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玫瑰園的噴水池找到辰役,他面帶沮喪的坐在水池邊上,銀白色的短髮沾上些許噴泉的水花,白皙的臉龐少了點生氣,楓紅色的雙眸凝視著前方,似乎在想著事情……

 

「忙完了?」我走上前,在辰役身旁坐下。

 

「呃?」我突如其來的出現讓辰役愣了下,回過神後,他微微的對我笑著:「都是些例行事務,沒什麼忙不忙的。」

 

「你……呃,管家都是做些什麼事情啊?」原本想直接開導辰役的,可是,事到臨頭,我竟不知該如何開口,要怎麼說才不會傷到他,只好跟他扯些工作上的話題。

 

「主要是擔任協調者。」一提起工作,辰役像是重新有了活力,開心的笑著。

 

「協調?協調什麼?」我還以為,管家就是監督清掃跟服侍主人而已呢!

 

「嗯,該怎麼跟妳說明呢。」辰役低頭想了下:「我們有不同的團隊負責不同的工作,像是清潔、保安、維修……我除了監督他們的工作外,還要負責協調彼此的工作內容,另外,還有殺手任務的承接與執行,主人跟外界的往來邀約,這些也在我的工作範圍內,除此之外,我還必須進修自己,充實知識。」

 

聽到辰役說的這一堆,我真是感到極為訝異,他會不會太忙了?再說,他們要進修啥?如何管理人嗎?

 

「你們管家都學什麼?」

 

「伊洛前管家曾說過,管家就等於主人分身,代表著家族的文化層次和形象』,所以,身為管家,除了自身的素質之外,還要擁有專業素養,熟知各種禮儀、佳肴名菜,懂得鑑賞名酒古董,知道水晶銀器的保養,甚至,還要掌控外界資訊,了解時勢變化……」辰役滔滔不絕的說著,而我也跟著聽的目瞪口呆。

 

這、這根本就是王室人員該學的東西啊!我再度感到震驚。記得麗莎在王室學的東西,好像也就是這些……

 

「不過,我好像不管怎麼努力,也都沒辦法追上伊洛前管家。」辰役突然露出苦澀的笑,一提及伊洛,辰役似乎有些不甘、有些沮喪的低下頭。

 

「辰役,為什麼你一定要將伊洛當成目標?」看著辰役沮喪的模樣,我不禁脫口問著。

 

「呃?」辰役不懂為什麼我會這麼問,他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因為伊洛前管家是個很優秀的人,一直以來,他都是我學習、努力的目標。」

 

「崇拜一個人是好事,為自己定下目標也是好事,可是,你不覺得,你已經有點過度貶低自己,甚至是迷失自己了嗎?」看著辰役,我斟酌著用詞:「伊洛的確是一個完美無缺的管家,但是,那又如何?他是他、你是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比不上他!」辰役突然爆出一聲低吼,他將臉埋在雙手中,痛苦的、焦慮的說著:「我沒有伊洛前管家縝密的規劃能力,沒有他豐富的知識,沒有他優雅的儀態,但是,我真的很努力了,我真的想好好做好這份工作,我真的很希望……」

 

辰役的壓抑應該達到極限了吧?看著他無助又不知所措的模樣,我更加篤定開導他的決心。

 

「辰役,聽我說,我們大家都有看到你的努力……」

 

「夠了,不要再安慰我了,真的夠了。」辰役依舊將臉埋在手中,似乎是不想再聽下去。

 

「辰役,這不是安慰……」我拼命想要向他澄清解釋,可是辰役卻像想將自己封閉一樣,不肯靜下來好好聽我說。

 

真是!這樣子要叫我怎麼再繼續跟他談下去!辰役這種拼命逃避的反應,讓我也火了,站起身,我用力的將他推向水池。「你給我冷靜點!」

 

「撲通!」的一聲,辰役在沒有防備下整個人摔入池裡,全身溼透的他,用著驚愕、發楞的表情看著我。

 

