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朵兒,今年十五歲,他們家跟夜伢家裡往來密切。」麗莎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我身旁,望著那女生對我介紹道。「聽說夜伢以前擔任過她的家教,目前是最有希望成為夜伢未婚妻的人選。」

 

「挺可愛的女生。」魔王鯨也突然冒出來讚美的說道。

 

『雖然現在年紀還小,不過長大後應該會是個美人胚子。』狂一口飲乾杯裡的酒附和著。

 

「是嗎?可是我覺得她姿色中等,個性做作!」麗莎不滿的瞪著一鯨一兔,用著酸溜溜的語氣說道:「剛剛你們不也看到了,她在走路的時候,故意假裝跌倒,撲到夜伢身上!」

 

聽到麗莎用酸溜溜的語氣批評對方,我不解的反問她。「妳幹嘛這麼生氣啊?」

 

『她從見到那個女的之後就一直臭著臉。』狂不置可否的聳肩接口說道:『那個女的又沒有招惹她。』

 

「妳看到夜伢跟她坐在一起,難道一點感覺也沒有?」麗莎氣呼呼的瞪著我,像是很不能接受我這種平靜的反應。

 

「什麼感覺?」我越來越納悶了,他們兩個坐在一起又怎麼樣?而且,這好像不干我的事情吧?

 

「她,是夜伢的青梅竹馬。」麗莎近似咬牙切齒的指著芙朵兒。

 

「我知道。」我點頭回著,「這個妳剛剛說過。」

 

「妳覺得她長的如何?」麗莎一臉嚴肅的逼近我。

 

「很可愛。」我被她那嚴肅的模樣嚇退了一些。

 

「妳覺得夜伢對她的態度怎麼樣?」麗莎此時眼睛已經快要冒火了。

 

「夜伢對她……」我困難的嚥了口口水,轉過頭再打量一次夜伢跟那女生的互動:「對她很體貼、很關心、很不錯……」

 

「然、後、呢?」麗莎此時頭上已經開始冒煙了。

 

「什、什麼然後?」現在的麗莎,就跟惡魔一樣恐怖……不,身為魔族的魔王鯨好像還比她善良?我、我好想逃跑啊!

 

「妳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麗莎氣的咬牙切齒,抓住我的雙臂用力搖晃著。「為什麼妳遲鈍成這樣?妳那個聰明的腦袋到哪裡去了?」

 

「喂喂!就算她喜歡夜伢,妳也不用這麼生氣啊!」我被搖的頭昏眼花,連忙向麗莎嚷著。「妳喜歡的不是希杰嗎?」

 

「呃?看來妳還是了解狀況的嘛!」麗莎聽我這麼一說,她鬆開了手。

 

『真是沒想到。』狂用著略帶讚嘆的表情望著我。『大爺我還以為妳像石頭一樣無知無感,沒想到妳還有點感覺啊。』

 

「你們真是很奇怪耶!」我揉著被抓痛的雙肩,無奈的嚷著:「有女生喜歡夜伢又不是第一次了,為什麼要這麼大驚小怪?」

 

「……」聽見我的回答,他們三個同時沉默了。

 

「迪亞,妳們怎麼躲在這邊?」伊洛困惑的望著我們,他的身旁還伴著德古拉與歐羅。

 

望著來人,我納悶的問:「你們要走了啊?」

 

「嗯,這裡挺無聊的,我們打算回宿舍去玩牌。」歐羅對我邀約的笑著。「妳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我連忙點頭答應,剛剛才想要回宿舍去呢!正準備起身,又一批人出現了。

 

「麗莎姐姐、迪亞姐姐!原來妳們在這邊啊!」希杰開心的向我們跑來,蒼主跟古天跟在希杰身後。

 

「呼……那些應酬真是討厭。」蒼主像是鬆了口氣的嚷著,他像是累癱了般在我身旁坐下。

 

「咳咳!請您注意禮節。」古天見蒼主翹起二郎腿,一點形象也沒有的舉動,連忙皺眉提醒道。

 

「嘖!」蒼主轉向我,哀求般的向我說道:「迪亞,拜託妳幫我勸勸小天吧!難得出來一趟,我可不想一直看到他這副嚴肅的模樣。」

 

「你都搞不定他了,我哪有辦法啊?」我無奈的反駁道:「再說,他是為了你好……」

 

「我知道,我知道小天是個很忠誠、很誠實、很善良、很體貼的人。」沒等我將話說完,蒼主便截斷我的話,可憐兮兮的嚷著。「可是,他實在是太嚴肅了!我在蒼熊國要處理一堆公文,忙的連休息時間都沒有,好不容易到了外界,我還以為我可以喘口氣……」

 

