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耶!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她!」

 

「天啊!我是在作夢嗎?我竟然可以看到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

 

「迪亞,我們家的人都好喜歡妳,妳真的是太棒了!」

 

「我愛妳!妳是我心中的女神!」

 

「請幫我簽名!」一個女生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也要!」

 

在一陣陣尖叫聲過後,情緒激動的眾人朝我衝來,那氣勢猶如萬馬奔騰、滔滔江水般,眾人奔跑的力道除了撼動地面之外,還連帶激起了滾滾沙塵,他們嘴裡發出了極高分貝的吼叫聲,眼神中激放出詭異的光芒。

 

「等、等等……」見到這種恐怖的情況,我驚恐的退了兩步,並舉手示意他們停下,但是,他們全沒理會我的制止,像是餓虎撲羊般撲向我。

 

媽呀!竟然全部都撲上來?想壓死我嗎?

 

危急之際,我連忙張出防護屏障,將他們阻攔在外,一群人便像肉餅一樣貼在屏障上,跟我對望著。

 

「唔、唔!我不能呼吸了……」

 

「不要擠啦!後面的退開!」

 

「我也想退啊!後面的一直推我,我怎麼退!」

 

「啊!誰亂摸我的屁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望著屏障上那些因擠壓而變形的臉,我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你們在做什麼?」一個男生聲音出現,跟著,貼在我屏障上的人群,被人一個個給抓了開來。

 

在人群散去後,我順手將屏障撤下,幾名負責維持秩序的同學出現在眼前,其中一名同學是魯凱˙魯魯尼。

 

「好久不見。」見到熟人,我笑嘻嘻的向他打招呼。

 

「妳沒事吧?」一見面,魯魯尼就急切又關心的問著。「我聽說妳在魔界中受了重傷,現在身體好點了嗎?」

 

「嗯,已經完全復原了。」我笑著點頭回道。

 

本來,奶奶調了一杯強效療傷的湯藥要給我喝,可是,爺爺說,我現在已經擁有精靈的自然治癒力,不需要藉由藥物也能恢復,奶奶對這件事情感到很好奇,便決定讓我自行休養,她則是在一旁記錄我的恢復狀況,順便研究我體質的變化,也因為這樣,所以我的傷才會拖了三個月之久。

 

「你是這裡的服務人員啊?」見到他手臂上別著服務員的臂章,我好奇的問。

 

「是啊。」聽到我這麼問,魯魯尼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髮,雙頰微微泛紅,「校、校長說,這裡缺人手,所以我就過來幫忙。」

 

「你害羞什麼啊?」陪在魯魯尼身邊的男同學,突然開口吐槽道:「你根本是因為聽到迪……」

 

那人話才說一半,他就被魯魯尼捂住嘴巴,拖離我身邊幾步。

 

「聽到什麼?」隱約中,我似乎聽到我的名字?

 

「沒、沒事。」魯魯尼臉上有著想掩飾的僵硬笑容。

 

說話時,我發現其他人猛盯著我瞧,像是在看某種珍奇異獸般,那種奇異的視線,真是讓人覺得有點不自在。

 

「我先走了,學校見。」不想再繼續被當成觀賞物,我開口向魯魯尼道別。

 

「等、等等!」魯魯尼連忙叫住我。「妳想搭哪一艘船?我幫妳另外安排一間隔離的房間……」

 

特別為我安排?這是不是有點過於小題大作了?我又不是什麼重要人士。

 

「不用了,我搭老師的船。」我笑著指指天空,藍天中一艘黑色帆船緩緩駛過,船上的黑色船帆畫著骷髏頭的標誌。

 

「那、那艘船是……」魯魯尼跟其他學生驚恐的望著我。

 

也難怪他們會這麼驚訝了,這艘船是「木乃伊」老師的專屬船,也就是我以前新生報到時,跟麗莎誤搭的那艘船。

 

「迪亞,妳還是不要搭那艘船吧?」魯魯尼面有難色的望著我。「那老師是……」

 

