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道夫,你不是說要收集材料?怎麼跑來碼頭這邊?」

站在人來人往的碼頭候船區,望著面前的藍色汪洋、往來的接駁船,我不解的追問。

「材料在『罪惡城』附近的海域,」阿道夫說出地點,「那邊不能直接傳送移動,要搭船過去。」

「了解。」我朝他點頭。

沒有多久,船隻來了,我跟阿道夫快步上了船。

站在船頭處,眺望著遠方海景,帶有鹹味的海風迎面而來,海面除了白色浪花之外,還漾著因為陽光照耀而閃閃發亮的反折光。

航行的目的地──「罪惡城」。那是一個海盜、小偷、逃亡犯人等等人物聚集的地方,雖然它對外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自由進出,但,因為它是屬於「特殊區域」,裡頭有部分的NPC會突然攻擊玩家,搶劫、甚至是綁架玩家,並不像其他城市那樣和平、安全。

經過約莫幾分鐘,船隻抵達了罪惡城的港口,原本應該聚集很多NPC的港口,現在卻躺了一堆屍體,可見這裡先前發生過衝突。

沿著道路往罪惡城的門口走去,才剛踏入城裡就聽到一堆械鬥、喊叫聲。

「來人啊!有人闖進我們這裡了!大家好好教訓他們一頓!」

「兄弟們!殺了這群入侵者!」

「上啊!男的直接砍了搶錢、搶裝備,女的留下來當女朋友!」

一群海盜、盜賊、屠夫等等在城內四處穿梭,他們手上拿著火槍、斧頭、大刀等等武器,大肆攻擊著他們口中的入侵者──皇甫離火與路西法等人。

儘管對方砲火猛烈,路西法他們也不遑多讓,一連進行了多次激烈的反擊,幾乎是到了見人就砍,連路人也不放過的地步。

「嘖嘖!真是好壯烈啊。」

站在入口處,我完全沒有往城裡移動的打算。

「不進去幫忙嗎?」阿道夫笑問道:「妳應該認識他們吧?那個叫做路西法的人,聽說還是妳的追求者之一呐。」

「……我還以為你不是那種喜歡聽八卦的人。」

「我是不喜歡啊。」阿道夫狀似無奈的聳肩,「可是你們的三角戀實在是太有名了,就算我不想聽,也會被迫聽到一些。」

「所以……你們也知道我跟遙日的事?」我遲疑的望著他。

「唔?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阿道夫故作困惑的皺眉,同時開始說出他所聽到的事情。

「我只有聽說遙日之前很努力在追求妳,路西法是後來出現的競爭者,後來好像是因為妳太過猶豫不定、周旋在兩者之間,遙日最後便心灰意冷的離開你們公會,轉而投靠我們公會……大致上就這些吧。」

「……」無言。

這不就等於全部都知道了嗎?

「貓啊,不是我要說妳。」阿道夫往我肩頭拍了兩下,「感情這種事情,還是盡量避免曖昧不清會比較好一點,喜歡或不喜歡,都要明確的回應對方,這樣才不會造成不必要的糾紛。」

「我知道。」我朝他回了一個苦笑。

自從確定心意之後,我也想過要早點回覆路西法,可是……我找不到機會啊。

雖然不是要求什麼天時、地利、人和,至少談這種事情的時候,也需要有一個「洽當的時機」吧?

總不能要我直接衝到他們公會,不管路西法是不是在忙,就直接將他抓出來,也不管他當下的情緒,就突兀的丟下一句:「對不起,我沒辦法接受你的感情。」

這樣未免也太糟糕了吧?

