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為,我在貓的心中的份量應該跟路西法不同,畢竟他只是一個突如其來的闖入者,但是……

「你們對我來說,都只是朋友,就只是這樣。」

是這樣嗎?所以……在貓的眼中,我跟路西法是一樣的?

「沒關係。」望著她,我說出了千篇一律的答案:「我會等妳。」

是的,我會,而且我也願意一直等下去,只要貓願意接受我的等待。

貓,妳會吧?

「……」在我的注視下,貓靜靜的移開了視線。

為什麼要出現這樣的表情?我讓妳感到困擾了嗎?

很想問,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問出口。

 

『遙日,你現在在做什麼?』焰星突然傳來了密語。

『跟貓、立人還有紫玥在地獄解任務。』遙日刻意忽略了另一個人。

『這樣啊……』對方沉吟了一會,『本來要請你跟我一起去測試遊戲最後的程式……沒關係,我找非凡子好了。』

『嗯。』簡短回應了聲,遙日的心思還在先前的困惑當中。

『那個……焰星,你現在就要去忙了嗎?』

『還沒,怎麼,有事情要跟我討論嗎?』

『我想問你……貓她是不是不喜歡我,我的態度是不是會讓人覺得困擾?』

『啊?你怎麼會這麼想?』焰星的語氣明顯表現出訝異。

『貓剛才說……我跟路西法讓她覺得困擾。』

『貓她怎麼會突然這麼說?你們對她做了什麼事情?』焰星試圖了解更加詳細的內容。

『我也不知道。』要是他知道,現在也就不會茫然無措了吧。

『這樣吧,你等你那邊的任務告一段落,下線來,我們來好好討論這件事情。』

『好。』

結束了跟焰星的對話,遙日繼續跟著其他人打怪解任務。

「這次找難一點的任務來玩玩。」

在任務結束後,立人似乎有些意猶未盡,還想要繼續進行其他任務。

「抱歉,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不能繼續了。」

一心想要快點跟焰星討論出結果,遙日開口向眾人道別。

 

