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皇宮後,疲憊的眾人倒頭就睡,等到他們醒來時,已經是晚上了,幽帝將所有人召集到會議廳,不,也不算是所有人,迪亞目前仍在昏睡中,並沒有出席這項討論。

 

「你們還打算繼續嗎?」幽帝問著在場的所有人。

 

「是。」不多做其他考慮,夜伢率先點頭回應。

 

「你們經歷過那麼大的傷害,還是決定要再進去接受訓練?」幽帝用著質疑的語氣再次確認。

 

「下次交手,我不會再輸給那傢伙。」歐羅用著篤定的語氣說道。

 

「雖然不是很確定,但是我在對戰中有掌握到一些事情。」希杰手支著下巴沉吟道:「我必須要再進去確認一次。」

 

果力多隨手順了下頭髮,態度慵懶的斜靠在椅背上,「半途而廢可不是本公子的做事風格。」

 

「我在那人手上吃了悶虧,這筆帳可不能不討回來。」三藏依舊是一副精打細算的態度。

 

「好!我就是欣賞像你們這樣的人!」幽帝讚賞的對他們笑著,他本來以為他們在吃過苦頭後,便會打消這個念頭,但是,沒想到他們仍然堅持要繼續挑戰。

 

安逸日子過久了,魔族很多年輕一輩都不敢冒險,像他們這樣的人真是不多。幽帝感嘆的想著。

 

「我認為,迪亞不應該再進入試煉陣。」派斯突然開口說道:「你們也都看到她的傷勢,她不適合──」

 

「這要看她本人的意思。」夜伢雖然也擔心她的狀況,但是,他還是決定要尊重迪亞的意見。

 

「難道你想看到她再次受傷?」派斯無法理解夜伢的決定。「我以為,你會同意我的想法。」

 

「……」派斯的問題讓夜伢沉默了。

 

要是以前的夜伢,他的確會制止迪亞做這種危險動作,但是,跟迪亞相處久了,他發現,這樣處處限制的阻止,只會抹煞掉迪亞的光采,迪亞需要的不是保護者,而是能夠支持她、跟她一同奮戰的人。

 

發現這情況的同時,夜伢也連帶調整自己的心態,心中更是抱持著「生死相隨的決心」。

 

「算我看錯你,」派斯見夜伢不答腔,臉色也跟著難看起來。「無論如何,我會勸阻迪亞。」

 

「叩、叩、叩!」門口突然傳來敲門聲,打斷他們的談話,一名侍衛走了進來。「迪亞小姐醒了,可是,她的模樣有點怪……」

 

聽到後面這句話,眾人立刻起身走向迪亞的房間,打開房門之後,眾人見到迪亞漂浮在半空,眼神有些渙散。

 

「迪亞?」夜伢擔心的想要上前探視,但卻被幽帝抓著肩膀制止。

 

迪亞輕輕揮動雙手,一陣風便繞著她的身邊颳起,風速越轉越急,最後轉成了火,她將右手手掌攤開,火焰筆直竄入掌心,她再將左手攤開,三道水柱自掌心衝出,像是麻花辮般纏繞著她的身體,在她被水給包覆住的同時,那水在瞬間轉成土壤,跟著,纖細的豆芽自土中冒出,無數的豆芽連成了藤蔓,在藤蔓頂端長出一株花苞,當花瓣一瓣瓣開啟時,迪亞現身在花心中央。

 

「這是怎麼回事?」眾人完全無法理解整個狀況。

 

此時,坐在花朵上的迪亞像是醒過來一般,大大的伸了個懶腰,笑著對眾人打招呼。

 

「早安。」

 

「迪亞,妳在搞什麼?」麗莎像是完全無法理解的問著我。

 

「妳是說這朵花嗎?」不太明白麗莎的問題,我反問道。

 

「全部。」麗莎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妳剛剛做了什麼妳知道嗎?」

 

「嗯……」我側著頭沉思了會。「大概記得。」

 

我從花上跳了下來,在我站定的同時,身後的花與藤蔓隨即化為粉塵消失。

 