拒絕人是一件很傷人的事情,用這種方式拒絕更是差勁。

以前的我不懂愛情,在拒絕人的時候,雖然能體諒他們的心情,但我並不知道感情落空的痛跟難過。

現在,我懂了。

我知道喜歡上一個人的忐忑不安與期望,所以,我想要盡量將這份傷害降至最低。

可是,我該怎麼做呢?苦思了很久,我還是找不到答案。

「真麻煩……」我無奈的發出一聲輕嘆。

「是啊,的確是很麻煩。」阿道夫莫名的接口回道。

「咦?」我困惑的望著他。

「他們將人殺光了,我該怎麼跟商人買潛水裝備?」阿道夫望向店家方向,滿臉的無奈。

呵,原來阿道夫是在想這件事情啊?還以為他知道我在想什麼呢!嚇了我一跳。

「等他們重生吧。」我隨口答道。

「也只能這樣了。」

就在我們閒聊時,旁邊突然傳出了騷動聲。

「嘿!弟兄們!這邊也有人!快來殺光他們!」

在這聲高喊後,幾名土匪從建築物裡衝出,揮著武器朝我們砍來。

突然遭遇襲擊,阿道夫反射性的往後退開,並立刻準備發動攻擊。

「等等!全部住手!」我一個箭步上前,擋住了雙方的動作。

「啊啊,老大,是妳啊?抱歉、抱歉,嚇到老大了。」認出是我,對方連連向我鞠躬陪罪。

「老大,對不起,小弟剛才殺的太忘我,沒有認出妳。」

「他是我的朋友。」我語氣平淡的說道。

「了解!老大的朋友,也就是我們的朋友!」

「抱歉,我們太失禮了。」幾個人向阿道夫賠罪著。

「不、不會。」阿道夫有些愕然的搖頭。

「首領,現在有入侵者進來攻擊,我們要去殺光那些兔崽子!」

「好,你們加油。」我隨口回應著。

「走!我們繼續去殺那些入侵者!」

「衝──」

也就在那幾人走後,阿道夫才從訝異的情緒中恢復。

「嘖嘖!真是厲害。」阿道夫半開完笑的道:「沒想到貓的惡勢力竟然拓展到這裡來了,就連這些海盜也要喊妳一聲老大!」

「如果你來這邊屠城屠個一百次以上,自然也會成為他們的老大。」我似笑非笑的回道。

當初會來到這邊,純粹是為了讓我的聲譽回升,進入各大陸的城市不再被士兵追捕,然而,當我的聲望提高至滿點時,卻也因為我屠城屠的太多次,這裡的人怕了我,索性給我「罪犯首領」的稱號,所有人看到我都會尊敬的稱呼一聲「老大」、「首領」,嚴然將我當成是他們的一份子。

「這可就奇怪了。」聽完我的陳述,阿道夫不解的反問:「照理說,像妳這樣對他們大屠殺,他們應該是恨妳入骨才對,怎麼會反過來尊敬妳呢?」

「焰星說,這是『強者為王』的原理。」我提出了焰星的解釋,「既然打不過,那就乾脆臣服於對方手下,這樣一來,他們也算是有一個強勢的靠山。」

「真是奇怪的理論,」阿道夫轉而望向前方的戰場,「這位老大不去拯救妳的手下嗎?他們快不行了喔。」

我朝阿道夫攤手笑笑,「既然都快趴了,我現在去制止也沒用啊。」

「真是沒良心的首領啊,對自己的手下竟然見死不救。」阿道夫一臉感嘆的搖頭。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等一下我就率領他們進行大反擊,第一個先掛你好了。」我半恐嚇的回道。

