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快點想辦法跑!」變成亡魂的皇甫離火,焦急的對我喊著。

「貓,加油!」土耳其藍對我打氣著。

「反正也逃不出去了,妳乾脆壯烈犧牲,跟他們同歸於盡算了!」路西法的亡魂用慷慨激昂的語調說道。

「死也要死的壯烈一點,自爆吧!」最先陣亡的阿道夫,打哈哈的提議道。

「是啊,要趴就給它趴大一點!」佐佐伊笑嘻嘻的點頭。

「那就來放一場煙火吧。」我笑著接受了他們的意見,同時也做出了自爆的準備。

「不要。」跟我同樣殘存在場上的遙日,制止了我的動作。「我護送妳出去。」

「咦?」

護送我?他自己的血量都已經快沒了,怎麼護送?

只見遙日耗盡了他所有的魔法與血量,將一道強光加諸在我身上,失去血與魔法的遙日,立刻變成亡魂群中的一員。

「你……」

我當然知道遙日做了什麼事,他用了「犧牲」,犧牲自己的性命,為我加上了防護盾,半分鐘內那些怪物無法接近我、也攻擊不了我。

嚴格說來,這項技能跟其他自殺技法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使用犧牲可以保護一個人,但,使用犧牲……死亡的痛覺感受會加倍。

之前我曾經因為感到好奇所以嘗試過一次,那真是很痛,就像是「牙齒痛了十多天」一樣。

除非必要,要不然沒有什麼人會特意用這招救人。

現在這種情況……有必要這麼做嗎?我茫然了。

心情突然變得很複雜──開心卻又覺得心痛。

開心,是因為覺得遙日似乎很重視我,為了讓我活著,所以他做出了這樣的選擇,當然啦!這也有可能只是他為了保全場上最後一名同伴做出的選擇,並沒有其他多餘的想法,但,受到這樣的保護我還是覺得很高興。

心痛,則是因為我知道這麼做的痛楚,一想到遙日所忍受的傷害,我……

「貓,快跑!」發現我沒有立刻逃離現場,遙日大聲對我喊著。

「喔……好。」

在他的喊叫聲之下,我回過神來,身體反應性的跟隨他的話,用我所有力氣、盡我最大的速度往出口狂奔。

好不容易,我終於衝出了金字塔,刺眼的陽光讓我有些不能適應的皺眉,灼熱的暑氣再度襲身。

解暑藥劑的藥效好像過了……熱風與難受的高溫讓我察覺到這一點。

儘管想要立刻找出藥劑喝下,但,我現在可是「被追殺中」,哪有時間讓我休息喝藥劑啊!

