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不知過了多久,房外傳來敲門及叫喚聲:「迪亞小姐,您的衣服送來了。」

 

唔?我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往窗口望了下,窗外已經是入夜的暗藍天色。

 

我走上前開門,門外站著五、六位女生,她們手上各捧著一大疊衣服,衣服是他們當地的服裝。

 

呃?這些衣服會不會太多了?我看那些數量,少說也有十多件吧!

 

「您先換穿看看,要是不合意,我再幫您換過。」帶頭的女孩領著其他人魚貫進入,將衣服擺到床舖上後,她們排成一排站在床邊等候。

 

呃?現在是要等我換穿嗎?在她們的殷切注視下,我只好拿起其中一套,走到房內附設的更衣室更換。

 

怎麼感覺怪怪的……換好衣服後,我走到床邊的大鏡子打量著自己。

 

第一次穿這種異地衣服,讓我覺得有些不習慣,我一下子對著鏡子整理領子,一下子揮著那又長又寬的衣袖。

 

「真漂亮!」女孩們笑著讚美道:「一樣的衣服,由您穿來,有另一種特殊的氣質呢!」

 

「謝謝。」我尷尬的笑笑。

 

說實話,也不是說這衣服不好看,我也很滿意鏡中的自己,可是……我總有種不習慣的感覺。

 

這袖子又寬又長,真是礙事啊!要是跟人打架,這袖子一定會變成累贅。

 

挑剔完袖子,我往下看著長到拖地的裙襬。別說是起腳踢人了,說不定閃躲攻擊的時候,還會不小心被自己絆倒。

 

「這衣服好像不好活動啊?」我委婉的向她們說道。

 

女孩們聽我這麼說,困惑的望了望彼此,其中一位向我發問:「您是要做哪些活動呢?」

 

哪些活動?這、這要我怎麼回答?「就是一般的活動啊。」

 

「那就沒問題了。」另個女孩跟著對我笑笑:「雖然這身衣服看起來不方便,不過一般的小跑步、搬東西、煮飯,絕對不會妨礙到。」

 

問題是,我要的不只這些啊!望著她們滿臉的困惑,我只能用苦笑回應。

 

「碰!碰!碰!」突然,外頭傳來劇烈的聲響,跟著是一陣吵雜的聲音。

 

「快抓住刺客!別讓他跑了!」

 

有刺客?聽到喊聲,我快速抓起長刀、撩起裙襬,自窗口跳出去。

 

外頭的庭院裡,十名矇臉的黑衣人被包圍住,不甘束手就擒的他們,轉而攻擊士兵,若依照人數來看,比刺客人數多上三倍的士兵應該能拿下他們,但是,這些刺客的功夫比他們高上一大截,士兵不僅無力捉拿,還反過來被打趴在地上。

 

「你們的能力只有這樣?」一名黑衣人看著躺在地上的士兵,冷聲的道:「沒想到,第一名城的防守能力竟然這麼差勁!」

 

哇咧!跑來人家的地盤鬧事,還說出這種損人的話?我快速衝到那群刺客面前,攔住他們的去路。

 

「妳……」

 

「螣蛇!」對方才說了個字,我已經對他轟出一招。

 

銀色的巨蛇張口撲向刺客,對方見狀,連忙側身閃開,他們身後的大理石圓桌,被銀蛇給咬了一個大缺口。

 

「嘖!這袖子果然很礙事。」要不是這袖子阻礙我活動,降低我的力道,那石桌應該被刀氣震碎成數塊才對!