「何必這麼勞師動眾,只要妳說一聲,我就會立刻閃的遠遠的。」阿道夫開玩笑的道。

過了幾分鐘,這場屠城戰鬥終於結束,城內暫時回歸到平靜。也在這場混亂平息後,我跟阿道夫這才走入城裡。

「大家到處找找,看看有沒有之前找漏了的地方。」皇甫離火的聲音傳來,他站在街道的中央,對其他隊員喊道。

在殺光城裡所有人後,一群人開始在建築物內外展開搜索。

一回頭,皇甫離火發現了我。

「嗨,好久不見。」我朝他揮手打招呼。

「貓,妳也是來解任務的嗎?」皇甫離火快步朝我走來。

「不是,我跟他過來這邊找材料。」我說出了我們的目的,順帶反問他:「你們在解什麼任務?」

「就是那個公會城的任務啊,它給了十個小任務,要我們到各個地方找人,這邊就是其中一個。」皇甫離火將任務內容跟我說了一遍。

「是要找一個叫做『肯特˙卡夫曼』的術士,對吧?」阿道夫接口問道。

「嗯,就是他。」皇甫離火的視線往附近搜索了一趟,「可是我們已經在這邊殺了好幾次了,怎麼找都找不到那個人。」

「這個任務真的不好解。」阿道夫認同的點頭,「我們公會之前也來這邊找了很多趟,一樣沒找到人。」

「那要一起解嗎?」皇甫離火邀約道。

「也好。」阿道夫點頭答應。

「貓呢?」皇甫離火轉而詢問我,「你們公會的解了嗎?要不要一起?」

「我問一下公會。」我將對話模式轉為公會頻道。

『問一下,在罪惡城這邊找術士的任務你們解了嗎?』

『貓,妳是說公會城的那個支線任務嗎?』焰星反問我。

『是啊,我現在人在這邊,剛好遇到皇甫離火他們,他們找我一起解。』

『那個任務還沒解,現在沒有人手可以過去那邊。』痞子殺手立刻接話回道:『貓,妳就順手解了吧!』

『了解。』

在我結束通話後,其他入屋內搜索的隊員也出現了。

「不行,還是都沒有。」

同行的人走到皇甫離火面前跟他回報,眾人臉上盡是煩躁神情。

「其他人呢?有找到嗎?」

「沒有。」

「可惡!那個傢伙到底在哪裡啊?」

「咦?貓貓怎麼會在這邊?」佐佐伊的聲音從旁出現。「你們要一起解任務嗎?」

「是啊,我們公會也還沒解這邊的任務。」

「奇怪,怎麼都沒看到人啊?該不會是不小心被我們給殺了吧?」一邊巡視遍地的屍體,路西法從旁邊走來,他苦惱的抓亂頭髮。

「啊,貓,是妳啊……」抬頭見到我,路西法像是感到意外的愣了一下,而後才跟我點頭打招呼。

「既然你們是來找人的,那就不應該殺這裡的人吧?」阿道夫提出了他的想法,「哪有要找人卻還屠殺對方全城的道理?」

「我們也不想動手。」佐佐伊滿臉無奈的回道:「可是我們才一走進來,他們就突然衝上來殺我們。」

「那是職業的關係吧?」我提醒的回道:「要進來這裡的話,就必須要有盜賊、強盜或是術士這一類的負面職業,這樣他們才不會攻擊你們。」

「這些我們也知道。」皇甫離火無奈的笑笑,「但是我們並沒有這一類職業的人,所以我們才會在這邊打這麼久。」

「術士這類型的NPC,向來喜歡隱藏自己的行蹤,」阿道夫進一步的說明道:「要找到他可能需要這城裡的人的幫助。」

「所以結論就是,不可以屠城。」路西法苦悶的說道。

「大家先退出去吧。」我向他們提議著,「等這裡的NPC重生,我再帶你們進來。」

「咦?可以嗎?」聽到事情有新的轉機,幾個人這才一掃臉上的陰霾。

「嗯,不過我只能保證四個人的安全,」我說出了名額的限制,「你們選出人選跟我進去找人,其他人就先在外面等吧。」

即使是在這邊享有地位,我也不是擁有能庇護所有人的權限。

「好。」

很快的,他們就決定好了人選,由皇甫離火、路西法、佐佐伊以及阿道夫跟我一同進入。

先前歷經屠殺戰鬥的罪惡城,現在完全沒了那屍橫遍野、悲慘淒涼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喧華吵鬧,猶如一個熱鬧的市集一樣。

