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果然是這樣,我的猜測果然沒錯……對、對,一定是那裡……」

翻閱著書上的內容,肯特˙卡夫曼的雙眼發亮,臉上的皺紋全被笑容擠在一塊。

雖然我們也對書上的內容感到很好奇,但,書頁裡頭的文字全都是看不懂的圖符號,就算我們想要了解內容也沒有辦法。

「你們到黃龍國度的熱浪城去吧。」肯特˙卡夫曼說出了下一個任務,「去找一個叫做『埃拉特』的沙妖,他是個貪婪的傢伙,只要付給他足夠的錢,他就會帶你們進去那個『禁忌的金字塔』,金字塔裡放著一支叫做『時光之鑰』的鑰匙,拿到鑰匙之後再來找我。」

聽到地點,我們幾個無奈的苦笑了一下。

罪惡城位於最東方的小島上,而黃龍國度大陸則是七塊大陸中,位於最西方的一塊大陸,肯特˙卡夫曼所說的熱浪城,就坐落於大陸的正中央,一個很麻煩的位置。

「從最東邊跑到最西邊啊。」聽完我們轉述的地名,土耳其藍臉上也出現了苦笑。「真是好遠。」

「是啊。」路西法無奈的抓抓頭髮。「飛行點跟傳送點都不在城裡,全都要走上很長的一段路。」

「大概要一小時吧。」皇甫離火說出他的估算。

「不,有另一個方法。」遙日說出另一種路線,「從這邊坐船到附近的白色海港,接沙漠鎮暴軍的任務,就可以跟他們一起搭軍用攻擊飛艇前往惡徒堡壘,熱浪城就在前往堡壘的半路,我們可以在飛艇飛到熱浪城的上空跳機,整個路程只需要半小時。」

「咦?可以這樣啊?」

一直專注在普通路線的我們,這才發現竟然也可以利用任務抄捷徑。

「就這麼辦吧。」路西法第一個附和道:「走吧!不要浪費時間了。」

決定好行動策略之後,我們立刻動身,當然,在搭乘飛艇之前,我們也沒忘記添購跳機用的降落裝備。

一切就如遙日所估算的一樣,我們在半小時內飛到熱浪城上空。

「預備……跳!」

一聲令下,我們陸續跳出了飛艇。

一對對淺藍色、外型有如翅膀般的羽翼在藍空中張開,緩衝了我們的下墜速度,讓我們就像是飄在空中的蒲公英一樣,左晃右擺的緩緩降落,當我們落地之後,那薄如蜻蜓翅膀的羽翼也隨之消失。

黃龍國度是以沙漠為背景建造的大陸,放眼望去,這片大地的顏色非常單調,只有兩種色塊,高低起伏的黃色沙丘,以及不受建築物遮蔽的寬廣藍天,就像一塊畫布被人簡單的用兩種顏色填滿一樣。

