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歐、里歐,你看!這是那小子昨天交出來的設計圖!」

通訊視窗裡,蓄著山羊鬍的男人興奮的嚷嚷,激動的表情與宏亮的聲音,完全沒有五十多歲長輩該有的成熟風範。

「達爾文,我以為……設計圖應該是貴公司的機密文件。」看著螢幕上頭顯示的「待接收」檔案,里歐無奈的苦笑。

「少囉唆!我都不介意了,你緊張什麼?」

「……」無奈的苦笑了下,里歐順從的接收檔案。

當里歐開啟對方傳輸過來的設計圖時,他的目光瞬間被裡頭的圖像所吸引。

那是一輛宛如黑豹般高雅,霸氣內斂卻又極具侵略性的黑色跑車。

在見到這張設計圖之前,里歐很難想像自己會這麼形容一輛車子,但它的確值得用上這些讚美詞。

「怎樣?這個小傢伙很漂亮吧!」

小傢伙?聽到這種「擬人化」的用詞,里歐真是有點哭笑不得。

「的確很漂亮。」他附和的點頭。

「對吧、對吧!我就說莫德是一個最出色的跑車設計師,他跟他爸爸一樣,都是熱愛車子的人……」達爾文得意的咧嘴笑著,好像受到讚美的人是他一樣。

達爾文是里歐最近才結交的朋友,他是一間相當有名的跑車公司的老闆。

與達爾文結識的契機,源自於他親自規劃的餐會佈置。

達爾文的公司預定在情人節的那個週末,在悠然食坊舉行一場單身餐會。

因為與會的人數眾多,再加上這場餐會活動的規模相當大,達爾文很大手筆的租用了半個悠然食坊的場地──原本對方打算包下整個場地,只是被他給拒絕了。

一開始他是與對方公司的秘書進行相關溝通,然而,當他將場地佈置與活動細節的企劃案交出後,達爾文主動找上了他,對他的想法大加讚揚,並且提供了不少他需要的資訊。

在討論中,兩人也就這麼成了朋友。

在里歐的觀察中,達爾文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他擁有上千億的身價,但他的言行舉止完全不像一個企業人士。

他重視服裝的質料與款式,卻不崇尚名牌;他身上唯一昂貴的東西,就只有那支手工打製的腕錶,據說那是他在賽車界的好友兼夥伴送他的生日禮物。

莫德雖然對賽車界不熟,但他也聽過他那位好友的名號。

跟達爾文聊天時,他提到最多的就是那位朋友的兒子,一個叫做莫德的汽車設計師。

「你不知道,那個小鬼實在是很可惡!之前有間合作的公司要來跟我們開會,對方派出的代表是一個大美女,我特地安排他們兩人單獨開會,結果那個傢伙竟然將人家弄哭了!說什麼『連鋼圈跟鋁圈都弄不明白,我對妳接任這項企劃案的能力感到質疑』、『開會之前,先調查該公司的資料,瞭解相關資訊,應該是最基本的準備,妳確定妳是來開會而不是來參觀的?』唉~~人家不過是來跟我們商談合作案,弄不懂那些東西有什麼關係?」

談論合作案時,針對對方公司的資訊進行瞭解,這是最基本的工作。里歐其實很認同莫德的作法,只是現在達爾文只是單純的在跟他抱怨,並不需要他的回應。

「他小的時候非常可愛,只要拿一台模型車在他面前晃一下,他的眼睛就會跟著車子跑,要他做什麼他都點頭答應,嘖嘖!沒見過這麼好拐的小鬼……」

「其實我一直懷疑那小子有『社交障礙』,要不然就是耍酷耍過頭了,你沒看過他跟人說話的樣子,全身僵硬、表情呆板、說話斷斷續續,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買了一個機器人當設計師咧!喔,不,機器人的表情也比他生動多了,不過跟我說話時,他的反應又變得迅速了,每次都堵得我無話可說,難道這小子是故意裝木訥?可是現在木訥的男人不吃香啊,女人喜歡聽花言巧語,就像你這樣的,我說,里歐啊,你的女朋友應該不少吧?」

花言巧語?里歐的嘴角微微抽搐。「我只是喜歡跟人談天。」別將我說得像是喜歡到處誘拐女性的花花公子!

「沒救了,那個小子沒救了!我上個月看到一本新出版的《傳奇汽車圖鑑典藏書》,想說莫德那小子應該會喜歡,就將這本書寄去給他,結果兩個星期後,那本書又被他給寄了回來,書本的厚度變成兩倍,裡頭密密麻麻的劃上修改後的紅線跟註解,還附上了一些更正資料,他還附給我一封信,說『基於我們有一段時間沒有聯繫,我想先向你致上我最誠摯的祝福,希望你的身體依舊健康,如果你的腦袋近期沒有被車門夾過、你那殘餘不多的腦漿沒有被動力引擎蒸乾,又或者你近期沒有誤喝汽車強力清潔劑,那我實在是搞不懂,為什麼你會浪費錢去買這本考究不實、錯誤百出的垃圾。記得你的住所附近有一間相當不錯的醫院,建議你抽空前去檢查。』你聽聽、聽聽!我不過就是沒有仔細翻看那本書,沒有發現那些錯誤,這個小子有必要說成這樣嗎?」

被莫德這樣數落,達爾文自然相當氣不過,當天他就將那本書連同附註的資料一併送到該出版社,並附上一封譴責信,強烈要求他們回收這本書。

後來那間出版社很快的回信,除了致歉之外,也表示他們會立刻收回市面上的書籍,並且在信上提出要求,希望能聘請找出書上錯誤的專家,擔任他們出版社的專業顧問。

當然,達爾文並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莫德,只是婉轉的拒絕了。

開玩笑,莫德可是他公司的頂尖人材,怎麼可以被拐走!

里歐跟達爾文相處的時間只有兩個多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足以讓他聽完莫德從小到大的種種趣事。

雖然達爾文每次提起莫德總是一副氣沖沖的模樣,彷彿對他十分頭疼,但從他說話的神情跟語氣聽來,達爾文其實相當喜歡這種互動。

這一點從他千方百計逗弄這個晚輩,故意激怒他的惡劣行為,可以看出一二。

隨著餐會日期的接近,里歐對於達爾文口中的「小子」,也起了關注的興致。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