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璃音換好衣服、將頭髮洗乾淨回到球場上時,青學跟聖魯道夫的第一場比賽已經到了尾聲。

青學與聖魯道夫的比數是三比五,青學落後。

出乎璃音預料的是,場上的海堂薰跟桃城武打得相當不錯。

「耶?他們配合的很好嘛!」璃音在手塚國光身旁站定。

白色毛巾披在肩上,擦得半乾的長髮隨意披散,因為跟手塚相差了二十四公分,他的上衣穿在璃音身上有些過大,衣服長度都快要蓋到大腿了。

「我還以為我回來時已經看不到他們的雙打了呢!」璃音揶揄的笑著。

畢竟這對雙打可是由完全合不來的兩人組成,沒有一上場就被對方挑出弱點擊潰,這還真是神奇。

「中途出了點狀況,不過後來調整回來了。」手塚國光回道。

場上,海堂薰很完美的打出了迴旋蛇球,球劃出了一道大彎弧,繞過了固定球網的球柱,落在對方場內。

15-0!」裁判喊道。

「漂亮!海堂學長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迴旋蛇球總算練成了!」璃音讚嘆著。

為了完美擊出迴旋蛇球,他接受了乾貞治擬定的訓練計畫,付出了相當多的努力,才終於完成這個招式。

「打得不錯嘛!」桃城武笑道。

「你不需要出風頭了,乖乖站在一邊看吧!」

「什麼?喂!別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海堂蛇!」

「你說什麼?」海堂薰一把揪住他的衣領。

「嗯?」桃城武也跟著抓上他的領子。

「別妨礙我!我不想再看見你的臉!」

「你才讓我覺得厭煩!」

「什麼?你也讓我有一樣的感覺!」

「我從來都不喜歡你的做事方式!」

「你才是!」

「為什麼我要跟你組隊打雙打啊!」

「這是我想說的!」

「蛇男、蛇男!」

「閉嘴!」

「……」青學眾人額冒黑線。

「他們剛才也是這樣?」璃音頭疼的扶額。

雖然之前龍馬跟桃城也在比賽時出現過爭執,但現在場上的這對,可是確確實實的在吵架,甚至快要打起來了……

「他們是一對問題搭檔。」手塚國光的表情很冷靜,「不過結果比預料的還要好。」

場上的比賽持續進行,對手顯然對海棠薰的迴旋蛇球很頭疼,他們只差再拿下這局就獲勝了,若是想要封住海堂薰的迴旋蛇球,只要刻意將球回擊在對方的場地中央即可。

然而,聖魯道夫的選手─木更津淳並沒有這麼做,他依舊將球打在邊角處,選擇了正面迎戰。

海堂薰如他所願,又以迴旋蛇球回擊,這一球繞過裁判所坐著的高架椅,衝向對方的場地。

與此同時,木更津淳衝向場邊,成功接下了那記迴旋蛇球。

「什麼?」看到自己的球被擊回,海堂薰面露驚訝。

「笨蛋,中計了。」聖魯道夫的另一位雙打,柳澤慎也面露狡笑。

回擊的球衝上了高空,桃城武立刻衝上往前,高高跳起,準備打出他最擅長的扣殺球。

「糟了。」不二周助暗叫不妙,「下旋高挑球的滯空時間長,而且很容易受到風的影響,要使出垂直扣殺球很難……」

「嘿嘿!你起跳不及的說。」對手柳澤慎也得意的笑了。

擊出回擊的木更津淳露出同樣的笑,但,下一秒,他的臉色變了。

「怎麼會?那傢伙竟然有這麼強的滯空平衡力!」

本以為應該要落下的桃城武,此時仍滯留在空中,剛好搭上了球的飛行軌跡。

「啊啊啊啊──」他爆出吼叫,手上的球拍準備揮下。

「要過來了,但是是和上次一樣的路線的說。」柳澤慎也回擊過他的球,現在也已經準備好要接球了。

桃城武猛力一揮,球以極快的速度轟了過去。

「這球我要拿下了的說!」柳澤慎也信心滿滿的說道。

然而,當球靠近他時,卻偏離了他預期中的路線。

「等、等一下的說!」他想要退開,卻已經來不及了。

球重重地落在他的腳邊,把地面磨出一個凹痕後,強勢地衝著他的臉反彈上來,柳澤慎也來不及閃躲,被球直接擊中臉頰,整個人往後摔飛,倒地不起。

「……」現場寂靜無聲,沒有人預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他被扣殺球正面擊中了臉耶……」

