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學的球員集合!」龍崎教練拿著出賽名單表回來了。

「是!」

「我們複賽的對手是聖魯道夫,這是出場名單,只要贏了這場,就等於打進關東大賽了。」龍崎教練開始念出青學正選們的出場順序,「單打一手塚、單打二不二、單打三越前、雙打一菊丸跟大石、雙打二桃城跟海堂。」

「咦?」

最後一對人選,讓青學眾人全都面露驚愕,包括兩位當事者。

「雙打?」海堂薰瞪著眼。

「跟這個傢伙?」桃城武的眼睛瞪得更大。

他們兩個可是從一年級加入網球部開始,就互看對方不順眼,一見面就吵架,不管是訓練、撿球或是其他方面,都絕對要贏過對方的競爭者吶!

無視大眼瞪小眼的兩人,乾貞治開始講解他收集到的情報。

「聖魯道夫學院集合了地方上表現優秀的學生,他們比去年強多了,單打的赤澤部長也仍留在隊裡,他去年還曾經打敗了我校的學長,還有,對於不二的弟弟裕太也不能掉以輕心,他勤練過對付左撇子的打法,其他人還給了他『左撇子殺手』的封號,據說他一心想要打倒他哥。」

不二的弟弟想要打倒不二?璃音望向站在一旁的他。

「但是我不是左撇子。」不二周助舉手反駁。

「對,這可能是用來對付手塚的。」乾貞治回道:「聽說對方那位新來的經理在背後操控一切。」

「經理?」

「聽起來真是讓人覺得不舒服。」璃音皺眉回道。

「那個經理是強化組的一員,很厲害的選手。」乾貞治低頭看著記事本,「強化組每週只去社團一次或兩次,其他時間都到網球教練班練習。」

「搞得好正式啊!」大石褓姆說道。

網球教練班可是職業選手或業餘選手去的地方呢!

「這樣算哪門子的社團活動啊?」菊丸英二頗不以為然的回道。

「總覺得聖魯道夫好厲害……」加藤勝郎不安的道。

「笨蛋,勝郎,我們的球員怎麼可能會輸呢!」堀尾聰史對青學的正選們很有信心。

「這次你最好不要出錯。」桃城武挑釁的對海堂薰說道。

「你說什麼?」海堂薰惡聲惡氣回問。

「咳咳!兩位學長,應該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吧?嗯?」璃音笑盈盈的望著兩人。

兩人臉上一僵,互相哼了一聲後,雙雙別開了臉。

「青學這次好像會有麻煩了。」看著兩人非常不友愛的互動,龍套三人組也開始感到擔憂。

不一會,聖魯道夫的選手們出現了。

「沒想到你也是正選啊!」見到觀月,璃音上前跟他打招呼。

他是聖魯道夫單打二的選手,也是聖魯道夫的經理。

「身為青學的經理,跑來跟對手聊天,這樣好嗎?」觀月笑問。

「為什麼不好?我剛才還跟冰帝的人打球呢!」璃音不以為然的回道:「雖然現在是對手,但比賽結束後,大家都一樣是喜歡網球的人,不是嗎?」

「呵呵,妳的想法真是天真呢!」

「人生不過就是這樣,單純一點比較好。」璃音聳肩回道。

「對了,不二的弟弟是哪一位啊?」她往聖魯道夫的正選裡望了一圈,看來看去都沒有長得跟不二相像的人。

「妳對『不二的弟弟』感到好奇?」觀月意有所指的笑了。

「啊?」璃音困惑的一愣,不明白對方為什麼這麼問。

既然對方是不二周助的家人,過來跟他打聲招呼、認識一下,很正常吧?