「等一下我們要去搶商船,首領要一起去嗎?」幾名海盜笑嘻嘻的邀約道。

「下次吧。」我婉拒道。

「老大,我剛剛接到消息,有一隻軍隊下午會來偷襲,不知道老大有沒有獲得這方面的情報?」

「今天是星期幾?」我詢問著時間。

「星期六。」

「他們會從西北方進攻,你們派五十個人去哨塔那邊防守吧。」得知時間後,我說出了軍隊的固定行程。

「知道了!」對方笑嘻嘻的點頭,「真不愧是老大,連軍隊的動向都掌握的一清二楚。」

一邊回答著問題,我一邊領著他們走到一間酒吧內。

「老大,好久不見了。」酒吧老闆站在櫃檯前,手上拿著大酒杯擦拭。

「情報販子凱恩在嗎?」我問著另一個人的行蹤。

「老大想找他啊。」酒吧老闆沉思了會,「現在他不在這裡,應該是去找他的老情人露西去了。」

「了解。」

得到線索之後,我們走出了酒吧。

「現在要去哪裡?」佐佐伊追問道。

「找露西。」我指著不遠處的一條小巷。「她住在那裡面。」

小巷子走到底,眼前出現一棟小屋,上前敲了敲門,一個睡眼惺忪、頂著大捲頭的女生出現。

「誰啊?吵什麼吵?」嘴上叼著根菸,露西的表情顯得有些不耐煩。

「露西,我想找凱恩,他在妳這裡嗎?」我道出了來意。

「哎呀,是首領呐,不好意思,我沒注意到是妳。」飛快整理服裝儀容後,她才又接著說下。

「要找凱恩啊?他不在我這裡,那個老小子最近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躲的不見蹤影……」

在一連串的抱怨後,露西才又丟出了下一個地點。

「……我猜他可能躲在他的老巢,不過我不知道是在哪裡,那個老小子連我都防著呐!」

「好,我知道了。」

跟露西到別後,我們離開了小巷子,走向另一個地方。

城市的一角,一棟紅色的建築物顯眼的立著,牆上的油漆有些斑駁、脫落,露出了灰白色的底部。

才打開門,一陣喧嘩聲隨之傳來,人潮包圍住正中央的拳擊台,台上有兩名選手正赤手空拳的進行搏鬥,人們手上拿著下注的單子,激動的大喊「殺了他」、「折斷他的手」、「那個臭小子不是你的對手」、「宰了他」。