「要不要緊啊?」

「喂、喂,柳澤、柳澤?」木更津淳急忙跑到他身旁。

「沒事吧?柳澤同學?」裁判跟龍崎教練也過去探視。

「喂!柳澤!」桃城武跳過中央的球網,跑到對方身旁關心。

「我、我看見好多星星的說……」成大字型躺在地上的柳澤慎也,頭暈眼花地說道。

「喂!堅持住啊!我們還沒比完!」桃城武在他耳邊叫嚷。

「不行啊,他沒辦法繼續比賽了。」裁判頭疼的道。

「我想也是。」木更津淳無奈的點頭。

「你們看見了嗎?」觀眾們開始議論紛紛。

「好強的球啊!要是我被那球打到,肯定會死!」

「那傢伙不要緊吧?到現在都還爬不起來耶……」

「青學那個傢伙的扣殺球真強。」

「喂!柳澤!快醒醒啊!比賽還沒結束呢!」桃城武焦急的喊:「喂!起來啊!喂!」

無視他的喊叫,裁判讓聖魯道夫的人過來,將他們的選手扛下場。

「由於聖魯道夫的選手無法繼續比賽,這局由青學獲勝。」裁判如此宣佈道。

「呃……」青學的兩位雙打都茫然了。

雖然這勝利來的有些糟糕,但支持青學的觀眾們還是開心的歡呼著。

「我真不敢想像比賽是這麼結束的。」乾貞治無奈的笑道。這可跟他的事前預測不同啊!

「是啊,真是太神奇了,該說他們的運氣很好嗎?」璃音贊同的點頭。

「那兩個人從來就沒有正常的打球過。」不二周助揶揄的笑了。

相較於其他人的開心,桃城武可就不樂意了。

「等一下啊!這樣的勝利叫我怎麼能接受!」他想要憑真本事擊敗對方啊!

「哼!」海堂薰也有同樣的想法,但事已成定局,他就算再不滿也無法改變。

直到走回場外的休息處,桃城武依舊不甘心的叨念個不停。

「真討厭,不爽,實在是太不爽了,那個笨蛋真是弱,這樣就退出了比賽,應該要站起來再打過嘛!我都還沒打過癮呢!真是……」

「是你破壞了比賽!蠢猴子!」海堂薰指責道。

「閉嘴!我也不想那樣啊!」

「呿!」

「唔,我去看一下那位選手好了。」璃音從急救箱裡取出藥布。

畢竟對方是被自家選手打暈的,身為球隊經理,她應該要過去慰問一下。

「還是等比賽結束之後再過去吧!」乾貞治制止了她。

開場前她才跟不二裕太鬧得不愉快,現在桃城武又將他們的選手打暈,讓聖魯道夫輸了第一場比賽,要是現在讓璃音過去,說不定對方會遷怒於她,那可就糟糕了。

「青學和聖魯道夫的一號雙打選手請集合。」廣播器傳出了叫喚聲。

青學的雙打一是黃金搭檔,而聖魯道夫的雙打一則是隊長赤澤吉朗與金田一郎。

「菊丸學長、大石學長加油!贏了我請你們吃東西!」璃音笑著對他們說道。

「我要吃甜果屋的點心!」菊丸英二要求著。

「沒問題!」璃音一口允諾。

然而,這場雙打比賽出乎他們的預料,具有全國雙打實力的這對搭檔,竟然被對手破了發球局!這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對方採用的戰略是先擊潰雙打的其中一人,菊丸英二成了他們的目標,每一顆球都朝他打去,而且全都是挑他不擅長的路線打。

