提起家人,季薰頗感訝異。『她還好嗎?是什麼病?』

『我也不清楚……』小彌的語氣透著哀傷,『生死簿的文官只跟我說,奶奶生了重病,要我有空就快點回去看她。』

『不要難過,也許事情沒有那麼糟糕。』季薰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安慰。

『我、我也希望她沒事。』小彌啜泣著。『奶奶很疼我,對我很好,是我最重要的人。』

『嗯。』季薰語塞了。

跟小彌約好時間,季薰掛上電話,正當她為了如何開口請假的事情傷腦筋時,背後突然傳來不尋常的寒意。

迅速轉過身,正巧與對方的視線對上。

「妳好~~」甜美的女子聲音傳來。

龐大的黑氣籠罩,季薰花了好一會才看清楚對方的臉──漂亮的五官,臉上繪有精緻妝容,烏黑長髮盤成美麗的髮型,低胸禮服襯出她胸前的豐滿。

「妳好。」客套的點頭笑笑,季薰克制自己後退的衝動。

「我是雪莉,妳叫做季薰對吧?東伶的助理。」笑瞇瞇的,雪莉朝她伸出手,修長的手指裝飾著指甲彩繪,十分美麗。

有些遲疑地,季薰伸手與對方回握,甫一觸及,冰冷隨即從指尖席捲而來,彷彿要將她的體溫驅散。

「哇!妳的手好溫暖。」熱絡地,對方貼上另一隻手,「我的手比較冷,每次天氣一冷就覺得很受不了。」

「嗯,那要多喝點補品調養身體。」季薰客套的回笑,想縮手對方卻抓的老緊。

「妳長的很可愛耶,怎麼不考慮當模特兒?」雪莉親暱的靠近她。

「我不適合。」她尷尬的笑笑。

「妳身上好香喔,是什麼牌子的香水?」她湊近她的頸子。

「應該是沐浴乳或者乳液的味道吧!」季薰縮了縮身體,心底湧現一種排斥感。

「是喔,這味道還真好,會讓人想偷咬一口。」她笑著,嘴邊隱隱出現獠牙。

「……」季薰想避開,卻發現動作受限,對方的手緊緊掐入肉裡。

「雪莉,輪到妳了,請準備。」旁人即時打斷兩人。

「好!」她朗聲回應,原先的壓迫感歛起。

「啊,抱歉,我好像太用力,把妳的手抓傷了。」她歉然的道。

季薰的手背上,被她的指甲割出一道血痕,細微的血珠滲出。

「沒關係。」季薰才想抹去手背上的血漬,對方卻拉起她的手,吻下。

她、她在做什麼?過度的驚愕讓季薰完全無法言語。

她可以感覺到對方的舌尖正在舔舐傷口,那種濕滑冰冷的觸感,不像人類的舌頭,反倒像蛇。

不由自主,季薰頭皮一陣發麻。

「嘿嘿,聽說以前的人都用這種方式治療傷口。」雪莉笑著,以不怎麼適當的說法為自己辯解。

「呃,嗯。」季薰尷尬的抽回手,這種情況下她也只有苦笑。

「我先去忙了,等等再聊。」揮手道別,雪莉輕快的跑開。

待她走遠,季薰這才解除警繃狀態,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妳要小心她。」突兀地,她身後傳來低沉的警告,讓季薰嚇了一大跳,差點發出尖叫。

「阿義,你幹麻突然冒出來嚇人?」拍著胸口,季薰驚魂未定的質問。

「沒啊,我剛才就在妳後面,只是不敢打斷妳們。」吐吐舌頭,阿義目光往雪莉的方向掃去,「那個女人,不好惹。」

「她是半妖?」季薰質疑。

就她與對方接觸的感覺,對方不似半妖,但也不像是被外靈附身,她身上的氣息有一種不純粹、不自然,彷彿是經由外力揉入她的體內,與之結合。

「不,她不是。」阿義臉上閃過複雜的神情,刻意壓低了音量,道:「我是不知道確實的狀況啦,不過我聽說她也是『Resurrection』的人。」

「那是什麼?」初次聽到這名詞,季薰眼泛疑惑。

「一個教會的名字。」阿義解釋著,「中文的意思是復活、復甦,那個宗教在演藝圈很有名,聽說加入的人求什麼得什麼,還有啊,聽說一些企業老闆、政治高官也都是那裡面的人,我之前還聽說……」

一提起八卦內幕,阿義越說越起勁、簡直到了口沫橫飛的地步,而季薰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聽著。

宗教這種東西,說穿了就是一群人將他們的信念具體化、實踐化與區隔化,教義上也許會有所不同,不過中心宗旨其實十分相近,大致就是祈求幸福、和平與安樂,至少她是這麼認為的。

