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剛要彎身撿刀,一條粗壯的觸手纏上了我的腰部,將我狠狠脫離,為了制住我的行動,在我施放魔法將觸手燒毀後,仍有其他觸手不斷朝我襲來,不讓我有撿起長刀的一刻,就在我跟觸手纏鬥時,結界陣也在此時完成了,整個場地被半圓型的金色光罩包覆。

 

「迪亞學姐被困在裡面了!」同學們擔心的叫著。

 

「你們全部離開這裡!快點!」為了避免危險,魔法學老師對學生們命令道,他自己則是站在原地不斷施放出魔法,努力維持著這個結界陣的強度及完整性。

 

等到學生離開之後,魔法學老師勉強騰出一隻手,朝天空揮了幾下魔杖,一道紅色光芒筆直的竄上天空,在高空「碰」的一聲炸開,艷紅色的火焰散成花型漂浮在空中。那是學校有緊急事件發生時,老師們用來求援的訊號。

 

「磅、磅、磅……」

 

用來困住魀虛的藤蔓被扯開了,史萊姆巨人又恢復了行動力,牠身上發出了無數觸手纏住我,另外還有一條觸手捲上了紫珀星刀,將它拿了起來。

 

「住手!」見到史萊姆巨人想要吃掉紫珀星刀,我快速用火焰將纏身的觸手燒毀。

 

才跑沒兩步路,史萊姆巨人又從自身分解出十多隻史萊姆攻擊我,想要藉此拖延我的行動。

 

「給我退開!」我放出了強大的火柱,將牠們一掃而盡,就在此時,紫珀星刀被史萊姆巨人給一口吞下肚了。

 

「不!」我在手上聚起火燄,握緊拳頭衝向牠。「你給我吐出來!」

 

「碰!」在我的拳頭刺入了史萊姆巨人的體內時,牠手中的長劍也同時貫穿我腹部。

 

「咳咳!」狼狽的吐出一口血,傷口的疼痛讓我冷汗直冒。

 

才想要脫身,卻意外發現我刺入巨人體內的手,正巧可以碰到紫珀星刀。

 

絕對不能讓魀虛跟紫珀融合!為了這個想法,我忍著傷口的痛楚,努力伸長手,抓住了紫珀的刀尖處。

 

「真是美味的血,」長劍上的魀虛碎片傳出了聲音。「我感覺到有源源不絕的力量出現……」

 

低頭一瞧,我傷口的血正順著劍身往劍柄部位流去,在魀虛的碎片所在處被吸收的一乾二淨。

 

「吸乾了妳的血,再來跟這把刀融合,我就可以脫離這個虛弱的魔物……」魀虛開始計劃著如意算盤。為此,魀虛並沒有拔出刺在我腹部的長劍,牠想要用這方式來吸收我的血。

 

「你休想!」為了不讓魀虛的計畫得逞,我使勁的想將紫珀拉出巨人的體內。

 

但,史萊姆巨人的內部呈現粘液狀態,難纏的力量緊緊吸附住紫珀,不斷跟我相互抗衡拉扯。

 

紫珀的刀刃在我手心割出極深的傷口,刀尖有一部分已經沒入我的手心肉,手上流出的鮮血,將刀子附近的黏液給染出另一個更深的顏色。

 

傷口的疼痛不斷侵襲我的神經,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都能讓我痛不欲生,在一段時間的努力後,我逐漸感到全身無力、發冷,身上的衣服、頭髮全被冷汗浸濕,活像被人浸在冰水桶裡頭一樣,失血過多的我,意識逐漸陷入模糊不清的狀態。

 

「差不多了。」魀虛笑著說道。

 

刺在我胸口的長劍突然被猛力抽出,這股力道使我被迫鬆開抓著紫珀的手,整個人順著拔劍的力量倒下。

 

伏在地上,我勉強撐起上身想看清楚狀況,史萊姆巨人將體內的紫珀拿了出來,將紫珀跟另一把鑲有魀虛碎片的長劍交叉碰觸,那把長劍逐漸改變了形狀,像麻花般捲上紫珀星刀的刀身。

 

「住手……不可以……」

 

我掙扎的在地上爬行,拼了命的想要上前阻止,但是,身體卻像石頭般沉重,我只能伏在地上,眼睜睜看著那把劍逐漸將紫珀給包覆住。

 

