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這次掉的東西還真不錯!」烏龜大仙興奮的叫著。

 

「這是……靴子?」我發愣的看著地上出現的物品。

 

天啊!我第一次看到從章魚裡頭掉出靴子來!如果這就是那些玩家常說的「掉寶物」的話,那也該掉些比較合乎邏輯的啊!在我的觀念中,海裡的動物就該掉跟海或水有關的東西才對!

 

「妳可別小看這靴子,這可不是普通的靴子啊!它叫做『疾風暴走靴』。」烏龜大仙將靴子拿到我面前,將鞋底翻給我看,鞋底有著一圈圈像是章魚吸盤的東西。「這種鞋底的製作可以讓妳行走在任何物體上,就算妳垂直走上牆壁都不會掉下來……」

 

這麼神奇?那我穿上它,不就等於可以飛簷走壁?我訝異著這靴子的功用。

 

「還有,」烏龜大仙又指著靴子側邊的一個羽毛圖案,那羽毛不是一般平面的裝飾圖,而是在鞋面上形成一個凹痕,有點像是烙上去的圖形。

 

「這裡的凹槽,如果妳能找到『飛行羽毛』將它放上去,妳就可以在天空任意飛行,這可是非常珍貴難得的寶物啊!」

 

這靴子的功用聽起來還真不錯!發現我竟然得到這麼好的寶物,心情頓時好了起來。

 

畢竟,我現在有龜仙氣功彈這功夫,刀、槍、劍那些武器的攻擊我都可以由氣功彈衍生變化,可是氣功彈沒辦法帶我飛簷走壁,也沒辦法帶我到處飛,現在有這雙靴子,那可就方便多了。

 

「小辣椒,妳不是還有任務要去執行?時間快來不及了喔!」烏龜大仙好心的提醒我。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想到我還有打敗魔王的任務要去作。我連忙將靴子往腳上一套,準備閃人。「我不跟你聊了!你的大門再借我一下!」

 

「誒!不用借我的門!」烏龜大仙連忙擋在我面前,阻止我去破壞他的家門。「妳的靴子可以在海面上行走……」

 

哇!真的假的!還可以在海面上走?這不就等於上天、下海無所不能了嗎?這真是太帥了!

 

「那我先走了!」我興奮的衝向海,準備體驗一下這靴子的功能。我跑到海灘的大岩石處,從岩石上一躍而下,準備用最帥氣的降落在海面上。

 

「小辣椒!等等!」烏龜大仙話還沒說完,就聽到我傳出一聲慘叫。緊接著「噗通」一聲,我整個人跌入海中。

 

「咳咳!走、走個屁!」我快速遊回水面上,對著烏龜大仙邊咳嗽邊生氣的大罵。剛剛這一跌,我鼻子嗆入了不少水,難過死了!

 

「嘎啦啦!主人,玩水!」暴雷誤以為我在玩,它興奮的繞著我打轉。

 

「小辣椒啊,我知道妳趕著要去完成任務,但是妳好歹也要聽老龜我把話說完吶!」烏龜大仙站在海邊無奈的看著我,「這雙靴子當然可以在海面走,只是它必須加裝東西才行啊!」

 

「加東西?要加什麼?」我皺著眉頭,緩緩遊向烏龜大仙所在的沙灘。

 

走上沙灘之後,我一邊擰乾衣服,一邊等著他解說。

 

烏龜大仙從龜殼中拿出一顆發光的小珠子,珠子大約只有彈珠大小。「這是老龜我珍藏的寶物,叫做『水行珠』,只要將它加上靴子,這靴子就可以在海面上行走了。」

 

說著,烏龜大仙在我面前蹲了下來,將我的腳抬高放在他的膝蓋上,原來,在這雙靴子的鞋尖處,還有一個圓洞,那裡就是要來安裝珠子用的。

 

