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帳魔法師!我就知道你這個傢伙居心不良!」得知對方覬覦自己的武器,阿奇爾憤恨不平的怒罵:「竟然敢妄想我的東西?我現在就先劈了你!」

高舉著刀,阿奇爾打算朝他的頭頂劈落。

「蓋特威,攔住他。」達倫的指示一下,阿奇爾馬上被蓋特威拉退。

「放開我!拉著我做什麼?」阿奇爾奮力掙扎,「蓋特威,你想幫他嗎?要是你再不放手,我就連你一起揍!」

「唉~~我也不想攔你,可是這是達倫總管的命令,我也不能不聽……」蓋特威一臉無辜的回道:「要是我沒有照著作,說不定日後的伙食會被減半呢!好兄弟,你也不想看到我餓肚子吧?」

「少囉唆!不想幫我就閃邊去,別來礙事!」

「好好好,我幫,我等一下就幫。」蓋特威像在哄小孩一樣的安撫著他,「不過現在這個魔法師對我們還有用處,等我們離開這裡,我再幫你揍他,把他吊在樹上,作成沙包隨便你打,你覺得如何?」

當然,這一切只是隨口說說,蓋特威事後可不會承認。

「真的?」阿奇爾信了他的話,「好吧!那我就暫時饒了他。」

在阿奇爾與蓋特威達成「私下協議」時,達倫跟日傑夫的對話仍在進行中。

「魔法師先生,你確定阿奇爾的刀能夠破壞大晶石?」

「沒錯,只要他知道正確的用刀方法,肯定沒問題。」日傑夫信誓旦旦點頭。

「胡說八道!」阿奇爾嗤之以鼻,「我用這把刀用了好幾年了,難道我還會不知道該怎麼使刀嗎?」

「你說的『正確的方法』指的是?」沒有理會阿奇爾的叫嚷,達倫繼續追問。

「喂!達倫,你難道是要叫他教我怎麼用刀嗎?」阿奇爾嗤之以鼻的嚷嚷,「要一個魔法師教我打架?哈!這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蓋特威……」達倫朝蓋特威使了個眼色。

「收到。」蓋特威從口袋裡拿出一塊吃了一半的麵包,塞入阿奇爾嘴裡。

「唔唔唔唔!」被迫封口的阿奇爾,只能用含糊不清的聲音抗議。

「請繼續。」達倫示意對方繼續說下。

「既然是魔法武器,啟動的方式不外乎是,向那把刀輸入精神力,激發它蘊含的魔法流動。」日傑夫說的簡單明瞭,但卻聽得眾人一頭霧水。

「精神力、激發?那是什麼意思?」安卓聽得一頭霧水。

「魔法師先生,可以請你演練一次嗎?」達倫提議道。

「我說過,這把刀已經認同阿奇爾是它的主人,只有他才能讓它發生效用。」日傑夫兩手一攤,一臉的無可奈何。

「你可以教他輸入精神力的方法。」達倫沒有就此放棄。

「這位親愛的魔法師先生。」蓋特威露出溫和的微笑,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現在我們可是同一艘船上的人,要是無法通過這裡,恐怕就要往回折返,沒有任何收穫就返回,這可是我們空賊的大忌呢!我想……你應該也不希望發生這種情況吧?」

蓋特威順手調了調灰色帽簷,遮掩住灰眸露出的一絲精光,輕鬆自在的語調中,隱含著淡淡的威脅。

「說得也是,都已經進來了,當然要好好參觀一下。」日傑夫從善如流的點頭,帽子尖頂的圓球隨著點頭的動作晃動,「其實很簡單,只要『集中精神、全神貫注的進行攻擊』,這樣就可以了。」

「就這麼簡單?」阿奇爾有些無法置信。

「是啊,就是這麼簡單。」日傑夫笑得有些狡詐,「只是……這個簡單的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辦得到?」

「當然可以!」阿奇爾自信滿滿的點頭。

「很好,那就請你過去砍那顆大晶石吧!」日傑夫手一揮,阿奇爾突然騰空飛起。

「喂!你、你該不會是想……」這種熟悉的漂浮感,讓阿奇爾額冒冷汗。

「為了你的『安全』,我打算直接將你丟到晶石旁邊。」

「你要把我丟過去?」阿奇爾看著菱形水晶的位置,音調不由自主地往上提高。

從他們站定的位置到水晶那裡,少說也有兩百公尺的距離,要是日傑夫沒有丟準或是丟的力道不足,他可是會被那堆水精靈圍攻啊!