「要我說實話嗎?好!你的確是比不上伊洛!」我指著辰役的鼻子大吼,在聽到我這麼說之後,辰役臉上出現受傷、難過的表情。

 

「但是,你也有你不輸給伊洛的地方。」我緩下語氣,認真的對他說道:「你很貼心、很善解人意,這點伊洛絕對比不上你,跟你相處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你不會讓人感覺到壓力,不會讓人覺得拘束、嚴謹,。」

 

「可是,伊洛前管家說我這樣太過溫和,沒有管家該有的樣子。」

 

「什麼才是管家該有的樣子?」我不甚認同的反駁道:「你不也說了,管家等於主人的分身,代表這家族外在的形象,也許,對外的交際上你不夠強勢,但是,並不是只有壓過對方才能獲得勝利,我想,你接手這工作這麼久了,應該已經發展出屬於自己做事模式,不是嗎?」

 

「……」辰役沒有回答我的話,似乎,他還在思考著我說的話。

 

「就拿這個花園來說好了。」我更近一步的說道,環顧著週遭漂亮的玫瑰,以及一塵不染的園子。「能設計出這花園的伊洛的確令人佩服,不過,要不是接手的你細心維護它,這園子也不會保持這麼美的樣貌。」

 

「我只是做我該做的,這種事情,換成別人一樣能做到。」辰役似乎無法接受我的說法,也不認為這算是一種優點。

 

「真是的,為什麼你要這樣看輕自己?要是換成我來當管家,我才不會做這些麻煩的工作!」我沉下臉,頭痛的看著他。

 

「怎麼會麻煩?」辰役一臉的驚愕,無法置信的反問我:「維護一個花園,只不過需要記住每種花種下的時間、開花的時候,還有枯萎的時候,然後在花期結束時換上新的花種,把沒有枯掉的花做成花肥利用,然後再注意走道有沒有落葉堆積,還有……」

 

「夠了!」我差點被一堆花園管理方法給擊倒,我是來開導他,可不是來學花園管理的啊!

 

「說了這麼多,你沒發現嗎?你為這花園作了這麼多的事情。」我再次跟他強調著。

 

「這只是管理花園時的例行工作,其他管家應該也會這麼做。」辰役依舊否定我的說法。

 

「這只有你這麼認為!」聽辰役說了這麼說,我終於大概知道他的想法了,在他的認知裡,一定認為這些事情都是身為管家應做的本分,所以他做的理所當然,也從來沒有拒絕的念頭。

 

「要是讓我來管這花園,我可能就只有灑下花種,然後有空就來澆澆水,花開時就來賞花,花謝後,我就將所有的花給拔除,然後再灑下花種……」我對他說出我的作法。

 

「這怎麼可以!」辰役再次驚呼:「除了澆水之外還要施肥、除草、翻土,要檢查有沒有花蟲危害……」

 

「辰役,這就是我跟你的不同了。」我不等他說完便打斷他的話:「每個人的工作態度都不一樣,用心的程度跟方法也不一樣,你可以回想一下,伊洛以前有像你這樣做嗎?」

 

辰役側著頭想了會,然後才用著訝異的表情望著我:「沒有,伊洛前管家他沒有檢查花蟲,因為他已經在事先就噴上除蟲藥了!糟糕,我怎麼到現在才發現這一點……」

 

看他慌張的說出這段話,我真是越來說頭痛了。「辰役,我現在真的很想揍你。」

 

「呃?」辰役滿臉無辜的看著我,還呆愣愣的反問一句:「為什麼?」

 

「我跟你談話的重點不是討論怎麼除花蟲!」我雙手插腰氣沖沖的瞪著他:「現在的重點是,你太過看輕自己,所以對自己沒自信,甚至覺得自己很多事情都做不好,任何事情都比不上伊洛!」

 

「我、我的確是差了伊洛前管家一大截啊……」辰役苦著臉,無辜的回道。

 

天啊!我都已經說到口乾舌燥了,這小子竟然還是……「我放棄!伊洛說的沒錯,這種事情的確要你自己想通才行,我放棄了,我真的拿你沒輒!」

 

