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朝著身後的海面發出龜仙氣功彈,藉著反作用力,我所立足的木板快速往海中央衝去,木門的行進速度可比飛行車還要快上一倍呢!

 

天氣很晴朗,遠邊的白雲朵朵,我在一波波的浪濤中忽上忽下的飛躍著,溫熱氣息的海風,在我耳邊颯颯作響,乳白色的浪花濺濕了褲子,一種清涼、暢快的感覺盈滿心中,要不是急著要完成任務,我真想好好享受這種海上衝浪的感覺。

 

衝浪中,暴雷突然衝到我身旁,對我大聲嚷著:「嘎啦啦!主人使用遊戲設定以外的方式進行遊戲,並且研發出三十種新型招式,啟動隱藏能力,幻實。」

 

幻實?這又是什麼能力?官方網站上沒有這個能力的說明啊?我一聽到所謂的「隱藏能力」眉頭跟著皺起。

 

雖然說,線上遊戲總會故意用一些隱藏式機關、寶物,吸引玩家去發掘、追求,但是……沒有人會將能力設定成隱藏式的吧?

 

想到這裡,我又想起之前在老哥他們養成遊戲中玩出的隱藏結局,希望這不會是什麼該死的怪東西。

 

稍微一個分心,一個數丈高的大浪迎面打來,我差點落入海中,快速壓低身體、勉強穩住身子,才免去落海的命運,但是,我全身也都弄濕了。

 

「主人,要小心啊……」暴雷責備似的對我喊著。

 

暴雷的語氣,在我聽來好像是被一個三歲小孩責罵,突然覺得有點可愛。

 

「好,我會注意。」我笑著回答它。

 

衝過那海浪之後,眼前的海平面上出現一座小島。

 

是那座島吧?望著前方,我將龜仙氣功彈的力量加強了一些,用著最快的速度往目的地飛奔而去。

 

島嶼的陸地呈現燒焦的黑色、黑土上的大岩石則是如同鮮血般的赤紅,島的最高處立著一棟深咖啡色城堡,城堡背後輝映著晴朗無比的藍天……

 

好詭異的城堡……看著眼前的景象,我突然有種頭暈、想吐的感覺。

 

那城堡並沒有一般人想像中的美輪美奐,光看它的顏色就知道──深咖啡色,有哪個城堡會用咖啡色做城牆顏色?而且,城堡的外型……

 

不,它根本沒有外型可言,整座城呈現不規則狀,唯一可以清楚分辨的就是城堡外型的高低起伏,城牆上還有一個個的洞,如果照房子的架構來說,那應該是窗戶或入口吧?整座城看上去,若要我想出一個形容詞來形容它的話……

 

「被砸爛的巧克力蛋糕」,這應該是最貼切的形容詞了。

 

難道說,這是一種視覺攻擊?讓玩家吐到虛弱無力無法打敗魔王,玩家自然就無法達成任務?我拼命忍著想吐的衝動,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暈倒。面對這般龐大的「爛巧克力堆」,我彷彿還能聞到甜到發膩的巧克力味道。

 

不,我想太多了,這裡會變成這樣全是老哥他們的審美觀有問題,根本不是什麼視覺攻擊。我搖搖頭,深深吸了口氣,試圖讓腦袋恢復清醒。

 

現在我該怎麼進去?在我抵達時城堡附近時,我發現城堡四周有非常多怪物看守,那些怪物只有我身高的一半,皮膚顏色為淺綠色,頭大大的、身體小小的,看起來活像個外星人。

 

經過暴雷的解釋,我才知道,外星人的名字叫做「拉克」,屬於被動型攻擊怪物,也就是說,它們不會主動衝向玩家攻擊玩家,而是等到玩家進入它們的攻擊範圍之後,它們才會對玩家產生攻擊,拉克的攻擊力不高,但是防禦力很強,是一種耐打型的怪物。

 

聽說魔王在城堡的最頂層,要這樣一路過關斬將到達頂樓……我看我花上十天都走不完。我看著高聳入天的蛋糕城堡,腦中苦思著對策。

 

防守城堡的拉克數量驚人,城堡的每一個出入口都有三至五隻的拉克看守,城堡外頭還有著一群又一群的巡守兵,粗略看來它們的防守似乎是完美無缺。

 

但是,在我仔細觀察過拉克們的動向時,我發現一個有趣的地方,那就是,拉克們的活動有著固定的路線,雖然看起來防備嚴實,但是,在兩批拉克交會時,活動路線會產生一個小缺口。

 

說不定,我可以利用這個缺口……我的腦海中出現一個大膽的行動方案。

 

在這麼嚴密的防守之下,想要偷偷溜進去可是比登天還難,那我不如反其道而行,直接從門口進去!

