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藥的藥效是『一生一世』,而且,它目前沒、有、解、藥。」在眾人驚愕的表情凝視下,奶奶悠閒的喝了口熱茶,緩緩說道。

 

「為什麼沒有解藥?」希杰問出眾人心中的疑問。

 

「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奶奶瞧了眼暈倒在地的迪亞:「這個藥目前還在研製階段,能不能成功都還是個問題,哪還會去費心為它製作解藥?」

 

說的也是……夜伢望著迪亞,又望著那已經空了的藥杯,一時之間,心中百味雜陳。

 

要是這個藥真的有效,要是老婆第一眼見到的是我,那……才想到這邊,夜伢隨即又搖頭阻止自己動這種念頭。

 

我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這樣的愛情根本不算真愛!

 

待在夜伢身邊的芙朵兒,見到他臉上的神情,又回想起自己到這裡時,夜伢說到迪亞那喜形於色的笑容,心中也大約知道了夜伢的心事。

 

為什麼夜伢哥會喜歡上她?要說漂亮,那邊那個麗莎還比她漂亮,要說身材,我也絕不比她差!可是,為什麼……芙朵兒真是快要氣炸了,她從小認定自己將會是夜伢的妻子,沒想到現在竟跑出這樣的一個人!

 

「好像挺有趣的。」伊洛面露微笑,緩步走上前,他動作輕柔的將迪亞抱起。

 

「你想做什麼?」夜伢往上前兩步,攔在伊洛面前。

 

「你說呢?」伊洛笑著反問他。

 

夜伢真希望伊洛心裡想的,不是自己猜測的那回事,但是,伊洛臉上那逐漸加深的笑容,卻讓夜伢不得不確定──伊洛想要趁這機會得到迪亞!

 

可是,伊洛是什麼時候喜歡上迪亞的?為什麼自己都沒有察覺?夜伢沉下臉,一邊小心提防伊洛趁隙帶迪亞離開,一邊又思索著該如何從伊洛手中搶回迪亞。

 

「要是這愛情藥有效。」伊洛低頭望著熟睡中的迪亞,微笑的說道:「迪亞真的愛上我,我一定會好好待她。」

 

是啊!只要迪亞愛上別人,夜伢哥就是我的了!看著伊洛的舉動,笑容重新回到芙朵兒臉上。但,夜伢緊接著的一句話,卻又將芙朵兒的心情拉至谷底。

 

「我,不會讓你帶走她。」夜伢冷聲的道,向來冷靜、深邃的雙眸難得出現怒氣。

 

「伊洛,把迪亞交給夜伢。」歐羅跟著走上前準備攔阻:「迪亞可不是寵物、玩具。」

 

「唉唉,我的歐羅少爺,這次我可是認真的。」伊洛無辜的望著歐羅,雖然伊洛的口氣一副輕鬆的模樣,但,其他人察覺到,伊洛準備要展開行動了。

 

正當伊洛才往後退了一步,數條白布條瞬間自三藏手中發出,布條豎立在伊洛身後,擋住他的後路。

 

「破壞情侶的人可是會遭天譴的。」三藏邊操縱布條邊對伊洛笑笑。

 

「我還是覺得,迪亞跟夜伢當情侶比較適合。」姬甩動著繩子,揚著眉頭瞪向伊洛。

 

「剛開始總是不習慣,不過,看久了就習慣了。」伊洛見沒退路便準備往右邊走去。

 

此時,數道光芒閃過,伊洛的腳適時縮回,數枚十字飛鏢沒入伊洛腳邊的木板,果力多跟磽攔住伊洛右方去路。

 

「嘖!你沒事搶迪亞做什麼?」果力多語帶不滿的道:「本公子的美容時間快到了,你最好快點放棄,別耽誤本公子的時間,還有,等一下結束之後,你要負責這屋子的清掃工作,雖然本公子不放心交由外行人清掃,但是,好歹你當過管家,對於清潔的專業度應該比一般人好……」

 

「少城主,這裡交給我就行了。」見果力多不停的嘮叨著,磽連忙阻止的說道:「您還是先去忙您的事情吧!」

 