沒有走向群眾,我反向走上一旁的階梯狀座椅,走到最頂端的角落處,那裡藏著一個小樓梯,進入樓梯內繼續往上走,我們來到這棟建築物的天台。

天台處有一個小木屋,一名中年男子坐在屋外的躺椅上,舒服的曬著太陽。

原本避著眼睛的他,在警覺到有人出現後立刻坐起身。

「不用緊張,我只是想要找你問個人。」我開口道。

「喔,是首領啊。」發現不是他的敵人,凱恩又再度倒回躺椅上。

「找我有事嗎?」

「我想問你知不知道肯特˙卡夫曼在哪裡。」

「這個嘛~~」凱恩故作遲疑的停頓一下,「首領,我想你也知道我們這一行的行規,我是靠販賣消息吃飯的,就算是首領,我……」

「多少錢?」我直接了當的問。

「五萬。」凱恩開出了一個數目。

「我給。」

才想要付錢,路西法就搶先一步給了錢。

「教堂的塔頂、酒吧、南邊海岸的小屋,去這三個地方應該就能找到他了。」

丟出了情報,凱恩順勢翻了個身,沒再搭理我們。

「先去教堂吧。」我提議著,「教堂就在前面而已。」

隨手指向前方,教堂尖尖的塔頂聳立在我們面前。

「也好。」

「這邊能跳過去嗎?」路西法走到矮牆邊觀看地形。

「可以,我跳過。」我縱身跳下,落在矮了一層樓的屋頂上。

其他人也跟著我的動作,逐一跳下天台,成排的屋頂成了一條另類的道路,我們幾個在上頭飛快的跑著,在屋子與屋子之間跳躍著。

比起在底下沿著街道左彎右繞,這種一直線朝著目的地前進的方式,讓我們節省了不少時間。

很快的,我們來到了教堂的塔頂。

「沒有,這裡沒人。」

查看過後,我們轉而往先前的酒吧移動。

「你們要找肯特˙卡夫曼?他在下面的地窖,從廚房那邊下去,角落罵邊有個小樓梯,往下走就會看到了。」酒吧老闆指了指身後的廚房。

依著老闆的話,我們穿過廚房,沿著螺旋形樓梯往下走了兩圈半,來到了堆滿大酒桶與木箱的地窖。

地窖的燈光是昏暗的黃色調,氣溫比外面冷上幾度,空氣中漫著些許的酒氣與潮溼味道。

「找我有事嗎?」問話的聲音聽的出是一名老者,話音是滄桑帶著些許沙啞。

「我們有點事情想要找肯特˙卡夫曼。」不知道對方位於何處,我們只能對著空氣說話。

「……我就是。」

「請問你知道『歷史的碎片』這個東西嗎?」聽到對方表明身分,皇甫離火直接追問道。

「……」對方沉默了數秒,而後才又再度開口。「是誰要你們來找我的?」

「一個叫做帝普羅斯的神。」

「啊啊……」聽到名字,肯特˙卡夫曼的聲音因過於激動而發顫,「是、是神呐!是帝普羅斯大神!原來神並沒有捨棄我這個老頭子。」

隨著說話聲音加大,一名穿著黑色斗篷的老者從陰影中出現,從他身上那破爛的袍子以及憔悴的神情看來,他的生活似乎過的很糟糕。

「我所信仰的神果然存在,那些說我邪魔歪道、將我放逐的傢伙,他們將會遭到報應,我詛咒他們的不幸、我詛咒他們的愚蠢,他們要用他們的鮮血來償還……」

咒罵了好一陣子之後,肯特˙卡夫曼才又再度安靜下來。

他用發顫的手從懷中拿出一個鐵製小酒瓶,貪婪的喝了幾口酒,滿足的呼出一口氣之後,才又繼續了話題。

「我並不知道你們要找的東西在哪裡……」他說出了令人失望的回答。

這句話讓我們互望一眼,眼中充滿了困惑。

「難道是線索錯誤嗎?」

「會不會是我們漏掉什麼環節?」我們幾個人陷入了思考。

「不過,我知道哪邊可以獲得線索。」隔了幾秒鐘,肯特˙卡夫曼才又慢吞吞的接口說道。

「哪邊?」

「橙色境界大陸的『雷普羅德曼圖書館』。」肯特˙卡夫曼說出了下一個地點,「圖書館裡面有一本書,『巫者的預言』,你們去將它拿來給我。也許圖書館的人會不外借這本書,但是不管用什麼方法,偷也好、搶也好,你們都要將它拿到手。」

「走吧。」接到指示,路西法急切的想要進行下一個步驟。

「不用過去吧。」阿道夫制止的道:「這裡離那邊很遠,這樣一來一往很浪費時間,不如問問公會成員,看有沒有人在那附近,要他們去拿一下送來這裡,至少可以省下一趟行程的時間。」

「也對。」皇甫離火點頭附和,「這是整個公會參與的任務,不用擔心有人沒有參與前置任務,不能接續進行。」

在等待書送過來的這段時間中,我們也沒有閒著浪費時間,跟商人買了潛水用具、租了一艘小船後,我們便前往附近海域,找尋阿道夫要的材料。

穿戴整套的潛水裝備,我們在清澈湛藍的海水中悠遊。

「左邊有兩隻三頭龍水怪。」

「右邊的交給我。」

「岩石那邊有『發光的珍珠貝殼』。」皇甫離火指著下方的岩石堆說道。

「好。」

聽到消息,阿道夫快速朝目標游去。

如果是低階、剛入門的藥草或材料,我們還可以幫忙採集一下,但,阿道夫要找尋的全是高檔貨,那些東西可是脆弱的有如泡沫,要是一個不小心、手法不熟練,很容易就會將它毀壞。

