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7080160baf7.jpg

 

 

第五章 抵達仙界(2)

 

當軒轅齊努力收集情報時,金渝與韓非也成功進入上界,降落在一處深山老林裡。

承受了金渝輸入的靈氣,韓非終於在進入上界時晉級成仙人,但這種強力拉升的滋味可不好受,他現在全身劇痛無比,像有無數的刀子在身上割著、刺著、剮著,元神如同被強勁的力量撕扯,彷彿要把它扯成好幾塊,體內更是冷熱交加,就像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當他覺得渾身燥熱、宛如要被燒化時,身下的草地以及方圓數里內的花草樹木,全被他發散的熱度燒成灰燼,當他覺得寒冷時,前一刻還冒著火苗的黑色土壤,瞬間凝出一層冰霜,冒著森森白氣。

看著痛苦地嘶吼、滿地打滾的韓非,金渝強撐著最後一絲意識,叫出夏蓉與兩隻寵物。

『幫助小非……』無力說話的金渝,直接以意念下達指令。

她讓夏蓉協助韓非吸收那些力量,還讓墨翎與鬼蝶替他護法,並要他們在她昏迷以後,全權聽從韓非的號令,待在他身邊保護他、照顧他。

做好妥善安排後,金渝的心神一鬆,人就這麼暈了過去。

看著陷入昏迷,身邊自動縈繞靈氣、包裹自身的主人,夏蓉眼底掠過一抹擔憂,而後很快隱去。

目光調轉,她望向仍在苦苦掙扎的韓非,手上拿出一瓶白玉淨瓶,指尖輕彈,將十幾滴靈泉水撒入他的體內。

吸收了靈泉水的韓非,只覺得有股清涼舒適的靈氣淌入體內,驅散了酷寒與炙熱,讓他混沌的神智恢復些許清明。

『聽從我的指示修煉。』夏蓉以意念傳音給他。

「……修煉?」

韓非的意識有些模糊,即使聽進了夏蓉的話,他卻無法理解其中意思。

『你先服下一顆大還丹。』夏蓉說道。

「……」聽出對方沒有惡意,韓非聽從她的話,吃下一顆丹藥。

『現在,我傳一篇療傷的心法給你,你照著做。』

伴隨著話音,韓非腦中出現一篇心法。

「這是……」

『快點照著做,不要讓主人的苦心白費。』夏蓉的聲音依舊平靜淡然,但韓非卻聽出了絲絲怒意。

……主人?韓非茫然了一下,而後腦中浮現金渝的樣貌。

「金渝呢?她怎麼了?她沒事吧?」

一想起她,韓非的意識立刻恢復清明,不再恍恍惚惚、迷迷糊糊。

『主人正在療傷,你先顧好你自己,還不快修煉!』夏蓉再度催促。

「……」韓非苦澀的點頭。

儘管很不甘心,他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幫不了金渝,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調養好自己,不再增加她的負擔。

念及此,他忍著劇痛,起身盤坐,按照夏蓉給的心法修煉。

他這一打坐療傷,就足足坐了十多日,當他的身體痊癒後,夏蓉又傳了一篇基礎功法給他,讓他把金渝傳給他的靈力融合吸收。

在韓非修煉時,夏蓉與靈寵在他身邊護法,要是發現他的情況不對,夏蓉就會立刻出手協助。

這一次,韓非足足花了一百多年,才將金渝的力量徹底融合、化為己用,實力也跟著噌噌上漲,提昇好幾倍。

結束修煉,韓非張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金渝。

「這是、這是……金渝?」

看著不遠處的綠色光繭,韓非頓時錯愕不已。

「對。」夏蓉回道。

「她怎麼會變成這樣?她發生什麼事了?她還好嗎?」他抓住夏蓉的手臂,焦急而擔憂地問著。

夏蓉沉默了一下,清冷的紅眸對上他,「主人為了護你,獨力對抗位面法則的威能;為了救你,折損自身修為,傳功於你,還把自己的心頭血與本靈體分給你,讓你能順利融合她的力量,不被她的力量反噬;為了保你,主人沒有返回靈泉調養,而是強撐著身體,令我與墨翎、鬼蝶為你護法,在主人醒來之前,聽從你的號令。」

「金渝竟然、竟然……」韓非雙目赤紅,心痛如絞。「怎麼會這樣?怎麼能這樣!她怎麼可以不顧自己,她怎麼可以這麼做!」

韓非雖然也經歷整個過程,隱約知道金渝為他做了一些事,但他真的不曉得,金渝竟然為他犧牲這麼多!