「我們兩個師徒一場,現在妳要離開了,老龜我也沒什麼好送妳,這珠子就送給妳當做是紀念吧!」烏龜大仙低著頭喃喃的唸著,聲音聽起來有諸多不捨:「往後要是妳有經過這裡,記得回來看看老龜我……」

 

看著烏龜大仙這副落寞的樣子,我還真是有點不忍,畢竟,他是我進入遊戲後第一個認識的人,即使他只是個NPC,但是,我總覺得我跟烏龜大仙的感情,已經不再只是玩家跟NPC的互動,那感覺──其實已經很貼近人與人之間真實的感情。

 

「嘎啦啦、嘎啦啦……」不知道是不是被烏龜大仙的情緒感染,暴雷竟然發出像是哭聲的叫聲。

 

「幹嘛說的好像是生離死別一樣?」為了沖淡離別的感傷,我故意開玩笑的道:「你擔心我走了以後沒有人陪你抬槓啊?你放心,我會幫你多加宣傳、找很多徒弟給你,到時候,說不定你會忙的忘了我呢!」

 

「哈哈!我烏龜大仙這麼有名,哪裡需要妳幫我找徒弟!」烏龜大仙幫我安裝好珠子後,站起身對我笑著:「剛剛妳去抓章魚的時候,就有一個人慕名前來,硬要老龜我收他當徒弟,雖然說,他的資質普通、長相平凡,不過,人家大老遠前來,老龜我總不好意思拒絕……」

 

去!編這什麼爛故事啊!這裡除了我之外,哪裡還有其他玩家!我想,烏龜大仙應該是為了要維護他的面子才會這麼說,念及此,我也不想戳破他並且順著他的話回應道。

 

「既然有新徒弟,那你就好好教人家,別再亂吃豆腐啦!」

 

「嘎啦啦,烏龜大仙,吃豆腐,不可以。」暴雷學著我的語氣,高聲的對烏龜大仙喊著。

 

「拜託!他可是個男的啊!老龜我對男的沒興趣!」烏龜大仙扁著嘴、一臉哀怨的看著我。「妳將老龜我當成男女通吃的大色龜嗎?」

 

呵!竟然連性別都設定好了,老色龜還蠻用心在設計這故事的嘛!

 

「系統提示:任務時間只剩下九小時。」系統的提醒聲音傳入我耳中。

 

啊?真是的,顧著跟老色龜聊天,都忘記任務時間快到了。

 

「先聊到這裡,我先走了!」我對烏龜大仙揮揮手。

 

走到海邊,小心翼翼的舉高腳,輕輕的踩在海面上,我可不想重蹈先前的覆轍,再度狼狽的跌下水裡。

 

提心吊膽的在水面上踩了幾下,跟著,單腳放上水面,緩緩移動重量,結果……

 

浮起來了耶!我站在水面上,望著腳下的海浪,我的身子隨著一波波的浪潮忽上忽下的飄著,就像烏龜大仙說的一樣,裝上珠子以後,我真的能漂浮在水上!

 

「嘎啦啦,飄飄,主人飄……」暴雷在我身邊繞圈圈,似乎對這項事情感到有趣。

 

「帥呆了!」我興奮的轉頭對烏龜大仙叫著。

 

「要小心啊!」烏龜大仙依依不捨的對我揮揮手,還從龜殼中拿出一條花手帕擤鼻涕。「祝妳一路平安,一切順利……」

 

「你先回去吧。」見到他這副模樣,我同樣對他揮手苦笑著。「打完魔王之後,我再回來跟你一起慶祝!」

 

「真的?」烏龜大仙喜出望外的看著我:「好!那老龜我就做幾道好吃的章魚料理等妳!」

 

「就這麼說定了。」我笑著允諾,末了,隨即又補上一句。「可別煮的太難吃啊!」

 

「嘎啦啦,難吃,不可以,不可以!」暴雷極為贊同的附和著我。

 