不行了嗎?真的沒辦法了嗎?我不甘的握緊拳頭,視線逐漸變的模糊。

 

除了擔心魀虛跟紫珀結合後的發展,我也為了無法保住紫珀而難過,雖然它只不過是一把長刀,就算毀壞了,我只需要再買一把就行了,可是……

 

自從我離開家以後,紫珀就一直陪在我身邊,幾乎未曾離身,長時間相處下來,它就像成了我的一部份,我實在無法眼睜睜看著它從我面前消失。

 

「咚……」忽然,一個奇怪的聲響傳入我耳中,引起我的注意。

 

這是什麼聲音?我豎起耳朵,靜心聆聽著。

 

「咚……」那聲音猶如空氣的振動,又像是規律、沉穩的心跳聲。

 

傾聽了一會之後,我意外的發現,這聲音竟然慢慢跟我的心跳疊合,這聲音讓我原本焦躁的情緒緩和,雖然沒有任何對話,可我卻可以明顯感覺到,這聲音在為我加油打氣,要我不要認輸,要我振作起來……

 

「是……紫珀嗎?」不知道為什麼,我直覺認定是它。

 

抬頭紫珀的方向看去,發現紫珀星刀竟發出耀眼的光芒,像是在回應我的問句一樣。

 

「這、這是怎麼回事?」原本纏在紫珀上長劍,像是被某種力量拉開。

 

「紫、紫珀……」我努力的撐起身子,用半爬半走的方式緩緩前進,每接近一步,紫珀的光芒就更增強了些。

 

「嗡嗡嗡……」在我距離它十多步遠時,劍身發出了響亮的鳴聲。

 

這聲音在我聽來並不覺得難受,可是史萊姆巨人卻像是感到萬分痛苦般,牠鬆開了抓著紫珀的手,本以為紫珀會直接掉在地上,可是,出人意料的,紫珀竟然定在半空中漂浮。

 

「竟敢抵抗我?」魀虛看出了紫珀的意圖,冷聲的嘲諷道:「少做無謂的掙扎!」

 

史萊姆巨人舉著長劍,迅速朝紫珀衝去,打算再次抓回紫珀。

 

「紫珀!」不多加細想,我連忙伸長了手,對它叫喚著。

 

聽到我的話,紫珀快速飛至我手中,那名史萊姆巨人也在此時朝我衝來,我連忙撐起身子,站穩腳步,將紫珀高舉過頭,用盡全身力氣朝史萊姆巨人砍出一刀。

 

刀氣形成一道金色暴風,它穿過了史萊姆巨人的身體,將史萊姆與魀虛碎片灼成灰燼,還將包圍住我們的結界陣給摧毀,這般強大的撞擊力道,引發了如同爆破般的氣流,急躁的狂風四起,我被強大的風壓給震飛,摔在地上之後,我便失去知覺、陷入了昏迷。

 

 

在金色的暴風肆虐過後,整個練習場一片狼籍,草皮被翻起,練習場全部的魔法陣都被破壞、地面出現了一個漩渦型的大坑……

 

「真是驚人的力量。」魔法學老師望著躺在地上的迪亞,臉上浮起讚嘆的微笑。

 

「她進步了很多……」原本空無一物的草原上,校長跟幾名老師緩緩現身。

 

在魔法學老師發出呼叫訊號時,他們全都在第一時間趕到,只是,為了了解迪亞目前的能力,他們故意隱身躲在暗處,袖手旁觀。

 

「這個破壞力還真是強大……」校長笑著對魔法學老師說道:「你設置結界陣的能力在學校中可是屬一屬二,沒想到她竟然可以破壞你的結界陣。」

 

「看樣子,我需要再去修行了。」不掩飾自己的能力不足,魔法學老師臉上揚著笑容回答道。

 

「我聽說,已經有不少國家打算在他們畢業時,聘請他們幾個任職。」一名老師手上出現幾張邀請函:「我這邊已經收到了十幾張。」

 

「依照他們現在的能力,其實已經可以畢業了。」另一名老師笑著接下話。

 

「你們有時間聊天,不會先幫她止血嗎?」迪亞身旁出現了一句黑色棺木,木乃伊老師從中緩緩起身,看見其他人完全忽略迪亞的傷勢,他語帶責備的說。

 

