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又是樓梯?」看著眼前往下延伸的階梯,阿奇爾不耐煩的皺了皺眉。

「少說廢話,快走!」瓦爾特率先往下走。

當他們來到樓梯底部時,眼前出現一座天然洞窟。

漆黑幽深的洞穴讓他們警戒的放慢腳步。

「好暗……」阿奇爾拿著手電筒,領在前頭探路。

「大家小心點,不要被絆倒了。」安卓提醒著。

奇形怪狀的岩石突起地表,增加眾人行走的難度。

「你們有沒有覺得……好像漸漸熱起來了?」阿奇爾皺眉回問。

「是啊,越往裡面走,溫度好像就越高。」蓋特威點頭回道。

「這裡的溫度比洞口處的溫度高了三度左右。」達倫以數字證實了他們的想法。

「前面該不會是火山口或是熔岩區吧?」安卓皺眉猜想。

「不可能。」瓦爾特摸摸棕鬍,否定了這個臆測,「如果是火山附近,這裡的溫度會更高,而且空氣中會有刺鼻的硫磺味。」

「別擔心,這裡只是火元素旺盛了點。」日傑夫雲淡風輕的笑著。

「火元素?前面有火精靈?」阿奇爾直覺聯想到這一點。

日傑夫曾經提過,這個遠古民族崇尚四系精靈,他們先前已經跟土、風、水三系精靈交過手,現在就剩下火系精靈沒有遇見。

「誰知道呢?也許有火精靈,也有可能是這裡原本就蘊含豐沛的火元素。」日傑夫用一貫的模糊說詞回應。

「……你這種回答還真是令人討厭。」阿奇爾悶聲埋怨。

「我聽說魔法師有一種探查技能,可以搜尋遠方的事物,你會這樣的技能嗎?」達倫追問道。

「會呀!只是我不想用。」日傑夫回的乾脆,「你們不覺得這種緊張的氣氛很有趣嗎?」

「哪裡有趣了?」安卓不以為然的撇嘴。

她實在很不喜歡這種幽暗陰涼的地方。

「呵呵,所謂的冒險啊,就是挑戰未知。」日傑夫意味深長的說道:「不知道等在前方的是什麼,只能繃緊神經、一步步往前邁進,也許會找到寶藏,也許會遇到強大的敵人,生與死的機率各一半……就像用性命在賭博一樣,非常令人興奮呢!」

