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恭喜,祝你們甜甜蜜蜜、直到永久!」

「祝你們幸福喔!永遠幸福快樂!」

一上線,一堆道賀祝福的訊息不絕於耳,炸的我耳朵快要重聽了。

知道這些朋友全是好意,但是這樣的情況真是讓人很尷尬又很不好意思啊~~

墓園位於熱浪城的左前方大門,距離約莫兩百公尺左右。

在墓地見不到熟悉的朋友身影,我隨即走往熱浪城找人。

才剛接近門口,我便見到了我們幾個公會的成員,聚集的人群,初步估計大約有五十個人左右。

不過是解個任務……有必要找這麼多人嗎?一邊訝異著聲勢的浩大,我一邊朝朋友們走去。

「貓,妳未免也太誇張了吧?」一見到我,路西法就對我大聲嚷嚷著:「下線前才聽到妳說妳喜歡遙日的事情,才想說日後找機會幫你們兩個,結果一上線就看到你們已經開始交往的消息。」

「果然是行動派啊!」阿道夫揶揄的附和著,「做事情迅雷不及掩耳,瞬間就搞定一切,貓老大的行動魄力,真是讓小弟我感到萬分佩服。」

「貓,恭喜!」土耳其藍握住我的手,開心的道:「我相信遙日會對妳很好,你們一定會很幸福的!」

「謝謝。」我不知所措的笑笑。

我想,我現在的臉一定很紅。

「貓,雖然遙日已經是妳的人了,但是他也是我的好兄弟!」痞子殺手一把勾住我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叮嚀道:「我可是事先跟妳說清楚,妳可不能欺負他啊!要不然可不要怪我不顧朋友感情,我一定會站在遙日那邊挺他!」

「我當然知道你會站他那一邊啊。」我似笑非笑的掃了他一眼,「雖然說這次的計畫有很多人參加,不過,我想最大的『功臣』應該是你跟焰星吧?」

「哎呀呀,說我們是最大功臣,那怎麼好意思呢~~」痞子殺手嘻皮笑臉的道:「不過,要是妳想要送禮物給我們當作是感謝,我也不會拒絕就是了。啊!對了,我前天看到黑戰士的店裡有幾樣新上市的甜點,看起來好像很好吃,妳可以考慮送那個給我。」

