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翠城的慶典過後,我們又多玩了幾天才回學校,不過,我們才一下飛行船,立刻被校長找去罵了一頓,原因是,我們這次外出並沒有向學校請假,而且一離開就是十多天之久。

 

唉唉,那時候離開的太匆忙了,忘記了咩……又不是故意的。

 

為了處罰我們,校長給了我們一個為期三天的任務,任務的內容就是……

 

「服務全校同學?」我們驚愕的重覆著。

 

「沒錯!從現在開始,同學要你們幫他們什麼忙,你們就必須去做!」校長的臉上帶著詭異至極的笑容。「不可以拒絕!」

 

呃?基本上,服務同學我是覺得沒問題啦!大家本來就要互相幫助啊,只是,為什麼我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當我們離開校長室時,這消息也已經在全校傳開了,我們往宿舍的方向走沒幾步,地面突然傳來震動,像是有數千人同時狂奔的感覺,緊接著,四周一陣沙塵瀰漫,正當我們還搞不清楚狀況時,我們幾個突然被一大……群學生包圍。

 

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們幾個全被眼前的景象嚇楞了,只能一動也不動的站著。

 

眾人將我們包圍住後,瞬間又全安靜了下來,他們眼中露出詭異的光芒,唇邊揚著令人頭皮發麻的恐怖笑容。

 

「請問,你們有什麼事情嗎?」我嚥了下口水,稍退了步,怯怯的問著。

 

「我想……機哩瓜拉基哩瓜拉……」

 

「我……哇啦嘎啦哇啦啦啦………」

 

「我想跟……咕嚕咕嚕鋪嚕嚕……」

 

「我……」

 

咳咳!並不是同學們突然說起不知名的古語言來,而是,他們全部同時出聲回答,在這樣異口同聲的情況下,我只能聽清楚前面的「我」,後面的一長串就完全聽不清楚了。

 

我們幾個無奈的互看一眼,麗莎首先開口:「大家請靜一靜。」

 

「哥拉瓜拉柯柯拉……」

 

「撲拉鋪嚕鋪囉嚕……」

 

奇妙的古語言仍然持續著。

 

「請靜一靜!」麗莎加大音量喊著。

 

同樣的,每個人的嘴巴依舊一張一合,拼命對我們說著我們聽不清楚內容的話。

 

麗莎的耐性終於被他們磨光了,她板起臉,氣憤的大吼一聲:「全給我閉嘴!」隨著這句話,附近連帶劈下數道雷電,眾人這下才乖乖閉上嘴。

 

「你們全聚集在這邊做什麼?」麗莎餘氣未消的瞪著眾人。

 

「……」眾人被麗莎嚇的不敢開口,只能無辜的你看我、我看你。

 

「有什麼事就說吧。」我將麗莎拉退,臉上露出微笑緩和氣氛。

 

「麗莎同學。」一個男生鼓起勇氣走到麗莎面前:「可、可不可以請妳跟我一起練習調藥?」

 

啊?要麗莎跟他一起調藥?這、這未免也太危險了吧……

 

「我?」麗莎也是滿臉困惑的指著自己。「為什麼找我?」

 

「校、校長說,這三天不管什麼事情都可以找你們幫忙。」大概是怕麗莎不肯答應,男同學搬出校長剛剛對我們說的話。「所以我、我……」

 

「我可以去看嗎?」不等男同學說完,希杰心急的搶先問道。

 

「呃?」男同學先是被希杰急躁的語氣嚇了一跳,而後才笑著點頭:「當然可以。」

 

「嗯!」希杰聽到這回答,才心安的笑了。

 

「夜伢同學,可以請你教我魔法嗎?」

 

「夜伢,可以請你陪我看夕陽嗎?」

 

「我想跟夜伢同學跳一支舞!」一群女生包圍住他,在校長明令「不得拒絕」之下,夜伢也只能一一點頭答應。

 

之後,我們聽到越來越多奇怪的要求……

 

「我想吃歐羅同學親手煮的晚餐。」

 

歐羅煮的晚餐?他大概會煮一堆蕃茄料理吧!

 

「我想看到希杰穿上連身的小熊裝!」

 

喔喔!這主意不錯!希杰這樣穿一定很可愛!我贊同的點頭附和,回頭後,瞧見希杰臉冒三條黑線以及哀怨無奈的眼神。

 

呃,若不看外表,光以希杰的「年紀」來說……叫一個十八歲的人穿小熊裝,真是很尷尬啊!

