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屬下有要事稟報。」磽上前,用著奇怪的節奏敲了幾下門,然後安靜的等著對方回應。

 

「是磽嗎?」似乎那敲門聲是種暗號,裡頭的人辨別出敲門人的身分,喊了句:「進來,我正好要找你。」

 

「是。」磽開門進入,我跟在他身後進入。

 

寬敞的房間裡鋪著鐵灰色地毯,一名男子坐在書桌前,低頭專心的看著文件,頭也不抬的問:「剛剛外頭在吵什麼?」

 

「有刺客。」磽領著我,緩步走到魎吾面前。「我剛剛抓到一名。」

 

走近一瞧,我這才看清楚北刃城城主的樣子,一雙細長的眼睛,臉上是不苟言笑的神情,看起來有著極大的距離感,像是個會時時刻刻堤防別人的人。

 

聽到磽領了我這個刺客出現,魎吾抬頭望了我一眼,而後又低下頭埋首在公文堆裡:「殺了。」

 

好一個草菅人命的傢伙!我氣憤的鬆開繩子,抽出腰間的刀,向他攻去。

 

「鏘!」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魎吾的四周竟然出現了一個防護屏障,我被擋在屏障外。

 

「磽,你在做什麼?還不快將她拿下。」魎吾倒也沒有什麼驚慌的反應,像是習以為常般,對磽命令著。

 

「是。」磽聞言向我走來,手開始畫著咒文,一條冰龍在他手上出現。

 

這、這是怎麼回事?磽不是要一起抓魎吾?我驚愕的退了兩步。

 

我還沒來得及問話,冰龍就向我直撲而來,我連忙舉刀擋住,磽沒給我喘息的機會,又喃喃唸著咒語,一個箭步衝上前。

 

死定了!沒辦法躲開,沒辦法反擊的我,只能等著接受這迎面一擊。

 

「破!」磽向我揮拳而來,但卻掠我的身邊,往我身後,也就是魎吾的位置攻去。

 

一股強烈的攻擊波自我身後衝來,想必,磽剛剛那一拳應該是在攻擊那防護屏障吧!

 

「走!」磽一把將我推開,我這一走,原先磽發出的冰龍也跟著衝屏障,兩股力道的衝擊下,那屏障終於被擊破。

 

衝擊力道將桌上的文件、紙墨震的四散,一陣煙霧瀰漫後,磽已經將一把刀擺在魎吾脖子上。

 

「磽!你!」魎吾憤怒的瞪著磽,他似乎沒料到,磽竟然會背叛他。

 

「我這幾年為北刃城蒐集了不少情報,算是回報你對我的恩情。」磽望著魎吾緩緩的說道:「現在,該是我回報江翠城的時候。」

 

「你以為,你這麼做,他們就會重新接納你?」魎吾冷笑了聲。

 

「無所謂,我只是做我該做的。」磽不為魎吾的話所動搖,他將紙筆擺到魎吾面前。

 

「我已經替你寫好內容,你只要加上簽名、蓋印即可。」

 

「和平條約?」魎吾望著紙上的內容,啞然失笑。

 

「簽。」磽沒多話,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刀鋒將魎吾的脖子割出一道傷口,殷紅的血滴在刀鋒上出現。

 

魎吾不怒反笑,他起筆簽下名字,似乎對這樣的脅迫很不以為然,簽完字,磽使用定身術將魎吾定住,將那張紙收入懷中。

 

磽走了兩步,魎吾帶著挑釁的話跟著傳來:「你以為,你要我簽下這合約,本王就會遵守嗎?」

 

「不會。」磽簡短的回著,隨後他又補了句:「但是,至少往後兩軍開戰時,江翠城不會落個『背信』的口舌。」

 

原來,磽的目的是這個啊……我這下才明白,為什麼明知道魎吾不會遵守,他卻還是要他簽名。

 

「不愧是磽,果然設想周到!」魎吾雖然變了臉色,但臉上的笑容依舊。

 

看著魎吾明明處於下風,卻還是這副囂張的模樣,我不禁感到生氣:「順帶告訴你一件事,飛行船跟軍火庫已經被我們毀了。」

 

魎吾依舊不溫不火,態度悠閒的回道:「要換成是我,我也會攻擊這兩個地方。」

 