「伊洛前管家說……要我自己想通?」辰役不解的重覆我的話。

 

「對啊!」我沒好氣的回答,順帶轉述伊洛的話:「他說,他承認你的能力,也肯定你的努力,你現在覺得沮喪、失敗,並不是因為得不到他的認同,而是因為覺得自己比不上他,所以你鑽牛角尖的侷限住自己。」

 

「伊洛前管家認同我?真的嗎?我還以為他覺得我做的不好,要不,宴會那天,伊洛前管家怎麼會說要跟我重新討論流程?他應該是不放心我的安排,所以才會想要重新確認……」辰役聽到我這麼說,臉上充滿複雜的神情,他低下頭,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回想,口中喃喃的唸著。

 

「不過,後來好像也沒說有問題,伊洛前管家看完流程表之後,還稱讚我設計的不錯,能夠讓他稱讚,應該表示我有進步……」

 

「辰役,你……還好吧?」看著辰役自言自語的模樣,我有點不放心的問。

 

聽到我的問話,辰役抬起頭來,臉上原先的不安、焦躁已經消失,眼神中也多了些光采。

 

「謝謝。」他笑的燦爛,像是心頭的陰霾全都一掃而空一般。

 

「沒事了?」不確定他的想法,我再次的問道。

 

「目前我對自己還是有些不確定,不過,往後我大概該我該怎麼做了……」辰役緩緩自水池中站起,並對我行了個漂亮的鞠躬禮:「請恕我失陪,我必須先將這身濕衣服換下。」

 

目送辰役離開後,我心情愉悅的往回走,打算去找其他人討論歐羅跟他父親的問題,不過,就在我快要接近門口時,我聽到一些細碎的談話聲。

 

耶?果力多站在那邊做什麼?我往聲音來源看去,發現果力多面前還有幾名矇著臉的黑衣客。

 

他們在聊什麼?怎麼臉色好像不太好?見果力多一臉沉重的模樣,我悄悄的潛到附近草叢偷聽。

 

 

「少城主,屬下昨夜收到線報,『北刃城』已經開始大量採購兵器,還招攬了不少人馬,聽說,對方打算在月圓夜的豐收慶典行動……」一名負責探聽消息的手下,向果力多回報。

 

少城主?北刃?這群人是誰啊?他們到底在說什麼?我不解的苦思著,這樣一想,才發現,果力多平時從沒聊到關於他家的事情耶!

 

這時的我還不知道,平日看來自戀、愛美有嚴重潔癖的果力多,其實是東方大陸第一名城「江翠城」的繼承人,伽利安城主的獨子。

 

『身手看起來很普通。』狂出現在我的右手邊,評估完那些人的身手之後,他有些失望的說道。

 

呃?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我嚇了一大跳。

 

「他們應該是果力多的手下。」魔王鯨的聲音在我左邊出現。「水準大概比一般武人高一點。」

 

哇咧!這兩隻,評論人家的身手也就算了,現在可是在偷聽耶!要是被他們發現怎麼辦?我一手一個摀住他們的嘴,同時使出心通術警告著。『要偷看就給我安靜的看!』

 

「唔、唔……」一鯨一兔乖乖的點頭回著,在他們答應後,我才鬆開手。

 

「看來『魎吾』真的想併吞本城啊!」在聽見屬下回報的事情之後,果力多無奈的笑笑。

 

『哈!真好笑!』狂像是感到諷刺的搖搖頭。『北刃城這個敵手,還是江翠城自己栽培出來的,要是江翠老城主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不知道當初他還會不會做出保護北刃城的決定?』

 

『耶?你怎麼會知道北刃跟江翠的事情?』

 

『廢話!』狂白了我一眼:『本大爺可是旅行過數個大陸,這點小事怎麼可能不知道!』

 

『為什麼說北刃城是江翠城栽培出來的?』我好奇的追問。

 