「嗯,也好。」果力多望了眼牆壁上的掛鐘,隨即退離戰場。

 

「呼……」看到果力多離去,眾人這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抱歉。」磽對伊洛歉然的笑笑。

 

「沒關係。」伊洛轉身打算往左方避去,卻見到希杰手擲銀針現身於左側。

 

「我不會讓你帶迪亞姐姐走,迪亞姐姐是夜伢大哥的!」希杰用著極為認真的神情喊道。

 

對於希杰這直接了當的話,夜伢微微的紅了臉,旁邊一直悶不吭聲的芙朵兒,更被眾人的態度氣的直冒火。

 

他們竟然全部幫著她?可惡的傢伙!芙朵兒真希望迪亞現在就醒來,然後立刻愛上伊洛,讓夜伢死了這心!

 

見芙朵兒氣的發抖,麗莎在旁邊揶揄的笑笑,順帶還加油添醋了句。

 

「夜伢,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麗莎用著足以讓眾人聽見的音量說道:「你不是不知道該怎麼跟迪亞表白嗎?趁這機會,你也可以省去告白了!」

 

「說的也是。」魔王鯨頗感同意的點頭道:「憑這小子扭捏的個性,就算再給他一百年,他也還是說不出一句告白的話,趁這機會,他正好能如了他的願。」

 

『真是個沒用的小子。』狂嘲諷的笑笑,狂的這句話惹來了夜伢的怒視,但,狂說的話倒也算是事實,所以夜伢也無從反駁。

 

見夜伢他們跟伊洛的對峙情況,法華笑著對其他人道:「要開打了,我們這些老人讓開點吧!」

 

因為法華這句話,眾人的家長們全往後退了幾步,空出一個大空間讓他們當戰場。

 

「現在是搶奪迪亞大戰嗎?」蒼主突然現身伊洛身旁,在伊洛還沒反應過來時,他便從伊洛手中抱走迪亞,但,就在蒼主準備撤退離開時,伊洛早一步出手扣在蒼主脖子上。

 

同一時間,古天將一把匕首架在伊洛的脖子上。「放手。」他對伊洛命令著。

 

「迪亞是我的。」伊洛沒有搭理古天,他對蒼主警告的說道。

 

「可惜了。」蒼主對伊洛笑著:「現在迪亞是我的。」

 

「蒼主,為什麼連你也……」見到蒼主也跟著搶起迪亞來,希杰驚愕的不知該如何反應。

 

「我只是覺得,要是迪亞來當我的妻子,往後的生活應該會很有趣!」蒼主用著一臉認真的表情回答道。

 

「蒼主,你也放手。」古天同樣對他命令著,順帶還斥責了句:「身為一國之主,你這樣做不覺得太孩子氣了嗎?」

 

「我們不是已經說好,在這學校,你我要以朋友身分相處!」蒼主糾正著古天的用詞。

 

古天沒理會蒼主的抗議,語調冷淡的回道:「要是你再不放手,我們現在就回國去。」

 

「你­­──」當蒼主還想反駁時,一道人影略過他身邊,蒼主的手上一輕,迪亞便已在對方懷中。

 

「身手不錯,竟然能從我手上奪走她。」望著對方,蒼主稱讚的笑笑。

 

「迪亞不是任人玩耍的玩物。」夜伢抱著迪亞,面無表情的望著伊洛跟蒼主。

 

一股氣流波動自夜伢身上泛出,那波動以夜伢為中心,呈現放射狀向外發出,圍觀的人才稍微跟氣波接觸,就感到如同被大石壓迫般的難受,同時,附近的桌椅被也被這股強勁的波動震的嘎嘎作響,那巨大的壓迫感,讓沒學過工夫的芙朵兒撫著胸口,被逼的節節後退。

 

「來這邊吧!」青羽笑著將芙朵兒拉至身後,東閔起手一揮,一道光壁出現,為純粹等著看戲的眾人搭起屏障。

 

「唔……」夜伢懷中,一直昏睡的迪亞有了動靜。

 

迪亞要醒了?圍觀的眾人興奮的摒息以待。

 

