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對,沒錯!就是這個!」拿到時光之鑰,肯特˙卡夫曼凹陷的臉頰上,擠出數道深深的笑紋。

「太好了,沒想到這樣東西真的存在,嗯嗯,我感受到這鑰匙上頭發出極大的力量,它果然跟預言中的一樣……」

肯特˙卡夫曼拿著時光之鑰端詳、把玩了好一會,而後又對著鑰匙施放了幾次魔法。

「唔?奇怪,不是這樣子嗎?那……難道是這個咒語才對?」

似乎是在測試著什麼,肯特˙卡夫曼對時光之鑰又念出了其他的咒語,甚至還往時光之鑰上頭灑藥粉、將它放入某種藥水裡面浸泡,就只差沒有拿工具將這把鑰匙拆解。

「欸,他究竟在做什麼?」路西法納悶的詢問阿道夫。

「不知道。」阿道夫同樣也是一臉茫然。

「咦?你的職業不是專門在研究黑魔法嗎?怎麼會不知道?」路西法有些訝異。

就算阿道夫學的是黑魔法,也不見得會理解NPC所做的事情吧?我真是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路西法這個古怪的問題,讓阿道夫臉冒三條黑線的沉默一會。

「因為我沒有拜他為師。」為了「配合」這種無俚頭的問題,他說出了另一個更加古怪的答案。

「原來如此。」路西法似乎是將這個答案當真了。

「……難道我有遺漏掉什麼嗎?」

肯特˙卡夫曼翻出了之前我們拿給他的書籍,仔細的閱讀上面的文字。

「喔喔!原來是在這裡……嗯嗯,是這樣啊……」

對著書本喃喃自語了一會,肯特˙卡夫曼隨後才走到我們面前。

「想要啟動這把時光之鑰,還需要一樣物品,我需要你們將它找來給我。」

「什麼東西?」

發現還有後續的任務,我們隨即專注聆聽。

「元初之水。」

「元初之水?」聽到這個陌生的名字,我們幾個臉上充滿問號。

「那是什麼東西?要去哪邊找?」

「要取得元初之水,你們必須要打敗『拉』。」肯特˙卡夫曼對我們解釋道:「傳說中,『拉』是由元初之水所幻化誕生,只要你們能夠將他擊敗,他就會變回最初的型態。」

「那麼,那個叫做『拉』的人要去哪邊找?」我急切的追問道。

「禁忌的金字塔。」肯特˙卡夫曼說出了令人愕然的地點,「他就位於金字塔的最頂端。」

「……」無言。

「這意思是說,我們要再回去打一次,而且這次要打八層?」路西法表情有些扭曲的笑著。

「就目前的線索來說,是這樣沒錯。」皇甫離火無奈的點頭。

「你們……要現在去嗎?」我無力的問道,「我今天不太想再去那邊……」

「我也是。」土耳其藍認同的點頭。

「那就改天再去吧。」皇甫離火同樣沒有再度進軍金字塔的慾望,「雖然今天的陣容算是可以,但是這次要打八層,最好能夠再找多一點的人,加快速度往上衝,看能不能在遊戲時間以內衝到頂樓。」

「先在公會貼公告好了。」阿道夫提議著,「約定好一個時間,大家都在那個時間點同時上線。」

「好。」

討論過後,我們約定在兩天後再度前往金字塔,繼續進行這個任務。

 

難纏的金字塔任務告一個段落後,我隨即跟著阿道夫他們回到MASK公會。

這時候,我擔任他們公會僕人的時間也只剩下一天半而已。

然而,他們並沒有因為這樣就放我一馬,反而是變本加厲、更加物盡其用的利用我,我成了他們公會的最佳使喚僕人,只要哪邊需要我支援,我就必須要立刻衝過去,幾乎是沒有休息時間的奔波忙碌,讓我有一種「我的人生被瞬間濃縮了」的錯覺。

要不是遙日一直陪在我身邊,從旁幫忙我進行這些工作,我恐怕會被MASK這群傢伙給整到陣亡。

「加油啊!剩下幾小時而已,要撐下去喔!」

當我結束上半天的行程,回到MASK公會稍作休息時,土耳其藍立刻送上一份精力餐點給我。

「嘎啦啦,主人,要加油、加油喔!」暴雷一邊呼著口號,一邊用尾巴偷偷往盤子的方向前進,目標當然是盤子裡的食物了!