看到蒼主像是怨婦一樣,不斷抱怨著自己的辛勤跟可憐,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轉而望向古天。「那個,我想蒼主在你們國家是真的很辛苦……」

 

「不、准、裝、可、憐!」古天用著堅定的語氣,瞪著蒼主,一字一句的說道。

 

「看吧!竟然說我裝可憐,小天他根本不拿我當人看待!」蒼主這時用著指責的眼光,埋怨的瞪向古天。

 

呃……你本來就不是人啊,你是「熊」吧!雖然我很想這麼回答蒼主,不過,現在好像不適合這麼說。

 

「古天哥……」希杰見到蒼主可憐的模樣,也開始為他求情。

 

「好吧!我不再限制蒼主的行為。」古天無奈的擺擺手,正當蒼主高興的笑開時,古天又補了句:「但是,只限在學校中。」

 

「就這麼說定了。」蒼主倒沒有任何沮喪的反應,依舊笑的開心:「我們在學校中就不要分什麼君臣,純粹用朋友的身分相處!」

 

「……」對於蒼主的話,古天只是略略的皺眉,也沒再多做反對。

 

「你們窩在角落作什麼?」果力多跟磽各端著杯酒出現,瞧著我們這群人,果力多不解的問。

 

我才想問你們全跑到這邊做什麼咧!場上受矚目的幾個人全跑到這裡,我躲藏的角落頓時成為焦點,這真是讓我感到極為無奈。

 

「迪亞,麻煩妳帶磽參觀校園好嗎?」望著我,果力多直接了當的說道。

 

「我?」我困惑的指著自己:「磽難得來這邊,應該是你要盡地主之誼,帶他參觀學校才對,怎麼會變成我?」

 

「本公子還有客人要招待。」果力多指著附近一群身穿異大陸服裝的人:「雖然,剛剛有一大群女生自告奮勇要帶磽參觀校園,可是,本公子覺得,磽跟妳在一起最安全。」

 

這倒也是,畢竟,我不會對磽伸出狼爪。

 

正當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準備走出餐廳時,身後突然傳來夜伢的喊聲。

 

「迪亞,等等……」

 

呃?怎麼覺得今天一堆人在找我?我回頭,納悶的望著夜伢:「什麼事?」

 

「呃……」夜伢先是尷尬的瞄了其他人一眼,然後視線才回在我身上:「我想介紹妳給我父母,呃,不,我是想介紹妳跟我父母親認識……」

 

夜伢說話怎麼有點結結巴巴的?我望著有些失常的夜伢,發現他額頭上透出一層薄汗,臉上也有些緋紅。

 

夜伢的家人出現,我是應該要過去打聲招呼,可是,我才跟其他人約好要出去逛學校,這……我為難的看著其他人。

 

「迪亞姐姐,妳就先過去跟伯父伯母打聲招呼吧!」希杰第一個開口對我說著。

 

「我們先帶磽逛校園,然後再回宿舍。」歐羅也附和的點頭道:「妳晚點直接回宿舍找我們。」

 

「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去?你們不用……」我納悶的望著他們。

 

「我們剛剛已經跟他們打過招呼了。」三藏跟其他人互看一眼,其他人很有默契的同時點頭。

 

「可是……」要我一個人去見兩個陌生的長輩,這感覺實在是很恐怖。

 

「怎麼?難道妳不好意思過去?」麗莎順手將我往夜伢一推,臉上笑的詭異。「雖然我想陪妳,不過,今天這種場合不合適。」

 

不合適?怎麼會呢?大家同樣都是夜伢的朋友,過去拜訪夜伢的家人也是應該的啊。腦中一堆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我的手便被握住。

 

「我們走吧。」手的主人──夜伢語調溫和的對我說著。

 

「喔。」我乖乖的點頭,事到如今,我也不能推卻了。

 

跟著夜伢走到他們的座位,只見一名金髮少女正無聊的左顧右盼,同桌的其他人早已不見蹤影。

 

「夜伢哥,你回來啦!」見到夜伢出現,芙朵兒燦爛的笑著。

 

「我爸媽呢?」夜伢見不著他父母親的蹤影,困惑的問著芙朵兒。

 

「伯父跟伯母他們見到老朋友,跟他們打招呼去了。」芙朵兒回答完之後,將視線對向我:「這位小姐是夜伢哥的朋友嗎?」

 

「芙朵兒,她就是我跟妳提過的迪亞。」夜伢為我們介紹著彼此。

 

「妳好。」芙朵兒站起身,對我點頭微笑著,說話時,她伸手勾住夜伢的手臂:「夜伢哥經常跟我提到妳呢!」

 

「提到我?」我困惑的望著夜伢,他只是直望著我笑,握住我的手又加重了些力道。

 