對此,菊丸英二的回應方式是──在球場上蹦蹦跳跳,藉由身體姿勢的調整,避開自己的弱處,打出他慣用的回擊。

「出界!15-0!」

菊丸英二打回的球,落在對方的場外。

「英二,別著急。」搭檔大石褓姆上前安撫,「他們好像在針對你攻擊,不要超出你自己的極限,我會掩護你,把比賽節奏放慢。」

然而,他的這番話菊丸英二全沒聽進去,他因為對方密集的攻勢耗費掉許多體力,精神力也無法像平日那麼集中。

看著夥伴的狀態,大石秀一郎有些擔憂,他知道菊丸英二的打法向來慢熱,開賽後需要一段時間進入狀況,然而,現在對方所進行的策略,卻是準確地抓出他的這項弱點。

「情況不妙啊……」看著場上疲於奔命的菊丸英二,璃音隱隱有不好的預感。「菊丸學長的體力不是很好,要是再這樣下去……恐怕撐不完全場。」

「英二的集中力下降了。」不二周助說道:「還犯下了低級的掛網失誤,看來那個赤澤很介意他啊!」

「不,不只如此。」乾貞治插嘴,「赤澤的單打打的很好,但雙打他還只是個新手,他們做這種安排肯定有其他用意。」

其他用意?聽到乾貞治這麼說,她更加專注地盯著場上動靜。

然而,過沒多久,她的眉頭越皺越緊,開始按摩起眼睛來。

「怎麼了?」手塚國光注意到她的情況。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眼睛好花,看得好累。」她皺眉回道,手指仍不斷按摩著眼睛四周的穴道。

「那個人打出來的球,看起來好像有五、六個。」越前龍馬接著道。

「啊?你在說什麼啊,越前?」堀尾聰史不解的反問。

「那個聖魯道夫的大個子打出來的球……」越前龍馬也開始揉眼睛了。

「啊,你也是這麼覺得嗎?」璃音還以為是自己眼花呢!

聽著兩人的說詞,乾貞治留神起對方的擊球動作。

「那個動作……」他找到了問題點,「他打反手球時,會用球拍的上部中心去接,所以才會造成球變多的錯覺。」

「聽起來跟璃音的千重影有點類似。」不二周助回道。

「不一樣吧?我的千重影才不會讓人眼睛疲勞!」璃音不認同的反駁。

「璃音說的對。」乾貞治接口說下,「他的這種打法普通人並不會注意到,但是英二的反射神經很強,他會下意識去看清楚所有的球,這對他的眼睛會是一種負擔,就跟璃音與龍馬一樣。」

「真的有五、六個嗎?我怎麼看都只有一個。」堀尾聰史詫異的問。

就在此時,菊丸英二又打出了一個掛網球,丟了分數。

「掛網!40-0!」

「在這種不利的條件下進攻,炎熱的天氣和那種變化球,他的優秀的反射神經和高速的跑動讓他失去了體力和集中力……」乾貞治不太看好後果。

「乾學長的意思是,菊丸前輩他看見了幾千個變化球?」堀尾聰史驚呼。

「換句話說,眼力越好就越糟糕?」水野勝雄終於理解了意思。

「赤澤打雙打的原因就是這個。」乾貞治分析出答案。「他們要用他的變化球來封殺菊丸的能力,這就是聖魯道夫用來對付菊丸的戰術。」他望向坐在指導教練席上的觀月。

「這樣的話,情況不就很不妙?」加藤勝郎面露不安。

「青學的黃金搭檔該不會……」輸給對方吧?堀尾聰史不敢將後面幾個字說出來。

「菊丸的集中力還沒消失。」乾貞治回道。

「你們知道,為什麼他們兩個會被稱為『黃金搭檔』嗎?」不二周助問著龍套三人組。

「呃?」三人滿臉困惑。

「原來如此,我懂了。」璃音會意的笑了。「光顧著擔心菊丸學長的情況,差點忘了這是一場雙打比賽,嘖!都是那討厭的變化球害的!」她不滿的嘟嘴埋怨。

「啊?」龍套三人組依舊面露茫然。

「你們忘了場上還有大石了嗎?」不二周助笑道:「大石他會觀察整個局勢跟對手,慢慢地控制全場並給自己製造機會,然後打開整個局面,在他的輔佐與支援下,菊丸才能任意地在場上活躍,打出他的舞蹈特技球。」

就在此時,菊丸英二的體力似乎到了極限,在回擊一顆球之後,落地的步伐有些發軟,腳下蹌跌了一下。

對方抓緊這個機會,把球往他的方向擊去。

「你完了!菊丸!」

菊丸英二朝他做了個鬼臉,將身子一偏,直接讓球穿過他身側,衝向後方。

而這個時候,站在後場的大石秀一郎已經做好回擊準備。

「不好意思,赤澤,這可是雙打!」

他擊出了他的絕技「攀月截擊」,一個中心上旋高挑截擊,球漂亮的劃出一個大大地弧度,準確地落在後方場地的邊線上。

「不愧是青學的黃金搭檔啊……」記者芝沙織快速按下快門,拍了好幾張照片。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