 

我舉起刀,快速將兩邊的袖子裁落,順帶將裙子給裁短些。

 

「抱歉啦!主人現在不在家,就先由我這個客人招呼各位吧!」處理好衣服後,我望著他們笑笑。

 

「這……」其他幾名刺客像是猶豫般,將視線集中在我面前的黑衣人身上。

 

看樣子,這人是他們的頭頭啊!看著他們的反應,我心裡也有底了。

 

「你們先退下。」黑衣人頭頭語調平緩的命令道。

 

待手下退開後,黑衣人舉起手在半空中畫著,看著那熟悉的手勢我愣住了。

 

是磽?真的是他嗎?我感到極為驚愕,還沒來得及問話,一條大冰龍向我撲來。

 

該死!來不及閃開,我握刀一揮,硬生生砍在冰龍額上,冰龍沒被我砍碎,反而是我被冰龍的衝擊力道給逼退十多步。

 

怎麼辦?要是鬆手,我就慘了!我額上冒著冷汗,死命的握緊刀。

 

冰龍的力道依舊持續逼迫著我,握刀的手開始顫抖,就在我快要撐不住時,數道刀光閃過,冰龍被切成一段段的冰塊。

 

「沒事吧?」夜伢背對著我,站在我的前方,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但他問話的語調充滿著關心。

 

「嗯。」我甩了甩發酸的手臂,要不是夜伢即時出現,我恐怕真的會撐不下去。

 

「他就交給我吧。」夜伢起手聚氣,一條黑龍自他掌心發出,直衝黑衣人。

 

黑衣人迅速在半空畫出紅色字體,紅字張成一面小網子,準確的網住黑龍,在黑龍全部沒入紅網後,他們身後的圍牆發出爆炸聲響,想必,夜伢的黑龍是被移轉到那邊去了。

 

「很棒的移轉術。」夜伢沒有一絲驚愕或怒氣,語調更是較往常輕鬆。

 

「謝謝誇獎。」

 

看到這裡,我已經確定眼前的人就是磽。他真的背叛果力多?真的出賣了江翠城?

 

正當我還處在震驚中時,夜伢的身體突然泛出紅光,光芒逐漸具體成形,一條紅龍自他腳邊往上繞著身體攀升,最後,紅龍在夜伢上空遊走飛轉,那蓄勢待發的模樣,像是只要夜伢一聲令下,紅龍便會衝上前,將對方啃食殆盡。

 

「不知道你那張網子,能不能承受住這隻翔天紅龍?」夜伢語帶挑釁的道。

 

「會很辛苦。」黑衣人見這陣仗,誠實的回答道。

 

「等一下,我有問題要問他!」在夜伢行動之前,我先一步阻止。

 

夜伢沒有說話,但上空遊走的紅龍已停下動作。

 

「你是磽對吧!」我盯著黑衣人問道,雖然早已經確定,可是,我想要親耳聽見他承認。

 

「沒錯。」黑衣人拿下面罩,順帶還稱讚了句:「雖然妳是個女的,不過妳的能力比這些士兵要好上數倍。」

 

見到磽背叛果力多卻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我感到十分心痛與憤怒。

 

「你以為剛剛那樣子就是我的實力?」我唇邊浮現一個冷笑,四大精靈化成實體現身在我身旁。

 

「這是……」磽跟他的同夥見到四大精靈出現,臉上出現訝異的表情。

 

「果力多他一直很信任你,你知道嗎?」我冷聲的問道。

 

「知道。」磽如實的回著。

 

「那為什麼你要做出這種事?」我生氣的對他大吼。「為什麼要背叛他的信任!」

 

「……」磽沒有回答我,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隨後又恢復往常的平靜。

 

「等、等等!」驚覺情況不對,其他幾個黑衣人連忙扯下面巾叫道:「你們誤會了!我們這是在進行測驗啊!」

 

「測驗?」聽到這個名詞,我腦中空白了兩秒,而後才恢復運轉:「你們剛剛是在……測驗?」

 

「他們是最近完成訓練的新兵,我們在測試他們的能力。」磽用著一貫平淡的語調回著。

 

「是啊!」剛剛被打趴的士兵也紛紛澄清著:「磽左司跟上將他們是在測試我們的能力。」

 

天啊!真是尷尬,我竟然做出這麼麼糗的事情……唯一慶幸的是,我沒指著磽的鼻子大喊「你這個叛徒!」

 