看著阿奇爾猶豫的神色,日傑夫自然能猜到他在想什麼。

「這是最快的方案。」他聳聳肩,「還是說,你想要從這裡打過去?」

從這裡?阿奇爾望向那幾隻永遠消滅不了的水精靈……

「還是丟過去吧!」達倫替他下了決定。「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時間就是金錢,這向來是達倫的名言。

「有人有別的意見嗎?」日傑夫轉而詢問其他人。

「少在那邊囉囉嗦嗦的!快點丟!」瓦爾特不耐煩的催促。

「臭老頭!要被丟出去的人又不是你,你當然──」抗議的話才說一半,阿奇爾已經被拋向水池了。

「哇啊啊啊啊啊~~」隨著被拋離的動作,他的慘叫聲也在空中傳開。

身子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阿奇爾直接撞上菱形晶石,晶石還因此晃動了幾下。

「嗚~~我的鼻子。」捂著撞紅的鼻子,阿奇爾痛得眼角泛淚。

趴在晶石上端的他,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身體開始沿著晶石壁面緩緩下滑。

同一時間,水精靈們察覺到有人接近菱形晶石,陸續自水池邊緣折返。

「臭小子,還不快一點動手!」瓦爾特將最接近阿奇爾的水精靈,一一擊殺。

落到水池裡的阿奇爾,雙手握刀,朝菱形晶石拼命揮砍。

其他人則是不斷擊殺、牽制水精靈,保護他的安全。

鏗鏗鏘鏘的砍了數十刀,菱形晶石卻依舊完好如初,這讓阿奇爾十分挫敗。

不用其他人提醒,他也知道,這場戰鬥拖延的越久,對他們越是不利。

前面幾個關卡已經讓他們消耗了不少體力,這後頭不知道還有甚麼機關、對手在等著他們,若在這裡將所有彈藥、力氣全都耗光,接下來他們也不用走下去了。

知道這一點,阿奇爾滿腦子都是儘快擊毀水晶,結束這個關卡。

只可惜,他的期望並沒有實現,十多分鐘過去,菱形水晶依舊堅固無比,沒有絲毫損傷。

「可惡、可惡、可惡!」焦躁萬分的他,最後索性咬牙切齒的揮刀亂砍一通。

「喂喂,少年,你以為你是在切菜嗎?」日傑夫調笑的語氣飄來,「這就是你這幾年的用刀方法?我真是替那把魔法武器感到悲哀。」

「吵死了!閉嘴!」阿奇爾煩躁的大吼。

一不留神,揮刀的動作過大,他的腳下跟著一滑,整個人跌入水池裡,狼狽不堪。

「呵呵,摔得好,你的確是該泡泡水,冷靜一下。」日傑夫戲謔的笑道。

「閉嘴!信不信我砍了你?」阿奇爾惡聲惡氣的恐嚇。

「阿奇爾,冷靜!」達倫開口勸道:「既然那把刀選擇了你,就表示你是它認同的人,相信你的武器。」

「不用著急,慢慢來。」蓋特威同聲安撫著,「這麼久沒活動筋骨,將這些水精靈當成靶子打,練練身手也不錯。」

「要是覺得愧疚,你就去搶一些子彈或機器零件給我吧!」安卓喊著。

「臭小子,給我拿出空賊的自尊來!」瓦爾特粗著嗓子大吼:「瓦爾特空賊團是空中馳騁的狂風,是傲氣十足的獵鷹!天底下只有我們不想做的事情,沒有作不到的事情!」

「……臭老頭,我的耳朵快被你喊聾了。」阿奇爾七手八腳的從水底爬起,隨手將臉上的水漬抹去。

「『只有不想做,沒有作不到』嗎?這句話聽起來真不錯,我喜歡。」阿奇爾抬高下巴,棕眸恢復平日神采,笑容燦爛而張狂。

被冷水這麼一泡,再加上其他人的安撫,現在的他已經完全冷靜下來。

重新握緊刀柄,他擺出砍擊前的起手式,氣勢穩若泰山,有別於先前的焦躁與魯莽。

「好夥伴,讓我們並肩作戰吧!」他低聲對武器說道。

深吸了口氣,阿奇爾緩緩舉高刀,神情專注的凝望著菱形晶石。

在精神高度集中之下,一股氣場自阿奇爾體內放出,連帶影響了手上的武器。

七彩流光自黑色刀體泛出,銀白色光輝在刀刃處游走,「嗡嗡」地刀鳴聲響起,聲波讓池水泛起了漣漪。

沉喝一聲,阿奇爾大刀揮出。

這次的斬擊不同於先前,原先堅硬無比的晶石,此時卻像豆腐一樣,輕輕鬆鬆的被砍成兩塊,阿奇爾甚至沒有用上全力。