「光送甜點怎麼能夠表現出我對你們的『莫大感謝』呢?要送當然要送更好的囉!」

「喔?是什麼?」痞子殺手好奇的望著我。

「我……送你下地獄,讓你重新做人!」我一劍結束了痞子殺手的性命,讓他成了亡靈。

「嘖嘖!早就知道妳就算談戀愛、交了男友還是一樣凶巴巴。」痞子殺手無奈的搖頭。「算啦!反正我也賺到了一份蛋糕,被刺這一下也算值得啦!」

「賺到蛋糕?什麼意思?」

「我跟焰星打賭,賭妳在知道事情經過之後,會不跟我們計較,還是會找機會報復。」痞子殺手說出了大致的狀況,「焰星賭會,我賭不會,輸的人要請對方吃蛋糕。」

聽到這裡,皇甫離火插嘴中斷了他的話,「如果照你這樣說,那應該是焰星贏吧?怎麼會說是你賺到蛋糕?」

「這就要看目的性啦!」痞子殺手故作神秘的笑笑,「反正我只是想要吃蛋糕,他贏或我贏都無所謂。」

「因為要請客,所以你也可以一起吃,是這個意思嗎?」土耳其藍猜測著他的想法。

「沒錯、沒錯。」

「想吃甜點你就去買來吃就好,幹嘛繞這一圈,費這麼多功夫啊?」我不以為然的反問。

「這個妳就不懂啦!甜食雖然很好吃,可是一個人吃有時候也會無聊啊!美食本來就是要跟人一起分享,有朋友一起吃,點心吃起來也會更加美味!」

解說完理由,痞子殺手的語氣突然停頓了一下,而後刻意降低音量,對我們幾個提醒道。

「等一下焰星他上線,你們千萬不要跟他說啊!那個大魔王他不太愛吃甜食,要是讓他知道我設計他吃甜點……」痞子殺手作出一個驚恐、害怕的表情。

「要我們封口啊?」我邪惡的對他笑笑,「當然可以,遮口費先拿來吧。」

「啊咧?」痞子的臉垮了下來,「貓,妳這是在趁火打劫?」

「好歹我也算是一個強盜,看到肥羊出現當然要搶啊!」

「……」痞子殺手悶住了。

也就在我想趁機敲詐痞子一番時,遙日的聲音打斷了我的行動。

「抱歉,我遲到了。」

他一出現,所有的話題跟目光都轉向了他。

「嘿!這位親愛的男朋友,你竟然讓你女朋友等你?該當何罪!」

「你這個臭小子,追到貓就變神氣了嗎?竟敢讓我們一大票人都站在太陽下等你!」

「抵制這種幸福的傢伙!一定要給他處罰!」艾維克惡作劇的吆喝著。

「對對!一定要懲罰!」凱薩作勢架住遙日。

「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遲到,我是在收拾東西。」遙日無辜的辯解,但臉上卻還是掛著過度燦爛的傻笑。

「喲?還有理由?」

「什麼東西要你收這麼久啊?要收拾東西不會晚點再收嗎?」

「因為等一下我要搬去貓他們家,所以就先……」

「什麼?你們才開始交往,就要同居了?」遙日的發言引起現場一片震驚。

「該不會過兩天我就會聽到你們結婚的消息了吧?」

「你們兩個的行動會不會『太有效率』了一點?」

「我……」

場面在瞬間陷入鼓譟與混亂,我跟遙日想解釋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就在我們都感到頭疼與不知所措時,焰星的聲音傳來。

「真是遺憾,這件事情並不如大家預期的那樣。」

焰星的發言成功止住人群的聲音,大家全靜了下來,想聽聽他的說法。

「遙日本來是跟我租房間居住,可是因為最近我需要擴充一間書房,所以只能請他搬家,後來立人說他們家有空房,要遙日先暫住在那邊,要是日後找到新房子他再搬走。」

「哎呦,不管原因是怎樣,反正他現在算是近水樓臺,而且這也算是同居啊!」

「對咩!這傢伙真的是讓人太羨慕啦~~」

「各位,現在我們私底下開開玩笑可以,可是你們可千萬不要讓立人聽到這件事情。」焰星提醒的說道:「雖然現在大家一些觀念都很開放,可是你們也知道,立人很保護他這個妹妹,要是讓他聽到一些不好的傳聞,遙日恐怕就要流落街頭了……當然啦!如果你們有人能夠提供遙日新的住所,那就隨你們說吧。」

焰星雖然刻意用輕鬆的語氣說話,不過他話中的那份威脅,卻是讓在場的人感到一股壓力。

「放心,大家都知道是在開玩笑,不會亂造謠、捏造八卦啦!」

「對啊,只是開開玩笑咩~~」

「大家都這麼熟了,當然知道遙日不是那種人。」

「就算真的會有事情發生……我想應該也是貓將遙日吃掉,而不是遙日吃掉貓吧!」

「哈哈哈,我也是這麼認為!」

「有同感啊!要注意貞操的人應該是遙日才對!」

「喂,你們……」我真是感到哭笑不得。

就算玩遊戲的時候我很『強勢』,我也不可能會對遙日亂來啊!而且我的初吻還是被遙日給……

我是無辜的啊啊啊啊~~雖然很想這麼大喊,可是這種事情我實在沒有辦法說出口,真是好悶吶!