「……你這個魔法師的性格真詭異。」安卓找不出比這個更為恰當的形容詞。

「不不不。」日傑夫朝她搖晃著手指,「妳應該說,『你真是一個具有獨特性格的優秀魔法師』,來,說一次讓我聽聽看。」

「……前面好像看到亮光了,是出口嗎?」不想理會日傑夫,安卓直接轉移話題。

「應該是。」阿奇爾加快腳步。

越靠近出口,通道的溫度也就越高,所有人就像置身蒸籠,全身汗水淋漓。

「好熱,簡直就像夏天一樣。」蓋特威抓下帽子搧風。

「目前的溫度應該是在四十五度左右。」達倫穿的是背心,情況較其他人好一點。

「四十五?這種溫度差不多可以煎蛋了吧?」安卓以手背抹去額上的汗珠,「希望前面溫度不會再升高了。」

「到了。」阿奇爾站在洞穴通道的出口處。

與先前陰暗、狹窄的通道截然不同,這個大洞窟明亮而寬敞。

洞頂足足有兩層樓高,火舌自洞壁的縫隙竄出,形成天然照明,這裡的熱度也因為這些火焰而長保高溫。

「熒石!這裡有好多熒石!」安卓驚呼出聲。

熒石是飛空船等假學機器運作的重要能源,因為礦產有限,所以它的價值也非常高昂。

一般而言,熒石礦都深埋在土裡,很少能被人察覺,而這洞窟裡的熒石礦卻是裸露於地表,讓人一眼就能看見。

「可惡!早知道這裡有熒石礦,老子就帶採礦工具來了。」瓦爾特懊惱的抓亂了頭髮。

「可以用炸藥炸開這些礦,蓋特威身上有帶小型炸藥。」這豐富的熒石礦,讓向來冷靜的達倫也激動起來,說話的聲音微微發顫。

「這樣好嗎?」安卓不安的問:「要是不小心,這裡可能會崩塌……」

「沒問題,我會事先做好計算。」達倫對自己的計算能力信心滿滿。

「那還等什麼,現在就動手吧!」安卓興奮的催促。

「蓋特威,炸藥。」達倫朝對方伸手討著。

「兩位,冷靜一點。」蓋特威回以苦笑,「在採礦之前,我們必須先清一下障礙物。」

「障礙物?什麼障礙物?」安卓順著蓋特威的目光望去,而後又是一聲尖叫。

「天啊!是山!熒石礦山!」

洞穴中央,成堆的熒石礦聚成一座小山丘,礦產數量十分驚人。

「太好了!這下不用炸礦了,直接將那座山帶走就行了!」她開心的嚷嚷。

「咳!除了熒石礦山以外,還有一堆火精靈。」阿奇爾提醒著。

火精靈們就聚在礦山上活動,火紅色的身影極為明顯,只是安卓的目光早就被熒石所吸引,直接忽視了那群精靈。

「呃……好多火精靈。」火精靈的數量,讓安卓的笑容垮了下來。

「粗略估計有二十多隻。」達倫的眉頭跟著擰起。

「嘖!這麼多的數量,可不好對付。」瓦爾特苦惱的抓抓鬍子。

對於想要快點搬空這些熒石礦的他們而言,這群火精靈無疑是最大的阻礙。

「如果毀了那顆紅色晶石,這些火精靈會不會消失?」蓋特威指著礦石山後方,飄於巨大火盃上方的大晶石。

火盃足足有一個人高,上端的開口處燃著熊熊烈火,紅色晶石飄於其上,被橙紅色火焰包覆。

「這要怎麼對付啊……」阿奇爾苦惱的抓抓頭髮。

根據先前的經驗,他們只要對火盃上的晶石有任何舉動,那些火精靈就會立刻展開反擊。

先前的水精靈數量少,他們還能應付,眼前可是有二十多隻火精靈,雙方數量相差太過懸殊,怎麼看他們都是趨於弱勢。

若先從火精靈下手,逐漸殲滅它們的數量……那顆紅色晶石恐怕也具有製造火精靈的功能,幾道光束一射出,就能讓他們做的一切努力付諸流水。

「難道還是要向剛才那樣,把阿奇爾丟過去?」安卓只想到這個方法。

「別開玩笑了!那顆晶石可是在火盃裡,它的周圍全是火耶!」阿奇爾抗議的叫嚷:「妳難道要我飛過去當烤肉嗎?」

「可以叫日傑夫丟小力一點。」安卓還沒打算放棄。「為了美好、珍貴的熒石礦,你就冒險一下嘛~~」

「這已經不是冒險了,這是在玩命!」阿奇爾額冒黑線。

「團長,你覺得我這個提議如何?」說服不了阿奇爾,安卓轉而問著瓦爾特的想法。

「老頭,你應該不會為了熒石礦就不管我的死活吧?」阿奇爾面色難看的質問。

如果瓦爾特敢點頭,這裡肯定會發生一場父子械鬥的人倫悲劇。

「這個……」瓦爾特撓撓鬍鬚,一臉的為難。

他自然是不會讓阿奇爾去送死,但他又很想要得到那些熒石礦,這可真叫人傷腦筋啊!

「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日傑夫毛遂自薦。

「你?」阿奇爾等人面露質疑。

「你想怎麼做?」達倫想瞭解他的計畫。

「當然是一股作氣將它們全滅了囉~~」日傑夫回話的語氣極為輕鬆,彷彿不覺得這有什麼困難。

「你在跟我們開玩笑嗎?」阿奇爾不滿的皺眉。

這個魔法師從進入聖殿後,一直沒有參與作戰,頂多只是放放輔助魔法,現在竟然說他要一個人滅了火精靈跟晶石?

這種話要叫他們怎麼相信?

「各位先生以及可愛的小姐,請你們先退到我身後,以免被魔法誤傷,謝謝合作。」他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依著他的話,眾人半信半疑的後退。