甫一離開遊戲,遙日立刻開啟了通話視窗,他的面前出現了好幾個光學螢幕,除了焰星之外,格鬥天丸、非凡子、痞子殺手也全都出現了。

聽完遙日簡述的狀況後,眾人紛紛說出自己的想法跟意見。

「會不會是因為遙日一直黏在貓身邊,貓開始覺得不耐煩了?」痞子殺手提問道。

「要說到黏人的功力,你比遙日高上好幾倍。」焰星話中帶損的回道:「既然貓能夠忍受你,怎麼可能沒辦法忍耐遙日?」

「那是因為我的個性開朗、熱心助人、天真,人長的又很帥氣,優點怎麼說都說不盡、可說是人見人人誇、人見人人愛,貓當然不會討厭我。」痞子殺手極其自誇的笑著。

「……我發現你的厚臉皮技能提升很多。」焰星頭疼的搖頭。

「我是在想,會不會是剛好貓這幾天心情不好,所以才會脾氣比較暴躁一點?」格鬥天丸說出另一個想法。

「為什麼貓會心情不好?」遙日納悶的反問。

「我怎麼會知道,跟她住在一起的人又不是我。」格鬥天丸啼笑皆非的道。

「如果要說貓心情不好的原因,我想大概可能是這個吧。」非凡子開啟了另一個視窗,跟大家分享。

那是零度領域的官方討論網站,非凡子以「韃羅貓」三個字作為搜尋,結果出現了一長串的討論串。

其中,有一些討論是針對她與遙日、路西法之間的感情。

似乎是因為三個人太過曖昧、感情太過模糊不清,有些人發表了惡意的言論,將韃羅貓說成一個心機重、城府深,以玩弄男生、腳踏多條船為樂的壞女生。

「他們……他們怎麼可以這樣批評貓?他們根本什麼都不了解!」見到這些評論,遙日恨不得立刻將它全部刪除。

「不要激動。」非凡子順手關了那網頁,安撫道:「喜歡說閒話本來就是人之常情,沒必要為了這種人生氣。」

「不過,裡面有一些話說的也有道理。」焰星接口說下,「我其實很不贊成貓這種猶豫不決、拖拖拉拉的態度。」

「不然你打算怎麼辦?直接衝到她家逼她做決定嗎?」格鬥天丸開玩笑的提議。

「這樣貓會反彈更大。」焰星搖頭否決。

「我倒不認為貓有錯,感情這種事情本來就應該要深思熟慮,」痞子殺手不以為然的回道:「遙日應該也不希望貓隨隨便便接受你的感情吧。」

「嗯。」遙日認同的點頭,而後又有些遲疑的道:「可是……我也希望貓能夠早點回覆我。」

這句話讓在場的人沉默幾秒鐘,畢竟他們也都很看好貓跟遙日這一對,只是目前問題是卡在女生的身上啊……

「貓的態度真的很難去判斷,」痞子殺手無奈的聳肩笑笑,「有時候我會覺得她很在乎遙日,可是有時候又覺得她好像只是將他當成朋友,她的想法還真難懂。」

「是啊,如果貓的態度能夠更明確一點,那就好了。」格鬥天丸贊同的道。

「依我看來,也許她還沒察覺自己的心意吧。」非凡子說出自己的想法,「女生對於感情的態度向來都很小心翼翼,她們很容易對人有好感,但是在還沒確定自己的心意之前,她們不會輕易給予承諾。」

「所以說,遙日必需要等到貓『有自覺』才行囉?」格鬥天丸順著非凡子的話說下。

「那要等到何年何月何日啊?」痞子殺手翻翻白眼,「說不定遙日等到頭髮都白了,貓還沒有『覺醒』呢?」

「依照貓的個性來說,這也是很有可能。」焰星苦笑的點頭。

「這樣吧!我們來幫遙日擬定一個作戰策略!」痞子殺手突然興致高昂的提議,「我們來幫遙日加速這段感情,讓他們能夠早點開花結果。」

「這……」

幾個人互看一眼,對於這項提議也是頗有興趣。

「你有什麼好點子嗎?」焰星詢問著痞子殺手。

「目前想到的是,我們在貓的身邊佈下天羅地網,監視她的一舉一動!」

「你是將貓當成犯人啊?沒事監視她做什麼。」焰星沒好氣的搖頭。

「嘿嘿,那你就錯了。」痞子殺手一臉高深莫測的笑著,「女孩子不是都會跟好朋友聊心事嗎?只要我們能夠串通紫玥、月雪櫻還有一些跟貓交情比較好的女生,要她們去跟貓套話、確認貓對遙日的感覺,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啦!」

「這個點子聽起來不錯。」格鬥天丸讚成的說道。

「這樣還不夠。」非凡子提出另一個想法,「如果可以,最好讓遙日暫時離開貓的身邊,不要出現在貓的面前。」

「為什麼?」遙日不解的反問。

「我知道、我知道!」痞子殺手興奮的嚷嚷著,「這就叫做欲擒故縱,對吧?」

「錯!」焰星一口否決,「非凡子這種作法,為了讓貓加速察覺遙日的『存在』。」

「我的……存在?」

「存在?是說存在感嗎?」痞子殺手不解的追問:「焰星,你這樣說就錯了吧!遙日他一向都很有存在感啊,他又不是什麼小東西,那麼高的一個人很難被忽視啦!」

「痞子,我發現我跟你的代溝越來越大了。」焰星頭疼的揉揉太陽穴。「我的意思是,因為貓已經習慣遙日在他身邊了,這種習以為常的感覺會讓她不那麼重視遙日,不是有一句話說『失去後才懂得珍惜』?我就是想讓貓體會這樣的感覺,然後再進一步察覺遙日對她的重要跟特別。」