當這群人終於覺得已經玩夠、不再捉弄我跟遙日時,已經是半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跟隊友們大略解說完金字塔內的狀況後,我們隨即跑去先前遇見埃拉特的地方找他領路。

「你們還想再去冒險?」埃拉特質疑的望著我們,嘴上數落的說道:「之前那次沒有丟掉你們的小命算你們幸運,我勸你們還是打消這樣的想法吧!」

「之前是因為人數太少,我們的戰力不足才會失敗。」我解釋的回道:「這次不一樣,我們找了很多同伴過來幫忙,絕對沒有問題!」

「沒錯!這次我們的戰力充足!肯定可以將那些怪物打的落花流水!」路西法信心滿滿的道。

「人數很多?」埃拉特往我們身後張望了下,「我看到的還是只有你們幾個,妳說的人在哪裡?」

「在城門口。」阿道夫回道:「現在所有人都已經蓄勢待發,就等著你帶路了。」

領著埃拉特,我們帶他到其他人集合的地方。

見到眼前的一群人,埃拉特原本不悅的臉上這才出現了一些笑容。

「這樣才對嘛!雖然跟軍隊的人數還是有差,可是就是要有這種規模才行!」埃拉特滿意的點頭。

「走吧!現在就立刻出發!」

得到埃拉特的認同後,他隨即催促著我們動身。

 

進入金字塔後,之前還覺得有些棘手的怪物群,因為多了許多夥伴一同對抗,打起來可說是非常輕鬆。

一開始們還是沿用原計策,將房間內的怪物一團團引出、一群群慢慢清,在清完一個房間,熟悉大致的狀況、了解怪物之後,仗著人多勢眾,大夥便很豪邁的衝入下一個房間,對著房裡的怪物展開大屠殺。

