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會知道。」三藏一臉無辜的望著姬:「我又不是磽,我怎麼會知道他在想什麼?」

 

「磽他真的離開了?」門口突然傳來一個問句,我不假思索的點頭回道。

 

「對啊,他剛走。」

 

耶?不對!這聲音不是我們幾個人的聲音,而是……我驚愕的回頭一看,發現伽利安出現在門口。

 

「父親大人?」果力多臉上掠過一絲驚慌的神色,隨後又恢復平常的模樣。「父親大人找我有事?」

 

「別瞞了。」伽利安順手將門關上,快步走向我們:「磽前天已經將所有事情都告訴我了。」

 

「磽告訴父親大人他要離開的事情?」果力多略為遲疑的反問。

 

「他說『他要跟過去做個了結』。」伽利安走到書桌旁,望著桌上的兩張地圖,將磽的計畫全說了出來:「磽他告訴我,北刃城發明出一種可以抗暴風的飛行船,他們打算從西邊的山區攻入。」

 

跟夜伢剛剛的假設一樣!我訝異的望著夜伢。

 

「北刃城的攻擊應該不止空戰。」夜伢聽了伽利安的話之後,又跟著做出推測:「我聽說,貴城有一批能力極高的防禦法師,他們是江翠城的最佳防禦網,如果我是北刃城城主魎吾,在擁有飛行船之後,我就會訓練一批優秀的弓箭手,等飛行船到達江翠城,先讓人發動幾場攻擊魔法引誘法師出現,再由弓箭手將法師們射殺,等到弓箭手將法師除去後,江翠城少了法師的防禦魔法,防禦網就會出現缺失,駐守在城外的重裝部隊就開始進行攻城……」

 

「沒錯!」伽利安讚許的對夜伢笑著:「磽告訴我的話跟你分析的一樣。」

 

「可是……這跟磽離開江翠城有什麼關係?」麗莎不解的發問。

 

「磽要去破壞飛行船?」我直覺性的猜測。

 

「對一半。」伽利安長嘆了口氣:「磽說,他要去逼迫魎吾簽下和平條約,然後,他要引爆飛行船,失去了飛行船,魎吾就算想反悔合約,短時間也無法來犯。」

 

「這很危險吧?」希杰一臉擔心的說道:「要是飛行船爆炸時,他來不及逃出來……」

 

「生還的機率不到一半。」夜伢表情嚴肅的望向果力多。

 

「真糟糕。」果力多手支著頭,像是感到無奈又好笑般的搖搖頭:「本公子怎麼會有這麼笨的屬下?」

 

「你自己的屬下,你自己負責。」伽利安拍拍果力多的肩膀。

 

「本公子會將他帶回來好好管教。」果力多向他父親回了個燦爛的微笑。

 

「那我們現在就去將磽帶回來!」我興奮的嚷著,抓著果力多的手,準備要往外衝。

 

「等等。」夜伢攔下我,無奈的笑笑:「妳想要這樣子跑過去?你知道敵方的陣營嗎?他們的人數有多少?武將、魔法師有多少?磽在軍營的哪個位置,而北刃城城主的位置又在哪?」

 

「北刃城軍隊前天出動,算算路程,應該來到江翠城附近了。」楛朝我們笑了笑,順手從懷中拿出幾張折起的紙交給夜伢:「這是北刃城的紮營佈局,你看看。」

 

夜伢望著那幾張紙看了一會,先是皺眉頭沉思,後來又像是了解般的笑著:「這該應是磽要魎吾作的佈署吧!」

 

「你怎麼知道?」我真是聽傻了,怎麼可能光憑幾張紙就知道是誰安排的佈局?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地圖上,軍火庫跟飛行船的位置很接近。」夜伢指著地圖上頭的標示解釋道:「磽可能打算先逼迫魎吾簽下合約,然後引爆軍火庫,爆破的威力會波及飛行船,這兩樣一旦被毀壞,魎吾想打仗也打不成了。」

 

「可是,要是磽行動失敗了,在威脅魎吾時就被抓住了呢?」我困惑的反問。

 

「磽就是考慮到這點,所以才會做這種安排。」夜伢回答著:「如果我是磽,我會事先在軍火庫安裝定時引爆裝置,如此一來,就算被抓,預設的時間一到,軍火庫一樣會引爆,飛行船同樣會被破壞。」

 

只是,這樣的話,磽會死掉吧……想到這樣的結局,我心頭不由得一緊。「我們快出發吧!」我緊張的催促著。

 

 

北刃城的軍隊紮營在城郊山丘後頭,只要攀到山頂就可以見到,我們幾個藏身在山丘的高處,觀看下方營區的情況。

 

行動分成三方進行,歐羅跟他的三個手下潛入軍火庫跟飛行船,為了不想有太多人死傷,我們打算用不引起爆炸的方式將軍火庫跟飛行船破壞,我、夜伢跟果力多負責找到磽跟魎吾,幫助磽完成計畫並且帶他回來,其他人則是等我們完成所有的事情後,幫我們斷絕後頭的追兵。

