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走出鬼屋時,狂又從靈體變回了兔子,他大大的伸了個懶腰之後,迅速窩回我斗篷的帽子裡頭休息,而早先我們進入鬼屋的蒼主跟古天,已經站在外面跟其他人聊天。

 

「伯母,鬼屋裡面真的好恐怖,那些鬼怪都欺負我……」芙朵兒一走出來,立刻跑到風若阿姨的身旁哭訴,她拉起被剪去一斷的頭髮嚷著。「妳看,我的頭髮被那些鬼剪成這樣。」

 

「沒關係、沒關係。」風若輕拍芙朵兒的肩膀安慰道:「回去之後,我再帶妳去剪個新髮型。」

 

「你們還好吧?有沒有受傷?」見到我們出現,希杰立刻向我們跑來。

 

「沒……」

 

「無論如何,我絕對不會認同你跟你那三隻寵物!」法華氣呼呼的嚷著。

 

「他們不是寵物!」三藏大聲的反駁。

 

我望著爭執的滿臉通紅的兩人,好奇的問:「三藏跟他父親在吵什麼?」

 

「他們好像是在爭論,哪個神才是正道。」麗莎用著不確定的語氣回答,她同樣也是搞不清楚狀況。

 

「呿!」魔王鯨不以為然的甩甩尾巴:「你們人類就是喜歡鑽牛角尖,這有什麼好爭論的?有力量的強者就是正道!」

 

好一個強者為王的理論。我對魔王鯨的這番話只能搖頭,要是所有人都這麼想,肯定天下大亂!

 

「別理他們。」站在一旁觀看的溫月,不以為然的朝我笑笑:「他們父子兩個經常這樣,一會就沒事了。」

 

是這樣嗎?我不太放心的望著對峙中的兩人,看他們氣沖沖的模樣,我總覺得,這場爭鬥應該會很嚴重……

 

突然,三道清煙自三藏懷中冒出,猴子、小黑豬、河童現身了。

 

「我說,天神派的老伯。」河童活動筋骨,嘴邊帶著挑釁的笑容望著法華。「你跟我家主子吵了這麼久,老是吵不出個結果,我們三個聽的耳朵都快受不了了,這樣吧!我們兩邊乾脆來切磋一下,如何?」

 

「你想怎麼比?」接到戰帖,法華也沒有多作考慮,一口就答應了。

 

「抓鬼。」猴子簡短的回答。

 

「抓鬼?」法華不置可否的笑笑:「你們想跟我比試收服妖物?」

 

「沒錯,降妖伏魔向來是我們這些奉神者的天職。」小黑豬開始說出比試規則:「旁邊這間不就是鬼屋嗎?我們就來比比,看誰能收服最多的妖魔。」

 

「我話可先說在前頭。」法華信心滿滿的笑著:「這場比試是你們提議的,要是等一下輸了,可別說我這個長輩欺負人啊!」

 

「絕對不會。」猴子用著跟法華相同的氣勢回了回去。

 

「在場有這麼多人。」河童掃視了我們一圈。「就請大家來當裁判吧!」

 

「沒想到,我做的鬼屋竟然這麼受歡迎啊。」建造鬼屋的魅影老師聽見這對話,臉上出現一副陰寒至極的笑容:「這屋子的鬼物你們儘管拿去玩,但是,要是你們不小心將這裡的結界陣破壞了,讓裡頭的鬼物衝到校園,這個後果你們要自行負責。」

 

「沒問題!」決定比試的他們,信誓旦旦的點頭允諾。

 

「那麼,這邊就交給你們了。」魅影說完便拍拍屁股走人。

 

「你們快去快回,別讓我們等太久。」溫月在法華他們進入鬼屋前,笑著提醒:「還有,你們別玩的太過火,要不然,我可是會處罰的喔。」

 

法華跟三藏聽到最後一句話,兩人紛紛變了臉色,連忙向溫月點頭保證。

 

他們怎麼嚇成這樣?溫月的處罰會很嚴重嗎?他們兩個的反應真是讓我不解,我無法想像溫月發火處罰人的模樣,要是可以,我還真想見識看看。

 