「是啊,夜伢哥跟我說妳是個很厲害的女生。」芙朵兒半帶撒嬌的笑道,一雙漂亮的眼睛毫不客氣的打量我:「我還以為會功夫的女生都長的很壯碩,沒想到妳長的這麼可愛,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怎麼覺得……她好像不喜歡我?敏感的,我察覺到她眼神中的敵意。

 

「我突然跑來學校,希望妳不要介意。」芙朵兒緊接著冒出這句讓我困惑的話。

 

介意?為什麼我要介意?我連忙搖頭:「不……」

 

「因為我實在很想念夜伢哥。」芙朵兒自顧自的接下話,雙手勾緊了夜伢的手臂,身子也順勢貼近了他。「聽到伯父伯母說要過來學校,我便跟著過來了。」

 

「呃……」夜伢有些慌張的望著我,尷尬的抽開被勾住的手,上前拉住我:「迪亞,妳吃過東西沒?」

 

「吃過了。」

 

「妳渴不渴?要不要喝什麼飲料?」夜伢接著問道。

 

「不用了。」我眼角瞄見芙朵兒臉上沒了笑容,發現夜伢好像有些冷落了她,我連忙望向芙朵兒問道:「妳吃過了嗎?」

 

「嗯。」芙朵兒勉強扯開一個微笑回我。

 

「迪亞?妳是迪亞嗎?」一名婦人親暱的喊著我的名字,她萬般激動的望著我打量:「天啊!才幾年不見,妳就長這麼大了!」

 

「呃?」我愣愣的望著眼前,穿著黑色卜巫長袍,樣子熟悉卻又叫不出名字的婦人。

 

這個人好眼熟……幾經回想,我終於想起她的名字。「妳是風若阿姨!」

 

風若是老媽的好朋友,她是一名非常厲害的卜巫,占卜非常準確,老媽說,天底下沒有任何事情是風若阿姨占卜不出來的。

 

在我小的時候,她跟她的丈夫經常來我們家玩,他們夫婦倆還會買很多糖果給我吃。

 

「看來迪亞的記性還是很好啊!」風若阿姨的丈夫,洛克笑著從一旁走來,洛克叔叔是一名劍士,個性極為和善、樂觀、善良,套句老爸說的「洛克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每次他們來山上找我們時,洛克叔叔總是會陪我玩上一整天。

 

「洛克叔叔!我好想你!」我興奮的衝上前,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迪亞,妳只有想洛克?」風若阿姨略帶吃味的望著我。

 

「我當然也很想妳啊!」回頭,我同樣給風若阿姨一個熱情的擁抱。

 

「前陣子真是太忙了。」洛克叔叔摸著我的頭笑笑:「等到我們稍微空閒一點時,妳就已經到學校上學了。」

 

「還說呢!」老媽突然出現,她往洛克叔叔的額頭敲了下,半帶抱怨的說道:「當初可是你們規定,我們幾個每年都要聚會三次,沒想到首先打破這規則的人,竟然是你們!」

 

「唉呀……對不起啦……」風若阿姨見老媽這模樣,連忙低聲下氣的向她撒嬌。「前陣子的事情真是太多了,一堆人跑來要我幫他們占卜,洛克也接到不少任務,我們就被這些事情絆住了……」

 

「呃……」在一旁呆站許久的夜伢突然出聲:「爸、媽,你們……認識?」

 

耶?風若阿姨跟洛克叔叔是……夜伢的父母親?聽著夜伢的問句,我同樣愣住了。

 

「當然認識,我們跟青羽他們是很要好的朋友!」風若阿姨反過來一臉狐疑的反問他:「你不知道?」

 

「他應該是不知道吧!」洛克叔叔沒等夜伢回答就先一步開口道:「我記得,夜伢好像沒有跟我們到東閔他們家拜訪過,迪亞跟青羽他們來的時候,夜伢也都不在家。」

 

這未免也太巧了吧?沒想到我跟夜伢早就該認識,只是因為一些陰錯陽差,反而一直到了學校才成為朋友。我訝異的望向夜伢,他則是回我一個了然於心的苦笑。

 

「沒想到,你跟我們說要介紹給我們認識的女孩,竟然是迪亞。」洛克叔叔臉上出現一個詭異的笑,順手拍了拍夜伢肩膀:「不錯!有眼光!」

 

「呃……」夜伢被他父親這麼一說,臉上頓時起了紅暈,他不好意思的搔頭笑笑。

 

「來來來!」風若阿姨單手將我跟夜伢的手牽在一起:「我來幫你們占卜看看。」

 

風若阿姨一隻手在空中比劃著,隨著手勢,她的口中吟唱出咒語,咒語排列成一直線,繞著我們三個成一個咒文圈,咒文轉了幾圈,隨後像煙火一樣爆散開,變成粉紅色光粉。

 