蒼主跟伊洛也在這一瞬間有了動靜,伊洛趁古天分神之際,擊落匕首,閃身衝向夜伢,夜伢連忙側身護住迪亞,騰出一隻手對伊洛放出雷電術,將伊洛隔離在兩步之外,蒼主趁兩人攻防之際,現身在迪亞身側,伸手抓住迪亞的手臂,將她拉至懷中,夜伢反手抽出腰間的刀攻向蒼主,逼的蒼主不得不鬆手,這一放手,迪亞跟著倒下,正當夜伢準備接住迪亞時,伊洛搶先一步,將迪亞頭下腳上的扛在肩上。

 

緊跟著,一道粉紅色身影攻向伊洛,兔子變成人形,以靈氣化刀,刀刀直逼伊洛,在伊洛專注閃躲之餘,狂另手抓住迪亞的腰帶,使勁將她往高空一拋……很有默契的,夜伢抓緊時機接住了迪亞。

 

看著他們的爭鬥,溫月不滿的搖頭:「他們真是一群不懂得憐香惜玉的男生。」

 

聽見妻子這麼說,法華伸手摟住她:「要先搶到人,才能有更近一步的體貼啊!」

 

「可是,也不能將人當成東西一樣,丟來丟去啊!」麗莎順手往嘴裡丟了塊餅乾,斜睨著前方爭鬥的他們。

 

就在這幾人一來一往之際,眾人搶奪的目標物醒了。

 

 

「唔,頭怎麼這麼暈?」我用力的晃晃腦袋,試圖消去腦中的暈眩感。身上的感覺不只是暈,還覺得身體有點痠疼。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這麼不舒服?我剛剛有做了什麼事嗎?我一邊回想一邊往旁邊的沙發坐下。

 

「迪亞!」夜伢、蒼主以及伊洛同時開口叫我。

 

「啊?」我納悶的抬頭望著他們三人。「什麼事?」

 

「妳……還好吧?」夜伢用著古怪的表情看著我,像是擔憂又像是期待。

 

「不好。」我雙手揉著太陽穴,轉頭瞪向奶奶:「我現在頭很暈,全身好像快散掉一樣。」

 

「這跟我的湯藥無關。」奶奶說的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雙眼往旁瞧去,夜伢則是面色窘迫的低下頭。

 

「看來這湯藥是失敗了。」奶奶揮了幾下手,一本厚重而又老舊的書憑空出現,端詳著上面的內容,奶奶拿著羽毛筆在上面修修改改。

 

「真可惜……」蒼主帶著些許惋惜的說道。

 

「可惜?」我不解的抬頭望向他。

 

「沒事。」夜伢一個箭步擋在我面前,遮去我的視線。

 

「緊張什麼?剛剛不是說那藥是失敗品嗎?」伊洛揶瑜著夜伢,後者只是板著臉沒有回答。

 

藥?對喔!我是因為那藥才暈倒的。「奶奶,你給我喝的那杯是什麼藥?」

 

「愛情藥。」奶奶專注在書本上,頭也不抬的回答道:「要是成功,妳會愛上睡醒後第一個看見的人。」

 

哇咧!還好那個藥失效,要不然,我……我望向剛剛睜開眼所看到的三人。

 

接觸到我的眼神,蒼主送我一個燦爛的微笑,伊洛則是順道拋了個飛吻,而夜伢……臉上卻是一種複雜的神情,他的笑容比以往更溫柔,笑容裡還帶著點羞怯與尷尬,他的雙眼比往日更深邃,像是一灣深潭,讓人移不開視線,眼中還有一種我所不知的情緒。

 

「這新藥就等回去之後再研究吧!」爺爺的聲音拉回我的視線,他走上前為奶奶闔上書本,拉著奶奶的手準備往外走:「妳忘了,我們還要去找道耳嗎?」

 

要找校長?爺爺說這話讓我感到奇怪,我還以為,爺爺他們純粹是來看看我在這邊的生活呢!