「放置在北刃城裡的備用飛行船,我前幾天也將它破壞了。」磽用著同樣淡漠的神色接話。

 

「你!」聽到這話,魎吾臉上的笑容頓失,要不是他被定身術定住,他肯定會衝上前,將磽砍成碎片。

 

「來人啊!快來人!」魎吾憤怒的大吼著。

 

「別浪費氣力了,那幾個貼身侍衛,已經被我關到異結界空間去了。」

 

「哼!」魎吾臉上出現冷笑:「你是不是忘了一個人?」

 

魎吾這話一出,磽的臉色變的極為難看。「影子侍衛?」

 

「算你還有點記性。」魎吾得意的笑著。

 

「你是在找這傢伙?」夜伢疲憊的聲音傳來。

 

他跟果力多傷痕累累的站在門口,腳下還躺著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傢伙。

 

這……該說是這影子侍衛厲害,竟然能讓夜伢跟果力多這麼狼狽,還是該說夜伢他們很強,竟然能打倒魎吾口中的高手,讓磽冒冷汗的強者?

 

嗯,這好像是個無解的問題。

 

「這傢伙真是難纏。」果力多拿著不知從哪冒出的鏡子跟梳子,開始梳理自己凌亂的頭髮。

 

愛美也該有個限度吧?現在可是在敵人的陣營裡耶!我頭冒三條黑線外加一滴大冷汗的望著果力多。

 

「魎吾城主,好久不見。」果力多整理好儀容之後,拋給魎吾一個燦爛的笑容:「聽到你來到附近,父親大人要本公子來打聲招呼,不知您有沒有空賞光,參加今晚本城豐收慶典的開幕?」

 

「……」魎吾沒有回答,只是臉色極為鐵青的瞪著果力多。

 

「看來,城主有別的事情要忙?」見魎吾氣的發抖的模樣,果力多臉上笑容更添燦爛:「那我們就不打擾了。」

 

果力多優雅的轉過身準備離去,當他經過磽身邊時,對磽拋下了句:「愣在這邊作什麼?還不走?」

 

原本一直低著頭的磽,聽果力多這樣說,緩緩抬起頭來:「像我這樣一個雙邊背叛的人,你……還肯讓我繼續當你的家臣嗎?」

 

果力多輕撥了下頭髮,挑高眉頭,半帶質問的說道:「全天下除了本公子,還有人比本公子更適合當你主子的嗎?」

 

真是的,果力多說這位未免也太自傲了吧?我無奈的笑笑。

 

不過,也只有這樣的回答,才像是果力多會說的話!

 

「沒想到,像這樣的一個叛徒,你們江翠城竟然還要收容他?」在我們準備離開前,魎吾在後頭半諷刺的嚷著:「別怪我沒提醒你,往後他一定還會出賣你們!」

 

 

晚上,江翠城即將開始舉行慶典活動,我們一群人坐在看台上,興奮的等著活動開始。

 

場地佈置的華麗非凡,除了有鮮花、燈籠,另外還有果力多要求的羽毛裝飾。

 

「各位先喝點熱茶,暖暖身子吧!」果力多的母親招來侍從,笑著對我們說道。

 

侍從們在我們每個人面前放置了一個透明寬口杯,杯子裡頭擺著一個圓形物體。

 

這是什麼?我納悶的直盯著杯子看,那東西看起來很像是乾燥的菊花,又很像某種有刻痕的果實。

 

見我們困惑的模樣,一旁的磽向我們解說道:「這是我們這邊的特產『日出』,別處可是喝不到這種的茶。」

 

侍從跟著提來茶壺,將熱開水緩緩注入杯中,起先,那東西沒啥反應,過了幾秒後,它的顏色逐漸轉為白色,像是開花般,外殼一片片的展開,當它已經完全開啟時,它的中心處緩緩升起一顆紅色的球體,當那球體升到杯子頂端時,杯中的水也在我們不知不覺中,被渲染成金色液體,整個畫面就如同在看一場日出。

 

「嚐嚐味道吧。」我們還來不及出聲驚嘆,伽利安城主跟著催促道。

 

我將杯子拿近唇邊,一陣撲鼻的清香飄在鼻尖,淺嚐了一口熱茶,茶入喉後,茶水的甘甜味縈繞在口中,久久不散,讓人頓時有種神清氣爽、心情愉悅的感覺。

 

「咚──」正當我們還沉溺在茶香裡,一聲悠揚又宏亮的鐘聲傳來,鐘聲的出現也正是宣告慶典的開始。

 

緊接在鐘聲之後,一連串熱鬧的音樂聲傳來,人群中有人興奮的高喊:「一起跟著音樂唱歌、跳舞吧!」

 

興奮的情緒瞬間被宣染開來,所有人默契極佳的隨著音樂高歌:

 

歌唱吧!我的朋友們!現在是值得慶祝的時刻!

