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突然,我身旁出現一個男生的聲音,回頭一看,是一名戴著銀框眼鏡,長相頗為秀淨的男生。

 

衣服上沒有別學院胸針,他應該是新生吧?發現是初來乍到的新學生,我隨即表現出溫和的一面,親切的對他笑著。「有什麼事情嗎?」

 

「請問,妳是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嗎?」男生原先緊張的情緒,因我和善的態度而趨緩,問話時,他眼中傳達出一份期待與興奮。

 

要找我?我認識他嗎?望著眼前的陌生人,我困惑了。「嗯,我是,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我、我想請妳幫我簽名。」男生紅著臉,從懷中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紙跟筆。

 

「簽名?」我愣愣的望著他,完全無法理解他的這番舉動。「為什麼你……」

 

話還沒有說完,旁邊傳來一陣足以震破我耳膜的尖叫聲,跟著又出現了萬馬奔騰,一大票人往我衝來的情景。

 

天啊!到底有完沒完?才想跟之前一樣飛上空中逃跑,卻見到有人使出飛行術打算從空中包圍我,當下,我立刻改用土遁術,快速起腳蹬了兩下地,腳下出現一個流沙似的洞,將我整個人吸入地底。

 

沙子奔走、流動的聲音在我耳邊呼嘯而過,面前的土壤像是被人不斷挖掘般,一直往旁退開,等我通過之後土層才又重新癒合,在我不斷前進之際,頭頂上端持續傳來說話聲以及奔跑聲,那是地面上的他們找尋我的聲音。

 

一直到我遠離了那些騷動聲,才小心翼翼的從地底出現,此時,我身在學生禮堂附近的花園中。

 

一直待在外面等到所有學生都進入禮堂,我才悄悄潛入禮堂,藏身於柱子後頭的牆角邊。

 

「歡迎各位進來本校就讀……」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上台,在他開口說話之後,原先正在聊天的學生全都安靜下來,目光全集中在這名男生身上。

 

說話的男生有著一雙深邃的黑眸,堅定且自信的神采自他眼中透出,未經修剪、顯得有些過長的瀏海,略略遮去他那分明的五官,雖然臉上不見任何笑容,但他那宛如王者般的恢弘氣勢,讓人不由得打自心底折服。

 

眾多女學生在聽著他說話的同時,眼中同時發散出大大顆的愛心,像是被鎖住視線、消除了聲音,眾人只能定定的望著他。

 

夜伢臉上怎麼一點笑容也沒有?跟新生第一次見面,應該要留個好印象才對!望著台上面無表情,顯得極為嚴肅的他,我突然覺得好笑。

 

不經意的,夜伢的視線在掃過整個禮堂時,正好與我對上,見到我,他突然停住話,愣了下,臉上輕輕的揚起一抹笑。

 

由於他臉上的表情轉變太過明顯,以至於讓其他人也察覺了異狀,許多人循著他的視線往我這邊找來,我連忙藏於大圓柱後頭,不讓他們發現我的蹤影。

 

「咳咳!」台上的夜伢乾咳幾聲,拉回所有人的注意。「要是大家對校內的規則不清楚,學校有研發出一個叫做『浮嗶蜜蜂』的學生幫手,它會告訴你們各種學園的校規、資訊,還有學園內發生的事情……」

 

在夜伢簡單說完校內的注意事項之後,麗莎手上拿著一本點名簿走了出來。「現在,請叫到名字的新生到前方的魔法陣,我們要開始進行學院分類……」

 

「是麗莎˙瑪麗蓮波秋絲琳公主耶!」一個新生輕聲嚷著。「我聽說,她曾經召喚出魔界的北方魔王──晶壁魔王鯨!」

 

「不只如此!我聽說她還收服了晶壁魔王鯨當她隨從……」

 

「沒想到,號稱全大陸前十大的美女公主,竟然擁有這麼厲害的魔法……」

 

「是啊!真是位兼具美貌與實力的公主。」

 

反了吧?麗莎的魔法是由魔王鯨所教導,再說,那次的召喚……根本就是誤打誤撞。聽著這項不實的謠傳,我無奈的搖搖頭。

 

「公主旁邊那個男孩,是不是被譽為『如同天使般的美少年』希杰?」一名新生指著站在魔法陣外,從旁協助麗莎的希杰。

 

「是啊!就是他!那些傳言果然是真的,他真的像天使一樣可愛呢!」

 

聽到這些話,希杰臉上隱隱出現一抹苦笑,而麗莎……臉上竟然沒有任何生氣的表情!

