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糟糕!」服務員見到韃羅貓在系統更新時掉入遊戲通道口,嚇得慘叫一聲,他不安又著急的在光柱前兜著圈。「怎麼辦?這樣會不會發生意外?」
 
雖然說系統更新出錯的狀況很少,但是,對方可是VIP耶!要是有個什麼閃失……服務員一想到這點,身上更是嚇得冷汗直流。
 
「報告!」他急忙與系統人員聯絡。
 
「什麼事?」
 
「剛剛有一位VIP玩家在系統更新的時候進入遊戲……」
 
「什麼?你怎麼沒攔住他?」服務員話還沒說完,十多個系統人員就迅速出現在他身邊。
 
「我、我來不及……」見到眼前一群系統人員氣沖沖的興師問罪,服務員更是嚇得臉色發白。
 
「怎麼辦?要是被『Deus』知道那就慘了。」系統人員的臉色也沒比服務員好看多少,每個人都是一副擔憂又害怕的表情。
 
對他們這些線上人員而言,「Deus」可是比老闆還難搞、比瘋子還恐怖的人啊!
 
「怎麼了?你們為什麼站在這邊?」突然傳來的問句讓眾人嚇了一大跳,一名男子出現在眾人身後。
 
現身的男子有著分明的五官,那是一個會令人印象深刻的俊俏臉龐,黑髮略略及肩,雖然沒經過主人特地梳理,但那稍帶凌亂的模樣卻讓男子顯得更加有型,雙眼是深沉的墨綠色,懾人的目光叫人無法直視。男子穠纖合度的身材如同標準的衣架子,即使是穿著簡單的襯衫與長褲,也能搭襯出他與眾不同的溫文與隨性,他──遙日,「Deus」的成員之一。
 
「遙、遙日先生。」見到他出現,眾人額上冒出冷汗,臉色也更加蒼白。
 
「怎麼了?你們的表情不太對。」察覺到眾人怪異的神情,遙日進一步追問著,被黑髮略為遮去的眼神,一如往常的淡漠。
 
「那、那個……」服務人員心虛的想要說出實情。
 
「沒事!」一旁的人迅速將服務員拖到後頭,攔住他接下來的話。
 
這件事情怎麼能說呢?要是讓「Deus」知道這件事情,他們這些線上人員可不知道會遭受到什麼樣的待遇啊!還記得之前有一個線上GM(線上管理員)不小心出了差錯,結果他就被「Deus」的人抓去當成新開發的區域作測試者,那時候他們可是將那個人整的死去活來。
 
不!絕、對、不、能、說!眾人很有默契的互看一眼,眼神互相流露堅定的噤口訊息。
 
「沒事?真的?」遙日見到眾人反常的模樣,臉上閃過一絲困惑,但隨即又恢復平常。
 
「呃,遙日先生今天怎麼會進入遊戲呢?」其他人打哈哈的扯開話題。
 
「我在測試第十七小組新設計的練功區。」
 
在設計完成零度領域的大體架構之後,「Deus」便退出設計第一線,遊戲中陸續新增的東西,轉由零度領域公司的內部設計小組設計,「Deus」則是擔任起眾小組的監督、測試、統籌的工作。
 
「既然您還有事情要忙,我們就不打擾您了。」
 
「是啊、是啊!聽說那個練功區要耗費很多時間測試,我們就不耽誤您的時間了。」眾人緊接著遙日說出的話,鞠躬哈腰的希望遙日快點離開。
 
「嗯。」遙日對他們點頭回應後,空曠的場地出現一道藍色光柱,那是內部人員的專屬入口,遙日轉身走入那光柱,經由它進入未開放的測試區。
 
「呼……」待遙日走後,眾人才稍稍鬆了口氣。
 
「還好出現的是遙日,如果是其他人,我們可沒有這麼容易就混過關。」
 
對他們這些人來說,遙日可說是「Deus」裡的超級大好人啊!雖然他說話總是沒有任何情感起伏,平常也不多跟人攀談,但他也是「Deus」裡唯一一個不會惡整他們這些服務員的人。
 