 

「唉呀!瞧我這記性,你沒提醒,我真的忘了。」奶奶用手指敲敲書本,一陣白煙出現,書本跟著消失了。

 

「奶奶,你們找校長做什麼?」在他們離開前,我好奇的追問。

 

「嘿嘿!」奶奶乾笑兩聲,用著詭異又狡詐的眼神望著我:「這、是、秘、密!」

 

「是啊!這是秘密!」爺爺用著同樣的語氣,同樣的表情附和著。

 

「……」無言。一道寒氣從腳底竄上脊椎,照我以往的經驗,要是奶奶露出這種笑容時,那就表示她正在策劃一個恐怖的事情,現在連爺爺也是這樣,那就意味著……這件事情的恐怖程度加倍!

 

等一下偷偷跟過去偷聽吧!我開始盤算著。

 

「迪亞,妳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大概是見我一動也不動的發楞,夜伢擔心的走向我,略為小心翼翼的探出手,摸著我的額頭。

 

看著夜伢關心的眼神,感受著他溫柔的態度。我腦中閃過一個念頭。

 

要是那個藥有效,我愛上了夜伢,其實也不錯……呃!我在亂想什麼?我怎麼會有這種念頭!

 

「我、我沒事。」我慌張的拉下夜伢的手,並退開身子跟他保持一段距離,低頭避開夜伢的眼神說道:「不用擔心。」

 

「沒事就好。」夜伢反過來握住我的手:「妳的手有點冰,要不要喝點熱茶?」

 

「我……」當我還再猶豫時,突然,我察覺到一道尖銳的視線,往旁望去,發現芙朵兒正憤怒的瞪著我。

 

「不用了,我有點累。」不想被芙朵兒誤會,我緩緩抽出我的手:「抱歉,我想先回房間睡覺。」

 

在我站在房間門口,正準備開門進去時,麗莎的聲音尾隨而至:「看來,她將妳當情敵了。」

 

「嗯。」轉身,望著站在距離我幾步遠的麗莎,我無奈的嘆口氣。「雖然想跟芙朵兒說,夜伢喜歡的是歐羅,但是,這樣子反而會讓夜伢為難吧!」

 

麗莎聽我這麼回,先是停了會,而後才一臉無可奈何的道:「妳的腦子這麼呆,才真的讓夜伢覺得為難。」

 

「喂……」我不高興的板起臉:「都什麼時候了,妳還跟我開玩笑。」

 

「妳真以為夜伢喜歡歐羅?」麗莎語調平淡的問我,眼神中帶著質問。

 

「難道……不是這樣嗎?」麗莎這說法真是讓我納悶啊!「之前是妳跟我說夜伢跟歐羅是一對的啊!」

 

「唉呀!那時候只是我隨便說說而已。」麗莎隨意的擺擺手。

 

「隨便­­?」我驚愕的叫著。我可是至始自終都相信妳說的話耶!才想跟麗莎抗議,希杰的聲音截斷了我的話。

 

「麗莎姐姐,我們要去後山看星星。」樓下傳來希杰的叫喚聲:「快下來,我等妳!」

 

「好!」麗莎回頭喊了回去,臨走時,她向我丟下一句:「我剛剛說的話,妳自己好好想想吧!」

 

想?要我想什麼?我才想再追問,麗莎便一溜煙的的跑了。

 

這個夜晚,就在麗莎留給我的問號下結束了。

 

 

「各位同學!今天真是一個心曠神怡、天氣晴朗的好日子啊!為了促進各位親子的關係更親近,也順帶讓家長們了解孩子的學習進度,我特別設置了幾個對戰擂台,讓大家同樂!」校長一臉開心的對我們說道。

 

一大早,校長將我們全部集合在學校後山,眼前除了有平日所見的樹木、花草、森林小動物之外,還飄浮著許多半透明的泡泡球,經過太陽光的照射,泡泡球發出繽紛耀眼的彩光,蒼翠的樹上被別出心裁的結上絲帶,風一吹過,那絲帶跟著飄送出淡雅的香味,讓人聞著就覺得神清氣爽。

 

學校後山,除了有校長說的擂台之外,還設置了一些有趣好玩的東西讓人玩耍,要是渴了、餓了,只要招呼一聲,餐廳的人會立刻送上熱騰騰的食物及飲料。

 