「喔喔,我懂了。」痞子殺手這才理解的點頭。

「所以說,以後我上線的時候,最好盡量不要出現在貓的面前?」遙日歸納出這個結論。

「除了遊戲,如果可以的話,現實生活中也盡量少碰面。」焰星提出更加嚴苛的條件。

「他們兩個住在一起,不碰面怎麼可能?」格鬥天丸提出質疑。

「盡量吧!」焰星也只能這麼說。

「嗯,我會盡量克制。」為了能讓貓注意到自己,進而成為自己的女朋友,遙日決定一試。

只不過……

『遙日,你「又」犯規了。』不知道是第幾次,焰星對他傳來了叮嚀。

『我不是說貓在那邊跟人聊天,要你注意一點,不要遇到她嗎?』

『可是我、我就是會忍不住……』遙日苦惱的回道。

就是因為焰星跟自己說了貓的位置,所以他的腳步才會不由自主的移動過去啊。

『這次我有克制不跟貓說話。』遙日試圖證明自己真的有依照計畫行事。

剛才貓說要去解任務的時候,他真的好想跟去,還有早上吃東西的時候,他可是花了好大一份功夫,才克制住自己不要跟貓同桌吃飯。

『你確定你沒有跟貓說話?』焰星可不這麼認為。

『我、我只有跟她打招呼而已,畢竟都見面了,不跟她打招呼很奇怪啊。』遙日語氣虛弱的辯解。

『遙日先生,你兩小時前不是才跟貓打過招呼而已嗎?』焰星語帶無奈的說道。

只有兩小時嗎?怎麼他覺得已經過了好久……

『遙日,如果你沒辦法克制自己,那麼你要不要考慮退公會?』焰星提出了令他震驚的建議。

『怎、怎麼突然要我……』

『你不要誤會,我不是要趕你走。』焰星連忙向他澄清並解釋著自己的理由,『我在狙擊手有一群朋友跳槽來零度玩,他們成立了一個公會叫做MASK,不過因為他們對遊戲還不是很了解,需要有人從旁協助,我想請你過去幫忙他們。』

『可是我……』遙日猶豫著,他真的很不想要離開貓啊!

『我那群朋友個性都很好相處,而且他們跟貓也認識,應該說,我們跟他們都是老朋友,你要是過去那邊,還可以聽他們聊起一些貓的過去。』焰星試圖說服遙日:『這並不是永久性離開,你只是暫時過去。』

『……好吧。』猶豫再三,遙日答應了。

『另外,你要是離開公會,貓一定會追問你原因,MASK那群傢伙還不想讓貓知道這件事情,他們想要給她一個驚喜,所以……為了避免你被貓逼問,你就搬來我這邊住吧!而且這樣還可以確實落實我們的計畫,你也不會繼續「犯規」。』

『……』

張著口,遙日很想要拒絕,可是他卻又無法反駁,最後還是答應了。

 

曾幾何時,對自制力相當有自信的自己,現在竟然變成一直「犯規」的人呢?

原來,喜歡上一個人、單戀一個人並不是最辛苦的事情,見到對方,卻要故意視若無睹、將對方當成空氣,那才真的教人難受……

 

「貓她……都沒有問起我的事情嗎?」

離開公會、搬出貓的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是……貓對自己似乎是不聞不問啊。

「不用擔心。」黃泉鎖鏈笑嘻嘻的說道:「上次跟她釣魚的時候我們有聊了一下,感覺她很在乎你呐!」

「真的嗎?」遙日原本低落的情緒重新振作了起來。

「嗯,我可以作證。」艾奎同樣點頭保證著。

「那、那貓有跟你們說什麼嗎?」遙日急切的追問。

「這個……」黃泉鎖鏈跟艾奎互望了一眼。

「她只有稍為提到,我們想要進一步套她話的時候,她就開溜了。」

「這樣啊……」遙日洩氣的垂下肩膀。「上次跟司徒狂風他們打公會戰,我有遇到貓,她看起來好像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對我的態度也……」

