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對練由我、夜伢與歐羅三個人對上東學院學生,粗略估算一下對方的人數,東學院的人將近四十名。

 

因為不想拖延太多時間,這場對試採用大混戰,在主持人說出「比賽開始」之後,雙方也迅速展開攻防。

 

聲稱自己歷經嚴格訓練的東學院學生,用著敏捷的速度衝來,像是早已經擬定好計畫般,他們散成三個圈子包圍住我們,每個人的手上抓著風、火、雷電等等不同攻擊力的符咒。

 

當符咒化為雷電劈下時,硬石製成的地板成了焦黑一片,空氣中除了燒焦味之外,還漫著一股刺鼻的硫磺味。

 

真不錯,竟然會想到利用硫磺粉增加符咒的力量。我一邊小心應戰,一邊留神觀察他們的攻擊。

 

記得之前在書上看過,要將硫磺混入符咒,可是需要極高的技巧,看來他們真是下過不少功夫苦練。

 

比賽開始不到十分鐘,東學院就有七名學生被夜伢給解決了,歐羅跟另一群拿著武器的學生纏鬥,在速度跟攻擊上,那些人當然不是歐羅的對手,不過,既然會前來挑戰,他們當然對此有所準備!

 

東學院的學生在進行攻防時,會自動排列成數種攻防陣型,藉由這些精心設計的陣型,他們能夠相互支援、掩護,幾次攻擊下來,歐羅僅僅除去了五人。

 

「受死吧!」兩道人影衝至我身邊,舉起手上的長劍快速朝我刺來。

 

「碰!」我快速豎立起一面土牆,擋住他們的攻擊,土牆在承受住攻擊力道之後,瞬間崩裂成土塊,連帶激起一陣沙土。

 

在第一次攻擊失敗後,其餘的人迅速做出反應,趁著黃沙瀰漫之際,幾個人縱身一躍,衝至高空,打算自空中對我展開攻擊。

 

「妳躲不掉了!」對方得意的大吼著。

 

朝我揮來的劍卻在接近我時硬生生停止,數道捲風纏上了他們的身體,強大的風力讓他們停在空中,動彈不得。

 

「怎、怎麼會……」對這情況大感錯愕的他們,使勁的想要掙脫卻徒勞無功。

 

「可惡的傢伙!」另外幾人見情況不妙,手上抓著幾道符咒,口中念念有詞,符咒在冒火燃燒之後,十幾具僵屍出現在我面前。

 

疆屍的出現引發觀眾們不小的驚訝聲,要役使疆屍很簡單,但是要召喚出疆屍可就是件難事了,一般而言,只有職業級的道士才能做出這樣的法術,沒想到,只是學生的他們就已經達到這樣的程度了。

 

他們果然很努力。現下的狀況,讓我對他們感到佩服。

 

指揮著殭屍群,東學院的人再度朝我發動攻擊,朝我撲來的疆屍們,豪不畏懼我所發出的火焰攻擊,在它們距離我身邊三步遠時,我使出冰凍術將它們的腳給固定住,趁著拖住他們之際,我抽出腰間的長刀,以一招「斬龍快刀」將它們給斬成數塊。

 

「可惡!」卡西卡見到疆屍群被摧毀,臉上出現不甘的神情。

 

隨即,他們又變換陣型,圍成一個圈子將我困在中心處,他們手上發出發光的繩子,將我給綑綁住,不給他們趁機攻擊我的機會,我自掌心放出火焰,將那纏身的繩子給燒斷。

 

「太精采了!真是太精采了!」主持人興奮的聲音回盪在場上。「這場戰鬥真是讓人嘆為觀止,本來以為會是由迪亞他們控制整個局面,呈現出壓倒性的勝利,沒想到,東學院的人竟然有實力與他們相抗衡!這實在是太出乎我意料之外……」

 

「東學院的人很努力耶,真不錯……」

 

「加油啊!你們不要放棄喔!」

 

「我支持你們!不要輸啊!」逐漸的,觀眾開始為東學院的他們加油打氣。

 

「你們兩邊都加油!」

 

聽見觀眾們的鼓勵聲音,東學院的學生們臉上閃過訝異與驚喜,會場的氣氛激起他們獲勝的鬥志,每個人的臉上出現信心滿滿的笑容。

 

「一定要打敗他們!」卡西卡像是在激勵士氣般大聲吼道:「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苦練的成果!」

 

「好!」其他東學院學生高聲應和著。

 

「變換隊型!無極陣!」卡西卡一聲令下,原本散成三團攻擊我們的人,立刻散了開來,他們圍成一個大圈,將我們三個困在圈子裡頭,圍觀的觀眾更被他們激起更熱烈的情緒,熱情而激昂的叫喊著。