 

是不是因為感情已經穩定,所以她也就不在意這些事情了呢?在我還在臆測時,突然發現麗莎身邊好像隱隱亮出閃雷的光芒……

 

原來無動於衷只是表面的假象啊。我開始為這群新生感到擔心了。

 

「聽奶奶說,妳的體質又產生轉變了?」夜伢悄悄出現在我身旁,帶著關心的問。

 

「嗯,現在屬於精靈的部份變得比較多。」我笑著點頭回道,同時反問他。「你怎麼會擔任新生入學典禮的司儀?這個職位一般不是都由老師們擔任?」

 

「校長在上學期結束前,突然跑來找我們,說要我們籌畫整個開學典禮,」夜伢用著極為無奈的語氣回道:「雖然我們不想接這工作,可是,校長卻不管我們的反對,逕自宣布這件事情……」

 

「受苦的人不只是他,我們也都很慘。」三藏突然現身在我身旁,他用著疲倦的語氣回道。

 

不只是他,歐羅跟果力多也在下一刻出現了。

 

「妳真是幸福,可以在家裡休息……」像是已經累癱了的果力多,不顧形象的蹲在我的左側。

 

「呃?怎麼了?」聽到果力多這番話,我真是感到一頭霧水,「我不在學校的這段日子,發生了很多事情嗎?」

 

「校長跟老師他們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突然丟一堆事情給我們做!」說到這裡,果力多激動的站起身,握緊拳頭,臉上盡是憤怒神情。「上課要當課堂的示範人員,下了課要幫忙整理教材,還要我們當考試的出題人員……」

 

望著果力多,我發現向來重視保養的他,眼睛竟出現淡淡的黑眼圈!可想而知,校長他們丟出來的工作量的想必很多。

 

「更慘的是……做這些事情都沒有錢可以賺啊!」三藏一臉苦悶的接下話,他揪著我的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泣訴。「說好聽一點,我們是老師的助理,其實,我們根本成了免費的代課老師!」

 

「乾脆……」歐羅臉色陰沉的倚在大圓柱旁,手上拿了把匕首把玩。「殺了校長吧!」

 

「歐、歐羅,你先冷靜點……」發現歐羅說話時,他的眼中還放出陰寒的殺氣,我連忙笑著安撫。

 

「這個主意不錯。」果力多瞇著眼,極為贊同的附和道:「如果你需要人手,我可以……」

 

說到這裡,果力多突然止了口,「你們有沒有發現,好像……有點太安靜了?」

 

說的也是,開始進行分學院時,所有新生全鬧哄哄的討論,可是現在會場卻是一片寂靜,這有點奇怪。

 

不約而同,我們全將視線轉向會場,此時,會場上數百雙眼睛全集中在我們身上,感覺還真是恐怖。

 

「是他們耶!來自殺手世家的歐羅,出身自江翠城的果力多少城主……」

 

「那個額頭上有一個硃砂印,戴著一串佛珠,穿著米色袍子的人叫做三藏,聽說他被祭司院評選為最有潛力的聖祭司之一……」

 

「我聽到一個消息……據說,夜伢學長已經被人間界的界王神收為徒弟了呢!」

 

「真的假的?那他不就等同於神的地位了嗎?」

 

聽見這番對話,夜伢臉色轉為嚴肅,「這項消息,他們怎麼會知道?」

 

「……」不約而同,我們將視線轉向三藏。

 

「那個……」三藏心虛的笑了笑。「前陣子手頭有點緊,剛好看到有人出高價想要知道夜伢的獨家消息,所以就……」

 

「連這種東西也賣,」我無奈的搖搖頭。「你怎麼不去賣夜伢喝過的水杯、睡過的枕頭?」

 

「有,他賣過。」歐羅冷冷的接下話。「要不是被夜伢明令禁止,不准三藏再進入他的房間,恐怕夜伢房間內所有的東西都被他賣光了……」

 

「……」無言,這下我真的無言了。

 

「咳咳!」發現新生們開始出現騷動,我走出藏身的地方,乾咳了兩聲,示意要眾人注意。「各位新生,現在正在進行學院分類,請聽從指揮,不要分心……」

 

本以為這樣就能讓新生不再注意我們,但是,卻引來新生們更大的討論聲。

 

「現在從他們身後走出來的那個女生,該不會是……」

 

「沒錯!她就是那個、那個、那個……」

 

哪個啊?說話清楚、簡潔一點好咩?