「咦?是這樣嗎?」艾奎不解的反問:「可是我聽說你們之後有一起去礦坑打怪,難道這中間也沒有互動?」

「有是有,可是因為其他人要我表現的冷淡一點,所以我……」越說,遙日越發覺得苦悶了。

那次的礦坑行,他可是極為努力的克制自己,盡量減少跟貓的互動、也不要跟貓有太多的交談。

然而,這一切卻在貓受傷的那時候破功了……

當他看到貓引爆煤氣,整個人被爆炸炸飛,全身還被火焰灼傷,血量不斷減少,他實在是無法繼續冷靜下去,也因此,他衝動的罵了她。

「妳實在是太亂來了!要是剛才我們沒有立刻幫妳治療,妳就會死,妳知不知道!」

「剛才那種狀況,應該還有其他方法能救妳脫困,妳根本不需要用這種同歸於盡的方法!」

「現在是組隊,既然大家是伙伴,為什麼妳不信任夥伴一點?為什麼老是要一個人逞英雄?」

明明我就在妳身邊,為什麼妳要選擇這種方式?為什麼不等我救妳?

有好多好多的話他想對她說,但,最後卻又全都忍下了。

我那時候是不是做錯了?遙日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深深自責。

雖然貓對他笑著保證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可是他好像看到她眼角閃著淚光。

他……竟然讓貓哭了。

「遙日,你不要著急,這種事情還是慢慢進行會比較好。」北宮夜雪安慰道。

「對啊,反正你現在也有很多事要忙,就慢慢來吧。」黃泉鎖鏈附和的說道。

「遙日,上次跟你說的那個建議,你有開始進行了嗎?」凌依轉移了話題問道。

「你是說,要我朝『全面型魔法師』邁進的事情?」遙日確認著對方的問題。

「對!沒錯!」凌依笑著點頭,「以後你跟貓一定會有機會遇到,到時候,你一定要讓她發現你有改變,讓她覺得你變厲害了,這樣她就會對你刮目相看。」

「對對,要讓對方發現自己改變的最好方法,就是從作戰這方面著手。」艾奎拼命點頭表示認同。

「嗯,我有在努力。」遙日點頭答道:「只是……進度有一點慢。」

「那是當然啊!」凌依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著,「那是遊戲裡面最難的職業,如果那麼容易練成,那就沒有意義了。」

「會慢嗎?我覺得遙日目前已經算是進步神速了。」艾奎稱讚的說道:「上次看你們跟司徒狂風的公會戰,我覺得你進步很多。」

「不,那樣還不行。」就遙日看來,那樣的程度還不夠引起貓的驚豔。

「這樣吧,反正現在也沒有別的事情要做,我們陪你練習。」黃泉鎖鏈提議著。

「好,那就麻煩你們了。」

 

只要能抓住貓的目光,我願意做一切的努力。

但是,這樣真的能夠得到她的回應嗎?

原先的信念似乎開始有所動搖了……

 

「嘿嘿嘿,遙日,你想不想聽一個好消息?」某天,紫玥突然故作神秘的對他說道。

「什麼消息?」

「那個計畫……已經快要成功了喔!」紫玥的語氣中透著興奮。

「啊?妳指的是……」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他有些無法理解。

「笨呐!就是你跟貓的事情啊!」紫玥沒好氣的賞他一記白眼。

「妳是說貓她……」遙日後知後覺的會意過來,「真的嗎?她、她是怎麼跟妳說的?」

遙日急切的想要知道全部的經過。

「貓她今天親口跟我還有月雪櫻坦承,說她喜歡你。」

聽到這個期待已久的答案,遙日的心跳突然的加快。

「然、然後呢?貓她還有說什麼?」

「沒有然後了。」紫玥適時的潑了他一桶冷水。

「啊?貓就只有說這樣?」遙日錯愕的一愣。

就只有這樣?他還以為能夠聽到貓的詳細想法,例如為什麼發現自己的心意、什麼時候發現的?她欣賞他哪一點?