『以前北刃城只是個小城,而江翠城已經是個百年名城了。』狂的眼神飄向遠方,像是在回憶一段過往般的說著:『聽說,這兩城的城主是在一場聚會中認識,後來聊著聊著,兩人變成無話不談的知己,因為這份友誼,江翠城的老城主答應當北刃城的靠山,替它擋去外敵,還提供他很多物資跟金錢,然後北刃城也因為這樣,發誓願意世世代代效忠江翠城……』

 

原來是這樣。聽到狂的敘述,我理解的點點頭。

 

這原本應該是一件很棒的好事,沒想到,兩位老城主的友誼,竟變成引起兩城爭戰的起因……

 

『那、那個魎吾又是誰?』我好奇的追問著,聽果力多的語氣,他該是主導整場戰事的人吧?

 

『魎吾是北刃城城主,是個很有野心的人。』麗莎的聲音突然從我身後傳來,回頭一看,發現麗莎、希杰、三藏跟姬全在我身後蹲著。

 

希杰看著果力多他們喃喃的說:『古天哥哥說,東方大陸最近不太平靜,好像有事情要發生,原來是在說北刃城啊……』

 

『這沒什麼好意外的吧?想要稱霸東方大陸,當然要先將第一名城江翠城除掉啊!』麗莎似乎對這事情不感到意外,甚至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稱霸東方大陸?』我再一次感到訝異。『像這種戰爭跟併吞的事情,不是早該在百年前就消失了嗎?現在可是個和平、祥和的新時代啊!』

 

『那只是妳沒發現而已。』三藏語重心長的搖頭,臉上原本的輕浮笑容也跟著消失:『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只有人類,才會做出殘害同伴的行為。』

 

呃?我眼前的這個人真是三藏嗎?我呆呆的望著他,不自覺的,我伸出雙手,一左一右捏著他的臉頰。

 

「啊……唔……」三藏才想叫出聲,反應特快的姬立刻摀住他的嘴巴。

 

『親愛的,不要叫,要不然會被聽到啦!』

 

「唔、唔……」雙頰被我捏住,嘴巴又被姬摀住的可憐三藏,只好緊閉上嘴,用點頭表示回答。

 

在姬跟我都鬆開手後,三藏怒瞪著我,用心通術罵到:『迪亞,妳沒事捏我幹嘛?很痛耶!』

 

『沒,只是突然覺得你很像假的。』我誠實的回著,三藏聽我這麼答,臉上跟著冒出黑線。

 

『奇怪,這場戰爭應該要更早爆發的,怎麼北刃城等到現在才行動?』麗莎臉上出現無法理解的表情。

 

『為什麼這麼說?』我發現,麗莎的話真是越來越深奧了。

 

『我是從我父王那邊聽來的,父王說,這幾年來,北刃城已經陸續併吞附近的小城,早在一年前,他們的實力就已經能與江翠城抗衡了。』麗莎開始緩緩說出他所知道的內容:『父王還說,依照魎吾的作風,北刃城應該會趁勝發動攻擊,但是,北刃城卻恰好相反,雖然小動作不斷,態度跟作風也變得強勢,但是,他們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行動。』

 

『麗莎,妳跟妳父親聊天都是聊這些?』要真是這樣,這對父女的相處會不會太嚴肅了點?我記得,國王是個很風趣、很活潑的人啊!怎麼會……

 

『不是,這是夜伢請我幫他探聽情報,所以我才會問我父親這些事情。』麗莎揚著眉頭,語帶無奈的道:『要不是為了要幫這個忙,我才不會去問我父親這些無聊的東西呢!』

 

『夜伢他知道這件事,而且還要妳幫他蒐集情報?』我感到極為意外,夜伢從沒跟我們說過這件事。

 

『夜伢大哥好奸詐,竟然都瞞著我們!』希杰不高興的嘟起嘴:『要蒐集情報,我也可以請家裡的人幫忙啊!竟然只跟麗莎姐姐說,真不公平!』

 