「對了,季薰,妳等一下可不可以幫我跟東伶請假?」阿義不好意思的搔頭笑笑,「我、我最近交了一個女朋友,想趁放假帶她去旅行。」

「要請假去玩是吧?」東伶的聲音冷冷傳來,結束拍攝工作的他,已經換回自己的衣服。

「東、東伶師父!」阿義被嚇了一大跳。

「誰是你師父?」眼一掃,東伶完全不承認,「我可不記得收過像你這種打坐不專心、心法老是記錯,每天只會呆笑的學生。」

聽到東伶的毒舌指責,阿義也沒說什麼,只是搔頭笑著。

「東伶師父,我也要請假。」季薰趁機提出她跟小彌的約定。

「嗯,妳也很久沒放假了,去吧!」對於季薰,東伶很乾脆的准假了。

「那、那東伶師父,我……」阿義指指自己,期待也能得到允許。

「你?」東伶回以冷笑。「如果你能通過測試,我就讓你放假。」

「呃……」阿義冒出冷汗,「請問要考什麼?」

「當然是我教你們的東西,你以為我會故意刁難嗎?」東伶質問的挑眉。

「不、不,我沒這樣想。」他尷尬的否認,冒出了一身汗。

雖是曾經教過的東西,但,那些匯總起來也是十分可觀啊!他現在只怕自己準備不足,到時候不但假沒放成,還有可能被東伶抓去嚴加磨練,那可就……

「加油吧!」季薰拍拍他的肩頭打氣。

「我、我下班後可以去找妳(補習)嗎?」垮著臉,阿義哀求道。

季薰笑了笑,欣然允諾。

後來,靠著季薰為他整理的筆記與惡補,阿義順利通過測試,儘管吃了不少苦頭,得知此事,其他人也紛紛找上季薰求救,希望能為自己謀得幾天假。

 

※  ※  ※  ※

 

星期五早上,季薰前往跟小彌約定的地點,在她抵達時,見到小彌一個人站在柱旁等待,手上拎著一個大袋子。

「景泱沒跟妳一起?」季薰有些意外,他們兩個總是形影相隨,很少見他們分開過。

「嗯。」小彌牽了牽嘴角,笑的有些勉強,「我沒告訴他。」

看著她的神情,季薰貼心的沒有追問。

「我們走吧!妳奶奶住哪裡?」她轉開了話題。

「中壢。」

搭了火車抵達中壢,兩人又轉乘計程車,經過半小時左右,車子在一處偏僻的地方停下,四周盡是農田、花圃、荒地,房屋只有稀稀落落的幾棟。

她們在一戶古老的磚造房前下車,房子的構造是三合院,中間有一個小庭院,院子裡雞、鴨四處跑動,角落處以竹竿架披晾著衣服,門前種植著花花草草,還有幾株長蔥、幾樣青菜,藍白條紋相間的塑膠布鋪於地面,上面曬著切好的白花菜,眼前的景象看起來就像是尋常農家,安逸而恬靜。

房屋的木門緊閉,推也推不開,駐足門前,小彌放聲喚著。

「奶奶,我是小彌,妳在嗎?」音調透出她的不安與緊張。

叫了幾聲,屋內寂靜一片,無人回應。

「會不會出去了?」季薰臆測的說道。

「可是她不是生病了嗎?」捏緊手上的提袋,小彌顯現出擔憂。

「說不定她就是出去看醫生。」季薰安撫的回道:「我們在這邊等一下好了。」

徒手拂去地上的灰塵,季薰就這麼席地而坐,跟著她的舉動,小彌也抱著帶來的提袋坐下。

不知過了多久,她們聽到了細微的腳步聲,由遠至近,小彌緊張的起身,直往四周張望。

「咦?小彌?」蒼老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一名頭戴斗笠、穿戴農事袖套的老婦人現身,她手上抓了幾束青菜,似乎是剛從田裡返家。

「奶奶,我好想妳!」一見到對方,小彌的雙眼瞬間泛紅,立刻撲向了對方。

「乖、乖。」輕拍她的頭,奶奶笑的慈祥。「奶奶也很想妳,小彌長好高了呢!變得好漂亮,奶奶差點認不出妳,妳最近過的好不好?」

「嗯、嗯……」激動的無法言語,小彌只是窩在奶奶懷中,一逕的點頭。

季薰安靜的站在一旁,沒有打擾兩人的相聚時光,只是有些狐疑的看著老婦人。

婦人的臉色看起來不錯,不像是病奄奄的模樣,就外觀上看來,她就像一個健康、長壽的老人家,但……

她身上的黑影是怎麼回事?季薰大感困惑。

像是背負在身上,甸甸的黑霧就這麼壓著她,讓她只能彎著身體走路,那不是惡靈、也不是邪念,更不是她近日見到的那些奇怪惡氣。

「怎麼會突然跑來呢?」奶奶的眼睛閃爍淚光,開心之情溢於言表,「也不先通知奶奶一聲,家裡沒什麼菜。」

「沒關係,我有帶奶奶愛吃的菜!」小彌開心的揚揚提袋,她從出發時就一直小心翼翼拿著那個袋子,裡頭放了各式各樣的小菜。

「進屋裡去吧!這位小姐也一起進來。」奶奶笑吟吟的邀約。

「她是季薰姐姐,之前在我們那裡打工,她對我很好。」小彌介紹著。

「謝謝妳照顧我們家小彌,謝謝妳帶她過來,謝謝。」她朝季薰鞠躬行禮,態度十分尊重。

「別這樣。」被老人家如此慎重對待,季薰有些不知所措。雖說是老人家,對方看來也不過五十歲左右。(後來閑聊之後,才知道她已經年近七十。)

