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痛!不!更正確的說法是──又癢又痛!
 
雖然「零度領域」的痛覺真實度沒有狙擊手來的強,可是在被那些蚊子刺成蜂窩後,我現在好像有成千上萬的螞蟻在我身上爬著咬著一樣!這種痛苦比真實的打我一拳還要難過啊!真是XXOO又OOXX!
 
「哥!」我帶著滿腔無法發洩的怒氣衝到老哥房間。
 
「幹嘛?」老哥坐在飄浮椅上,他的身邊立著三面光學螢幕,當他見到我臉上充滿憤怒的表情時,他連忙往後飄了幾步,臉帶驚恐的道:「等等,妳怎麼了?有話好說啊……」
 
等個屁!要是現在不發洩我一定會爆炸!我快速的衝上前,抓起一旁的抱枕往他的頭上砸了下去,邊開扁,我嘴裡邊罵道:「你設計的那個是什麼爛遊戲啊!幹嘛用蚊子當怪?還有那個死變態烏龜大仙……」
 
「啊!不要啊!」老哥的慘叫聲伴隨著我的怒罵聲出現。「救命啊!」
 
等到我稍稍消氣時,用來行兇的抱枕已經開腸破肚,裡面的棉花全散了出來,老哥則是趴在地上衣衫不整、淚眼汪汪的看著我。
 
下手好像太重了一點,好歹他也是我老哥啊,再說,那個遊戲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製作的……我恢復冷靜之後,心裡也開始反省。
 
「妳、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可是妳的親哥哥,妳怎麼可以對我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老哥帶著怨婦般的表情開始向我哭訴。
 
「禽獸不如?」我剛剛出現的一點點歉意隨著這句話消失,看著還趴在地上的老哥,我走上前,起腳往他的屁屁踩了下去,腳尖還順帶的轉了幾下。
 
「啊!」老哥很配合的又發出一聲慘叫,接著,他開始抗議的罵著。「喂!就算妳被怪物殺了,那也不能怪我啊!是妳自己技不如怪!幹嘛遷怒到我身上!」
 
「話是這樣說沒錯,不過,你是設計者,我不找你發洩我找誰?」邊說我邊加重了腳的力道。「下次設計怪物的時候,請你們先衡量一下狀況,用會飛的怪物攻擊新手不覺得有點過分嗎?」
 
「嗚……那個又不是人家設計的……」老哥在我腳下開始發出悲鳴。「我們將主架構設計好之後就交給其他的設計小組去製作細節了,我哪知道他們會做出那種東西啊!」
 
「這樣啊……那就是我誤會你囉?」我鬆開壓制住老哥的腳,一把將他從地上拉起。
 
「呼……」警報解除之後的老哥攤在漂浮椅上喘息。
 
「哥……」感到肚子傳來一陣陣的飢餓,我用著最──溫柔的聲音叫他。「我晚餐想吃『悠然食坊』的中華料理。」
 
悠然食坊是黑戰士推薦給我的複合式餐館,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家店,他們的菜色豐富,中西式料理都有,店員的服務非常周到,對於老顧客更是非常貼心,只要是生日時去那邊用餐,他們除了贈送特製甜點之外,還會有打折呢!
 
「呃……好……」看著我突然轉變的態度,老哥大約也猜出我的意圖。「看妳要吃什麼就去叫吧,看在妳今天那麼辛苦的份上,老哥我請妳吃頓好的。」
 
「謝啦!」我快速的衝出房間,買晚餐去!
 
 
「噗!哇哈哈哈哈……」待芥伶走遠之後,光學螢幕傳來個數個男生的笑聲。
 
「立人啊,沒想到你竟然會有這一天?」染著一頭金髮的浪人搖頭狂笑,「竟然被自己的妹妹踩腳下,這可真是人生的一大慘事!」
 
「剛剛她使的那招十字固定技真是夠厲害的!」留著平頭、額頭上還綁著紅布條的格鬥天丸倒是一派興奮說著:「我從沒見過這麼完美的固定法!」
 
「以前就知道你有個妹妹,只是沒想到你妹長得這麼可愛,難怪你都不讓我們到你家玩。」外號「電遍天下美眉無敵手」的非凡子倒是一臉看到獵物的樣子。
 
浪人、格鬥天丸、非凡子,Deus中的三位成員。
 
包含立人在內,Deus一共有五個成員,他們幾乎兩、三天就會聚在一起,討論工作上的事情跟進度,今天就是他們的聚會日。
 
「不怕被她扁的就儘管追!」立人依舊癱在飄浮椅上。「我可是為了你們好,你們剛剛也看到她那殘暴的個性了,要是你們其中哪個不知死活,惹火了我那個暴力老妹……Deus的成員可能就要減少了。」
 