如果是以前,就算要我整盤食物給牠吃都可以,但是因為MASK公會的人太過溺愛暴雷了。

他們餵給牠非常、非常、非常多的食物,在暴雷毫無節制、暴飲暴食之下,導致牠變成一顆大圓球……

由於暴雷是昨晚吃東西吃到一半突然「變形」,當時還嚇了我們一大跳,以為暴雷是發生了什麼奇怪突變。

後來經過遙日解釋,我們這才知道,原來遊戲有一個隱藏性設定,在一般的情況下,不管是玩家還是寵物,吃東西是不會發胖的,但是如果在一定時間之內,突然吃了比正常食量還要多出十倍以上的東西,那麼,這個人或是寵物的身體就會在瞬間腫大,手、腳、臉等各部位都會往外擴張數倍,成了大球體的模樣。

變成這副模樣之後會喪失行動力,只能躺在地上,根本無法起身走動,想要移動身體就只能像球一樣的滾動!

幸好,這種狀況並不是長期性狀態,只要兩天不吃東西就能立刻解除、恢復原狀。

「暴雷,收好你的尾巴。」在牠的尾巴即將捕獲食物時,我開口警告著。

「嘎……暴雷什麼都沒有做,尾巴都沒有動喔。」暴雷立刻偽裝成一副乖巧模樣。

「暴雷,忍一忍就可以解除限制了,你要加油忍耐喔!」土耳其藍輕手摸著牠的頭,鼓勵的笑著。

「嘎啦啦,可是暴雷想吃……」暴雷可憐楚楚的央求道。

「不行。」我斷然拒絕。

雖然遊戲中不用擔心什麼健康問題、體重管理問題,但也不能放任牠一直「發展」下去啊。

「暴雷想吃東西啊?」艾維克從旁出現,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

「嘎啦啦,暴雷想吃,好想、好想吃。」暴雷認真的點頭。

「那就吃吧。」他順手叉起一塊食物到牠面前,刻意引誘牠。

「嘎……」看著面前的食物,暴雷雙眼立刻發亮。

「吃吧,沒關係的。」見牠有所動搖了,艾維克接著說道:「反正要是你變不回原本的樣子,貓覺得你不可愛、不要你了那也沒關係,你就留在我們公會當我們的吉祥物吧!」

「嘎啦啦,不、不行!」一聽到後面這句,暴雷立刻退了開來,「暴雷不要吃,暴雷要變回可愛的暴雷,暴雷要跟主人在一起!」

「耶?不吃嗎?這個很~~好吃耶。」艾維克惡質的將食物靠近牠。

「嘎啦啦,不要、不要、不要。」暴雷一連不停的搖頭,抵死抗拒著,「不可以誘惑暴雷,艾維克惡魔退散!」

「艾維克,你不要欺負牠啦!」我作勢要揍艾維克,後者這才笑著退開。

「這邊怎麼這麼熱鬧?」

「該不會是在幫貓舉行歡送會吧?」

凱薩等人往我的地方聚集過來,身後還跟著幾個公會成員。

「嘎啦啦?歡送會?主人的專屬歡送會嗎?會好好玩嗎?」暴雷一臉期盼的瞧著他們。

「現在辦歡送會太早了吧?」庫黑子斤斤計較的說道:「至少也要等到打賭的時間結束了再舉行。」

「嘎……還要再等等啊?」發現不是即刻要進行,暴雷隨即垮下了臉。

「庫黑子,你真是很會算耶,又差不了多少。」旁人無奈的對他搖頭。

「就是咩~~」凱薩抓住機會揶揄道:「貓這幾天也幫了我們不少忙,不過剩下幾個小時,你也這麼愛計較。」

「嘎啦啦,愛計較!庫黑子很愛計較!小氣!」暴雷同聲數落著。

「在商言商。」庫黑子完全不做任何退讓,「雖然沒有白紙黑字簽約,不過約定就是約定,我想,貓應該也是一個會信守承諾的人吧!」

「是,當然是。」我附和的笑著。「剩下的半天時間,我一定會好好努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很好、很好。」庫黑子顯然對這個回答感到很滿意。