「放心!老龜我的廚藝可不是蓋的!」烏龜大仙此時又恢復往日的神氣模樣。「我可是蟬聯兩屆的烹調冠軍!我煮的料理吃過的人每個都說好……」

 

「停!」見他又要長篇大論,我連忙制止他。「我要走了。」

 

丟下這句話之後,我朝身後的海面轟出氣功彈,如同衝浪般,我快速往魔王所在地衝去。

 

 

「該做些什麼料理呢?」烏龜大仙送走韃羅貓之後,拖著大章魚,心情愉悅的往屋裡頭走去。

 

當烏龜大仙來到門口時,遙日恰巧從樹林回來。「我打完了。」

 

「呦?這麼快就完成了?」烏龜大仙頗感意外的望著他。「不錯,不愧是老龜我的徒弟!」

 

「因為只有十隻而已。」遙日不以為然的回答道。

 

當他到達森林時,才用了一發氣功彈就將整個蚊子群打死,達到任務要求的條件。

 

這設定會不會太簡單了?不曉得自己能力值比一般玩家高上許多的遙日,在心中思量著該不該提高設定的難度。

 

「好!」一旁原本莫不吭聲的烏龜大仙,突然眉開眼笑的道:「晚餐就吃醬烤章魚好了!」

 

「章魚?」遙日將眼神轉向烏龜大仙手上的章魚。

 

「老龜我今晚要大顯身手,煮一頓豐盛的章魚料理給我家小辣椒吃。」烏龜大仙興高采烈的道:「你也來幫我吧!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再介紹你們兩個認識!」

 

「喔。」遙日愣愣的點頭,他不太懂烏龜大仙所說的話,心裡更是直覺認定,這是遊戲中的一部份情節。

 

「要做醬烤章魚需要很多果實,你去樹林裡幫我收集一袋回來。」烏龜大仙從龜殼中拿出一個布袋交給遙日。

 

拿著布袋,遙日只好又轉身回去樹林中撿果實。

 

 

當遙日一進入幻影樹林,蚊子軍團再度出現。「嗡……」

 

「龜仙氣功彈。」對著蚊子軍團,遙日打算再度發出一次氣功彈,但是,卻發現沒有任何氣功彈出現。

 

咦?遙日納悶的看了手掌好一會,後來才後知後覺的想到,他現在只有龜仙氣功彈一級的程度,依照遊戲的技能進階設計,他一天只能發出兩顆氣功彈。

 

發現這情況,遙日快步往後退,打算先離開樹林再說,可是,蚊子軍團的動作卻比他迅速,早一步包圍住他,並且朝他發動攻擊。

 

現實生活中的遙日根本不會拳腳功夫,遊戲中當然也沒辦法正面跟蚊子軍團迎戰,要是他之前有跟其他NPC拜師學藝,說不定還能應付,可是,他一進入遊戲就是來到烏龜大仙這裡,除了龜仙氣功彈之外,根本沒有學習其他技能,面對一波波的攻勢,遙日只能左躲右閃的逃跑。

 

雖然利用閃避將自身傷害降到最低,但是他最後還是難敵蚊子軍團的攻擊,陣亡了……

 

「這種死亡方式還真是有趣。」被蚊子叮死的遙日,沒有特別的苦惱會是無奈,反倒是揚起了淺笑。

 

此時的他變成灰白色的透明幽靈,五顆鬼火繞在身旁,腳下躺著一具跟自己容貌相同的「屍體」,這樣頗具惡搞意味的設計,讓遙日感到好玩。

 

「很不幸的,您已經死亡……」系統的聲音傳來,開始對遙日說明他可以選擇的復活方式。「死亡時,您有三種復活的方式,原地復活、在附近的墓地復活、進入地獄,您要選擇哪一種?」

 

所謂的「原地復活」,需藉由別人使用復活工具「還魂符」幫忙,或者由「復活師」使用復生術復活。

 

如果可以,遙日當然想要選擇第一種,這種方法最方便迅速,可是,在原地復活需要藉由別人的幫助,這裡哪有人可以幫他?