 

「她就是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啊!那個協助魔族王室抓拿反叛者的女生!」

 

「我聽說,她當初進行學院分類時,她體內強大的力量,甚至將魔法陣給弄壞!」

 

這、這件讓人難堪的陳年往事,就不要再提了吧……

 

「對啊!我聽我哥哥說,那時候,四個學院的魔法石竟然脫離原本的軌道,爭著要搶她!」

 

「天啊,他們幾個人聚集在一起,真是光芒四射!耀眼非凡!」

 

「我能進入這學校就讀真是太幸福了!」

 

看著野獸們滴著口水逐步向我們接近,夜伢突然抓住我的手,簡短的說了句:「跑!」

 

不多說,我們幾個立刻用飛的、用衝的、用滾的……極盡一切辦法想要衝出人潮,脫離這群人。

 

但,我只能說長江後浪推前浪、一山還有一山高,眼前的這批新生充分發揮出團隊合作的力量,採用各個擊破戰術,將我們分別困住,而後又重新聚合,將我們困在禮堂中心處。

 

在被逼到牆角的情況之下,我們幾個無奈的互望一眼。

 

「從我離開家裡到現在,好像一直都處於被追趕的狀況……」想到這般可笑的處境,我深深的嘆了口氣。

 

「真是讓人頭痛。」歐羅臉上依舊帶著笑容,但,眼神裡卻蘊含著殺氣。

 

「歐羅,別衝動。」為了避免歐羅大開殺戒,夜伢警告著他。「他們只是新生。」

 

「就是因為他們都是新生,所以我才忍到現在。」歐羅用著不耐的語氣回了這句話。

 

「完全束手無策……」三藏頗為感歎的長呼了口氣。「真是悶。」

 

「本公子敷臉的時間快要到了。」果力多從懷中拿出個懷錶看著,臉上出現急躁神情。「歐羅,你想辦法在不殺人的情況下撂倒他們……」

 

「那就這麼決定。」歐羅得到支持以後,笑著走上前一步。

 

「等、等一下。」那些包圍住我們的新生,一聽到這番談論,全都嚇白了臉。

 

「我們沒有跟你們打架的意思……」

 

「歐羅,住手。」夜伢上前拉住了他。

 

咦?等等,說不定我們可以利用這狀況……望著眼前的局面,我腦中迅速竄過一個點子,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不過,總比現在這樣的窘境好。

 

「這邊不方便打,我們到競技塔去吧!」我往前邁進一步,順勢將手擺在刀柄上,歛起笑臉,漠然的望著他們。

 

「迪亞,妳……」夜伢跟其他人愕然的看著我。

 

「打?」眾新生們被我這句話給嚇慌了。

 

「不、不是的,我們沒有要跟你們打架的意思……」新生們連連搖手否認。

 

「你們這樣包圍住我們,難道不是想測試我們的能力嗎?」我的話引來他們一致搖頭否認。

 

「那麼,為什麼要包圍住我們?」我朝他們更逼近了一步,而包圍住我的人群也全配合我的動作,全往後退了一步。

 

「我、我們只是……」他們互望了眼,臉上是慌張而且不知所措的神情。

 

「如果沒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請你們回到座位上。」夜伢抓緊這個機會,跟著走上前,用著命令似的語氣說道:「現在是分學院的時間,你們這樣不守規矩、亂成一團,會給負責的人員帶來很大的困擾。」

 

「對不起,我們立刻回座……」新生們一見到夜伢板起臉,連忙順從他的話,乖乖坐回座位。

 

「夜伢同學真是有威嚴啊,所有新生都乖乖聽你們的話呢!」一群人從人群中走出來,他們身上配戴著東學院的徽章。

 

為首的一名男生斜睨著我們。「嘖嘖!真不愧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不管走到哪裡,都是被人群包圍……」

 

「這是當然的啊,他們可是去過魔界的人吶!這種機會可是不常有……」在看似頭頭的人物說完話之後,身旁的跟班們也跟著開口附和了。

 

「能夠去魔界可是項殊榮,再說,他們幫助魔族王室有功,回來之後的語氣當然也就跩了。」

 

「聽說,學校老師也因為這件事情,對你們特別重視,真是讓人羨慕啊……」

 

重視?聽到他們說話時酸溜溜的語氣,我真是感到啼笑皆非,我想,我們幾個人最希望的一件事,應該就是希望能被當成隱形人吧!

 

「今天是不是所謂的『大凶』之日?」我語帶無奈的埋怨著。「怎麼都有一堆莫名奇妙的事情纏上身。」

 

「人紅遭妒。」夜伢簡短說出他的想法。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果力多似乎對這些挑釁司空見慣,他順手拿出一面鏡子梳理頭髮。「不過,他們就算努力一百年,也絕對沒辦法跟本公子的美貌抗衡。」

 

「……」他們好像不是因為你的美貌才這麼做的吧?