「我知道。」我一副無所謂的朝他笑笑。

 

學校大部分學生,對木乃伊老師都是敬而遠之的,以前的我也是,之所以不再懼怕他,是在認識姬之後。

 

從姬的口中,我們才知道,木乃伊老師雖然長的恐怖,可是他的心地很善良,他旅行的時候,要是看到路上有受傷的動物,老師都會為牠進行治療,不,不只是動物,甚至魔物也是,除此之外,他對教學有極大的熱誠,對學生也非常關心,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老師。

 

不過,學生們光是看到老師就嚇得躲開,更在私底下議論著一些不是事實的謠言,說老師喜歡拿人當實驗品,半夜會離開棺木找尋獵物……光聽這些謠傳就讓人想遠離老師了,怎麼還會有勇氣多去跟老師相處,進而瞭解他呢?

 

輕輕一躍,我緩緩漂浮上升,飛至高空,站在下方的學生見況又是一陣驚呼。

 

「天啊!她竟然不用唸動咒語就能使用翔術?這是怎麼辦到的?」

 

「真不愧是阿德烈米斯拉契家的人!」

 

聽到他們所說的話,我唇邊浮起一抹笑,不唸咒語就能飛行,這是因為我使用的不是魔法,而是精靈的御風術。

 

緩緩飛至船身旁,在我接近時,船身的門自動打開,像是在歡迎我一般。入口的門在我進入後再度關上,連同將下方那些人的聲音隔離。

 

「自己……找地……方休……息吧……」才剛往裡走,木乃伊老師的聲音就出現在我耳邊。「廚房……有食……物餓……了就……去吃……」

 

「謝謝老師。」我笑著點頭道謝。

 

順著通道往裡面走,通道上的房間跟先前見過的一樣,有的房門貼上了黃色符咒,有的用數條鐵鍊鎖起,我隨意的四處逛著、晃著,在見到一個沒有貼符咒、沒上鎖的房間時,我開門走了進去。

 

房內的桌子上擺了一堆符咒書、七星劍、羅盤、動物的屍首,以及一些雜七雜八的器具,另外,在房間的角落處還放置著幾個大甕,甕上貼著長條封印符咒。

 

這樣的場景讓我想起跟狂初見面的時候,還記得,那時候是麗莎失手撕下其中一道符咒,放出一隻惡鬼……

 

緩步走到大甕旁,望著頂端的符咒,我突然有種將它撕下的衝動。

 

手,不自覺放上了眼前的甕,像是被蠱惑般,我撕下了那道封印符,一陣綠煙順勢自壺中冒出來……

 

『哇哈哈!我自由了,我終於自由了!』一個如雷般響亮的笑聲傳來,一隻斜眼塌鼻、嘴大牙尖,膚色為土黃色的妖怪現身。

 

見到我,那妖怪的嘴笑得更開了。『困了那麼久,我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吃到人肉,妳看起來很好吃……』

 

「真是熟悉的台詞……」聽著這句話,我唇邊浮起一個笑。

 

『嘿嘿嘿,乖乖讓我吃掉吧!』妖怪伸出利爪向我揮來。

 

「鏘!」一道刀影閃過,那妖怪在瞬間被我砍成兩段,瞪著愕然的雙眼,它在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的情況下消失了。

 

「真糟糕,本來想練一下刀……」沒想到妖怪這麼輕易就被我解決了,我突然感到有些失望。

 

但,在剛剛揮刀的同時,我察覺到一股異樣的感覺。

 

刀的手感好像有些不一樣,刀身似乎變輕了?而且握在手中時,好像有一種奇異的波動傳至體內……仔細打量手中的紫珀星刀,卻又找不出任何不尋常的地方。

 

是因為這三個月都沒有握刀,所以才產生這種錯覺嗎?我推敲、臆測的想。

 

在我休養時,老媽破天荒規定我不准練刀,甚至不准碰刀,說是要讓我完完全全的靜養,以往的她,總是要我每天練刀、不能間斷。

 