 

好多人!我望著下方軍營裡密密麻麻的人群,心中升起驚愕與不安。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戰爭,第一次明確的感受到戰事的緊張。

 

我總以為,戰爭是一個非常遙遠的東西;是一個應該塵封歷史裡頭的名詞,可現在,我竟然成為這其中的一部份,我們即將要進行一場,軍事書上所謂的「突襲行動」。

 

「妳還好吧?」夜伢關心的望著我。「很緊張?」

 

「沒事。」我搖搖頭,努力壓下心中的恐懼。

 

「別逞強。」夜伢望著下方的營區說道:「雖然妳在學校的實戰成績不錯,可是,戰場上憑的是經驗、是反應……」

 

「難道你就有經驗?」我不高興的打斷夜伢的話,雖然夜伢在軍事謀略上比我厲害,可是,要說到參予打仗的經驗,他肯定也沒有吧!

 

夜伢聽我這麼說,卻沒有任何的回應,只是不發一語的望著營區。

 

夜伢這種出奇的沉悶,讓我感到很不習慣,不知該說什麼的我,尷尬的望向果力多,希望能從他那裡得到一些消息,果力多無辜的對我聳聳肩,表示他也不知情。

 

「我……上過戰場。」沉默許久,夜伢突然說出這句話。

 

「耶?」我跟果力多同時驚愕的瞪大眼。

 

「去年,我的軍事老師被派去支援鄰國的戰事。」夜伢的視線依舊望著北刃城的軍營,像是敘述故事般緩緩的說道:「因為兵力單薄,老師他跟一些人被抓了,聽到消息後,我和幾個同學跟著救援軍隊一同前去搭救,然後……我們將老師跟其他俘虜救回來了,但是,老師被斷了雙腳,再也無法上場打仗,一起去的同學全部受傷掛彩,甚至有一個死在戰場上……」

 

聽著這些話,我感到一陣心痛,我不知道夜伢現在的心情是什麼,但,換作是我,看著同學在自己眼前倒下,我不管過了多久一定還是會自責,為什麼自己救不了那人……

 

「夜伢。」我伸手握住他的手,他則是略帶困惑的轉頭看我。

 

「參予這個任務是我的決定,我會照顧我自己。」我認真的對他說著:「所以、所以就算我發生事情,你也不要將責任……」

 

「我不會讓妳受傷。」夜伢斬釘截鐵的回道,說話的表情極為嚴肅。

 

第一次見到夜伢這副模樣,我被嚇的縮回手,夜伢看著我,歉然的對我笑笑。

 

「抱歉。」他再度將視線移到軍營,我則是不知該怎麼回應的低下頭。

 

「等一下,要是遇到棘手的狀況,你們絕對要先保護好自己。」夜伢叮嚀著我們:「要是真的不行,就先撤退。」

 

「別將本公子看扁了!」果力多伸手將夜伢的臉扳回,讓兩人的視線正面對視:「本公子不可能會輸給那些凡夫俗子,還有,就算受傷,那也是本公子的事情,跟你沒有關係。」

 

「沒錯!」我跟著點頭附和,順帶重重拍了一下夜伢肩頭:「不要只會擔心這些,我老媽說過,要打就要盡情的打!就算會死,也絕不後悔!」

 

夜伢望著果力多又看看我,唇邊浮起一個會心的笑:「我明白了。」

 

我們三個在日落後展開行動,準備趁著士兵交接之際,悄悄潛入北刃城城主所在的帳棚,不過,很糟糕的,這裡的士兵警覺性很好,我們還沒有到達目的地,就已經被發現了。

 

「有間諜!快抓住他們!」士兵高聲喊著。

 

一陣兵荒馬亂的情況下,我們三個被迫分道逃跑,我在亂衝亂闖之際,躲進了一個帳棚。

 

「這裡面怎麼這麼大啊……」進入帳篷時,我訝異的愣住了。

 

內頭的空間像是無限擴大,放眼所及,只見到一條條狹長的通道和一間間房間,簡直就像個迷宮一樣。

 

「快找找!別讓他們給跑了!」

 

「再多派幾個小隊來找人!」

 

四面八方傳來士兵們搜尋的聲音,我慌張的左顧右盼,不知該往哪邊的走道逃。

 

「什麼人!」突然間,一個質問的聲音傳來。

 

我回頭一看,五名士兵迎面向我走來,他們警戒的舉起手中的長槍對準我。

 

「妳──」問話的人還沒說完,幾個士兵全被人撂倒了。

 

「磽?」發現出手解救我的人竟然是磽,我才想開口問話,他突然一把摀住我的嘴,另一隻手迅速的在走廊牆壁上開了個入口,帶著我衝進去。

 

好詭異的地方,這就是所謂的「異結界空間」嗎?四下打量我被磽拖進來的地方,眼前是一片空白景象,無邊無際。

 