 

只要我小心一點不要進入拉克的攻擊範圍,它們就不會攻擊我,我可以從它們活動路線的空隙進入城堡,要是運氣好一點,說不定我連打都不用打就可以到達最上層,不過,要是運氣差……我可能就被一堆拉克圍扁至死吧!想到那個慘狀,我的額上流下一滴冷汗。

 

我深深的吸了口氣,快速潛至城牆外頭,抓緊了交會的空隙,我順利的溜進城內,眼前出現一個空曠的大廳,大廳的牆壁上飄著藍色火焰,整個氣氛讓人感覺沉悶又陰森,城堡內防守的拉克士兵更多了,一群又一群的拉克怪不停的在各處穿梭,一路上我見到拉克群就躲,沒地方躲,我就在它們身邊找活動路線的空隙,再不然,就是直接解決掉它們。

 

嘿嘿!看現在這情況,我應該可以很快就溜到頂樓找魔王。順利往上面樓層爬升的我,在心中得意的盤算。

 

不過,如果這麼輕鬆就能過關,那我老哥他們怎麼會被玩家封為「變態狂人」哩,就在我爬到第四層的時候,我聽到一陣熟悉的聲音……

 

「嗡……」翅膀密集震動的聲音迴響在第四層走道。

 

看樣子,我的「老朋友」出現了。我苦笑著。

 

原先還想不花一絲力氣到達頂部,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蚊子軍團很快就現身在我面前,算一算,目前出現的這一群共有十五隻。

 

這種數量,大概只要一擊散彈波就夠了吧。我評估著眼前的狀況,在還沒到達魔王那裡前,我不想浪費太多體力。

 

發出一擊散彈波之後,一、兩隻蚊子僥倖逃過,我隨後各對它們踢了一腳,送它們去陪其他同伴。

 

在更往上層的路上,我遇見的蚊子軍團也就越多,往上層前進的速度也就更加緩慢,一直到最後,出現攻擊我的蚊子軍團竟然增加至一百二十隻!

 

「煩死了!怎麼一直冒出來啊?」越聚越多的蚊子阻礙了我的速度,我開始感到不耐煩。

 

「嘎啦啦!加油!加油!」暴雷不斷的在我身邊打氣,有時候還會從旁幫忙我,撞飛幾隻攻擊我的蚊子。

 

「算了,運動一下吧!」我停止氣功彈的施放,往後的路途還很漫長,我可不能在這邊就將氣功彈的使用次數用完,當下,我決定改用拳腳解決蚊子,順便為等一下跟魔王的戰鬥做暖身準備。

 

近身戰的結果,我當然免不了遇上蚊子反擊,在我到達第十一層時,我身上出現十多道大大小小的傷口,頭髮凌亂,身上的衣服更是髒的不得了,整個人可說是狼狽不堪。

 

這遊戲的真實度可真是「好」啊!我以前玩狙擊手的時候,還沒有出現過這麼慘的模樣呢!我低頭打量了下自己,臉上跟著出現笑容。

 

笑,不是因為狼狽;笑,是因為滿足。

 

我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孤軍奮戰了,自從開始跟別人組隊團戰之後,我就已經習慣團體戰模式,現在這樣一個人苦撐的辛苦,一個人盡全力打怪的滿足感,讓我回到當初剛開始進入狙擊手的時候。

 

進入十一層之後,蚊子軍團瞬間不見蹤影,這一樓層的看守怪又換回了拉克怪。

 

呼……總算能輕鬆一些。看著熟悉的拉克怪,我在心中鬆了口氣。緩緩走向拉克怪,準備沿著先前的模式通過拉克群。

 