既然是沙漠,那麼沙漠必備的景物,這裡當然也是一一具備,炙熱的艷陽、夾帶沙塵的熱風、高如蒸爐的氣溫……

才剛降落在這塊土地上,頭頂上空是豔陽高照,腳下則是被不斷上升的熱浪襲擊,讓人有一種被塞入烤爐的灼熱感受。

「好熱……」我難受的以手遮陽,試圖擋去一些刺目的陽光。

眼前見到的景物,因為熱氣的關係而顯得有些扭曲,在這種地方,就算用手搧風也只會得到熱氣,並不會覺得有些許的涼快。

「快找陰影躲著吧。」皇甫離火建議道:「聽說只要在這種太陽下站上十分鐘,就會立刻陷入中暑狀態。」

「藥草店有賣解暑藥劑,可以立刻解除暑氣。」遙日領著我們快步走向旁邊的商家。

喝下解暑藥劑後,一直纏著的悶熱感消失了,周圍的氣溫在瞬間降低,變成有如春天的舒服溫度,吹過身邊的風也不再存有熱氣,就像是尋常的清風,風中透著些許涼意。

「分開找人吧。」佐佐伊建議道:「找到之後就用隊伍頻道通知。」

「先去那邊看看吧。」遙日指著前方的一棟建築物說道。

建築物是有點像金字塔的梯形建築,高度約莫三層,佔地面積約莫有一百坪,門口上方高掛著一個招牌,寫著「沙漠冒險協會」幾個大字。

「歡迎蒞臨沙漠冒險協會!」

一踏進門,兩名有著麥芽膚色、長的一模一樣的少女,笑容可掬的招呼道。

「我是茱兒。」

「我是蜜兒。」

兩人分別報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後才又異口同聲的道。

「有什麼我們可以為您效勞的地方嗎?」

「我們想……」

才打算說明來意,對方卻又立即接口說下。

「我們沙漠冒險協會服務的項目繁多,如果想要橫渡沙漠觀光,我們準備有沙漠駱駝、飛龍、熱氣球等等便捷的交通工具,歡迎各位租借。」

「要是各位想要體驗一下精采刺激的冒險,也可以向本協會購買冒險者地圖,上面標示各個適合冒險的地方,另外本協會還販售冒險者手冊,裡頭有標示各個地方需要攜帶的裝備以及注意事項,是在沙漠冒險的最佳指導手冊喔!」

「不,我們是想……」

「要是不想觀光、不想冒險,那也沒有關係,不曉得各位喜不喜歡飼養奇特的寵物呢?」

像是唱雙簧一般,兩個女孩一搭一唱的說著,上一個人才結束介紹、下一個就立刻搭上話,搭配的天衣無縫,讓我們就算是想要插話也很難。

「我們這個沙漠有很多奇珍異獸喔!很多人都惠來這邊補捉呢!要是各位不知道有哪些適合的寵物,本協會有販售沙漠奇珍異獸圖鑑,裡頭詳細記載了各種動物的喜好、飲食習慣跟習性等等,歡迎各位選購……」

「對了,要是各位擔心糧食不足、裝備準備的不齊全,也可以到我們的販賣部進行選購,所有旅途上的物品我們這邊應有盡有,還有……」

「等等、等等,妳們兩個先停一下。」一直找不到中斷介紹的時機,路西法乾脆直接插嘴阻止,「我們不是要買東西也沒打算參觀、更沒有想要抓寵物,我們只是想要來這邊找人。」

「找人?」

「你們想要找誰呢?」

兩個女孩一致的側著頭,就連臉上困惑的神情也是一模一樣。

「請問這裡有一個叫做埃拉特的人嗎?」土耳其藍開口問道。

「叫做埃拉特的人?」兩個女孩彼此對看一眼。

「沒有喔,這裡沒有叫做埃拉特的人。」不知道是叫做茱兒還是蜜兒的女孩先行搖頭。

「埃拉特他不是我們的員工,建議你們可以在外面找尋看看。」

「這樣啊……」

發現這裡沒有我們要找的人,大家也只能轉身離開,開始搜查整個熱浪城。

熱浪城這個都市,差不多是兩個村莊合併起來的規模,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儘管沒有大都市那麼大的面積,找起人來也是挺費力的。

一個小時之後,我們已經將熱浪城的城裡城外都跑遍,旅館、廣場、各式各樣的商店、訓練所等等都找過了,卻還時不見埃拉特的蹤影。

儘管解除了暑熱狀態、儘管太陽的熱度已經明顯降低,但,那光芒依舊刺眼,再這種日光下待久了,還是會下意識想要吃點解渴消暑的東西。

於是大家決定先到附近的冰店休息一下,待體力稍微恢復之後再繼續尋找。

「還有什麼地方沒找到的嗎?」皇甫離火皺眉苦思道。

「……地底。」佐佐伊玩笑似的回道。

是啊,目前的我們就只差沒有將整塊沙地翻起來查看而已。

「該不會真的在地下吧?」土耳其藍狐疑的反問。

「如果是在地底下,那該從那邊進去?」我也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畢竟都已經來到這裡了,不能就這樣無功而返,任何一種可能性都不應該放過。

