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阿奇爾被纏得幾乎不能呼吸時,背上的魔法武器似乎感應到主人的危機,瞬間爆發出強大的氣場,將光繩盡數摧毀。

碎裂的光繩,化為點點白光散去。

「咳咳、咳咳咳……」重獲自由的阿奇爾,在狼狽的嗆咳聲中,抽起背上的大刀警戒。

束縛的光繩被毀壞後,聖台突然綻放出紅色光芒,一道重力場鋪天蓋地的降下,壓得阿奇爾差點站不住腳。

同一時間,光繩再度竄出,光繩緊緊地纏繞在阿奇爾的大刀上頭,試圖將他與武器分離。

「唔!」阿奇爾悶哼一聲,用力咬緊牙關,一邊抵抗將他壓向地面的重力場,一邊努力握住刀柄,不讓武器離身。

這場拉拔戰才持續一分多鐘,阿奇爾就已經全身汗水淋漓、手腳發顫,全身力氣幾乎耗竭。

就在他快要撐不住雙腿,身子已經開始搖晃,隨時都有可能被壓倒在地時,手裡的武器突然發出響亮的刀鳴,七彩光芒自刀身擴散而出,震碎了繩索,並替阿奇爾隔開重力場。

「呼~~」危機解除,阿奇爾頓時鬆了口氣,順手抹去額上的汗水。

才想遠離聖台,置於台上的聖蛋卻有了動靜。

淡淡的白光自黑色蛋殼表面泛出,光芒化成一縷縷細絲,像是有自主意識般,白絲以如同浮游似的緩慢速度,朝阿奇爾伸展而來。

「不會吧?又來?」阿奇爾暗暗叫苦,才想後退避開,雙腿卻像是被釘在地上,完全無法挪動半分。

「搞什麼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阿奇爾惱怒的咒罵。

他漲紅了臉,使勁吃奶的力氣,試圖抬高或是挪動雙腿,但卻徒勞無功。

當雪白絲線沾附在刀面上時,刀上的七彩光芒被絲線牽引,往聖蛋上頭傳遞,如同在吸收那光芒一般。

「呃?」阿奇爾試著揮動了下刀,發現那絲線會隨著刀的移動而伸縮。

「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完全摸不著頭緒。

「喂!魔法師,那顆蛋在吸收我刀上的光芒,這樣有沒有危險啊?」他放聲朝外頭喊著。

「問題很多的少年啊!我又不是那顆蛋,我怎麼會知道?」日傑夫喊了回來。

「你是魔法師耶!這種奇怪的事情不是應該你最清楚嗎?」阿奇爾埋怨的回嘴。

「法律有規定說,魔法師一定要知道這種事情嗎?」

「……」

「阿奇爾,我在想,也許那顆蛋是想要吸收刀上的魔力,進而孵化。」達倫的聲音傳來,提供了另一種猜測。

「聖獸要出生了?」阿奇爾的雙眼一亮,開始期待起來。

「少年啊,小心囉!說不定聖獸一孵出來,就先把你給吃了。」似乎不想讓阿奇爾太高興,日傑夫開始危言聳聽。「現在我們全都被擋在外面,要是出了事情,可救不了你,你自己多加小心。」

「聖獸……會吃人?」阿奇爾開始忐忑不安了。

「廣義來說,聖獸其實也算是魔物的一種。」日傑夫開始侃侃而談,「有些聖獸性情溫馴,但也有兇猛的聖獸,誰知道現在正在孵育的,是乖巧的還是兇猛的呢?」

「……」握刀的手緊了緊,阿奇爾又開始緊張起來。

「不管那隻聖獸是乖巧還是溫馴,剛孵育出來的聖獸,第一件是就是找東西吃,如果裡頭那隻聖獸是草食性聖獸,那你也不用太擔心,草食性動物向來比較溫馴,但,如果是肉食性……你多多保重吧!」

部份的話語沒有說出口,但也已經足以讓人瞭解其中隱含的意思了。

「啪!」一聲蛋殼的碎裂聲響傳出,漆黑的蛋殼開了個小孔,一根小小的乳白色觸角從裂孔中伸出。

「啪啪啪啪……」隨著碎裂聲響頻繁的響起,蛋殼上的裂痕也越來越多,裂洞也逐漸增大。

最後,那聖獸終於探出頭來了!