「碰!」冷不防的,我被一顆土球砸到。

 

「嘎啦啦!」暴雷突然發出驚叫,像是很心疼的對我說道:「主人遭受大拉克攻擊,血量減少三十點,血量剩餘一百七十點。」

 

通常,會讓暴雷發出驚愕的叫聲,只有在我嚴重受創或者血量大減的情況下,可見這個攻擊,對我來說可是非常大的損傷啊!這情況不只暴雷驚愕,就連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血量減三十點?有沒有搞錯啊?我之前被蚊子打到也不過損失兩點血量而已!咦?等等!拉克怪不是被動攻擊模式嗎?怎麼會……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拉克怪。

 

雖然外型一樣,但是,眼前拉克怪的體型似乎比之前的拉克怪大了些,之前拉克怪的膚色是淺綠色,但是我面前這一群是深綠色,之前的拉克怪手上沒有拿武器,而現在這一群……左右手上各拿著一個泥土球。

 

再想想暴雷剛剛說的名字,大、拉、克,難道說!這是拉克怪的進化型?我驚愕的退了兩步。

 

「嘎啦啦,大拉克,主動攻擊型怪物,血量為四十點,攻擊武器,泥土球……」暴雷介紹的說道。

 

真是麻煩啊,要到達魔王的樓層還有三層,往後的路上這種大拉克還會有很多,照我的經驗,最保守的估計也會遇到一百多隻吧……

 

想著這個數字,再看看我裝備裡頭,三瓶補血用的紅藥水,一個恢復體力的靈芝,還有,還能再發二十三次的氣功彈……我的額頭上又開始冒冷汗。

 

再怎麼看,我好像都撐不到魔王那層樓,就算我真的很幸運能到達魔王面前,我想,大概兩秒鐘我就會被魔王給打掛了。

 

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放棄計劃、放棄冷靜,直接跟怪物開打,就算被打掛了,我至少也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就當是先賺一個經驗吧!

 

我向來喜歡有效率的進攻方式,不過,要是狀況已經不是我能掌控,那我也懶得再去想太多,反過來,我會用著最直接的方法,盡全力跟對方打上一場,我的原則就是──就算要死,也要死的痛快!

 

打定主意,我臉上跟著出現笑容,手上聚起了散彈波。「大拉克!開打吧!」

 

先是朝它們轟去幾擊散彈波,將它們的數量減去大半之後,我改為拳腳攻擊,身上的補血藥水沒多久就被我用完,血量也開始逐漸減少,最後,我被一個大土球砸中,血量變成零,系統宣告了我的死亡,眼前的景物閃了閃,我被傳送離開城堡。

 

 

嗚……好痛!被大拉克的土球砸到還真是痛!我被系統傳送回幻影樹林裡,全身疼痛不堪的我,斜倚在大樹上。

 

怪了?為什麼死掉之後會被傳送到這裡?記得官網上的資料上不是這樣介紹,還是說,我是在進行任務時死掉,所以才會回到之前待過的地方呢?雖然對這件事感到很納悶,不過,我還是決定先將任務解決了,再去研究這問題。

 

任務期限剩下兩天,在執行任務之前,我必須先將需要的裝備補滿,蚊子軍團打掛之後會出現補血用的紅藥水、補充體力的靈芝,這對需要長期抗戰的我有很大的幫助。

 

「嗡……」我的老朋友很快的出現。

 

來吧!來越多隻越好!我現在可是很需要你們啊!

 

在幻影樹林待了半天,打掛無數批蚊子,我疲倦的坐在樹下休息。

 

「倉庫開啟。」我說出指令之後,面前出現一個由雷射光影形成的方形櫃子。

 

櫃子分隔成十數個小方格,每個方格裡面擺著一種物品,物品的左上方會有數字,那數字代表方格裡頭所擺放的物品數量,每一格方格的物品上限數量是二十個,超過這數量的東西就必須要移到另一個方格放置。

 

紅藥水五十三瓶,靈芝三十二棵,稀有的白色療傷藥丸三顆,以及果實數十顆……這些數量應該夠了吧?我看著倉庫裡頭的東西,在心中盤算著。

 

