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跟冥王要準備開打時,兩個黑影突然從天而降,擋在我跟冥王之間。

 

「哥,你們怎麼會……」看清楚那兩人的身分時,我訝異的愣住了。

 

「終於趕上了。」老哥隨手擦去額上的汗水,臉上有著些許無奈的表情。

 

「不是說要到晚上才會完成訓練?」見到他們出現,冥王笑著問道。

 

「他說要趕過來看比試。」老哥指了指身旁的狂,有點不悅的說道:「在你走了以後,他硬逼著我將訓練濃縮。」

 

濃縮?我望著狂,他顯得有些疲憊,身上傷痕遍佈,整個人像是經歷過一場大災難。

 

「原來你不讓我幫忙傳話,是因為想要親自過來啊?」冥王用著帶點促狹的語氣對狂說道。

 

「大爺我只是不想浪費時間在無聊的訓練上!」狂沒好氣的回了句,順帶反駁老哥的話,「你自己也很想趕過來看這場比試,在過來的路上,你衝的比我還急,少在那邊裝作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老哥面對狂的這番指責,只是用著一副漠然的表情回應。

 

「去!又來了,每次不想說話時就出現這種臉!」狂不滿的嚷了幾句,發洩情緒之後,他回頭對我說聲「好好打」,隨後便轉身準備走到台下觀戰。

 

「狂,等等,迪亞的測試就由你來吧!」冥王突然叫住打算離開的狂,對他說出這個提議。

 

耶?為什麼要突然讓狂跟我……冥王突如其來的決定,讓我泛起滿滿的疑問。

 

狂沉默的望著冥王,似乎是明白冥王的意思,沒有多做反對,緩步走到我面前。

 

「大爺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狂的手中出現靈刀,一股凌人的氣勢跟著發出,「要是本事不夠,妳就別跟去拖累我們。」

 

「我跟定了!」我向他宣告了不退縮的決心,同時抽出腰間的長刀跟他對峙。

 

「加油吧!」哥哥說完這句話之後,便跟冥王退離比試台,我跟狂的比試也在兩人離開後展開。

 

「螣蛇!」我快速對狂轟出攻擊,刀氣所聚成的銀白長蛇衝向狂,在刀氣之中,我還攙入了火焰增加它的威力。

 

「螣蛇!」狂對我回敬了同一招式。

 

當兩條蛇撞擊在一起時,狂所發出的螣蛇雖然沒有攙入魔法,但它還是成功壓制住我的火蛇,在穿過我的刀氣之後,那蛇筆直的向我衝來,面對這樣的攻擊,我不打算迴避,對準蛇頭中央位置,舉刀奮力砍下,將它從中劈成兩半。

 

耶?狂呢?在我將螣蛇解決之後,場上的狂也同時失去了蹤影。

 

「用本大爺教妳的招式跟大爺我對打?」狂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身後,「妳真是笨的可以!」

 

「八魁殺!」我快速轉過身,對狂使出另一招刀法,刀刀飛快的刺向他。

 

只見狂步伐輕鬆的左避右閃,嘴裡還不斷嚷著「速度不夠快」、「妳反應太慢了」,聽了就讓人覺得火冒三丈。

 

我當然知道,光用狂教我的招式絕對不可能打贏,所以……

 

我將刀打平一揮,刀氣挾帶著雷電衝向狂,狂隨手便將我的刀氣給斬成兩半,但,下一刻,那氣流繞著狂的身邊打轉,成了一個強大的龍捲風,將狂困在裡頭。

 

「妳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本大爺?」待在龍捲風裡頭的狂,依舊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當然不只這樣。」我笑著對他喊了回去。這只是我的第一步而已!

 

我攤開左手手掌,一串水滴從我掌中飛出,反手抓住那些水珠,往龍捲風丟去,水滴溶入了風中,逐漸擴張,最後成為包圍住風的水牆,待在裡頭的狂大概是發現情況不對,他開始揮刀攻擊困住他的風跟水牆,水牆很快就被他劈出一個缺口。

 

要是讓狂掙脫出來就慘了!我連忙揮刀往地面一擊,一道大裂痕自我的刀尖蔓延至狂的腳邊,黃土從縫隙中湧出,飛入水中與水牆混合,加強了水牆的牢固性,本以為這樣應該可以困住狂,但,我才稍微停了下手,那土牆突然爆裂開來,一隻金色鳳凰從中飛出。

 

鳳凰揮動翅膀時,連帶會冒出熊熊火焰,紅色的火光挾著灼人的熱浪衝來,我在一瞬間便被火鳳凰吞食。

 

「迪亞!」夜伢跟其他人的叫喊聲傳來。

 

「狂!你這個渾蛋!竟然用那麼大的火對付迪亞!」麗莎生氣對他大罵著。「就算你做鬼了,我還是要再殺你一次!」

 