「那、那現在我應該去跟她表白嗎?還是……我現在該怎麼做?」雖然期盼了這個答案許久,也曾經設想過種種可能的狀況跟反應,但現在聽到了,他還是不由自主的慌了手腳。

「紫玥,我現在該怎麼辦?」

「什麼都不用做。」紫玥給了極為明確的指示,「現在你只要等著貓來跟你表白就好。」

「貓……要來跟我告白?」遙日作夢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沒錯!」紫玥篤定的點頭,「她現在決定要反過來追求你,所以你就只要耐心的等待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

抱著緊張又期待的心情,遙日這一等就是幾天過去。

「貓……她該不會忘記了吧?」一直沒等到貓有所回應,遙日從最初的開心轉成失落。

「遙日,你在胡說什麼啊?」聽到他這樣的結論,艾維克無奈的搖頭苦笑,「告白這種事情又不是生活上的瑣碎小事,怎麼可能會忘記?」

「可是貓她完全都沒有動靜。」遙日滿臉苦悶的道。

「會不會是因為她太忙了,所以一直沒有時間來找你?」土耳其藍說出另一種推測。

「有可能喔!」艾維克認同的點頭,「公會城的任務雖然還沒開始,不過已經聽說有不少公會開始進行準備了。」

「難道貓要等到這個任務結束後才要來找我嗎?」一想到有這種可能,遙日更加苦惱了。

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公會城的任務?他還需要等多久?

「如果她沒時間來找你,你也可以製造機會跟她相處啊。」土耳其藍笑著提議。

「可是我現在又跟她不同公會,要怎麼……」

「當然是利用公會城的任務囉!」土耳其藍說出她的想法,「明天不是要開始公會城的任務了嗎?屆時我們一定能夠在相同的任務地點遇見。」

「不,那個任務是由許多小型任務的分支組成,並不見得一定會遇到。」遙日搖頭解釋道。

「這簡單啦!」艾維克笑嘻嘻的說道:「我們可以跟焰星他們串通,讓他們安排貓跟我們解同一個任務、去同一個地方,那不就得了嗎?」

「這個辦法不錯,我贊成!」土耳其藍同意的點頭。

討論過後,遙日隨即將這樣的想法告訴了焰星,而焰星也表示會給予支持,為了讓計劃更周全、避免節外生枝,他們還特地找了格鬥天丸他們公會的成員,要他們從旁「協助」,務必讓貓跟遙日他們能夠「順利的巧遇」。

 

再次見到貓,遙日其實非常高興,如果依照「計畫」,格鬥天丸他們應該會他們同行,雙方人馬一起解任。

只不過,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啊……

「不行,我們要先去找大藍。」貝佳婉拒的回道:「不能跟你們同行,真是很遺憾。」

怎麼會這樣?當初不是說好……遙日張口結舌的望向格鬥天丸,後者只是苦笑以對。

正當遙日想要找其他藉口跟理由說服對方時,貓先他一步開口了。

「其實我們還是可以一起走啊,反正都是在同一個地區,前面這段路是一樣的,快到目的地時再分散行動不就好了?」

聽到貓這麼提議,遙日真是感到喜出望外。

接下來的一路上,儘管遙日被一群女生纏住,沒辦法接近貓,他的注意力卻還是始終在貓的身上。

看著她暴力的打飛食人妖怪,毫不留情的將怪物踩在腳下,專注而且蠻橫的跟怪物對打,遙日突然有一種懷念的感覺。

「咕嘎,我不敢了、下次不敢吃人了。」

「不要打了,我內傷了……」

「大姐,我知道錯了,以後我、我改吃素,我吃素……」

因為無法承受這樣的暴力對待,食人妖們眼中含淚的向貓求饒。

「那個女生怎麼這麼暴力啊?」

「她打怪的方式好狠、好恐怖。」

「我們……還是離她遠一點好了。」

同行的女孩們紛紛做出了負面評論。

聽到這樣的說法,遙日其實很不高興,雖然很想要責備對方不要亂下評語,但他最後還是忍住了。

「貓她其實很好相處,妳們不用害怕。」他試圖幫貓扭轉形象,「我以前認識貓的時候,她就是像現在這樣,很喜歡打打殺殺,打架的時候甚至比男生還厲害!她是個很有趣的人。」

而他,就是喜歡這樣子的她。

結束短暫的路程後,兩個隊伍也分道揚鑣,貓他們前去找貝佳口中所說「大藍」,而他們則是前往任務的目的地。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波折找尋後,他們終於找到任務指定的物品──通訊圖騰。