「裕太,麻煩過來一下。」

在觀月的叫喚聲中,一名留著平頭、右邊額上有一道十字疤痕的少年走了過來。

「什麼事?」

「這位是青學的經理安倍璃音,她說想要見見『不二周助的弟弟』。」觀月刻意強調著後面幾個字。

「我不是不二的弟弟!我就是我!不二裕太。」不二裕太突然板起臉來,生氣的朝璃音吼著。

「你不用這麼大聲說話,我的聽力沒問題。」璃音覺得自己遭受到強大音波攻擊了。

「妳!」沒料到對方會是這樣的反應,裕太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為了避免跟你哥哥搞混,我就……」直接叫你裕太。

後面幾個字還沒說出來,對方又暴躁的發出吼叫了。

「我說過!我就是我!我是不二裕太!不要拿我跟不二周助相提並論!」

「廢話!你本來就是你,不然你是誰?」璃音沒好氣的吼了回去。

「……」這句反問讓裕太愣住了。

「你們這對兄弟真是有夠詭異,一個是整天瞇著眼睛笑、另一個是動不動就大吼大叫,真是莫名其妙……」璃音一邊發著牢騷,一邊將拿在手裡的飲料塞入他手裡。

「拿去!」

「這是?」不二裕太看著手裡的冷飲,那是他最喜歡喝的飲料。

「葡萄柚汽水,你哥說你喜歡喝這個,剛才龍馬出去買飲料時,你哥請他買給你的。」

「……我不要他的東西,拿回去。」

「你自己去跟他說。」一看就知道這對兄弟的互動有問題,璃音才不想被捲入麻煩裡。

「拿走,不然我就拿去丟掉!」

「隨便,反正它現在是你的東西,隨你處置。」璃音無所謂的朝他擺擺手,準備轉身離開。

「妳、妳拿走!我不要!聽到了沒有?」裕太強行拉住她的手,想要將飲料塞回她手裡。

「你真的很囉唆耶!我就說隨你處置了……」

在兩人拉扯不休時,飲料瓶「啪」地摔在地上,破了,大量地汽水從破口噴出,淋了璃音一身。

「呃……」這一場變故,讓不二裕太愣住了。

「死小孩,你鬧夠了沒有?」上衣跟頭髮全部溼透的璃音,瞬間被惹毛了。

她一把揪住裕太的衣領,咬牙切齒的大罵:「你最好給我聽清楚了,我不管你跟你哥哥是什麼狀況,也不想管你們的事,要是你看他不爽,他現在人就在那裡。」她指著不二周助的方向,「你可以直接衝過去揍他、罵他、踢他,隨你高興!少給我在這裡鬧脾氣,我不是你哥,你們的事情與、我、無、關!聽懂了沒有?」

「……懂、懂了。」在璃音的騰騰怒火中,不二裕太被嚇矇了。

「哼!」

餘怒未消的璃音,繃著臉走回青學的休息地。

「呃……璃音,妳沒事吧?」大石褓姆將一條毛巾遞給她。

雖然沒聽清楚他們在吵什麼,但剛才璃音跟不二裕太的互動,他們都看到了。

「有事,我現在很火大!」璃音接過毛巾,狠狠地擦著溼透了的衣服,活像是跟衣服有仇。

「抱歉,我沒想到裕太他……」不二周助才想替弟弟向她道歉,璃音打斷了他的話。

「跟你無關,錯的人不是你!」璃音氣鼓鼓的道。

「裕太他畢竟是我弟弟……」

「不二學長,我覺得你該改變一下對待弟弟的方式。」璃音很嚴肅的提出建議,「那個傢伙根本就是一個被寵壞、任性、愚蠢、無知、喜歡鬧彆扭、相當沒禮貌而且欠揍的死小鬼!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剛才早就動手修理他了!」

「……」不二周助回以苦笑。

盛怒中的女生不能惹啊!尤其是他們這位經理。

「該死!衣服變得黏黏的,好噁心!」璃音拉扯著上衣。

現在是艷陽高照的夏天,在璃音將飲料擦乾後,又被太陽這麼一曬,衣服全都貼在皮膚上。

「去換掉。」手塚國光的聲音傳來。

「我沒衣服能換。」要是有替換的衣服,她早就去換了!

「拿去。」一件寬大的球衣落到她手上,那是手塚的替換球衣。

網球是一種體力消耗量相當大的運動,選手們都會準備幾件球衣,在比賽結束後將溼透的衣服換下。

「呃,可是要是我穿了,你等一下穿什麼?」

「去換。」不容拒絕的語氣。

「喔。」璃音乖乖聽從。

既然對方都不在意了,她自然也不需要介意。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