瞧見我們這反應,麗莎跟著露出困惑與訝異的表情。『這件事情,夜伢都沒跟你們提過?』

 

『沒有!』眾人一致搖頭。

 

『我想,他應該是不希望我們捲入戰爭吧。』三藏開口替夜伢辯解著:『況且,我不認為夜伢的隱瞞有錯,我相信他是基於保護我們的心態,才會這麼做。』

 

嗯,說的也是。一想到夜伢平日對我們這些朋友的關心,心裡才諒解他不說的理由。

 

我再度將視線調回果力多他們身上,果力多跟黑衣人的談話依舊持續著。

 

「少城主,屬下還打探到我們內部有魎吾的臥底。」黑衣人憂心忡忡的說:「可惜不管屬下怎麼查訪,就是探不出臥底的身分,不知……」

 

「這件事情,我父親知道嗎?」果力多打斷他的話,眉頭微蹙的問。

 

「不知道,屬下還沒稟報伽利安城主。」

 

「好,臥底就交給本公子處裡,這種小事不用去煩我父親。」

 

「可是……」黑衣人對果力多的說法有點遲疑的停頓下。

 

果力多也真是的,內部出現臥底,怎能說是小事呢?雖然我不懂什麼政治、軍事,但是這點常識我也懂。

 

「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要是沒有,你們就先回去。」果力多揮手示意要他們離開:「本公子晚點會回去看看,到時再跟父親商討因應北刃城的對策。」

 

「是。」黑衣人向果力多行禮後,眨眼不見蹤影。

 

待屬下離開,果力多轉身望著東方天際,自言自語的道:「難道,為了權力,一切都可以捨棄?一切都可以背叛?」

 

「權力的確很吸引人,要不,古今歷史怎麼會不斷出現,為了得到王權,兄弟相殘、君臣背信的事件?」夜伢笑著從果力多身邊的樹叢走出,他身邊伴著楛、雷斯特跟寺遴。

 

見到他們出現,果力多沒有什麼訝異反應,彷彿,他早就知道他們人在附近。

 

「不只是權力。」雷斯特面帶嘲諷的笑笑:「人是一種貪婪的動物,為了金錢、美色、慾望,什麼都可以出賣、背叛,這些人心,我在商場上可是已經看了百年。」

 

「不,本公子不認同這一點,不管是國家、君臣都該要信守忠誠,危難時要互相扶持。」果力多語調堅定的否決著。

 

「認不認同是你的事,事實擺在眼前,如果你想要賠掉自己跟江翠城,隨你。」雷斯特毫不在意的聳聳肩:「這本來就不關我的事,要不是歐羅少主人要我幫忙,我絕對不會接下這種吃力不討好,又沒錢可賺的工作。」

 

歐羅也知道?我們七個人裡,有四個人知道這件事情,而我跟希杰、三藏卻被蒙在鼓裡?想著,我突然有種生氣的感覺,雖然他們的隱瞞是出自一片好意,可是還是讓人覺得不高興,好像受到排擠一樣……

 

『氣什麼?』狂突然敲了我的頭一下,像是責備又像是安慰的道:『那小子就是不想看到妳悶著臉,才會不跟妳說,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比較幸福。』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算了,反正現在不也是知道了嗎?幹嘛讓自己越想越悶?我索性甩了下頭,將那些討厭的情緒甩開,繼續往下聽。

 

手上握有全大陸線報的楛,在雷斯特說完後跟著道:「我收到消息,那個叫做磽的人,最近跟魎吾連絡的很密集,看來他已經準備要叛變了。」

 

天、天啊!內外夾攻?果力多他們家未免也太辛苦了吧!我這時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聽到這兩件消息,我還真是替果力多感到擔心啊。

 

「你打算怎麼辦?」夜伢問著果力多的想法。

 

「不怎麼辦,本公子相信磽不會背叛。」果力多說這話的表情異常堅定。

 

「恕我冒昧,我所收集到的情報可都明白表示,磽是個叛徒。」楛有些不以為然的反駁,收集好的證據卻被果力多全盤否認,這讓他有些不快。

 