「找到了,就在那邊。」看著前面的發光體,遙日快步走上前。

「遙日,等等,先不要拿。」艾維克拉住了他。

「為什麼?」

「我剛剛想到一個有趣的計畫。」艾維克笑嘻嘻的道:「你想要能夠『經常性』跟貓相處對吧?」

「你有辦法嗎?」遙日喜出望外的反問。

「我們在這邊等貓過來,然後跟她進行打賭。」艾維克說出他的想法,「看誰能夠先拿到通訊圖騰,輸的那一方要到贏家的公會工作幾天,現在我們知道這個物品的位置,這個打賭一定能贏,貓一定會到我們的公會來,這樣你就能經常看到她了。」

「可是這樣對他們有點不公平。」遙日猶豫著。

「哎呦,愛情本來就是有點耍心機。」艾維克說出了謬論。「你不製造跟貓相處的機會,你要貓怎麼跟你表白?」

「遙日,你就試試看吧。」土耳其藍建議的說道:「但是,這個提議要由你去說,不要讓艾維克開口。」

「咦?為什麼?」這個說法反而讓艾維克不解了,「這種東西,誰來說不都是一樣?」

「個人品性問題。」土耳其藍揶揄的笑著,「要是由你來說,貓一定會覺得你有某種陰謀,相對之下,遙日就讓人比較信任,由他主動開口,貓一定不會懷疑。」

「嘖!好啦、好啦,反正我是邪惡的壞人,是一個被藍嫌棄的壞蛋。」艾維克沮喪的走到角落處,蹲在斷牆旁邊。

「呃,艾維克,那個……」遙日有些遲疑的叫道。

「我不要你安慰,我只要我家的小藍。」艾維克任性的說道。

「我不是要安慰你。」遙日有些尷尬的苦笑,「我是要跟你說,你那附近有怪物生出來了,你最好小心一點……」

就在遙日開口說話的同時,那些新生出來的怪物對艾維克展開了攻擊。

「該死!沒看到我現在心情不好嗎?你們這些不長眼的臭蟲,今天我就替天行道,將你們全部殲滅!」

突然遭到攻擊艾維克,索性將怒氣全發在怪物身上,一陣大暴走後,怪物們被他全數清空。

「呼~~心情好多了。」隨手整理了一下頭髮,艾維克重新恢復了笑容。

「先出去吧。」土耳其藍開口道:「剛才格鬥天丸傳密語給我,說他們快要抵達這邊了,我也已經將計劃告訴他,請他配合我們進行。」

「嗯嗯,不愧是我最棒的小藍,做事總是這麼周全。」艾維克開心的稱讚道。

接下來,一切事情就如同他們計畫的一樣,貓答應了這場比賽,並且成了輸家,成為了MASK公會的短期僕人。

本以為,這樣一來貓跟自己相處的時間會變多,沒想到公會裡的人卻是爭先恐後的「搶貓」,讓遙日完全無從接近她。

就算兩人順利在一起解任務,貓對他的態度也始終是有點疏遠,並沒有像以往那麼親近。

難道說,貓後悔了,不想要跟我告白了?遙日起了這樣的擔憂。

這種心裡七上八下的情況,一直到了他們跟路西法組隊進行任務,變得更加劇烈與不安。

雖然從紫玥那邊得知貓的心意是在自己身上,但是在事情還沒定案之前,一切變數都有可能不是嗎?

再怎麼樣,路西法可是自己的情敵啊!他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搶走貓的人,要他怎麼不提防、不排斥?