可能是上天聽到我的心聲了吧!三藏他們進去之後,我們聽到鬼物慘叫的聲音,以及劇烈的打鬥聲,又過了一會,屋子突然劇烈的搖晃起來,緊接著,一個強大的衝擊波自屋內往外發出……

 

「碰碰碰碰!」數聲巨響傳出,房子的牆壁、柱子一個接一個的倒下,灰白色的塵土瀰漫在空氣中。

 

妖魔鬼物興奮的叫聲響徹雲霄,屋子一倒塌,鬼怪們紛紛衝出屋子,開始在校園中興風作浪,學生跟家長們受害的慘叫聲,此起彼落的在校園中擴散開來。

 

「這裡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突然出現一陣強大的妖氣?」老爸跟老媽搭著雲船出現在空中,老爸見那些鬼物四處奔逃,連忙召喚出十多隻式神,自己跟著跳到其中一隻青龍上頭。

 

「我先去築起封鎖結界,將它們全困在校園中。」老爸對我們說著。「要是他們逃離這裡,往後要抓它們就難了!」

 

「我也來幫忙吧。」爺爺跟奶奶尾隨在老爸他們後頭出現,見到校園的情況後,爺爺輕輕一躍,飛升至高空。「我負責左邊。」

 

「那我就負責右邊吧!」奶奶喃喃唸著咒語,空中出現一個大黑洞,一隻像是巨鳥的黑色翼手龍出現,翼手龍載著奶奶快速往校園右邊飛走。

 

「咳咳咳!」法華跟三藏以及保鏢三部眾,灰頭土臉的從屋子的廢墟中走出。

 

「我不是跟你們說過,別惹麻煩嗎?」溫月見到兩人出現,臉上的笑臉也跟著消失了。

 

「呃……不、不是我……」法華第一個否認。

 

「也不是我!」三藏跟著替自己澄清:「是裡面的巨石像撞倒一根柱子,所以屋子才……」

 

「不准辯解!」溫月伸出兩手,一左一右往兩個人的腰帶一抓,法華跟三藏就被她高高舉起。

 

天啊!我眼花了嗎?她竟然能一次抓起兩個男生!我跟其他人無法置信的望著溫月。

 

「溫、溫月,妳別激動……」法華求饒似的低聲嚷著。

 

「媽,有話好說……」三藏跟著嚷道。

 

「我現在先不處罰你們,不過,禍是你們闖出來的,你們要去解決!」

 

「當然!我們一定會負責!」法華信誓旦旦的保證:「不過,妳要先將我們放下來啊!」

 

「是啊!媽,先將我們放下吧。」

 

溫月沒有理會兩人,她回頭望著老爸:「東閔,你要去哪一邊?」

 

「南邊。」老爸說完,便乘著青龍往南方衝去。

 

「那你們兩個就負責北方吧!」話一說完,溫月狠狠的將兩人往北方丟去,三藏跟法華兩個很快就變成兩個黑點,消失在遙遠的北方。

 

帥啊!竟然能將人丟的那麼遠!我估算著兩人飛去的距離,我想,他們應該已經飛到校園的北方邊界了吧!

 

「溫月,妳的力道有點太大了。」坐在雲船上的老媽,遙望著北邊說道:「他們兩個差點飛過頭,掉到海中呢!」

 

「沒辦法,我實在是太生氣了,他們兩個老是這樣惹麻煩。」溫月雖然嘴上說是生氣,可是臉上的表情卻是一臉平淡,她回頭望著呆愣住的保鑣三部眾。

 

「需要我送你們一程嗎?」說著,她緩緩走向他們。

 

「不用麻煩!」河童搶先說道:「我自己飛過去就好!」

 

「我也是!」小黑豬也快速往後退了兩步嚷著。

 

「告辭。」猴子對溫月鞠躬行禮後,隨即化成黃煙往北方飄去,黑豬跟河童也緊跟著尾隨在後。

 

保鑣三部眾走後,溫月的眼神轉向一直在旁觀看的姬,此時的姬,正望著三藏飛去的北方,臉上明顯猶豫著該不該追過去幫助三藏。

 

「不用擔心那個笨小子。」溫月上前拉著姬的手,恢復原先溫柔的笑容。「要想進步,就必須經歷過歷練,要是這點小事都撐不過去,那他也不配當我的孩子。」

 

「嗯,我明白了。」姬理解的點頭笑著。

 