「看你妹那樣子,下手的力道應該不重,我想我應該承受的住。」非凡子手摸著下巴,開始思考「把妹計畫」。
 
「是嗎?」立人臉上出現一絲詭異的笑。
 
這小子竟然說他應該能承受的住?他以為芥伶是一般的觀賞用美眉嗎?要是老妹沒有兩把刷子,她怎能成為戰神裡的韃羅貓?想到這裡,立人臉上的笑容又加深了幾分。
 
「想追她就到遊戲裡去找,你剛剛不也聽到了,她現在正在玩零度領域,目前還只是個新手,應該很需要有人帶她玩。」立人故意不將老妹的網路身分揭開,帶著點壞心的,他現在突然很想看到……非凡子慘死在芥伶手下的情況。
 
「真的嗎?她在裡面叫什麼名字?」完全不知情的非凡子,一臉興奮的追問。
 
「自己去找。」立人刁難的不給答案。想要的東西近在眼前卻得不到,這也是一個折磨人的好方法。
 
「你……」正當非凡子還想再度追問立人時,一旁又多出了個光學螢幕,最後一名Deus成員──遙日出現。
 
「立人你的衣服……」遙日看著立人身上那件勉強算是「掛」在身上的衣服,臉上出現困惑的表情。
 
「這是最新的服裝搭配。」立人隨便跟他胡扯著。「我最近改走頹廢風。」
 
「喔……」遙日似懂非懂的回他一個單音節,畢竟,他是個電腦痴,他所擅長的就是電腦程式跟電玩遊戲,除了這兩者以外的事情他根本不懂。
 
打量再三,遙日才又說了句:「以後還是別買這樣的衣服,不實用。」
 
「噗!」聽到遙日這麼說,其他幾個再也忍不住的放聲狂笑。
 
「什麼頹廢風啊!」浪人戳破立人的謊言。「他是被他老妹扁的啦!」
 
「他……妹妹?」遙日眼中閃過一抹疑問,隨後才又像是記起的點頭。「喔,想起來了,之前聽立人提過,她叫做芥伶對吧?」
 
「對!就是她!」非凡子拼命點頭附和。「他老妹長得很可愛喔!」
 
「不只可愛。」格鬥天丸跟著讚嘆的接下話。「你沒看到剛剛她扁立人的樣子,她的格鬥技巧可真是厲害!簡直可以媲美職業選手!」
 
「沒錯、沒錯!」非凡子回想到芥伶剛剛的模樣,他更加興奮的嚷著。「尤其是她那發狠的眼神,真是美到不行!」
 
「喔……」沒有見過本人,遙日只能依靠這些說詞,在腦中組裝芥伶的形象。「所以說,她是一個可愛又狠的格鬥技高手美女?」
 
「是啊、是啊!」眾人興奮的拼命點頭。
 
「……」聽著遙日的組裝形容詞,立人開始感到頭痛,為了不再讓這樣的話題繼續,他扯回了正事。「別說廢話了,『零度』的進階區域進行的如何?」
 
一聽到要談工作,眾人也跟著收起笑容,光學視窗上紛紛擺上各自的工作狀況。
 
「我已經完成進階版練功區的程式測試。」遙日邊說邊傳送了一堆數據給眾人。「接下來要開始進行遊戲測試。」
 
浪人看完數據後隨即發問:「這個區域的測試人員找到了嗎?」
 
「我有從GM中篩選出一些人選。」格鬥天丸在螢幕上顯現出十幾個人的資料及照片。「不過,他們的能力跟我們要求的還是有些差距。」
 
「真糟糕。」非凡子皺著眉頭看著螢幕上的資料。「還是……我們從網路遊戲上的玩家找人選?」
 
「這一點我有想過。」格鬥天丸發出一聲無奈的長嘆。「可是線上的玩家大都拘泥在舊有的遊戲模式,越是厲害的高手越無法進入狀況,找新手嘛……他們的反應能力又沒那些老手好,你光看我們現在的玩家狀況就知道了,排名前幾名的高手狀況跟我們當初預期的根本就不一樣,甚至連隱藏能力都只有少數幾個開發出來。」
 