在我們閒逛的時候,天空幾艘雲船飛過,上頭的搭乘人興奮的跟我們打招呼。

 

「迪亞!夜伢!」老媽的聲音自雲船上頭傳下來,老爸坐在老媽的對面。

 

難怪剛剛沒看到老媽跟老爸,原來他們跑去坐雲船啊!我笑著向他們揮手打招呼。

 

雲船是由魔法粉灑在雲霧上頭,將雲凝固後所製成的小船,製作完成後,在上頭再添加飛行粉,就可以搭乘雲船在空中行走,但是,因為雲霧質地較輕薄、鬆軟的關係,一艘船只能搭載兩人。

 

除了老媽他們之外,爺爺跟奶奶、伊洛跟德古拉,他們幾個也搭乘著雲船在空中飛行。

 

「咦?那是什麼?」蒼主指著前方草地上聳立的一間屋子。

 

那屋子由石塊以及木材搭造而成,不知是不是搭造的人手藝欠佳,整間屋子是處於傾斜狀態,作為建材的木頭上還有著被雨水侵蝕的黑漬,強風吹來,這屋子還會微微的晃動著,房屋的門口是一個扭曲的黑門,門上掛著一個長方鐵塊,上面寫著「鬼屋」二字。

 

「好像挺有趣的。」蒼主在認真兜著屋子打量後,說出這個心得。

 

有趣?這應該說詭異吧!我真是不敢苟同蒼主的想法。

 

「這鬼屋可不是一般的鬼屋。」一名身穿襯衫,紅格子蛋糕裙的女生從屋側走了出來,她腰間的銀鏈隨著他的走動發出聲響。

 

「魅影老師!」見到她,我不自覺退後一步:「妳怎麼在這裡?」

 

「校長要我設計個遊戲給大家玩。」魅影順手敲了敲屋子,她那黑色皮製手環上的銀鏈,在陽光下更顯耀眼:「這裡面的鬼怪,可都是我特別挑選過的。」

 

「特別挑選?」我用著惶恐的眼神,上下打量著這間鬼屋。

 

「你們沒注意到嗎?」魅影示意要我們看地上:「這房子的結界陣,可是專門用來困住難纏鬼怪的陣法呢!」

 

呃……我又再退了步,心裡同時想著,我要如何才能快速脫身!

 

「要玩嗎?」魅影走上前,露出難得一見的微笑問道。她還順手為我們打開了鬼屋的門,屋子裡頭漆黑一片,怪異的綠色光芒忽隱忽現的閃爍著,陣陣寒風自裡頭向外透出。

 

「好!」蒼主毫不考慮的答應了,緊接在他這番話之後,是我們幾個「知情者」擔心的眼神,以及古天皺眉頭痛的表情。

 

『希杰,我想辦法拖住老師,你快點將蒼主拖走!』我急忙用心通術對希杰說道。

 

『好。』希杰連忙點頭同意:『等一下就請……』

 

「小天,我們進去玩玩吧!」蒼主不由分說,拖起古天的手就往鬼屋走去,古天連喊聲「不」的機會都沒有。

 

「……」眾人沉默的看著兩人消失在閃著綠光的鬼屋內。

 

「啊!忘了跟你們說,」魅影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事情般嚷道:「我可不保證進去的人能平安出來。」

 

「不、不要緊……」希杰用著安慰的語氣,拍著胸口說道:「蒼熊大神會保佑他們的!一定會!」

 

「其他人不打算進去嗎?」魅影斜睨著我們:「別看這屋子不大,裡頭我可是設了空間結界,不管多少人進去都沒問題。」

 

「不、不用了。」麗莎跟姬驚慌的退後數步,其他人也同樣興致缺缺的模樣。

 

「真可惜。」魅影嘴上雖是這麼說,但她的眼神卻是不斷在我身上打轉。

 

突然,她快速拉住我的手,將我甩向鬼屋,我才往屋內踩入一腳,屋內的黑氣快速形成無數隻的手,硬是將我給拖了進去,在我眼前陷入黑暗時,我聽到身後夜伢緊張的叫喚聲,然後,一片黑暗將我淹沒我……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