「不,沙妖不在地底。」遙日用篤定的語氣回道。

「你怎麼那麼確定?」阿道夫困惑的反問。

「我看過官網的介紹,上面說沙妖的出沒區域是在這附近。」

「那到底是在哪裡呢?」我無力的趴在桌上。

儘管是在室內,但,刺眼的陽光卻還是從窗戶、大門以及任何縫隙透了進來,炫目的讓人覺得不舒服。

『貓,妳現在在熱浪城嗎?』焰星突然傳了密語給我。

『嗯啊。』

『那妳順便去沙漠冒險協會買一下「星隕裂片」,任務要用,需要一百片。』

『好。』我有氣無力的回道。

「乾脆我們直接過去『禁忌的金字塔』吧。」路西法提出新的建議,「找沙妖大概只是要他帶我們過去,我知道怎麼走,之前跟朋友去那邊玩過一段時間。」

「進去『禁忌的金字塔』要鑰匙不是嗎?」我困惑的反問:「有人有鑰匙嗎?」

禁忌的金字塔我也曾經跟人去那邊玩過幾次,要進去那邊需要有一把名為「禁忌的鑰匙」特殊的鑰匙,那東西一般的商店買不到,需要解一串又臭又長的任務才會獲得。

「我有。」皇甫離火點頭回道。

「我也有。」佐佐伊跟著附和。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不要在這邊浪費時間了。」路西法催促著大家動身。

「不,等等。」遙日制止的道:「既然任務要我們找到沙妖,表示他跟這個任務有關聯,說不定需要有他我們才進的去找的道任務的東西。」

「唔……」經遙日這麼一提,大家又跟著猶豫了。

「還是找到人再去吧。」我用雙手支撐身體,站起身。「我去冒險協會買一下東西,等等回來跟你們會合。」

向其他人交代動向之後,我隨即起身走向沙漠冒險協會。

「歡迎蒞臨沙漠冒險協會!」門口的雙胞胎服務生,精神百倍的招呼道。

「又見面了呢!有什麼可以為您效勞的地方嗎?」

「我想要買星隕裂片,請問哪邊能買到?」

「要買星隕裂片啊?請等一下喔。」

其中一個女孩在桌面點了幾下,那桌子隨即化成沙礫崩散,正當我還為了眼前的情況感到訝異時,那個小沙丘卻又重新往上堆高聚起,成了一個赤土色的大型螢幕。

「本協會除了有販售部之外,還有一條規模不大的商店街,我們現在位於協會的入口處,也就是這裡。」

女孩拿著一支細長的棒子,在地圖上點出目前的方位。

「妳要找的星隕裂片需要到岩石商店購買,那間店的位置在商店街偏左邊的區域,座標位置是……」

「要是妳走到一半忘了路線,各個走道的十字路口都設有這樣的地圖指示器,妳可以使用地圖指示器再次確認方位!」

「好,我知道了,謝謝。」

默記下路線後,我跟兩人道別,快步走向岩石商店。

「謝謝光臨,要是還有其他想購買的岩石片,也請多多關照小店。」

店主人笑容可掬的向我彎身鞠躬,順手將一袋星隕裂片交到我手中。

不過就是一百片的發光石頭,竟然收我一百萬?他是土匪嗎?一邊在心底埋怨,我一邊將東西收到倉庫中。

算了,反正這是公會任務要用的東西,回去再跟焰星請「公款」!

正當我準備走出店家時,一名長相奇特的人從外頭走了進來。

唔,該說是人嗎?他有著貓的臉耶,或許應該是獸族吧?

才這樣在心底認定,卻又注意到他裸露在斗蓬外的手跟腳,那不像是一般的四肢,手掌與腳掌詭異的偏大,像是放大了一倍一樣。

「嘿!老闆,你要的溶熱岩石我找到了。」對方笑嘻嘻的說道:「哎呀呀,為了找這些石頭,我可是差點被火溶怪燒死啊!」

「哈哈,埃拉特,你真的是要錢不要命啊?」店老闆大笑了幾聲:「我早跟你說過那邊很危險,可是你這傢伙一聽到那邊都是高價貨,馬上就衝了過去,我還真擔心會看到你的靈魂回來找我,要我派人去那邊幫你收屍咧!」