 

目前,遙日能使用的方式,就只能是另外兩種了。

 

若是選擇在附近的墓園復活,只要靈魂跑去找墓園的守護者「鬼伯」,支付他金錢,他就會幫你復活,這個方式的壞處是,能力值越高的人,付出的金錢越多。

 

而所謂的「進入地獄」,就是進入到一個死後的世界,在地獄裡,練功不會升級,也學不到技能,復活的費用又比在墓園復活還要高上兩倍。

 

雖然條件這麼嚴苛,但,還是有不少玩家選擇進入地獄,因為在地獄中,玩家可以找到其他地方沒有的寶物,還可以打探到一些稀有的情報,衝著這兩項優點,有不少玩家經常到地獄報到。

 

這個練功區好像還沒有設置墓園……遙日接連想到這一點,因為遊戲還在測試階段,這個區域的一些功能還沒完成。

 

這樣看來,只能進入地獄了吧!遙日才剛打定主意,遠處就傳來烏龜大仙的喊話聲。

 

「喂!遙日,你再做什麼啊?」烏龜大仙緩步走到他身邊,打量了他幾眼。「幸好我有趕過來瞧瞧,我就知道你這傢伙一定會死。」

 

烏龜大仙從龜殼中拿出一道「還魂符」,將符就著遙日身邊飄動的鬼火點燃,幾道環型光芒圈住了幽靈遙日,遙日就在光芒中復活了。

 

「快快快!小辣椒可能等一下就回來了。」遙日才剛復活,烏龜大仙就連聲催促道:「你趕快去採果子,要不然可能會來不及煮東西給她吃。」

 

說完話,烏龜大仙就丟下遙日離開樹林,同時,蚊子軍團又再度出現。

 

復活之後,技能的限額就重新計算,遙日再度朝那些蚊子轟出一個氣功彈,解決完那些蚊子之後,開始在四周撿拾果實。

 

這個烏龜大仙跟他徒弟的感情真好,那個叫做小辣椒的徒弟,究竟是個怎樣的人?一邊撿拾果實,遙日腦中一邊想著小辣椒的事情,隨後,他又對自己這種異常的好奇心感到好笑。

 

就算對方再特別,那也只不過是個角色設定,我是來這邊進行測試的,這些故事情節跟本不用去理會……撿滿一袋果實之後,遙日再度走回烏龜大仙的屋子。

 

「怎麼動作這麼慢啊?」待在廚房的烏龜大仙一見到遙日,立刻連聲對他催促道:「你先果實洗乾淨,然後將它切成小塊。」

 

「嗯。」遵從著烏龜大仙的指示,遙日走到洗手台邊開始清洗果實。

 

而一旁的烏龜大仙則是拿著菜刀,快速切著一堆青菜,韃羅貓所抓的那隻大章魚已經被他切成塊狀,丟到湯鍋裡煮了。

 

一邊烹調,烏龜大仙一邊望著窗外,嘴上喃喃的唸道:「真令人擔心啊,不曉得小辣椒的任務有沒有成功。」

 

「任務?」遙日不解的望著烏龜大仙。

 

「就是打敗拉克大魔王的城堡,拿回龍行珠啊!」烏龜大仙眼睛仍直盯著韃羅貓離去的海面,頭也不回的說道。

 

這個是任務的提示嗎?聽到烏龜大仙這麼說,遙日直覺性的猜著。就他所知,這個地方的闖關任務的確是打敗拉克大魔王。

 

「哎呀!我真是好擔心啊……」焦急的烏龜大仙索性走到窗戶邊眺望,一待就是十多分鐘過去了。

 

「鍋子。」遙日望著眼前,水已經煮沸而且還不斷往外溢出的章魚湯鍋,好意出聲提醒烏龜大仙,但是烏龜大仙卻像是沒聽見般,一逕的盯著窗外。

 