在我羞愧的想挖洞鑽進去時,身邊四大精靈早已經消失,他們臨走時還丟下一句:『下次叫我們之前,先搞清楚狀況。』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滿臉歉意的望著磽。

 

「沒關係,妳表現的很好。」磽臉上掠過一抹淡淡的笑容。

 

「快來個人將這石桌跟圍牆清乾淨!」果力多站在殘破的石桌旁,皺著眉頭命令道:「幸好這裡的石材本公子特別挑過,就算毀壞也不會揚起過多的粉塵,要不,粉塵一旦飄進屋裡,可就麻煩了!」

 

依著果力多的話,幾名僕人快速推來一輛小車,車上擺著各式各樣的清潔用具,小至可以伸入隙縫中夾物的夾子,大至拖把、掃帚,還有去除髒污的清潔劑,除臭用的香劑,打蠟用的蠟膏……等等,什麼東西都有,簡直可說是一應俱全。

 

不愧是果力多家的僕人,他們的打掃用具還真是專業啊!

 

「嘖嘖!我就知道我們這裡的衣服不適合妳。」看著被我撕去袖子、割短裙襬的衣服,果力多像是早預料到的拿出一個布包:「這是本公子剛剛為妳挑的,妳去換上吧。」

 

「謝啦!」接過衣服,我快速走回房間更換。

 

 

晚上,大家齊聚在大廳用餐,果力多的父母為了歡迎我們的到來,還特別招集所有大臣舉行一場宴會。

 

宴會的氣氛很愉快,果力多陪在父母身邊跟大臣們寒喧,歐羅、夜伢還有雷斯特他們被一群女生包圍,三藏被姬拖到外面庭院看月色,魔王鯨因為討厭人多的場合,所以窩在麗莎房間吃素食,而我跟麗莎、希杰三個則是站在角落跟磽聊天。

 

雖然我們站在角落,可是我總覺得……每個人好像都在注意我?他們的視線總是若有似無的往我這邊飄,在我發覺時又快速轉移視線。

 

「他們看我的眼神好像怪怪的……」我納悶的問著其他人。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麗莎同意的點頭附和。

 

「因為他們不習慣妳的打扮。」身旁的磽給了我答案。

 

「我的穿著?」我低頭看著果力多給我的白上衣、長褲,還有我一直披著的白披風。

 

嗯,跟平常一樣啊,為什麼會……?最後,我勉強找到一個理由:「因為我配戴長刀的關係?」

 

「對一半。」磽開始向我解釋這裡的風格:「我們這裡,只有男人才能配戴刀子,還有,這裡的女性只穿著裙子。」

 

「只有男生才能帶刀?」我真是感到非常訝異:「那要跟人打鬥怎麼辦?」

 

磽聽我這麼問,表情怪異的望著我。

 

麗莎連帶賞我一記白眼,沒好氣的道:「妳以為每個女生都像妳一樣?正常的女生才不會一天到晚跟人決鬥。」

 

呃……說的也是,好像很少看到配戴長刀的女生。

 

「打仗是男人的事。」磽也跟著接下話題,直盯著我說道:「男人不該讓女性面對危險。」

 

聽著磽說的話,看著磽說話時認真的眼神,我的心突然跳快一拍,一種被人呵護的錯覺跟著浮現。

 

當然,那不是愛情,而是一種被尊重、被重視的感覺,磽說話時的表情,會讓人覺得,在那瞬間,磽的眼中只有自己,雖然他的態度冷淡,可是聽他說話會讓人感受到,他回答問題時的專注。

 

「迪亞,我發現妳越來越不像女生了。」麗莎揶揄的說道:「一般女生都會將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喜歡穿好看的洋裝,可是妳呢?妳現在越穿越隨便……」

 

「是簡便!」我沒好氣的打斷她的話。「再說,我不覺得我這樣有什麼不好。」

 