「其實,我原先有幾個特定人選。」非凡子說出他原先的打算。「在狙擊手那款遊戲裡頭,有組隊伍叫做『戰神』……」
 
「我知道他們,這陣子網路上都是他們的新聞。」遙日想起這陣子密集出現的討論,連帶讓他也留意到這些消息。「聽說他們是狙擊手全球大戰去年的第一名,雖然今年的比賽還沒有開始,不過,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他們會蟬聯冠軍,算是很有名氣的一個隊伍。」
 
「是啊,我也有注意到他們。」格鬥天丸用著惋惜的語氣說道:「他們幾個的身手、反應真是不錯!尤其是他們在全球戰的最後決戰,那表現真是……會讓人想要為他們拍手叫好!」
 
「我這陣子都在觀察他們的資料,依照他們幾個的能力,來當測試員一定能夠勝任,」非凡子帶點沮喪的苦笑了下,「可惜,還沒來得及跟他們接觸,他們就自爆了。」
 
聽到他們幾個略帶惋惜的話,立人嘴角藏著笑,望向一旁不作聲的浪人,浪人則是佯裝無辜的聳聳肩。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察覺到兩人之間奇怪的互動,非凡子出聲詢問道。
 
「沒。」立人一副沒事樣的搖頭否認。
 
「我們這款遊戲設計的太難了嗎?」遙日手支著下巴思考著。
 
「這是遊戲模式的問題吧!」浪人不贊同遙日的說法,開口反駁道:「一般的網路遊戲不外乎就是練功、打怪物、升級,當玩家習慣照著遊戲給的武器、指令去走的時候,自然而然也就少了應有創造力。」
 
「沒錯。」聽到浪人這麼說,立人同意的點頭。「就是因為看不慣市面上的指令遊戲,所以我們才會創造出『零度』不是嗎?零度領域這款遊戲的設計,最重要的就是打破傳統思維的創造力啊……」
 
不過,也正因為玩家們總是拘泥以往的遊戲模式,導致遊戲玩家目前的成長進步不符合預期,所以他們才決定設計一個進階練功區,教導、帶領玩家們玩遊戲。
 
「目前的測試工作我可以一個人處理。」遙日評估自身狀況後,跟其他幾人說道:「不過,希望能在遊戲開放前找出一組人員進行實際操作,等到練功區開放,就由這批人來擔任GM。」
 
「唉……」眾人大大的嘆了口氣。
 
找人不難,難的是如何找到合適的人啊!
 
「沒事的話,我要回去繼續測試練功區……」遙日說完便想關閉螢幕離開。
 
「等一下!」立人想起芥伶剛剛說的話,隨即叫住了遙日。「你幫我跟設計小組那些傢伙說一下,叫他們不要用高難度的怪物整新手,新手的敏捷度又不高,叫他們將飛行怪放到中級區去。」他可不想再被老妹衝進來海扁一次。
 
「新手?飛行怪?」遙日皺眉重覆了一次立人的話,腦中思索了下,隨即反駁道:「新手區的怪物都是一些地上的爬蟲類,沒有你說的飛行怪。」
 
「啊?」立人跟著呆住了。沒有飛行怪?那芥伶她是怎麼去遇到那些東西的?
 
「立人,你妹該不會跑到中級打怪區去了吧?」格鬥天丸反問著。
 
「不可能。」立人用著肯定的語氣否決格鬥天丸的話。「先不論她是不是有對付怪物的能力,新手村到中級區中間有一大片怪物區,系統配給新手的錢只夠買幾瓶補血藥水,我不認為她只靠幾瓶藥水就能通過那群怪物。」
 