我要幫他煮嗎?遙日猶豫了,因為,他不會煮飯……

 

再等等吧。不想插手干預,遙日又等了一會。

 

就在等待的這段時間,水已經不再從鍋子溢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奇怪的味道。

 

燒焦了?遙日聞著那氣味,皺起眉頭,伸手將火給關了,掀開鍋蓋,發現章魚已經煮成乾扁章魚乾了。

 

加點水會不會膨脹回來?遙日困惑的想著,順手舀了水加進去。

 

燒焦的鍋子一接觸到水,立刻起了一陣煙,那味道讓遙日退了兩步,這情況本來應該會引起烏龜大仙注意,但,因為烏龜大仙站在通風良好的窗口邊,絲毫沒有聞到這股異味,也就沒回來搶救這鍋湯了。

 

好臭,加點味道蓋過去好了。遙日隨手抓起將旁邊的材料,胡椒、鹽、辣椒、洋蔥……往湯裡大把大把的丟入。

 

這湯……不太好看……看著清澈的水面上,飄浮著黑胡椒粒、紅辣椒、白洋蔥以及章魚焦塊,遙日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回頭望了眼烏龜大仙,他像是早已經忘記自己正在烹飪的這件事情。

 

加點其他東西,將燒焦的章魚蓋掉吧!遙日伸手將旁邊的青菜、果實全部丟進湯鍋,重新點火,開始烹煮。

 

「啊!我的章魚!」過了一會,烏龜大仙才想到自己正在做章魚料理的事情,他連忙衝回爐火前,掀開鍋蓋,看到上面一層厚厚的青菜跟果實。

 

「你已經幫我將東西加進去了啊!」烏龜大仙像是鬆了口氣般的對遙日笑著。

 

「嗯。」

 

「那你有加入調味料了嗎?」烏龜大仙又問著。

 

剛剛放的那些東西裡頭好像有調味料,想到這點,遙日便向烏龜大仙點頭回答。「有。」

 

「好、做的好!」烏龜大仙滿意的拍了下遙日的肩膀。「沒想到你也會煮菜啊!現在我們只等它煮好就可以了!」

 

烏龜大仙對遙日說完話之後,嘴裡哼著小曲,再度走回窗邊,眺望著遠方的海面。

 

原來,這樣就是會煮菜?遙日對烏龜大仙所說的話感到訝異,他本來以為做料理很困難,沒想到竟是這麼簡單。

 

對面就是魔王的所在地吧?一切準備好之後,遙日緩步走到烏龜大仙身邊,望著窗外的海面。

 

不曉得,執行任務需要什麼條件?看著一望無盡的海面,遙日暗暗思索著。該不會,是要先見到那個叫做小辣椒的人,然後向她打探情報吧?

 

「小辣椒好慢啊……怎麼還不回來?」烏龜大仙趴在窗邊上,嘴裡不斷的叨念著。

 

是啊,真的好慢。遙日同意的附和。

 

「嗶嗶!」突然,遙日的線上傳訊器發出聲音。「遙日,我是立人,你還在測試嗎?」

 

「對。」遙日簡短的回著。

 

「我正在檢查程式,打算做一些小修改。」立人說出他聯絡遙日的理由。「你先離開遊戲,我等一下全部看過之後,要對遊戲進行更動。」

 

「好。」遙日結束通話之後,化為一道白色光芒消失了。

 

「小辣椒,快回來啊,老龜我已經煮好湯了……」窗邊的烏龜大仙沒有發現遙日的離開,仍然對著窗外喃喃自語著。

 

等待中,藍天逐漸轉成黃昏的色調,光線轉暗之後,遠方的海面出現點點閃光,那是韃羅貓戰鬥時,發出氣功彈的閃光。

 

 

「讓開、讓開!全給我讓開!」我一邊大聲的吼著,一邊發出氣功彈,將擋在我面前的怪物全轟開。

 