魔法師大肆放出火焰雨、流星衝擊、冰風暴等等大範圍技能,其他人則是在怪物被魔法轟掉一堆血量之後,趁隙補刀結束它們的性命。

「欸欸,你們、你們要小心啊,這樣要是引來更多守衛呢?」埃拉特對於我們的行動感到擔憂,在隊員們進行攻擊時不斷對我們叨念著。

「小心為上,你們這樣太魯莽了。」

「嘖嘖,我真是沒見過像你們這樣的一群人,完全沒有所謂的作戰策略!全都是一群魯莽的傢伙!」

「不是跟你們說動作儘量放輕,說話聲音不要太大嗎?你們、你們竟然在這邊丟炸彈、玩爆破?哎呀呀呀,我的耳朵快被你們震聾了!」

「喂!我要認真的重申一次,你們這樣亂搞,要是我發現情況不對,為了顧全我的命,我一定、肯定會丟下你們逃跑!」

「這個沙妖怎麼這麼嘮叨啊?」路西法不悅的皺眉,「從進門開始就一直唸到現在,他嘴不酸、口不渴啊?」

「這大概是他的『特色』吧。」皇甫離火朝他聳聳肩,似乎對埃拉特的態度並不以為意。

「清完了,接下來要怎麼走?」結束戰鬥,隊員們轉而詢問領路人。

「先去左邊的房間找一把紅色的鑰匙。」埃拉特指著左邊的一個小房間道:「找到鑰匙之後才能夠前往第二層。」

「這邊有幾層啊?」沒來過這裡的隊友,有人好奇的問。

「之前來這邊打怪的時候,記得是三層。」曾經到訪這邊的其他人如此回道。

「錯了、錯了!是八層!」埃拉特更正道。

「八層?」聽到這可觀的數字,在場的人全都為之一愣。

天啊!我們光是打這一層就用了快一小時的時間,八層那不就要……

「瞧瞧你們,光是聽到這樣的數字臉就嚇白了,這樣怎麼當個冒險家?」埃拉特譏笑道:「不用擔心,你們要找的時光之鑰位於第三層,不需要全部闖完。」

「還好不用全部……」發現要闖的關卡不多,我們這才放下心來。

「鑰匙找到了,現在要去哪裡?」

搜尋鑰匙的幾個隊友從房間裡走出來,問著下一個行動。

「去找這一層的守護者『奈芙蒂斯』。」埃拉特轉身往走道外頭走去,「打贏她,我們才能打開通往第二層的門。」

前往尋找守護者的路上,腳下踩著的地面鋪上了顏色鮮紅的地毯,黑色牆面上的水晶也轉成了紅色調,雖然場景佈置只是做了些微改變,但,氣氛卻逐漸顯得凝重起來。

沿途的怪物依舊繁多,但這並不影響到大家前進的速度,在一分鐘內,怪物群就會被我們滅掉。

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了通道的底端,守護者「奈芙蒂斯」所在的場所。

裡面是一個極為寬廣遼闊的空間,地上泛著灰白色寒氣,紅色的火焰繞著圍牆飄著,在我們步入之後,一個幽幽的女子聲音同時傳來。

「是誰,竟然打擾死者的安眠……」

場地中央,一道紅色光芒出現,一名手拿長杖的女子在紅光中現身,她的頭頂上頂著像是籃子般的裝飾物,身後有一對翅膀,長布纏裹成她的衣服。

在她現身之後,空中也同時顯現獵鷹、隼以及其他鳥類,數量多就像是要將這地方佔滿一樣。

「吾乃奈芙蒂斯,死者的守護神。」奈芙蒂斯神情嚴肅望著我們,「外地人,你們為了什麼而來?」

「我們……」

才在想要怎麼回答會比較好,埃拉特就搶先開口了。

「當然是為了打敗妳而來!」

哇咧,這裡可是她的地盤耶!你竟然說話說的這麼囂張?

「愚蠢的莽夫!竟敢挑戰吾的威嚴?」對方明顯被埃拉特激怒了,「你們的無禮言行,就拿生命來賠罪吧!」

「好了,你們快點解決她,我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跟對方囂張的放話之後,埃拉特像是沒事人一樣的走到我們身後,要我們快點去迎戰。

「……等一下過關之後,記得提醒我海扁他一頓。」路西法頭冒青筋的說道。

「加我一份。」

「我也是。」

大概是真的隱忍許久,不少隊友附和著路西法的話。

呵,看來這個沙妖真是惹惱了不少人呐!我無言的苦笑著。

「你們的冒險到此為止,這邊便是你們生命的終點!」怒沖沖的說完這句話,奈芙蒂斯發動她身邊的鳥群展開攻擊。

鳥群們發出音調不同、但同樣充滿威脅性的叫聲,使用牠們銳利的鳥嘴與爪子發動攻擊。

雖然鳥群的攻擊力不如惡魔守衛強,但,由於鳥群移動速度極快,不少人在應變上稍微顯弱,這場戰我們打的有些辛苦。

「不能先困住牠們嗎?束縛術能用嗎?」

「不行,牠們移動太快,很難鎖定!」

「那有沒有別的辦法?」

「暈擊或者遲緩、閃光還有陷阱,這幾個都試試看!」

「很難呐!如果不將牠們的速度減慢,幾乎拿牠們沒輒!」

這可真是讓人頭疼……雖然我能跟上鳥群的速度,但,光靠我以及少數幾個具有疾行術的人抵擋,這樣還是不夠啊。

「暴雷,出來!」為了應付這些飛禽,我叫出了同樣具有高速飛行能力的暴雷。

「你將這些鳥給困住,我要放網子捉鳥。」我對牠吩咐道。

「嘎啦啦,是,暴雷這就去困住牠們!」

為了能成功吸引鳥群,暴雷身上發出強大的閃光,讓目標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牠身上。

「魔法師預備!」我跟隨暴雷飛到半空,並對底下的隊友們喊道:「等一下我會先用網子將牠們網住,然後你們趁我拖住牠們的時間進行攻擊!」

「了解!」

「貓,靠妳了,加油!」

暴雷以極快的速度衝向鳥群,當牠成功的將鳥群的注意力吸引住時,開始在空中繞圈,讓鳥群跟著牠飛行。

就在暴雷將圈圈越繞越小時,我手上的光網也早已經備妥了。

抓準適當的出手時機,我讓暴雷先行脫身,而後才將手上的網子拋出,也就在這時,遙日快速出現在另一頭,接住了我拋去的網子的一角。

「趁現在,往下拉!」我們兩個用力將網子壓向地面。

雖然順利網住鳥群,但,光靠我們兩人的力量根本沒辦法壓下牠們的騷動。

就在我們快要拉不住時,其他人快步衝上前幫忙,趁著成功壓制住鳥禽的時機,已經在一旁待命的隊友紛紛放出魔法,先是將鳥群的行動壓制、讓牠們暈眩失去飛行能力,而後就是一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

