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園的魔法練習場上,新生們正準備開始他們第一次的魔法戶外課程。

 

說是魔法練習場,其實也不過就是一個區分成數塊場地的大草原,唯一不同的地方是──這草原上設有雙重結界,能夠治療傷勢以及困住魔物,防止上課用的魔物跑到校園搗亂。

 

上課的老師因為要準備教材,目前還沒出現,學生們趁這機會聊天連絡感情,不過,眾人話題的焦點全放同個人身上……

 

「是迪亞學姊耶!她怎麼會這裡?」雖然新生們刻意壓低聲音了,不過還是清楚傳入了我的耳中。

 

是啊,我自己也很好奇,為什麼魔法學老師抓我來這邊當他的助手?一般來說,助手都是由即將畢業的高年級學生擔任,這差事怎麼會落到我頭上?

 

我站在距離學生們幾步遠的地方,手上拿著本書翻閱。當然,我的心思並不在書本上,我只是裝出一副專心閱讀的樣子,用來阻絕他們跟我交談,不讓他們有機會問我一連串問題。

 

「我哥說,她是個很強的女生,聽說她一刀就可以解決高等魔物耶!」

 

想太多,我怎麼可能一刀解決高等魔物?至少也要砍個好幾刀才行,這個誇大的消息是怎麼傳的?我隨手翻了一頁書籍,偽裝成我依然專心的看書,沒有聽到他們所說的話。

 

「請問,迪亞學姐……」一個女生怯生生的放大了音量,像是期待我回應般的開口。

 

當她說出這句話時,其他人也同時停止交談,四周頓時一片寂靜,靜的連風吹過草地的細微聲響,在此時都顯得格外響亮。

 

唉,還是躲不掉啊……我抬起頭,用著近乎毫無溫度的語氣回道:「有事嗎?」

 

這一招「裝冷漠」是夜伢教我的伎倆,他說,要是對別人親切微笑,他們就會更加熱情的回應,如果擺出一副漠視、冷淡的態度,他們就會因為這份疏離感,不敢太過親近。

 

就如同夜伢所說的結論,那名女生退縮了下,而後才小小聲地說出她的問題。

 

「我、我聽說你們在魔界遇到很厲害的魔物,那是什麼樣的魔物呢?」

 

「它是冥界追捕的妖物,我們協助冥王共同緝捕……」我才說出一句話,週遭立刻出現一陣驚呼聲。

 

「好恐怖!被冥界緝捕的妖物一定很危險!」

 

「我還以為這種事情只有老師們才做得到,沒想到他們竟然也能參與這樣的行動!」

 

「我們只是擔任輔助的角色而已,主要擔任攻擊手的人並不是我們。」為了不讓他們將我們的能力誇大,我連忙澄清的說道。

 

「這種行動這麼危險,你們不怕嗎?」

 

害怕?那時候我好像只想著要參與,並沒有什麼害怕的心情……我側頭回想了下,搖頭回答道:「不會。」

 

在當時面臨性命交關的那一刻,我心底湧起的並不是恐懼,而是不甘,我懊惱著自己能力的不足……在家裡養傷的時候,我也沒有太在意傷勢,反而是慶幸自己能參與這樣的行動。

 

「可是,妳不怕會死掉嗎?」

 

「我聽說,妳跟夜伢學長都受了重傷,歐羅學長還差點死掉!」問話的同學握緊雙手,用著極為驚恐的語氣說道:「要是真的死掉那該怎麼辦?不,就算沒有死,如果受了重傷成為植物人,或者不能行動,那、那也很恐怖……」

 

「這位同學,你先別這麼激動,冷靜點。」見他臉色發白的驚恐模樣,我連忙笑著安撫他。

 

那名同學緩緩鬆開緊握的手,拿出潔白的手帕擦去汗水,臉上依舊是一副眉頭深鎖的模樣,語氣中帶著責備口吻的說道:「要是真的發生事情,到時候想後悔也就來不及了。」

 