在菱形晶石破裂的同時,水精靈們也全數化成水,落回池子裡。

「這就是那把刀的威力?真厲害……」安卓目露訝異的驚嘆。

「恭喜,你辦到了。」蓋特威往阿奇爾的肩膀拍了兩下,以示讚許。

「臭小子,做的不錯!」瓦爾特往他的背部拍了一記。

在眾人的道賀聲中,阿奇爾卻一反常態的安靜。

他的目光焦點定在破裂的晶石上頭,心情澎湃。

相較於以往千百次的揮刀,這次的斬擊對它造成了相當大的衝擊。

那種血液沸騰、靈魂與武器相互呼應,彷彿與刀融為一體的奇妙體驗,深深震撼了他,令他難以忘懷。

「跟武器發生共鳴,感覺很有趣吧?」日傑夫帶笑的聲音傳入他耳中,拉回了阿奇爾的思緒。

轉頭看向對方,阿奇爾突然能理解為什麼日傑夫會說他不懂得用刀了。

在經歷剛才的體驗之前,他的確是不懂。

「那個……」張了張嘴,阿奇爾面色尷尬、欲言又止的看著他。

他想要向日傑夫說聲「對不起」,為自己先前的無禮道歉,也想跟他說句「謝謝」,若不是他,阿奇爾絕對不知道自己的武器有多麼珍貴。

只是……要他突然說出這麼感性的話,心底還是有些彆扭。

「哎呀呀?真是有趣的表情呢!」日傑夫瞇眼打量他,笑得像狐狸一樣,「你該不會是想要向我表白吧?」

「啊?」阿奇爾楞住了。

這傢伙在胡說什麼!

「你一定是覺得我十分博學多聞、英俊非凡、氣質出眾、舉止高雅,所以對我非常崇拜,對吧?」

「才不……」

「沒關係,你不用解釋,我懂,我瞭解,我非常清楚,你的想法已經非常準確的給我了。」沒讓阿奇爾解釋,日傑夫自顧自的說下,「見到像我這種十項全能、足智多謀的天才,你一定是又嫉妒又羨慕,對你而言,我就像是高高在上的月亮,只能遠遠遙望,無法靠近,別傷心,畢竟人與人之間本來就不平等,有聰明的人就會有愚笨的人,啊,我不是在說你笨,你只是過於耿直、腦筋不太會轉彎……」

「……」阿奇爾無言了。

對方一連串的自誇,讓他額冒黑線,原有的感激與歉意全都消失了。

我真是笨蛋,竟然會想跟這種人道謝。撇撇嘴,他收回了到嘴邊的謝意。

「臭小子,你在做什麼?還不快來!」瓦爾特的聲音自遠處傳來。

其他人早已經離開庭院,往下一個地方邁進了。

「等等我!」拋下日傑夫,阿奇爾快步趕上。

聖殿的建構方式是往地底延伸,阿奇爾等人走下一層又一層的階梯,穿過一間又一間的房間。

藏書室、祈禱室、堆滿能量水晶的房間、收藏各種物品的寶庫,安置聖祖墓碑的聖墓……

當然,這些存放物品的房間,在遇上這群空賊後,自然就是被盡數搬空了。

除了看起來沒什麼價值,以及體積過於巨大的以外,其餘的東西都被收到安卓的空間飾品裡。

「嘿嘿!這次的收穫可真大。」瓦爾特得意的咧嘴笑著。

「就算收藏家沒辦法買下這麼多東西,也可以拿去黑市,肯定能拿到不錯的高價。」達倫已經在盤算應該為這些寶藏定出多少賣價了。

「做完這一票,我們就可以放長假休息了。」蓋特威大大伸了個懶腰,順手調整了下有點歪斜的帽子。

「我聽說黑市什麼貨物都有,機器零件也有嗎?」安卓好奇地詢問。她沒去過黑市,對那裡的情況自然不瞭解。

「有。雖然黑市的東西貴了一點,但是它的貨源非常豐富,一些外面找不到的東西,那裡都有販售。」一提起感興趣的東西,達倫的話匣子隨即打開了,「上次我在黑市的拍賣場上看見特殊戰術裝甲,要不是那東西太貴,我還真想買一具收藏!」

「特殊戰術裝甲?」安卓意外的驚呼,「那不是聯邦新開發的武器嗎?怎麼會在黑市拍賣?」

「黑市的貨源來自大陸各處,也許其中有一些聯邦的不法份子,偷偷將這些東西賣出來也說不一定。」達倫臆測的回道。

「拿到錢之後,我們就到黑市去逛逛吧!」阿奇爾興高采烈的提議。「這次我要將看中的東西全部買下!」

大豐收的他們,一掃先前的疲憊,心情愉快的說說笑,行走的步伐也快了許多。

一路走來,除了在走廊遇到幾群巡邏精靈之外,阿奇爾等人並沒有遇到任何機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