「我做了一個夢。」不等他們開口問我,我直接說出一切經過,「我看到一個精靈,他站在空地上施行一種法術,就是我剛剛做的那個,我在夢裡學著他的動作,醒了之後就變成這樣了……可是好奇怪,他變出來的是樹耶,怎麼我是藤蔓跟花?」

 

是哪邊出錯了嗎?我困惑的回想,但卻想不出個所以然。

 

「迪亞,妳還想要再度進入試煉陣嗎?」派斯用著異常嚴肅的語氣問我。

 

「當然要!」我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著。「我一定要再回去。」

 

「為什麼?」派斯眉頭深鎖,臉上充滿擔憂。「妳在哪裡面受了那麼嚴重的傷,我不是想詛咒妳,但是,要是妳這次再進去,說不定就……」

 

「要是沒有通過試煉,我就不能參加追捕魀虛的計畫,」我打斷派斯的話,認真的說道:「我絕對不要因為這樣的小事就放棄!」

 

「妳──」派斯因為我這番話而愣住了。

 

「迪亞,妳在裡面有遇到其他人嗎?」白眼伯伯突然開口問我。「妳的傷是誰治療的?」

 

「就是跟我對打的人啊!」我開始對他們描述美少年的模樣。「他是一個小孩子,長的很漂亮,脖子上帶著獸骨做的項鍊。」

 

雖然那時候我陷入昏睡,意識不是很清楚,但是,我隱約能感覺到他在我身邊照顧我。

 

「妳說……是幻影治療妳的傷口?」白眼伯伯像是無法置信般,又重覆一次他所聽到的話。

 

「是啊。」我用著十分肯定的語氣回答道。

 

聽白眼伯伯這樣問起,我連帶想起那位美少年,我這樣不告而別,那孩子會不會覺得很錯愕?他應該會很掛意我的離去吧?

 

想起那孩子提到,他記得每一個人但是每個人卻視他為幻影時,眼中所流露出的悲傷,又想起當我對他說,我們是朋友時,他眼中的光采及開心……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回去!」我再一次強調我的決心。

 

我要實現我跟那孩子的約定,好好跟他打上一場,讓他告訴我他的名字,然後,我要跟他說,我永遠不會忘記他……

 

「迪亞,我想跟妳單獨談談。」派斯突然抓住我的手,拉著我往外跑。

 

「等等,派斯,你要去那裡啊?」我勉強跟上他的速度,氣喘吁吁的問。

 

「……」沒有回答,派斯突然無預警的轉身環住我的腰,帶我往空中飛去。

 

「喂,我會自己飛啦!不用抱著我。」這樣突然的舉動,讓我感到有些尷尬。

 

派斯沒有順著我的話鬆手,反而是將我抱的更緊了些,我的臉頰直接貼在他的胸膛上。

 

他的心跳好像有點亂?聽著傳入耳中的心跳聲,我感到奇怪,那跳動的頻率似乎稍微急促了些。

 

飛行了一會,派斯跟我降落在皇宮外的小山坡上,九顆大又明亮的圓月掛在夜空中,明亮的月光將大地映成一片銀白色,青嫩的草地上長著形狀如同鈴鐺的花,花的顏色繁多,令人目不暇給,在夜風吹過時,鈴鐺花隨之搖曳,同時還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

 

真是個漂亮的夜景。望著眼前寧靜平和的景象,我在心中讚嘆著。

 

派斯用腰間拿出一顆玻璃珠,隨手往地上一丟,耀眼的白色光芒閃過,一塊繡工華美的布塊平鋪在草地上,上面擺著香氣迎人的點心以及冒著熱氣的茶。

 

「請坐。」在一切準備好之後,派斯示意要我坐下。

 

當我們兩人都坐定位後,地毯的四個角落突然出現發光體,定眼一看,那是燃著粉色蠟燭的銀製燭臺,溫暖的光線照亮了四週。

 

「餓了吧?」派斯遞上一盤蛋糕給我。「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嗯。」我現在真是餓的發慌,立刻接過手吃著。

 