「這是我自己決定的事情,就算面臨失敗,我也不會後悔,」我說出了我的想法。「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是如何,要是顧慮太多反而會將自己框架住,再說,每個人面對事情時,取決的標準都不同,我不認為我的決定是正確的,只是,我想要這麼做……」

 

在我說完話之後,新生們瞪大眼睛,用一種我所不能理解的神情望著我。

 

「怎麼了嗎?」被他們用這種奇怪的視線注視,我感到渾身不自在。

 

「迪亞同學,妳說的話,好……好超然喔!」一名女同學像是讚嘆般說道。

 

「超然?」我愣愣的重覆了一次這個奇妙的形容詞,完全無法理解。「請問,妳所謂的超然是什麼意思?」

 

「就是、就像是看透世事,很有自己的想法……」女生興奮的向我解釋道:「雖然妳才大我一歲,可是妳感覺好成熟!」

 

「……」聽起來,我好像是給人一種歷盡滄桑的感覺?

 

「迪亞學姐說的這一番話,讓我突然對自己的人生有種頓悟!」另一個男生激動的臉都脹紅了。「我決定了!我要加入迪亞後援會!我要將妳視為我努力的目標。」

 

要努力用不著拿我當目標吧?還有,我什麼時候有後援會,我怎麼都不知道?

 

 

「抱歉,各位同學,我來晚了!」魔法學老師笑容滿面的朝我們走來,這也才解除了他們繼續發問的窘境。

 

魔法學老師手上的魔杖輕揮了幾下,排列整齊的桌椅出現在草原上,新生們魚貫的入位就座,安靜的聽課。

 

「經過幾堂課的魔法概論解說,今天終於要開始實際的演練了,」魔法學老師開始說出這堂戶外課程的內容:「我想要先了解各位的魔法能力,所以,今天就先來進行魔法測驗。」

 

「是。」學生們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因為只是要進行簡單的測試,所以我特地從商店選購了最低等的魔物『史萊姆』。」魔法學老師手上的魔杖輕彈了數下,數十個綠色半透明狀的生物在學生面前出現。

 

史萊姆被一圈隔離魔法圈住,只能在魔法圈子裡頭緩慢的移動。牠們的出現引起學生們一陣驚訝。

 

「是史萊姆耶!原來牠長這樣子啊?」

 

「跟書上說的有點不一樣,牠不像黏液,比較像果凍。」

 

史萊姆像果凍?未免也把牠們形容的太可愛了吧?

 

「史萊姆是一種單純的生命體,主體是由黏液跟一些有機物構成,沒有骨骼跟臟器,也沒有固定形體,」魔法學老師細心的為學生們講解著,「牠們什麼東西都吃,是一種雜食性魔獸,牠們另外有個外號叫做『魔界的清道夫』,行動不是很敏捷……」

 

聽完魔法學老師所講解的內容之後,我發現,他只說明了史萊姆的生態及構造,但是並沒有說出史萊姆所使用的攻擊方式,以及該如何制伏牠,我猜,他大概是想要藉此了解新生的應變能力吧!

 

「好了,誰要當第一個測試者?」魔法學老師望著新生們。

 

新生們你看我、我看你的互望了會,最後,一名男生自告奮勇的舉手了。

 

在他走進練習場之後,練習場的四個邊緣發出紅色光芒,這是練習場魔法陣啟動的標誌。

 

「準備好了沒有?要開始了。」魔法學老師的魔杖隨手一揮,一隻史萊姆便飛到了魔法練習場裡面。

 

史萊姆一進入練習場,男生立刻抽出他的魔杖,表情嚴肅的警戒著,而那隻史萊姆卻像是完全不想理會般,一動也不動的窩在原地。

 

看樣子,他應該沒看過有關史萊姆的書籍。望著那名學生緊張而僵硬的站在原地,我真想叫他不用那麼擔心。

 

史萊姆真的可以算是最弱小的魔物,就算是拿根木棍都能將它擊斃,更何況他拿的是長劍?