「嘎啦啦,讓開、讓開!」跟在我身邊的暴雷,學著我的話對怪物吼道。

 

藉由靴子可以行走任何地方的功能,我沿著城堡外側的牆壁垂直往上直衝,沿途踩過不少外頭看守的怪物,還打飛不少蚊子軍團。

 

因為不用一個樓層、一個樓層的打怪,我才花一個小時就衝到最頂層。

 

魔王應該在最裡面吧?穿過洞口,我進到城堡內部,沿著交錯的通道,我一邊小心應戰,一邊從烏龜大仙給我的紙捲上找尋魔王的所在位置。

 

原本,烏龜大仙給我的紙捲,只有記載烏龜大仙那座島跟島的附近地形,可是當我來到城堡這邊之後,那地圖竟轉換成城堡的內部圖。

 

後來在暴雷的解說下,我才知道,地圖會隨著我行走的區域不同自動更換,不用另外去購買地圖觀看,這一點設計真是很方便。以前在狙擊手時,我們到不同的場地,就要買不同的地圖研究地形呢!

 

當我拐過一個轉角時,赫然發現地圖上方角落處的房間,有一個紅十字符號出現,紅色的光芒一閃一閃的亮著,看到這情況,腦中的第一個直覺就是──魔王所在的房間出現了!

 

還剩下四小時,這時間應該夠了。我瞧了一下任務計時器上標示的時間,快步衝向魔王的房間,一腳將門給踹開。

 

「愚蠢的傢伙,你想要來送死嗎?」才剛踏進房間,耳邊就傳來魔王宏亮又極具威嚴的聲音。

 

房間四周的牆壁是由灰色大岩石築成,入口的對面最底部有著一個黑色高台,一個巨大的王座坐落其上,隨著聲音出現,原本空蕩蕩的位置出現一團綠氣,一個身影慢慢從中浮現。

 

「這就是……魔王?」我望著逐漸清晰的影像,原本警戒的情緒突然鬆下。

 

現身的身影很眼熟,魔王光禿禿的頭戴著閃亮亮的黃金皇冠,背著深咖啡色的龜殼,身上的衣服綴滿珠寶,手上拿著的是一隻黃金權杖。

 

「嘎啦啦,拉克大魔王出現!」暴雷見到對方出現,又開始了它一連串的介紹。「血量為兩百點,擅長大範圍魔法攻擊……」

 

呼,幸好暴雷這堆介紹詞,只會在第一次見到怪物時會出現,要不然,它要是每次見到怪物就說一次,那還真是會讓人受不了……我略帶無奈的呼了口氣。

 

暴雷雖然是解答精靈,不過,可能是因為進入遊戲時系統發生異常,所以它也具備了寵物的功能,行動時,它會為我介紹環境、保護我、觀察我的身體狀況等等。

 

當我見到沒有遇過的怪物時,暴雷就會自動為我介紹怪物的資訊,後來再遇到相同的怪物就不重複介紹了,想要重新了解,就要用「怪物資訊」的指定問句詢問暴雷。

 

因為暴雷並沒有發生干擾遊戲進行的異常狀況,所以我便沒有將這樣的情況告訴老哥,要是讓他知道了,他一定會將暴雷變回死板板的解答精靈,我才不想要這樣的東西陪在身邊。

 

「愚蠢的侵略者,你竟敢侵入本王的城堡……」拉克大魔王依舊說著他的開場詞。

 

「魔王,」看著跟烏龜大仙長的一模一樣的魔王,我脫口問著。「你是烏龜大仙的親戚嗎?」

 

這隻拉克大魔王跟烏龜大仙長的幾乎一模一樣,兩人的差別只在於膚色,魔王的膚色是淺綠色,看起來就像隻生病的烏龜。

 

「不要將我跟那傢伙相提並論!」拉克大魔王聽我這麼說,生氣的揮舞著權杖。「我比他帥多了!」

 