「嘎啦啦,不好、不好!主人千萬不可以死!」暴雷驚恐的吶喊:「主人可以努力工作,可是暴雷不要主人死翹翹!嘎啦啦,主人死翹翹,暴雷就沒有主人了啦……」

「暴雷,那只是一句形容詞。」我啼笑皆非的解釋道:「這句話的意思是『不辭辛苦的竭盡心力,一直到死為止。』」

「嘎啦啦,原來只是形容啊?那暴雷就放心了。」暴雷滿意的笑瞇了眼。

「唉~~剩下半天而已,再來貓就要離開了。」土耳其藍突然語帶感嘆的說道。

「是啊,時間真是過的好快,貓貓今天就要離開了。」旁人附和的點頭。

「會捨不得我嗎?」我打趣的笑著。

「當然會啊!」土耳其給了肯定的答案:「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不過我覺得妳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個性又很開朗,跟妳一起都會覺得好開心,而且妳幫了我們好多忙,讓我們節省不少工作……」

「當初應該將賭約時間訂長一點,至少也應該訂個一星期才對!」庫黑子惋惜的道:「三天真是太短了。」

「嗯嗯,我也是這麼覺得。」艾維克認同的點頭。

「你們未免也太貪心了吧。」我沒好氣的瞪著他們兩個。

「乾脆這樣吧!」奧拉開玩笑的道:「我放個冰陷阱,將貓冰起來做成裝飾品,這樣她就會永遠留在我們這裡了。」

「喔喔!這個點子不錯喔!」凱薩開玩笑的附和。

「難道你冰我,我就不能破冰?」我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望著他,「我們兩個一樣都有寵物,不知道我跟你打起來……誰比較有勝算?」