 

當然,並不是所有史萊姆都是好欺負的,要是遇上體型特別巨大的史萊姆,這就要頭疼了,因為牠們會不斷生殖繁衍,就算將牠一分為二,切成兩半,也只是將牠從一隻變成兩隻。對上這種史萊姆,最乾淨俐落的解決方法,就是使用火攻,一把火將牠燒個乾淨。

 

場上的同學開始唸起咒語,朝史萊姆發動了水系魔法,一道強大的水柱從天而降,直接衝擊在史萊姆身上。

 

拿水沖史萊姆?我已經可以預測接下來的後果了。

 

在水柱結束之後,我們面前出現一個巨大的史萊姆,牠身體的顏色比先前更淡一些,圓滾滾的身體裡頭有著流動的水,可想而知,牠應該是將剛剛的水給全部吸收了。

 

「這、這……」見到史萊姆變成比自己還高的球體,那名同學嚇軟了腿,跌坐在地上,嘴裡不斷嚷著。「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想放棄挑戰,就走出練習場來。」魔法學老師對那名學生喊道。

 

魔法學老師的話一出口,那人不多加考慮,立刻退出了練習場。

 

怎麼不考慮多試一下呢?我對這樣的舉動感到有點惋惜。

 

就算面臨恐怖的魔物,這裡是學校耶,有老師在場,又有魔法陣可以療傷,絕對不會有性命危險,其實可以放手去批拼看,也好有個經驗啊。

 

以往,老媽她帶我進行第一次的魔物訓練時,她可不管我是沒接觸過魔物的生手,直接讓我跟攻擊性強的「魔黑犬」對打,那次可讓我吃足苦頭,渾身傷痕累累。

 

「下一位。」魔法學老師在那名學生離場之後,對學生們說道。

 

「……」同學們為難的互看著彼此,他們誰也不想上去跟那個巨型史萊姆對打。

 

「害怕嗎?」魔法學看出學生們的想法,回頭對我說道:「迪亞,妳先把那隻解決掉。」

 

「是。」我點頭答應著。

 

抽出腰間的長刀,我沒有走入練習場,僅僅站在距離它數步遠的地方,舉刀一揮,刀氣便將那隻史萊姆斬成兩半,像是破掉的水球般,大量的水自史萊姆的身體湧出,整個練習場頓時濕了大半。

 

「迪亞手上的長刀根本沒有碰到史萊姆,可是牠竟然就變成兩半了!這是怎麼做到的呢?」有人用著完全無法理解的語氣問道。

 

「這就是所謂的刀氣啊!」另一人用著崇敬的語氣回道:「我聽說,要發出這樣的刀氣,必須要練上好幾年!」

 

「好了,接下來誰要上場?」魔法學老師開口催促著他們。「你們動作最好快一點,要不然,今天恐怕無法完成測驗。」

 

依著老師的話,學生們一個個進入練習場中,其中有些人像第一位同學一樣,抓不到攻擊的訣竅,有些同學則是順利的解決了史萊姆,另外還有幾位同學因為過於緊張,放出的魔法反過來誤傷了自己……

 

「下一位……」魔法學老師活動著發酸的頸子,似乎是感到很疲憊。

 

剩下十二個。我默數著還沒有接受測試的同學。

 

一個班級大約是三十名同學,這場測試到目前為止,花費了將近一小時的時間,這真是讓我大感意外,記得一年級的時候,我所待的班級也有進行這樣的測驗,那時,我們全部的人花不到一小時。

 

「啊!」一名男同學的慘叫聲傳來,讓發呆的我稍稍的回過神來。

 

這是又是什麼事件?我懶洋洋的往練習場的方向掃了眼,從剛剛到現在,尖叫聲總是沒有斷過。

 

「放、放手!」那名男生使勁抓住腰上的長劍,劍的另一端被吸入史萊姆口中,兩方奮力的相互拉扯著。

 