「那──」浪人才想說話卻被叫喊聲打斷。
 
「哥,晚餐送來了,快下來吃吧!」芥伶的聲音自樓下傳來。
 
「知道了。」立人跟著喊了回去。
 
「你還是先去問清楚狀況吧。」遙日發現他們討論不出問題點,便建議立人先去確定問題。「要是她真的在新手區遇到不該出現的怪物,我再去跟程式小組說。」
 
「嗯。」立人點頭答應,隨即準備離開。
 
「立人,等等。」非凡子在立人下線前,急忙叫住他。「順便幫我問你妹,她是哪一個種族?」
 
聽著非凡子這麼說,格鬥天丸不解的反問:「為什麼要問她是哪個種族?」
 
「這樣我才能知道要怎麼帶她練功啊。」非凡子臉上出現信心滿滿的笑。「我有很多美眉都是靠練功把到的喔。」
 
「這一招對她沒用。」立人對著非凡子搖頭笑著。
 
要是芥伶是那種會讓人帶著練功的女生,那她就不會在狙擊手裡頭掩飾女生身分,也就不會成為韃羅貓了。
 
「為什麼?」聽立人這麼回答,非凡子感到更困惑了,但,立人沒再搭理他,只對他詭異的笑笑,隨即關了螢幕轉身離開。
 
 
一樓客廳內,一名年約十七歲的女孩正忙著將碗筷擺上桌,她有著一雙大又明亮的眼睛,前額的劉海有一部分被她塞入耳後,烏黑的短髮打上了層次,讓她整個人顯得更加俏麗,女孩身上穿著一套米色運動服,臉上洋溢的笑容明白顯示出她此刻的心情。
 
不知道老妹願不願意當我們的GM或者是測試員……看著芥伶,立人突然想起他們剛剛的對話。
 
芥伶在遊戲中的反應能力、學習能力都可算是最佳人選,之前她還待在狙擊手時,也有很多遊戲公司找上門來,邀請芥伶當他們的測試員甚至是代言人,不過那些邀約都被芥伶回絕了,理由是──沒興趣。
 
那時,對方追問芥伶理由,而芥伶也回了個讓立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話。
 
「我只玩我想玩的遊戲。」
 
瞧!多帥啊!真不愧是戰神中的韃羅貓,說起話來就是這麼直接,這麼讓人無法反駁。
 
唉……老妹應該不會答應吧?說不定,聽我這麼問,她還會劈哩啪啦罵我一頓,像是說我竟然想推妹妹入火坑,當遊戲的實驗品之類,我還是別自找罪受……想到這裡,立人立刻打消遊說的念頭。
 
「哥,你站在樓梯口發什麼呆?」芥伶的聲音拉回立人的思緒。
 
「沒。」立人笑著搖搖頭,看著滿桌子的外送包裝紙盒,他好奇的問了句:「妳買了什麼?」
 
「牛肉咖哩、香菇雞湯、幾樣青菜,還有你愛吃的豆瓣魚跟麻婆豆腐。」邊說,芥伶邊將紙盒給打開,食物的香味立刻撲鼻而來。
 
「喔?我好久沒吃這兩樣菜了。」聽到有自己喜歡吃的菜,立人快步走向餐桌。
 
吃飯吃到一半,立人突然想起非凡子要他幫忙代問的事情:「芥伶,妳選什麼種族?」
 
「夜魍。」芥伶簡短的回著。
 
「夜魍?為什麼選它?」立人滿臉狐疑的看著她。
 
「因為它可以隱身。」
 
「可是它只有敏捷度比較高,其他能力值都偏低。」立人回想起夜魍的資料繼續說著:「妳不是要跟妳的朋友比賽嗎?選能力值高的會比較好練吧?」
 
「能力值高不代表就能打的贏,數字只是參考用的。」芥伶面露自信的笑容回答道:「就算到時候我的能力值不如他們,我也不見得會輸。」
 
立人聽到芥伶所說的話時,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他認同般的笑了。「沒錯,數字只能當作參考。」
 
「我回房間去練功了。」吃飽飯的芥伶丟下這句話之後,隨即離開客廳。
 
該不該將芥伶拉來當GM呢?看著芥伶離去的背影,原本打消主意的立人,在聽到芥伶所說的「數字只是參考用」這句話之後,內心又動搖了。
 
他們要找的GM,就是要像芥伶這種,不會因「思考模式」而自我限制的人啊!
 
 
蒼鬱的樹林中,陣陣的騷動聲不斷的從樹林深處傳出。
 
「龜仙氣功彈!」在這聲音之後,接連的爆炸聲響起。
 
『蚊子軍團遭受大範圍攻擊,血量各減十點,死亡數量:一百三十隻。』
 
呼……終於清乾淨了。看著眼前被我清出一個空地的樹林,我心滿意足的坐在一旁地上,打算利用系統回覆的時間稍作休息。
 
沒想到光是對付蚊子就花了我四天。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原先預估兩天就解決它們呢!
 