「這個咩……」奧拉看看自己身邊的老虎,又打量了一下暴雷。

「應該是妳吧!」他下了這樣的結論,「妳家寵物現在這麼大一隻,光是用壓的就能壓垮我的老虎了。」

「與其冰住她,不如叫丁奇用『控制』,將貓變成他的僕人,這樣還可以叫貓幫忙做事。」庫黑子說出了更沒良心的發言。

「這個主意好!」艾維克贊同的拍手,「丁奇,上吧!」

「嘎啦啦!不行!要想將主人變成僕人,就必須先打倒暴雷!」暴雷急忙滾到我面前的桌面保護我。

看著躺在桌面上的暴雷,丁奇伸手往牠的肚子戳了兩下,「基本上,根本不用打,你就已經倒了吧?」

「嘎……暴雷要站起來了!你先等一下!」

發現自己的情況,暴雷努力掙扎想要起身,但,牠卻像個設計錯誤的不倒翁,好不容易撐起一點點的身子,還沒站穩就又再度倒下。

「嘎啦啦,暴、暴雷會努力站起來,你要等暴雷!」儘管已經掙扎的面紅耳赤,牠仍舊繼續努力著。

看著暴雷的情況,丁奇等人已經十分沒良心的笑倒在一旁。

「嘎啦啦,主人,暴雷、暴雷好累喔,暴雷站不起來……」因劇烈運動而氣喘吁吁的牠,表情哀怨的跟我哭訴。

「辛苦你了,先去休息吧。」我將牠收入倉庫中,讓牠脫離這樣的窘境。

「貓,要是妳對我們有一點點的不捨,乾脆就跳來我們公會吧!」凱薩建議著。

「對對,貓,我們很歡迎妳加入喔!」

「免了,我還是只想窩在我們公會。」我斷然回絕。

「啊咧?竟然回的這麼乾脆?」丁奇感嘆的搖頭,「看來貓對我們這邊一點感情都沒有啊,真是好無情啊。」

「就是說啊,我以為貓會有一點捨不得我們,結果她卻……」土耳其藍也是一臉的埋怨。

「幹嘛說的好像我是負心人一樣啊?」我真是有些啼笑皆非,「我又不是要永遠離開遊戲,也不是要跟你們永別,想玩的時候還是可以一起玩,想找人的時候一樣能找的到啊。」

「廢話,誰不知道啊。」凱薩賞我一記白眼,「就算是這樣,我們還是會想要聽到『好捨不得離開你們』、『我會想念你們』這一類的話啊。」

「沒錯、沒錯。」艾維克同意的點頭,「就像是交往中的情人,明明知道對方喜歡自己,可是女生還是會問男生愛不愛她、有多愛、愛多深。」

「欸,你們這樣根本是在刁難她啊。」庫黑子不以為然的笑著,「認識貓那麼久,有誰聽她說過一句甜言蜜語?沒有吧?」

「就是因為從來都沒有聽過,所以現在才想要聽一下。」丁奇反駁的回道。

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後,所有人一致將目光轉向我。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從善如流的點頭,「這段時間感謝你們的照顧,離開之後我會很想念你們,一有空就會回來這邊找大家。」

「嘖!說的一點感情也沒有。」凱薩不滿意的哼了一聲。

「說話還要啥感情啊?」我頭疼的皺眉,「難道你們還要我假哭一下,掉個兩滴眼淚?」

「如果妳能做到這地步,我們也是可以接受。」艾維克揶揄的笑著。

「是啊,印象中,我好像還沒看妳哭過。」凱薩附和的說道。

「……我做不到。」我挫敗的認輸。

「早就料到妳做不到了。」丁奇不以為然的瞄了我一眼。

「貓,好歹妳現在也算是人家的女朋友,多少也該學一下撒嬌、裝可愛這些技能吧!」艾維克揶瑜的道:「這可是男女朋友之間增進感情的妙招啊!」

「喔?所以說……你跟藍也是使用這種模式?」我好奇的回問。

跟他們熟識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土耳其藍是艾維克的女朋友,兩人從小是鄰居,也算是青梅竹馬。

土耳其藍大艾維克五歲,從小就很照顧艾維克,當時的艾維克常常嚷著要娶土耳其藍,那時候土耳其藍只當成是小朋友的胡言亂語,沒有放在心上,沒想到長大後艾維克真的展開追求,歷經兩年的時間,藍終於點頭答應當他的女朋友,目前兩人已經交往了一年多。

原以為土耳其藍會否認這件事情,但她卻點頭了。

「是啊,撒嬌的確可以當成是一種感情的調劑。」

「耶?」這可讓我訝異了,「可是藍感覺不像是會撒嬌的那種女生。」

「呵呵,不一定要女生啊。」土耳其藍意有所指的笑著。

「喔~~」聽出她話中的絃外之音,我理解的點頭。

「原來艾維克私底下都會跟藍撒嬌、裝可愛啊?」察覺到這一點,凱薩臉上出現揶揄的惡笑。

如果是別人,這種私密的事情被拿出來說可能會面紅耳赤,羞窘的不知所措,但,這一點可不適用在艾維克身上。

「怎麼?你想要拜我為師、向我學習嗎?」艾維克痞痞的笑著,「抱歉啦!這是我對藍的『愛情極致表現』,是我的獨門功夫、不外傳,請你另外找人學吧。」

「嘖嘖,真不愧是戀愛中的男人,竟然可以說出這種話,真是恐怖。」凱薩朝他做了一個恐懼的鬼臉。

「這就是你這種單身漢不懂的事情啦!」丁奇拍拍他的肩膀,「等你談戀愛之後,你就會知道了。」

「是啊,這種沉浸在愛情中的喜悅,單身漢永遠不會知道的啦!」奧拉笑嘻嘻的附和道。

「你們……你們竟然說出這種狠毒的話,我這顆單身漢的脆弱的心被你們深深刺傷了!」凱薩捧著胸口,裝出一臉痛苦的模樣。

正當大家說說笑笑鬧成一團時,遙日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咦?怎麼大家都在這邊?」他快步朝我們走來,手上還抱著一堆包裝一致、只是顏色不同的禮物盒。