 

「他們的心態就跟那些行刺我的暗殺者一樣。」歐羅接著說出的話更是惡毒了。「以為跟我們槓上就能引人注目,這真是愚蠢至極。」

 

歐羅啊,你說話有點太過直接了喔!

 

「對了,我聽說,迪亞同學的母親是白狼族……」為首的男生用著輕蔑的眼神望著我,「迪亞同學也應該有遺傳到獸族的血統吧?」

 

「是有一點。」我坦白的回應道。

 

「那麼,迪亞同學也會獸族的變身?」對方緊接著追問。

 

「不,我沒有那樣的能力。」我搖頭否認道。

 

之前在魔族的試練陣裡頭,我分離體內血液力量時,意外發現,獸族在我的血中佔的比例並不高,也就是說,我所擁有的獸族能力並不多。

 

「唉呦!她畢竟是混血,」旁人用著嘲諷的語氣笑道:「我聽說混血的人力量都很微薄,因為他們的血統不純正嘛!」

 

聽到這番近似挖苦的話,我心裡沒有多大反感,也懶得跟他們去計較這些,不過,身為人類與吸血鬼孩子的日行者歐羅,可就沒我這麼冷靜了。

 

眨眼間,歐羅就已經衝向對方,如同兵器般的手刀,更是筆直的朝對方的心臟部位刺去,本以為會看到一副血花飛濺的慘狀,但是,挑釁的人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在歐羅靠近時,那人身邊突然出現雷電所交織成的網子,歐羅被硬生生攔下,跟著,對方亮出一道符咒,符咒瞬間轉成火刃,狠狠朝歐羅刺去……

 

「住手!」兩道人影隔開了歐羅跟對方,夜伢擊毀了那把火刃,果力多拉退歐羅。

 

這樣火爆的場面,讓在場的其他新生害怕的噤聲不語,整個會場只聽到一個聲音。

 

「來喲!快來下注!」三藏穿梭在人群中嚷著。「大家猜猜東學院的學生能撐多久!五分鐘,一賠二,十分鐘,一賠三,二十分鐘……」

 

哇咧!三藏未免也太會把握作生意的機會了吧?不過,一般來說應該是賭那一方會打贏吧?怎麼會說東學院學生能撐多久呢?

 

「我賭五分鐘!」原本緊張的氣氛被三藏這麼一鬧,所有人的情緒全又沸騰了起來,大家紛紛掏出手上的錢包下注。

 

「我賭十分鐘!」

 

「好好!大家不要急啊!要下注的人請跟我身旁美麗的小姐登記!」三藏笑嘻嘻的指著身旁的姬,姬的手上拿著紙跟筆,一個個將下注的人給記下來。

 

「請問一下……」人群中有人發問了。「為什麼不說東學院的人會贏呢?」

 

這句話一問出,會場安靜了幾秒鐘,三藏一把勾著對方的肩膀,臉上盡是笑容。「那麼,你想賭東學院的人會贏囉?」

 

「呃……」那個人愣了下,看看我們又看看東學院的人,最後,他從懷中拿出兩枚金幣。

 

「我、我押二十、不,三十分鐘好了……」

 

「……」無言。結果,他還是押我們會贏。

 

「呵呵呵,怎麼新生入學典禮變成賭博大會了?」校長開心的笑聲突然傳來。「今天的開學典禮真是熱鬧……」

 

這算是有活力嗎?剛剛差一點就上演殺人事件耶!雖然早已經習慣校長的奇怪個性,但是,他這番話還真是叫我不敢苟同。

 

「想要挑戰別人,這種勇氣跟自信很不錯,不過,在禮堂打架可就不好了。」聽起來雖然像是阻止,不過,校長的表情卻像是另有打算。

 

果然,在所有人的表情轉為苦悶,甚至是失望時,校長又繼續開口說話啦!