努力忍耐著令人發暈的酷暑,一直到跑離金字塔幾公尺之後,我才停下腳步讓自己稍作休息,並開啟了倉庫,打算找出藥劑消除令人難受的狀態。

「不要停下!」遙日的警告聲再度傳來。「守衛追出來了!快跑!」

咦?還在追?我愕然的回過身,正好看到一支斧頭朝我劈下。

連一聲痛都還來不及喊出,我就變成了亡靈……

「啊啊,結果還是逃脫失敗。」見到我陣亡了,路西法無奈的抓抓頭。

「這些守衛未免也追的太遠了吧?」我不滿的咕嚷著。

就以往的經驗,通常只要離開怪物們的勢力範圍,約莫是十多步遠的地方,他們就不會再追逐,可是這次我都跑那麼遠了,他們竟然還是追了上來!殺的我一點防備也沒有……

「果然是最終大任務啊!」佐佐伊用半開完笑的語氣道:「不只是怪物等級高,就連追殺距離也比平常還要遠。」

「這樣才能表現出它是一個大型的、高級的、艱難的任務啊。」阿道夫半帶揶揄的評論著。

「埃拉特跑了,我們等一下要先回熱浪城找他對吧?」土耳其藍確認的詢問。

「對,要重新回去找他。」遙日點頭回道。

「我們到墓園復活吧!」路西法建議著,「墓園就在熱浪城旁邊,比較近。」

「那就走吧!」土耳其藍笑著催促道:「說不定我們這一群人過去,還可以跟鬼伯要『團體票』的折扣喔!」

「希望能拗的到,那傢伙的收費真是好貴!」佐佐伊搖頭埋怨,「每次在那邊復活都有一種被扒了兩層皮的感覺。」

「其實也不用全讓他復活啊。」我說出另一個方法。「只要一個人先復活,然後再幫其他人復活就好了,不是嗎?」

「咦?那個設定已經改了,妳不知道嗎?」佐佐伊瞪大眼睛反問我。

「復活的方法已經有進行更正了,」遙日解釋的說道:「現在只要去墓園就一定要找鬼伯復活,在墓園中,所有人都不能使用復活術或符咒。」

「什麼時候改的?我怎麼不知道?」我詫異的反問。

「好像是上上次的改版改的吧。」路西法推測著時間。

「唔……」我回憶了下之前的經驗,腦中仍是一片空白,「可能最近不常去墓園,所以就沒有發現這個狀況。」

「沒關係,接下來妳會有很多趴的機會,可以經常去墓園觀光。」阿道夫用一種看似鼓勵實則諷刺的語調道。

「我相信你也會是觀光團的一員。」我用同樣的話回敬他。

就在說說笑笑中,我們傳送到墓園,向鬼伯繳完復活費用,「重新做人」之後,我們坐在原地稍作休息,同時也討論起接下來的計畫。

「等一下我們先除掉巡邏的怪,然後再從房間裡一群群拉出來清。」我對眾人說著。

這次失敗的原因,就是在於我們沒有估算好巡邏守衛回來的時間,才會導致被一堆怪物圍攻。

「巡邏犬比守衛還要難纏,」阿道夫接口說道:「要是又遇到被兩團以上圍攻的狀況,先讓我召喚出的惡魔群拖住守衛,你們先集中火力殺了巡邏犬,然後再來對付守衛。」

「先去買一些補給品吧,我倉庫裡的物品快用光了。」佐佐伊回道。

「這個任務光憑我們幾個會打的很辛苦,再找一些人過來好了。」皇甫離火提議道。

「嗯,這樣也好。」阿道夫贊成的點頭,「人多一點,打起來也比較快,還可以用強壓的方式輾過去。」

「那個……我的上線時間剩下幾分鐘,沒辦法再繼續去打。」土耳其藍開口說著。

經土耳其藍這麼一提,我這才發現我也是剩下不到十分鐘的遊戲時間。

「我剩下十三分。」佐佐伊也說出了自己的狀況。

「要不然,大家現在一起下線,等一下再一起進行任務。」遙日提議著。「這段時間也可以先在公會貼公告,要會裡有空的人前來金字塔這邊集合。」

「就這麼辦吧!我也是剩下不到半小時。」路西法點頭說道。

「那就晚點見囉!」土耳其藍向我們打聲招呼後,人隨即下線離開。

緊接在她之後,阿道夫、佐佐伊也陸續下線。

「剛好趁這時候去吃一下東西,我還沒吃午餐,快餓死了。」路西法一邊抓著頭髮,一邊嚷嚷著。

「皇甫,我想吃炸餃子,你呢?」路西法開始跟身旁的皇甫離火討論起午餐。

「在下線之前,你先跟貓說清楚那件事情吧。」

啊?跟我說清楚那件事?他指的是哪一件事情啊?正準備離開遊戲的我,因為皇甫離火的這句話停住了舉動。

「啊?那件事?什麼那件事情啊?」路西法也同樣對這句話感到困惑。

「就是前幾天你跟我討論的那件事。」皇甫離火沒有直接說出,而是以一種暗示性的口吻說道:「你不是跟我說你最近發現心情不太一樣?」

「喔!我想起來了。」路西法理解的點頭,「原來你說的是那件事情啊。」