這一次,我一定要將任務完成!才剛想往拉克城走去,出了樹林後,看著一旁烏龜大仙的房子,我又遲疑了下。

 

出發前,再去找一下老色龜吧!不知怎麼,我突然很想再去跟他抬槓幾句。

 

走到老色龜屋前,原先被我拆掉的大門已經恢復,我直接打開門走了進去。

 

「小辣椒!」烏龜大仙飛快的撲向我,我連忙側身一閃,閃開了他的攻擊,而烏龜大仙則是……直接撞上大門。

 

「碰!」可憐的大門再次與牆壁分離。

 

暴雷看到烏龜大仙這慘狀,毫不留情的大聲取笑著:「哈哈!烏龜大仙,撞大門!」

 

「你幹嘛偷襲我!」我沒好氣的瞪著烏龜大仙,一隻腳順便踩上他的龜殼。

 

「唉呦!小辣椒,妳誤會了!」烏龜大仙百般無辜的叫著。「老龜我只是想給妳一個『熱情』的擁抱啊!」

 

「不用了。」我收回腳走到一旁的木椅坐下。

 

「怎麼樣?任務失敗了嗎?」烏龜大仙從地上爬起,興奮萬分的走到我身邊問著。

 

「我失敗你好像很高興?」我挑眉看著烏龜大仙,要是他敢回答「是」,那我一定將他踹到牆壁上當裝飾品。

 

「沒、沒有啦……」烏龜大仙乾笑了兩聲,帶點心虛的表情為我倒了杯茶。「老龜我只是關心妳一下。」

 

「上一次失敗是因為我的裝備不夠,這一次我一定會成功!」不甘心被烏龜大仙看扁,我半賭氣的道。

 

「這樣啊……」烏龜大仙沉默了下,隨後他突然拍了下手掌,笑嘻嘻的對我說道:「小辣椒,妳可不可以幫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

 

「跟我來!」烏龜大仙隨即轉身往外走,我好奇的跟在他身後。

 

我們來到濱海的岩石區,近海處的海水不斷的冒著熱氣,這裡是烏龜大仙平日泡溫泉的地方,一個天然的溫泉地。

 

他想泡溫泉嗎?可是……那他幹嘛帶我來這邊?難道!他想要我幫他按摩?我的腦中突然出現這個想法。

 

「下去吧。」烏龜大仙轉身對我說道。

 

「下去?」我驚愕的看著烏龜大仙。

 

難道真是我想的那樣?他真是要我幫他按摩?我開始活動手指,準備好好「伺候」這隻老色龜。

 

「在熱泉湧出的地方住著一條紫色章魚,妳將它抓來給我。」烏龜大仙指著遠方海面說著。

 

「抓章魚?」我真是搞不懂,為什麼烏龜大仙會在這時候叫我抓章魚,我只剩下一天半可以完成任務耶!要是我現在去抓章魚……那我的時間肯定不夠!

 

「嘎啦啦,章魚,好吃!」暴雷像是附和烏龜大仙的話般,在我身邊拼命繞著、鼓吹著。「主人,抓章魚!」

 

「拜託啦……」烏龜大仙跟著開始向我撒嬌。「老龜我突然很想吃章魚。」

 

「你想吃不會自己抓嗎?」我無奈的看著烏龜大仙。

 

「唉呦,老龜我想吃妳親手抓的章魚啊!我聽說,由徒弟親手抓給師父吃的章魚,吃起來特別好吃、特別美味!」烏龜大仙不斷擠眉弄眼的遊說我:「妳就當作是慰勞老龜我教妳功夫的辛勞,拜託啦……」

 

「一定要現在去嗎?」我無奈的反問。

 

「妳自己決定囉。」烏龜大仙表情轉為無辜:「反正我也沒辦法勉強妳。」

 

「自己決定囉!」暴雷學著烏龜大仙的話,再一次重複道。

 

「……」無言。

 

幹嘛說的那麼委屈啊?我有虐待你嗎?只不過是不想幫你抓章魚而已啊!真是XXOO……

 

「好啦!抓就抓!」我沒好氣的應著。

 

任務趕不上就算了,反正幾天以後還可以重頭再來,這是老色龜第一次要求我幫他做事情,我實在是不忍心拒絕他。

 

