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辣椒!」才剛走近烏龜大仙的房屋,烏龜大仙就火速衝出屋外,開心的朝我撲來。
 
我連忙身子一轉,腳下反射性的一勾,烏龜大仙隨即被我絆倒在地上,發出一聲巨大的倒地聲響。
 
應該摔的很痛吧?趴在地上的烏龜大仙,身子還不停抖動著,似乎是痛的發抖?
 
「你還好吧?」望著完全沒有起身的烏龜大仙,我擔心的走上前,將他扶起。
 
「嗚……嗚……」起身的烏龜大仙,竟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著。
 
竟然哭了?不過是摔在地上而已,應該不至於痛到哭吧?看著烏龜大仙的模樣,我實在是無法理解。
 
「嘎啦啦,乖乖,」暴雷停在烏龜大仙肩上,貼心的安慰道:「烏龜大仙不哭……」
 
「小、小辣椒!」烏龜大仙突然一把抱住我,抽抽噎噎、斷斷續續的說道:「妳、妳能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老龜我好擔心……」
 
他是因為擔心我,所以才……哭?意外發覺這一點,我心底跟著湧起感動,如果說……他能將放在我屁股上的手拿開,我想我會更高興。
 
「在這麼感傷的時候,你竟然還吃我豆腐!」我抓起烏龜大仙的手,使了一記過肩摔將他摔飛。
 
「碰!」烏龜大仙狠狠摔在地上,龜殼頂地、龜肚朝天,完全起不來。
 
「唉呦……小辣椒,我不是故意的啦!這是老龜我的習慣動作,」烏龜大仙像是不倒翁般不停的搖晃,他像是極為難受的嚷著。「妳就原諒我這一次,行行好,將老龜我扶起來吧……」
 
「不要。」我冷冷瞧他一眼。「你給我在這裡好好反省!」
 
丟下這句話之後,我隨即走入屋內,暴雷也跟著我飛了進去,客廳的桌上擺了一鍋冒著熱氣的湯鍋,鍋子旁邊已經盛好了兩碗濃湯。
 
怪了,怎麼有股奇怪又刺鼻的味道?我皺起眉頭,開始找尋異味的來源。
 
「嘎啦啦!章魚湯!」一見到桌上的兩碗湯,暴雷立刻衝向其中一碗,開始狼吞虎嚥的吃著。
 
循著味道找尋的結果,我發現那股怪味竟然是從湯鍋中冒出的,拿起大湯杓,舀起湯鍋裡的東西一瞧。
 
天啊!這堆燒成焦黑狀又乾又扁的東西是……章魚塊?這堆像是爛渣子的……是青菜?
 
「暴雷,等等,別喝!」發現這些恐怖的情況後,我連忙阻止暴雷。
 
但是,暴雷卻在我制止它之前,就已經連喝兩碗濃湯了!
 
「嘎、嘎啦啦……」暴雷身上突然發出一閃一閃的光芒,跟著,它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消扁在桌上。
 
「暴雷!暴雷你怎麼了?」見它發生這種異常狀況,我著急的不知所措。
 
「嘎、啦啦,湯……有毒……」暴雷在痛苦之際,掙扎的說出這句話。
 
有毒?一聽見暴雷這麼說,我隨即三步併兩步衝到屋外,將烏龜大仙給抓進屋子。
 
「這是怎麼回事?」我指著暴雷的模樣,厲聲質問道:「暴雷說你的湯有毒!它喝下去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咦?不可能啊!」烏龜大仙連忙舀起一口湯嚐著。
 
才剛入口,烏龜大仙就「噗」的一聲,將湯給噴了出來。「這是什麼鬼東西?」
 
「你自己煮的湯,還敢問我?」我現在真是想掐死他。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做出這樣的湯……」烏龜大仙錯愕的楞了兩秒,而後才像是要為自己脫罪般辯解道:「一定是他!那個叫遙日的……」
 
「夠了!」我懶得再聽烏龜大仙解釋,立刻截斷了他的話。「先救暴雷,有話等一下再說!」
 
「好、好。」烏龜大仙立刻從他龜殼中拿出一個小瓶子,將瓶子裡的藥丸倒出一顆餵暴雷吃下,暴雷吃下解藥之後,立刻恢復原狀,剛剛的不舒服像是沒發生過。
 
「嘎啦啦,嘎啦啦……」恢復健康的暴雷,開心的在我身邊兜來轉去。
 
看到暴雷沒事,我心裡著實鬆了口氣,不過,我本來很期待這頓飯,現在卻……我的肚子快餓扁了。
 
「小辣椒,妳應該很餓了吧?」烏龜大仙大概是看出我臉色不對,他慌張的準備走向廚房。「妳等等,我這就去煮一頓好吃的章魚料理……」
 
「不用了,我吃果子就好。」我沒好氣的回絕了他。肚子餓的時候,哪有心情等他重煮,還不如拿倉庫裡的果實墊肚子比較快速。
 
「小辣椒,別這樣,我煮東西很快,妳……」話說到一半,烏龜大仙身型閃了幾下,跟著他人就不見了。
 
「烏龜大仙?」我錯愕的喊著他的名字,不只他,就連我身邊的暴雷也跟著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還沒來得及釐清整個狀況,我眼前一陣強光閃過,視線暫時被遮了去。
 
 
幾秒鐘過後,暴雷的聲音再度在我耳邊響起。「嘎啦啦、嘎啦啦……」
 
望著在我身邊打轉的它,我納悶的問:「你剛剛去哪裡了?」
 
「嘎啦啦?」暴雷的頭上冒出一個大問號。「暴雷在,暴雷沒走。」
 
怪了,該不會系統出錯了吧?我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老哥他們是不是沒有監督遊戲品質?要不然,怎麼會出這麼多狀況?這款遊戲比起他們以前給我玩的試作遊戲,狀況還要多!
 