「嗯,就是那件事。」

「兩位,你們現在是在說相聲還是打啞謎啊?所謂的那件事情到底是哪件事情啊?」我的頭上冒出了許多問號。

「要現在說喔?」路西法面有難色的望向我。

「看你囉~~」我朝他聳聳肩,用著置身事外的態度回道:「我也不知道你想說什麼,你要是不想說也OK。」

「有些事情可以拖,有些事情不能拖。」皇甫離火語氣有些強硬的道:「我認為現在是說出來的好時機。」

「……好啦,我知道了。」在皇甫離火的眼神下,路西法無奈的聳聳肩。

「貓,我們到那邊去說好了。」

路西法指向一處沒有玩家以及怪物的隱密角落。

「不能在這邊說嗎?」我隨口反問。

現在在場的人就只有我們幾個人,似乎不用特意躲到角落處吧。

「有點……不太方便。」路西法的視線往一旁的遙日掃去。

看樣子,似乎是不能讓遙日聽到的事情?我大略猜測到路西法的意思。

「不用顧慮我,我要下線去休息了。」

似乎也察覺到路西法顧慮的狀況,遙日向我們打聲招呼後,隨即離開了遊戲。

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遙日他剛才說話的語氣好像有點悶?

雖然在意著遙日的情況,然而,我的思緒很快就被路西法的話拉回。

「貓,對不起。」

很突然而且意外的,路西法向我鞠躬道歉。

「等、等等,你做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要向我道歉?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被眼前的狀況弄得一頭霧水,一連幾個問號也隨之脫口而出。

「啊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說起。」路西法為難的抓抓頭髮,視線也飄向了一旁的皇甫離火,似乎是想要向他求救。

「……」接觸到這樣的視線,皇甫離火默默的轉開臉,擺明了不打算插手這件事情。

「欸,皇甫,幫一下啦!」發現對方刻意忽略他的求救,路西法索性直接點名了。

「畢竟我是外人,這種事情……我不方便插手。」皇甫離火用無奈的表情回道。

「嘖!」求援不成,路西法有些煩躁的來回踱步了幾下。

「好吧!」像是下定了決心,路西法在我面前站定,表情認真且嚴肅的道:「貓,我就直接跟妳說了,我知道這樣會很傷人,要是妳聽了覺得不爽或是生氣,妳可以砍我發洩,不管要殺幾次都可以。」

「事情……有這麼嚴重啊?」我心驚的問。

我實在是無法想像,路西法是做了什麼樣的事情,會嚴重到要我砍殺他洩恨。

「貓,我要說了喔!」路西法做出了宣告。

「好。」我認真的點頭。

「我發現……我對妳已經沒有感覺了,對不起!」

「咦?」

「我想我之前可能真的……太過衝動了。」路西法開始解釋著,「跟妳才見過一次面就放話說要追妳,然後當我知道有競爭者的時候,因為不想輸給對方,所以我就真的很投入,而且那時候我也真的認為我喜歡妳、想要妳當我女朋友……」

「嗯。」我點頭並等著他繼續說下。

「可是後來我們不是有一段時間都沒見到面嗎?那陣子我在忙公會戰的事情,緊接著又開始了現在這個公會城的任務,結果上星期我老妹突然問我,我怎麼沒有去找妳,而且也沒有再跟她聊起妳的事情,那時候我才發現……我之前對妳的那種喜歡……不見了。」

說到這裡,路西法緊張的嚥了嚥口水,留意一下我的表情之後,才又繼續往下說。

「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樣的情況,就很突然的發現,那種感覺沒有了,我並不是說討厭妳或是不喜歡妳喔!」似乎是擔心我會誤會,路西法搖手澄清道:「對妳的好感還是有,但那種感覺不是男女之間的,而是覺得妳是一個很直得結交的朋友……」

聽到了這裡,我也終於聽出路西法的想法了。

「那個……你不用道歉啦,說對不起的,是我。」我尷尬的朝他笑笑,「真的很抱歉,我之前的態度實在是太過猶豫不決,我……其實也只是將你當成朋友,對不起……」

「啊哩?原來我們想的都一樣啊?」路西法因為這段話笑了出來,「那太好了!我本來還覺得有點內疚咧!畢竟是我對外放話說要追妳……現在既然大家都沒有那個意思,那就好辦啦!我們就當朋友吧!」