「現在該怎麼辦?」服務員怯怯的問著。
 
「我想……只是系統更新,應該不會有事情發生,我們不如就……當作這件事沒發生?」話一出口,眾人全都很有默契的點頭同意。
 
神啊!請您保佑那個玩家安全的進入遊戲中吧!所有人在心中拼命祈禱著。
 
至於,眾人所擔心的韃羅貓,此刻又身在何處呢?
 
 
遊戲內──
 
在我經過有些扭曲變形的通道之後,眼前逐漸浮現出一些東西。
 
奇怪?一般新手的出口不都是新手村嗎?這裡是哪裡啊?我困惑的四處張望了下,發現我出現在一間木造的房子中,不,應該說,我「跪」在一間木造的房子中。
 
「嘎啦啦、嘎啦啦……」我身邊的解答精靈發出奇怪的聲響,它用著極不規則動作,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飛著。
 
「暴雷,你怎麼了?」
 
「錯亂,位置不明,地圖不明,錯亂……」暴雷不斷的重複這幾個字,就在我以為它快要失控當機時,它全身突然發出一陣強光,在強光散去後,它安靜了下來,靜靜的飄浮在我身旁。
 
原本沒有五官的暴雷,竟然在發出強光之後,長出一顆水汪汪的大眼睛!不!不是「長出」,而是──它變成一隻眼睛啦!
 
「暴、暴雷?」天啊!它怎麼會變成這樣?我真是感到萬分不可思議。
 
「嘎啦啦……主、主人?」暴雷用著如同孩童般可愛的音調回應我。
 
啊哩?它怎麼叫我主人?不是要轉成寵物才會這樣稱呼我嗎?我開始懷疑,剛剛通過的那個扭曲通道,讓暴雷的系統設定發生錯亂了。
 
「咳咳!」一名老者的咳嗽聲響起,這時,我才注意到我的正前方站著一個人。
 
那名老人留著白色鬍鬚,光頭,臉上戴著一副極大的太陽眼鏡,手上拿著柺杖,身上……穿著烏龜殼?
 
這個NPC還真是……詭異到極點。我跟他靜靜的對望了兩秒鐘。
 
「我烏龜大仙可不是隨便收徒弟的。」烏龜大仙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並且向我走來。「雖然妳長得很可愛、身材又正點,剛好是我最喜歡的型,可是我也不能因為妳可愛就壞了我的入門規矩……」
 
「……」這隻老色龜在說什麼啊?我冷冷的瞧著他,要是他再這樣胡扯下去,我怕我會失手掐死他。
 
「嘎啦啦,烏龜大仙,嘎啦啦。」暴雷在烏龜大仙身邊不停的繞著。
 
「去去去!這是哪來的怪蟲子!」烏龜大仙揮了兩下手,暴雷便飛回到我身邊。
 
「咳咳!」烏龜大仙乾咳了兩聲,接回話題繼續說下。「要加入我的門下必須要有基本的能力,我先看看妳的能力值再說吧……」
 
烏龜大仙的話一說完,我的「屬性表」便出現在我們面前。
 
姓名:韃邏貓
性別:女
種族:夜魍
職業:任人宰割的新手
聲望:(=__=)b
生命力:<(‵^′)>
 
基本屬性:
力量:(☆_☆)
防禦:(‧_‧?)
敏捷:( ̄▽ ̄;)
智力:(◎口◎)
體力:(‵▽′)ψ
魅力:o(‧""‧)o
幸運:(‧0‧)
技能:無
 
「……」無言,我跟那隻烏龜大仙沉默的看著「屬性表」。
 
職業是任人宰割的新手?能力值是表情圖案?去!這種鬼東西誰看的懂?會不會是因為剛剛系統更新,所以屬性表產生錯亂?我暗自猜測著。
 
雖然遊戲是老哥他們設計的,不過,我想他們應該不會欠揍到用表情圖案代替數值……
 
在這個遊戲中,能力值與出生的大陸全都是由系統進行分配,看著這怪異的屬性表,我唯一能想到的是──系統發生問題了!
 