咦?埃拉特?聽到這個名字,我驚愕的停下腳步。

「放心啦!老闆,就算我再怎麼愛錢,也會顧慮到我這條小命的安危,發現狀況不對我還是立刻逃跑,不可能那麼蠢……」

「哈哈,說的也是。」店老闆認同的點頭,「要說到在沙漠中逃生,你們沙妖的本領可是一等一。」

「請問……你是埃拉特?」我上前再度確定對方身分。

「沒錯!我就是沙漠中專家埃拉特!」埃拉特往自己胸口拍了一下,連帶震出了衣服上的沙塵,空氣中因此泛出一小團黃色沙煙。

「不管是要尋寶、抓寵物、旅遊參觀,還是想要知道沙漠中的大小事情,所有的事情找我就對了!」

「我跟我的朋友想要去禁忌的金字塔。」我說出了目的地。「聽說你對那邊熟悉,可以帶我們過去嗎?」

「……」這句話一說出口,店老闆跟埃拉特立刻變了臉色。

「妳怎麼會想去那種地方?」店老闆困惑的詢問。

「我要找一樣東西……」

「妳想找時光之鑰?」埃拉特接口說出了物品。

「對。」

「唉~~現在的年輕人是怎麼回事?」店老闆搖頭晃腦的道:「就算是想要追求刺激,也用不著到那種被詛咒的地方去吧?這附近的怪物多的很,去幾個怪物群聚的地方殺幾場也不錯啊!」

「你能夠帶我們過去嗎?」沒有理會那些看似制止的發言,我再度問道。

「抱歉了,小姑娘,我還想留著我這條小命。」埃拉特朝我搖頭。

「你放心,我們絕對會保證你的安危。」我連忙向他擔保著。

「哈哈哈。」埃拉特乾笑了幾聲,「小姑娘,也許妳很厲害、也許妳比戰士還強悍,但是如果妳覺得憑妳一個人就能保護我……那妳未免也太小看禁忌的金字塔了。」

「我不是一個人,我還有幾位伙伴。」我解釋的回道。

「幾位?」埃拉特再度搖頭,「小姑娘,妳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那邊可是一個連百人軍隊進去都會全軍覆沒的地方,妳不過找了幾個同伴就想進去?我該說妳很天真嗎?」