「太好了!小辣椒!我真是愛死妳了!」烏龜大仙張大雙臂衝向我,我抬起腳抵住他的龜肚,硬生生拉開他與我的距離。

 

「你別再浪費我的時間!」我板起臉瞪著他,「我現在就下海去抓章魚,你回去屋子裡等我。」

 

「好!」烏龜大仙像是小孩般開心的答著:「我保證!我會乖乖在屋子裡等妳回來!妳要快點回來喔!」

 

「……」幹嘛突然裝可愛啊?我頭上出現幾滴冷汗。

 

「對了!這個給妳。」烏龜大仙拿出一瓶藥水給我,「這瓶藥水可以讓妳在水中呼吸,藥效是三小時。」

 

哦?我將瓶子接過來,拔開瓶栓,一口氣喝光了它,接著,我跳下岩石往海中央走去,遊離岸邊後我快速潛下海裡。

 

湛藍的海,色彩繽紛的魚群在我身邊圍繞,搖曳的碧綠海草、形狀特異的美麗珊瑚,將海底妝點的分外華麗,折射在海水中的斑瀾光影,如夢似幻的在我眼前晃動,海中的世界宛如另一種天堂。

 

唉……如果不是要趕著抓章魚回去,我真想在海中玩上一陣子。

 

我在海中四下搜尋一陣子,在一處岩石群中,我發現一個紫色的身影。

 

是那個嗎?烏龜大仙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這隻章魚吃上一個月也吃不完。看著顯露在外的巨大觸角,我估計這隻章魚至少有八尺以上。

 

不曉得能不能一擊斃命?我在心中盤算著,我可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這隻章魚身上。緩緩的,我在手中聚集一顆超大型的氣功彈。

 

對準岩石區,估量著章魚所在的位置,手快速的往外推,一枚半個人大小的氣功彈衝向岩石。

 

「轟!碰碰碰!」海底引起大震動,岩石區開始崩落,清澈的海水被砂土給弄濁了,我的視線也暫時被遮去。

 

擊中了嗎?在混濁的海水中,我嘗試瞧出些端睨,但卻徒勞無功。

 

突然,一隻紫色的章魚爪向我襲來,我連忙在水中翻了個身,閃過。

 

唉唉!看來有的玩了……看著眼前出現的巨大生物,我無奈的搖頭。

 

「嘎啦啦!紫金章魚,全長十三公尺,血量為八十點。」在章魚現身之後,暴雷開始向我介紹它的來歷。「具有八支爪,擅長綑綁、壓擠攻擊。」

 

真是一個巨大的傢伙,要是這是真的章魚,應該可以列入金氏世界紀錄中!我愕然的望著紫金章魚,心裡更是暗叫不妙。

 

還是用遠距離攻擊吧!太靠近對我沒好處。我重新在手上聚氣,這一次,我採用散彈波攻擊,如同雞蛋大小的光彈,像流星群般衝向章魚,章魚被這波光彈轟退了十多呎遠。

 

「吼!」巨大的叫聲發出,章魚爪四面八方向我襲來。

 

我快速的在其中飛越、閃躲,一個沒留神,一隻章魚爪擊中了我,我狠狠的向旁摔飛,撞上一塊巨石,在水中引起一陣塵沙。

 

咳咳!痛死了!我狠狠的咳出一攤血,我覺得我好像得到內傷了。

 

趁著水中沙霧瀰漫,擋去章魚勢力之際,我快速躲到大岩石後頭,一邊想著對策,一邊拿出補血用藥水喝下。

 

用氣功彈攻擊雖然稍稍有成效,可是要讓這隻章魚就範,我可能要打長久戰啊!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可以快速解決它的?

 

突然,兩隻章魚爪出現在我面前,章魚爪快速收緊,連同我身後的岩石,一起牢牢捆住。

 

好痛!被章魚爪這麼一綁,我覺得我快要被折成兩段了!

 

「主人!主人!」暴雷焦急的在我身邊繞來繞去,甚至用它那軟綿綿的身體衝撞章魚爪,當然,這點攻擊對大章魚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跟我一起被捲起的岩石,在章魚加重力道之後碎裂了,肥肥的章魚爪捲著我,緩緩向章魚的本體送去。

 

「死章魚,想吃我?」我可還沒聽說過有人被章魚吃掉的!