離開遊戲之後再叫老哥檢查一下吧!雖然我對老哥他們設計的遊戲沒什麼好感,但是好歹他也是我老哥,我可不希望因為系統的失誤,讓別的玩家批評他跟他的朋友。
 
「奇材!真是人間奇材!」烏龜大仙好一會才說出這句話。「我活了這麼大半輩子還沒見過這等事,妳簡直是十年……不,是百年,不、不!應該是千年!是千年才會出現的奇材啊!」
 
「……」沉默。聽了這段話目前我的感想是──這隻NPC瘋了。
 
看來也要叫老哥順便檢查一下NPC的程式。我無奈的搖頭嘆息,腦中並且開始考慮,要不要先離開遊戲重新進入?
 
「好!」烏龜大仙大喝一聲拉回我的思緒,他像是極為滿意看著我。「我老龜決定收妳為徒!」
 
「我、不、要!」開玩笑!為什麼我要當一隻老色龜的徒弟?
 
「什麼?妳竟然拒絕我?」烏龜大仙像是遭受極大打擊的退了兩步,用著微微發顫的手指著我。「妳知不知道,自從我的徒弟阿悟在天下武術大會出名之後,有多少人想入我門派,求我收他當徒弟?妳竟然拒絕我?」
 
「那又怎樣?」我冷冷的瞧了烏龜大仙一眼。「收不收徒弟是你的自由,要不要當你徒弟是我的事。」
 
「妳、妳!」烏龜大仙張大口、一臉驚愕的看著我,似乎是不相信我會拒絕他。
 
看著他氣到滿臉通紅的模樣,我還真擔心他會腦血管爆裂。不過,NPC會爆血管咩?這要好好研究一下。
 
「帥!主人好帥!」暴雷邊稱讚邊發出「咯咯咯」的可愛笑聲。
 
嘿嘿……雖然是被一個綠球稱讚,不過我還是覺得很開心啦!
 
「有個性!我老龜就是喜歡妳這種潑辣的小辣椒!」烏龜大仙的表情從驚愕轉為欣賞的笑臉。
 
這時,飄在我身邊的暴雷又跟著附和道:「嘎啦啦,主人得到烏龜大仙賞識,魅力值加七點。」
 
賞識?魅力?這裡的能力值是這樣增加的啊?我真是感到困惑。
 
「就算用強迫的!老龜我也要收妳當我的徒弟!」烏龜大仙語氣堅定、信誓旦旦的說著。
 
強迫?這可是我最討厭的名詞。「要打就來。」
 
話一出口,我緊接著想到一個問題……我在遊戲中是新手耶!雖然我在現實生活中學習過柔道、空手道、自由搏擊等等,可是,那些東西在遊戲中應該派不上用場吧?
 
依照我在狙擊手遊戲中的經驗,不管你現實生活中有什麼樣的能力,一但進入遊戲後,那些技能全部會歸零,必須要按部就班,在遊戲中增加經驗值跟能力才行。
 
「如果妳輸了,妳就乖乖當我老龜的徒弟吧!」烏龜大仙揮著柺杖向我衝來。
 
糟糕!面對他的攻勢,我腦袋還來不及多想身體就先做了動作,出手抓住揮來的棍子,另一隻手的手刀順著棍身滑去,對著烏龜大仙的手一記重擊,烏龜大仙的手一鬆,棍子就被我搶到手中了。
 
看樣子,就算我在這邊是新手,我原本會的功夫還是存在的啊!從剛剛所發生的狀況,我歸納出這個心得,不安的心情也跟著穩住了。
 
「痛死我了。」烏龜大仙揉著紅腫的手慘叫著。「妳這小辣椒下手還真重!」
 
「我已經有減輕力道了。」要是我真的用力,他的手可不只是紅腫而已,我順手將棍子丟還給他。
 
「主人!打的好!」暴雷用著興奮的聲音,開心的大叫:「打贏烏龜大仙,奪得烏龜大仙手杖,力量增加十五點!主人帥!」
 
搶東西也能增加能力值?老哥他們在胡搞什麼?
 