 

「他們的情緒還真是激動啊。」夜伢望著會場外的人,臉上是無法理解的無奈。

 

發現觀眾們似乎很期待東學院學生獲勝,我尷尬的苦笑了下。「怎麼覺得……要是我們打敗了他們,我們就成了毀人希望的惡人?」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歐羅有點壞心的笑了笑。「早點讓他們看清現實比較好。」

 

「既然他們擺出了這麼大的陣仗,我們也好好回報他們吧。」夜伢擺出了起手式,表情也跟著轉為認真。

 

夜伢的想法,我跟歐羅都能理解,既然對方盡了全力要跟我們決勝負,我們自然也該認真以對,這是對他們的尊重。

 

「界線空間!」卡西卡一聲令下,東學院的所有人動作一致的結起手印,藍色光芒從他們身上發出,光芒聚成一個透明方框向我們襲來,瞬間,我們被困在方框裡頭。

 

「收!」吶喊聲過後,困住我們的方框逐漸縮小,狹小的空間使我們背靠著背貼著彼此。

 

「看來他們是想用這方法將我們給困住。」歐羅將手抵在牆面努力往外推,想將活動空間拉大,但卻徒勞無功。

 

「試試看能不能攻破它。」夜伢將掌心貼在牆面上,不斷發出攻擊魔法,但是困住我們的空間卻毫無破損,依舊持續縮小中。

 

「這牆真是堅固。」發現夜伢的攻擊無效之後,我感嘆的說道。

 

「哈哈哈!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卡西卡跟他的同伴得意的大笑著。

 

「這是一個完全沒有弱點的空間,你們絕對不可能打破它。」

 

「等著被壓成肉餅吧!」

 

「這麼悲慘的死狀我才不要。」我想要抽出腰間的刀,卻因為空間過於狹隘而無法動作。

 

「既然打不破,那就別打了。」歐羅伸出劍指在牆上寫著咒文,當咒文完成之後,牆面顯現出紅色的文字。

 

「咦?這不是磽他擅長的空間法術嗎?你怎麼也會這個法術?」看著歐羅的動作,我好奇的問道。

 

「前陣子果力多打牌輸我,他用這法術跟我換賭注。」歐羅為我說明道。

 

原來果力多也會這一招啊,我還以為是磽的獨門招式呢!

 

「這樣一來,以後要執行任務就方便多了。」歐羅臉上揚起少有的得意笑容。

 

「……」怎麼覺得,歐羅臉上的笑容……很燦爛?果力多啊!你犯了一件可以讓你下地獄的大錯了。

 

在我們談話之際,牆面的文字逐漸融成一個圓,紅色的圓圈在牆面擴散,形成一人高的大洞,我們因此順利的脫困。

 

「怎、怎麼會這樣!」東學院的人錯愕的望著我們,他們大概沒料到,那個有如銅強鐵壁的空間,竟然就這麼輕易被我們給破了吧!

 

「輪到我們反擊了。」我笑著舉起手中的長刀,朝他們發出破壞力強大的招式「螣蛇」。

 

刀氣化成一尾巨大的銀蛇,銀蛇蜿蜒行走於半空,速度敏捷飛快,張大口,發狠的撲向他們,在一陣慘叫聲過後,場上的人去掉了一半。

 

「該我了。」歐羅手上出現網狀的雷電,手一揮,像是灑網般網住了一部分人,那些人在碰觸到電網之後,全發出淒烈的哀號聲,不到幾秒的功夫,那些人就成了焦炭。

 

「新招式?」我記得,我好像沒見過歐羅使用這個招式過。

 

「嗯。」歐羅點頭回答道:「這是我在魔界的試煉陣中想出來的。」

 

望著剩下的人,夜伢將刀打平橫握,像是用盡全力狠狠一揮,刀鋒發出清亮的聲響,揮刀的速度像是能將空氣給切開來。

 

「碰!」會場響起撞擊的聲音,本以為是對手倒地的聲音,但,那些人承受到攻擊的人卻是呈現呆愣狀態,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在撞擊聲過後,一聲聲細微的碎裂響聲出現,像是某種東西被迫剝略般,東學院學生的身後出現一閃一閃的亮光,那是會場為了保護觀眾所架設的防護屏障,光芒閃了幾下之後便消失了。

 

「剛剛那是什麼聲音?他有砍到他們嗎?」

 

「應該沒有吧!那些人還好好站著不是嗎?」

 

「不、不會吧?」主持人詫異的聲音響起。「夜伢同學竟然將防護屏障給破壞了!這個屏障可是上學期才更換,是目前堅牢度最好的屏障啊!」

 