怪了,這支史萊姆餓昏了嗎?既然連劍也吃?我納悶的打量這奇怪的狀況,雖然史萊姆有清道夫的外號,可是,牠們只吃有生命的東西,或者是腐爛的屍首,沒見過吃武器的史萊姆。

 

「怎麼了?」魔法學老師也發現情況有點不對勁,他走到練習場外圍詢問著。

 

「牠、牠想吃我的劍!」男同學求救似的大喊:「老師,我該怎麼辦?」

 

「嗯,這倒是挺有趣……」魔法學老師臉上出現奇怪的笑容。「既然牠想吃,你就給牠吃吧,晚點我再買隻劍補償你。」

 

「這……」男學生猶豫的望著史萊姆,最後,他鬆開手,長劍立刻被史萊姆吞入口中,我們可以透過那半透明的身體,清楚看見長劍立於牠身體的中央處。

 

原以為,吃下劍的史萊姆會在發現它不是食物之後,將它給吐出來,但是,那隻史萊姆並沒有這麼做,牠只是不斷扭動著身體。

 

牠到底想做什麼?我們全部走上前仔細看著牠的舉動。

 

忽然,我看到史萊姆體內另外還有一個像是碎片的物體,透過光線折射,那東西隱隱發出亮光,在史萊姆扭動身體時,那碎片也跟著緩緩移動。

 

那是什麼?我走入練習陣中,站在史萊姆面前端詳著。

 

走近一瞧,才發現那是某把劍的碎片,約莫是手指的長度,上頭刻有波浪花紋還點綴了金線,即使已經成了碎片,它還是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可想而知,這碎片的原身,該是把上等好劍。

 

說也奇怪,越看那碎片,我就越覺得眼熟,那劍身碎片的紋路很別緻,尤其它又綴上了金線,跟一般的長劍有很大的不同……

 

對了!它是……我想記起我什麼時候看過這東西了。

 

不可能!不可能是它。我瞪大眼,心情複雜的望著那碎片。

 

在那碎片緩緩黏上長劍的劍身之後,我才後知後覺了解,為什麼這隻史萊姆要吃這把劍,為什麼牠要不斷扭動身體。

 

「快退開!」我著急的對所有人吼著。

 

「怎麼了嗎?」所有人沒有立刻退開,只是困惑的望著我。

 

「快點離開這裡!」我抓住站在練習場內的男生,才準備轉身離開,身後突然發出一陣強光。

 

「那是什麼光?好刺眼!」眾人瞇起眼睛,退離了幾步。

 

「你們看!那隻史萊姆怪怪的!」

 

回頭一看,那隻史萊姆的身體轉變成人的形狀,牠的手上握著長劍,在接近握把的劍身處,鑲著剛剛的碎片。

 

沒想到,魀虛的魂竟藏於碎片中逃脫,還附身在史萊姆身上,這下可糟糕了。我警戒的望著那個人型。

 

「吃……我要吃……」人型發出了聲音。「我要很多的靈魂,我要充足的精血,我要力量……」

 

「牠、牠、牠……」我身旁的男生嚇得雙腳發軟,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那人型趁這機會撲了上來,我連忙揮刀上前擋住牠。

 

「好刀……」在兩個武器相擊時,那個人型興奮的說道:「我要吃了它,也要吃了妳……」

 

「上次讓你給逃了,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你還有逃跑的機會!」我快速朝人型轟出火龍,想要一把火燒了牠。

 

「啊啊啊!不……」人型發出淒烈的叫聲,火焰不斷吞食著牠,人型逐漸越縮越小,失去的原有的人型,牠癱在地上像是粘液一般。

 

火焰燃燒時,數道灰綠色的煙霧四處流竄,那煙霧以漩渦狀態往空中盤旋,一道道如雨絲般的閃光自煙霧中發出,光芒匯聚成一條,投射在被老師困在魔法陣中的史萊姆群身上。

 