「好個小辣椒。」烏龜大仙接回自己的棍子,繞著我身邊打量。「我老龜真是越來越欣賞妳了,妳確定妳不認我當師父嗎?」
 
「不要。」我斷然拒絕。
 
「哎呦……拜託啦!」烏龜大仙態度突然轉變,他像個小女人似的開始跟我撒嬌。「求求妳認我當師父嘛!人家好無聊,都沒有人陪我玩……」
 
「肉麻、好肉麻,嘎啦啦。」暴雷像是在揶揄烏龜大仙一般說著。
 
「你不是說有很多人要當你的徒弟嗎?」看烏龜大仙那模樣,我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其實那是我的台詞,這裡還沒有玩家進來過,妳可是第一個呢……」烏龜大仙絞著手指,一臉無奈的說。「不管啦!反正妳閒著也是閒著,妳就陪陪我啦!」
 
會撒嬌的NPC?看來,這個智慧化NPC的程式真是非常與眾不同。
 
看到那光頭老色龜拼命的對我拋媚眼,心中還真是……「夠了!你再這樣我就開扁了!」
 
「主人恐嚇烏龜大仙,智力增加六點。」暴雷提高了音調,像是很意外又很興奮嚷著。
 
為什麼?誰能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恐嚇可以加智力啊!
 
「妳、妳欺負我……」烏龜大仙開始嘟起嘴,滿臉可憐委屈的嚷道:「這世道還有沒有天理啊?現在的老人家都不受到重視了嗎?我老龜怎麼那麼可憐啊!好歹我也是一個武術名人,現在竟然被妳這個小辣椒欺負?」
 
現在是怎樣?這隻死NPC竟然給我演起肥皂劇來了?我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他。
 
「裝可憐,嘎啦啦,烏龜大仙裝可憐,羞羞羞。」暴雷開始大肆嘲笑烏龜大仙。
 
「天啊!竟然連這小綠球都欺負老龜我,既然活的這麼沒尊嚴,我、我要去自殺!妳別攔我!無論如何都不要阻止我!」烏龜大仙作勢要往牆壁撞去,見我沒任何反應,他停了下來。「妳……怎麼沒阻止我?」
 
「你不是要我別攔你?」我雙手交叉在胸前,冷眼望著他。
 
就算自殺死了,NPC還是會重生,我攔他做什麼?
 
「妳、妳真是一個沒良心的傢伙,好歹我也算是個長輩,妳難道就不會尊重我一下,安慰我一下嗎?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烏龜大仙開始叨叨絮絮的數落起我來。
 
「停!」我連忙制止他,我最受不了有人在我耳邊嘮叨個不停。「別再唸了,我收你當師父就是了。」
 
咦?收?好像有點反了,算了,現在這情況也跟那意思差不多……
 
「嘎啦啦,主人收烏龜大仙當師父,得到烏龜大仙真傳,龜仙氣功彈!」
 
啊哩?才收一個師父就學到技能?「那個龜什麼功要怎麼用啊?」
 
「喂,小辣椒,妳都已經是我老龜的徒弟了,好歹也叫我一聲師父吧?」烏龜大仙不滿的跟我抱怨著。
 
「……」我沉默的看了他好一會,師父這句話我實在是叫不出口,可是我又很想知道要這技能怎麼使用,這還真是叫我為難啊!
 