「金渝她……她有說什麼時候醒來嗎?」韓非啞著嗓子詢問,心裡懷抱著幾分希冀。

他希望金渝的傷勢沒有想像的那麼嚴重,更期望能從夏蓉口中聽到好消息。

「主人什麼時候會醒來,我不曉得。」夏蓉語氣淡然地回道,晶瑩的紅眸不帶絲毫情緒,「我只知道,若是主子返回靈泉調養,就算現在沒有清醒,至少傷勢也會完全痊癒。」

夏蓉如玉石般清脆悅耳的嗓音,彷彿化成利刃,一字一句在韓非心頭刺著、剮著,他更加地自責內疚,心口痛得厲害,強忍在眼眶裡的淚水,此時終於忍不住落下。

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他抬起沉重的腳步,慢慢走到光繭前。

光繭被一層七彩靈光籠罩,這些靈光是金渝的神識自動形成的屏障,直徑約莫二十里,隔絕其他人的靠近,就連夏蓉與靈寵也無法進入屏障裡頭。

然而,韓非卻意外的不受阻礙。

他是金渝認可的人,體內又有她的本靈體,靈光將韓非默認為另一個主人,他才得以穿過屏障,觸碰到綠繭。

「對不起……」他淚流滿面地跪倒在地,身軀劇烈地顫抖著。

當他將手放在綠繭上時,綠繭傳來近似心跳的脈動,透過那一跳一跳的脈動,他彷彿能感受到金渝的情況。

她現在仍在昏迷,傷勢痊癒的速度很慢,身體相當虛弱。

她……傷得很嚴重、很嚴重。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韓非的額頭抵上綠繭,像無助的孩子般,失控的嚎啕大哭。

如果時間能重來,他絕對不會跟上來;如果時間能重來,他寧可忍受跟金渝分離的苦,也不願意讓她受傷;如果時間能重來,他寧可自己死去,也不要金渝折損修為,如果……

「是我的錯,都是我害了妳,我混蛋!我該死!」他發狠地朝臉上搧了十幾下,雙頰一下子就紅腫起來,嘴角還淌出了鮮血。

「事情既已造成,你就算跪上一萬年也沒用,還不如好好修行,等主子醒來再向她請罪。」夏蓉清冷的聲音傳來,也讓他止了淚水。

「是啊,妳說得對,我不能辜負她的苦心,不能讓她失望。」韓非面露恍然,胡亂抹了一把臉,將淚水拭去。

「還請姑娘指點。」他起身朝夏蓉一揖,態度恭敬而真摯。

修道者都是把夏蓉這樣的機關人偶當成工具、物品,就算損毀了也不覺得可惜,然而,韓非知道,在金渝心底,夏蓉並不是器物,而是能夠平等相待的「人」,基於愛屋及烏的心理,他自是隨著金渝的態度,將夏蓉當成普通人看待。

若非他的這般態度,夏蓉也不會主動開口提醒,金渝只是要她保護他、服從他,可沒說要她指點修煉一事。

「你先沐浴淨身吧!」

夏蓉隨手一揚,一個冒著蒸騰熱氣的浴桶出現,水面上還鋪著淡色花瓣。

經她這麼一說,韓非這才發現,身上竟覆著一層漆黑的雜垢,臭氣薰天,穿在身上的衣袍裂成殘布,只勉強遮住一部份軀體。

韓非尷尬的拉了拉布料,快步走向浴桶旁,就在他準備褪去衣服時,發現夏蓉依舊站在一旁,脫衣的動作立刻停頓住了。

「……麻煩妳迴避一下。」他示意夏蓉轉身。

「主人要我照顧你。」夏蓉回道。

「這、這方面就不用了。」韓非尷尬的婉拒。

他習慣一切自己動手,不習慣被人服侍,就連待在唐家時,他的院落也只有清掃的僕役,沒有服侍生活起居的人。

「好,我知道了。」既然對方不需要,她也不想攬事上身。

若不是主子的吩咐,她才不想服侍主子以外的人!