 

「不過呢,我也不想擾了大家的興致,等到學院分類完成之後,」校長以一種順從學生們期盼的表情說:「你們就到競技塔去打一場吧!剛好也可以讓新生參觀一下競技塔,了解競技塔的功能……」

 

看來,我早上那個不好的預感,是來自於校長啊……我真是對此感到很無力。

 

「無聊,本公子回宿舍休息了。」果力多說完扭頭就走,留下不知道該不該離開的我們。

 

「好!這主意真是太好了!」想藉此大撈一筆的三藏,第一個高喊贊成。「校長大人這個決定真是英明睿智,您真是太了解我們學生的心情了,開學的第一天,當然要欣賞一下精采的對戰激勵人心,除了讓新生觀摩之外,還可以為新生們樹立榜樣……」

 

死三藏,你可以再狗腿一點!我們幾個全以兇狠的目光瞪向他,而他像是要刻意忽略般,主動領著已經分好學院的新生步出禮堂,前往競技塔。

 

 

競技塔內擠滿了觀眾,激動、高昂的情緒自人群中發散出,主持人的聲音透過漂浮在比賽場邊的浮嗶蜜蜂傳出。

 

「各位同學大家好!大家是不是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到迪亞同學他們的精彩打鬥了?想必大家都很期待這場比賽吧?」

 

「是!」觀眾們異口同聲的附和著。

 

主持人說著說著,像是陷入了回憶般,開始說起以往的事情。「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初迪亞同學第一次到這裡的情景,她那時的精采表現真是叫人印象深刻啊!不只是她,夜伢、歐羅跟果力多同學也已經好久沒有到這裡來,少了他們幾位的活躍,這裡還真是失色不少……」

 

聽著主持人誇張的說話方式,望著眼前黑鴉鴉的人潮,種種的一切讓我回想起第一次到這裡的情景,記得那時候上場時,我的雙腿不停的發抖,恨不得逃離這裡,然而,現在的我,早已經沒有當時的緊張感,就像是已經習慣、麻痺了般。

 

在主持人叨叨絮絮唸個不停時,終於有人受不了等待,開口催促比賽進行,我們雙方人馬也在此時走到台上。

 

「迪亞,今天我一定會將之前敗給妳的屈辱全數奉還。」負責領導東學院的男生如此對我說著。

 

「沒錯!」東學院的其他人同聲附和道:「妳之前害我們吃了那麼多苦,今天一定要跟妳討回來!」

 

「為了打敗妳,我們進行了非常嚴厲的修行跟訓練!為的就是這一天!」

 

「當日的那一幕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東學院的那名領導者用著咬牙切齒的語氣,怒沖沖的指責我,「那天是我這一生當中最痛苦、最難熬的日子,我想,妳應該也沒忘了吧?」

 

「不,我完全不記得。」我直接了當的回答他,順帶補了句:「你是誰啊?」

 

在剛開始聽到他們這番責備時,我便開始回想他們的身分,能夠恨我恨得這般深切,想必,我跟他們之間應該有發生某些嚴重的摩擦,可是,我腦中竟然完全沒印象。

 

「妳、妳……」那名東學院學生雙眼瞪的老大,指著我的手微微發抖。「妳竟然忘記了!那天,妳在這裡打敗我們的事情妳全忘了!」

 

「抱歉。」我苦笑了下,「在這裡敗給我的人有很多,我記不清了。」

 

那人氣的脹紅了臉,在深深吸了口氣之後,他對我大吼著。「我叫做卡西卡!卡西卡這名字妳總該記得吧?」

 

「卡西卡?」我側頭想了想,又轉過頭去尋問夜伢他們,最後的結論是──「不記得。」

 

「天、天啊!妳竟然、妳竟然……」卡西卡摀著胸口,身子搖搖晃晃,像是快被我氣到昏噘。

 

「卡西卡?唔……各位觀眾請等等,我查一下過去的資料。」主持人說完話之後,一些像是翻書的細碎聲音響起。

 

「找到了!找到卡西卡的資料了!」一段時間過後,主持人的聲音再度響起,我們也跟著豎起耳朵傾聽。

 

「卡西卡以及他的同夥,是迪亞同學第二次對戰的對象,那時候,他們抓走了迪亞同學的寵物粉紅兔,用兔子威脅迪亞同學跟他們比試,後來迪亞同學以一對十五人的氣勢成功擊敗他們,順利救回寵物兔子,卡西卡等人在這次對戰之後,被其他同學冠上了『心機重的卡西卡及卡西卡同黨』這一個稱號。」

 

「這個稱號還真是糟糕。」我略帶感嘆的搖搖頭。

 

貴族最重視的就是名譽與個人榮耀,他們被封上這稱號,也連帶被貼上不名譽的標籤。

 

在主持人介紹完之後,場內的同學也十分配合的響起一陣噓聲,卡西卡他們臉上也跟著閃過難堪、尷尬的神情。

 

「開打吧。」不想讓這尷尬的氣氛延續,我開口中斷了那些討論。

 

這聲催促,適時讓會場的氣氛轉變,所有學生又開始熱烈起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