記得狂以前常說,刀不能離身,要將它當成身體的一部份,我剛剛揮刀的陌生感,會不會就是因為我的身體遲鈍了,所以……

 

「要不要再放幾隻妖物出來練刀呢?」望著另外幾個甕,我猶豫著。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當我注視著那些上了封條的甕時,那些甕似乎起了些微的顫抖,像是感到懼怕一般。

 

「不要……虐待……妖物……」木乃伊老師的聲音突然響起,語氣中帶著無奈的警告意味。

 

虐待?我哪有?誰聽說妖物被人類虐待的?雖然對這話很不服氣,但我還是乖乖收手,坐在牆角邊休息。

 

由於碼頭到學校要很長一段時間,無事可做的我,只好望著窗外的海景發呆,船在飛出碼頭後便降落在大海中航行,船身隨著波浪規律的搖晃擺動,我的意識也被晃的昏沉沉……

 

正當我陷入半夢半醒之際,附近傳來一些吵雜的聲音勾起我的注意,不自覺的,我豎起耳朵傾聽,那些聲音中,有部份是急促的跑步聲,有些是斷斷續續的說話聲,話語中參雜著哀求與命令的音調。

 

發生什麼事?我走到窗口邊,打開窗戶往外眺望,探尋著聲音的來源。

 

在湛藍的海面上,兩艘船停在距離我遙遠的海平線彼端,就像兩艘小模型船一般。

 

前面好像有麻煩?對四周的洞察力比一般人敏銳,這也是我體質轉變後的特點之一,任何在風中傳送的聲響,我總是能輕易的聽見。

 

我鑽出窗戶直接跳入水中,身邊包出了一圈氣泡圈供給我呼吸,水流將我往船的方向送去。

 

當我到達船身附近時,我發現其中一艘船隻張著海盜旗幟的風帆,海盜船在用繩勾勾住另艘船之後,一群海盜蜂湧至船上,船上的一群老弱婦孺被嚇的尖叫連連。

 

「全部不要動!把你們的錢交出來!」

 

「快點把錢給我!」

 

「我們沒打算殺人,我們只要錢,快點把錢給我,你們就可以結束這場災難。」

 

見到海盜出現,船上的人慌成一團,有的人尖叫著到處跑來跑去,有些人則是害怕的跟親人抱在一塊。

 

「不行啊!這是我存好久的積蓄,我要拿回家給家人的啊!請你們大發慈悲……」一個蒼老的聲音拼命央求道。

 

「死老頭!少說廢話!還不快拿過來!」另一個聲音嘶啞的男子聲音,用的如雷般的音量吼道。

 

「碰!」在那人的吼聲過後,我聽到一聲撞擊聲音,像是有人摔在地上一般。

 

「爺爺!爺爺你怎麼了?你有沒有摔傷?」另一個輕細的女孩聲音出現,語調中帶著擔心與害怕。

 

沒想到,現在還有海賊的存在啊?我對這個發現感到訝異,一直以為,這個世界是和平的呢!

 

我在瞬間躍出水面降落在船上,當我看到一名身材壯碩、皮膚黝黑的海盜,手上拿著一個包袱時,我一個箭步衝至他面前,掌心對準他的胸口一擊,那人被我打倒在地,我隨手一揮,被海盜搶走的包袱飛回至老者手中。

 

「謝、謝謝,真是太感謝妳了……」老者抱緊了包袱,滿是感激的鞠躬道謝。

 

「這是怎麼回事?」見到我出現,海盜們全停下手邊的動作。

 

海盜人數大約四十七名……我快速掃視了四周的狀況。

 

「哪裡來的小妞?」一個帶著船長帽的海盜斜睨著我,充滿橫肉的臉上帶著嘲諷。

 

「頭目,她長的倒是挺不錯,您要不要乾脆收了她?」他的手下們斜眼望著我,臉上的表情只有「淫笑、愚蠢」,這一類的詞句能夠形容。

 