我往四周打量了下,發現我站在一座竹林,四周的氣溫有點涼,而烏龜大仙的房屋竟然不見了!
 
「暴雷,你知道烏龜大仙去哪裡了嗎?」我困惑的問。
 
「嘎啦啦,烏龜大仙在『烏龜島』,」暴雷開始對我敘述起地理環境。「烏龜島位於南方海域,距離這裡大約三百公里遠。」
 
「什麼?三百公里?」才不過幾秒的時間,我就跑了三百公里遠?
 
「這裡是哪裡?」我立刻追問道。
 
「嘎啦啦,這裡是『久雲山』,位於風城北邊郊外。」暴雷為我介紹著。
 
風城?風城又是什麼地方?我往竹林的一個缺口走去,缺口外是一處山崖,站在山邊處往下眺望,山下不遠處有著一座城鎮,城鎮上空標示著「風城」二字。
 
既然都來了,那就進城去看看吧!打定主意,我返回竹林,想要找尋下山的路。
 
但是,原本放在我身上的地圖卻消失不見了,在缺乏地圖引導的情況下,我在竹林裡迷了路,繞了許久,還是找不到出口,身旁的竹子越來越多,我似乎走到山的更裡面了。
 
「真糟糕……」我擦去額上的汗水,苦惱的瞧著眼前龐大的竹林。
 
如果從這邊離開遊戲,下次進來會不會就在竹林外了呢?不想再繼續浪費時間,我苦思著脫身的辦法。
 
正當我在猶豫時,一陣輕柔的女子歌聲傳來,嗓音略帶慵懶,非常具有磁性,有種穿透人心的感覺。
 
這樣的聲音,讓我聯想到我跟我老哥最喜歡的歌手──「緋」。
 
緋是個很特別的明星,跟其他歌手不一樣,她一年只出一張唱片,出片時,只宣傳三星期,其他時間堅決不露面。整張唱片從前置構思、企畫到最後的封面拍攝、唱片設計,都是由她跟她的工作團隊一手包辦,是個很多才多藝的全方位藝人。
 
聽說,老哥有找緋來為遊戲代言、製作遊戲中的音樂,該不會,這歌聲就是緋的吧?聽著那耳熟的聲音,我猜想著。
 
循著聲音的來源前進,穿過幾層竹林之後,我見到一間竹造的屋子,一名紅衣女子斜倚在屋前的台階處,緩緩的唱著歌。
 
那名女子有著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姿色,桃紅色的直順長髮順著肩頸垂落,額前的瀏海自左而右劃過臉龐,襯出宛如細雪般的白皙肌膚,勾人、嫵媚的細長眼眸正盯著我打量,纖纖玉指在朱紅水潤的唇上輕點了下,順勢對我拋了個飛吻。
 
「嘎啦啦,狐仙『珞彤』出現,嘎啦啦。」暴雷在對方現身之後,開始對我介紹道。
 
原來是狐仙啊!外型設計的真不錯,果然有魅惑眾生的本質,如果我是男生,見到她剛剛拋的那記飛吻,一定會整個魂都被她給勾去。
 
在暴雷說完話之後,那位美麗的女子動了動身子,姿態優雅的站起身,她身上穿了見紅似火的長袍,水蛇般的細腰纏上了寬板腰帶,金色細繩在腰帶上繞了幾圈,多餘的部分在腰側垂下,裙長及地,側身處還開了個高至大腿的高叉,深V字的領口露出雪白、豐滿的胸部,那模樣還真是引人遐想。
 
「妳,是誰?」珞彤開口問道,聲音中帶著些酥媚。
 
「韃羅貓。」我簡短的報上名字,視線卻仍停留在她那豐滿的胸部。
 
咳咳!可別說我是個色女啊!見到身材好、樣子漂亮的女生,總是會忍不住多看幾眼嘛!
 
「韃、羅、貓?」珞彤用著略微慵懶的語氣,一字一字重覆著我的名字。
 
她踩著搖曳的步伐朝我走來,行走時,修長的雙腿在裙叉處若隱若現,更添了幾分性感。
 
珞彤在我面前站定後,打量了我好一會,而後才緩緩開口說道:「長相還算可以,不過……這身打扮還真是糟糕,一點女人味也沒有,妳到底會不會挑衣服啊?」
 
這個人物可是我最滿意的作品耶!竟敢批評我?初見面就聽到她用驕傲、不友善的語氣評論,我也跟著火了。
 
「妳長得很美,不過……」我依著她說話的口吻同樣回了句,「妳的個性很糟糕,令人討厭。」
 
「是嗎?」珞彤臉上浮現一抹僵硬的笑,眼神也跟著轉冷。
 
一股凝重的火藥味,在我跟她之間蔓延開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