「好啊。」

「那,握手。」路西法突兀的對我伸出手。

「為什麼要握手?」儘管不能理解,但我還是照做了。

「握手言和啊!就當作是我們『盡釋前嫌、重新開始』!」路西法開朗的笑著。

「這……成語不是這樣用的吧?」我真是有點哭笑不得。

「欸?不是嗎?」路西法納悶的反問:「盡釋前嫌的意思不就是:拋開以前的不愉快、誤會,兩個人重新相處嗎?」

「意思大約是這樣沒錯啦,但是……有點怪怪的耶。」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

「關於你的問題,我家有成語辭典可以讓你查詢。」皇甫離火往路西法的頭部敲了一記。「不過我比較建議你花點時間重新進修中文。」

「欸……不要吧。」路西法皺眉的嚷嚷著,「我一看到密密麻麻的字就想睡覺。」

「你……」

「啊啊,不要說這種事情了。」不想繼續被叨唸,路西法立刻將話題轉開。

「另外呢,我也祝妳跟遙日的戀情能早日開花結果!加油啊!」

「呃……你、你幹嘛突然冒出這一句啊?」

因為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突然聽到這樣的「鼓勵」,讓我在瞬間紅了臉。

「害羞什麼啦!談戀愛這種事情是天經地義的啊。」路西法用大剌剌的態度說道:「之前看他不順眼是因為我正在跟他競爭,人家不是常說『敵人相見、分外眼紅』嗎?我跟他差不多就是那樣的狀況,可是現在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我發現遙日他這個人其實也沒有想像中討厭,而且他對妳真的很不錯,我想,妳應該也是喜歡他的吧?」

「我……」我尷尬的停頓幾秒鐘。

雖然早就確定自己的感情,也已經決定要跟遙日告白了,可、可是那不代表我有那份勇氣,直接對外坦承說「我喜歡他」啊!

「妳可不要跟我說什麼『大家都是好朋友』那種屁話。」路西法搶先一步對我嚷著:「既然說好大家要重新當朋友,那妳就不要隨便敷衍我。」

「我沒有打算敷衍你啊。」我苦笑著。

「路西法,你不要用這種咄咄逼人的態度說話。」皇甫離火制止的說道。

「啊?我沒有逼她啊,我只是想要跟貓說清楚……」路西法一臉無辜的辯白。

「其實之前我就有這種感覺了,妳雖然嘴上說沒有,但實際上妳卻很在乎他,只是那時候我跟他是競爭狀態,要是我承認了,那不就等於認輸嗎?所以我當然有看到裝做沒看到,不過現在既然我已經將妳當朋友了,有件事情我一定要跟妳說……」

跟著,路西法突然將雙手搭到我肩上,一臉正色的看著我。

「你想要說什麼?」甚少見到他這麼認真的模樣,我還真是有些不能適應。

「貓,好貨千萬要留下來自己用!」

「……啊?」

我有聽錯嗎?沒有吧,我應該沒有聽錯……我在腦中努力確認著。

「路西法,人不是商品,你的比喻不太洽當。」皇甫離火更正著他。「你應該說,遇到好對象就應該要好好把握。」

「哎呀,反正貓能了解我的意思就好,對吧?」路西法將問題丟給我。

「嗯。」我點頭。

「妳的『嗯』,是說明白我的意思,還是妳要跟我說『嗯,我喜歡遙日』?」路西法進一步的追問。

「我明白你的意思,而且……」

「而且?」

「我也喜歡遙日。」

雖然覺得說出這種話很不好意思,但聽完路西法跟我分享他的想法之後,我也決定對他坦承以告。

本以為在我說出答案後,我會聽到路西法跟皇甫離火的回應,但,我等了幾秒鐘,四周依舊是一片靜寂。

怪了?他們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啊?

就在我感到困惑時,聲調平平的電腦語音在我耳邊響起。

「系統提醒,您的遊戲時間已到,目前已經將您登出『零度領域』,離開遊戲蛋之後,為了您的健康,請活動一下身體……」

「啊哩?被登出了啊……」愣愣的搔搔頭,我從遊戲蛋中坐起身。

剛才跟他們對話時,因為覺得不好意思,所以我一直低著頭,也就沒注意到眼前景物的變化。

「不知道路西法他們有沒有聽到回答?」邊活動著手腳,我腦中浮現這樣的問題。

「要是沒聽到,等一下上線他們應該會再問我吧!」

希望路西法不會當著所有人面前問,不然我真的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在心中暗自祈禱著。

倒在床上,我閉上眼睛稍作休息,腦中卻不停的轉著許多事情……

跟路西法的關係已經清楚了,接下來我該怎麼跟遙日告白?