說起來也奇怪。以前我的打扮跟其他女孩沒什麼兩樣,同樣喜歡有花邊的洋裝,喜歡讓長髮披散著,更喜歡風一吹來,頭髮隨風飄揚的感覺。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喜歡穿著長裙、洋裝,總覺得那樣的穿著很不方便。

 

現在選擇服裝,總是以方便活動為第一考量,服裝越簡單越好,頭髮也不再喜歡讓它披散著,因為這樣會妨礙我的視線。

 

不過,經麗莎這麼一提,我發現我的思考模式好像逐漸偏向男生。

 

「妳啊!要是妳再這樣下去,妳的愛慕者會跑掉啦!」麗莎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她轉頭問著身旁的希杰。「希杰,像迪亞這種不愛打扮的女生,你會喜歡她嗎?」

 

「呃?」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希杰愣了下,反應過來後,他笑著點頭回道:「會啊!迪亞姐姐人很好,又很厲害!」

 

聽到希杰的回答,麗莎揮揮手,用著「問錯人」的表情搖頭:「問你不準,早知道你一向是支持她的。」

 

為了證實她的說法,麗莎轉向磽問著:「你們男生應該很怕迪亞這樣的『女強人』吧?」

 

「不該說是怕。」磽沉思了會,才緩緩回道:「男人都希望能保護重視的人,這是男生的保護慾。」

 

「這種想法不是只有男生有。」我不同意的搖頭反駁:「女生也會想要保護身邊的人。」

 

「妳的話也不無道理,只是……」磽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下來,拿出懷錶看了會,臉上流露出一些著急的神色。

 

「怎麼了嗎?」見他這副模樣,我好奇的追問。

 

「沒,只是想起有件事情要處理,抱歉,我必須先離開一下。」磽向我們說完後轉身步出大廳。

 

「怎麼會突然跑掉?」我對磽這異常的動作感到不解。

 

「他該不會是想要趁所有人都在這裡的空檔,偷偷進行連絡吧?」麗莎突然說出這句話。

 

「妳……」

 

「雖然果力多不肯承認,可是在真相大白之前,磽還是擺脫不了臥底的嫌疑。」麗莎換上嚴肅的表情對我說道:「果力多因為多年的感情,所以選擇信任他,但是我們不該跟著感情用事,要不,我們跟著果力多回來做什麼?」

 

「……」麗莎的話讓我無從反駁,擔心事情真像她說的──磽是趁著空檔去跟北刃城連絡,我丟下一句「我去看看」便快步往門口走去。

 

 

像磽這樣的一個人,會做出背叛的事情來嗎?邊走,我邊感到納悶。

 

我老媽總跟我說,要看一個人的心,可以從他的眼神來看。

 

磽給我的感覺是「信賴」,雖然起先覺得他不容易親近,可是,我發現,不管我們問他什麼問題,只要不牽扯到城內機密,他就一定會對我們說明,不管多少次他也不會感到厭煩。

 

難道這一切全是裝出來的?走著,我來到一個轉角處,正當我在納悶該去哪邊找人時,一陣細微的貓叫聲傳來,跟著,是一個溫柔的語調出現。

 

「別生氣,我知道我來晚了,為了賠罪,我特地拿了上等魚片過來。」

 

循著聲音,我悄悄上前查看,庭院的空地上,十數隻小貓爭食盤裡的食物,磽坐在旁邊的石階,月光將他臉上的笑容映照的越發耀眼,望著小貓的眼神充滿溫柔。

 

磽不可能是壞人!看到這個景象,我肯定心中的想法,因為,一個心存惡念的人,動物是不會願意親近他的。

 

不想打擾他跟小貓的聚會,我轉身準備離去,才剛跨出一步,後頭就傳來他的叫聲。

 

「既然來了,就過來吧。」

 

沒想到他知道我在這邊?本來是不想打擾的,不過,既然他都提出邀約了,我不接受也好像說不過去。

 

「打擾了。」我笑著走到他身旁坐下。

 