「不試試怎麼會知道?也許……」

「不,免了。」埃拉特朝我伸手制止,「我可不想用我這條命陪你們進行什麼嘗試。」

「我們不會要你免費幫忙,你報個價吧。」我進一步的說道:「要多少錢都沒關係,我們都會付給你。」

「多少錢都沒關係?」這句話讓埃拉特眼睛亮了一下,臉上泛起一個古怪的笑。

「小姑娘,這句話可不能隨便說說啊,難道我說我要五百萬妳也願意給嗎?」

「那就要看你為我們服務到什麼程度了。」我語帶保留的道:「如果只是帶到門口,這五百萬就太貴了。」

「如果是帶你們找到想找的東西呢?」埃拉特反問。

「那我就會給你這份酬勞當作答謝。」我篤定的點頭。

「喂喂,埃拉特,你該不會真的要帶他們去吧?」店老闆反對的插嘴。「那邊的恐怖我想你比我清楚,你以前不是還差點死在那裡?」

「嘿嘿嘿……」埃拉特捻著臉上的貓鬚,喉嚨裡發出幾聲奇怪的笑聲,臉上的神情似乎是陷入了考慮。

「埃拉特,別怪我沒提醒你,你可千萬不要被錢衝昏了頭。」店老闆再度開口制止。

「我知道、我知道。」埃拉特朝店老闆擺擺手,「小姑娘,抱歉啦!雖然我對妳給的酬勞很心動,但是我還是要拒絕,你們找別人吧!」

「可是……」

「好了,不要再說了。」埃拉特拒絕再度進行交涉。

真奇怪,那個術士不是說他會幫助我們?為什麼現在卻……

「你認識肯特˙卡夫曼嗎?」突然,遙日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

咦?他是什麼時候來的啊?見到遙日突然出現,我訝異的一愣。

「肯特˙卡夫曼?你們跟他認識?」埃拉特詫異的反問。

「我們之所以來這裡,就是受他所託,來幫他找尋那把時光之鑰。」遙日向他說明整件事的狀況,「肯特˙卡夫曼說你會帶我們進入禁忌的金字塔,協助我們找到鑰匙。」

「唔……」埃拉特狀似苦惱的抓抓頭,臉上露出為難與遲疑。

「埃拉特,你該不會真的想答應吧?」店老闆質疑的追問。

「沒辦法,畢竟我欠了肯特˙卡夫曼一份情。」埃拉特苦笑道:「再說,既然他們是肯特˙卡夫曼派來的人,我相信他們有那個能力進入金字塔。」

「但是……」

「其實啊,我自己也很想再度回到那裡去。」埃拉特朝店老闆笑了笑,「那邊是我目前唯一一個還沒得手的區域,一想到那裡面的金銀財寶、珍貴寶石,我每晚都睡不著覺……」

「埃拉特,你這小子真是愛錢愛到無藥可救。」店老闆感嘆的搖頭。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嘛~~」埃拉特玩笑似的說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也不是那種蠢到會為了錢喪命的人。」

「嘖!反正我再怎麼規勸你也不會聽,隨便你吧!」店老闆朝他揮了兩下手,隨即轉身去整理他的貨樣,不再搭理埃拉特。

「喂,我可是事先跟你們把話說清楚,」儘管點頭答應了,埃拉特對我們還是有額外的附加條件,「進去之後,要是我發現你們沒辦法保護我,我會丟下你們不管、自己先溜,這一點你們應該可以接受吧?」

「沒問題。」我們點頭答應著。

「好,那我們走吧。」埃拉特點頭答道。

到了外面跟其他人會合後,我們隨即前往任務目的地──禁忌的金字塔。

 

在一望無盡的沙地上,一座高聳入天的金字塔聳立著,兩座小型金字塔並列在它的左右兩邊,形成了一直線,數塊長柱狀的石塔立在這三座金字塔的外圍,像是一種裝飾品、又像是構成了某種陣法。

站在金字塔的腳下往上觀看,這宏偉的建築物形成一種鎮懾人的壓迫感,大大撼動著我們。

「……不進去嗎?」站在金字塔的入口處,路西法指著緊閉的門扉不解的問。

「那扇門是假的,進去只會看到禁忌的金字塔的『表面』而已。」埃拉特朝他搖頭笑著,「真正的門不在那邊。」

「喔?」

我們幾個互望了彼此一眼,心底慶幸著我們有找到人,而不是傻傻的從那扇「偽裝」的門進入。

只見埃拉特從懷中拿出一個指南針,照著上面的指示尋找方位,最後他走到某座石塔前,從懷中拿出一根紅色水晶柱,將它插入石塔上的凹槽內。

而後,他又依著指針的指示走到另一塊石塔前,這次他放入石塔中的是橙色水晶柱,這樣的的動作一再重複幾次,一直到所有石塔上面都放上了水晶柱,我們這才發現這些石塔一共有七座,放上的水晶柱的顏色正好是七塊大陸的主色。