「看不出來你哪裡帥。」我毫不給面子的回答道:「而且,我覺得烏龜大仙看起來比較順眼,你的膚色很奇怪。」

 

「嘎啦啦,奇怪、奇怪,」暴雷也在我身旁附和著。「拉克大魔王奇怪吶……」

 

「可惡的傢伙!妳竟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拉克大魔王將權杖的頂端指向我,那上頭鑲著一顆發著彩光的圓珠,上頭好像還浮著一個金色的「龍」字。

 

「龍行珠?」見到那顆珠子,我訝異的瞪大眼。

 

一般而言,寶物不都會先藏起來,等到打敗魔王才去找寶箱拿取嗎?

 

「妳是烏龜大仙派來奪取龍行珠的吧!」聽到我說出龍行珠幾字,拉克大魔王得意的仰天大笑。「它就在我的權杖上面,要拿它,就看妳的本事了!不過,妳能打的贏……」

 

魔王的話還沒說完,我就快速衝上前,朝他的頭部踢出一記迴旋踢,手一伸,直接將魔王的權杖搶下。

 

『叮!拉克大魔王遭受攻擊,血量減五點。』

 

啊哩?我剛剛那下踹的很大力耶!要是蚊子,早就被我打死一隻了,他竟然才損傷五點?果然是狠角色!

 

「嘎啦啦,主人奪得拉克大魔王手杖,力量增加五十點!」暴雷開心的飛上飛下,似乎對我的行動感到高興。

 

耶?搶魔王的東西,點數竟然加這麼多?是因為他是魔王的關係嗎?理解這點以後,對我的遊戲模式有了新的啟發。

 

為了能夠快速增加能力值,我往後在遊戲中打怪或者接任務,全找一些難度高的挑戰。

 

「手、手杖被奪走了?」拉克大魔王愣了一會,而後才氣沖沖的罵道:「該死的入侵者,我要殺了妳!」

 

說完,拉克大魔王開始唸起一串咒語,像是要發動一場大型魔法,不多說,我立刻發動龜仙氣功彈攻擊他,連帶打斷他的咒語。

 

「妳、妳竟然偷襲我!卑劣的小人!」拉克大魔王怨恨的看著我。

 

「我是從正面攻擊,哪有偷襲?」我不解的反問。

 

「妳沒有等我咒語唸完!」拉克大魔王指責的說道。

 

「……」無言。沒有人會乖乖等對手準備好,再對他發動攻擊吧?

 

「偷我權杖的入侵者,我絕對饒不了妳!」拉克大魔王再度唸起魔法咒語。

 

同樣的,在他唸到一半時,我就使用氣功彈攻擊他,緊接在氣功彈之後,我快速衝向魔王,先是朝他的臉揮了一記右鉤拳,再來幾次連環踢,順便絆倒他的腳,讓他摔在地上,因為龜殼的關係,魔王無法自行起身,只能無力的揮動手腳掙扎。

 

「妳這個無恥的……」拉克大魔王抱怨的話還沒說出口,我便直接跳到他的龜肚上,對他展開連擊,讓他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一直到最後,系統通知拉克大魔王只剩最後一點血量時,我才停下手,讓他有說出遺言的機會。

 

「不可能,我不可能會輸給妳!」拉克大魔王用著垂死掙扎的語氣怒吼道。

 

「你知道你輸的原因是什麼嗎?」為了讓他死的服氣些,我好心的對他說道:「你的話太多。」

 

「你!」拉克大魔王瞪大雙眼望著我,像是被我的話狠狠刺傷一般,狠狠的吐出一口血。

 

「碰!」我握拳給了魔王最後一擊。

 

魔王慘叫一聲之後,變成灰藍色的光粒子消失了,跟著,一個銀白色的光束出現,上面飄浮著深藍色的「出口」二字,這是讓玩家能快速離開城堡,傳送到城堡外面的通道口。

 