「麗莎,妳先別擔心啦!」希杰好言對她安輔道:「迪亞姐姐絕對會沒事的。」

 

「那可不一定。」魔族士兵們開始議論紛紛的討論起來。「被那麼大的火焰吞食,應該沒辦法全身而退……」

 

「是啊,說不定她現在已經被燒成灰燼了。」

 

「沒想到,貝卡尊者的孫女年紀輕輕就……」

 

喂,本小姐還活的好好的,別隨便詛咒我!被困在火裡的我,不滿的低聲嚷著。

 

不過,狂這一招還真狠,要不是我在危急之際,快速圈出一圈火牆,將鳳凰的火焰隔絕開來,我恐怕真的會受重傷。

 

雖然同樣是火焰,但是,由我自己創造出的火,當然會比狂用來攻擊我的火焰還要安全,至少,我發出的火焰並不會灼傷我自己。

 

「再不想辦法衝出來,妳可是會化成灰燼喔!」狂的聲音在附近響起,聽他的語氣,並沒有停手救我的打算。

 

要我現在衝出去,不就剛好被你劈個正著?我才沒那麼笨!不過,也因為狂的話,我腦中出現一個反敗為勝的構想。

 

外頭的狂並沒有聽到我回話,於是,他開始移動腳步往我這邊靠近。

 

「喂!女人!妳在做什麼?」狂問話的語氣顯得有些急躁。「鳳凰的火在將東西燒完之前絕對不會熄滅,妳別想要在裡面待到火焰滅掉!」

 

說完話,狂又靜靜的等了我一會,發現火裡面的我仍舊沒有動靜,他生氣的咒罵了聲,隨即邁開步伐向我走來。

 

嘿嘿!我就是在等你接近啊!躲在裡面豎起耳朵觀察的我,在確定狂已經非常接近了,抓緊時機,揮動著手上的刀,將困住自己的烈火給斬滅。

 

當我衝出火焰時,第一個印入眼簾的就是狂錯愕的表情,順手將刀一轉,架上了狂的脖子。

 

「我贏了!」我揚起得意又帶點狡詐的笑容,還朝他扮了個鬼臉。

 

「妳竟然耍小手段!」狂氣憤不平的大聲嚷嚷,一把揮開我的刀之後,他準備再次向我發動攻擊。

 

但,他才舉起靈刀,無數條藤蔓就從地面裂開的縫隙鑽出,將他牢牢綑成一個大字型。

 

「這……」狂是突想要掙脫,但是卻完全動彈不得。

 

我嘿嘿嘿的乾笑幾聲,再次將長刀架在他脖子上。「我過關了吧?」

 

「妳!」狂氣急敗壞的瞪著我,似乎對這樣的結果很不甘心。

 

「妳合格了!」冥王開心的答話聲伴隨清脆的掌聲響起,「妳的戰鬥方式真是有趣,下次有機會我們來過兩招吧!」

 

得到冥王的認同,我這才收回藤蔓將狂放開,本以為狂還會不服氣的再度朝我揮刀,但是他只是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隨即別過臉去,悶悶地說了句。

 

「這種投機取巧的方式,真正開打時,絕對會很危險。」

 

知道狂是在擔心我,我打哈哈的對他笑著。「放心,一發現狀況不對,我會立刻跑掉的!」

 

「……」狂聽我這麼說,回頭賞了我一記白眼。

 

「剛剛那個就是迪亞姐姐學到的新技能嗎?」希杰好奇的問道:「雖然看起來像是魔法,可是又好像有點不一樣……」

 

「這是精靈的能力。」我將謎底揭曉。

 

「精靈跟魔法有什麼不一樣?」姬對這兩個詞感到不解。

 

畢竟,一般人最常接觸到的東西,是西方的魔法跟東方的術法,精靈界的東西很少有人能夠接觸到。

 

「使用的成果上面,跟魔法差不多,可是,這其中還是有點不同,」我分析著兩者的不同點,「精靈的力量源自大地,魔法則是依賴咒語、魔法用具,以及使用者本身魔力的產物……」

 

「妳要不要示範一次給我們看?」麗莎打斷我的解說,直接回了我這句話。

 

「這要我怎麼示範啊?」麗莎的要求真是令人頭痛,「就算我使用精靈的力量做出某件事情,那成果看起來還是像由魔法做成的一樣啊。」

 

「就力量的供給來說,」冥王出面為我解圍,替我對眾人說明:「精靈的力量可以從大自然中源源不絕的取用,而魔法一旦自身力量用盡,或者輔助的東西損壞,就無法使用了。」

 

「這樣聽來好像很好耶……」麗莎用著羨慕的眼神望著我。

 

「雖然說可以不斷取用自然界的力量,」我對麗莎回了個苦笑:「可是,要是使用過度,就會造成萬物敗壞,影響自然界的平衡。」

 