「別緊張,有我在,她死不了。」一名身穿醫師袍的女生出現,她是這所學校教導醫療學的老師,也是學校醫療室的醫護人員。

 

醫療學老師手上出現了一個玻璃瓶,裡頭裝著白色的粉末,當那些粉末灑在迪亞的傷口上時,傷口的血立刻止住了。

 

「她還真幸運,那劍刺砍偏一點就會傷到要害了。」仔細審視傷勢之後,醫療學老師笑著說道:「我先帶她回去療傷。」

 

說完話,醫療學老師跟迪亞兩人就在瞬間消失了,其他人則是停留在原地談天。

 

「他們只要出去闖盪幾年,一定會有不錯的成就……」校長推了推眼鏡,臉上出現一抹奇怪的笑容。

 

「我聽說夜伢他已經成為界王神徒弟,這樣一來,我們那個計畫……」老師們略帶猶豫的望著校長。

 

聽見其他人猶豫的語氣,校長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界王神有無窮的壽命,我們只不過跟他分點時間罷了,兩者並不衝突……」

 

「只要他們簽下契約,就算是界王神上門要人,他也對我們無可奈何。」魅影臉上出現有如魔鬼般的惡質笑容。

 

「魅影說的對。」校長十分贊同她的說法,並且順勢補了句:「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我們將整個計畫的進行速度加快吧!」

 

 

水……好想喝水……迷迷糊糊中,我感到喉嚨乾渴的發緊,難受的想要起身找水喝,但,這一動彈,一陣強烈的痛楚直接衝擊我的神經。

 

「唔……」在這一瞬間,我整個人痛的清醒了。

 

「別亂動,要不然傷口會裂開。」夜伢關心的聲音自旁邊傳來。

 

依著夜伢的話,我乖乖在床上躺平,像剛剛那樣讓人差點停住呼吸的痛楚,我可不想再承受一次。

 

「夜伢,我……」才想請夜伢倒水給我,眼前就已經出現一個水杯,杯口冉冉上升的熱氣參雜了藥物的氣味。

 

「這個……」聞著那股有點熟悉的味道,我不解的望著夜伢。

 

見我困惑的模樣,夜伢唇邊出現一抹溫柔的笑。

 

「這裡面是妳奶奶上次給我的營養劑,妳現在的身體很虛弱,需要補充點體力。」說話時,夜伢他那略帶低沉的嗓音,透著如同冬日的熱度,給人一種暖烘烘的感覺。

 

「謝謝。」受到他這般貼心的照顧,我有種被捧在手心呵護的感覺。

 

「水有點燙,妳喝的時候要慢一點。」夜伢將杯子湊至我唇邊,小心翼翼的傾斜杯身,讓我緩緩喝下。

 

喝下營養劑之後,我逐漸恢復了精神,往四周張望了下,我發現我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

 

除了衣櫃、桌子、床鋪……等等基本擺設之外,這裡沒有多餘的裝潢,除了擺在窗口邊的盆栽之外,其餘的一切幾乎是白色調,隱約中,一股淡淡的藥水味在我鼻尖遊走。

 

「這裡是哪裡?」我困惑的問著。

 

「醫務室的病房。」回話時,夜伢帶點無奈的望著我。「妳需要在這裡靜養幾天,直到妳的傷勢痊癒。」

 

「嗯。」我理解的點點頭。

 

「老師說,妳必須等她進行二度檢查之後才能吃東西,如果肚子餓的話就先忍耐一下。」

 

「沒關係,我不是很餓。」我笑著對他搖搖頭,不經意地,我瞧見夜伢手邊拿著一疊紙。

 

「那是什麼?作業嗎?」

 

「不。」夜伢無奈的笑笑,順手揉著太陽穴,「這是迎新舞會的籌劃書。」

 

對喔,我有聽他說,校長開學的第一天突然丟給他這份差事,原本需要費時一至兩個月的活動,竟然要他在短短的十天內完成,害得他每天都到處奔波,連絡各項事情。

 

「你看起來很累。」我發現向來精神充足的他,現在的神情看來有些疲憊。「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

 