「快點快點,只要妳叫一聲師父,我立刻跟妳說龜仙氣功彈的奧妙,這可是我獨創的功夫喔!」烏龜大仙一臉神氣的嚷著,似乎非要聽我叫他一聲師父不可。
 
獨創的功夫?聽起來好像很厲害。在獨創兩個字的誘惑之下,我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口叫道。
 
「師……父……」
 
聽到我的這聲叫喚,烏龜大仙臉上隨即出現得意的笑容,他裝模作樣的乾咳兩聲,清清喉嚨,然後才開始說道:「龜仙氣功彈是我老龜研發出的獨門招式,它的威力可是前所未有、古今未見,目前我還沒見過有哪個招式比這更厲害……」
 
「先不用介紹那麼多。」發現烏龜大仙又要開始長篇大論,我連忙截斷他的話。「我到底要怎麼使用那個招式?」
 
「呵呵……這個我當然會教妳的啊!不過,我現在有點累……」烏龜大仙神情詭異的笑了幾聲。「徒弟啊,妳就先幫老龜我放個洗澡水,然後倒杯茶、順便幫我按摩一下,等我休息夠了我就教妳……」
 
「放洗澡水?按摩?」我扳著手指,面帶親切的微笑,一步步走向他。「那有什麼問題呢?」
 
「啊──」緊接而來的慘叫聲響撤屋內。
 
在經過我一頓「賣力的按摩」之後,那位老色龜師父「非常舒服」的癱在地上。
 
「不好意思啊!剛剛我的力道好像重了些。」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順手為自己倒了杯茶喝著。「師父,現在我們可以開始學習龜仙氣功彈了嗎?」
 
「可、可以。」烏龜大仙努力的從地上爬起來,揉揉發痠的肩膀,彎著身體,苦笑的說道:「我們到外面去練吧。」
 
 
我跟著烏龜大仙來到屋外,眼前是一大片美麗的白色沙灘,蔚藍純淨的海洋與天空連成一片,房子旁邊種了幾棵椰子樹,挾帶著海水鹹味的涼風迎面襲來……
 
這場景做的還真不錯,比狙擊手的擬真度要好上太多了……迎著海風,我舒服的伸了個懶腰,順帶活動活動筋骨。
 
不過,我也不能這樣比較兩個遊戲,畢竟狙擊手的場景是要用來破壞的,用不著弄得太過唯美,至少,狙擊手武器的擬真度可是非常好的。想著,我突然又懷念起過去的那段時間。
 
「海!有海!」暴雷看見眼前湛藍的海面,發出一聲興奮的尖叫後,便快速的衝向大海,在清澈的水中玩了起來。
 
這個解答精靈設計的還真像小孩子……望著暴雷在水裡衝進衝出的模樣,我竟也連帶被它感染了好心情。
 
「要發出龜仙氣功彈首先需要集中精神運氣,將氣集中在手掌中……」站在我身旁的烏龜大仙開始向我示範著。
 
自他的手掌中凝聚出一個光球,光球越聚越大,緊接著烏龜大仙沉喝一聲。「龜、仙、氣、功、彈!」
 
光球突然像颶風一樣衝向海面,飛行時所發出的氣流,竟將大海給分成兩半。
 
「轟!」一聲巨響傳來,衝出去的光球竟然將遠方的一個小島炸沒了!
 