順帶一提,遊戲的時間設定跟現實是不同的,遊戲裡的一天等於現實生活的兩小時,也就是說,現實的一天等於遊戲的十二天。
 
就在我還在休息的時候,樹林又恢復了,蚊子軍團再次出現,這次的數量比剛剛又增加了些。
 
在樹林裡練習的時候,我意外的發現遊戲裡的系統設有升級程式,也就是說,這裡的怪會因為玩家練習次數而增加數量,目前出現在我面前的蚊子數量,從原先的三十隻變成一百三十隻。
 
「散彈波!」自我手上出現如流彈般為數眾多的小光球,一擊就將蚊子軍團滅去了大半,僥倖逃過散彈波攻擊的蚊子則是被我拿來幫作練拳腳的工具。
 
「嘎啦啦!新招式,主人帥帥的新招式!」每當我發出散彈波時,暴雷就會興奮又高興的在旁邊轉著飛著。
 
散彈波是我從龜仙氣功彈研發出的招式,它運用方法就是將氣功彈分散成無數個小光波,而後將它們一次擊出,這是我從散彈槍得來的構想,用想的是很簡單,但是我這個新招式可是練了很久,還被蚊子叮死很多次才成功的。
 
「暴雷,你小心點……」我的話還沒說完,暴雷就不小心撞上衝過來的蚊子。
 
「痛!主人,痛痛!」暴雷被蚊子反叮了一下,像是很無辜又很痛的向我叫著。
 
「就跟你說別太靠近蚊子啊!」我無奈的衝上前,一拳打掛那隻蚊子。
 
「帥!主人!帥!」暴雷又開始在我身邊轉圈圈亂飛。
 
唉……真是怪了,一般的遊戲中,通常都是寵物當主人的保鏢,怎麼我這主人反過來當寵物的保鏢呢?不過,呆呆、弱弱的暴雷也是挺可愛,就不跟它計較啦!
 
「呦呦呦……」一個老人的聲音自一旁樹叢出現。「沒想到短短幾天,妳竟然進步這麼多。」
 
「你是來驗收成果的嗎?」不用回頭查看,我也知道來的人是烏龜大仙。
 
當我第二次進來這裡時,我就發現這個小島上只有我跟烏龜大仙,而且,我的活動範圍只有這座小島跟附近海域,除此之外,其他地方我都去不成。
 
原本還以為是不是系統又發生問題,後來烏龜大仙才告訴我,因為我現在是他的徒弟,所以我必須將龜仙氣功彈練好才能離開這裡,又或者,我退出烏龜大仙門派、放棄龜仙氣功彈這項技能,這樣我才能離開。
 
雖然,退出門派能夠讓我快點離開這裡,但是,半途而廢可不是我的作事風格,所以,我當然是選擇加倍努力,快速練好功夫囉!
 
「我可以離開這裡了嗎?」評估著目前的狀況,我望向烏龜大仙詢問道。
 
「這個嘛……」烏龜大仙搔搔頭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
 
「你該不會打算告訴我,你也不知道離開這裡的方法吧?」見他這種吞吞吐吐的模樣,我的臉色也跟著沉了下來。
 
要是他真敢這樣回答我,我會讓他跟那些蚊子有同樣的下場。
 
對上我的目光,烏龜大仙先是退了幾步,頭上連帶冒出一滴大冷汗。「別用這麼凶的眼神看我啊,我又沒說我不知道怎麼離開。」
 
看著他的反應,有時候我真懷疑他是隱藏GM,若不是從老哥那邊知道有關智慧型NPC的事情,我真的會將他當成真人。
 
智慧型NPC載有表情反應程式,玩家們的心情起伏會化成電波傳到主系統,系統再依照這些電波讓NPC做出相對的反應。
 
為了讓NPC更貼近真人,老哥他們還特別為每個NPC設計不同的個性跟反應,也就是說,在同樣的情況下,不同的NPC面對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表情跟情緒,而NPC的情緒反應,全是根據跟玩家的互動轉換,也就是說,當你跟NPC互動狀況越好,就能得到越多有利的情報、道具。
 
雖是如此,在遊戲待比較久的玩家,還是可以分辨出NPC與真人的差別,NPC的表情較僵硬、動作也較不流暢,聽老哥說他們原本想為NPC設計上千種的動作跟表情,但是因為程式還在研究階段,到目前為止只做出一百多種,不過,一百種也是很多了啊!至少,目前其他遊戲還沒有出現,這麼多表情變化的NPC。
 