「妳們先休息一下,我去煮飯。」奶奶換下身上的農事裝備,穿上圍裙,「小彌,妳帶季薰到處逛逛。」

「可是我想幫奶奶煮飯。」難得地,小彌有些任性的嘟嘴。

「讓她幫妳吧!我想要自己到處走走。」季薰笑道。

步出院子,季薰本想在附近散散步、參觀一下田園之美,然而,四周逐漸聚集而來的妖異,讓她打消了這主意。

悄悄在房屋外佈下結界,確保這些妖異不會騷擾到屋內的兩人,季薰邁步往外走去。

繞繞走走,季薰將聚集來的妖異引至農地,確定週遭無人,她這才停下腳。

「退去吧!我不想傷你們。」她正色說道。

聚來的妖異像風影一樣不斷晃動,隱約的形體是有了,但卻未修練成形,沒有回應她的話,妖異們持續朝她靠攏、將她團團圍繞。

這些妖異並不是因邪惡、污穢而生的混沌,他們是純粹的地靈,因著自然界的氣息而滋生,往後若是修為好,說不定可成為仙獸之列,若是中途不小心扭曲本質,也有可能成為大妖,輕忽不得。

以腳尖在地上畫出陣法,季薰為自己設了結界,不讓對方太過近身,同時略施小法,逞戒性的傷了他們一下,逼他們退去。

「回去,不然我就對你們不客氣了。」她沉聲警告。

然而,她的威脅並沒有發生作用,儘管嚐到苦頭,那些地靈還是靠過來了。

「還聽不懂話嗎?」季薰感到傷腦筋。

以腳往地上輕跺幾下,季薰試圖找來救兵,「此地的土地公何在?」

等待一會,卻不見土地公現身。

「咦?這裡不可能沒有土地公吧?」季薰詫異了。

土地公是最親近人間的神職,就像是設於各處的派出所一樣,怎麼可能會有鄉鎮沒有派出所呢?

一個不留神,地靈們突破了結界,大舉入侵。

「糟糕!」季薰冒出冷汗,連忙後退閃閉。

她其實可以直接出手消滅他們,但,考量到對手畢竟不是為亂的惡靈,群聚在此只是因為被她的香氣吸引,她實在無法對他們痛下殺手。

這麼一遲疑,就讓她陷入險境,地靈們纏上了她,開始啃食她的肉體,汲取她身上的生氣。

「走開!」她施法逼開地靈,鑽過他們的軀體逃生。

就這樣奔跑了一段路,她被追上了,地靈將她壓倒在地,成群堆疊在她身上,宛如泰山壓鼎,季薰幾乎無法動彈。

可惡!心一橫,她開始唸動引雷咒。

待雷電劈落,他們就會因此灰飛煙滅,如果可以有其他選擇,她真的不想這麼做。

「你們在做什麼!」

洪亮的聲音傳來,連帶颳起一陣狂風,將壓在季薰身上的地靈掃走。

獲救的季薰,立刻停止唸咒,快速從地上起身。

現身拯救她的人是一名男子,身穿古代戰袍,腰繫長劍,身材高大,令人望而生畏。

「見到本將軍在此,低等生靈還不快快退散!」男子又吼了一次。

第一次,季薰真的體會到什麼叫做「聲如洪鐘」,像是四周放了好幾組環繞式音響(而且音量還是開到最大聲),耳朵、身體與心臟都被深深震撼著。

被這麼一吼,那些地靈瑟縮著身體,快速竄入地底逃離。

沉默地,對方轉頭盯著季薰,鎧甲面具遮去了男子的臉,只留下眼睛部位的小縫,季薰知道對方正在觀察她,她看不出對方的神情,只從視線中感受到龐大的壓迫感。

「快走吧!離開這裡。」丟下這樣的一句話,那位將軍轉身離去。

「謝、謝謝你!」她朝他喊道。

「不需言謝,護衛百姓是我的職責。」將軍的背影消失了。

往將軍離去的方向極目眺望,季薰看到一間小廟,廟門上橫掛著紅布幔,因為距離太遠,她看不清布上的字樣。

後來,她從小彌奶奶的口中得知,那間小廟是一間「萬應公廟」,據說是祖先曾經做了一個夢,夢見將軍率領一群士兵,要村人為他們建廟,供奉香火,而他們也會以保護鄉里回報。

雖是陰神、陰廟,行事卻十分正直,將軍不喜歡有人在他的廟裡詢問明牌、賭博,若有人竊盜,只要被帶去廟前,將軍必會嚴懲,輕則當場頭暈目眩、虛軟無力的癱倒在地,重則重病在床。

因為十分靈驗,這間廟成了村民的信仰重心,成了替代土地公的存在。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