「啊!放開我!」一聲女生的尖叫聲傳出,一個高瘦的海賊揪著一個女生的手腕,那女孩的年紀看來跟我差不多。

 

「頭目!這個小妞也一起帶吧!」那個海賊似乎是看上了那女孩。

 

「放開她,放開我女兒!」一名中年人激動的撲上前,跟那個海賊展開拉扯。

 

「你給我閃邊去!」那海賊才想一拳揍向他,下一秒,我的刀就架在他脖子上。

 

「放開她。」我威脅似的命令道。

 

「哼,妳以為拿著把刀就能嚇唬我?妳不過是個女人。」那海賊面帶挑釁的道:「妳有膽子殺人嗎?老子我……」

 

「那就試試吧!」在他打算發表高談闊論時,我舉刀往他的手砍去,那人嚇的立刻鬆手。

 

「妳、妳竟然真的砍下來?」那人不可置信的瞪著我,剛剛要不是他手縮的快,恐怕就成斷臂人了。

 

「難不成,我砍人還要等天時、地利、人和嗎?」我挑著眉,似笑非笑的回了這句。

 

「呃……」那人因為我這句話而愣住了。

 

「無恥之徒!你們做出這種事情,不覺得很丟臉嗎?」脫困後的女孩氣急敗壞的怒罵道,她的父親則是急忙將她拉到身後,不讓她再繼續說下去。

 

海盜們聽到女孩的話,全都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丟臉?我們可是光明正大搶東西,又不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

 

「花點錢就能消災了事,我想你們也很樂意的吧?」

 

「這世界本來就是適者生存、強者為王。」海盜們紛紛嚷著。

 

「的確,勝者為王,這是不變的真理。」我對海賊的這句話深感同意,住在森林裡的動物們,也是依靠著這樣的定律生存,不過,我的反應卻引來其他人的側目。

 

「妳怎麼可以認同他們?」人群中,有人不滿的嚷著。

 

「嘿嘿!沒想到妳這小妞還挺上道的。」那個滿臉鬍子、體格壯碩的海盜頭目,對我的回應感到驚訝,「我就喜歡妳這種女人!妳就來當我的老婆吧!」

 

「不要。」我乾脆的一口回絕。

 

「哈哈哈……」那名頭目一聽我這麼回,放聲大笑了起來。「老子我用綁的也要將妳綁回去!」

 

「要打就來。」我極有自信的揚起一抹笑。

 

「呦?沒想到妳的個性也挺倔,」那海盜頭目揮舞著手上的武器,大搖大擺向我走來。「小妞,我可是號稱『縱橫南北海,搶遍東西方』,受到各國海軍部通緝的最強海盜!妳想跟我……」

 

那人的話還沒說完,就已經被我打飛,摔落在遙遠的海面上。

 

「要打就快點打,何必說一堆廢話?」我不耐煩的掃了其他海盜一眼。「我還有事情要忙,你們別浪費我的時間。」

 

「老、老大…」其他嘍囉沒有任何攻擊我的反應,他們只是愕然地看著浮沉在海中的首領。

 

見到他們像是傻住了的表情,我突然很想笑。「大什麼大?還不趕快去撈人?」

 

海盜們這才如夢初醒般連忙回到自己船上,快速前往打撈他們老大。「老大,撐著點!我們馬上來了!」

 

「謝謝妳救了我女兒,請問妳叫什麼名字?」中年人領著他女兒前來向我道謝,其他人也跟了過來。

 

「妳真是厲害,竟然面對強盜還面不改色。」

 

「妳是旅行者嗎?從哪裡過來的呢?」

 

「我……」面對他們這般熱烈的詢問,我才想開口回答,一陣淒烈的慘叫聲從附近傳來。

 

那聲音是從海盜船那頭所發出的,原本平靜的海面突然竄出一隻巨大的魔獸,魔獸長了兩顆頭,身上長著灰色的鱗片,牠似乎是將海盜們當成了獵物,張大口,用尖銳的牙齒攻擊著海盜們。