「要離開這裡的話,妳必須先完成一個任務。」烏龜大仙從龜殼中拿出一個紙捲。
 
「任務?」我將他手上的紙拿過來看著,紙上畫著我們所在的這座島與周遭海域的地圖。
 
「妳要到拉克大魔王的城堡,打敗它,拿到龍行珠。」烏龜大仙指著圖上的一座島嶼對我說道。
 
「任務期限為三天。」烏龜大仙開始為我解說任務:「要是三天後的這個時間,妳沒有打敗拉克大魔王,就算任務失敗。」
 
「我知道了,這裡有船或是其他工具可以過去那邊嗎?」
 
「沒有,一切都要妳自己去想辦法。」烏龜大仙說到這裡又接著乾咳兩聲:「不過,要是妳肯親老龜我一下,老龜我可以幫忙妳造船喔……」
 
「這條件聽起來很不錯。」我笑著走向他,接著……一腳將他踹趴在地上。「找死啊你!竟敢跟我提這種要求,要幫就幫,別跟我開條件!」
 
「別、別生氣啊……我只是跟妳開個玩笑嘛。」烏龜大仙連忙陪笑似的看著我。「要不,我現在就幫妳做一艘船。」
 
「做船要花多少時間?」
 
烏龜大仙屈指算了算。「大概兩天吧……」
 
「哇咧!三天的期限光是造船就花去了兩天?那我還玩個屁啊?」我失控的對他大吼。這種龜速造船法,對我這個做事求效率的人,可說是一點用處也沒有。
 
「如果妳也來幫忙,我們兩個動作快一點。」烏龜大仙開始盤算著縮短時間的方法。「大概一天就可以完成……」
 
「不用了,我有別的辦法可以過去。」我轉身快步走出樹林,烏龜大仙則是跟在我身後跑著。
 
「等等,不造船,妳根本沒辦法過去那座島啊!」烏龜大仙對我不停的叫著。「難不成妳要游泳過去?」
 
「游你個頭,還沒有游到一半我就會先累死了。」我沒好氣的吼了回去,快步走回烏龜大仙住的屋子,大門前停下腳步,瞧著木門打量了幾眼,對他說道:「門借我。」
 
「啊?」烏龜大仙愣愣的站在我身後。
 
「碰!」我對著門邊的接合處踢去,木門立刻跟房子分離。
 
「……」烏龜大仙一動也不動的站著。
 
「我走了。」我扛著木門往海邊走去。
 
「問題發問,請告知您要如何運用這木門?」烏龜大仙突然發出機械化的聲音。「請告知木門的用途?」
 
咦?他怎麼了?好像變的怪怪的?我停下腳步看著烏龜大仙。
 
「請告知,玩家要如何使用木門?」烏龜大仙的表情變成極為平板,他的口中不斷的重複著相似的問句。
 
「嘎啦啦,烏龜大仙轉換成『詢問模式』了。」暴雷飛到烏龜大仙轉了圈,然後又飛回我身旁,用著跟平日不同的說話方式為我解釋。
 
「當智慧型NPC遇到無法解決的狀況,或是資料設定以外的新問題時,智慧型NPC隨即會轉換成詢問模式,系統主機會藉由智慧型NPC向玩家發問,並且將玩家的狀況紀錄下來,系統程式人員會依照這些紀錄更改智慧型NPC的設定,讓智慧型NPC更趨完美。」
 
真是的,暴雷平常說話像小孩一樣,一等到要解釋遊戲內容,說話方式又全變了。突然聽到暴雷迸出一長串的話,我頓時還真是有些消化不良。
 
「請告知,玩家要如何使用木門?」烏龜大仙又再一次發問。
 
「渡海。」
 
「提議,木門行進速度過於緩慢,請造船。」平板的聲音繼續由烏龜大仙口中發出。
 
「我有我的辦法。」我將木板往海裡一丟,木門便漂浮在海面上。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望著在海面上隨波浪飄動的木門,我伸腳壓了木門幾下,確定木門不會沉下去之後,整個人跟著站了上去。
 
「……」烏龜大仙站在我身後,對於我的舉動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回頭看了眼如同機械般的烏龜大仙,我真是感到無法適應,我想,我還是比較喜歡之前那個會跟我撒嬌的老色龜。
 
「等我回來吧,師父。」第一次,我用著認真又真誠的態度,對他叫出了「師父」兩字。
 
雖然,我一直都知道烏龜大仙只是個系統程式,可是,再怎麼樣,相處久了都會有感情吧!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