「那光球的威力竟然跟空氣砲一樣大!」看著遠方升起的煙霧,我興奮的讚嘆著。
 
「換妳試試吧。」
 
才示範一次就要換我?訝異的楞了一下,但是我還是照著他的話去做。
 
吸氣,將氣集中在手掌……呃,要怎麼集啊?正當我還在發楞時,掌心中出現一個像是乒乓球大小的光球,光球上上下下飄了幾下之後便消失了。
 
「主人習得技能!龜仙氣功彈,等級:一級。」原本應該在水裡玩的暴雷,突然現身在我身旁,濕淋淋的身體還滴著水。
 
「嗯,很不錯,竟然第一次練習就可以集氣成形。」烏龜大仙摸摸他的光頭很得意的咧嘴笑著。「妳果然很有天份,我老龜沒看錯人。」
 
那個像棉花糖一樣軟飄飄的東西,好像沒什麼殺傷力……看著我發出的光球,我沮喪的垂下肩膀:「為什麼我的氣那麼小一個?」
 
「這是需要多練習的。」烏龜大仙指著屋子後方的小樹林。「妳就去那邊打蟲子吧。」
 
打蟲子?說的也是,照我剛剛發出的「小球」來看,用它來打蟲子還差不多。
 
「暴雷,我們去打蟲子吧!」我對一旁的暴雷說著。
 
「嘎啦啦?打蟲子?」暴雷似乎很困惑,它在我身邊轉了幾圈。「暴雷,海……」
 
「你還想玩啊?」看著暴雷的模樣,我大概能猜出它的意思。「那你別陪我了,去玩吧!」
 
「嘎啦啦,唔……」暴雷像是猶豫般又轉了幾圈。「暴雷,跟主人,嘎啦啦。」
 
好貼心的解答精靈啊!要不是早先就知道它是一種程式設定,我真會當它是有生命的寵物!
 
 
「打完十隻蟲子妳再回來休息。」烏龜大仙說完這句話之後,揉著發痠的肩膀往屋子走去,口中還喃喃的叨唸著:「嘖嘖!看來我真是老囉,以前連續發出上百個氣功彈都沒問題,現在竟然只發出一個就覺得腰痠背痛,等一下去泡個溫泉消除疲勞……」
 
我目送烏龜大仙離開後,緩緩的往他所說的樹林走去。
 
這樹林……它還真是小啊……我站在林子的入口處往裡面看去,沒想到我的視線竟然可以直接看到出口。
 
粗略估計一下,這裡大約只有五十多棵樹吧?老哥他們真是太窮酸了,一個好的遊戲就要有美美的背景跟恢弘的氣勢,別人家的遊戲都是群山環繞、森林深──不見底,而他們竟然只用幾棵樹就想充當樹林?
 
唉……離開遊戲之後再去跟老哥建議一下吧!我搖著頭邊嘆氣邊走進去。
 
進入到樹林裡時,眼前的景象突然晃動了一下。
 
咦?我眼花了嗎?怎麼覺得好像有點怪怪的?我揉揉眼睛,愣愣的看著樹木由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不斷的增加數量,瞬間,我發現我站在一個深──不見底的森林!
 
「歡迎進入『幻影森林』。」我一踏進森林,耳邊便傳來介紹般的聲音:「森林占地面積有二公頃,進入時建議準備十天份的糧食再行進入,要是您是路痴,請不要獨自闖入,迷路時不用驚慌、不用大聲呼叫,直接下線即可,當您再次登入時,您將會出現在森林入口處……」
 