 

「果力多同學,我們想請你教我們保養品的調製跟選擇!」幾名女生興奮的聚在果力多身邊。

 

「沒問題!」果力多笑著一口答應:「跟本公子過來吧!」

 

「三藏同學,我想請你幫我將這本書拿給令尊簽名!」

 

「我也要!」幾名男學生走向三藏,他們手上全捧著一本法華的書。

 

「嗯,過幾天我回去再拿給他。」三藏接過書,在男同學走後,他盯著封面沉默著。

 

看著三藏不同以往的舉動,我感到有些納悶。

 

「迪亞!」魯魯尼從人群中鑽了出來,表情嚴肅又帶著點羞澀的看著我:「我、我想請妳當我的武術練習對手。」

 

切!還以為什麼事情呢!不過就是練習對手嘛!他的臉幹麻紅成那樣?我看著魯魯尼急出一頭汗,笑著點頭答應:「要當你的對手當然沒問題!到時候請多多指教喔!」

 

「那我們明天早上開始?我早上去宿舍接妳?」魯魯尼興奮的望著我,眼中還閃爍著光芒。

 

「喔,好、好啊……」無法理解魯魯尼為什麼會這麼開心,我也只好禮貌性的回了個笑容。

 

「迪亞同學,我想跟妳一起共進晚餐!」另外一個男同學衝了出來。

 

「我也要!」

 

「請收下我這封信!」

 

「這是我特別為妳挑的禮物!」

 

瞬間,我被一群男生包圍,一堆的信、禮物全塞到我手中,還沒來得及反應,眾人又各自鳥獸散,留下抱著一堆禮物發楞的我。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男生要突然送禮物給我?我滿腦子都是問號。

 

以前,偽裝成男生的我,總是被女生追、被女生喜歡,跟男同學的相處向來是打鬥、切磋,說實話,男生們看我的眼神,十個有五個是用瞪的,現在卻……眼冒愛心?

 

是因為我恢復女生身分的關係?可是,光憑外表的改變,就能造成這樣的結果嗎?我為這點感到困惑。

 

 

往後的三天,我們幾個忙的團團轉,忙著跟許多人約會、吃飯、寫作業、魔法對練……

 

校長使的這招真夠狠毒!最後一天,我癱坐在決鬥場的觀眾席上,現在是上課時間,也是我唯一能休息的時間。

 

教導魔法攻防的老師講解過後,打算找同學上台對練,而我,似乎早已經成為老師必點的示範同學。

 

「有誰想跟迪亞對練的?」話才剛說完,幾乎所有同學都舉起手,表示願意上台。

 

「我想跟迪亞對練!」

 

「請讓我跟她打!」

 

很怪,真的很奇怪。看著這情形,我連日來的問號越來越多。

 

以往,通常是男同學想要上台跟我一較高低,女同學比較傾向在台下觀看,但是,現在竟然連女生也自願要上台比試。

 

難道,是因為我偽裝成男生的事情,惹女生們生氣,所以她們現在每個都想修理我?

 

不、不對,雖然現在女同學對我的反應沒有以前來的「狂熱」,可是,她們現在跟我的互動也很好啊!有些人還會做點心給我吃呢!

 

在我還在發呆時,一名女生已經站上競技場,怯怯的望著我說道:「迪亞同學,請多多指教……」

 

「開始吧!」老師一聲令下,我跟她也開始了這場比試。

 

「凌風!」女生使出風系魔法,數道風柱自我腳邊出現,將我困在中間。

 

「水凝!」我在風柱出現的點上,使出水系冰凍術,風被水包覆後,凝結成冰,在瞬間碎裂。

 

跟著,女生又使出火球、土牆、水瀑等等招式,卻全部被我一一擋下。

 

其實,這女生的魔法基礎練習的很紮實,但是,她少了實戰經驗、少了臨場反應,出招時,只會一招招的接續攻擊,完全沒想過將招式混合,或者改變攻擊方式。

 

時間快到了。我瞄了眼場邊擺著的計時器,準備使出最後一擊,趕在結束之前分出勝負。

 

「炎真。」一個陌生的聲音出現,場中憑空出現數道火焰向我攻來。

 

「危險!」場外的同學驚聲大叫。

 

我連忙唸出咒語,單手貼地,召喚出一面土牆擋下那火燄。

 

是誰?怎麼會有人突然發動攻擊?在我還來不及反應時,一道七彩光芒出現,在光芒散去後,一隻白色老虎出現在我面前,老虎全身發著耀眼的銀白光芒。

 