就在最後一根水晶柱放上之後,所有的石頭發出跟水晶同色的光芒,光芒先是匯聚在水晶上,而後光數轉成線條,在石塔上構出一個個像是符號的特殊圖案。

當所有石塔上都出現這樣的圖案時,石塔的底端各自發出七道光束直衝天際,天空在瞬間被染成了七種色彩,不一會,空中降下了一道金色光束,直接往金字塔頂端打下。

就在這時候,金字塔傳出了異常的轟隆聲,由大石塊堆砌而成的壁面,緩緩開出了一道門。

「不要站著發呆,快走吧。」埃拉特催促道。

穿過一條幽暗無光的通道後,眼前突然大放光明,牆邊飄著火焰造型的水晶照亮一切,光線雖然不像外頭的日光那麼明亮,卻也足以讓人看清楚裡面的一切。

「進來這裡面之後你們全都要聽我的指示,不要亂跑亂碰,不然我可不管你們……」埃拉特叮囑的說道。

「沒問題。」

「還有,我再重申一次,遇到怪物我也會幫一下忙,但是我並沒有什麼高超的戰鬥能力,要是發現情況不對,為了顧全我的小命,我會丟下你們逃跑。」

「好,這一點我們知道。」

「放心吧,你是重要的領路人,我們絕對會以你的安全為優先考量。」路西法對他保證道。

「如果能這樣,那最好。」埃拉特滿意的點頭,「我也不希望這次的探險是失敗收場。」

「來吧,你們跟在我後頭要跟緊一點,不要亂碰亂拿。」

擔任領路人的他,先是謹慎的四下張望了一會,而後身子緊貼著牆壁,動作迅速且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動作儘量放輕,說話聲音不要太大,這裡面有一堆墳墓守衛,他們只要聽到大一點的聲響就會接近……」

在埃拉特的叮囑聲下,我們來到一間房間附近。

房門口緊閉,左右邊各站著一名穿著銅色鎧甲的守衛,他們的雙眼發著紅光,手上拿著一隻長柄巨斧。

「你們先解決那兩個守衛。」埃拉特對我們示意道:「小心點,房裡還有很多守衛,你們最好要速戰速決,不要給他們有呼救的機會,也不要弄出太大的聲響,把房間裡的也給引出來了。」

「我先進行封口,讓他們不能說話。」阿道夫對惡魔守衛施放出『沉默』,讓對方連一丁點聲音也使不出。

察覺自己被下了詛咒,惡魔守衛隨即向阿道夫衝來,高舉手上的巨斧,打算將他給劈成兩半。

只不過,這兩名惡魔還沒來得及碰上阿道夫的衣襬,遙日就先行對他們使出「束縛」,趁著對方行動受制、速度減弱之際,路西法跟皇甫離火一人負責一名,手法乾淨俐落的守衛給解決了。

「嗯嗯,不錯,不愧是肯特˙卡夫曼派來的人,的確是有相當的實力。」

點頭讚許了一下,埃拉特隨即走向緊閉的門扉,小心翼翼的轉開門把,緩緩開了一條縫。

「嗯嗯、左邊三名守衛、右邊五名,裡頭還有一大堆……」貼著門縫,埃拉特說出裡頭的狀況。

雖然我們也很想查看裡頭的狀況,但,埃拉特的身子將門縫全部擋住,我們只能聽他口頭敘述。

「啊啊,慘了,快退!」

埃拉特低喊了一聲,身子連忙往後退開。

「咦?」

「怎麼了?」

我們幾個為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愣了一下,滿臉不解的看著他。

「巡視的守衛出現了,快躲起來!」埃拉特迅速藏身在附近的大柱子後頭。

聽到有巡視的守衛出現,我們連忙各自找藏身的地方躲藏,也就在我們安置好之後,門緩緩的開啟,最先出現的是兩隻長相像大狼狗,可是頭上卻長著兩隻角的巡邏犬,在巡邏犬之後是三名惡魔守衛,另外在半空中還飄著一顆像眼球的「偵查眼」,不時的往四周搜查。

一直到巡視的人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我們才從藏身的柱子後頭走出。

「遇到巡邏的守衛出現,你們千萬要小心。」埃拉特叮囑的說道:「尤其是那顆偵查眼,它一偵查到侵入者就會立刻發出警訊,會將附近的士兵都引來,那兩隻巡邏犬也不好惹,一但被牠們纏上,除了吃掉你的肉之外,就連你的骨頭也啃了。」