「耶?」主持人的話讓現場一片譁然。「屏障破了,那些人卻沒事?」

 

「夜伢同學砍歪了嗎?」

 

「我、我還活著?」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的東學院學生,互望著彼此。

 

「我身上好像沒有傷……」其中一人摸著自己身體,話才說到一半,他整個人斷成兩段倒下,不只是他,其他東學院學生也是。

 

沒想到夜伢竟然已經達到這樣的水準……夜伢的表現,讓我感到意外。

 

雖然只是一個揮刀動作,但,那刀好像與夜伢融成一體,揮刀的動作如流水一般順暢,人與刀之間彷彿相互呼應,這一點,我到現在都還無法達到,總覺得我還欠缺了某種東西……

 

「太神奇了!竟然受了傷還沒有知覺!」主持人驚嘆的長呼了聲,「夜伢同學的用刀水準,簡直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真是太叫人佩服……」

 

「好厲害!這就是校園高材生的實力嗎?」觀眾席的學生們也對眼前的情景感到意外與崇拜。

 

「他們的動作好快!我都還沒看清楚他們出手的樣子,那些人就全倒下了!」

 

「勝負已出,迪亞他們大獲全勝!」主持人在勝負分曉之後開心的報導道:「不過,東學院的學生也真是不錯!他們施展出的招式可都是些困難度很高的招式啊!剛剛我還一度以為東學院的人會贏呢!」

 

「雖然那些東學院的人輸了,可是他們也是很厲害啊……」

 

「是啊,他們真的很努力,真是太棒了!」三藏興奮的聲音自觀眾席上傳來,他手上拿著一個計時器。「各位同學!現在我要來宣佈押注結果!」

 

一聽三藏這麼說,整個會場立刻安靜了下來。

 

「這場比賽,東學院的人撐了……五十四分鐘!」為了表示公正,三藏還特意將手中的計時器高舉。「真是可惜啊!沒有人押注這個時間,所以,這個賭注沒有人贏!非常感謝各位的參與!」

 

說完話,三藏跟姬兩人立刻拿起幾個大錢袋,迅速跑出競技塔。

 

「真是可惡!我本來以為三十分鐘已經夠久了!」同學們扼腕的埋怨道。

 

「還說呢!我本來要壓四十分鐘,你還跟我說不可能!」

 

「誰知道他們那麼會撐,我也是受害者啊!」

 

在紛雜的談話聲中,決鬥場上出現數十顆顏色繽紛的光球,光球飄向倒在地上的眾人,光球一一為他們療傷,讓他們復活。

 

「輸了。」卡西卡在重生之後,沮喪的坐在地上。「沒想到,我又輸了……」

 

「你們真是很不錯。」我走到卡西卡面前,朝他伸出手,想對他表示我的善意。「剛剛的表現真是讓我大開眼界,讓我們盡釋前嫌,交個朋友吧!」

 

望著我的手,卡西卡臉上出現複雜的神情,像是懊惱、像是不甘又像是猶豫,遲疑了會,最後,他無視我伸出的手自行站起身。

 

「雖然沒辦法打敗妳,但是,我絕對不會認輸的!」卡西卡忿忿不平的說道:「總有一天,我一定能贏過妳!」

 

卡西卡這番頑強且不服輸的發言,讓我頗為欣賞,我唇邊勾起一抹笑,對他點頭回道:「好,我等你。」

 

「真是令人激賞的對話啊!」主持人再度用著興奮莫名的語氣說道:「雖然卡西卡又輸給迪亞,但是,他這種越挫越勇的態度,以及頑強的求勝心讓人敬佩,輸,並不可恥!重點是如何從失敗中重新振作!各位同學要多多學習卡西卡這種不怕失敗的精神!卡西卡,就算你失敗一百次、一千次,我們也還是支持你的!」

 

失敗一百次、一千次?這句話會不會誇張了些?我發現卡西卡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苦悶了。

 

沒有理會卡西卡的表情,主持人又繼續接著說道:「另外,面對卡西卡在輸了之後的言論,迪亞同學非常有度量的笑著接受,並沒有對他說出嘲諷不堪的話,這樣尊重對手的氣度,非常值得我們學習……」

 

「真是太精采了,今天的這場對試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校長從觀眾席上站了起來,臉上充滿笑容。「時間也不早了,大家先回房去休息,準備迎接往後的開學生活吧!」

 

比試結束之後,其餘的學生本來想要再度撲向我們,結果各學院的監護老師出面制止,他們像是打包一般,用許多極大的箱子以及布匹將學生們纏住、裝起,在學生們的哀號跟抗議聲中,一個個布包跟箱子緩緩往宿舍飄去,就像眾多的氣球在天上飛一般。