好不容易殲滅鳥群,場上只剩下奈芙蒂斯一人。

「快點解決了她,殺了她就能夠往第二層前進了!」埃拉特有些興奮的催促道。

「愚蠢之徒,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對抗吾?」奈芙蒂斯揮動著她手上的權杖,嘴裡開始唸道:「對吾宣示忠誠的亡靈啊,現在該是你們現身為吾作戰的時刻,起來吧!快點從沉睡中醒來!為吾消滅這群冒犯者!」

回應著奈芙蒂斯的呼喚,原本泛著灰白色冰氣的地面,發出了紅色光芒,那些光芒逐漸聚成一個個的形體,它有著近似人的外輪廓,卻沒有五官、頭髮、指甲等等細部部位。

「嘎啦啦!生靈出現!大家請小心!」暴雷警告的喊著。

「生靈?那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沒遇過。」

聽到這個「新品種」怪物,所有隊員臉上全寫著茫然。

玩遊戲玩了這麼久,雖然不見得所有的怪物都知道,但,至少對怪物的認識也有八、九成,生靈這個怪物名稱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生靈是一種會變形的怪物。」焰星為我們大家解說著,「它會混入隊伍中,變成最靠近它的玩家,造成隊伍中的夥伴自相殘殺。」

「哇咧,竟然有這種怪物!」

一聽到對方會變化成自己的模樣,不少隊員紛紛往後退,深怕被對方給「拷貝」了。

「不用擔心。」焰星近一步解說道:「雖然外型被複製了,但是攻擊力並不會完全相同,它們大概只會有本尊一半的戰力而已。」

「只有一半啊?那還好。」

「對啊,我本來還擔心它會變得跟我們一模一樣,要殺可就麻煩了。」

知道怪物的威脅性不強,我們這才稍微安心一些。

「幾個人上去應付就好。」我往前朝生靈走去,「其他人往後退,不要靠近戰場,這樣一來,就算殺怪的人全趴了,我們也不至於全軍覆沒。」

「為了避免無謂的傷亡,大家就負責殺『自己』好了。」皇甫離火提議著,自己也跟著往前走了幾步。「只有自己才會知道哪些是仿冒的傢伙。」

「大家分開一點,不要聚在一起。」痞子殺手笑嘻嘻的走向另一邊場地,「不然這些怪物混在一起,打起來也很麻煩。」

「所以……目前就是我們幾個上場?」焰星確認性的問道:「我、痞子、貓、皇甫?」

「還有我!」路西法追了上來。

「我也是。」遙日站定在我身旁。

「那就上吧!」抽出長劍,我快步朝前方的生靈群衝去。

在我接近它們的時候,生靈們立刻轉變成我的模樣,拿著跟我相同的長劍,用我所擅長的招式發動攻擊。

「氣功彈!」複製人甲喊著。

「鳳凰焰斬!」複製人乙揮出了帶有火光的劍氣。

「流星重擊!」複製人丙使出了魔法。

看著這些經常被我用來攻擊別人的招式,如今全用在我身上,我真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其他人也遇到跟我同樣的狀況,痞子殺手差點被他最愛的大傘打中;焰星那具有特殊功能的紙卡滿場飛;路西法的十字斬法將地面畫出一道道刻痕;皇甫離火的暗黑攻擊……

「嘖嘖!差點被我最喜歡的招式擊中。」痞子殺手身手敏捷的閃過一劫,「這是不是叫做『自食惡果』啊?」

「唔,這應該比較像是『現世報』吧!」路西法用了另一種說詞。

這兩種形容詞都不怎麼洽當吧……我真是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嘎啦啦?自食惡果?現世報?好像怪怪的呢~~」暴雷側著頭,似乎有些不能認同,「暴雷覺得,這應該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或者是『以牙還牙』呐!」