「你手上那些是什麼東西啊?」土耳其藍好奇的開口詢問。

「我也不知道。」遙日將那堆東西擺到桌面上,「剛才在門口遇到郵差,他說有人寄東西給我,可是信件上面寫的寄信人我都不認識。」

「美蒂、甜心美眉、月蝶兒、愛乂愛……」土耳其藍逐一念出上面的名字,「都是女生耶。」

「哎呦!想也知道,這些人一定都是他的粉絲啊。」凱薩有些不是滋味的道:「遙日,你是故意的吼!」

「故意?」遙日困惑的搖頭,「沒有啊,我跟她們又不認識,不可能叫她們寄這些東西給我。」

「凱薩他不是這個意思。」奧拉解釋的回道:「他是說,你是故意拿這堆東西來跟我們展示、炫耀。」

「這些東西應該構不成炫燿的要素吧?」遙日無辜的反駁。

「還說沒有。」凱薩完全不接受他的理由,「收到禮物就直接放到倉庫裡就好了,你還特地拿在手上抱進來給我們看,這不是炫耀是什麼?而且你現在是貓的男朋友,你怎麼還可以收其他女生的東西呢?你這樣非常有精神外遇的嫌疑喔!」

「不,我的心裡永遠只有貓一個人。」遙日篤定的否決道:「而且我拿到這些東西時,一開始的確是收入倉庫裡面,後來是因為倉庫塞滿了,我才會改用手拿。」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遙日索性將倉庫中的東西全部拿出,瞬間,桌面被他堆出了一座禮物山。

「……」見到這樣子的陣仗,所有人全都無語了。

「說實在的,收到這些禮物,我也感到很為難,可是我又不能隨便處置這些東西。」遙日苦惱的抓抓頭髮。

「遙日,要是你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就將它們交給我吧。」庫黑子毛遂自薦的說道。

「你該不會是想要將它拿去商會賣吧?」我直覺的反問。

「嘿嘿嘿……」庫黑子用詭異的笑容當作回答。

「不行。」遙日直接回絕了。「就算不能接受她們的這份心意,我也不能隨便處置這些禮物。」

「不然你打算怎麼做?」

「寫一封信給她們,跟她們道謝、同時也表明我自己的想法。」像是已經設想好一切,遙日隨即動手拆桌上的禮物。

「這些全都要回?」凱薩語帶訝異的問道:「這裡少說也有四、五十份耶!要是一一回完,你可能要回到天亮了。」

「沒關係,就算要耗費很多時間也無所謂。」遙日態度堅決的回道:「畢竟對方是抱持認真的心情寄信給我,我當然也不能隨便敷衍。」

「喲喲!不錯喔!我家的小遙日長大了呢!現在也學會在乎別人的感情了,真棒!」痞子殺手帶笑的聲音傳來,他用著像是稱讚小朋友的語氣說道。

「是啊,比起一直毫無長進的『某人』,遙日真的變成熟多了。」焰星語帶揶揄的道。

「我最親愛的同居人,我已經盡力了好嗎?」似乎知道焰星針對的是說自己,痞子殺手反駁的嚷著。「那道菜叫做糖醋蝦球,本來就應該放糖啊。」

「所謂的『糖醋』指的是酸中帶甜、甜中帶酸的口感,你煮的那道料理根本就是『糖料理』。」焰星反駁道。

「我沒有亂放,我完全按照黑戰士教的比例去調糖醋醬!」痞子殺手無辜的辯解:「糖醋醬的比例分配是:番茄醬、醋、水都是一等分,然後糖是十一等分,黑戰士,我說的沒錯吧!」

突然被點名的黑戰士,在聽完痞子殺手的比例分配之後,面有難色的笑笑。

「……糖的比例也是一等分。」

「咦?可是我超的筆記怎麼是十一?」發現真的是自己調製錯誤,痞子殺手的表情轉為困惑。

「你該不會是多看了一個一吧?」黑戰士猜測的問。

「有可能……」痞子尷尬的搔搔頭,「難怪我吃的時候也覺得好像有甜了一點。」

「放了十一份的糖,應該不只是『甜了一點』而已吧?」絕對殺戮臉冒黑線的道。

「真恐怖。」凱薩臉上出現驚恐神情,「那根本就是糖漿了吧?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好甜。」

「焰星,你要不要考慮將痞子逐出家門啊?」紫玥惡質的建議道:「從他跟你同居開始,我好像經常聽說你吃壞肚子。」

「不瞞妳說,我最近真的有在考慮這件事情。」焰星認同的點頭。

「咿──」痞子殺手怪叫了一聲,「我親愛的、可愛的、帥氣的同居人,你這只是在開玩笑吧?應該不是真的吧?你真的狠心拋棄我?我這麼溫柔體貼、美麗大方,你怎麼捨得拋棄我這個糟糠之妻啊~~」