「別擔心。」夜伢臉上依舊是那份體貼的笑容。「舞會的策劃已經完成了,我只是在做最後確認。」

 

此時,房門處傳來了敲門聲,醫療學老師開門走入,還沒看清楚裡面的情況,老師直接開口問道:「夜伢,迪亞醒了嗎?」

 

「我醒了。」我笑著回答道。

 

「看起來氣色不錯。」簡單的打聲招呼後,醫療學老師開始為我檢查身體狀況。

 

老師從衣服口袋中拿出一顆水晶球,水晶球發出鵝黃色的光芒,那光芒投射在我的額頭上,像是在掃視什麼般,光芒從我的頭部緩緩往腳的位置移動,老師則是緊盯著水晶球看。

 

在光芒從頭到腳掃完我全身後,老師又鬆開包在我腹部跟手部的繃帶審視傷口,跟著,她像是發現好玩的事情般笑道:「真有趣……」

 

「有趣?」夜伢臉上滿是不解。

 

「她的傷口正以一種異常迅速的速度痊癒。」醫療學老師笑著解說道:「那速度甚至比擁有自然痊癒能力的獸族還要快,這情況不是很有趣嗎?」

 

怎麼覺得……老師說話的樣子跟奶奶很像?望著老師一副想將我當成實驗品研究的表情,我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

 

「好啦,既然妳沒事,我要先去忙其他工作了。」醫療學老師檢查完畢之後,隨即準備離開,臨走時,她像是想起什麼般回頭對我說道。

 

「對了,迪亞,妳的那把長刀我幫妳……」

 

「放在我宿舍的房間。」沒等老師說完,我自動接下話。

 

自從魀虛的事件之後,我發現我跟紫珀之間多了種感應能力,就算紫珀不在身邊,我也能清楚感受到它的所在位置,這是我以前所沒有的感覺。很奇妙,就像是我跟紫珀心靈互通一般。

 

聽到我的回答,醫療學老師先是停頓了下,但她也沒有多做追問,僅僅叮嚀了句。

 

「這兩天食物不要吃的太過油膩。」之後,她便離開了。

 

在老師離去之後,房間出現短暫的安靜。窗戶的白紗窗簾隨著清風擺動,吹進房間的風中參雜了鬧哄哄的談話聲,像是外面聚集了一大群人。

 

這些聲音夜伢也聽見了,他起身上前將窗戶關上,試圖將這些噪音隔絕,回頭對上我詢問的視線,他只是對我敷衍性的笑笑。

 

「我先去聯絡一下事情,順便幫妳帶吃的回來。」說完話之後,夜伢便離開了。

 

無事可做的我,正打算閉上眼睛休息時,我的浮嗶蜜蜂突然傳出了聲音。

 

「嗶嗶!校園快報!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迪亞同學受傷的事情了吧!我們在最短的時間找來了當時在現場的學生,為大家說明整件事情的經過……」

 

同學甲:「那時候真是好恐怖!我們原本正在進行魔法測驗,然後啊,有一隻史萊姆突然咬住了一個同學的長劍……」

 

「等等。」主持人聽到這裡打了個岔:「史萊姆咬住了長劍?這生物不是……」

 

「沒錯!我們全班同學,包括魔法學老師都有看到!」同學甲斬釘截鐵的回答道:「我想,那應該是史萊姆的變異種吧!」

 

史萊姆的變異種?聽這個形容詞,我錯愕的楞了下,繼而一想,同學們並不了解其中的緣由,當然會做出這樣的猜測了。

 

「後來,在牠吃掉長劍之後,迪亞學姐發現情況不對,叫我們趕快撤退離開,然後,那隻史萊姆就變成怪物了!」同學甲滔滔不絕的解說了整個過程,其中還加油添醋了不少:「迪亞學姐真是好勇敢,她為了保護那時候在場內的男生,自己上前去跟史萊姆怪物搏鬥……」

 

「為了不讓妖物在校園肆虐,迪亞學姐還請老師設立結界陣將怪物困住,為了爭取時間,她不顧自己安危,拼命跟妖物纏鬥,最後,她自己也被困在裡面,她真的好了不起,」說到這裡,那位同學發出了啜泣的聲音:「要不是為了救大家,她現在也不會傷成這樣……」

 