「啊!」跟我同在場上的女生放聲尖叫,她手腳發軟的跌在地上。

 

「快使出魔法屏障保護自己。」我向那女生吼道,跟著抽出腰間的長刀,跟老虎對峙著。

 

「吼!」白虎突然大吼一聲,跟著快速向我衝來。

 

我左手張出防護盾擋下白虎的爪子,手上的長刀快速往白虎身上揮去,白虎輕盈的躲開,緊接著又張大了口,再次向我撲來,我一個側身閃過,但速度不及牠快,肩頭不慎被牠抓到,鮮紅色的血在白衣服上蔓延開來。

 

「吼!」白虎再度吼了聲,像是在向我示威一般。

 

「別以為這樣就能贏我。」我對牠笑了笑,重新擺出起手式。

 

白吼再度吼了聲,準備再次撲向我,我左手一揮,一條火龍順著我的手勢飛向牠,繞在牠的四周,擋住牠的去路,緊跟著,我對準白虎的脖子砍下。

 

沒有哀嚎、沒有血花,有的只是一陣白光乍現,白虎在光芒中消失。

 

「不、不見了?」所有同學驚愕的瞪大眼。

 

我轉身走回場上女同學身邊,伸手將她牽起。

 

「好帥……」女生眼冒愛心的望著我。

 

呃?我現在可是個女生耶,用「帥」來形容我,不覺得很奇怪嗎?

 

「迪亞同學!」場外發出一陣尖叫,一群女孩衝上台團團包圍住我:「妳實在是太厲害了!」

 

「請妳幫我簽名!」幾個女生遞出紙筆到我面前。

 

「妳真是我們女生的偶像!」身邊的女生興奮的說道:「老師們都說,很少有女孩子能像妳一樣,武術跟魔法兼備!」

 

「偶像?」我愣愣的望著她們。

 

「迪亞,妳進步很多喔!」老師走到我身邊,笑吟吟的望著我,順帶為我治療肩膀上的傷口。

 

「別裝了。」我沒好氣的瞪著他:「爸,你跑到我們學校做什麼?」

 

「爸?」所有同學全驚愕的望著老師,不,應該說是我老爸,東閔。

 

「呃?被妳發現啦?」老爸將臉上的偽裝假皮撕下。「我來學校看妳啊!」

 

「看我?」我不置可否的哼了聲:「那你為什麼召喚出『白虎』偷襲我?要是我剛剛真的被殺了怎麼辦?」

 

「被殺死?」老爸手支著下巴,佯裝困惑的想了想:「反正這裏有重生魔法,死了也沒關係吧?再說,我聽說妳在這邊死很多次。」

 

好一個死了也沒關係……

 

「各位同學,抱歉。」正牌老師從門口走進來,帶著歉意的向我們笑笑:「因為東閔先生說想要給迪亞同學一個驚喜,請我配合他這個計畫……」

 

「東閔?您就是御天師東閔?」其他同學一聽見老爸的名字,興奮的包圍過來。

 

「聽說您能夠同時役使十數隻式神?」

 

呃?老爸有這麼強嗎?我實在是無法想像,平常喜歡蹲在菜園裡的老爸,竟然會這麼厲害。

 

御天師能夠役使式神的數量,跟他們本身的力量成正比,也就是說,越厲害的就能夠役使越多隻式神啦!目前最有名的御天師役使數量大約是九隻,要是老爸真能同時役使十多隻,那老爸不就比那個名人厲害?

 

「那都是些陳年往事了。」老爸面露微笑,淡淡的說道,臉上沒有任何得意或驕傲的神情。

 

「老爸,你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我再次追問他。我怎麼都不會相信,老爸大老遠跑來學校,只是想見我一面。

 

「我不是跟妳說了?我是來看妳的。」老爸一副理所當然的回道:「妳忘了嗎?明天是『親子交流日』啊!」

 

「親子交流日?」我納悶的重覆著。「什麼時候學校又辦了這個活動?」

 

「校長宣佈的時候,迪亞同學正好不在學校。」一旁的同學代為回答道:「這是七天前發布的通知……」

 

經過同學的解說,我才知道,校長想讓家長們看看孩子學習的成果,所以舉辦了為期兩天一夜的親子交流活動,又因為學校位置偏僻,家長們可以提早一天到達學校,還可以跟孩子們睡同一房間,享受難得的天倫之樂。

 

「同學們,我們該繼續進行對練了!」老師走向我們,將話題拉回課業上。

 