傳說中,異結界空間是一個閉鎖型空間,跟外界是完全隔離的,即使是身在同一地方,對方也看不到、聽不到空間裡的人,但是,結界裡的人卻可以看到、聽到外界的事物。

 

「妳來這邊做什麼?」磽沉聲的質問我。

 

「來找你。」見到磽,我原本緊張的心情全鬆下,開心的對他笑著:「不只是我,果力多跟其他人也來了。」

 

「少城主也來了?」磽臉上出現少見的驚愕神情,沒多細想,他直覺性的問著:「城主將所有事情都告訴你們?」

 

「嗯!我們要來幫你!」

 

「不行。」磽斷然的拒絕我。「太危險了。」

 

「你現在說這些已經太晚了。」我無奈的聳聳肩,畢竟,我們都已經開始行動了呢!

 

磽皺著眉頭沉默著,好一會,他才後悔似的說了句:「也許,當初不該告訴城主這件事……」

 

「就算不知道這件事情,我們也會過來。」我如實的對他說著。

 

「為什麼?」磽一臉正經與困惑的望著我問道:「為什麼你們會過來?」

 

「直覺。」我側著頭想了想:「依照果力多的個性,我覺得他會這麼做。」

 

雖然果力多看到磽跟敵人交涉,很絕望也很心痛,但是,他後來在看到磽的地圖時,又轉為相信,雖然我不清楚果力多腦子裡到底在想啥,不過,我想,他應該還是會過來這邊找磽問個清楚。

 

「……」磽又沉默了會,才緩緩搖頭說道:「你們實在是太莽撞了,少城主也是,怎麼可以冒險闖入敵人陣營?要是被抓了怎麼辦?」

 

「那你呢?」我望著他反問:「你有沒有想過,要是你失敗了,後果會怎麼樣?」

 

「死。」磽簡短果決的回著。

 

當磽說完這話,我順手往他額頭賞了記鐵砂掌,磽瞪大眼,滿是不解的望著我。

 

「死的確很簡單,手起刀落,一條命就沒了。」我望著他,腦中浮現的卻是夜伢在戰場上,望著同學屍體的傷心表情。

 

「你有沒有想過,活著的人怎麼辦?果力多他會很傷心,其他關心你的人會很難過,你不覺得你這種死法太過自私了?」我質問著他。

 

「……」磽低著頭,似乎是在沉思,半响,他才低沉著嗓音說道:「你們這一攪和,將我的計畫全部打亂了。」

 

「呃……」無法反駁,畢竟,剛剛我們真的引起不小的騷動,外頭肯定起了警戒,要是現在想要對魎吾下手,恐怕會難上幾倍。

 

再想到,夜伢跟果力多還在外頭被士兵追趕,我不禁擔心起來:「那個……」

 

話還沒出口,外頭傳來連環爆炸聲響:「碰碰碰碰碰!」

 

「歐羅他們……」我愣了下,原本的計畫不是這樣啊!應該是偷偷摸摸的威脅魎吾,破壞飛行船,然後再偷偷摸摸逃出去,怎麼會突然引起大爆炸?

 

「算了,既然事已至此,乾脆就趁這場混亂去脅迫魎吾吧!」語氣中雖然帶著無奈,但,磽的眼底卻是笑著的。

 

「要不要先找到果力多他們?」我向他詢問著。

 

「不用。」磽滿是自信的笑笑:「等一下我們應該會在魎吾那邊遇見。」

 

磽跟著從腰間的袋子抓出一條繩子,遞給我:「先將自己綁上吧!」

 

「呃?」我愣愣的接過繩子,不太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

 

「偽裝成被我抓到的刺客。」磽又跟著丟出這句。

 

「喔。」我理解的點點頭,跟著,將自己偽裝成五花大綁的模樣。

 

 

磽帶著我一路直闖魎吾的房間,路上要是遇見士兵,磽只說了句「我抓到一名刺客,現在要帶去請城主處分。」所有人聽到磽這麼說,又看到我被綁住,也都不疑有他。

 

「磽,我們這樣直接衝過去,會不會太……」我確定四下無人時,小小聲的跟他說著。

 

「妳擔心危險?」

 

「不是啦……」我沒好氣的白他一眼:「一般城主身邊不是都有些厲害的高手嗎?就我們兩個人,能打的過嗎?」

 

別說只有我們兩個,就算再加上果力多跟夜伢,我也覺得不是很有把握,畢竟,能出現在王者身邊的護衛,都該是厲害非凡的人物吧?

 

「他們啊……」磽臉上出現一個怪異的笑:「我已經將他們困在異結界空間裡了。」

 

呃……這麼簡單就被擺平了?真詭異。還有,我怎麼覺得磽好像突然變奸詐了?剛遇見他時,他明明是個冷酷到不行的人啊!

 

「前面就是魎吾的房間了。」磽突然開口說道。

 

這才發現,我跟著磽好像走到最內部,四週已經聽不見吵鬧聲,也見不到任何士兵,眼前只有一個紅色房門……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