「慢慢吃。」派斯帶點寵溺的對我笑笑,他拿起白瓷茶壺斟了杯茶,遞上前給我。「喝點茶,要不然會噎到。」

 

「唔?」見到面前的茶,我才想將手上的點心放下,派斯卻將茶杯送到我唇邊。

 

「就這樣喝吧。」

 

我點頭對他表示謝謝,湊上前喝了幾口,跟著,派斯隨手拿起紙巾為我擦拭唇邊,這舉動讓我愣了一下。

 

「妳的嘴巴沾到巧克力了。」見到我的反應,派斯用著和緩的語調,不疾不徐的解釋道。

 

「嗯。」避開他看我的奇怪視線,我緩緩的吃著蛋糕,腦中邊思索派斯的舉動。

 

我以為到達這裡之後,派斯會開始對我進行一連串說教,並且極力阻止我再度進入試煉陣,可是,他現在卻隻字不提,這真是讓我感到困惑……

 

他帶我到這邊,應該不是只想找我喝茶吃東西吧?偷偷瞄了眼派斯,發現他也正望著我,不,他的視線好像從沒有從我臉上移開過。

 

「你幹嘛這樣看我?我臉上有東西嗎?」不習慣這樣的詭異氣氛,我開門見山的問他。

 

派斯笑而不答,但,也不再繼續盯著我瞧,他順手為自己斟了杯茶,將視線轉向夜空,態度悠閒的緩緩品嚐著。

 

這一次,換我盯著派斯看了……

 

他那銀白長髮在燭光的映襯下顯得極為耀眼,側臉的線條如同雕刻品一般漂亮,藍色的雙眸透亮而分明,品嚐點心的優雅姿態更是讓人心悸。

 

外貌姣好、個性體貼、出身好……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人?我在心中嘆息著上天對派斯的偏愛,像他這樣幾乎找不出缺點的人,除了讓人驚豔之外也會引人自卑。

 

吃完手上的點心,派斯的視線再度回到我身上,本以為他準備要跟我談事情了,可是他嘴唇一張一合卻沒說出半個字,只是露出一個若有所思的笑。

 

「怎麼了?」我困惑的開口詢問他,派斯這樣欲言又止的態度真是讓我好奇,「你說有事情想跟我說,是什麼事情?」

 

「我──」派斯才剛開口準備發言,卻又立即被我打斷。

 

「我先聲明,試煉陣我一定要去,魀虛的圍捕計畫我也一定會加入,所以,要是你是想勸我不要冒險,你可以放棄這打算。」不想再繼續繞在這個問題上頭打轉,我直接對他挑明我的想法。

 

聽了我這番發言,派斯眉頭微蹙的苦笑了下,望著我,他沉默了好一會,似乎正在思索著事情。

 

他是在想要怎麼說服我嗎?我暗暗猜測著派斯的想法,心中同時為他的固執感到頭痛。

 

「我真的不希望妳過去,不希望妳發生危險,不過,看來我似乎說服不了妳,我會尊重妳的決定。」派斯最後似乎是決定放棄勸說,這也讓我稍稍鬆了口氣。

 

「迪亞,我想問妳一件事情。」說到這裡,派斯的神情轉為少有的認真。「妳覺得夜伢是個怎麼樣的人?」

 

「呃?」派斯用這麼正經八百的態度,卻問出這樣的問題,這樣的反差讓我愣了幾秒,呆了一會才恢復思考。

 

「雖然這問題很奇怪,但是還是請妳務必回答我。」派斯再度對我說道:「我想知道,在妳的心中,妳是怎麼看待夜伢?」

 

「夜伢他啊……」我側著頭,開始回想關於夜伢的種種事情,「要是跟他不熟,會覺得他酷酷的、冷冷的,好像不愛理人、不愛說話,可是,跟他熟了以後,會發現他對朋友非常好,有困難他都會幫忙。他有他的做事原則,可是他也會看當時的狀況調整自己,算是個很有彈性的人……」

 