那是一隻十分奇特的生物,牠有著跟孩童十分相像的可愛臉孔,若依照人類孩子的外表判斷,應該是三、四歲左右的小娃娃。

眼睛是水汪汪的湛藍色,嘴唇呈現「」字形,頭部的兩邊各長著三隻觸角,身軀是細長的魚形,但卻又長有四肢。

聖獸的身軀是乳白色,只有觸角、魚尾與肢體末端呈現紫色。

「……」看著那隻孵化的聖獸,阿奇爾頓時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這隻聖獸完全超乎他的想像,在他原有的設想中,他以為會出現類似獅子、飛鷹那種,氣勢威猛的聖獸幼崽。

而眼前這隻……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只讓人覺得可愛、柔弱,比起「聖獸」這個名號,牠似乎更適合「寵物」這種稱呼。

聖獸鑽出蛋殼後,先是趴在蛋殼邊緣,目光迷濛的四下張望,湛藍色雙眼就像天空一樣澄澈。

當牠的視線跟阿奇爾對上時,隨即開心的扭動身子,並且「姆哈、姆哈」地朝他叫著,聲音稚嫩清脆。

「呃?」阿奇爾不明白那聲音的意思,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動。

沒等到阿奇爾的回應,聖獸乾脆弓起身子,用力地往空中一躍。

「小心!」阿奇爾擔心牠會摔到地面,連忙伸手上前,打算接住牠,沒想到以為會摔落地面的聖獸,竟然飄了起來!

「姆哈、姆哈!」聖獸笨拙的滑動四肢,像是在空中游泳般,朝阿奇爾緩緩飄去。

「呃……」察覺到牠的意圖,阿奇爾帶點警戒的退了一步,拉遠觀察距離。

聖獸在半空上上下下的撲騰幾下後,終於順利的飛入阿奇爾懷裡。

「姆哈!」牠發出開心的叫聲,並用臉頰親暱的磨蹭著阿奇爾。

「……」感受到聖獸的親近與討好,阿奇爾心底僅存的一點防備消失了。

在他懷裡窩了一會後,聖獸又搖搖晃晃的飛回蛋殼,小嘴一張,開始埋頭啃起蛋殼來,還發出清脆的「咔滋、咔滋」聲。

「喂!這隻聖獸在吃牠的蛋殼,牠會不會吃壞肚子啊?」沒有養過寵物的阿奇爾,只能向其他人求援。

「別擔心,牠是在補充營養。」日傑夫朗聲回道:「魔法生物的蛋殼都儲有相當多的魔力,幼生魔物在吃掉蛋殼之後,魔力會跟著增強一倍以上。」

在日傑夫解說完畢時,蛋殼也全數進了聖獸的肚子。

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聖獸再度飛向阿奇爾,繞著他打量一圈後,牠降落在他的肩膀上,臉頰親暱的蹭了蹭阿奇爾。

帶著聖獸,阿奇爾走出房間,跟其他人會合。

「這就是聖獸嗎?好可愛!」安卓眼冒愛心的嚷嚷。

「沒想到聖獸是長這個樣子,真有趣。」日傑夫摸摸下巴,頗感興趣的打量著。

「魚形卻又有四肢……牠似乎是兩棲類?」達倫研究著牠的分類。

「牠會飛。」阿奇爾說出剛才的發現,「如果牠會游泳的話,那就算是三棲了。」

「三棲嗎?這可真特別。」

面對眾人熱烈的目光,聖獸沒有任何怯懦、怕生的反應,牠同樣睜著圓滾滾的藍眼睛,好奇著看著周遭的人。

「姆哈、姆哈姆哈。」搖晃著頭,牠發出輕快的音調。

「好可愛~~」聖獸逗趣的表現讓安卓又是一陣尖叫:「我可以摸牠嗎?可以抱牠嗎?牠會不會咬人啊?」

問出問題的同時,安卓已經朝聖獸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撫摸牠的觸角。

「啾咪、啾咪~~」聖獸偏著頭,磨蹭著安卓的掌心,似乎是很喜歡安卓的碰觸。

「牠都吃些什麼啊?草食性?肉食性?雜食性?」安卓一連串拋出問題。

「這我怎麼知道?」阿奇爾一臉的無奈,他只看過牠啃自己的蛋殼而已。

「飼養的問題回去再研究吧!」達倫開口催促,「我查看過了,這裡是聖殿最後一個區域,我們可以折返了。」

在安卓與聖獸玩耍時,他已經四下巡視過了。

「走吧!老子已經等不及要將這些寶物換成錢了!」瓦爾特朗聲笑著。

 

※ ※ ※ ※ ※ ※

 

離開聖殿的眾人,直接折返彌賽亞回報任務。

然而,當他們將飛空船停妥在碼頭邊時,迎接他們的飛空船技師,卻說出讓人覺得莫名其妙的問候。

「瓦爾空賊團的各位,好久不見,這趟任務似乎花費的時間比較久,任務過程還順利嗎?」

飛空船技師領著他們走向維修場,在颶風號維修時,他們執行任務的飛空船,都是由這裡租借來的。

「好久不見?不是才離開幾天而已嗎?」阿奇爾困惑的嘟嚷。

難道這是這裡的人,特有的說話方式?