 

「龜仙氣功彈!」大吼一聲,我左右手上各聚集一顆氣功彈,對準章魚的眼睛,我發出了攻擊。

 

遭受到氣功彈攻擊的章魚,聲音淒冽的鳴叫著,原先圈住我的章魚爪跟著鬆開,重新得到自由,我也開始我的反擊。

 

合併兩手,我在手上重新聚氣,跟著,又是一群流星群衝向章魚,章魚張起吸盤爪準備擋下,可是它沒料到,流星群在逼近它面前時突然散開,越過它的身側朝後方飛去,流星群所拖曳出的線條,呈現麻花狀交叉包圍住章魚的身體。

 

「哼哼!你以為只有你會綑綁人嗎?」我的唇邊出現冷笑,雙手跟著縮緊,我的手中有著無數條金線,線的那端連結著先前發出的流星彈。

 

此時的章魚被一張金色的大網給網住了,任憑它再怎麼掙扎、反抗,金色的網始終牢牢的將它綑綁住。

 

「拜你所賜,我又發明一個新技能了!」對著網中的章魚,我得意的咧嘴笑著。

 

好了!該將它綁回去給老色龜了!拖著大章魚,我緩緩向海面游去。

 

但是,大章魚似乎不想這麼簡單就被我做成料理,它反過來拖著我,往海底深處游去。

 

慘了!要是真的被拖下去,等到藥水的時間一到,我在水中就不能呼吸,那我就死路一條了!我一手緊抓住網子,另一手聚起氣功彈,拼命攻擊著大章魚。

 

當我在海中跟大章魚搏鬥的時候,地面上竟也出現新狀況。

 

 

待在龜屋中的烏龜大仙,神情期待又興奮的坐立難安,眼神不住的飄向屋外的海面,嘴裡更是喃喃自語著。「不知道小辣椒能不能完成任務?她……應該可以吧!」

 

正當烏龜大仙還在想著剛交付給韃羅貓的任務時,他的身邊突然出現兩道白光,光芒消失後,兩名男子現身屋內。

 

「這邊是進階版練功區,第十一區。」一名身著連身白色制服的技術員,向身旁的男生解釋道:「遙日先生,旁邊這個NPC叫做烏龜大仙,他擅長的招式是龜仙氣功彈。」

 

「嗯。」遙日點點頭,他起步走向烏龜大仙打量著他。

 

「咳咳!」面對來人,烏龜大仙先咳了兩聲清清喉嚨,而後他挺直了背,一臉驕傲的道:「你是來拜師的嗎?我烏龜大仙可不隨便收徒弟,雖然你看起來長得人模人樣,但是我還是要先看你的能力……」

 

烏龜大仙話說完,遙日的屬性表就跟著出現了。

 

姓名:遙日

性別:男

種族:零

職業:Deus

 

才看到開頭幾項,烏龜大仙就驚愕的瞪大眼:「Deus!你是Deus老大!哎呀!老龜我有眼不識泰山,剛剛沒認出你真是不好意思!」

 

原先坐在椅子上的烏龜大仙立刻起身為遙日倒茶,還恭敬的雙手奉上點心到遙日面前。

 

「大老遠前來,想必您一定餓了吧!不知道Deus老大會來這裡,沒有準備什麼好料,家裡只有這些水果……」烏龜大仙搔著光頭諂媚的笑著,緊接著,他像是想到什麼般,連忙又接著話說下。「不過!小辣椒她去抓章魚了!應該再過不久就會回來,等她回來後,我再親自下廚一頓章魚大餐給您……」

 

遙日沉默的看著喋喋不休的烏龜大仙,而後,他望向技術員沉聲的問:「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種族會是『零』?我目前的身分是新手不是嗎?還有,什麼時候設定中有Deus這個職業了?」

 

剛進入零度領域時,人物的設定只有三種種族,精靈、人族及獸族,而後,隨著玩家的能力值提高,遊戲還會出現一個隱藏種族「零」,成為「零」的玩家將會觸發設定於各大陸的隱藏事件,展開另一場特別的遊戲體驗。