傷成這樣?怎麼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在說……我的傷勢很嚴重?現在的我,除了手跟腹部的傷口覺得有些疼痛之外,並沒有其他不適的狀況,這樣的說法似乎有點誇大了。

 

主持人:「現在全校的同學都在談論著這件事情,為了讓迪亞同學好好靜養,請各位同學不要聚集在醫療室附近,也不要假藉受傷的名義,想要潛入醫務室!請各位同學合作……」

 

全校都在談論?這麼說,剛剛的那些聲音是……

 

好奇著剛剛風中傳來的那些話,我揮手發出一陣小捲風,讓它自窗戶的縫隙鑽了出去,幫我將外界的聲音給帶回來。

 

在第一道風返回時,我聽到了部份的內容。

 

「我聽其他人說,迪亞同學受了很嚴重的傷,差一點就會死掉呢!」

 

「對啊、對啊!聽說她被怪物用長劍刺穿了腹部,我只要一想到那情景,全身都會忍不住發抖…」

 

「天啊!那一定很痛!她怎麼能忍受的了!」

 

「要不是迪亞同學拼命抵抗怪物,那隻異形史萊姆恐怕就在校園裡進行大屠殺了!」

 

「我好想進去醫療室探望她。」

 

「不行啦!你沒有聽到剛剛的報導說的嗎?不可以跑去吵她!」

 

「對啊!要是干擾到她的休息,說不定會造成他的傷勢惡化,傷口恢復緩慢!這怎麼可以!」

 

「對不起,我不曉得事情會這麼嚴重,我以家族名譽保證,我絕對不會去干擾迪亞……」

 

聽到這般有趣的對話,我不禁笑了出來,這一笑,連帶牽扯了傷口,讓我又痛的皺緊眉頭。

 

第二道風緊跟著接續第一道風回來,我聽到了另一批人的聲音。

 

「看不到啊,她是住哪一間?」

 

「不要再往前走了啦!」

 

「可是,不更接近點,根本就看不到她……」

 

「我們躲在這邊就已經夠接近的了,要是再往前走,恐怕就會被發現了。」

 

原來他們躲在外面?這真是讓我感到啼笑皆非,他們這麼做根本沒辦法見到我,這又是何必呢?

 

「同學,你們在這邊做什麼?」突然間,一個斥責的聲音傳入我耳中,聽來像是醫療學老師的聲音。

 

「老、老、老、老、老師……」被發現的他們,嚇得連說話都變得口吃了。

 

「對、對不起,我們、我們只是擔心迪亞學姐……」

 

「我家是開藥舖的,不管是什麼樣的高級藥材都能拿到,要是有任何需要請儘管跟我說……」

 

「我這邊有帶一些專治外傷的藥,可不可以請老師幫我交給她?」

 

「迪亞她已經好多了,過幾天就可以離開病房,」他們的這番話,讓醫療學老師原本不悅的語氣軟化了。「你們的關心我會轉告給她,現在是上課時間,你們快點回去上課吧。」

 

「是,我們知道了。」

 

「哇!竟然送她專門醫治重大外傷的高級藥膏!」在他們走了以後,醫療學老師像是感到驚訝的自言自語著。「她現在的傷勢根本不需要用到這麼好的藥,乾脆將它拿給其他重傷病患使用吧!」

 

似乎沒打算將東西轉交給我,醫療學老師私下做了這個決定,聽到這話,我並不感到生氣或在意。就像老師說的,我的傷勢不需要使用高級藥材治療,將它轉給其他需要的人這做法還比較合適。

 

第三道風挾帶著食物香味傳了進來,害我也感到肚子餓了。

 

這道風應該是從學生餐廳那邊回來的吧!聞著風中各種食物的香氣,我猜測著。

 

同樣的,餐廳裡的學生也為了我的事情議論紛紛,在一堆談話聲中,我聽到了歐羅的聲音。

 

「你什麼時候要離開?」歐羅問著。

 

離開?誰要離開?歐羅在問誰?我對這問句大感好奇。

 

「等忙完這場舞會吧!」夜伢回答的聲音出現。

 

是……夜伢?為什麼?聽見回話者是他,我驚愕的腦中一片空白。

 

「這樣也好,跟著界王神學習,總比待在學校強多了。」歐羅頗為贊同的附和道。

 