「貓,看來妳家的寵物比那兩個人還要聰明啊。」焰星感嘆的搖頭。

「是啊,也許該叫他們跟隨暴雷學中文。」皇甫離火也是一臉的無奈。

「焰星好過份!」痞子殺手不服氣的嚷嚷:「再怎麼說我都是外國人啊,中文能學到這種程度已經能說是『驚天地、泣鬼神』了!你竟然還這樣損我!你這個同居人真是沒良心!」

「我的中文雖然不算很好,可是至少也算是『不錯』,我的初級中文測試還有拿到八十分的高分呢!」路西法同樣不甘的為自己辯解。

「初級中文測試是『九歲以上、十二歲以下』的兒童中文程度測試,請問一下,你的高級中文測試幾分呢?」皇甫離火語氣平淡的望著他。

「啊、這……」路西法愣了一下,也就在這短暫的停滯時間,一旁的生靈趁機次了他一劍。

「吼!該死的複製怪!沒看到我在跟人聊事情嗎?竟然用這種賤招偷襲!我要將你們全剁成肉泥!」

路西法發出意味不明的吼叫聲後,開始大肆攻擊著怪物。

「喂喂,就算你想砍怪洩恨,也不用砍『我』啊。」發現路西法順手殺了變形成自己的怪物,痞子殺手有點不開心的喊著,「明明說好自己砍自己的,你這樣根本就是殺過界了!」

為了不讓路西法將自己的怪物清光,痞子殺手快速從倉庫中拿出道具,開始大肆轟炸生靈。

因為這兩個人的活躍,整場戰鬥陷入了亂七八糟的戰況。

前一秒是幾條火龍飛過身邊,下一刻是重力魔法陣出現,一不小心還有可能被突然冒出的藤蔓絆倒、被滿天亂飛的粉紅色黏液怪黏上身……

「哇啊!這黏膠黏我做什麼?我又不是怪物!」隊員中,有人不幸遭到道具攻擊。

「你只是被黏住,我還被仙人掌刺到屁股!快痛死了!」

「這些道具是怎樣啊!壞掉了嗎?」

「道具沒有壞。」焰星無奈的揉著太陽穴,「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這些生靈會造成敵我不分的混淆狀態,這些道具被生靈干擾,現在場上的人都會被當成敵人,進行無差別攻擊。」