好美!雖然我看過很多次風若阿姨為人占卜的情況,可我還是百看不厭,

 

風若阿姨直到那些粉紅色光粉消失後,才緩緩對我們說道:「種子才萌芽,距離成熟還有很長的路途,好好努力,加油吧!」

 

唔……的確,比起他們這些上一代的前輩,我跟夜伢還有很多地方不足,是真的該好好的努力。

 

「我會的。」夜伢眼神堅定眼神的望著他母親,信誓旦旦的回答。

 

「我也一定會努力!」我同樣一臉認真的說道,望著眾人略帶詫異的神情,我又補了句:「雖然我不知道我的能力在哪裡,可是,我絕對不會讓我們家族的名聲蒙羞!」

 

我的話一出口,在場的人臉上全出現黑線,老媽更是一臉對不起夜伢的拍著他肩膀。

 

「抱歉,關於遲鈍這一點,應該是遺傳到她老爸。」

 

喂!老媽!妳說這是什麼話啊!我不滿的嘟起嘴。

 

「咳咳!」老爸抗議似的咳了兩聲:「她這是青出於藍!」

 

「伯父、伯母,你們回來啦!」大概是覺得自己被冷落了,芙朵兒硬是擠到我跟風若阿姨中間,笑容甜美的說道:「你們還沒吃東西吧?我剛剛幫你們點了幾道很棒的餐點,快來用餐吧!」

 

「迪亞,一起過來吃吧!」風若阿姨拉著我準備坐到位置上。

 

「迪亞她說她吃過了。」芙朵兒攔住風若阿姨的手,先讓風若阿姨坐下之後,轉身擋在我跟椅子中間,將我隔離開來。

 

看著芙朵兒這些不友善的動作,我想,她肯定是將我當成情敵了,真是讓人頭痛,我該向她解釋嗎?可是,照一般的狀況來說,她應該是不會相信我的話,真糟糕啊……

 

「抱歉,風若阿姨,我跟其他人約了要回宿舍玩牌。」雖然我很想留下來跟他們聊天,不過,為了不讓氣氛尷尬,我也只好順著話接下。

 

「玩牌?聽起來好像很好玩。」洛克叔叔開心的嚷著:「我跟妳回宿舍去好了!」

 

「呃……」我望了眼一旁變了臉色的芙朵兒,苦笑道:「叔叔還沒吃東西……」

 

「我也要玩!」風若伯母跟著興奮的嚷著:「我們將點心打包到宿舍去吃吧!」

 

「……」我發現,芙朵兒現在好像快氣炸了。

 

 

我們回到宿舍後,因為有這些愛玩的長輩們加入牌局,整個宿舍的氣氛變的熱鬧異常。

 

「輸的人要被處罰喔!」老媽一邊發牌一邊興致高昂的說道。

 

「好!」洛克叔叔一口允諾。

 

「罰……什麼?」我望了眼手中的牌,有點擔心的問。畢竟,老媽的處罰向來很恐怖。

 

「喝一杯我新發明的湯藥!」沒有加入戰局的奶奶,將一個冒著綠煙的杯子擺到我們面前。

 

「呃……」眾人,包括老媽,見到那藥出現臉色全變了,也因為奶奶的這句話,大家全燃起「絕對不能輸」的鬥志。

 

最後,勝負終於揭曉……

 

「……」我雙手顫抖,握著那杯不斷冒煙的藥,其他人則是對我投以同情的眼光。

 

「唉呀!沒想到是妳,這樣一來,藥的效果就不明確了……」奶奶帶點可惜的望著我。

 

妳以為我想喝啊?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是別人喝到啊!

 

「幹嘛苦著臉?反正妳也喝習慣了吧!」老媽帶點幸災樂禍的笑笑。

 

好樣的!妳真的是我老媽嗎?為什麼妳總是對我這麼殘忍?我無奈的嘆口氣,捏起鼻子,一口將藥灌下。

 

「耶?還蠻好喝的……」我本來還以為會很難喝,沒想到,藥的味道就跟果汁一樣,甜甜的。

 

「我覺得……有點頭暈……」我眼前的景象也跟著開始模糊,勉強站穩腳步,望向奶奶。

 

「這是什麼……」話還沒說完,我眼前一黑,整個人暈了過去。

 

「迪亞!」見到迪亞倒下,所有人緊張的圍在她身邊。

 

「迪亞姐姐她喝下什麼東西?」希杰一臉擔憂的追問著。

 

「傳說中的愛情藥。」奶奶微笑的轟出這句話:「如果這個藥製作成功,在她醒來後,會愛上見到的第一個人。」

 

「什麼!」眾人驚訝的叫聲,響徹整間屋子。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