「怎能說是叛徒?」寺遴嘲笑似的說道:「應該說是臥底才對,我看,這種人還是趁早解決比較好!」

 

『他們說的叛徒是怎麼回事?』我問著身邊知情的麗莎。

 

『聽夜伢說,磽是果力多的父親在城郊遇見的孤兒,那時的磽只有十歲,果力多的父親不忍心讓一個孩子在外流浪,便將磽帶回城中,讓他跟當時年紀只有八歲的果力多作伴,磽現在是江翠城重要的輔佐臣,不過,在楛幫忙收集北刃城的情報時,意外發現磽是北刃城的臥底……』

 

『怎麼可能!』聽到這裡,我真是不敢相信,怎麼有人會背叛扶養自己、將自己拉拔長大的人?

 

『詳細情形我不清楚。』麗莎聳聳肩,表示她也不是十分知情:『只聽說磽被果力多他父親收養的這件事,全是魎吾事先預謀好的計策。』

 

 

「不准動他!」果力多的吼聲突然傳來,他異常嚴肅的警告著寺遴他們:「本公子的人,你們誰也不准動!」

 

「哈!一個不顧你們十年養育之恩的臥底,你竟然還是選擇信任?」這番話,在擅長精打細算的雷斯特聽來,實在是十分荒繆:「你的決定可是關聯整個江翠城百姓的性命──」

 

「本公子知道這點,但是,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果力多打斷雷斯特的話。

 

的確,身為城主之子,果力多應該是清楚自己的身分,自己所牽扯的事務,但是,為什麼果力多還是寧願選擇相信?為什麼他願意賭上一切去相信?這真是讓我困惑了。

 

是因為捨不下這段友情?可是,這牽扯到果力多他自己的生命,全江翠城百姓的未來耶!

 

「本公子不認為磽會背叛!」信誓旦旦的重申,果力多再一次宣告。

 

聽著他們的爭執,聽著果力多的堅持,希杰開心的笑了:『即使會丟掉生命還是選擇相信,這果然是果力多的作風啊!』

 

『唉……』相較於希杰的開心,三藏倒是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啊!就是太重感情了,雖然看起來好像不太愛理人,其實,最看重朋友的人就是他了。』

 

聽著三藏跟希杰的討論,我這才後知後覺的回憶起,過去跟果力多相處的情況。

 

天冷了,果力多就會一人塞一罐護膚乳液給我們,有人喉嚨不舒服,那麼,他當天泡的下午茶就是保養喉嚨的茶……以前種種不以為意的動作,現在想來,裡頭好像還藏著果力多的貼心?

 

將近十年的友誼,果力多怎麼可能說斷就斷?換成是我,我也會猶豫、會掙扎、會為對方辯解,甚至,跟果力多作出同樣的舉動,寧願沒了性命,也要相信對方。

 

突然間,我發現我似乎見到了真正的果力多,沒有自戀、沒有驕傲、沒有潔癖,他只是一個將溫柔藏在心中的人。

 

 

「難道你要等到他將你的腦袋割下,你才──」寺遴的怒吼聲打斷我的回想,見到果力多這副天真、執著的模樣,他火冒三丈的罵著。

 

「好了,事情未定前,爭論這些也沒什麼用。」夜伢攔下寺遴的話,緩和雙方的情緒。「總之,先回去看看再說吧。」

 

「還要看什麼?」被夜伢攔住的寺遴,沒好氣的回著:「就算事實擺他眼前,他還是不會去砍下那傢伙的腦袋!我真是搞不懂,內部出現叛徒,為什麼不肯早點將他除掉!」

 

 

「夠了!」將一顆火球轟向寺遴,從剛剛聽到現在,我真是聽不下去了。

 

「就只知道除掉對方、除掉礙事的傢伙!」瞪著寺遴,我氣呼呼的指著他的鼻子大罵:「你們心中除了殺人之外,還有沒有別的?如果要你們現在殺掉歐羅,你們會願意嗎!」

 