「你做出這樣的決定,真是讓本公子感到很意外。」果力多的聲音跟著傳入我耳中。「還以為你會等到畢業再……」

 

「我本來也是這麼想,」夜伢用著極為認真的語氣說道:「可是開學之後,我發現學校教的東西,已經無法讓我更近一步的成長,既然我已經決定要繼承界王神這份工作,那麼,我就必須多充實自己,並且開拓自己的視野……」

 

沒想到,夜伢跟我的想法一樣……我訝異著彼此間的這份默契。

 

當我在家中靜養時,想過無數次到外界旅行的念頭,不過,最後都因為學業而壓了下來。

 

我想,我能明白夜伢想離開的想法,學校是個學習的地方,要是無法在這邊得到我想學習的東西,跳脫這裡,找尋另一個學習地點,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突然很羨慕夜伢,他可以在決定目標之後,可以毅然決然的去執行,毫不猶豫,而我卻必須……

 

咦?等等,學校是採自由的跳級考試,我可以直接跟老師說我要考畢業考啊!為什麼我要按步就班慢慢的升級?等我考完畢業考,我就可以離開了啊!我腦中突然閃過這個念頭,讓我原先壓下的旅行慾望又興起了。

 

原本侷限的想法想通後,我感到無比興奮,近乎激動的,我開始在腦中構思我想去的幾個地點。

 

前陣子,精靈界的里卡女士說要邀請我過去玩,白狼族的伯伯說,秋季要舉行豐收慶典,要我過去參加,派斯王子的生日要到了……

 

旅行的念頭興起之後,就像是一發不可收拾,我簡直恨不得現在就立刻出發。

 

可是,我該怎麼跟其他人說?尤其是麗莎,她會不會生我的氣?一想到這點,我的心情又沮喪了下來。

 

 

「叩、叩、叩!」正當我陷入思考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麗莎跟其他人走了進來。

 

「迪亞姐姐,妳醒啦?」希杰開心的向我跑來,「妳知道嗎?聽到妳受傷的消息,有一大群人跑到醫務室外面說要探望妳,還有人假裝生病想要跑來這邊,我們剛剛過來時,現在醫務室門口排了好多人……」

 

「嗯,我有聽說這件事情。」我無奈的苦笑著。

 

「托妳的福,我最近賺了不少!」三藏笑的眉眼都彎了,他將一堆食物放在桌上。「這些就算是感謝妳,請妳吃的!」

 

「奇怪?夜伢呢?」麗莎東張西望的找尋著。「他不是一直在這邊照顧妳?人怎麼不見了?」

 

「他去幫我買吃的東西。」我笑著回答道。

 

「真是好貼心啊!妳受了傷,他就不眠不休的照顧妳,妳肚子餓,他就去幫妳買吃的,你們的感情還真好……」麗莎擠眉弄眼的對我揶揄著。

 

沒有回答麗莎的話,我只是給了她一個苦笑。

 

「怎麼了?」敏感察覺到我的鬱悶,麗莎擔心的追問:「妳身體不舒服嗎?」

 

「不,我只是……」我停頓了下,思索著該怎麼說明我心中的計畫。「我想要……」

 

當我鼓起勇氣想要說出想法時,夜伢拎著餐點回來了,歐羅跟果力多尾隨在他身後。

 

見到屋內的其他人,歐羅會心的笑笑:「你們大家都來了啊。」

 

看著所有人全都出現了,夜伢略帶不解的問:「今天大家都沒課嗎?」

 

「有啊,只是……」希杰無奈的聳聳肩,沒有將話說完。

 

看他那模樣,想必是翹課了吧!我沒想到向來最準時上課的希杰,竟然也會有不想上課的時候。

 

「去了也只是被抓去當助手,根本沒有上課。」三藏一副無所謂的聳聳肩。

 

「老實說,我覺得現在的課程……有點無聊。」麗莎坦率的說出她的想法。「雖然現在魔法學老師教的是高級課程,可是,這些東西的基礎原理其實都一樣,魔王鯨早就教會我該怎麼去變換它了。」

 

「嗯,我也有這樣的感覺。」希杰附和的點頭。

 

「大消息!大消息!」姬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她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我、我剛剛……經過校長室……聽、聽到……」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