「老師,迪亞剛剛已經對練過了,我可以先帶她離開嗎?」老爸一把勾著我的肩膀,對老師問道。

 

「當然可以,您請慢走。」老師臉上帶著笑,態度恭敬的回答。

 

「我們要去哪裡?」我困惑的問著老爸。

 

「回妳的宿舍啊!」老爸理所當然的回道:「其他人還在宿舍等我們回去呢!」

 

 

我們還沒走到宿舍門口,就看見一大堆學生包圍住宿舍。

 

發生什麼事情了?我跟老爸對看一眼,好奇的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果力多站在門口被一群人包圍,其中有一些是學生、有一些是學生家長,再靠近一瞧,果力多身旁還站著一個我認識的人。

 

「又見面了。」磽見到我,像是急於擺脫包圍住他的女學生般,快步向我走來。

 

「你逃的很明顯喔。」我附在他耳邊小聲的取笑著。

 

磽苦笑了下,也跟著小聲回道:「貴校的女學生,都是這麼『積極』嗎?」

 

唉,我能說什麼呢?這一點我早就領教過了不是嗎?再說,磽的確長的很不錯,也難怪女生們會心動囉!

 

「城主他們怎麼沒有過來?」見不到果力多的父母,我好奇的追問。

 

「慶典結束後,有很多事情要忙,他們兩位抽不出時間過來,所以就派我來了。」磽向我說明著。

 

「親愛的迪亞,妳現在真是越來越可愛了。」伊洛笑著向我走來,見到我身旁的老爸,臉上的笑容明顯的停頓了下,用著不是很熱絡的語氣向他打招呼。「呦?沒想到,東閔也來了。」

 

「你不是在咕納魔當老師嗎?」老爸見到伊洛,原本笑著的臉也略略起了變化:「怎麼學生不教,跑到這裡來?」

 

「我陪德古拉先生來參觀歐羅在學校的生活。」

 

伊洛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德古拉跟歐羅正靜靜坐在屋子的角落,父子倆手上各拿著一本書看著。

 

真不愧是父子啊!連興趣也是一模一樣。

 

「歐羅的父親真是好有氣質。」

 

「對啊!他看書的模樣好帥喔!」

 

十多名女生站在入口處,對著兩人竊竊私語著。

 

德古拉看完手上的書抬起頭時,正巧跟我對視:「迪亞,原來妳在外面啊,難怪我剛剛找不到妳。」他笑著向我走來。

 

「找我?」我納悶的望著他:「有什麼事情嗎?」

 

「這個送妳。」德古拉從懷中拿出一個絨布長盒子,打開後,裡頭是一朵紫色玫瑰。

 

玫瑰花花瓣的色澤由淺而深,最裡頭的部份是深紫色,花瓣外圍是淺紫色,香味並不濃郁,是一種極為淡雅的芳香。

見到這樣特別的玫瑰,一旁圍觀的女生紛紛發出讚嘆:「好漂亮!」

「我從沒見過這種玫瑰花。」

「這是你新研發出的品種嗎?」

「是啊。」徳古拉開心的笑著,「它在昨天開花,我覺得它很適合妳,所以就拿來了。」

「真特別!」見到這種新品種玫瑰,老爸也來了興致,「可以跟我說你是怎麼種的嗎?」

「當然可以……」

兩個人立刻熱烈的聊了起來,完全忘了我的存在,我只好拿著玫瑰,默默的往屋內走去。

 

「迪亞,好久不見。」蒼主坐在大廳的長椅上,手上端著杯冰茶,面帶笑容的望著我,古天則是板著臉站在他身旁。

 

「蒼主怎麼也來了?」我不解的問。這該是家長來參加的吧?他這個一國之主,跑到這裡來不覺得奇怪嗎?

 

「我很久沒出來外界了,趁這機會到處走走。」蒼主笑著向我說道,順帶一口喝光杯裡的冰茶,遞給古天:「小天,麻煩再幫我倒一杯茶。」

 

「沒茶了。」古天將一旁的茶壺提高晃了晃,無奈的望了蒼主一眼:「你已經將一整壺的察都喝光了。」

 

「沒辦法,這裡實在太熱了。」蒼主揮了幾下手為自己搧風。「我實在無法忍受這種天氣。」

 

呵……也難怪蒼主不習慣了,這裡跟蒼熊國那種冰天雪地的環境比起來,溫度真是差很多。

 

古天無奈的瞪了蒼主一眼,提著茶壺,悶著臉往外走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