「嘎啦啦,主人達成任務,戰勝魔王!」暴雷用著極開心的音調嚷道:「獲得拉克大魔王的『龍行珠』一顆,金幣一萬五千元,聲望加三十點。」

 

喲?還有錢啊?我開心的笑著。在暴雷跟我說出獎賞的同時,那些錢也早就自動存進虛擬銀行的戶頭去了。

 

遊戲公司為了避免玩家之間發生搶錢的情況,玩家打怪或接任務時所得到的金錢,會直接轉入玩家個人戶頭,要買東西時,玩家只需要在商家的收費單上蓋上手印,銀行便會自動將費用扣除。

 

除了金錢以外的東西,像是寶物、藥水、果實、衣物等等,在怪物消失之後,會直接出現在怪物消失的地方,讓玩家選擇要不要撿取,撿取的話,就會直接放在玩家隨身的空間倉庫裡頭,倉庫要是滿了,玩家可以選擇到城鎮的銀行,將物品放在銀行裡面。

 

「咕嚕咕嚕……」身旁的暴雷突然傳出一陣奇怪的聲音。

 

我納悶的回頭看它,它則是用著委屈的聲音說道:「嘎啦啦,肚子餓……」

 

聽暴雷這麼說,我立刻拿出果實餵它,見我將幾顆果實放在掌心,暴雷立刻衝到我的手上,在它接近時,果實便一顆顆的迅速消失了,將果實吃下時,暴雷那圓形的外型會產生一陣陣波動,像是在「咀嚼」一般。

 

不過,暴雷的「吃」一向是個謎,我從沒看到它有開口,但是,東西的確是被它吃掉了。

 

「嘎啦啦,好好吃……」暴雷開心的嚷著,身旁連帶飄出幾顆粉紅色小愛心。

 

看到暴雷吃東西的開心模樣,我也跟著覺得餓了。

 

這種擬真度高的遊戲最讓人討厭地方,就是人物會有肚子餓的問題,要是沒有補充食物,人物的動作會變慢、力量也會縮減,這一點真是很麻煩!以前在狙擊手時,根本不用擔心這些。

 

幸好這裡沒有發胖的設定,我可以放心的吃各種東西,可是,這附近有的也只有果實而已。

 

「嘎啦啦,果子,想吃……」暴雷將我手中的果實吃完之後,又繼續央求追加。

 

「不行,你吃太多了。」

 

遊戲官網說,寵物每天只需要餵食兩餐,不過,暴雷好像隨時隨地都會喊餓,所以它一天大約會吃上七、八次,再這樣下去,我恐怕每天都要忙著找它的食物,沒時間練功了。

 

「嘎啦啦……」暴雷那顆大眼睛開始出現水汪汪的液體,像是委屈又像是快要哭出來的神情。

 

唉……我無奈的嘆口氣,看到像個小孩子般的暴雷,我實在是沒辦法狠下心來,只好轉了個口氣對它說。

 

「烏龜大仙說他要煮章魚料理,要是你吃太多,等一下就沒辦法吃料理了。」

 

「嘎啦啦!章魚、章魚!」一聽到有烏龜大仙的章魚料理可以吃,暴雷收起即將湧出的水珠,身邊不斷飄出小小的愛心符號,開心的笑著。

 

「暴雷,走了。」我往離開的通道口走去,暴雷則是緊跟在我身後。

 

當我們被傳送出城堡時,發現外面已經是晚上了,四周漆黑一片,浪潮的聲音一波波傳入耳中,在漆黑的海面,我隱約看到一個發光點。

 

那應該就是烏龜大仙他家的燈光吧?我猜測的想著。

 

我快步躍上海面,重新發了記氣功彈,朝那光點直奔而去,暴雷則是緊跟在我身側。

 

老色龜說的那麼有自信,他煮的東西應該不錯。在回程的途中,我心中也升起期待。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