因此,我們四人負責清除附近海域的怪物,收集物品的工作就由阿道夫去執行。

一直到氧氣瓶的空氣快要耗盡,我們這才回到船上,駕著小船往岸邊駛去。

也就在同一時間,送書的人抵達了,現身的人是夜影杰、夜音黎恩以及糖衣毒藥等人。

乍見到他們站在一起,我其實感到有些訝異,因為在我的最後印象中,糖衣毒藥他們跟夜影杰其實還沒有合好,不過,從眼前他們快樂談笑的情況看來,似乎一切的不愉快已經消失了。

「貓師父,好久不見!」夜影杰笑嘻嘻的向我打招呼。

「報告會長,我們將書送來了。」粉紅可樂將一本極為厚重的書遞給路西法。

「咦?你們叫路西法……會長?」這讓我困惑了。

他們明明是「獨霸天下」公會的人啊,怎麼會……

「我們跳槽了。」伯納德直接了當的回道,這句話也同時說明了一切。

「會長,還有什麼事情要我們做的嗎?」麥當當追問著。

「你們先去進行另一個任務吧。」路西法提議的說道:「西海岸的那個任務,昨天解到一半,你們就接著解吧。」

「好。」

接獲新指示之後,幾個人隨即傳送離開。

「貓,接好!」

突然,上空傳來了老哥的聲音,抬頭一看,一樣物體從空中落下。

「碰!」一聲悶響傳出,在東西砸中我之前,我及時往後跳開一步,避開了「攻擊」。

好險,要是被那本書砸中,我的頭應該會噴血吧!心驚的呼了一口氣,我抬頭對空中的老哥吼道。

「臭老哥!你要謀殺啊!這麼厚的一本書你竟然用丟的!太過分了吧!」

「反正死了還能復活,怕什麼?」坐在蝠魟上頭,老哥玩笑似的說著風涼話。

「貓,抱歉啦!」紫玥從蝠魟上探出頭來,無奈的對我笑著,「我們手上還有另一個任務,任務的時間快要到了,所以只能用這種緊急手段,先走囉!」

丟下這樣的話,兩人又快速的飛走了。

「真是的,哪有人這樣啊,要是我真的被書給砸死了,那不是很好笑嗎?」我沒好氣的叨念著,順手撿起地上的書籍。

「不用擔心,要是妳死了,我會幫妳復活。」土耳其藍帶笑的聲音傳來。

「呃?」這時我才發現,土耳其藍跟遙日出現在我面前。

見到他出現,我反射性的望向路西法,先前兩個人只要一見面就會起爭執,就算不說話,彼此之間也會有一種緊張的火藥味,但現在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卻是十分平和,甚至還會主動跟對方點頭打招呼。

總覺得好像怪怪的……

雖然這一直是我之前所期望的「和平」狀態,可是現在這樣的氣氛卻讓我很不能適應。

「阿道夫,你要的書我拿來了。」遙日將任務要用的書籍交給他。

「謝了。」阿道夫點頭道謝。

「要幫忙嗎?人手夠不夠?」土耳其藍關心的問道。

「還不知道。」阿道夫朝她聳聳肩,「現在只是要將書交給術士,也不知道接下來還有沒有任務。」

「要不,我們在外面等你們。」土耳其藍建議的說道:「要是任務還有後續,就一起過去進行。」

「好。」

跟遙日他們道別後,我們隨即再度進入罪惡城,將書本拿給肯特˙卡夫曼。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