「我去巡視一下。」丟下這句話,夏蓉寬袖一甩,翩然離去。

她一離開,韓非立刻扯掉身上的布塊,進入浴桶好好梳洗一番。

說也奇怪,他原以為浴桶裡的水會被他弄髒,可是當他梳洗完畢時,那洗澡水仍舊清澈乾淨,縈繞的花香也沒有淡去。

韓非從藍炎之心裡頭取出一套新衣袍換上,當他準備紮綁頭髮時,夏蓉回來了。

「我為你束髮吧!」她拿出牛角梳,上前為他梳理頭髮。

將頭髮一分為二,上半部束髮成冠,下半部則是讓它順著肩頸垂落。

梳理完畢後,她聚出一面水鏡,讓韓非觀看現在的模樣。

鏡中映照著一名儒雅英氣的男子,容貌俊秀如玉,長眉斜飛入鬢,碧眸燦若驕陽,鼻樑高挺,厚薄適中的嘴唇緊抿,披散的藍髮及腰,隨著拂過的清風飛揚。

鏡中的人,身著青色與棕綠色搭配的衣袍,廣袖窄腰,風姿英偉不凡,清而不冷,宛若攬風踏月的翩翩仙人。

此時的韓非,已經不再是十多歲的少年,而是二十七、八歲的青年。

「這是……我?」韓非摸上自己的臉,神色複雜。

以往,為了報家仇,他毀去自己的容貌,自那之後,他便沒再看過鏡子裡的影像,後來遇見了金渝,服下她贈與的丹藥重新淬體,變成十多歲的孩童。

而現在,同樣也是因為金渝,他一步登天、晉升成仙,身體蛻變,回到原本的年紀。

過往的種種在他腦中回放,讓他重溫了自己的人生。

家族尚在,父母呵護備至的溫馨親情;家族被滅、親人慘死,小小年紀倉皇奔逃,頓失所依的心慌、悲痛與茫然;得知真相後的憤怒和仇恨;為了報仇,他學會刻苦隱忍、學會勾心鬥角,瞭解到種種髒事、惡事、噁心事;大仇得報的痛快欣慰;以為性命將結,卻因金渝峰迴路轉,宛若重生的感激與欣喜;跟爺爺、唐家人相認,再次感受到親人的關懷,重新安靜平和的生活……

以及,跟隨金渝飛昇成仙,被她以性命相護、真心相待,還讓他得到別人難以企及的種種福運。

短短幾年,他經歷的事情比別人一輩子的經歷還多,現在重新審視一遍,竟讓他覺得極不真實,宛若一場夢。

「呵呵……」他神情難辨的低笑著,嗓音乾啞。

「浮生若夢,前塵似景,如真似幻,如虛如實,際遇變化,誰知,誰知?浮生如斯,人生如此,竟是如此……」

韓非叨叨絮絮、反反覆覆的念著,臉上神情變換,一會哭、一會笑,狀若瘋癲。

夏蓉觀察了他一會,知道他這是悟道了,暗地朝墨翎與鬼蝶擺擺手,示意牠們幫著護法。

沉浸在思緒中的韓非,想起了金渝曾經說過的話。

 

「修行者最重要的就是認清本心。」

「不管是喜事、樂事、苦事、哀事、怒事,就算是難堪、難忍至極的慘事,也是屬於你的歷練,是成就你未來大道的種子。」

 

韓非原本以為,自己持的是劍道、是戰道,本心亦然。

然而,現在想起金渝說得「認清本心」,他卻浮現迷惘,覺得他的道似乎缺少了什麼。

「我的道,我的本心;我持的道,我的心……」

他喃喃念著,意識在這兩句話上打轉。

就在他苦思不透時,腦中浮現一張張臉孔,雙親的笑臉,韓家僕人的臉,仇人奸獰的臉,旁人譏笑鄙視的臉,唐家人和善熱情的臉,最後閃現的,是一張清麗的臉,對方朝他盈盈笑著,烏眸燦若繁星。

那姣好笑顏只維持一瞬,而後畫面轉變成金渝臉色蒼白、口吐鮮血的模樣,就連先前的那些臉龐,也一個個化為猙獰、恐懼、憤怒、不甘、哀慟、哭號等神情。

韓非心頭一震,遮眼的迷霧瞬間散去,露出璀璨的大道。

「我以心為劍,斬天闢地、斷去一切攔阻;以守護為持,護我所思、所愛、所親、所信之人,我將以劍與護持為道,縱使前途艱難、大道崎嶇,仍萬死不悔!」

韓非大喝一聲,周身氣勢大增,靈氣以他為中心往外擴散,狂風驟起,頓時間,飛沙走石、塵土遮天,就連數里外的樹木也遭殃,盡數攔腰折斷,被風浪擊碎成數截。

見狀,夏蓉捏起手印,將那些花草樹木往後挪開,讓出一個更大的空間給韓非。

她的挪移手法並不是將草木拔出重新栽種,而是以不損其身的手法,連同包裹在根部的土壤,將它們一併外移。

那些土壤彷彿化成水流、化成綿花,任那些花草樹木挪來移去,當這一切動作完成時,那些樹木花草就像原本就生長在那裡,根部絲毫無損,沒有半點外力施為的痕跡。

韓非的頓悟只用了半天時間。

等他的意識恢復清明時,氣質更加沉穩平和,靈台更加清明,神情也更加堅定,不再像之前那般,宛如根基不穩的危樓,搖搖欲墜,彷彿一壓就倒。

「開始修煉吧!」夏蓉開口催促。

「是。」

在夏蓉的指導與兩隻靈寵的陪練中,韓非開始了新的修行生活……

 

 

 

文章標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