等一下進金字塔打怪應該怎麼打會比較順利?那一種作戰策略比較適合?

就這樣想著、想著,我慢慢陷入腦袋空白、即將睡著的狀態。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我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

怪了,老哥沒事敲門作啥?揉揉眼睛,我起身前去開門。

「哥,你……」

門一打開,才想發問時,我卻突兀的被人一把抱住。

咦?現在是什麼情況?原本還有些迷迷糊糊的我,因這個擁抱突然清醒。

「貓。」遙日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遙、遙日?」我驚訝的退離他懷中。

我這是在作夢嗎?可是剛剛那的擁抱、遙日的感覺都真實……不自覺,我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頰。

「痛……」會痛,是現實沒錯。

「貓,妳怎麼突然捏自己的臉?」遙日困惑的望著我。

「沒、沒事。」我尷尬的搖搖手,「你怎麼會突然跑來?」

「我想告訴妳,我喜歡妳。」他非常直接了當的對我表白了。

「……」我呆愣住了。

雖然能夠得到遙日的告白我很高興,但是……

這一切的狀況會不會跳太快啦?中間是不是有漏掉什麼?為什麼遙日會突然衝到我家跟我告白?明明應該是我跟他表白才對啊!我都計畫好步驟了耶!

「貓?貓妳還好吧?」遙日按著我的肩膀搖晃了幾下,「貓,妳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有。」我點了點頭。

「嗯。」遙日再度抱住了我,「那,妳願意成為我的女朋友嗎?」

欸,這時候還問我這種話?結論不是很清楚了嗎?雖然覺得遙日有些過於直傻,但卻又覺得這樣的他真是好可愛。

「嗯。」我輕輕的點頭,並給予了他承諾。「我願意。」

「太好了。」遙日將我又摟緊了一些,「聽到妳說喜歡我的時候,我真的好高興……」

「聽到我說的話?」我從他懷中掙扎脫身。「你什麼時候聽到的?」

「剛才妳跟路西法說話的時候。」

「耶?你不是早就下線了嗎?為什麼……」

「呃,我、我不是故意要偷聽……」遙日著急的解釋,「可是焰星他、他說這樣不算是偷聽,我們只是巡查遊戲的狀況,然後順便不小心聽到你們的對話。」

說到後來,遙日心虛的縮小了音量。

「……對不起。」他坦承的向我認錯。「我知道這樣侵犯了你們的隱私,可是、可是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也不會知道妳喜歡我,雖然焰星他們都說妳只是沒有說出口,可是沒有聽到妳親口對我表示,我還是沒辦法安心……」

焰星他們?總覺得在遙日這段懺悔的話之中,我察覺到一種名為「設計、陷害、計謀」之類的訊息。

「你……最近作的這些事情,該不會是聽了『某些人』的話吧。」我質問著。

「呃,我……」

「說實話。」我逼問著他,同時惡質的威脅道:「要是不說實話,我就拒絕接受你的告白,不當你的女朋友喔!」

「啊,怎麼可以這樣。」他小小的慘叫一聲。

「給你三秒鐘的時間考慮,看你是要掩護那群人,還是要我這個女朋友。」說著我便開始進行倒數。

「三……」

「二……」

「我、我說,妳不要數了。」還沒數到一,遙日就宣告投降,「其實這些事情都是焰星他們教我的啦,他們要我先離開妳一陣子,看看妳會不會因為我的離開,開始想念我,然後……」

遙日一五一十的所有事情說了出來,我這也才知道,原來前陣子遙日的「失常」,全都是我那群好友的「精心策劃」。

好樣的,竟敢偷偷在我背後設計我?我開始在心底盤算該怎麼「回報」他們。

「你所說的『他們』,是哪幾個人?」

雖然心中大概有個底了,但我還想要確認有沒有我沒預料到的「漏網之魚」。

「這……很多耶。」遙日尷尬的笑笑,「所有人都有給我意見,也有參予這份計畫啊。」

「所有人?」這個回答還真籠統,「你所謂的所有人是哪些?除了焰星他們之外,還有誰?」

「唔~~」遙日抓抓頭髮,然後開始一個個列出,「艾奎、北宮夜雪、凌依、黃泉鎖鏈,還有我們公會的人、MASK公會的人、格鬥天丸他們公會的人……」

「停!」我制止著他,「什麼叫做『公會的人』啊?」

「就是全公會的人啊,所有認識我們的朋友都有幫忙。」

「……」聽到這裡,我臉上冒出了三條黑線。

這、這會不會太勞師動眾了?聽起來是一~~大群人耶!