「技師,颶風號目前的維修狀況怎麼樣了?」瓦爾特最在意的就是颶風號的狀況。

「上星期已經維修完成,等一下我們會派人領你們上船驗收,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就能領走你們的船了。」

「上星期?」瓦爾特不解的皺眉,「在我們出任務前,你不是說才維修到一半?」

「是的,這次的維修工程總計花費了三十七天。」飛空船技師回道:「在你們離開後的第二個星期,維修工程這才結束。」

「離開後的第二個星期?」眾人面面相覷,察覺到雙方的時間觀念似乎不太一樣。

「技師先生,請問一下,我們已經離開多久了?」達倫直接抓著問題點詢問。

「唔?離開多久?你們已經離開一個多月了啊!」飛空船技師狐疑的看了達倫一眼,覺得他這個問題問得很奇怪。

「一個多月?」安卓與阿奇爾異口同聲的叫了出來。

「怎麼可能!我們才離開三天而已!」

「三天?你們是不是忙得忘記時間了?」飛空船技師失笑的搖頭,順手從櫃子上拿出一本飛空船租借紀錄簿。

「吶!你們看,這是你們上次租借的日期。」飛空船技師指著上頭其中一頁說道。

緊接著他又往下翻了幾頁,每一頁都有不同的飛空船出租、歸還紀錄,每一道紀錄的筆跡都不同。

在租借記錄頁最後的空白位置上,日期處填寫著另一個月份。

看著這項「證據」,阿奇爾等人被事實震撼的啞口無言。

「為什麼會這樣?我們明明只是離開三天……」阿奇爾等人面露茫然。

「我想,應該是聖地的問題。」這是達倫能想到的唯一可能。

「你的意思是說……」安卓才想追問,一旁的日傑夫卻打斷了她的話。

「咳咳!事情已成定局,現在繼續討論這些似乎也沒有多大用處呢!」他朝眾人眨了眨緋紅色雙眸,「與其將時間浪費在這種無謂的事情上,你們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吧?像是回報任務、領錢,把飛空船進行改造、升級……」

「什麼沒用的事情!你……」阿奇爾想要反駁,但瓦爾特跟達倫卻雙雙贊同了對方的意見。

「對對!老子差點忘了!」瓦爾特往額頭一拍,發出一聲很大的巴掌聲,「技師,我要將颶風號的舊零件換掉,整艘船重新烤漆、換上強化薩鋼礦鋼板,還有要買新的纜繩、鏈條,要黑鐵材質的……」

「還要更換引擎!」達倫緊接著提議,「你們這裡有型號WFXX的第七代引擎嗎?」

「咦?怎麼不用EZLA的第三代引擎?」聽到跟飛空船有關的話題,安卓跟著加入討論。

EZLA的引擎跟颶風號的部份設計有衝突。」達倫無奈的聳肩,他其實也考慮過這個型號,只是若颶風號要安裝這具引擎,肯定要進行一番大修改,花費更多的錢。

WFXX的引擎目前維修場缺貨,需要幾天的調貨時間。」飛空船技師回道:「至於更換舊有零件的部份,之前進行維修與檢查時,我們有製作了一份機具、零件規格表,請各位過來勾選你們想汰換的零件吧!」