儘管心底焦急的有如熱鍋上的螞蟻,但他也明白,貓不喜歡他跟路西法之間發生爭執,所以他一直壓抑自己,始終跟路西法保持著友好的態度。

只不過在壓抑的同時,他心底的那份焦慮卻也緊繃到了最高點。

尤其是到了中途,他聽到路西法有事情要跟貓說,卻又不想讓自己聽見的時候,當下他真的很想衝上前問個清楚。

但……他又不想讓貓為難,也不想惹貓生氣,最後,他索性賭氣的下線離開。

 

怎麼辦?要是路西法對貓告白了,那、那……

帶著滿肚子的悶氣與不安,他在焰星的工作室內來回踱步。

「要是擔心,那你不會『偷窺』一下喔?」痞子殺手在旁說著風涼話,「要是怕被發現,你可以用『那個』啊,你們這些管理階層不是有一個系統,可以打開一個視窗監控遊戲的狀況?」

「那個系統是為了要觀察遊戲運作的情況所設立,並不是用來監視玩家,而且這種行為已經涉及侵犯隱私。」遙日否決了這項提議。

「既然這樣,那就沒辦法囉!」痞子殺手朝他一攤手。

「可、可是我……很想要知道他們的對話。」遙日沮喪的道。

他也知道自己這樣子根本就是心口不一,可是他就是無法克制這樣的矛盾狀況。

「貓,對不起。」

突然而且意外的,路西法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咦?」遙日錯愕的望向開啟螢幕的焰星。

「唔,怎麼我老是覺得這邊的場景缺了點什麼。」焰星故作沉思的望著畫面,「痞子,你覺得這個墓園需不需要再加什麼東西上去?」

「這個咩,我可能要『看久一點』才會找出問題點。」痞子殺手從善如流的接口回道。

「嗯,那你就慢慢看吧。」

多虧這兩人的一搭一唱,遙日這也才能看完整個對話,也藉此瞭解了貓的心意。

「……我也喜歡遙日。」

貓,貓她說喜歡我,她跟路西法說喜歡我……

雖然沒能得到貓的當面告白,但,光是這樣,就已經讓遙日的情緒瞬間在沸騰,心臟更是撲通撲通的狂跳。

「我、我要去找貓。」遙日喃喃的說道:「我想要見她……」

「我陪你去!」痞子殺手自靠奮勇的道。

「現在不是讓你當電燈泡的時間,」焰星制止了他。「而且你不是有準備一份『禮物』要給他們?要是你跟去了,誰要來送禮?」

「對喔!我差點忘了這件事。」痞子殺手因此放棄了,「遙日,要是貓答應當你的女朋友,你要記得傳訊息通知我,我有一個驚喜要給你們。」

「好。」

「鑰匙。」焰星將自己車子的鑰匙丟給他,順帶叮嚀了句:「注意安全,不要違規。」

「我知道。」

經過一段時間後,遙日來到了立人家門口,還沒按電鈴,立人就已經先一步為他開了門。

「剛才焰星已經跟我說了大概經過,」立人笑著對他說道:「我那個任性老妹,以後就請你多多包涵了。」

「我會!我一定會對她很好、對她很體貼,我……」

「停、停。」立人截斷了他的話,順手往上指了指,「這些話你應該要跟樓上的『當事者』說吧。」

「嗯。」

帶著興奮、緊張與忐忑的心情,遙日來到了貓的房間門口,輕手敲了敲門。

「叩叩叩……」

等待了一會,房間主人終於有了動作。

原本遙日已經在腦中擬好了說詞,想要好好的跟貓表白,將心情完整的告訴她,將這陣子壓抑在心裡的話全盤說出,但,當房門打開,見到久違的她時,那一長串的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因為對貓過於想念,見到她的那一刻,遙日激動的無法自己,他抱住了她,緊緊的、有些過度用力的,將她摟在懷中。

「貓……」他輕聲喊著她的名字。

我好喜歡妳,真的、真的好喜歡妳……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