「天啊!怎麼會這樣?」

「喂!你們道具不要再亂放了!」

「火猴往這邊衝來了!大家快往後退!」

因為這樣的大混亂,導致我們原先擬定的計畫眼看就要宣告失敗,不少隊友無辜喪命在這件意外中。

糟糕!要是全軍覆沒,那就要重來了!我緊張的想要衝上前救人,但身後卻傳來追兵的聲音。

「休想跑!」

「妳的命我要接收了!」

兩個「我」手持長劍,一左一右的朝我砍來,因為來不及閃避,我被刺中了左肩、右腹部也中了一劍。

「痛……」我難受的倒下,對方也趁隙進擊,準備取走我這條小命。

「貓!」一旁的遙日打算上前搭救,但卻被另外幾人團團圍住。

我狼狽的在地上左滾右閃,努力撐住攻擊。

不行,這樣不是辦法!發現無法解決現況,我索性心一橫,下了一個決定。

「全部的人立刻架起防護屏障!」我放聲喊道:「不想死的話就動作快一點!」

「好!」

「知道了!」

就在他們準備妥當之後,我立刻發動一個同歸於盡的招式,用我僅剩的力量、殘餘的血換取攻擊力,這個招式一發出,轟炸的範圍極為廣泛,殺傷力自然也是十分強大。

在幾道衝天烈焰外加足以撼動地面的大型爆炸後,場上的只剩下少數幾個隊友以及怪物殘存。

而我,也在發動攻擊之後,成了亡魂的一員。

「……貓啊,妳自殺的威力會不會太強了一點?」亡魂隊友們朝我苦笑著。

「就是啊,我都已經架起防護屏障了,結果還是被妳轟掛了。」

「而且還是瞬間『秒殺』,我剛剛才發現原來我已經趴了!」

「這只能說是你們的防禦等級不夠。」痞子殺手收起他的大傘,臉上、身上出現些微被烤焦的痕跡。

「抱歉啦!我這個是『高級板』的自殺,威力比較強。」我打哈哈的笑著。

「高手就是高手。」艾維克半揶揄的笑著,「一般人只是將技能練到最高級,妳竟然連自殺也要升等,真是讓人佩服、佩服~~」

「我看啊,等一下我們也不用打的這麼辛苦,全用貓的『自殺攻擊』就能輕鬆過關了。」凱薩附和的笑道。

「你們兩個會不會太沒志氣了一點?」為眾人復活後,土耳其藍沒好氣的數落道:「竟然要踩著同伴的鮮血前進?你們真是墮落了……」

「不過是開玩笑咩!」艾維克澄清的反駁:「就算貓願意,我們也不會答應。」

「對啊,來這邊就是要打怪,又不是來當觀光團……」凱薩點頭回道。

「貓,抱歉,我來不及救妳。」遙日將我從地上扶起,漂亮的藍眸中出現自責。

「沒關係,我知道你剛才很想衝過來救我。」我朝他笑笑。

「嘎啦啦,暴雷沒有保護好主人,害主人死翹翹了。」暴雷同樣一臉的難過。

「就算暴雷保護了我,在剛剛那種情況下,我最後還是會選擇自爆,」我笑著安慰牠,「所以說,不管暴雷有沒有救我,最後的結果還是一樣,暴雷不用為了這種事情自責。」

「嘎?是這樣啊?所以最後主人都是會死翹翹囉?」聽到結果都會是一樣,暴雷這才恢復往常的笑容。

「下次如果再遇到那樣的狀況,讓我來吧。」遙日突兀的開口。

「啊?什麼?」

「讓我自爆吧,我不想看到妳在我面前死去。」遙日誠摯的說道。

「……」遙日的發言,我的心底泛起一陣甜意。

「啊啊,好甜啊!太甜蜜啦~~」痞子殺手大聲嚷嚷著。「就算剛才經歷過生離死別,你們也不用表現出這麼甜蜜的樣子吧?」

「嘎啦啦,太甜啦!簡直比蜂蜜還要甜呐!」

「你們是故意要讓我們這群單身漢忌妒嗎?」佐佐伊用指控的語氣道:「做人不能夠這麼狠毒啊,好歹我們也是伙伴,你們怎麼可以放這種甜蜜蜜的『愛之箭』刺傷我們的心呢?」

「好羨慕啊!真是甜蜜又恩愛的小倆口。」

「你們乾脆直接說打算什麼時候結婚算了!」

「嘎啦啦,主人跟遙日是甜蜜又恩愛的小情人!即將準備結婚囉!」暴雷開始哼出結婚進行曲。

「……」被他們這樣揶揄,我的臉在瞬間紅了。

「好了,不要多做廢話!快點往第二層邁進吧!」被我們遺忘的埃拉特,這時候剛好為我們解了圍。

「咦?往第二層?可是那個奈芙蒂斯不是還沒打嗎?」我困惑的發問。

「奈芙蒂斯?她死了啊。」土耳其藍回答道:「她跟那些怪物都一起被妳給炸死了。」

「耶?她不是這關卡的守護者嗎?怎麼會這麼弱啊?」這情況還真是出乎我意料。

「誰說當守護者的就一定要很強?」焰星笑嘻嘻的反問我。

「嘎啦啦,

「嘿!你們究竟還要聊天聊多久?」埃拉特再度開口催促,「真是受不了你們這些人類,行為散漫、喜歡聊天、做事又拖拖拉拉的……」

一邊數落著我們的不是,埃拉特一邊拿著紅色鑰匙走向最裡面的牆壁,牆面上繪有奇怪的圖案,在圖案的中心處有一個凹槽,將鑰匙插入凹槽中,用力轉動一圈後,牆壁變成了門,緩緩開啟……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