「蓋特威,你先去聯繫雇主,回報任務吧!」在跟隨技師離開之前,達倫吩咐道。

「是,遵命,達倫總管大人。」蓋特威不正經的朝他行了一個舉手禮。

拎起腳邊的麻布袋,蓋特威伸手往旁邊一撈,勾住了阿奇爾的頸子。

「兄弟,走吧!跟我去回報任務。」

「咦咦?為什麼我要跟你去?」阿奇爾不情願的皺眉。

「那當然是因為~~你、很、閒啊!」蓋特威拉長了尾音說道。

「可是東西在安卓那邊。」阿奇爾找了另一個藉口,「回報任務的時候,不是要交貨給雇主嗎?你乾脆找安……」

「貨物在這裡面呦!」蓋特威晃了晃手上的麻布袋。

如果不是為了回報任務,他才不會提著它走來走去。

「怎麼只有一小包?」阿奇爾狐疑的看著那個麻布袋,它看起來差不多是能容納兩個水壺的大小。

雖然阿奇爾沒有參與清點貨品的過程,但,根據他的目測,那些東西至少要十個大型麻布袋才裝得下。

「東西當然不只這些。」蓋特威打了個呵欠,語調慵懶的回道:「反正雇主也沒說他要什麼東西,我就隨便挑了幾樣體積小的帶去。」

當初雇主給他們的任務表上,並沒有明確標明需求數量與物品名稱,蓋特威正好鑽了這個漏洞,只挑了幾樣小巧的物件回報。

「只給他這些,他會不會扣錢啊?」阿奇爾有點擔心。

他雖然不記得任務內容,卻對雇主提供的豐厚報酬記得十分清楚。

「誰叫他沒寫清楚。」蓋特威擺出一副無辜的模樣。「我們的確是按照他的指示跑去聖地,也從那邊拿東西回來了,任務報酬怎麼能不給?」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比達倫還要像個奸商。」阿奇爾感嘆的說道。

「謝謝誇獎。」蓋特威抬了抬帽簷,做出一個舉帽禮。

「剩下的貨品要拿去黑市賣嗎?」阿奇爾順口追問。

「這個就要看那位雇主了。」蓋特威慢條斯理的調整了下帽子,「咱們偉大的達倫總管說,我們還不清楚這位雇主的經濟狀況,如果他願意全數買下,那當然最好,我們也不用辛苦的載著一堆貨跑去黑市,相反地,如果雇主沒有足夠的財力收購,那就全部賣到黑市去囉!」

在清點貨品後,達倫製作了一份非常完整的貨品目錄,詳細記載著他們在聖殿裡頭發現的物品以及來歷。

這份目錄目前正收在蓋特威的口袋裡,等到他見到了雇主,他將會依照對方的經濟情況做出判斷,進行接下來的談判。

「需要我陪同兩位一起過去嗎?」日傑夫笑吟吟的問:「我可以從旁輔助說明。」

達倫在製作目錄時,日傑夫負責填寫物品的相關歷史典故,而這也是瓦爾特同意上他登上飛空船,讓他跟著他們一起回到彌賽亞的條件。

「謝謝你的好意,這種小事我們可以自行處理,不用麻煩了。」蓋特威客套的婉拒。

「哎呀呀~~怎麼我有一種被利用完就一腳踢開的錯覺呢?」日傑夫偏著頭,一臉純真的問。

「呵呵,既然你都說是『錯覺』了,那當然就是你的自我意識跟思考出現誤解。」蓋特威回以親切和善的笑臉,「彌賽亞是一座相當美麗的城市,要是你真的閒著沒事做,我建議你可以到處走走、逛逛。」

「這樣也好。」日傑夫欣然接受他的建議,「不知道蓋特威先生有沒有推薦的參觀景點?」

「這個嘛~~」蓋特威以食指點了點下巴,思考了幾秒,「從大門出去後,右轉,沿著街道一直走,第二個路口左轉,然後再右轉兩次,隔兩個路口後再一次左轉,那裡有一個很不錯的景點喔!」

「是什麼樣的地方呢?」對方好奇的問。

「呵呵,我記得魔法師先生曾經說過,『不知道等在前方的是什麼,只能一步步向前邁進』,這種體驗讓你覺得很有趣?」蓋特威擷取他在聖殿裡的談話,「既然如此,我當然捨不得讓你少了這份樂趣,這趟旅途的終點,是秘、密呦~~」

他將食指抵在唇瓣上,做出保密狀。

「哎呀呀,蓋特威先生對我的體貼,真是令我十分感動。」日傑夫摸著胸口,紅眸閃爍著光芒,「既然如此,我當然不能拂了你的好意,我這就遵從你的指示……呃,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再重複一次剛才的路線嗎?我今天的記憶好像不太好,沒記住你剛才的說明呢!真是不好意思。」

「……這當然沒問題。」回覆的語氣稍有停頓,蓋特威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從大門出去後,右轉,沿著街道一直走,第二個路口左轉,然後再右轉兩次,隔兩個路口後再一次左轉……這樣,您記住了嗎?」他完美複述了先前的指示。

「記住了,您說得非常清楚呢!」日傑夫向他點頭笑笑,「那麼,我這就先走了,祝兩位有個美好的一天。」

「謝謝,你也是。」蓋特威回了個完美的微笑。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