「當然不會!」寺遴用著肯定的語氣回答我。「我們不可能傷害歐羅少爺。」

 

「那就對啦!解決事情的方法不是只有殺人吧!」我對於使用暴力的解決方式,抱持百分之百的否定。

 

「好了。」夜伢笑著將我拉到他身旁,安撫道:「我們現在只是在討論,又不是說真的要這麼做。」

 

被夜伢拉退,我轉身見到果力多,隨即抓著他的手,用著鼓勵、打氣的口吻對他說道:「果力多,我支持你,我相信那個叫做磽的人絕對不會背叛你!」

 

聽我這麼說,果力多也跟著一臉驕傲的笑笑。「那當然,本公子的人,絕對不會做出背叛這種事情。」

 

「果力多。」我一臉認真的看著他:「等歐羅回來後,我們再一起到你家,大家一起討論該怎麼解決!」

 

雖然我想要現在就衝到江翠城,可是,畢竟我們是客人,還是必須等歐羅回來跟他說一聲才行。

 

「呃……」果力多愣了下,用著猶豫的眼神望向夜伢。

 

「喂!你可別跟我說,你不打算讓我們跟!」我察覺到果力多的遲疑,警告的對他說道。

 

「迪亞,那邊太危險了。」夜伢好言的勸著我。「妳跟其他人還是先回學校吧。」

 

到現在還不想讓我加入?我沉下臉望著夜伢生氣的回道:「如果當我是朋友,就讓我去。」

 

「這不是當不當朋友的問題。」夜伢試圖更進一步向我解釋:「那邊隨時可能引發戰爭──」

 

「我知道!」就是知道這個嚴重性,所以我才堅持要跟啊!「這件事情關係著果力多他們家,還牽扯著許多人的生命,我知道戰爭這種大事,我幫不上忙,可是,我至少能從旁盡一份心力。」

 

「妳怎麼會幫不上忙?妳能幫的可多了。」麗莎跟其他人也離開草叢,出現在我們面前。

 

「真的嗎?我能幫什麼?」我興奮又不解的反問。

 

「找幫手啊!地底國那兩群矮人不是說悉聽妳差遣?」麗莎開始列出我能找來的人:「另外,還有魔族、白狼族、精靈的人,雖然妳跟他們不算是直接的血源關係,不過,至少也算是隔了兩代的孫子,找他們幫點忙應該也是可以……」

 

「白狼族在戰鬥方面的能力,可是非常強悍、俐落。」姬也跟著幫腔的說:「有他們出馬,絕對是所向無敵喔!」

 

「貝卡尊者的家族目前是魔界第一首富。」魔王鯨也跟著說道:「戰事上的經費支出,他們鐵定能給予極大的幫助。」

 

「我不想這麼做。」我堅定的否決麗莎這項提議:「遇上危險才找他們,這感覺很像是在利用他們,我不想要這樣。」

 

的確,要是攀親帶故的話,我有著這幾族的血統,雖然跟這些「親戚」很少見面,但我跟他們也算認識,厚著臉皮向他們求救是可以的,只是,平時沒怎麼往來,有困難時才找他們幫忙,這不覺得太過……卑劣?

 

再說,雖然矮人們念在我幫過他們的份上,願意隨我傳喚,可是,這畢竟不關他們的事情,我不想硬將他們扯入。

 

「我就知道妳會這麼說。」麗莎似乎對我的話感到很無奈:「可是,如果能多他們的一份力,江翠城就少一份危險啊!」

 

「果力多,對不起。」我歉然的望著果力多說著。

 

「用不著抱歉,本公子並不需要這些人馬。」果力多抬高下巴,語帶自豪與驕傲的說:「再怎麼說,江翠城也都是東方大陸第一名城,要是我們沒有足以捍衛百姓的能力,又怎麼能立足至今?」

 

「嘖!就跟你們說人多好辦事啊!」麗莎語帶埋怨的看著我跟果力多:「我當然知道江翠城可以打勝啊!只是,人多些,打起來也輕鬆些嘛!」

 

『要那麼多人做什麼?當練刀肉墊嗎?』狂冷冷的諷刺著:『大爺我以前被一支軍隊用人海戰術包圍,最後,那軍隊還不是同樣被本大爺給滅了!送草包上戰場只是叫他們去送死!』

 

狂的話不無道理,只是,戰爭真的必要嗎?我真是搞不懂,為什麼一定要打?要是真打起來,最無辜的人應該是兩城的百姓吧!