「請問一下,為什麼,法華先生對於其他宗教會這麼討厭……」我略帶猶豫的望著溫月。「呃,我的意思是說,雖然不同教派,可是還是可以互相往來,切磋交流啊。」

 

「唉……」溫月聽我這麼說,帶點無奈的輕嘆口氣:「法華他平常是個很隨和的人,但是一牽扯到神這方面的事情,他就會異常固執啊!雖然他不排斥其他宗教的存在,可是,他卻也不是很……該怎麼說呢……」

 

「法華先生認為自己信奉的神才是真神,其他的宗教信仰則是一種盲目崇拜。」一直沉默聆聽的夜伢突然開口。

 

「對、對、對!」溫月極為贊同的說道:「就是這樣!」

 

「難怪伯父一直反對三藏他……」姬說到這邊跟著又是一聲長嘆。

 

「是啊。」溫月也是頗感無奈的點頭附和:「法華說,家族的每一代祖先都有人擔任聖祭司一職,這已經算是家族流傳下來的傳統,他不能讓這個家族精神斷了。」

 

「……」這真是令人無言啊,雖然覺得這樣的堅持有點奇怪,可是又覺得法華有他的道理。

 

「嗶嗶!校園快報!」浮嗶蜜蜂響了兩聲之後,跟著傳出校長的聲音:「各位同學請注意!由於校園被一群不知名的鬼怪襲擊,現在請所有學生跟家長進入宿舍避難,老師們會快速處理這件事情!」

 

「小天,我們也去幫忙。」蒼主施放出幾顆深藍色冰錐,冰錐圍繞著蒼主跟古天轉了幾圈,兩人瞬間消失在我們面前。

 

「這些鬼物不先解決,今天的活動就無法進行了。」坐在雲船上的伊洛,身後出現一個巨大的黑影,黑影在空中具形化,變成像是紙張一樣的薄片,伊洛坐在那影子上,快速往一個方向飛去。

 

「好啦!」老媽跳下雲船對我們說道:「想打鬼的就去打,沒事的人,我們回宿舍聊天喝茶吧!」

 

雖然說,身為學校的一份子,我應該要挺身而出保護學校,但是,前面已經有那麼多個高手出動,學校也派出了老師們應付,我這個小嘍囉根本沒有出現的必要,所以我當然是選擇回宿舍去囉!

 

不過,老媽好像不是這麼想的……

 

「迪亞,妳也去幫忙。」老媽對我命令著。

 

「為什麼?」我不滿的抗議道:「有老爸跟老師他們去處理就行了啊!」

 

「難得有這種抓鬼的機會,妳不去玩玩不覺得很可惜嗎?」老媽用著極度興奮的眼神對我說道:「像現在這樣鬼怪滿天飛的情況可是很難得的啊!」

 

「……」這是什麼歪理?天底下,會覺得這種狀況有趣的人應該只有老媽吧!

 

「我陪妳去。」夜伢才想向我走來,卻被一旁的芙朵兒勾住手。

 

「夜伢哥,現在鬼怪這麼多,你不陪我跟伯母回去嗎?」芙朵兒語帶怯弱的說道:「要是我們在半路遇上了鬼怪怎麼辦?」

 

拜託,有我老媽跟在你們旁邊,妳怕什麼?我無奈的翻翻白眼。

 

雖然說有夜伢陪我一起行動,我會更輕鬆一點,但我也不想為了這件事情,跟芙朵兒發生不愉快,來者是客,她可是為了夜伢才千里迢迢來到這裡,就讓他們多聚聚吧!

 

「我一個人去就行了。」丟下這句話,我隨即轉身離開。

 

 

「有完沒完啊?為什麼怎麼砍都砍不完?」我一邊揮刀砍著路上的鬼物,一邊咒罵。「魅影老師到底抓了多少鬼?」

 

一路上,我遇上了不少鬼物,雖然都只是些攻擊性低的小怪,但是,數量一多,砍起來也是很累人的!