這一走近,我才發現那群小貓每隻都帶著些微的缺陷,有的少了一截腿,有的傷了一隻眼,還有沒尾巴的……

 

一隻腳上纏著繃帶、缺了只耳朵的小花貓,一跛一跛的走向我,見牠吃力行走的模樣,我連忙出手將牠抱起。

 

「很痛吧?」我輕撫著牠的傷處,望著小貓的眼睛問道。「怎麼會受傷的?」

 

「喵……」小花貓像是在回應我般,輕聲叫著。

 

「前兩天被馬車壓到,腿被壓斷了。」磽代替小花貓回答。

 

「這樣啊……」我將手覆蓋在小花貓的傷口,施放治療術為牠療傷,可能是治療術的熱度讓牠不舒服,小花貓不安的動了動。

 

「乖,等一下就不痛了。」我放緩語調安撫牠,說也奇怪,彷彿能聽懂我的話般,牠乖乖安靜下來。

 

等到治療完成,我幫牠鬆開繃帶,放牠落地行走,小花貓剛開始有點遲疑,牠先是小心翼翼走了幾步,等牠確定腳傷已經痊癒後,牠開心的跑到同伴身邊,像是炫耀的叫著。

 

「謝謝。」看到小花貓痊癒,磽臉上出現少有的笑容:「我不懂治療咒術,只能用最緩慢、最普通的方式幫牠治傷。」

 

「這樣就夠了。」看著小花貓跟同伴開心跑跳的模樣,我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能有你的關心、照顧,對牠們來說,這樣就夠了。」

 

「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除此之外,別的我也沒辦法給。」磽望著夜空的明月緩緩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凝視明月的磽,我本來有話想問,卻不知不覺吞了回來,總覺得現在不應該談那麼傷景的事情,不過……關於他是叛徒的這件事,我還是想幫果力多確定一下。

 

「呃,磽,我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其實這句很多餘,我早知道磽只要不涉及城務,什麼都會答,可是,可能是心虛吧!我還是用這句話當開頭。

 

「請說。」

 

「呃……聽說,你跟果力多認識很久了?」我不敢直接問他「你是不是叛徒」,所以只好用迂迴戰術,慢慢套他的話。

 

「認識將近十年。」

 

「嗯,那……你覺得,果力多這個人怎麼樣?」

 

「嗯?」磽聽我這樣問,略帶不解的反問我。「為什麼妳會這麼問?」

 

「呃,因、因為啊,我跟果力多住同一個宿舍,這陣子相處下來,我發現他有很嚴重、很嚴重的潔癖,不過是掉幾根頭髮、幾片小小的餅乾屑,他就會很生氣的將我們趕出去,然後一個人在屋子裡悶頭打掃,真是讓人受不了……」

 

因為緊張加上尷尬,我的嘴巴像是無法控制般,劈里啪啦的數落著果力多,雖然這些都是真心話,不過,我是要套磽的話啊!怎麼我自己拼命說個不停?

 

「抱歉,我好像太激動了。」好不容易,我恢復清醒,找回嘴巴的控制權,這才閉上嘴,不好意思的對他笑笑,同時,也等著他的回答。

 

「我們做下屬的,不該評論主人。」磽唇邊浮現一個淺笑。

 

聽到磽這麼說,我以為他不想跟我聊這件事情,但是,磽停頓了下,又跟著說道:「可是,從朋友的角度來看,他是一個値得信任的人。」

 

値得信任啊……雖然磽沒有直接說清楚,但是,光是聽到他說「値得信任」這幾個字,我心裡僅剩的不安也跟著散去,這無疑是個最好的答案。

 

皎潔的月光下,我跟磽靜靜的坐著,庭院裡飄著淡淡的桂花香味,小貓們在我們兩個附近打轉、嬉鬧。

 

真是個平靜又美好的夜晚!我開心的想著。

 

這時的我並不知道,隔天,屬於江翠城的寧靜安詳,果力多對磽的信任,將受到極大的衝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