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日傑夫離開視線,始終沒有開口的阿奇爾這才提出他的疑問。

「你說的那個地方……是什麼景點啊?」他很好奇。

「誰知道。」蓋特威回的乾脆。

「你不知道?」阿奇爾錯愕了,「那、那你還推薦他去?」

「既然他誠心誠意的問了,我當然也要回答囉!」蓋特威笑得一臉無辜,「總不能讓他失望嘛~~」

「……隨便說出的路線,你竟然能夠重複兩次,真了不起。」阿奇爾佩服的道。

「我也沒料到他竟然會要求我重複路線指示。」對方的要求可是讓他頭疼了一下,「還好我的記憶力不錯,沒有被他考倒,嘖嘖!這個魔法師真是邪惡啊~~」他不滿的埋怨。

邪惡的人是你吧?阿奇爾的嘴角微微抽搐。

「你該不會兩次說出的路線都不一樣吧?」他質疑著。

「嘖嘖!身為一名飛空船駕駛員,良好的記憶力是必要條件,我可是給出了完全一樣的路線指示呦!」蓋特威自豪的笑著。

用同樣的話騙人兩次,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驕傲的啊?阿奇爾額冒黑線的看著他。

「要是他發現那裡不是什麼觀光景點,回過頭來質問你,那該怎麼辦?」

雖然他對蓋特威顛倒黑白、胡說八道的功力十分佩服,但,對方可是魔法師,他們在聖殿裡見識過他的力量,要是蓋特威不小心將他惹火了……

「那是他的錯。」蓋特威用著篤定的語氣,一臉認真的回道。

「啊?你說什麼?」阿奇爾以小指掏了掏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

「有句名言是這麼說的,『只要保持敞開的心胸,小花小草也是美麗的風景。』所以說,沒發現我推薦的景點是他的錯,懂了嗎?」他拍上阿奇爾的肩膀,表情誠懇。

「你這根本是胡扯!」阿奇爾回他一記白眼。

「哎呀呀,想那麼多做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天塌下來就當涼被蓋,沒事、沒事。」蓋特威直接轉移了話題,「不要浪費時間在這種無意義的問題上,快點去找雇主領錢比較重要!」

搭著阿奇爾的肩膀,蓋特威拉著他往街上走去。

 

兩人穿過幾條街,步行十多分鐘後,來到一處設計典雅的花園洋房前。

經過守衛的通報,兩人在僕人的帶領下,穿過寬廣的花園、華美的噴水池,十多分鐘後,兩人終於進入洋房,站在前廳等待。

「這房子真漂亮……」環視四周,阿奇爾驚嘆道。

乳白色牆面上懸掛著美麗的名畫,地面是磚紅色石磚鋪成,每一塊石磚都銘刻著金色的家徽,栩栩如生的雕像、高雅的古董花瓶安置在前廳各處,恰當而不喧賓奪主地展現著它們的美麗。