 

好不容易,我將附近的鬼怪給清除乾淨了,不過,手也因為揮刀次數過多,整隻手酸痛的舉不起來。

 

「咻!」一個身影快速自我身旁飛過。

 

耶?那是什麼?望著對方的背影,當我還在納悶時,對方好像發現了我,隨即折返。

 

「迪亞,妳怎麼在這裡?」對方揮舞著翅膀,在我面前停下。

 

「你……」看清楚來人,我無法置信的望著他。「法華?」

 

站在我面前的法華,頭上飄著一個光圈,身後有一對發亮的翅膀,手上還拿著一個金色豎琴。

 

「你怎麼變成這樣……」我真是無法置信。

 

「喔,妳是說這打扮啊?」法華身形一閃,人變成了兩個。

 

分身術嗎?我揉揉眼睛,再次仔細打量。一個是法華本身,另一個是……

 

「天使?」我訝異的瞪大雙眼。

 

就跟書上介紹的一樣,這個天使有著一對金色羽翼,頭上有著環形光圈,白皙修長的手拿著一個豎琴。

 

「妳好。」天使溫和的對我笑著。

 

「吼!」突然,三隻巨石像出現在天使附近。

 

「小心!」我緊張的想要上前阻擋,但法華卻將我拉住。

 

天使笑容滿面的望著巨石像,飛快的撥了兩下手上的豎琴,隨著他的動作,除了有悅耳的音樂傳出之外,如同金粉般的半月形光芒跟著出現,那些金色光芒衝向巨石像,一接觸到那光芒,三個巨石像竟然就像塊豆腐一樣,輕易的被切成碎塊!

 

「好厲害!」我萬般崇拜的望著天使。

 

「謝謝妳的誇獎。」天使用著可以融化人心的笑容對我笑著。

 

好好看的笑容!難怪大家總說,天使是美的化身!難得可以見到天使,我興奮的雙眼直冒愛心,呆呆傻傻的笑著。

 

「妳好像很疲憊。」天使望著我問道。

 

沒等我回答,天使又開始撥弄著他的豎琴,跟剛剛的不同,現在出現的是一陣銀白色光粉,當我的身體接觸到光粉時,原先的疲倦感逐漸消失了,全身暖烘烘的,剛剛流失的力氣也全部恢復了。

 

「謝……」我才想像天使道謝時,後方傳來三藏的怒吼聲。

 

「臭老爸!我絕對不會輸給你!」

 

回頭一看,三藏跟保鑣三部眾站在一朵雲上,快速朝我們衝來。

 

「喔?已經追來啦?那我要快點走才行。」法華跟天使互看一眼,天使抱著豎琴走向法華,奇異的,兩人就這麼疊合了!

 

「迪亞,我先走一步了。」法華拍拍翅膀,快速飛離。

 

「老爸!你別想逃!」三藏快速的從我身邊衝過。

 

「逃?笑話!自己跑的慢還怪我飛的快?有本事就追上我啊!」法華朝他挑釁的笑著。

 

這一對父子真是……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我無奈的嘆口氣。

 

「啊!你不要過來!」正當我想繼續往前走時,一聲細微的女生尖叫聲從旁傳出,這聲音讓我停住腳步。

 

「別害怕,我會好好照顧妳的。」男生的話中參雜著不軌的意味。「乖,不要躲。」

 

是草叢那邊?我快步穿過草叢,瞧見一隻青面獠牙,身長兩尺高的巨鬼,緩緩逼近一個抱著熊娃娃的小女孩。

 

耶?她不就是鬼屋中的那個小女生嗎?看她嚇的臉色發白,一副就快暈倒的模樣,我連忙快步衝上前,縱身一記飛踢,將那惡鬼狠狠踢倒。

 

「你有沒有搞錯啊!」將女孩扶起後,我對著那巨鬼大罵:「你們兩個都是鬼耶!你幹嘛欺負自己的同類啊!一點作鬼的道德都沒有!你這樣要怎麼在鬼界混啊!」

 

『妳跟這種鬼怪談道德?』狂趴在我肩上,極度不以為然的哼了聲:『省省力氣,直接砍了它吧!』

 

說的也是,我幹麻要浪費力氣在這種低等鬼怪身上啊?它們的腦中只有吃跟打鬥而已。

 

「危險,妳快走。」小女孩拼命拉著我的手:「他的力氣很大,妳打不過他的……」

 