 

「呼……終於能休息了。」我長長的呼了口氣。

 

「這場決鬥拖的真久。」在台下觀看的麗莎,皺著眉頭埋怨道:「我等的肚子都餓了。」

 

「我也是。」我摸著快要餓扁的肚子,笑著提議道:「那就先去餐館吃個東西再回去吧!」

 

「抱歉,打擾一下。」幾個由法術控制的役使草人出現,它們用著僵硬無生氣的語調說道:「過幾天將會舉行迎新舞會,老師們想請麗莎同學當策畫人員,請跟我們過來討論詳細事項。」

 

「等等!為什麼我要當策劃啊?沒有人跟我說啊!」麗莎抗議的喊著。

 

「這是剛剛決定的事情,請跟我們過來。」不等麗莎回覆,那幾個草人突然出手拉住她,將麗莎給拖離會場。

 

「麗莎!」希杰見狀連忙追了上去。

 

「這是怎麼回事啊?」望著它們的背影,我完全是一頭霧水。

 

「打擾了。」在麗莎他們離去之後,身邊又出現了役使草人的聲音。「校長說要請夜伢同學規劃新生的課程,請夜伢同學跟我們過來一下。」

 

「課程規劃?這是老師們負責的事情吧!為什麼丟給我?」夜伢大感錯愕的反問。

 

「真是很抱歉,請務必跟我們走一趟。」說完話,那幾個草人上前抓住夜伢,夜伢努力想要掙脫,但,役使草人的力量極為強大,一番掙扎之後,夜伢還是被它們給帶走了。

 

「我要去圖書館借書,先走一步了。」歐羅才準備離開會場,又一批草人出現了。

 

「歐羅同學,調藥學的老師找你,請跟我們過來……」

 

沒等役使草人說完話,歐羅立刻拔腿逃跑,但是,就在他衝到出口時,一條繩子自空中飛下。

 

「這、這是?」歐羅錯愕的望著纏在身上的繩子。「困魔繩?」

 

繩子在綁緊歐羅之後,帶著他迅速飛上天際,朝著調藥教室的方向飛去。

 

竟然連用來綑綁高等摩物的困魔繩都拿出來綁人?老師們未免也太狠了吧?望著歐羅離去的模樣,我為他小小的默哀了兩秒鐘。

 

「迪亞同學。」校長的聲音突然自我身後傳來,那異常溫和的語氣,讓我暗叫不妙。

 

怎麼校長還在這裡啊?我還以為他走了呢!我臉上堆起僵硬的笑,轉過身,向他行禮打招呼。「校長,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妳剛剛所使用的,是精靈界的力量對吧?」校長推推鼻樑上的眼鏡,臉上笑的詭異。

 

啊哩?校長是怎麼看出來的?雖然感到極為納悶,並且對校長這問句起了警戒,但我還是乖乖的點頭承認。

 

「看來魔界之旅帶給妳很大的成長,這真是太好了!」校長高興的拍拍我的肩膀,雖然是稱讚,可是我卻完全沒有開心的感覺。

 

「我想找妳幫個忙。」校長說完話之後便使用移動術,將我帶到另一個地方。

 

「這裡是……花園?」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時,我感到不解。

 

校長帶我來到學校南側的花園裡,這裡像是才剛開墾完成,地上種植了許多花苗。

 

「這些是我從蒼熊國買來的花苗,現在已經快要接近開花時間了。」校長指著地上的花苗說道:「可是,這些花苗全只長綠葉,完全沒有結花苞,妳就幫我想個辦法讓它們開花吧!」

 

哇咧!這是強人所難吧?我不滿的向校長抗議道:「可是我又不是園藝專家!我怎麼知道……」

 

「妳會使用精靈的力量,」校長截斷我的話,像是已經算計好的笑著。「我記得,精靈法術中,有一樣是屬於可以調整萬物時序的力量,妳可以用它來調整花苗的時間。」

 

「可是……」

 

「精靈是保持自然界平衡與時序的維護者,現在這些花苗的生長錯亂了,妳將它們調整回來,這應該算是妳應盡的義務吧?」校長臉上出現狡詐的笑容。

 

「……」我被校長的話賭的無言以對。

 

「好好努力吧!我先走了。」校長將事情丟給我之後,人就一溜煙的跑走了。

 

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花圃,我垮下臉來,真是有種預哭無淚的感覺啊!要將這些花苗全部整理完成,我看我可能要忙上個好幾天,校長真是一個殘忍的惡魔!

 

本以為,麻煩事應該到此為止,沒想到,後頭還有讓人驚愕的事情等著我們。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