 

「你們快調頭!」我對週遭的人喊道,隨即準備前去救人。

 

「等等!」一隻手抓住了我,制止我的中年人不解的問道:「為什麼要去救他們?」

 

「為什麼不救?」我反問他。

 

「因為他們是海賊!」那人答的理直氣壯。

 

「海盜就不該救嗎?」我真是無法理解這個理由,「難道救人還要看他的身分?」

 

「我……」那個人頓時語塞,完全無法回話。

 

沒有多加理會那個人,我騰空飛起迅速衝向雙頭魔物。

 

「救命啊!我不要死在這裡!」

 

「快掉頭!快避開!」海盜們試圖想逃開,但雙頭魔物的動作卻比他們更快,兩隻爪子緊緊抓住海盜船。

 

「水縛!」我讓雙頭魔物身邊的海水捲成麻花辮,牢牢將牠綁住,並且使勁將牠跟海盜船拉開,拖到較遠的海域。

 

最好能一刀就解決,要不然,可能會糾纏上好一陣子。望著即將要掙脫水縛的雙頭魔怪,我抽出腰間的長刀,心裡盤算著攻擊招式。

 

一股氣流往我身上匯集,像是有生命般,氣流交叉盤旋在我的四周,而後,氣流往刀口凝聚。

 

這時,我手上的刀竟然發出細微的震動,像是跟那凝聚的氣流產生共鳴。

 

為什麼會這樣?訝異著紫珀星刀的異常變化,但,我也沒時間多加細想。

 

「蒼穹之刃!」握緊長刀奮力一揮,原本凝聚具在刀上的氣流分成五道,氣流帶著強大的刀氣騰空衝往向魔物。

 

「碰!」那雙頭魔物被刀氣切成無數塊,強烈的刀氣甚至在海中挖出了數個大缺口,這股衝擊力道連帶引發數層樓高的大浪。

 

這破壞力未免也太大了吧?望著眼前的狀況,我自己也嚇楞了。

 

以往,我發出這個招式時,僅僅能將魔獸給砍成數塊,可是現在卻……

 

老媽有對這刀做了什麼事情嗎?

 

「快上……船要……遲到……了……」木乃伊老師的聲音在我身旁出現,回頭一看,黑船出現在距離我不遠的海面。

 

一個轉身,我從開啟的窗口鑽回船內,在前往學校的這段旅程中,我對紫珀星刀的變化仍充滿了困惑。

 

剛剛揮刀時,突然感覺動作順暢很多,彷彿這刀成了我身體的一部份,而且,好像有某種波動不斷傳入我腦中……這樣的情緒,我從沒發生過。

 

輕手撫著紫珀星刀,刀鞘上的雲型花紋潔白依舊,刀柄上的紫色寶石似乎比以往更加澄澈耀眼,緩緩抽出長刀,如鏡般的刀身映出我的臉,遴遴冷光在刀鋒遊走。

 

在一片寂靜中,我彷彿聽到長刀發出一聲聲細微的聲響,那聲音清脆而不刺耳,如同水面擴散的漣漪,一波波傳入我的心中,忽遠乎近,帶著點不真切。

 

「到了……」木乃伊老師的話打斷了我的專注力,耳邊的聲音也在此時戛然而止。

 

到學校了啊……我才剛站起身,一股無形的力量包圍住我,身子被輕輕托起,強大的浮力將我送出船外。

 

 

熟悉的校門口出現在眼前,在雕著花紋的白色拱門下方,聚集了許多剛下船的新生,他們看著校園裡的環境興奮的談論著,臉上盡是開心而雀躍的笑容。

 

剛剛刀子真的有發出聲音嗎?還是,那只是我的錯覺?我站在原地,腦中仍回想著剛剛的事情。

 

說也奇怪,當我出發到學校之後,心中一直有種種隱隱的不安感,好像有什麼麻煩的事情就要發生。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