 

但是,零的進入門檻非常高,在成為零之前,玩家需要符合某些要求,或者完成一些任務事件,其中又還需要開發出隱藏能力「幻實」,所以遊戲上市至今,僅有少數幾人能夠到達進階的資格,真正成為零的人尚未出現,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遊戲公司便要求Deus他們設計進階版練功區,幫助玩家成長。

 

「因為……」技術員額上開始冒出冷汗:「因為我們想讓你們的身分跟玩家有所區別,所以……」

 

「不需要。」才聽到這裡,遙日便一口打斷技術員的話:「遊戲中只有兩種身分,玩家跟GM,其餘多餘的設定全部刪除。」

 

「是、是,我現在馬上將設定刪除。」技術員尷尬的點頭答著,原先他們作這些設定是想讓Deus高興,順便拍一下馬屁,不過現在卻反而弄巧成拙了。

 

技術員面前立刻出現光學鍵盤與螢幕,他在快速在上面作了些程式修改,除去了職業與種族,但是卻沒有變動遙日的能力值,依舊將那偏高的數值保留下來。

 

烏龜大仙隨著設定修改停隔了幾秒,而後,在螢幕與鍵盤消失時,烏龜大仙也跟著恢復動作。

 

「小子,雖然比起小辣椒,你的能力還差了些,不過,你也算是夠格當我徒弟的了!」烏龜大仙又恢復先前的模樣,斜睨著眼對遙日說道。

 

對於烏龜大仙這樣的態度遙日倒是不以為意,不過,烏龜大仙口中幾次出現的「小辣椒」倒是引起遙日的好奇。

 

在零度領域這款遊戲的設定中,NPC會自動記憶執行同一個任務的玩家,藉此增進玩家們的互動交流,例如,兩個玩家剛好都拜烏龜大仙當師父的話,那彼此就都會從烏龜大仙口中得知對方,有任務時,也可以一同前往完成,而不在是死板板的,我執行我的任務、你玩你的進度。

 

但是,目前這裡是未對外開放的區域,照理說,他們不會聽到其他的名字才是。

 

「他說的小辣椒是誰?」遙日轉頭問著身邊的技術員。

 

「是……設定的徒弟。」技術員嚥了嚥口水,冒著冷汗回答。

 

其實技術員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個小辣椒出現,他記得,當初設定的時候,烏龜大仙的徒弟是叫做阿悟啊!不過,他總也不能乖乖的跟遙日說,可能是設定出現問題吧!要是他當真這樣回了,恐怕他們這些技術員會被他們整的死去活來吧!

 

「嗯。」對於技術員的回答,遙日也沒再追問,畢竟,這些遊戲人物都是技術員他們設定的,遙日對這些細節並不知情。

 

「你可以先離開了。」遙日對技術員擺擺手。

 

「可、可是測試……」技術員吞吞吐吐的問。他們之所以出現在這邊,為的就是要測試這個進階練功區啊!

 

「這裡由我來測試就好,有問題我再叫你們。」遙日語調平緩的說道。

 

遙日支開技術員的另一個原因是,這是一個全新的區域,進入這裡的人肯定沒接觸過這些東西,所以遙日也必須以一個新手身份來進行測試,要是這個技術員陪在身邊,那他肯定會跟遙日詳細介紹這裡的情況,如此一來,不就失去測試的用意了嗎?

 

「是,那我就先離開了。」技術員對遙日行禮後便化成白光消失了。

 

「先跟我來吧!」待技術員走後,烏龜大仙對遙日招手說道:「我來敎你龜仙氣功彈,雖然這招式不容易學,不過我家小辣椒可是一學就會!我想,你只要努力一陣子,應該也能學會吧!」

 

烏龜大仙帶著遙日走到海邊,他讓遙日站在離他大約三十步遠的距離。

 

「看仔細啊!」烏龜大仙說完話後,先深吸了口氣,而後擺出龜仙氣功彈的起手式。

 

「龜仙氣功彈!」烏龜大仙沉喝一聲,一枚籃球般大小的氣功彈在他手上誕生,對準海面,烏龜大仙將氣功彈發出,「轟!」的一聲,遠方的一座小島讓他給炸沉了。

 