跳舞吧!別管舞姿好不好!笑容會傳達你的快樂!

來!來!來!轉個圈,圍個圓!

男孩、女孩牽起手,別害羞,這是個快樂的時刻!

你聽,搖曳於大地的風也在歌唱!

你看,狂嘯的海面也為我們讚揚!

請加入吧!這裡是被神祝福的地方!

請前來吧!這裡是關於幸福的天堂!

來!來!來!圍個圈,轉個圓!

歌唱吧!我的朋友們!現在是值得慶祝的時刻!

 

全江翠城的百姓開心的跳著舞、轉著圈,不分男女老少,眾人的臉上全洋溢著滿滿的笑容。

 

「不好意思,可以請妳跟我跳支舞嗎?」

 

「我也要。」

 

正當我專心的觀看表演時,身旁突然傳來陌生的邀約聲,回頭一看,不知何時,我的身邊竟聚了十多個男生。

 

「呃?」我愣愣的望著他們。

 

「一起去玩吧!」果力多的母親笑吟吟的對我說道:「這麼熱鬧的慶典,不玩太可惜了。」

 

說的也是,難得參加這活動,光坐在這邊也太無聊了。回頭望著原本該坐在我身旁的麗莎,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跟希杰下場去玩了。

 

歐羅、夜伢跟果力多目前正被一群女生包圍,姬跟三藏……也混到人群裡頭狂歡了……

 

我該答應誰的邀請?我望著眼前的一群男生猶豫著。

 

「坐在這邊做什麼?」狂的聲音突然出現,一直以為醉倒在酒窖中的他,竟然化成人形出現在我面前,同時更伸出手將我拉起身:「走吧!」

 

「呃?」在男生們訝異的目光下,我跟著狂跑入人群,但是,到了人群裡,狂卻又一動也不動的站著。

 

「狂?」我納悶的望著他。

 

「去玩吧!」狂鬆開握住我的手,轉身又準備離去。

 

呃?什麼跟什麼啊?把我拖到人群中又將我丟下?

 

「等等!」我一把將他拉住:「你拉我出來,不是要找我跳舞嗎?」

 

「大爺我是看妳一個人坐在那邊很可憐,所以才將妳帶過來這裡。」

 

我一個人?他的眼睛是瞎了咩?剛剛我被一堆人包圍著耶!這傢伙一定是想要玩,又不好意思一個人玩,故意拖我過來!我無奈的白了他一眼。

 

「既然都跑來這裡了,就一起玩啊!」順手拉著狂,準備往人群中心處走去。「走吧!我們去跳舞!」

 

「……」狂僵在原地不肯跟我走,在我回頭瞪他時,他才悶悶的回了我一句:「大爺我不會跳舞。」

 

「噗嗤!」聽到狂這麼說,還有他說話時尷尬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竟敢恥笑本大爺?」狂生氣的拉住我的手。

 

「跳舞很簡單的。」我反手抓著狂的手腕,硬是將他往人群中拖入:「走吧!我教你。」

 

「我也可以教。」夜伢冷漠的聲音出現。

 

不知是不是我看錯,夜伢的笑容好像很僵硬,說話更是咬牙切齒呢!

 

「迪亞姐姐!夜伢大哥!我們在這邊!」希杰在另一頭向我們招手著,他的身邊除了麗莎外,三藏跟姬也出現在他們身旁,他們四個手上各拿著一串糖葫蘆吃著。

 

「快過來!要不然,妳的糖葫蘆我要吃掉囉!」麗莎揚著手,向我笑著。

 

「等等!」我騰出另一隻手抓著夜伢,高興的拖著兩人往他們跑去。

 

這個夜晚,江翠城被滿滿的歡笑包圍住,所有的人,全沉浸在熱鬧的氣氛以及音樂、歌舞中……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