除了顯眼處佈置的出色以外,房屋主人也沒有忽略細部,黑木材質的窗框、門框等處,雕刻著細緻的花草圖案,上頭並以銀漆勾勒線條,給人一種低調奢華之感。

「看樣子這位雇主不簡單。」蓋特威意有所指的讚嘆道。

雖然他們目前只看過花園、噴水池跟前廳,房屋全貌可能只見到十分之一,但,就蓋特威一路的觀察,不管是戶外或是室內,這裡的擺設、佈置都有一種特殊的氛圍。

那是金錢堆砌不出的古典韻味,是一種會讓人不由自主地仰望,發自內心尊敬的氣勢。

只有經年累月的維持、經歷了數代屋主的薰陶,房子才會呈現出這種與眾不同的「氣質」。

在等待的時候,僕人為兩人送上香濃的咖啡與點心,待客禮儀做的十分周全。

「姆哈、姆哈~~」細嫩的聲音自阿奇爾懷裡傳出,聞到甜點香氣的聖獸,從他的衣服內探出頭來。

「哎呀,小摩醒了嗎?」蓋特威湊上前,以指腹磨蹭著牠的下巴。

「摩訶、摩訶~~」小摩瞇起湛藍雙眼,享受著蓋特威的按摩。

帶回這隻聖獸時,阿奇爾跟安卓為了他取名的問題鬧了好一會,安卓堅持聖獸的名字要好聽,阿奇爾則是覺得要有彰顯聖獸氣勢的名字。

兩人吵來吵去都吵不出個結果,瓦爾特在旁邊看的不耐煩,乾脆橫插一手,直接用聖獸原本的名字「摩訶摩訶」,取其中一個字,定名為「小摩」。

雖然阿奇爾跟安卓都對這麼簡陋的名字很不滿,但在其他人都舉手贊同(其實是被兩個人吵煩了),以及瓦爾特的獨裁下,也只好點頭同意。

離開聖殿後,年幼的小摩就像人類嬰孩一樣,陷入長時間的沉睡,只有肚子餓時才會醒來。

「想吃這個?」阿奇爾摸摸牠的頭,遞了一塊餅乾給牠。

用短短的前肢捧著餅乾,小摩小口小口的吃著,雖然牠的嘴巴小,啃咬的速度卻很快,不一會餅乾就消失在牠手上。

「姆哈、姆哈。」像松鼠一樣的鼓著雙頰,小摩繼續討要餅乾。

「先吞下你嘴巴裡的餅乾。」阿奇爾輕手敲了一下牠的腦袋,以示警告。

「姆哈~~」小摩以臉頰磨蹭阿奇爾的手,向他撒嬌。

「讓牠吃吧!牠現在還小,需要大量補充食物。」蓋特威將點心盤遞到小摩面前。

就在此時,附近傳來腳步聲,小摩快速抓了兩塊餅乾,縮回阿奇爾的衣服裡頭。

「抱歉,讓兩位久等了。」渾厚的男子嗓音伴隨著腳步聲出現,一名銀髮、配戴單邊眼鏡的管家現身。

「我家主人正好不在家,但是他事前有交待過我,若有人拿著聖地取回的物品前來,將由我代為支付任務酬勞。」

戴著白手套的手一揚,站在管家身後的女僕,立刻托著一個銀盤上前。

銀盤上鋪著一塊紅色絨毛布,邊緣以金線繡著裝飾,中央處擺放著一個盛裝金幣的錦袋,從袋子的飽滿度看來,裡頭的報酬相當豐厚。

「這是我們聖地帶回的東西,請你檢查一下。」蓋特威將麻布袋遞給對方。

一旁的僕人上前接過袋子,打開袋口後,管家從中任意取出一樣飾品。

「這就是那個遠古民族的物品嗎?作工比我想像中精細。」他面露欣賞地讚嘆著,「難怪主人跟小姐會對這個民族這麼著迷,真是十分別緻的藝術品。」

將拿著的飾品放回,管家轉身從銀盤上拿起盛裝報酬的袋子,交給蓋特威。

「這是這次任務的傭金,請您點收一下。」

稱了稱手上的錢袋重量,蓋特威在腦中飛快估算重量與數值,確認傭金無誤後,他將錢袋收妥,並拿出目錄交給管家。

「除了帶回這些東西之外,我們還找到不少書籍、晶石跟一些石板,要是你家主人有興趣收購,麻煩請他再跟我們聯絡。」

蓋特威將他們暫住的旅館地址告知了對方。

「好的,我會向主人轉告這件事。」管家客氣的點頭回應。

「那我們就不打擾了,以後如果有類似的任務想委託,也可以找我們,再見。」蓋特威與阿奇爾雙雙向管家道別。

「再見,請慢走。」

示意一旁的僕人送兩人離開,管家提著麻布袋轉身走向主人書房。

當他經過客廳時,一名正在享用茶點的少女叫住了他。

「咦?管家,你手上那個袋子是……」放下手裡的白瓷茶杯,身穿淺黃色洋裝的少女,眨著雙眸,面露困惑的問。

「這是主人委託冒險者們,從聖地取回的古物。」管家恭敬地回道。

「咦?是那個最近才出現的新大陸的東西嗎?我想看!」少女快步向他跑來。

「小姐,請注意儀態。」管家皺眉規勸,語氣中有淡淡的無奈。

「哎呀,你別這麼嚴肅嘛!現在又沒有外人。」少女嘟嘴埋怨。「快將袋子打開讓我瞧瞧!」

「是。」

管家將麻布袋放置在地上,從袋子裡頭取出幾樣物品,將它們一一擺放到桌面上。

鑲著發光晶石的髮飾、雕工精美的寬版手環、串著彩玉的流蘇項鍊……諸多具有特殊風格的古文物,讓少女看得驚呼連連。

「咦?這些東西跟我夢裡的好像!」少女拎起一串晶石串成的手鍊,訝異的驚呼,「我在夢裡有看到這個呢!夢中的那些人會找很多這種漂亮的石頭,將它們串成各種飾品。」

少女拿高手鍊對著日光照耀,欣賞著光線透過晶石的璀璨色彩。

「真漂亮。」她迷戀的讚嘆道:「我還以為是最近幫哥哥整理太多遠古民族的歷史資料,所以晚上才會作那樣的夢,沒想到真的有這種東西……難道那些夢是真的?」

音調微微提高,困惑、詫異與驚喜幾種神情在她臉上交錯。

「我跟你說,我夢見的那個民族啊,他們是個很和善的民族呢!」少女興奮地想要跟管家分享夢中的經歷。

「我想這一切應該只是巧合。」管家語氣平靜地打斷她的話。

「你怎麼知道是巧合?這條手鍊還有這些東西都跟我夢裡的一樣!」滿腔的歡喜被管家的冷水一潑,少女上揚的嘴角垮了下來。

「實在很抱歉。」管家恭敬地欠身行禮。「管家守則中,並沒有『需要配合小姐作不切實際的幻想』的這項規則,無法順應您的心意回話,在下也感到很遺憾。」

「你!」管家這種半戲謔的回答,讓她氣呼呼的鼓起腮幫子,「要是真的有呢?說不定很久很久以前真的有這個民族,只是目前沒有相關歷史資料而已!」

「關於這個問題,或許小姐該請教主人,畢竟我的專長並不是歷史。」管家四兩撥千斤的回道。

經過管家提醒,女孩這也才想到自家哥哥,「沒錯!哥哥一定會知道,他可是歷史學者呢!哥哥什麼時候回來?」

「早上接到主人的訊息,他說預計下午五點會抵達家裡。」

「真的嗎?那我要下廚做些好吃的晚餐等他!你也一起來幫我吧!」少女開心的往廚房跑去。

「是。」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