「雖然看起來總是一副沉穩的模樣,可是他有時候也蠻搞笑的,有時候我會很惡劣的捉弄他,將他逗的滿臉通紅,他那時候的模樣真是好可愛……」

 

「之前校長突然要我整理藥草百科,丟了幾十本書給我,要我一星期分析整理完畢,那時候夜伢他就陪著我通宵研究資料,我們兩個將那些東西濃縮成一本書,大約有點那麼厚,那本『藥草重點精華』交出去之後,我們兩個整整昏睡一天一夜……後來,聽說老師要出考題都是從裡面抓題目呢!我們好像被當成考題整理人員一樣。」

 

說著,我發現關於夜伢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有趣的、悲傷的、生氣的……一件件不斷從腦中冒出,說也說不完。

 

派斯在旁靜靜聆聽,沒有打斷我,只有在我說的口乾舌燥時,適時的遞上一杯茶,讓我潤潤喉嚨。

 

「看來,他在妳心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在我好不容易說完時,派斯下了這樣的評語。

 

「嗯。」不否認,我笑著點頭回答道。

 

「那麼……」派斯遲疑了會,語氣中帶著期盼的問:「我呢?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不過,妳心中應該還是有些想法吧?」

 

「你是個很體貼、很好的人。」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想,這應該是公認的事實吧!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想法嗎?」派斯似乎覺得我這樣的說詞有些不足,帶點期盼的追問。

 

「嗯……」雖然我不理解派斯問這個問題的原因,但,我還是拼命在心中找尋答案給他。「你很聰明,跟你說話很輕鬆,很多時候,我只要提一個開頭,你就知道我下句話想說什麼……」

 

「雖然你身為王室成員,卻沒有驕縱任性的脾氣,這個很難得。」我笑嘻嘻的對他說道:「仗勢家族權勢,在外胡作非為的人我看多了,我們學校也有一些是這樣的人,總認為自己比別人高貴,說話頤指氣使,目空一切,其實,除去一切外在事物之後,大家都一樣,只是個平凡人,脫離不了生老病死。」

 

「妳真是個很特別的女孩,想法也跟其他人很不一樣。」輕風伴隨著花香吹來,派斯那圓滑清潤的聲音像是融在風中,悠揚而和緩的傳入我耳邊。「我現在還記得,初次見到妳的模樣,悲傷而又堅強,冷漠卻又溫暖,非常吸引人……」

 

這種形容詞未免也太兩極化了吧?跟派斯初次見面時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會讓他這樣認為?我困惑的回想,只記得他那時候有幫了我跟麗莎,我對他真正的印象是在皇宮的歡迎宴會上。

 

「剛開始,我只是覺得妳是個有趣的人,跟其他女生好像有點不一樣,在後來的相處中,我看到了妳勇敢、聰穎、溫柔等等面貌,我很欣賞妳跟同伴之間互信互諒的相處……」

 

「……」派斯說的這個人真的是我嗎?他是不是弄錯人了?這一連串的稱讚,讓我錯愕的無法答腔。

 

「不知不覺,我越來越想待在妳身邊,想跟妳分享我所有心情,這是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派斯往我這邊靠近了些,握著我的手,燭光映在他那水藍眼中,折射出炫眼的光輝。「我知道我這樣或許有點唐突,但是,我不想隱瞞我的情感。」

 

喔喔,氣氛好像有點……聽了這麼一串,要是我還不了解目前的情況,那我恐怕就跟笨蛋沒啥兩樣了。

 

「那、那個……」我緊張的對他笑著,心裡更是不斷猶豫掙扎的想著──我要不要抽回被他握住的手?

 

可是,這樣的情況下,要是我這麼做了,恐怕會傷到他的心吧?