「嘿嘿!妳以為你們走的掉嗎?」那巨鬼緩緩自地上爬起,望著我,黏液般的口水自他嘴邊流下:「妳看起來細皮嫩肉的,應該很好吃……」

 

「老實說……」我拉著小女孩往後退了幾步。「你流口水的樣子很噁心,還有,你的口水很臭!」

 

「哈哈!妳想逃?」巨鬼見我這動作,輕蔑的笑了:「別費力氣了,你們絕對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不,我只是想退到一個安全距離。」我確定跟巨鬼離的夠遠了,才緩緩唸動咒語:「四方之靈˙八方聚合˙遨遊之龍˙聽我號令!」

 

咒語一唸完,一隻閃著雷電的光龍從空中悠遊而下,牠衝向巨鬼將它咬向天際,巨鬼便空中化成灰燼。

 

「新招式?」狂望著天空問道。

 

「嗯,前天在一本書上看到的。」不過,我倒是沒想到這威力有這麼強。

 

「迪亞,妳在這邊做什麼?」老爸跟青龍出現在空中,當他見到我身旁的小女孩時,他略帶訝異的問:「她……」

 

「她不是惡鬼!」我連忙對老爸保證著。

 

「嗯。」老爸也沒多作追問,往四周望了眼,略帶不解的向我問道:「妳剛剛有沒有看到一隻黃色大章魚?」

 

黃色的章魚?新品種啊?我隨即搖頭:「沒有。」

 

「我剛剛一路追它到這邊,結果追丟了。」老爸緩緩升到高空:「我再去別處找找,妳自己要小心點。」說完話,老爸又乘著青龍飛走了。

 

「謝謝妳救了我。」小女孩低著頭對我說道。

 

「妳沒事吧?」我瞧著她問道:「既然能夠離開鬼屋,為什麼不回妳原來的地方去?」

 

「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回去……」小女孩低著頭回答道。

 

「妳原本待的地方叫什麼名字?」

 

「我……不知道。」她將頭埋的更低了。

 

「知道是在哪個方向嗎?」

 

「不知道……」

 

真糟糕,她怎麼什麼事情都不知道?魅影老師也真是的,竟然連這麼單純的鬼魂也抓來。

 

「妳跟我回宿舍吧!」要我任由她這樣在外遊蕩,我實在是不忍心。

 

「可、可是……」小女孩臉上帶著猶豫與不安。

 

「別擔心,宿舍的人都很不錯,不會欺負妳的。」我說著便拉起她的手。「要是我現在放妳亂跑,妳等一下可能會被其他人給收服了。」

 

緊盯著我拉住她的手,女孩的臉更紅了:「我真的可以跟妳走嗎?」

 

「當然。」我篤定的回答著,順便向她自我介紹:「我叫做迪亞,妳叫什麼名字?」

 

「草見光嵐。」報出姓名之後,女孩又補充了句:「妳叫我嵐就可……」

 

話說到一半,草見光嵐突然全身不停發抖,臉色也越來越蒼白。

 

「嵐?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我看著突然發生異狀的她,心底也跟著焦急起來。

 

「危險……」草見光嵐像是很勉強的,硬撐著身體,拉著我往後退:「快逃……」

 

「危險?什麼危險?」我的話才說完,地面突然隆起一個大土堆,幾隻黃色的大章魚爪子叢中竄出來,要不是草見光嵐將我往後拉退,我可能就被章魚爪抓住了。

 

「草見光嵐,妳先退下!」我快速抽出長刀準備應付章魚。

 

「不行!」草見光嵐硬是揪著我的衣服不放:「那隻章魚是鬼王,妳沒辦法應付的!」

 

「妳……」我才想要抽回自己的衣服,一隻章魚爪瞬間將我捲至半空。

 

「迪亞!」狂迅速變回靈體,握緊手上的靈刀,對著章魚狠狠劈下。

 

「不行啊!」草見光嵐見到這種情況,更是急的大叫。「鬼王會吸取靈氣!你會被它吞蝕掉的!」

 

另一隻章魚爪快速揮向狂,狂機警的跳開,因為靈力被吸取的關係,他手上的靈刀只剩一半大小,而章魚被狂砍中的缺口則是快速的瘉合。

 

「哼!」狂冷哼了聲,手上的靈刀突然又快速增長,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看著狂的舉動,我知道他是硬撐著使用靈力,要是他的靈力用盡,或者被這章魚給吸收了……

 

「狂!你別亂來!」我擔心的對他叫著。

 

「大爺我就不相信,本大爺治不了你這隻章魚!」狂再度快速向章魚衝來,對著章魚的頭,迎面就是一劈。

 

這一劈,將章魚的頭給劈成一半,但,狂也被章魚爪給抓住了。

 

「狂!」看著被圈住的他,我發現他手上的靈刀越縮越小,而他,似乎也變的越來越虛弱!