看著眼前的成果,烏龜大仙心滿意足的笑笑。「你就照著我剛剛的示範去做,等到你能發出氣功彈之後,你就到旁邊的樹林去打蟲子吧!打完十隻再回來找我,老龜我要先回去休息了。」

 

不待遙日回答,烏龜大仙邊捶著自己的肩膀邊走回屋子,在他離開的時候,還可以聽見他不時喃喃自語。

 

「不知道小辣椒章魚抓到了沒有?抓那隻章魚對她來說應該沒問題吧?」

 

看著烏龜大仙遠去的背影,遙日雖感奇怪,但他也沒多說什麼,遙日走到近海處,照著烏龜大仙剛剛的示範練習。

 

「龜仙氣功彈。」他話才剛說完,一枚氣功彈也跟著在他手中出現,那大小就跟烏龜大仙先前示範的差不多。

 

「現在……該往哪丟?」遙日看著手中的氣功彈發呆,不經意的,他瞧見前方的海中央不尋常的冒出大量氣泡,不多加考慮,遙日將氣功彈往那地方丟去。

 

「碰!」海平面被轟出個大洞,那洞隨即被周圍的海水填平,幾秒鐘的時間,大海又恢復往日的平靜。

 

「接下來要去樹林打蟲子。」想著烏龜大仙剛剛交代的步驟,遙日轉身往旁邊的樹林走去。

 

遙日前腳才離開,下一刻,海面上跟著冒出一個巨型的不明物體。

 

 

「呼!終於擺平這隻大章魚了。」我抓緊手上由氣功彈變化成的漁網,拖著大章魚,一步步往岸邊上走。

 

「嘎啦啦!章魚餐,嘎啦啦啦……」暴雷開心的窩在我肩膀上,發出類似唱歌的旋律。

 

這章魚怎麼會突然暈倒呢?這件事真是讓我感到納悶不已。

 

雖然這隻大章魚被我不斷用氣功彈攻擊,可是它還是不肯束手就伏,拼命跟我相互拉扯著,這章魚的力量真是大的驚人,我用盡全身的力氣還制不住它,正當我快要拉不住網子即將鬆手時,一道炫眼的光芒出現,海中緊接著掀起一陣大波動,在一陣急促的水流將我衝的東倒西歪之後,原本跟我對峙著的大章魚竟然暈倒了!

 

一瞬間,對抗的力量消失,我拉扯漁網的力道來不及收,硬生生拖著大章魚往後跌了幾公尺,還差點被這章魚給活活壓死呢!

 

「我親愛的小辣椒!妳回來了!可愛的妳終於回來了!」才剛走上岸邊,我就聽到一個肉麻至極的聲音在呼喚我。

 

「不要過來!」我搶先一步將章魚往前丟去,原先我只是想要擋住來人而已,沒想到,章魚卻是很「剛好」的砸在烏龜大仙身上。

 

「唉呦!痛死我了!」被章魚壓住的烏龜大仙發出慘叫:「小辣椒,妳行行好,快將這章魚拿開吧!」

 

「我沒力氣移了,你自己爬出來。」我疲憊的躺在沙灘上休息。跟這隻大章魚戰鬥用去我所有的力氣,現在我連坐著都覺得累。

 

「小辣椒,妳沒事吧?」烏龜大仙快速的從章魚底下爬了出來。「妳等等,我先幫妳恢復體力。」

 

說著,烏龜大仙雙手在空中劃圈,白亮亮的光點從半空落下,光點一接觸到我身上就消失了,隨著光點的消失,我也漸漸恢復體力。

 

「嘎啦啦,章魚,吃章魚!」暴雷在大章魚四週飛來飛去。

 

「好,我們來看看章魚裡頭有什麼東西吧!」烏龜大仙從他的龜殼中拿出一把大菜刀。

 

「章魚裡頭能有什麼東西?」我困惑的反問。章魚切開之後不就是章魚肉而已嗎?

 

「看著吧!」烏龜大仙對我意味深長的笑笑,他高舉菜刀,手法乾淨俐落的往章魚頭部中央剖開,一樣紫色的物品從裡頭掉了出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