「好了,時間不早了。」老哥打斷我們的對話,開始催促著啟程。「我們現在該出發了。」

 

「請等等。」三藏急忙叫住冥王:「請讓我們也一起過去。」

 

「姬也要跟!」姬勾著三藏的手臂說道:「我要跟親愛的生死相隨!」

 

用不著說的這麼壯烈吧?我有點無奈的望著姬。

 

「不行。」老哥一口回絕他們,語氣非常堅定,絲毫沒有商量餘地。「當初已經說好,只有通過考試的人才能參加。」

 

「我們並不是要參與戰鬥。」果力多跟著開口解釋道:「雖然冥王力量在我們之上,但是只靠他一個人張出整個結界,未免也太吃力了。」

 

「請讓我們協助冥王設立結界。」希杰直接提出要求。

 

「我也要參加!」麗莎同樣開口喊道:「雖然戰鬥我不在行,不過,架設結界可是我的強項!」

 

「不……」老哥才想拒絕,冥王卻早一步截斷他的話,答應了三藏他們的請求。

 

這決定引來老哥不滿的神情,但是,冥王畢竟是他的上司,所以,老哥也不再多說什麼。

 

就這樣,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魀虛的所在地出發了……

 

 

魀虛藏身的地方,是在一個名叫「地熱谷」的地方。這裡的地質鬆軟、狀似泥漿,走在上頭有點像是在滑行的感覺。地面遍佈大大小小、形狀奇怪的坑洞,那地洞全都積了水,水面冒著夾帶著熱氣的蒸氣,瀰漫的霧氣微微遮去了視線。

 

本以為這裡會是個熱度很高的地方,沒想到卻是個氣溫詭異至極的區域,地面發散著蒸人的熱度,但這份熱氣僅僅傳達到大腿處,腰部以上所感受到的,是凍人的冷風,上冷下熱的感覺讓人有點吃不消。

 

也因為這般怪異的氣溫,這裡的植物都呈現乾枯狀,矮樹叢全只剩下枯枝,不見一片綠葉,越往裡走,一股難聞的腐臭味跟著襲來,身旁還可以見到磷火漂浮。

 

「怎麼會有這股怪味道?臭死了!」麗莎捏著鼻子,難過的抱怨著。

 

「這附近有屍體。」夜伢簡短的回道,眼睛更是警戒的盯著週遭環境。

 

「屍、屍體?」麗莎害怕的瞪大眼,手更是抓緊了希杰。

 

「不用擔心,可能是動物的啦!」為了不讓麗莎太過害怕,希杰笑著安撫她。

 

「麗莎,要是妳會害怕,就閉上眼睛讓希杰抱著妳走。」我好意的勸道。

 

由這股濃烈的腐臭味,跟眼前為數眾多的磷火推測,那些腐爛物的數量應該很可觀,我可不希望她在看到那些東西之後暈倒。

 

聽到我這麼說,麗莎立刻點頭答應,而姬更是迅速變成火狐躲進三藏懷中,走了沒多久,我們就見到那些磷火跟臭味的主人──無數堆的屍體,其中有人、有動物,有些已經化成完整的白骨、有的則是呈現半腐壞狀態……

 

看著眼前一堆堆小山似的屍體,老哥的臉色轉為沉重。「看來,魀虛的能力應該又提昇了不少。」

 

「吸取這麼多靈體……」冥王微微皺起眉頭,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它該不會是想要再次作亂吧?」

 

「無論如何都要消滅它,決不能讓它再有機會為非作歹。」老哥冷冷的說完話後,隨即快步往前走去。

 

消滅……聽到這話,我不自覺望向狂,他在進入這裡之後就沒開口說過話,似乎是滿懷著心事,眼神更是深邃的教人看不清。

 

就算對方是妖魔,但它畢竟也「曾經」是狂的好友,要狂出手殺了對方,這未免也太……

 

步行了約莫十分鐘,我們來到地熱谷的中心地帶,這裡是由兩個同心圓所構成,我們在此跟冥王等人分手,負責架設結界的他們繞著最外圍的圓形邊緣,找尋張立結界的地點,我們則是繼續往內圈前進,直達魀虛的藏身處。

 

內圈一個怪石林立的地方,身旁有著黑色岩石所構成著峭壁,附近還有奇特的熔岩暗道、洞穴、拱門,以及外觀坑坑疤疤的柱體。

 

正當我們緩步往裡面前進時,一道黑影從洞穴衝了出來,龐大的殺氣像浪濤般襲來。

 

「退開!」走在最前方的老哥對我們吼了聲,自己更是快速拔刀欄住對方。

 

我們依著話老哥的話快速往旁躲開,同時更留心著他跟對方的戰鬥。

 

「碰!」在老哥擋住對方的攻擊時,一股強大的撞擊氣流出現,被刀氣波及的石柱應聲碎成數塊。

 