「除了烹飪手藝需要進行改造之外,他的成語也很糟糕。」絕對殺戮搖頭數落。

「焰星,既然這位同居人這麼扣分,我看你就休了他吧。」老哥笑著說道。

「咿咿--貓的老哥,怎麼連你也說出這種狠話?遙日,好歹我也幫了你不少忙,你要幫幫我啊~~」被眾人圍剿的痞子殺手,索性將求助目標轉向遙日。

「呃,那個……請你們放過他吧。」遙日能夠想到的幫忙,也只有這樣了。

「先打岔一下。」我終止了這場對話,「你們為什麼會全部出現在這邊?」

「來開會,順便接你們回去。」焰星簡短的回道。

「不行。」庫黑子立刻否決了,「貓的『打工時數』還沒到,現在貓不能跟你們走。」

「所以我剛剛才會將『開會』這個詞擺在前面啊。」焰星回了他一個輕笑,「等我們討論完畢,貓跟你們約定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

「開會?是要開什麼會啊?」我茫然的追問。

「跟公會城任務有關的會議,」焰星簡單的說明道:「我聽說路西法跟皇甫離火的公會已經約定要合作了,為了日後的考量,我覺得新戰神跟MASK公會也可以嘗試合作。」

「畢竟我們兩間公會都是熟人,合作起來應該會很順利,不會有太大的摩擦。」土耳其藍認同的點頭。

「合作的確是最好的途徑,不過……」庫黑子故作遲疑的笑笑,「為了避免日後有爭執出現,雙方的利益問題,似乎應該要列為優先討論的要素。」

「那當然。」焰星淺淺的笑著,「為了雙方的友誼能常存,一些會引起狀況的細節應該事先說清楚、講明白。」

「沒錯、沒錯,看來我們兩個的觀點很一致。」庫黑子滿意的點頭。

「……明明是在玩遊戲,為什麼這兩個人的對話讓我覺得很『現實』啊?」痞子殺手悄聲說道。

「畢竟兩個都是商人屬性的狠角色啊。」紫玥一語道出了重點。

「真不愧是奸商模範。」艾維克感嘆的搖頭,「就連玩遊戲也這麼認真計算利益。」

「真恐怖,還好沒有跟他們兩個為敵。」凱薩吒了吒舌。

「你應該說,還好他們兩個還沒有打算將我們給賣了。」絕對殺戮糾正道。

「唔?我剛剛有聽到什麼損話嗎?」焰星的眼神朝我們殺了過來。

「我好像有聽到什麼賣不賣的。」庫黑子同樣將矛頭轉向我們,「有人打算要賣身嗎?要的人我可以先為他評估價錢。」

「呃,沒、沒有,你們大概是聽錯了。」

「對對,應該是風聲啦!」

「不是說要開會嗎?我們快點開始吧!」

我們幾個人連忙轉移話題,不少人因此一哄而散,生怕真的被這兩個大魔王當成商品出賣。

在經過這兩位大魔王協商之後,我們兩間公會進行了策略上的結合,除了一些需要單獨進行的任務之外,其他可以互助合作的任務都必須要互相支援。

雙方在收集物品時,也要記得為對方收集一份,有任何線索情報時,也必須要知會對方,要是發現其中有一方藏私,那麼這場合作就宣告破局,同時,藏私背信的那一方需要付出極高的賠償金額當作彌補。

「目前我們手上的共同任務是『泰坦的臣服』、『利未雅桑的過往』、『翼獸女的背叛』、『元初之水』這四樣,我們就各選兩樣分頭進行,這樣比較節省時間。

「泰坦的臣服跟元初之水這兩個地方離我們比較近,我們就選這兩個吧。」庫黑子說道。

「好,那我們就進行另外兩個。」

分配好雙方公會各自負責的任務後,我們隨即分頭展開行動。

「貓,妳想要跑那一個任務?」遙日詢問著我。

利未雅桑的過往。」我不假思索的回道:「之前進行人魚的任務曾經跟她有過接觸,對於她的故事其實還挺好奇。」

玩遊戲的樂趣,除了打怪之外,應該就是看這些NPC的故事了吧!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