這傢伙想做什麼?我對眼前的狀況感到不妙,為了不讓魀虛有翻身的機會,我立刻在手上聚起另一條火龍,打算對牠發動第二波攻擊,但,魀虛卻早我一步,一道強勁的妖氣將我給震退數公尺。

 

「你們看!」一名女生大聲尖叫著。「史萊姆牠們飛起來了!」

 

原本被困在魔法陣中的史萊姆群,在魀虛發出的光束牽引下,一個個漂浮在半空中,順著光束,那些史萊姆快速飛向癱倒在地的人型,跟牠結合成一體,原本被火焰吞食的人型變成三尺高的史萊姆巨人,牠隨手一揮,身上的火焰便全滅了。

 

「救、救命啊!」坐在不遠處的男生,臉色蒼白的喊道:「我不想死……」

 

「快離開這裡。」我對他喊道。

 

「我、我動不了……」他全身無法克制的發抖著。

 

「我要將你們全吃掉……」史萊姆巨人大手一揮,直接朝那男生抓去。

 

「出去!」我迅速一揮手,一陣捲風便將這男生給捲出這個練習場,那個史萊姆巨人撲了個空。

 

就在我分心的這一瞬間,另一隻手抓住了我,將我整個人提至高空。

 

「嘿嘿……終於抓到妳了。」史萊姆巨人得意著大笑道。

 

好傢伙,竟然懂得聲東擊西……我無奈的苦笑著

 

「這裡有很多很棒的靈氣。」史萊姆巨人深深的吸了口氣,像是在嗅某種味道。「等獲得妳的力量之後,我再去獵殺其他人……」

 

「你休想!」我自全身發出火焰,將牠抓住我的手給燒毀,落地之後,起手對土地一擊,無數條藤蔓從土壤中竄出,將牠給牢牢捆住。

 

「老師,請在這裡設置最強的結界陣!」我對魔法學老師喊道:「絕對不能讓牠離開這裡!」

 

「好!」魔法學老師抓緊機會,開始唸出咒語。

 

以練習場為範圍,無數條的光線自地面竄出,一條條交織成一個半圓型的結界。

 

「快出來!要不妳也會被困在裡面!」老師在完成咒語後,對我催促道。

 

聽到老師的話,我立刻拔腿往外跑,但,就在我快接近練習場邊緣時,一條觸手纏住我的雙腳,將我一步步拉向魀虛。

 

「快掙脫!結界陣就要完成了!」魔法學老師望著逐漸成型的結界,緊張的對我喊著。

 

我迅速揮刀砍斷那條觸手,動作迅速的起身往外跑,但,緊跟著,我的腳拌到了某種物體,一個重心不穩,我整個人往前摔趴在地上,手上的紫珀星刀跟著摔落在不遠處,回頭一看,那是一隻小型的史萊姆。

 

為什麼會有小隻的史萊姆?望著在地面滾動的東西,我想到了一個最糟的狀況。

 

因為剛剛史萊姆群大量融合,所以,牠們進化成會自體分裂的狀態,這隻史萊姆很有可能是我剛剛砍斷的觸手……

 

「別發楞!快出來!」魔法學老師再度催促我。

 

「好!」才想起身去撿刀,那隻小史萊姆用個比我更快的速度朝刀子跳去,黏上紫珀星刀之後,牠帶著它往魀虛的方向跳去。

 

「放開我的刀!」我朝牠轟出一道火燄,將牠給燒成灰燼。

 

「不要管刀了!」老師在我要去撿長刀的時候對我大喊。「妳再不出來,就來不及了!」

 

 

魔法光線迅速的構築著結界陣,現在只剩下一個小缺口能夠出去了。

 

望著那逐漸縮小的缺口,剩餘的時間只能讓我在撿刀跟逃離之間擇其一,遲疑了下,我還是轉身跑向長刀,沒有理會老師跟其他學生的喊叫聲。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