 

 

「怎麼大家都在這邊?」歐羅爽朗的聲音傳來,他跟德古拉向我們走來。

 

「歐羅,我們要跟果力多去江翠城,必須要提前離開。」我急躁的跟他說著。

 

「那就走吧。」歐羅不假思索的回著。

 

「呃?」看歐羅這樣子,是要跟我們一起走?可是,他跟他父親的問題還沒解決耶……

 

「歐羅。」三藏望了眼德古拉,會意的附和著:「你難得回家一趟,還是多陪陪你父親吧。」

 

「不用擔心,我跟歐羅已經談清楚了。」德古拉察覺出我們的想法,溫和的對我們笑笑:「我決定讓他隨自己的意思去做,這個家業繼不繼承都無所謂,反正,楛、寺遴、雷斯克他們培育出不少優秀的殺手,任務他們三個可以全權負責。」

 

聽到德古拉這麼說,我開心的給歐羅一個擁抱:「恭喜!你跟你父親終於和好了!」

 

「謝謝。」歐羅同樣回了個燦爛的笑臉給我。

 

德古拉見我們兩個這模樣,玩笑似的說了句:「歐羅,迪亞真的很不錯,我對她可是越看越滿意,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伯父,你別開玩笑了啦!我們兩個只是朋友。」我有些尷尬的笑笑。

 

我怎麼可能跟歐羅在一起,歐羅可是夜伢喜歡的人呢!再說,雖然歐羅長的很帥,可是我對他只有朋友的感覺,我們是當不了情人的啦!

 

「目前只是朋友,可是說不定會日久生情啊。」德古拉繼續像是鼓吹似的遊說著。

 

「咳咳!」夜伢突然輕咳兩聲,順手將我拉到他身邊:「別再耽擱時間,我們該出發了。」

 

「對、對啊!」抓到逃跑的機會,我連忙附和著:「我們快走吧!」

 

在我轉身準備離開,卻不小心左右腳互絆,整個人倒了下去。

 

「小心!」正當歐羅想出手扶我時,夜伢早先一步將我抱住。

 

「沒事吧?」夜伢問著我。

 

「嗯。」穩住腳之後,我尷尬的點頭回答,真是的,要不是德古拉說的話讓我太過尷尬,我也不會在大家面前出醜。

 

「父親,看到沒?」歐羅半帶揶瑜的笑笑,同時還帶點一語雙關的道:「我動作太慢了,早在我出手之前,就已經有人搶先了。」

 

看著我跟夜伢的狀況,德古拉狀似理解的點點頭:「可惜,真是可惜,我看中的媳婦沒了。」

 

呃,這什麼跟什麼啊?我尷尬的回頭看著夜伢,還以為他會強裝鎮定,沒想到他竟然滿臉通紅,這真是難得一見的景象啊!

 

「歐羅,我們必須要搭你家的飛行船去東方大陸,麻煩你請人備船。」像是想支開話題,夜伢歛下羞色,故作沉穩的道。

 

「雷斯特,你們三個也一起過去幫忙。」德古拉轉身對他們命令著。

 

「謝謝您的好意,不過──」果力多正想婉拒,卻被德古拉制止。

 

「我年輕時曾受過前幾代城主幫助,現在就算是我回報你們。」德古拉又回頭對雷斯特他們交代著:「不管是武器、情報或是人手,一律無限制供應。」

 

「是。」

 

就這樣,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登上飛行船,往東方大陸上的江翠城出發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