神奇!真是太……神奇了!原來剛剛我在外面看到的樣子是「幻覺」啊!看著突然改變的景觀,我在原地呆呆的站了一會。
 
「嘎啦啦,打蟲子、打蟲子。」暴雷在我身邊繞著、嚷著。
 
對喔,我是要進來打蟲子的。因為暴雷的提醒,我才又想起進來的目的。
 
問題是,這樹林這麼大,我該上哪去找蟲子?想到這一點,才走入樹林的我再度站著發呆。
 
「嗡嗡嗡嗡……」細碎的聲音由遠而近,聽起來,似乎是一群不明飛行物往我這邊飛來。
 
是蟲子嗎?察覺到不對勁,我立刻跟著防備起來。
 
「嘎啦啦,有蟲子,小心。」暴雷開始在我身邊繞圈圈,全身的毛豎成刺蝟狀,像是在警戒著什麼。
 
在我前方約莫五十公尺處,一團小黑霧出現了,黑霧緩緩向我逼近,它的體積隨著距離縮短慢慢放大,原先看不清的黑霧本體也逐漸清晰……
 
「靠!怎麼會是超大型蚊子!」在瞧清楚黑霧的真實身分之後,我不自覺的脫口罵著。
 
照我話上的意思,「超大型」,那當然就是比一般的蚊子大囉!有多大咧?就像鴿子一樣的大!鴿子喔!而且,每隻蚊子的嘴部都有一根兩吋長的長針,樣子就跟針筒上的針一樣。
 
「嘎啦啦,蚊子軍團出現,數量共三十隻,每一隻蚊子的血量為十點。」暴雷出然出現制式化的聲音為我介紹著。「攻擊特色,會使用嘴部的長針攻擊敵人。」
 
「老哥他們幹嘛設計這種賤東西啊!」我失控的放聲怒吼。我向來很討厭蚊子,而且我也非常討厭針筒!
 
要知道,打針可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雖然現在的針筒設計能讓人完全感覺不到痛覺,可是看著那尖尖的東西往手臂刺進去……那感覺真是很討厭、很討厭、很討厭啊!
 
蚊子對我來說跟蟑螂一樣,都是一種殺不死又令人討厭的古老生物,就算現在科技這麼發達,牠們還是源源不絕的出現在世界上,好像要直到地球毀滅牠們才會消失一樣!
 
死老哥!下線之後一定要扁你一頓!看著來勢洶洶的蚊子,我確定我只有死路一條。
 
死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我不想被針插到死啊!靠!冷汗不斷的自我額頭上冒出來,現在這情況我也只能硬拼了。
 
我擺好姿勢、站穩發抖的雙腳,用著恢弘的氣勢喊道:「龜仙氣功彈!」
 
一顆小小、軟軟、輕飄飄的小球自我手中出現。
 
再「靠」一次!虧我喊的那麼有架勢,出來的竟然是這種小棉球,一點氣勢也沒有!我恨恨的瞪著那顆在半空忽上忽下飄著的小球,我想,我用拳頭扁那些蚊子應該會比那顆「棉球」強多了。
 
當我所發出的氣泡晃到蚊子群前方時,碰到了其中一隻蚊子,接著……
 
「碰!」棉球爆炸了!不,爆炸不是重點,重點是,它那威力竟然跟兩顆手榴彈爆炸的威力相同!三十隻蚊子群一下子就少掉一半。
 
酷!真是太酷了!我心中起了大大的讚嘆,現在我再也不會瞧不起那顆棉球了。
 
『叮!』耳邊突然出現一個鈴鐺聲音,跟著是有別於暴雷的系統聲音。『蚊子軍團遭受大範圍攻擊,血量各減十點,死亡數量:十七隻。』
 
「嗡嗡嗡嗡……」剩下的蚊子開始發動攻擊,向我衝來。
 
再發一次氣功彈應該就可以全清了吧?得知龜仙氣功彈的威力後,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站穩了腳、重新再擺一次姿勢,用著比剛剛更大的聲音、更大的氣勢叫著:「龜仙氣功彈!」
 
「……」安靜,沉默。小球……並沒有出現。
 
小球呢?我親愛的、可愛的小球呢?
 
「嘎啦啦,龜仙氣功彈初級者一天只能發動兩次,晉升為二級時,一天可以發動十次,三級可以發動二十次,往後的級數以此類推……」暴雷又恢復正常運作,開始對我介紹道:「主人,初學者一級,一天兩次。」
 
只能發動兩次?學習的時候發了一次,剛剛又一次……大滴的冷汗又重新出現在我的額頭上。
 
「啊!」隨著蚊子群衝來,我的慘叫聲跟著迴盪在森林裡。
 
『叮!韃羅貓遭受蚊子軍團攻擊,血量減七十點,狀態:死亡。』系統的聲音在人物消失之後悠悠的響起。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