「他們真的是一群很棒的朋友,要不是有他們幫忙,我恐怕還要苦惱很久吧!」遙日興高采烈的道。

「……」我現在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了。

高興的心情一定是有,可是當我一想到那些人在構思這些計畫的「邪惡」笑容時,我、我……

「啊,對了。」遙日突然鬆開抱著我的手,往自己手腕上的通訊器按了幾下。

「你在做什麼?」我不解的追問。

「痞子說,如果妳確定答應要做我的女朋友,要我通知他,他要給我們一份大賀禮。」

什、什麼?我連忙伸手制止遙日的動作,「不行,不能跟他說!」

「為什麼?妳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嗎?還是說妳還沒確定要跟我……」遙日臉上的笑容在瞬間消失。

「你在亂想什麼?我剛剛不是已經答應了嗎?」我沒好氣的敲了他一記,「告訴你,痞子他才沒有那麼好心,會送什麼祝賀禮物,他說的賀禮一定是惡作劇啦!」

跟痞子認識這麼久了,他的這點小伎倆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是這樣啊……」

「對啊,所以絕對不能照他說的去做!」我認真的點頭。

「可是……」遙日欲言又止的望著我,「我剛剛已經發出訊息了。」

「……完蛋了。」我無力的垮下肩膀。

「嗶嗶!」就在此時,遙日的通訊器發出了聲音,「您收到一封來自痞子的文字訊息。」

在通訊器上點按了幾下,遙日讀出了訊息上的內容。

「賀禮送出,看一下官網跟公會網站吧!   痞子。」

官網跟公會網站?一聽就覺得不是什麼好狀況。

我膽顫心驚的開啟了網站,才點進去遊戲官網的討論區,就看到搶眼的大標題寫著。

「零度領域最受矚目的一對情侶!愛情終於開花結果!讓我們一起用力的祝福他們吧!」

點進去討論串裡面之後,我看到了一個影片,影片播放著我跟遙日從開始到現在的點點滴滴,配樂是紫玥所唱的歌曲……

 

走過了風風雨雨

雷雨過後終有天晴

儘管面臨困難也從不離棄

始終相信彼此的承諾與約定

也確定你就是我的唯一

未來的路途很漫長

我會牽著你的手一直走下去

不離不棄 永遠相依

 

驅除寒氣的溫暖

來自你的手 你的心

握緊你的手 

我會一直陪伴著你

無論黑夜白天 無論悲傷欣喜

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

直到白髮蒼蒼 直到輪迴轉世之際

我們都要在一起

永遠不會忘記我們許下的約定

對你的承諾永遠烙在我心

You are always in my mind

You are my only

 

除此之外,在影片結束後,還有許多人獻上的祝賀詞,以及一段讓我啼笑皆非的話。

「因為韃羅貓跟遙日兩人的愛情太受矚目,竟然連國際超級偶像歌手『緋』也知道這個故事,因為深深受到這份戀情感動,所以緋就寫了一首歌祝福他們,也就是這段影片所播放的歌曲,這首歌將會收錄在緋的新專輯中,同時,當大家在遊戲中辦理結婚時,也可以挑選這首歌成為背景歌曲喔!」

這、這算不算是「順便做宣傳跟廣告」呢?我苦笑著。

「還好,痞子真的是給予我們祝福,不是惡作劇。」遙日慶幸的道。

「看起來是這樣沒錯啦。」我哭笑不得的點頭,同時揉揉發疼的太陽穴。

可是……有必要將這件事情搞這麼大嗎?感覺好尷尬,好、好害羞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