「反應不錯。」攻擊我們的黑影,用著沙亞低沉的聲音說道:「這樣的靈體才算是上等貨……」

 

對方披散著一頭淺栗子色的長髮,眼神漠然而冰冷,手上拿著把長劍,劍身刻有波浪花紋,劍刃發出陰寒的銀光。

 

「岫?」望著對方的樣子,我驚訝的叫出聲。

 

雖然知道岫被魀虛附身成為妖魔,可是,我沒想到經歷過數百年的時間,他竟然還是維持原本的人類模樣。

 

我還在發楞時,狂一個箭步衝上前,一刀往它的頭頂劈落,岫在刀子落下的瞬間消失,狂撲了個空,正當他還在找尋岫的下落時,岫突然現身在他身側,手上的長劍一揮,強大的劍氣將狂給震飛,他狠狠的撞上附近的牆面。

 

夜伢跟歐羅也在此時衝向岫,歐羅率先發出細線將它牢牢捆住,夜伢趁隙揮刀砍向他,但,被捆住的岫將雙臂一張,歐羅的線應聲斷裂,同時,夜伢的刀也被它空手接下,岫先是一掌擊飛夜伢,然後再一劍朝歐羅刺去,歐羅在躲避不及的情況下,被它傷了腹部。

 

為了困住它,我讓龐大的狂風將它圈住,從地面隆起土塊牢牢鎖住它的雙腳,隨即又發動藤蔓將他雙手綁住,為了不讓它有還擊的時間,我對它展開連環攻擊。老哥也跟著我的動作,發出破壞力驚人的絕招「極空」,而狂也在同一時間發出「火凰」。

 

「碰、碰、碰!」在這樣連環攻擊之下,出現了一場威力強大的爆炸,附近的石頭連帶被炸飛,沙塵滾滾、煙霧瀰漫……

 

解決了嗎?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兩步。

 

岫所立足的地方已經被我們移成平地,要是被那樣驚人的破壞力攻擊之後來沒有陣亡,那未免也……

 

「迪亞!小心!」夜伢突然對我吼道。

 

下一刻,我整個人被抓起,手上的刀被打落在地,被毀去半邊身體的岫,睜著僅存的獨眼盯著我,他有一半的臉已經血肉模糊,叫人不敢直視。

 

「妳有很特別的力量,」雖然傷的很嚴重,但是岫的聲音卻透著興奮,「只要吞下妳的靈魂,我的力量一定會大增……」

 

「放開她!」發現岫打算吃了我,其他人立刻衝了過來想要營救,但,岫的動作卻比他們更快,那速度簡直如同飄忽的鬼魅一般。

 

他先一劍刺穿狂的胸口,並且起腳將他踹飛,隨後轉身揮劍砍下了哥哥握刀的手,再將夜伢揮向它的刀斬斷,並且往他的胸口由上往下的砍了一劍,遭受重擊的他們,全被打倒在地上。

 

歐羅特意繞到岫的背後準備偷襲,岫卻在他接近時,迅速轉過身,一劍砍斷了他的雙腿,歐羅隨即倒在地上,望著他,岫一劍往他的心口刺下。

 

「歐羅!」見到歐羅在我面前斷了氣,我心痛的大喊著,手上更是聚起火球準備攻擊,但岫一巴掌便滅了我的火燄,順帶折斷我的手。

 

「現在,該妳了……」岫單手放在我的頭頂,我感到一股強大的吸取力量,腦部更是出現強烈的劇痛,眼前一黑,我整個人失去了意識。

 

 

「不!」見到迪亞面無血色的倒在地上,歐羅更是被命中要害,夜伢激動的站起身,朝岫衝去。

 

「你這個該死的渾蛋!」兩條黑龍一左一右衝向岫,在岫對付黑龍的同時,夜伢彎身拾起迪亞的紫珀星刀,一刀刺穿了岫的心口。

 

「哈哈哈……」岫像是豪不在意的笑了幾聲,隨即一掌朝夜伢擊去,夜伢隨即被打飛數公尺遠。

 

「要快點救出迪亞出來!」瑞難掩著急的大吼:「一但靈魂被妖魔吸收,她就會消失了!」

 

「破凰流!」狂再度對岫發動攻擊。

 

狂的刀一揮下,強大的壓迫感隨之壟罩,那股殺戮之氣叫人不寒而慄,岫的身體被轟出個大洞,但是隨即又逐漸恢復原狀。

 

失去手臂的瑞,從旁使用魔法輔助狂的攻擊,夜伢也在之後加入戰局,三人合作無間且綿密的攻勢,讓岫無從歇手,只能吃力的應付著。

 

相較於他們幾個激烈的戰鬥,靈體被吸入岫體內的迪亞,卻是處在一片漆黑之中……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