調整了下頭上的魔法帽,日傑夫雙手結印,低聲吟唱出咒語。

他的音量極小,宛如在耳邊低語,音質柔軟且滑順,就像飛舞在空中的絲絹一般。

霧白色冰氣在他雙手間聚集,逐漸凝結成一把銀白色弓矢。

搭上箭矢,拉滿弓。

日傑夫瞄準了火盃上的紅色晶石,鬆手一放。

白色箭矢破空射出,挾帶的冰氣在半空劃出一道白色軌跡。

「磅!」正中紅心。

紅色晶石爆裂成粉末,而依附紅色晶石的火精靈,也在晶石被破壞的同時,逐漸散形、瓦解。

冰矢與火燄的撞擊,激迸出大量水霧。

淡淡的水蒸氣逐漸蔓延開來,顏色由淡轉濃,最後凝結成冰霜,將火盃整個覆蓋。

這時,旁觀的眾人才發現,日傑夫的魔法還有後續。

火盃上的冰霜以極快的速度擴散、蔓延,眨眼間,整個洞窟被冰霜覆蓋,原本炙熱的高溫也瞬降至零下低溫。

就連竄出洞壁縫隙的火苗、瓦解中的火精靈也沒能倖免,一隻隻全被冰霜凍住,成了一座座形狀奇特的冰雕。

「哈、哈啾!哈啾!」一時無法適應這樣的溫度,阿奇爾跟安卓紛紛打起噴嚏。

「很漂亮的景象吧!這可是我最得意的絕招『冰封千里』。」日傑夫笑容燦爛的說道。

「漂亮個頭!」安卓第一個開罵:「我的熒石礦都被你凍住了,現在該怎麼挖?」

「魔法師先生,請你快點把這些冰解除。」達倫開口催促。

「呃哈哈哈,這個『冰封千里』的冰,要三天後才會自動溶解,我也沒辦法。」日傑夫做出莫可奈何的模樣。

「你自己放出的魔法,自己都不能解除?」安卓真想衝上前掐住他的脖子。

「別激動、別激動。」日傑夫好言安撫,「妳的空間飾品不是差不多滿了嗎?而且你們也沒有適合的挖礦工具,不如等妳將空間飾品裡的東西清出來,備妥了工具再來挖礦,這樣也才能多挖一點回去嘛!」

「哼!」安卓甩他一記眼刀,怒沖沖的別過頭去。

就算對方說的都是實情,但,現下的情況還是讓她很不滿。

「喂!你們看,這裡有一扇門。」阿奇爾站在一處沒有被冰封住的小門前。

門框邊刻著像圖又像字的符號,似乎是因為這些符號的關係,這扇門才沒有被日傑夫的冰魔法封住。

阿奇爾伸手推開門,門裡是一間小房間,空間並不大,大約只能容納四、五個人站在裡面。

牆面、天花板全刻滿了符號,那些符號跟門框上的十分相似。

房間的最底部安置著一張石桌,桌子中央有一個半圓形的碗狀容器,一顆跟鴕鳥蛋差不多大小的巨蛋置於其中。

「真詭異的蛋。」阿奇爾湊上前打量。

黑色的蛋殼上有四種顏色的花紋,那些花紋看起來跟能量晶石的花紋很像。

「那個是『聖獸的蛋』,這上面記載著這顆蛋的來歷。」日傑夫指著牆上的符號說道:「上面說,這個遠古民族的祖先跟自然精靈們締結契約時,四位自然精靈合送這顆蛋給他們,這顆蛋會孕育出守護他們族人的聖獸,這隻聖獸叫做『摩訶摩訶』,牠的壽命一百年輪回一次,每當牠壽命快要終結時,就會吐出一顆蛋,延續牠的後代。」

「聖獸啊……不知道會是長什麼樣子?」阿奇爾對牠很感興趣。

「上面有說要怎麼讓牠孵化嗎?」安卓跟著追問。

「沒有。」日傑夫搖頭回道:「不過這上面說,這顆聖蛋已經有好幾十年沒有孵化了。」

「咦?」

「唔……」阿奇爾苦惱的抓抓頭髮。「算了,先帶回去好了。」

伸出手,他打算將蛋從碗裡取出。

然而,當他的手碰觸到盛裝聖蛋的碗時,指尖卻像是被某種東西咬到,痛得他縮回手。

「怎麼了嗎?」發現他的反常,安卓不解的追問。

「被咬到了。」他展示著食指上的傷口,殷紅的鮮血順著手指滴落。

「這顆蛋咬你?」

「不是,是這個碗。」

「呃,會不會是上面有缺角什麼,你不小心割到手了?」安卓推測著可能原因。

不是她不相信阿奇爾的話,而是「被碗咬到」這種事情實在很匪夷所思。

「喔喔,糟糕……」日傑夫發出一種不太妙的叫聲。

「怎麼了?」

「這上面說,這座聖台設置了一種防護魔法,專門用來對付竊盜者。」日傑夫用憐憫的眼神看向阿奇爾。

「防護魔法?那……會怎樣?」阿奇爾困難的嚥了口口水,緊張的問。

「不知道。」

就在此時,聖台突然發出數道光束,如同繩索一樣將阿奇爾牢牢捆綁。

光繩纏繞的速度十分快速,讓他連拔刀抵抗的時間都沒有。

「阿奇爾!」距離他最近的安卓,想將他拉退,卻被無形屏障隔離在外。

「危險,先退開!」日傑夫將她拉出小房間,跟其他人守在門口。

阿奇爾拼命扭著身體掙扎,卻徒勞無功。

光繩越縮越緊,在他身上勒出深痕,阿奇爾甚至可以聽見全身骨頭「喀喀」作響的哀鳴。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