「好,我們知道了。」我點頭對他回道。

「等等要是真的對上,先解決那隻眼睛,然後是狗。」皇甫離火說出了等一下的行動方式。

「眼睛就由我來解決吧。」遙日回答道。

「那我負責殺狗。」佐佐伊跟著說道:「其他人就負責守衛。」

「好。」

「你們先解決房間裡的守衛吧。」埃拉特對我們示意道。

我上前察看了下狀況,發現守衛們都是一群群聚在一起。

「進去會被圍攻,我們一群群拉出來外面打。」我提議道。

「了解。」

決定好作戰方式之後,大家隨即往後退開,各自站定在合適的作戰位置。

等到一切就緒後,我朝最靠近門口的守衛群射出氣功彈,遭受攻擊的守衛以及跟他站在一起的同伴立刻往我衝來。

當他們跑到門外後,立刻被我們包圍,大家紛紛使出自己的招式,用最快、最有殺傷力的方式進行攻擊,沒幾秒鐘,惡魔守衛就慘死在我們手上。

「這些怪物真可憐,感覺你們好像在大屠殺。」沒有參戰,只待在旁邊補血的土耳其藍,玩笑似的說道。

「會嗎?我記得我有手下留情耶。」佐佐伊笑嘻嘻的答道。

是嗎?那剛剛我怎麼看到你將守衛捅成蜂窩呢?

「我也是。」路西法點頭附和,「我不過劈了幾下,連大絕招都沒使出來。」

只劈了幾下……可是這幾下都是造成很嚴重的傷害啊~~

「我大概知道原因了。」阿道夫開玩笑的道:「一定是貓殺的太兇狠了,才會讓妳有這種錯覺。」

「沒錯,一定是這樣。」皇甫離火附和的點頭。

「啊哩?這下兇手變成我了?」我真是感到哭笑不得。「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子栽贓捏?我剛剛只有用氣功大砲轟了兩下耶!」

「妳不過出手轟個兩下,守衛就扣了一半以上的血了。」阿道夫反駁道。

「就是說啊。」佐佐伊讚同的說道:「剛才要不是我們出手出的快,根本連砍他們的機會都沒有。」

「貓,妳不要狡辯了,犯人就是妳,人就是妳殺的。」土耳其藍向法官一樣的宣判我的罪行。

「好好好,既然這樣,我就全包了,這裡所有被殺的人都記在我的帳上吧。」我打哈哈的笑著。

「你們應該休息夠了吧?勤勞點,各位!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埃拉特急迫的催促道:「房間裡頭的惡魔守衛快點清光,我們還有很多地方要跑。」

「知道了。」路西法隨口應和道:「我去拖一批出來。」

路西法走到門邊,找尋下一個下手的群體。

「等等……」

皇甫離火突然開口制止,但已經為時已晚,路西法已經朝裡面的守衛發出了飛刀,引出了四名惡魔守衛。

「巡邏的回來了。」遙日說出了皇甫離火來不及說出的事。

「哇咧,他們怎麼回來的這麼快!」路西法頭疼的嚷著。

「快點宰了他們吧!」埃拉特催促著我們。

不到十名的惡魔守衛加上兩隻巡邏犬,對我們幾個來說應該不是什麼負擔,但是……

「警告、警告!有入侵者!所有士兵快點來殺了入侵者!」偵查眼大聲喊叫著。

因為偵查眼的警告聲,房間內的守衛全衝了出來,頓時,房前的這塊小小的空地擠滿了惡魔守衛,我們被怪物團團包圍。

「吼~~可惡!」

發現沒辦法一個個解決,我們幾個索性施展出了範圍性必殺技,阿道夫也召喚出惡魔來幫忙作戰,遙日則是不斷放出區域性轟炸魔法。

如果依照以往的經驗,這樣子的攻擊方式應該是能順利解決掉這群守衛,但,現在我們都已經竭盡全力,這成堆的怪物群說不死就是不死,反而將我們打的吐血、重傷外加滿頭包!

而原本還有用短槍當忙殺怪的埃拉特,一見到苗頭不對,朝我們丟下一句「我先閃了」,人就隨即遁地開溜。

「不行了,我的魔法用光了!」一直為我們施與祝福與治療的土耳其藍,不安的朝我們叫著。

少了治療、補血,我們的血量大幅度減少,一些絕招的使用次數也即將耗盡,發現沒辦法繼續跟對方抗衡,我們隨即改變了策略。

「先退出吧!」

「先出去!」

「退吧!」

我們努力的想要往後殺出一條逃生路,然而,好不容易殺退一個守衛,在怪物群中開出一個空隙,另一隻怪物又立刻補上,不管怎麼試圖掙脫、抵抗,我們的四周還是聚滿了敵人,在進退兩難的局面中,大家一個個倒下,一個個成了亡魂……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