 

「該死!」我將刀子一轉,往圈在我腰上的章魚爪刺下,但是那章魚爪似乎沒有感受到任何痛楚,仍舊將我捆著不放。

 

「沒用的!」待在底下的草見光嵐對我叫著:「這樣的刺法,鬼王是不會鬆手的!」

 

不行!要是再這樣下去,狂真的會被章魚吃掉!我才想要放出魔法解救狂,狂的身體突然發光,緊跟著,狂變回了兔子掉落至地面。

 

「狂!你沒事吧?快回答我!」望著攤在地上的他,我焦急的喊著。

 

『吵死了!』兔子緩緩從地上坐起身,用著很不高興的語氣嚷道:『大爺我怎麼又變回兔子了!』

 

「你少在那邊不知足了!多虧變回兔子,你才能脫困耶!我都還不知道要怎麼離開……」突然間,抓著我的章魚爪開始動作了,我被快速抓向章魚的頭部,章魚的頭頂突然裂開一張大嘴,心裡也不由的慌了起來。

 

要被吃掉了!我努力的想要掙脫,但是卻徒勞無功,甚至,那章魚爪還越繞越緊,緊的我快不能呼吸了……

 

「極光星辰!」法華的聲音突然傳來,數道光芒自我身邊劃過,困住我的章魚爪瞬間斷成數塊,還沒來得及尖叫,我便從高空中摔下,下一秒,我便被人穩穩的抱在懷中。

 

「三藏?」我望著抱著我的人驚愕的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還以為,他跟他父親已經跑離這邊很遠了呢!

 

「我們剛剛察覺這邊出現一股強大的妖氣。」三藏緩緩將我放至地面,雙眼仍盯著章魚警戒著。

 

章魚被切斷的爪子又快速的長出來,這也明白表示,這樣的攻擊對它無效。

 

「真難得!」法華興奮的聲音自空中傳來:「這邊竟然還有一隻特大號章魚怪!」

 

說著,法華在章魚的上空飛舞盤旋,他一邊閃避著章魚攻擊他的觸爪,一邊朝他灑下綠色粉末,不一會,法華飛離章魚身邊,在我身旁降落。

 

「完成了。」法華沒頭沒尾的說出這句話,順手撥了下豎琴,豎琴朝著章魚射出一道七彩光芒,瞬間,一圈綠色的網狀屏障自章魚腳邊的地上竄出,將章魚困在裡頭。

 

「好厲害!」草見光嵐見到這種情況,訝異的張大口。

 

「嗯?」法華回頭望著草見光嵐:「妳是鬼屋裡面的那個……」

 

「你、你好。」草見光嵐緊張的向法華打招呼:「我叫做草見光嵐。」

 

「嵐她不知道該怎麼回去,所以我便要她先跟著我。」擔心法華會將草見光嵐一併收服,我急忙向他解釋。

 

「這簡單。」法華朝著草見光嵐笑笑:「等我收拾這隻大章魚之後,我讓天使帶妳投胎去。」

 

「它是我的!」聽到法華準備將章魚給解決了,三藏緊張的喊著。

 

「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這章魚可是我困住的。」法華一句話便賭的三藏無話可說,見三藏一臉不服的模樣,法華笑著補了句:「要是不服氣,你就搶先我伏它,我讓你先出手。」

 

聽到這話,三藏立刻鬥志高昂的看著章魚,我的腦中也開始想著應戰方法。「一般而言,用火系魔法應該會有效吧。」

 

「可以試試。」三藏認同的對我點頭。

 

實驗性的,我朝著章魚放出一條黑色火龍,章魚甩著一隻爪子阻擋那火龍,火龍接觸到爪子,迅速纏了上去並且將那爪子燒成焦黑,見情況不對,章魚連忙切斷自己的爪子脫困,同樣的,切斷的地方很快又長出新的爪子來。

 

好一個斷爪求生啊。我再度放了條火龍攻向它。

 

有了前次的教訓,章魚見到火龍出現,從嘴裡放出一陣黑氣,火龍一接觸到黑氣,竟然就滅了!

