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我有沒有說過這件事情

 

「我,其實不知道該怎麼寫小說」

 


請不要覺得我在開玩笑…

 

我不懂什麼起承轉合、不懂架構或深度、不懂文章的評論與分析

 

不是謙虛,我是真的什麼都不懂

 

甚至連「的、得、地」的用法,也是寫小說之後才搞清楚

 

打從一開始,我的學習方式就不是正統路線,我只是將故事寫出來,想著該怎麼修改、該怎麼讓我的故事說得更清楚,如此而已

 

其他像是:架構、筆法、人稱、風格、大綱、場景、設定等等,那些都是從寫作中慢慢摸索學來

 

我的腦筋不聰明,儘管曾經聽過別人討論寫作技法等相關事情,但我卻完全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只能沉默地看著別人討論

 

若想問我該怎麼寫小說,我的答案很簡單

 

「寫就對了!」

 

說了一堆、設定了一堆、想了一堆…沒有著手去寫,那些東西又有何用?

 

不動手進行,你的故事該怎麼出現?

 

難道要將那些大綱、架構扔給讀者讓他們猜嗎?

 

 


寫故事沒有很難,就只是「寫」,持之以恆的寫

 

「將故事寫出來,並且完成它。」

 

很簡單的一件事,但,能做到的人卻不多。

 

 

也不要覺得作家這個職業很神奇,大家都是同樣的生物

 

我的肚子裡面裝的不是墨水,是食物跟胃酸…

 

不認識的成語跟國字很多,喜歡看的書是漫畫不是小說

 

看到古文或詩詞,腦袋同樣是一片空白…

 

英文跟數學更是直接從我腦中刪除的東西

 

我都能寫文了,你們沒理由不行,不是嗎?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