 

「迪亞,我喜歡妳。」派斯終於說出最重要、最令我害怕的一句話。

 

他說出告白後便閉口保持沉默,我知道派斯在等我的答案。

 

派斯真是一個很完美的人,能被他喜歡上,我應該感到快樂,因為他絕對會給他所愛的人幸福,甚至,我應該感到榮幸,畢竟他可是魔界的萬人迷,眾女生心中的最佳情人,跟他成為情侶,可是女生們夢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可是我……

 

我輕輕抽出被他抓在掌心的手,低著頭,輕輕的說了句。「對不起。」

 

在我說出答覆之後,兩人再度陷入一陣尷尬的靜默,蟲鳴聲跟鈴鐺花的聲音在我們身邊響著。

 

「妳不要對這件事情太過在意。」發現我一直低著頭,派斯笑著托起我的下巴,讓我直視他。

 

他並沒有露出傷心的表情,反而貼心的安慰我。「我知道妳心中的位子已經有人了,我只是想讓妳明白我的心意,不想造成妳的困擾。」

 

「我……」沒想到派斯還反過來還安慰我,這我心裡起了更深的歉意。他未免也太善良、太體貼了吧?

 

「不過,要是妳討厭那個人了,我可是優先考慮的男友人選喔!」似乎是想沖淡這難受的氣氛,派斯用調皮的語氣對我說道。

 

聽他這麼說,我也跟著笑開了。

 

「好了,回去吧!」派斯率先站起身,並伸手將我拉起,「雖然那個人臉上不動聲色,不過,實際上好像挺會吃醋的。」

 

「是這樣嗎?」我困惑的皺眉反問。我當然清楚派斯口中說的那個人是誰,不過,在我跟他相處時,似乎從來沒發覺到他有愛吃醋的一面。

 

「回去妳就知道了。」派斯故意不對我說明白。

 

我跟派斯緩緩飛回皇宮,才一降落在皇宮門口,一個身影就從入口旁的花叢走出。

 

「夜伢?你怎麼在這裡?」我訝異的望著他。

 

「我……」夜伢瞄了眼我身旁的派斯,「我出來散步。」

 

「今天跟妳聊的很愉快,祝妳明天一切順利。」派斯拉起我的手,輕輕在我手背上吻了下,起身時,低身在我耳邊說了句。「等一下留心看著吧。」

 

「呃?」在我還沒會意過來時,派斯就已經轉身離開了。

 

目送派斯離去後,回頭對上的,是夜伢略顯僵硬的表情。

 

「你怎麼了?」見他那不甚開心的模樣,我困惑的問。

 

「沒什麼。」夜伢牽起派斯親吻的手,像是不經意的,他的手指在我手背上抹了一下,像是想擦去派斯剛剛的吻,動作雖然細微,但還是被我發現了。

 

呵,原來派斯說的是這意思啊?我嘴角揚起一個促狹的笑。

 

「妳在想什麼?」見到我突然笑了出來,夜伢臉上卻出現緊張的神情,「他剛剛拉著妳去哪裡?」

 

「一個很漂亮、很浪漫的地方。」我故意不對他說清楚,想讓他懸著緊張的情緒。

 

夜伢握著我的手明顯的握緊,而後又立刻放鬆了力道。「他找妳什麼事?勸妳不要去試煉陣嗎?」

 

「對啊!不然他還能說什麼?」我刻意隱瞞另一個部份,同時眨著大大的眼睛反問他。「難道,你覺得派斯還有別的事情要跟我說?」

 

「我……」夜伢被我這麼一反問,頓時答不出話來。

 

「我什麼?」我反手拉住他,笑著逼問著。「該不會,你是特地在這邊等我回來,想要知道我跟派斯聊了什麼?」

 

「沒,我剛剛說了,我只是在這裡散步。」夜伢像是要撇清般極力否認。

 

「真的?」我瞇起眼睛,狀似質問的盯著他。

 

散步散到皇宮門口,而且還剛好遇上我跟派斯?這一切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很晚了,妳還是快點回房休息吧!」夜伢快速轉移話題,順勢摟著我的肩膀,將我帶往房間。「要不然明天會沒有精神跟幻影對決。」

 

「……」站定在房門口,我無奈的瞄了他一眼。

 

「明天凡事小心。」夜伢伸手略過我耳際,動作輕細的為我將頭髮梳到耳後,臉上笑的溫柔。

 

「你也是。」我同樣叮嚀著他。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