 

「這章魚還蠻聰明的。」法華笑著稱讚道。

 

「看樣子,它很不好應付啊。」河童帶點頭痛的嚷著。

 

「好香的烤肉味……」小黑豬聞著瀰漫在空氣中的烤章魚爪味道,一臉垂涎欲滴的盯著章魚。「這麼大隻的章魚,要是做成章魚料理,應該可以吃上三天三夜吧!」

 

「啪!」猴子豪不客氣的往小黑豬頭上敲了記。

 

「唉喲!我只是開開玩笑,減緩緊張氣氛啊!」小黑豬一臉無辜樣的為自己辯解。

 

『大爺我要將它做成章魚切片!』狂咬牙切齒的叫道,隨即便準備衝向那章魚。

 

「你給我在旁邊待著!」我快速將兔子一把抓回,順手將他塞到草見光嵐的懷中。「嵐,妳幫我看好他。」

 

「呃……嗯。」草見光嵐望了眼怒氣沖沖的兔子,帶點怯諾、為難的點頭答應。

 

『放開本大爺!要不然大爺我……』狂的話還沒說完,我便往他口中塞了一個布塊。

 

「你給我在這邊乖乖待著!」我惡狠狠的瞪著狂。「你已經耗費很多靈力了,要是你再這樣硬打,你真的會被那章魚給吸收了!」

 

『唔、唔、唔……』嘴巴不能說話的狂,仍舊死命搖頭掙扎著。

 

「玄天連擊!」三藏他們跟章魚的戰鬥展開了,三藏朝著章魚發出數十顆拇指般大小的光珠。

 

章魚揮舞著爪子將那些光珠掃開,趁著光珠吸引住章魚注意力的同時,保鑣三部眾抓著各自的武器朝章魚衝去,猴子與章魚正面相對峙,河童跟小黑豬負責幫猴子擋下其他章魚爪,當猴子衝到章魚頭上時,他對著章魚的眼睛使勁一擊,章魚隨之發出疼痛的叫聲,但,猴子也被揮向他的章魚爪給打飛了,不,不只猴子,三藏、小黑豬跟河童也被章魚爪給擊中,甚至,三藏還被章魚爪給抓住了!

 

「笨小子!」法華立刻飛至高空,手上的豎琴轉化成一把弓箭,拉滿弓,一隻發光的弓箭出現,瞄準觸爪,箭穩穩的發出,擊中抓住三藏的章魚爪,成功將三藏救出。

 

「好了,現在該輪到我了!」法華快速飛向章魚,重新拉弓,往章魚的頭部連續射出三箭。

 

箭是準確射中了,但是,那章魚卻像不痛不癢的般,用觸爪將弓箭拔出之後,隨即快速衝向法華,法華驚險的閃了開來,雙手往空中高舉,口中唸著咒語,晴空中降下一道巨大的雷電,直劈章魚,這次,章魚被雷電給劈成焦黑狀,那巨大的威力,讓附近的草地也成了一片焦土。

 

好、好厲害……我愣愣的望著法華。

 

「唉唉……焦成這樣,等一下要清理可就麻煩了。」法華緩緩飛離章魚,臉上更是一臉得意的望著三藏:「如何?知道你跟我的差距了吧!」

 

「啪!」突然,那焦黑的物體有了動靜,我們還來不及警告法華,一隻像繩子般的綠色觸手緊緊捆住了他。

 

「爸!」三藏見狀,急忙跑上前準備搭救,但卻被另一隻觸手抓住。

 

「鬼王進化了!」草見光嵐見這情形,訝異又恐慌的大叫。

 

進化?我警戒的盯著那焦黑的物體,無數隻綠色觸手從那焦塊中出現,跟先前章魚爪不同的是,這觸手更加的細長、速度也更敏捷,「啪」的一聲,那焦塊從中裂成兩半,一個巨大的綠色物體從裡面緩緩爬出……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